退出閱讀

神秘女人號

作者:維多利亞.荷特
神秘女人號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部 寧靜仕女號 第十四章

第三部 寧靜仕女號

第十四章

「可現在連雪梨都還沒有到。」
「好些了。她是熱得受不了,等到了海上之後就會好的。」
「不會再有人向我求婚了。再說,許多人都認為嫁一個妳不愛的人總比一生不嫁好。」
「這是一般程序,只有卡勒姆先生會這樣做。但我相信,安娜,他配不上妳。」
「該認真對待的事情就得認真對待。」
我猶豫了一下說:「他要我嫁給他。」
巧黛告訴我:「她的病不像她表面表現的那樣重,在外人看來她受到的打擊很可怕,對病人很不利,但她只是喘氣時令人覺得好像很嚴重,其實過一、兩天她就會好的。」
「我希望妳對船長別太認真。妳知道,他喜歡女人,所以常常向女人獻慇勤。」
「安娜,原諒我一時感情衝動,控制不住自己。」
「不管怎樣,以後我得讓他無時不刻在我的照看之下,到了晚上就把他的艙門鎖上。」
「我們走吧,時間快到了。」
「那麼是不是有這樣一位對對方徹底瞭解的人呢?不管怎麼說,就我所瞭解的已足以讓我下這個決心了。」
「沒錯,就是這樣。只能這麼解釋了。只要認真想一想,唯有這個解釋最合理了。」
「安娜,我從沒覺得妳會對事實不好意思。」
「你所指控的都是沒證據的事,我沒必要關心。」
「就這麼算了?妳沒話對我說?」
「我有這樣的預兆。我以前與他一起出過海,他很有一套對付女人的辦法,我不否認我不具備這樣的能耐。儘管他沒有徹底擺脫他的妻子,但他卻在欺騙她,他也會欺騙妳的。自打有海盜這門職業起,他就是個海盜。如果時間倒退兩百年,他就會在海上做搶劫的生意,他的船會掛起海盜旗。現在他不敢在公海上公然搶劫,但一當他發現他的船上有巨額財寶時,他是絕不會放棄的。」
「但願如此。」
我打開了頭巾,遞給了她。
「妳會留在那兒嗎?」
「不拿就太令他難堪了。」
我們慢慢地穿過地攤,攤販們大都蹲在自己的攤位旁。這時,與我們一同出來的另一對早已坐進了馬車。
我已站起來,對他說:「我不想聽這些事。」
這次遊歷讓我覺得有點怪味。我的思緒一下子退回了好多年,回到了那些我曾經與我的父母在這兒生活過的日子裏。看見女人們在河灘邊洗衣服、在市場上漫步、瀏覽那些象牙和黃銅工藝品以及真絲和地毯,我彷彿又回到了童年。我們去看了位於馬拉巴爾山的公墓,我留意到那兒的禿鷲。
商販們招呼我們的聲音很柔和,我們停下腳,看了看他們的東西。我買了一塊台巾,打算回去給愛倫,我還給巴克爾太太買了小鳥雕像。
同時希望巧黛能向我坦白她對他的感情,當然,我自己也沒有向她坦白我對他的感情,實際上我是不願想。
「這得根據具體情況而定。」我說。
「那我們就是。」
可憐的巧黛,她的處境跟我的一樣毫無指望。
她一把抓過扇子,掉頭就跑了出去。我連忙追上去,一直到船舷邊才追上她,可她已經將扇子扔進了大海。
「船長認為孩子在他母親的船艙裏發現了那些藥,以為它們是糖。」
「現在他在哪兒?」
「這下也就不會發生夜遊了。反正我們也快要與強尼和他的母親及阿姨分手了。」
「你今天可讓我兩度吃驚,一次是你聲稱愛我,第二次是你聲稱妳痛恨你的船長。而我注意到你的仇恨要比你的愛更強烈。」
「我真是個笨蛋。我說得太早了。沒關係,一切照舊,我不會輕易放棄努力的。」
「安娜,我必須跟妳談談,」他繼續說:「我愛妳,所以我要救妳。妳有危險。」
「親愛的安娜,妳不瞭解我們的船長,他會找出理由來的。他總是有理。他不是很方便地處理掉了船https://m.hetubook.com.com……他的犯罪現場的嗎?一個沒有船的船長!有幾個船長會這麼活下去?任何一個這樣的船長都會被解雇的。他會感到羞恥,會遠離大陸,生活在太平洋上的某個小島上,比如卡萊爾島。但他有鑽石,那是他的財富,他仍然會是個富翁。」
「我將反對失去了你的友誼。」
「我知道妳一向做事……光明磊落。」
她似乎放鬆了些。
照朗德爾小姐的說法就是,在船長室發現一個女人,該對她多麼大的打擊呀,可憐的女人,她已夠有忍受力的了,她聽說過船長的不少風流艷事。朗德爾小姐不知道這個世道究竟會變成什麼樣,比如,在這幾個不多的乘客中,洛曼護士過去頻繁地陪伴著雷克斯.克里狄頓先生,她不知道這個頗有心計的女人是不是希望將他弄到手(多麼可怕的希望!朗德爾小姐頗有權威地說他已與另一位船王的女兒訂了婚)。
「妳要我說出來嗎?」
「我覺得這有些讓人摸不著頭緒。」
「很有可能,這孩子原本就很好奇,總是這兒找找,那兒看看。不停地問:『這是什麼?那是什麼?』對他來說,母親的房間猶如阿拉丁的神洞。」
「他會再次向妳求婚的。可是安娜,妳不能接受。退而求其次是不明智的。」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茶館裏很涼快。有個形容枯槁的老頭在茶館裏叫賣漂亮的孔雀羽毛扇,迪克.卡勒姆為我買了一把。我們坐下喝了點茶,這茶很提神,只聽他開口問道:「我們到了卡萊爾島之後會有什麼事?」
「多謝了。」
「轉瞬即逝的榮耀,勝過終生的忙碌無為……還有什麼來著,我忘了。不過,華茲華斯知道。」
我嚴肅地看著他,「你為什麼那麼不喜歡他?」
馬洛伊太太告訴我,說是大副和事務長讓我們陪他們上岸去探探險。布萊基太太要照顧強尼,跟格里諾爾夫婦和朗德爾小姐上了岸。
「獻給斯格特,但不能肯定他就是作者。這個名字不怎麼確實,是不是?」
再者,愛德華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關心。那就是他的母親病重了。
「妳聽說過『神秘女人號』的事情嗎?如果沒聽說過,那得好好聽聽。那條船上載著巨額財富,價值一萬英鎊。他們說……都是鑽石。妳知道出了什麼事嗎?妳知道那個帶著財寶的商人怎麼樣了嗎?他死在船上,葬在大海裏。他們把他的遺體放進大海時我也在場,是船長一手操辦的。可憐的約翰.菲利莫爾就這麼死掉了。他的鑽石呢?鑽石上哪兒了?沒人知道。而那艘船也在卡萊爾海灣被炸沉了。」
「這純屬猜測。」
「妳以為會是誰?」
「別看我才認識她沒幾年,但我現在已覺得沒有她的生活真不敢想像。我們現在關係很好,就像姊妹倆。有時我真覺得我與她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是的。馬洛伊太太與大副在一起。」
「這我相信。」
這是我第一次受到求婚,而我此時已二十八歲了。這與我夢想的完全不一樣。在過去的歲月裏我曾夢想過有人會向我求婚。這是對我個人品德做出的冷靜評價,其中最突出的一個是我的可靠。
「也許就因為我覺得妳太喜歡他了。安娜,別想他了。不要讓他也像對待其他人一樣對待妳。」
我的判斷似乎是對的,比如有一天她在甲板上讓我坐在她身邊。我坐下之後,她對我說:
「差不多是這麼說的。」
「我有證據證明。」
她接了過去,披在肩上。這頭巾特別適合她。不管什麼衣服穿在她身上都挺好看的。
船上的氣氛有了變化,大多數人對我改變了看法。
「說不定他和強尼一塊到了甲板上,從什麼地方偷看我們跳舞,結果看著看著就睡著了。強尼則編出一個『咕哩咕哩』人的故事……」
https://www.hetubook•com.com「在船上認識一個人是很快的。在船上生活猶如生活在同一幢房子裏,這與岸上的情況不同。不過,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我是當真的。」
「妳這麼輕易就答應了?我總以為妳會嫁一個妳自己中意的男人。」
愛德華已徹底好了,我沒告訴他那天晚上的事。他只是以為那天他吃了他不該吃的東西,結果使他睏得像生病了一樣。他倒是覺得待在病房裏很興奮,因為強尼享受不到這個特殊待遇。而強尼可慘了,他被母親狠狠地責罵了一通,他原本就怕他母親,這一次母親告訴他,聰明一點做法就是忘了這件事,她以為那是一個與「一千零一夜」相似的玩笑,再加上他根本就不該晚上未經大人允許就出來。她告訴他,將要重新考慮是不是要嚴懲他。因此,最好的辦法就是快忘了此事,別再提它。
「誰讓妳對什麼事都那麼認真的呢?」
她聽了哈哈一笑。
「等等,我接受。一切都是可以改變的。」
「這麼一點時間是不夠的。」
「看來妳不好意思接受他的求婚,卻好意思接受他的頭巾。」
「我見過。」他在熱切地看著我。
事後巧黛告訴我,她說她喜歡我,因為我說話的方式使她覺得有趣,還說她理解船長為什麼這次航行選中了我作為特別照顧對象。
偶爾她也到甲板上去坐坐,每次都是巧黛領著她,陪她坐。有時候愛德華也跟她們在一起。她心情好的時候會愛撫他,不好時就不理他。
「非常有關係,一個人應當要對與自己結婚的人有個徹底的瞭解才行。」
這些話聽起來讓人難受。
「離開雪梨後最多兩個星期。」
「怎麼回事?」
「我相信。」我嚴肅地說:「我們大家都很感謝他,因為我們從未受到過這樣的禮遇。」
她到底是怎麼想的?一旦船靠雪梨港,她就會失去他,而她居然會無動於衷?他一定會受到德林翰一家的歡迎,立即會被生意和社交活動纏住。
但我隱隱覺得他生性怯懦。他漂亮,這是事實,他有一種天生的魅力,但雷德要比他強得多。在我眼裏,他只是他那個同父異母兄弟的蒼白影子。
我們不得不相互保密。
「當然還有其他理由。我愛妳,我不如其他人能那麼自如表達自己的意思,也不如那位很能向女人獻慇勤的船長。但我敢保證,他能說最動聽的話……還有行為……但連一半的真情都沒有。」
「安娜,但願能把我腦子裏知道的東西都告訴妳。」
「危險?」
她的臉色突然變得有點調皮,她說道:「妳還覺得妳不該來嗎?妳還覺得該到哪個古董商那兒去應聘以便獲得一點報酬嗎?那樣妳就永遠不會見到他……或她了。這是命。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從我到『女王故居』開始,後來又進了城堡,再後來又把妳領進了船裏。這都是命……再加上洛曼護士一點小小的幫助。」
「你對我說的已經夠多了,也夠我想一陣子了。」我提醒他。
她瞪大了眼睛看著我,接著問道:「妳怎麼說?『先生,這太突然了?』」
莫妮卡病得很重。這一病就連兩個孩子那天晚上發生的事也忘了。巧黛一直待在船長室裏,守在她身邊,大家都覺得船長妻子已離死期不遠了!
「妳又低估妳自己了。於是妳拒絕了,而他像個紳士一樣很有風度地接受了,並說以後再說。」
「這是實話,妳瞧他對妳說話時的眼神。還有妳自己的。當然,這些年來妳確實在心裏給他留下了位置。安娜,妳才浪漫哪!我再告訴妳一件事,迪克.卡勒姆也看上了妳。」
巧黛說:「妳看,完全沒有必要為別人的瞎議論煩心。莫妮卡不像一般的英國女人。說不定島上的道德標準有點像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的宮庭宴會廳。她生氣,是因為她太愛她的船長,而船長的hetubook•com.com冷漠有時又會使她發狂。可她又喜歡看別人崇拜他。」
「我正在想那個小島是個什麼樣子。想想看,想不出來?我想到的是棕櫚樹、珊瑚礁和魯賓遜。我不知道等船離開小島,把我們留在島上之後,我們該怎麼辦?」
我心裏很想為他辯護。「為什麼配不上?」
「我看沒一個女人會不喜歡一個說愛她的男人。」
「他對我很客氣。」
「任何時候妳需要幫助的話……我隨時恭候。」
「還早呢!」
「那就是你搞錯了。」
「我辦事從不草率。我已想過,我要找的人就是安娜。她漂亮、聰明、和氣、善良。還有,她可靠。我最看重的就是這個品質。」
她倒是一直不理我,不過,有時候我看見她那雙美麗的眼睛在看我,眼神中似乎有點自得其樂的味道,可就是不理我。我懷疑可能一到她的家之後,她就會解雇我。我把這想法說給巧黛聽,巧黛卻說根本不可能。
「我剛才跟妳說了這些,也夠妳想一會的了,再說暫時妳也不用想那個畜生般的朗德爾小姐了。別發愁,過不了幾天船長的妻子就會康復。我會盡快把她弄穩定,嚴加看管,讓船長好好休息。她真是讓他活受罪。還好,這些在船上發生的富有戲劇性的事件是很快會被遺忘的。瞧,我們不是很快就從愛德華和強尼的事件中擺脫出來了嗎?」
「巧黛,要不了多少就要到澳洲雪梨了。」
她關切地看了看我,「今天出什麼事了?」
「巧黛,所剩時間不多了,突然一切都變了。我似乎覺得有一種……災難感。自愛德華被人抱出艙的那晚起,我就感覺到有這種氣氛。」
「真希望如此!」
「妳怎麼知道的?」
「我會盡力的。命運也會助我們一臂之力。妳完全可以信賴我。」
「出什麼事?」
「說不定是你母親。」
「在馬拉巴爾山附近買的。」
我接受了他們的邀請,坐上了一輛敞篷馬車。馬洛伊太太和我有大帽子和遮陽傘遮擋一下火辣辣的太陽。
雷克斯向海倫娜.德林翰小姐求婚失敗後敢於反抗母親,只是不知道他的反抗究竟能支撐多久?
我看上了一條非常漂亮的真絲頭巾,上面用藍色和銀色的絲線繡著美麗的圖案。迪克.卡勒姆買下了這條頭巾。「讓他們失望還真有點難為情。」
「他對……對她同樣很謙恭。」
「從離開英國後我就認識妳了。」
同以往一樣,又是她很快使我擺脫了煩惱。
「災難!」她大驚小怪地說。
巧黛說得不錯,沒過幾天莫妮卡又像初上船時那樣正常了。她回到了與巧黛相鄰的她自己的船艙。沒人再議論她要死的事了。
孟買的天氣特別炎熱。莫妮卡的呼吸越來越困難,結果巧黛只好放棄上岸。船長在孟買有生意,他帶著愛德華上了岸,受到好幾家公司的款待。
「妳們真是一對好朋友。我是說妳們倆。」
「我沒說過我不願來。」
「我肯定如此,別再說妳的什麼災難了。安娜,我真為妳吃驚,妳這人既實際,又敏感。」
「我的老天,可別以為只有妳一個人。妳瞧瞧他的妻子,瞧瞧他怎麼對待她的。」
「病人怎麼樣了?」
「巧黛,妳真會瞎說。」
「肯定是另有他因。」
我死死地看了她一眼,心裏在想,妳也得與雷克斯分手了。妳到底在不在乎雷克斯?我只覺得有時候她沒對我說真話。
「我也認為我從沒見過比她更美麗的女人。」
「走一步看一步,總會有辦法的。」
「謙恭!他生來就謙恭,那就是他魅力的一個組成部分。魅力,就是這才使他在城堡裏有了一席位置,使他在公司裏有了一席位置。他有魅力……就像他母親以前那樣。他母親不就是憑這點魅力成了愛德華爵士的情婦的嗎?而我們的船長才能夠這麼和-圖-書無憂無慮。他深陷在一件大醜聞中照樣可以若無其事,而換了別人就會給毀了,他的魅力……他的無窮的魅力卻使他安然無恙。」
「我很喜歡你,」我對他說:「你對我很好,我相信你……像你說我的那樣可靠。但我認為這仍然不能作為婚姻的堅實基礎。」
再有就是馬洛伊太太總是纏著大副,然而她在澳洲有丈夫,而大副也在南安普頓有個妻子和兩個孩子(這是千真萬確的,因為有一次格里諾爾先生給大副看了他在英國的孩子的照片,他帶在身邊是想給在澳洲的孫兒們看的,哪知大副在當時的情景中忍不住向他坦白說,自己在英國也有兩個孩子)。
「只能是『不』」。
「我就知道妳全曉得。不過,感傷的成分是一樣的。讓我去過那種沒有危險、沒有快樂的單調乏味、沒有興趣的生活,我是寧可選擇過上幾個鐘頭的輝煌生活的。」
「我看妳並不喜歡他。」我說。
「妳還不理解嗎?這兩點其實只是一點。正因為我愛妳愛得那麼深,所以我才如此恨他;也因為他對妳太感興趣……而妳也對他感興趣。」
「在布萊基太太那兒,與強尼在一起。她跟我的想法一樣,今後也不允許約翰尼擅自出艙。我們決定晚上他們一上床睡覺就把艙門鎖上。」
我們在一個茶館的路邊停了車,然後分散開。我與迪克.卡勒姆一路,馬洛伊太太則與大副一路。茶館外面有許多攤販,擺了不少商品,有漂亮的真絲頭巾,美麗的花邊墊子和檯布,還有烏木雕的大象,上面插著亮閃閃的白色長牙。
「巧黛,別再這麼說了。」
「我的天,妳不會是在考慮他的求婚吧?」。
「但假如我認為……」
「我說得太早了!」他說。
但事情也許會變。假如雷克斯公開反抗母親,並向巧黛求婚,他們就會成為幸福的一對,因為他們畢竟都是自由的。
「我看沒這必要,反正我不相信。」
「她真是個迷人的女人。」
船緩緩駛離碼頭,這時巧黛來到了我的船艙。她對我做了個鬼臉後說:「想想看吧,我只能做個留守女士。」
「妳的意思是『不』了?」
「可憐的安娜,」她笑道:「我得承認,一想起妳是個可悲的女人就讓人好笑。不過,正如愛迪絲所說的,我相信船長是有點迷上妳了。」
「這……這……讓人心裏覺得不安。」
「哪些人?」我的聲音有些沙啞。
「你知道你是在說你的船長嗎?」
「這是觸霉頭的東西,妳知不知道,孔雀羽毛是遭人詛咒的?」
「那你有點……操之過急了。」
等我們到了碼頭,上了跳板時,迪克將那條白色真絲頭巾塞進我的手裏,「我是為妳買的。」他說。
「坐下。」他命令道,我順從了。他的變化讓我吃驚。他那麼強烈地仇恨船長,堅信是船長謀害了約翰.菲利莫爾,盜走了那些鑽石。
「你……可是……你根本不瞭解我。」
她又看見了我買的扇子,兩隻眼睛嚇得瞪了出來。「一把扇子……還是孔雀羽毛扇!妳從哪兒弄來的?」
「真不敢想像『寧靜仕女號』,失去了妳會是什麼樣子。海員確實有岸上的朋友。」
「你又判斷錯了。我驚奇的是你曾經聲稱對我非常瞭解。」
但這些事與船長的妻子在船長室裏發現有個「家庭教師」這件事相比就遜色多了。正是這事使她傷心欲絕(可憐的人兒,難怪會受不了!)從而導致了她向死神靠近。朗德爾小姐說她不知道還會出什麼事,再說,跟這樣的船長在一起,又會有什麼樣的好事呢?
「巧黛!」
「也許根本就不該說。」
她的眼睛變小了。我知道她在想什麼。
「我會找到證據的。我的上帝,我一定會找到證據的。」
「在船上我服從他,可以現不是在船上。我在跟一個我要娶的女人說話,而且我要對她說真話。那些鑽石到哪裏去了?https://www.hetubook•com.com我清楚,大多數人都清楚,然而卻無法去證實。它們被藏在外國港口的保險箱裏。它們變成了他的財富,被藏了起來,等待有一天好使用它們。妳知道,顯示妳的鑽石是不方便的,它們會引起人們的注意,所以他不得不十分小心。但他最終會成功的,他的財富在等待他,他也非常需要擁有那些財富。妳說呢?」
我對迪克.卡勒姆講述了我的往事,他很感興趣,而馬洛伊太太和大副則是出於禮貌地聽著。他們關心的是他們自己。
我一直站著,「妳會改變看法的。」他接過去說:「妳會明白的。等妳明白之後我再找妳。但妳現在至少可以對我說妳不反對我的求婚吧!」
「我們返回英國時也一個樣。當時船上有一個年輕女人,長得跟妳差不多,她很文靜……該用什麼詞……很簡樸,他喜歡這樣的人。他對別人很好,特別是對那些喜歡得到他的善待的人更是如此,這樣他會感到非常得意。」
「我們還以為你們倆迷路了。」馬洛伊太太說。
我怎麼能承認我在瘋狂地愛一個有婦之夫呢?我不敢。
他向我靠近了些。我看見他的臉因憤怒而脹得通紅,就連他的眼白也微微有了紅絲。
莫妮卡突然病情加重,而這全是因為她發現我在船長室裏引起的,這不可避免地成了人盡皆知的事。朗德爾小姐如一隻蹲在發光石上的寒鴉立即抓住了這個消息,用她慣用的方法給它添油加醋,再進行特殊加工,出來之後便成了最有味道的珍聞了。
我脫口說出:「巧黛,今後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希望我們不要分開。」
「這麼說,除了可靠之外,我又多了一項美德。」
他的臉上頓時罩上一層陰影,只聽他說道:「她已死了。」但願我沒說這話,因為我知道,他想起母親就心痛。但這也說明我對他確實不瞭解。他愛我,恨船長。他這一生裏還沒有其他強烈的感情事情發生過?
「我不相信。」我隨口說道。
「真讓人高興。我還有個要求,妳願意嫁給我嗎?」
「是的,尤其是對我不怎麼樣。」
「是的。我實在忘不了那天發生的事情,無法不相信有人想殺害愛德華這個事實。」
「我是說妳。妳是不是與迪克.卡勒姆在一起?」
「妳當然會選擇浪漫得多的船長。不過,他還不是個自由身,但總有一天會的。總有一天她發作得非常厲害時會結束她的生命。她得的是肺病。」
「我還以為你是為其他人買的呢!」
「我看我的命運還沒有最後決定。克里狄頓夫人已明說了,如果我不想留下,或者說我想回國,他們將把我送回英國,費用由公司負擔。洛曼護士與我一樣。」
巧黛則盡力來安慰我,她從船長室裏出來後讓我去了她的船艙,愛德華和強尼在一起,由布萊基太太管著。但每次輪到她管,我都不放心。儘管布萊基太太是個很有責任心的人,但我覺得我該一直看著他,不能讓他離開我的視線。但從另一方面講,我不敢在他的面前表示出我的擔心,更不敢對他講我的擔心。
「那你最好還是當著船長的面說。」
我不知道該如何答覆她,一時結結巴巴地說這裏面也許有誤會。
「妳不討厭我?」
「我不喜歡,這是冒險。」
我拿起了孔雀羽毛扇,因為我突然覺得熱了,「你……不是當真的吧?」
決定是回國還是留下的權力在我們自己手中。不知此話是不是克里狄頓夫人說的。由於我與愛德華的關係非常融洽,使得莫妮卡並非非要趕我走不可。其實莫妮卡並無惡意。她要鬧事,那是因為她喜歡鬧事。她對給她機會鬧事的人特別有好感,而我這個受船長善待的人正好屬於此類人。
於是我說:「我拒絕了。但我們仍然是好朋友。他還送了我這個。」
「我可不這麼認為。」
「嗯,這事與我無關。可是安娜,我覺得這人確實不怎麼樣。」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