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深宮孽海

作者:維多利亞.荷特
深宮孽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六章 坎尼華茲(二)

第六章 坎尼華茲(二)

「這很自然,我想這樣陛下反而會高興些,因為她喜歡知道我舅舅擁有全國最豪華的堡。所以,夫人您不必擔心,我相信女王一定會喜歡嘉利堡。」
我開始不安了:「為什麼呢,雪非爾夫人?」
「臣不是亞力翁,」他大叫:「臣只是忠實的老哈利.高丁罕,陛下最忠心的僕人。」
隨後,新娘就出現了,她穿著一套絨線袍子,戴著一頭亂蓬蓬的假髮,一張臉打扮得醜陋不堪。她一出來,觀眾就爆出一陣笑聲。由於女王特許附近的民眾前來觀賞,當天的觀眾相當多,他們成群結隊地來,因為能和女王共賞一齣戲的機會並不多,女王本人則款款淺笑,在人民面前她一向都和藹可親,只把所有的壞脾氣,留給後來服侍她的宮人。
「男人多麼善變,」她幽幽地說著:「他們熱情如火,然而總是心神不專,馬上就被別人迷去了。」
接下來數天的狂歡節目中,她眼睜睜地看著羅勃對女王大獻慇勤(我也一樣),內心實在憋不住,再加了上我的慫恿,便一直想找個人傾訴。這傾訴的對象,自然是非我這個善良體貼的蕾蒂絲莫屬了。終於,她招供了。
「真是很……很恐怖。」
「不,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女王如果把他開革,我並不在乎。」
「這誰都知道。」
「我知道這似乎不可饒恕,可是妳無法想像那是什麼滋味……」
她點點頭。
「擔心被發現?」
她蒙住臉,背著光對我打招呼。她這一間房間異常華麗,當然坎尼華茲堡內的每件東西都這是樣,不過我覺得這幾個房間更特別些。地板上鋪著精緻的土耳其地毯,這是我難得一見的奢侈品。羅勃是少數幾個大量用地毯的貴族之一,他的堡中,從不鋪用藺草。我瞥見隔壁房間那座掛滿紅絨帷幔的四柱床,那些帷幔上一定繡著個華麗的「列」字,而必要時擺入著的夜壺,其蓋子上也必然鋪著紅鵝絨墊,以配合屋子的色調。羅勃真愛揮霍,可是卻十分高雅。我不知道我們以後共組一個家庭時,會是怎麼樣的情景。
她點點頭。
「信被我小姑撿到了,她對我絕無好感,我又非常緊張。我把我的侍女全召來一一查問,還百般地威脅,可是她們都宣稱沒見過那封信。後來我問我的小姑愛琳娜,她說她撿到,讀完後,就移交給我的丈夫了,結果就是這樣子。他要我招供一切,而後他大為震怒,簡直恨死我了。當夜,他把我鎖在臥室門外,還叫我去找女王的那支寵狗,因為他已經害死了妻子。他一直咒罵不休,還揚言要毀掉羅勃和我,好讓全國的人都知道貝爾福發生了什麼醜事,而且,他順便要讓大家明白羅勃曾謀害髮妻,如今又想諾殺他雪非爾。我整夜啼哭,第二天早上,他就走了。我小姑說他是到倫敦辦離婚手續,不久後,大家都會知道我是個怎樣的妓|女。」
我必須找他談談,然而談何容易!我下定決心要查個水落石出,即使出賣了陶樂絲也在所不惜。如果他確實同他結了婚,那充分表示他真心愛她。一想到這裡,我就氣憤填膺。我不是常想像要嫁給他,還替他找藉口來安慰自己的嗎?我一再認定他除我之外,誰也不會娶,而我未婚之前他所以沒娶我,是因為他那時被女王寵得暈頭轉向。如果他移情別戀,豈不就斷送前程了嗎?然而如今,卻為了那個小傻瓜而冒大不韙。當然,這要看陶樂絲是否所言不虛了。
如今她對這些科凡翠戲子的關注,不下於她對朝廷伶人的照拂。她凝神觀賞,在逗笑的情節中就開心大笑,在該鼓掌的情節中就猛力鼓掌。
以後幾天,我一直鼓舞陶樂絲。她很容易上鉤,以怪她惶惶於未來,而她瘋狂迷戀著羅勃,更是無可置疑的事實。
我刻意地觀察她,她有著郝家婦女所擁有的迷人特質,難怪羅勃曾迷過她。我的祖母瑪麗.葆琳和凱瑟琳.郝華德就和她有點相像。安.葆琳的魅力更大,她不僅婀娜多姿,也工於心計,因此她深有野心,可是她算計錯誤,結果落得砍頭的下場。雖說亨利八世性子多變,然而只要略施巧計,再加上生個兒子,就不會那麼慘了。
「我們暗中幽會。嗯!我真羞,我真不該的。我不知我是否鬼迷了心竅。」
當晚,女王一再地提到這段小插曲,她還告訴羅勃說她永遠不會忘記她在坎尼華茲所享受的一切樂趣。
「妳擁有這顆鑽戒嗎?」
「我知道,不過那時候他們兩個之間,似乎存有一種默契。這令他莫測高深……我也形容不出來。如果他對我們中任何人微微一笑,我們就會引以為傲。我妹妹就跟我爭風吃醋過,因為我們兩人都很迷他,坦白說,我們都很嫉妒。這真奇怪,以前功盡棄從不曾瞄過任何男人呢,我一直認定約翰.雪非爾是我的丈夫。和-圖-書他也對我很好……然而……這事就發生了。」
「我擔心她會覺得我家太寒酸,太不方便,尤其她才剛住過坎尼華茲堡。」
那些戲子齊齊下跪,宣稱這將是他們畢生難忘的一天,能在女王御前演出,更是他們畢生的榮幸。他們本就忠心耿耿,此後,他們中絕不會有人不肯為女王效命了。
「是的,我瞭解。」我向她保證。
「然後就移情別戀。」我輕輕地加了一句。
她一說頭痛,我就故示友善,帶她回房,還給她服些鎮靜劑,然後我讓她躺下,告訴她女王回來時我會通知她。
羅勃那位義籍的朱利歐醫生,早成為人盡皆知的配毒能手。無怪乎雪非爾一死,大家都說是羅勃幹的好事。然而他既無心娶那位寡婦,又何必謀殺呢?當然,雪非爾一發現妻子同羅勃通姦,就威脅要離婚,這件事如果鬧大,羅勃就吃不消了。因此除卻這個原因外,羅勃是不可能涉嫌殺他的。
「所以妳看,謠言就這樣來的。」她說。
「你知道,我先生奉命到愛爾蘭去了。」
「妳是說妳是列斯特的妻子。」
稍後,她說我們在花園相遇時,她已經很不舒服,因此她耽心自己講了太多渾話。我則一再向她保證說我們只不過聊了一會兒,何況能遇一位親戚未嘗不是一件賞心悅事。我那些藥對她大為有效,她問我肯不肯把處方告訴她,我答說當然可以,我很瞭解她鬱悶的感覺。畢竟,我自己也有孩子,也很渴望陪在他們身邊。
「患了赤痢死的。」
她點點頭。
「妳有個兒子?」
「妳怎不宣佈妳是他的妻子?」
她盯著我,一直搖頭:「我好擔心。」
這個男人,我愈來愈瞭解了。而他,正逐漸主宰我的生活,就像他主宰女王和陶樂絲.雪非爾一樣。
「那妳兒子呢?」我決定問到底。
我躡手躡腳走回房間,有些人已留意到我曾開溜,不知她們可曾料到我是跟情人幽會去了。要是我告訴她們我的情夫是誰,她們不嚇死才怪,一想到這裡,我真是得意萬分。
「嗯!總之,你們的婚事,已沒有了阻礙。」
「我倒希望遠離宮廷,安靜地度過一生。」
我一聽,心跳不覺加速,我巴不得立刻恭聽。
「有的。愛德華.赫西爵士以及羅勃的朱利歐醫生都在。羅勃給我了一枚鑲有五顆鑽石和一顆大鑽的戒指,那是彭伯克伯爵送給他的,要他只能轉贈給他的妻子。」
「他是我丈夫。」
某個星期天,天氣溫暖怡人。女王做完禮拜後,有人便提議請科凡翠城的戲班來演唱一齣有關丹麥人的戲劇以娛女王。
「哦,不,不會的。他只是偶然染病死的。」
她神色有些狼狽,眼裡含著淚光。
她點點頭:「他是我見過的男人中,最具有魅力的一位。我實在不瞭解我自己,與會的人士中,他最有權勢,又那麼得寵,每個人都說女王不久就要跟他結婚。」
結果,哈利.高丁罕騎著海豚興高采烈地離開了。他贏得女王的讚美。他八成還以為這會帶給他好運道,以後,說不定他的伯爵老爺會格外看重他呢!
「舍弟一直跟女王一起計劃行程,他們決定不久就到嘉利堡去。」
「他兩歲。」
當然,阿密.羅沙持事件的陰影迄今猶存,這種瘡疤,他一生都脫離不了,他謀害了她嗎?誰能肯定?她似乎阻礙了他的野心,只要她活著,他就絕不可能有如願地再婚。他那康諾莊園的老家裡,有太多不可告人的隱私,阿密的死,無疑為那些眼紅的人提供最佳的攻擊武器。
「我有四個孩子。潘乃珞、桃珞西,羅勃和華德,我很想念他們。」
「他寫那種信!」我叫道。
「不,」她應著,口氣竟十分激烈:「他不能那樣做。」
「我懂。」我應道。
「對列斯特來說,那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嗎?以前妳丈夫有沒有患過這種病?」
有件事我倒是十分肯定,陶樂絲已經被嚇破膽了。
「有人傳說他謀殺妳丈夫,好讓妳自由,可是妳一自由,他又不娶妳了。」
「列斯特伯爵。」我低聲應著。
「來罷,艾塞克斯夫人,請坐,舍弟請我跟妳談談。」
「妳彷彿很激動?」
「是艾塞克斯夫人,不是嗎?」她問,我點頭稱是,並說她一定就是雪非爾夫人。
「為什麼呢?他不是希望同她結婚嗎?何況,女王有時候也相當渴望。」
「怎麼死的?」
她流露出落寞的神情:「可是他又說,一結婚他就完了。他曾說他渴望和我結婚,可是妳看,女王那麼善妒,而且對他又那麼有好感……」
她立刻回答:「就在他的一棟宅第中,就是在蘇瑞郡的艾復堡。」
不,我才不要直接去向羅勃。陶樂絲是個大傻瓜,只要稍稍耍點技巧,她必定會全數招供的。她的話至少比羅勃可信得多。何況,要找hetubook.com.com羅勃談話並不容易,他成天到晚要陪女王,那兒有空?也許,我們可以躲到塔頂那間小屋裡,可是一到了那兒,我就情不自禁,難保不會失去理智。我一定要堅持自己的看法。要是羅勃信口編出一套故事,我如何能確定是真是假呢?他一定有謊話可說,這毫無疑問。只因陶樂絲不夠聰明,才沒法子看穿罷了。
「那妳就必須離開這個稱做丈夫的野心家。」
她又盯著我,說道:「阿蜜.羅沙特是在樓梯口處跌斷頸子死的。」簡單一句話,道盡了她的心思,她沒再說什麼,其實,也不必多說了。
哦!我瞭解的,我當然想像得到,看樣子,我同妳一樣容易上當。
有一次,女王獵罷歸來,就有一次盛大的宴會迎接她,那是由羅勃精心設計的。羅勃利用城堡南邊那片湖水,來一次詩意盎然的盛會。就在夜幕低垂中,湖心島上燃起了幾支火把,景致就這樣烘托出來了。一位美人魚趨前向女王問安。她的旁邊,是一支海豚,豚背上坐著一位帶面具的男人,即神話中的亞力翁。他一看到女王,就開始誦詩盛讚女王的德操,並宣敘坎尼華茲堡由於她臨幸而充滿歡躍之情。
「有別人在場嗎?」
「看來妳應該很幸福才對。」
「那是他巴望著的事呀!每個人都知道的。」
次日下午,又有一幕名叫「鄉下婚禮」的鬧劇款待女王。這個劇是在開鄉巴佬的玩笑。我懷疑女王是否覺得那對她某些子民而言是一種侮辱。劇中那位新郎年過三旬,穿著他父親的棕色絨夾克,手上還戴著一雙收割用的手套,一跛一跛地走進草堆。英國很流行踢足球,球員在球賽中常常受傷,因此新郎的跛足正表示他是踢足球踢傷了腳的。
「什麼事?」我問。
我默不作聲,暗暗計算著。雪非爾伯爵何時死的?郝華德姐妹爭風吃醋的消息不是一五七一年傳開的嗎?就在那年(或者是次年),雪非爾伯爵死亡,而如今是一五七五年,陶樂絲才有了個兩歲大的兒子,還叫做羅勃,這是什麼意思?我決心追根究底。
「妳成了他的情婦。」我說著,語氣中掩飾不了那份冰冷。
「想必是愛他愛瘋了吧?」
一時間,周遭鴉雀無聲。羅勃瞪著那闖禍的傢伙,女王好開懷大笑。她叫著:「哈利.高丁罕,好傢伙,你真教朕開心。朕現在宣佈,你的表演,比任何人還要精彩,朕喜歡你的演出。」
我非把這個雪非爾事件查個水落石出不可。
「他出生時,羅勃很高興。他一有時間,就跑來看他,他很愛那小男孩。他一直就想有個兒子,我分娩之後,他還曾來信感謝上天,還說等我們年老時,孩子會是我們的希望。」
羅勃生性再陰鷙,對我也無關緊要,我要一個能和我旗鼓相當的男人。像我丈夫那副溫溫吞吞的樣子,怎麼也提不起我的興致。我對華德,真是厭倦之極。我已經深深迷上了羅勃,這種著迷,就跟一般女人沒有兩樣。也因此我一看到他和陶樂絲談得那麼起勁,內心著實非常不安。
只有在百姓之間,她才受得了骯髒。她覺察到異味時,甚至連鼻孔都不曾一動,她真懂得為君之道。
我暗想:唔!約翰.雪非爾正打算找他的麻煩。此事若鬧開,女王就不會想同他結婚了。她要是知道他們曾在貝爾福堡幽會,還談論到婚嫁,一定氣得七竅生煙。而且,羅勃如果真的娶了陶樂絲,那他的處境,必然不太爽快了,就像當初他太太死時一樣。
「科凡翠的好伶人。」她說:「你們演技真好,朕十分高興,理應給你們一些犒賞。昨天的狩獵中,曾獵幾支雄鹿,朕下令把最好的兩支賞給你們,此外,你們將得到五馬克的賞金。」
至於我,簡直無法置信。我的情感一直在否定她那番話。不可能的,然而她說得那麼坦白,我並不認為她會編織謊話。
「哦,不!不!我必須進去了,我不知道我在說些什麼,我不太舒服,而且有責任在身,因此……」
她顫慄了:「我常夢到阿蜜.杜雷。一想到她,我就恐懼萬分。有時,我還夢見我就在她那樁宅第裡,而且有人潛進我的臥室……」
跟著他的,還有羅賓漢、瑪麗安,以及幾位啞劇戲子。女王一面觀賞著舞蹈,腳一面打著拍子,我擔心她會跑上舞台跟他們跳在一起。
過後,女王堅持要接見那些戲子,以表達她的讚賞。
當然,這是真的。坎尼華茲堡,只是女王出巡全國的一站。這麼做相當聰明。每次出巡,她可以深入民間,訪察民情,讓百姓們享有她的德澤及關注,這便是她聽到之處皆大受歡迎的理由。她每到一處,至少必隔宿一夜,因此她所必經的幾個大宅第都得以皇家的水準來款待她。如果她覺得招待不週,就會毫不猶豫地表白。只https://www.hetubook.com.com在面對平頭百姓的時候,她才會和藹可親,平易近人。
我暗暗一驚,不覺心生警惕:「那是妳兒子的名字嗎」
「妳也有個羅勃?」
「我離開宮廷太久了。」我解釋:「出巡前不久,我才回到女王身邊。」
這種口氣令我深為不安。看樣子羅勃是擺脫不了她了。他只在她化妝梳洗時才得以脫身,而那時候,我又不得空。這對我們兩人來說,實在相當難熬。不過愈是無法相見,我們對彼此的渴望愈是強烈。
我點點頭,她說得或許不錯。
亞力翁才誦了幾行,就忘了底下的詩句。他絞盡腦汁,反覆誦唸了幾次,就是記不起來。結果他索性撕下面具,露出了紅鼕鼕的汁臉。
「沒聽說過。」
「不是……」
「那四年前,」她說著:「約翰和我很快樂地結了婚,我從未再生異想,他是一個好丈夫,有點嚴肅……也不太浪漫……妳懂得我的意思嗎?」
「可是他在乎。」我冷冷地提醒她。
「妳彷彿害怕什麼似地。」
我們即將一起回嘉利,並把整個堡刷洗一番,好迎接女王大駕。
「這個傳說,早在女王登基時就有了。」
門上輕響,進來了一位年輕人,那是菲力浦.席尼,瑪麗的兒子,因此也是羅勃的外甥。我對他深有好感,因為我聽說羅勃很喜歡這個甥兒,而且把他當兒子來看待。此時,他大約二十歲左右,相貌堂堂,有一種很特殊的氣質,就跟他舅舅一樣。不過,菲力蒲的氣質與羅勃大不相同。他溫文爾雅,卻又不失剛勁,這種氣質很少見。那時,我從未見過他那樣的人,迄今也是。他對他母親十分體貼,而他母親對他,顯然也相當寵愛。
我滿肚子心事,陶樂絲一提到她兒子羅勃,我就滿心狐疑。我第一個念頭便是去截住羅勃,質問他是否確有其事。我能這樣嗎?畢竟,羅勃不須為他以前的行為對我負責。當然,他曾說想娶我……只要我自由,然而我並非自由人,因此,這等於空話。我懷疑他是否對陶樂絲也這樣說過,而結果因為太湊巧(或則並不是巧合),沒多久,她立刻就自由了?
「妳心腸真好,蕾蒂絲,我相信妳比任何人都能瞭解我。」
菲力蒲對我微微一笑,我立刻知道我可以信賴他。
還不到黃昏時候,戲已演完。女王、羅勃和幾位隨從騎馬往森林去了。我看到陶樂絲在花園中獨步,便走向她。
她點點頭:「我矜持了很久,」她為自己申辯:「可是妳不知道他多無情,他早就打定主意非要我服從不可。我如果拒絕,那對他不啻是一個大挑戰,這是他後來告訴我的。我抗議地說,我不相信人可以有婚外行為,他就說我既已有丈夫,他將怎麼樣來娶我,稍後他又說,如果我沒有丈夫,情形就大不相同了。他口氣是那樣逼真,害得我幾乎相信約翰就要死了,我也可以嫁他了。他寫信給我,還特別囑咐我讀後要立刻銷毀。信上他保證說我丈夫不久一定會死,一旦死了,我們就要以成婚,此後,就不心暗中幽會了。」
「他還沒鬧開,就死了。」
「我們該互相認識一下。」我繼續說著:「我們還是親戚呢!都與郝華德家族有關。」她是艾芬寒.郝華德的後代,我的曾祖母(即湯瑪士.葆琳的妻子)也是郝家的人。「因此我們算是遠親。」我加了一句。
「後來呢?」
劇中那些陪嫁女都已經超過三十歲,而且都跟新娘一樣醜。婚禮一畢,大家歡狂地看著那對新人跛著離開舞台。這種戲竟在我們未婚的女王面前演出,豈非十分危險嗎?劇中那對新人一直向觀眾強調他們的年歲,很可能觸動女王的心,也許這便是羅勃的用意吧?他大概想警告她,她已經拖太久了。像醜新娘那樣的女人並非沒有。然而女王坐在那兒,集權勢榮耀於一身,她的頸上轉著精緻的襞襟,衣上綴著珍珠熠熠發亮。她昂著頭,顯得既美麗又年輕,還有著少女的窈窕身段和柔嫩的肌膚。如果不仔細觀察,還看不出她的老態呢!在這些鄉巴佬面前,她一定像個女神,即使除去一身珠光寶氣,也仍保有她威雅的風儀。她一向有潔癖,而且經常洗澡。我們這些服侍她的人也必須照作,不然她受不了怪味。每次她造訪民家,當地居民在幾星期前就要大肆清掃。碰到惡氣薰人的藺草,她會厭惡萬分,掉頭就走,不乾淨的廁所也是。好幾次我看到她那支微鉤的鼻子不快地聳動著,再就是一迭聲謾罵,怪別人準備不周。
「那藏在安全地方。」
儘管我們有親戚關係,我並不指望她這時候完全傾吐她的隱密。這個笨瓜!我不費吹灰之力就套出那麼多口供,不過我還得費些心機,來個打破沙鍋問到底才行。
陶樂絲向我告白後的第二天,一位僕人來說瑪麗.席尼m.hetubook.com.com夫人想在自己房裡同我交談。瑪麗夫人是羅勃的姐姐,嫁給了亨利.席尼為妻。她因為照顧女王而得了天花,因此女王很關照她。她為使女王高興,不時到宮廷來,而其實我知道她還巴不得隱居在她老家。女王總是把特別的套房分配給她,這另外也是因為她是羅勃的姐姐,女王對她不無好感,這是愛屋及烏的結果。
陶樂絲性情溫馴,多愁易感,有所付出,絕不求回報。像她這種人很容易迷住異性,然而卻不能持久。
我倆之間的情感,實不容否認。我們都愛冒險,因此我可以確定他就跟我一樣,都抗拒不了這個冒險的誘惑。
「可是他不能那樣做。」
「如果不放心,就不要告訴我好了。」我很技巧地回答:「不過,如果你妳講一講會比較舒服……或則妳覺得我可以提供一點意見……」
「您會是個好主人。」他向我保證。
「那是在妳談到他們要結婚的時候。」
這一天,她照樣接見一對醜新人,還說他們逗得她直笑。這兩個戲子蒙她召見,已經樂不可支。我知道他們就像科凡翠那些戲子一樣,都深深傾倒於她,日後,也必定盡忠於她無疑。
「這我無法相信。」我忍不住叫了出來。
「是真的,」她回答,口氣很堅定:「約翰死時,羅勃就在西敏區的一棟宅第中簽約與我成婚。後來,他說女王會動怒,因此不能辦妥結婚手續。可是我也很急躁,我已經丟夠了臉,當然會很焦慮。最後,他總算讓步,我們便結婚了。」
「因為……」她猶豫了:「不,我不能說,不然會很危險,他不會原諒我的。」
「可是外子在愛爾蘭。」我說。
「像伯爵這種人就是,尤其他妻子還是神秘死亡的。不過事實到底如何,誰知道?畢竟那是個秘密。談談妳的小兒子吧!他多大了?」
天氣已不那麼燠熱。幾場雷雨,已使得週遭煥然一新,每個人都顯得精神奕奕。私底下,我沒再同羅勃相會,倒是常在大庭廣眾中看到他,因為他多半陪著女王。他們經常出外打獵,竟日在林中追逐,直到黃昏。而每次獵罷回堡,總有多采多姿的歡迎盛會等著女王。羅勃的創作力奇高,彷彿一無止境似地。不過他又必須機警,因為他所貢獻的一切,可能很容易就淡忘。萬一他稍不小心,得罪了女王,則一切的努力,將形同白費。
「我幫得上忙嗎?」我撫慰似地問著。
我一聽,心花為之怒放,這是他安排的。他竟說服女王到嘉利小住,只因為那是我的家。然而再仔細一想,我的心不覺沉了下來,比起坎尼華茲,我的家未免太寒酸了,何況還有許多不便之處。
「所以,是他引誘妳的囉!」我說。
「妳想會是列斯特下的毒手嗎?」
「我們不能在坎尼華茲耽擱太久,」她說:「女王很快就要繼續上路了,妳知道,她很少在一個地方逗留這麼久的,因為她對舍弟特別關愛,所以才有這麼一次例外。」
「那妳還擔什麼心?」
「以後再聊聊吧……」我說。
「剛剛我告訴艾塞克斯夫人,女王將到嘉利堡小住,」瑪麗說著:「我想她是有些受驚。」
「妳是指列斯特伯爵?」
「是的,人在愛的時候,也可能恐懼的。」
「我很怕他。」
「有時,不妨傾訴一下,也是好的,只要那個傾訴的對象有同情心。」
「我看妳最近彷彿很傷心。」我說著,有心留住她:「我知道妳一定是有心事,我得同妳談談,我們既是親戚,就不無關係。」
「如果有什麼地方用得上我,我一定效勞。」菲力浦答著,席尼夫人則笑了。
「看來,女王對列斯特先生是愈來愈迷戀了。」我說。
「這我完全瞭解。」我說著,口氣酸酸地:「那以後,妳丈夫就死了嗎」
「他妻子神秘死亡以後,她怎麼能同他結婚?」我低低地說著。
我得去探個究竟,否則我絕無法安心。
「蕾蒂絲,我還是照實告訴妳好啦,只是,妳一定要發誓絕不告訴任何人,否則的話,我和他就完了。女王一發怒起來,妳也知道有多可怕。他就常常這麼說。」
「我要你來,正是為這個緣故,」她說:「羅勃一宣佈女王將臨幸嘉利堡,我就提醒他艾塞克斯伯爵並不在國內,可是他說艾夫人會把一切都料理得很好,而且還說妳如果需要幫助,菲力蒲會陪妳回去準備一切的。」
「什麼時候?」我質問:「在什麼地方?」
我不相信她丈夫是他謀害的。謀殺雪非爾伯爵有什麼意思?對羅勃而言,陶樂絲在羅敷有夫時還比較迷人,就像我一樣。羅勃的愛,得用婚姻才能證明。如果他結婚,那就表示他愛他的新娘,勝過他對女王恩寵的渴望。不過這麼一來,女王一定震怒不堪。我用不著到坎尼華茲,就可以想像她震怒的樣子。那一定是既凶狠又恐怖,而即使羅勃m.hetubook.com•com,也難保在事後猶能重新得寵。
我拚命想證實她在撒謊,她的話,我半信半疑,因為我儘管很想相信,卻又不能確定。
就在當天,我逮到機會,同陶樂絲.雪非爾交談。
「她不能的。」陶樂絲說著,就掉入了陷阱。
這個劇本描寫丹麥人來英的故事。劇中描繪丹麥人的傲慢,兇猛,以致在英國鄉間引起公憤。主角名為胡納,是國王艾麥瑞的將軍。劇情終了時,當然是丹麥人一敗塗地,戲子為了要討好女王,特別讓婦女領那些丹麥俘虜到舞台上,結果博得女王熱烈的掌聲。
她猶豫了一會,才說:「他是嫡出的,他並非私生子。」
「我真的不想談,沒什麼好說的,我不該來的,我該留在我兒子身邊。」
「妳的孩子呢?」
我一直不太看重雪非爾緋聞。關於羅勃的謠傳,大多是不可置信。整個王國中,就數他最受嫉恨,也樹敵最多。他竟日與女王出雙入對,以致於數以千計的人(朝野皆然)都巴不得他盡快垮台。眼紅的人向來就是這樣。有些人即使沒什麼瓜葛,也總是想看一場好戲。人性如此,能不悲乎?
她有些驚愕,便說:「可能吧!」
行程上,女王的洗澡問題引起很大的不便,然而她不洗澡又不行,幾乎沒有幾個民家可提供一間浴室。在溫莎堡,就在兩個房間特闢為她入浴專用,屋裡的天花板由鏡子鑲成,這樣她出浴時,便可看到自己細白的身子。
「她並沒有希望到任何地方都有像坎尼華茲那樣的堡。她已經說過,坎尼華茲是絕無僅有的好地方。妳盡力吧!一定要把嘉利堡弄得乾乾淨淨的,這相當重要。每個地方的藺草都要換新,當然僕人的制服也一樣,這些如果都弄齊,就沒問題了。此外,還要叫妳的樂師吹奏她喜歡的音樂,音樂和舞蹈是愈多愈好,我敢說那是她最大的嗜好。」
女王向他們殷殷致謝,我則在一旁觀察她。她多奇怪!能夠使人覺得她平易親近,卻又無損於她的尊嚴。她具有自然的帝王威儀,能夠不紆尊降貴,就可以舉揚臣下。此時,我格外感到她的尊貴。我竟能成為她的情敵,這確是一大興奮事,而羅勃最冒大不韙來追求我,正是他情感深摯的表示。
「嗯!」我繼續說:「這是個好名字,也是王夫的名字……只要女王下決定結婚。」
她唇角一垂,顯得很傷心,這八成有問題。
羅勃將和她一道來,我終於有了同他交談的機會,而且還是在我自己的家。這個良機,我決心好好把握。
「有一次,女王出巡全國,列斯特伯爵陪著她。就在貝爾福堡那裡,我和外子也參加了,我不知是怎麼搞的。我一直是個忠實的妻子,可是我從未見過像羅勃那樣的男人。」
瑪麗夫人聲音很柔婉,她親切地招呼道:
「這女王知道,不過她認為妳能夠當個很老練的女主人,妳好像很窘?妳得先行離開,回嘉利堡準備女王的臨幸。」
「對!認識羅勃的人都知道。妳看,有人會知道,有人會知道的。約翰的家人非常憤怒。他們把約翰的死怪罪到羅勃身上,當然,也包括我在內。」
「不,他死以前,還發生了更糟的事。我把羅勃的信給丟了,我緊張得不得了。他曾命令我把信銷毀,但我捨不得毀掉。每次我展信來讀,就彷彿看到他一般。在那封信上,他說過只要我丈夫一死,他就會跟我結婚……妳知道……」
那些鄉巴佬對丹麥人一無所知,看他們穿著臨時湊成的戲服,以濃重的土腔演丹麥人的戲,真是令人發噱,女王芳心喜悅。她喜歡處身平頭百姓之中,讓他們覺得她雖貴為女王,對他們卻是既愛護又尊重。在旅途上,只要有任何百姓接近她,她就會停下來,講幾句仁慈寬慰的話。全國中,必定有不少人畢生都珍視這個際遇。由於女王並不輕視他們,不屑同他們交談,因此他們對她,必定是竭誠擁戴。
「是的!」她近乎懇求地看著我:「我怎麼能夠銷毀這樣的信呢?所以。我就把它保存起來了,每天,我都要讀它,睡覺時還把它藏到枕頭底下。在貝爾福堡,我與羅勃幽會過幾次,我們多半在一間空屋子裡,有時則到森林中。他說那相當危險,女王萬一知道,他就完了。然而他所以敢冒不韙,全是因為愛戀我的原故。」
他轉過身來,滿臉蕩漾笑意,我說:「我覺得女王在經過坎尼華茲堡以後,一定會覺得嘉利堡很寒酸。」
有一次,我以為能和他聊幾句話,卻發現他正和另一個女人聊得起勁。我認得那女人,在以前,我還曾對她發生興趣!她就是曾和羅勃鬧過緋聞的陶樂絲.雪非爾。我不由得想起那些蜚言流語來。
我走近湖旁,彷彿巧遇她一樣,對她打了個招呼。
「妳夢見自己是他的妻子……而他想擺脫妳,多奇怪!」
「如果她想嫁他,老早就嫁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