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婚姻的獎賞

作者:維琴尼亞.荷莉
婚姻的獎賞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章

第十章

「同意?」他的語氣變得危險無比。「這是我的房間——我的床——我的妻子。」
「不會有國會,愛德華。孟賽蒙並沒有統治英國。」
「他愛狗!王子妃殿下,你冷得直顫抖。你需要一件比較溫暖的毛皮斗篷,披上我的吧。」她取下斗篷,為王子妃披上。
「我想要進來。」
「字條?」愛德華急切地問,蕾莎立刻將字條交給他。
「噢,我沒有看到披著黑色斗篷的你,」蕾莎道。「我帶我的狗出來溜。」她抱起馬爾濟斯犬,還給對方。
利查震驚不已,但這解釋了許多事,像是他火爆的脾氣——它事實上是繼承自艾家。「你為什麼一直隱瞞著我?」
「那麼我們得提供娛樂,讓他們分心。我們會在倫敦塔召開宴會,不斷供應美酒佳餚。王室的用度帳戶裡還有些錢剩下,其餘的可以向商人賒帳。」
「你是個巨大的男人。」她凝視著水底。
蕾莎尖叫出聲。她知道會有疼痛,但它極為短暫,很快就被難以承受的充實所取代。一絲恐懼升起,擔心接下來會更糟糕。傑陽定住不動,讓她習慣他的尺寸,而她彷彿可以感受到他的心跳。他對她訴說愛的低語。「我的美人兒,我金色的寶藏,用你的雙腿圈住我。」
「蕾莎,你今天看到皇后嗎?還有伊蓮?你知道她們什麼時候離開的嗎?」王子爆出一連串的問題。
愛德華和傑陽騎回到溫莎堡時,已經過半夜了。兩人都喝多了酒,幸好在快馬趕回來的路上沒有出事。
蕾莎好笑地望了傑陽一眼,樂於看到他受挫,然而她幾乎無法將視線離開他雄偉的身軀。「她有隻小馬爾濟斯犬。她說皇后不喜歡狗,並問你是否喜歡。我向她保證你愛狗,王子。」
「女人都是婊子。」傑陽附和道。
愛德華大步走進房間。蕾莎匆忙拉過被單,遮掩自己。
「她說她的心裡和腦海裡都是我。」
「如果你以為孟賽蒙會推舉你為王,那你就是自欺欺人。他根本是狼子野心,只為自己打算!」
「你真令我驚訝,堂弟。你在戰場上毫無所懼,卻沒有膽子面對你的父親。」
愛德華激烈否認他有意自立為王,但現在他知道為什麼他父親先派理察回國,而後又緊急召來司法大臣了。亨利害怕自己會失去王位。愛德華改變話題。「我的人需要拿到威爾斯戰役的酬金。」
「又是另一根胡蘿蔔,」愛德華指控道。「就像我的母親——彷彿我是隻天殺的驢子!」
傑陽點點頭。「賽蒙知道如果爆發內戰,貴族將會分裂成兩邊。他想和你談這件事。」
「而且羞怯。你看到她燦爛的黑髮和肌膚嗎?她的唇令我聯想到玫瑰花瓣,她的肌膚有若蜂蜜。她是如此地甜美、純潔!」
她刷洗他的胸膛和肩膀,伸長了手,金髮不時拂過他的上半身,揶揄逗弄。她的手來到他的腋窩,性感地挑逗著禁忌地帶。她徹底地洗淨他,頓了頓,猶豫不決。沉默懸宕在兩人之間,傑陽期望她繼續洗他的下半身。
傑陽笑了。「膽敢?你知道我摸黑騎了幾哩路嗎?」
傑陽驚訝地聽著愛德華稱頌他的新娘的羞怯和純潔;過去這兩項特質從不曾吸引過他!
「喬可」嗅到了危險的氣息,即使蕾莎沒有。突然間,敲門聲大力響起。
傑陽坐進水裡,猜測蕾莎意欲為他洗澡。他的視線始終不曾離開她,當她跪在他身邊時,他的欲望升得更高了。她拿起海綿,在掌心玩弄,考慮該由何處著手。他的嘴唇乾澀和*圖*書,認為她的姿勢性感極了。
「孟賽蒙堅決要召開國會,而且貴族公推他為首領。國王在牛津條約上簽了名,而我也簽了。」
理察搖搖頭。「你根本是在學孟賽蒙說話!老天,你出身皇室,怎麼能夠和貴族沆瀣一氣?如果你繼續瞎鬧,你的父親已威脅要改立艾德蒙為繼承人。」
「我沒有學任何人說話,而是為我自己著想!英國是上天賦予我的、我應得的繼承權,無論是我的父親或艾德蒙都無法奪走它!我愛英國!雖然我的父親是國王,他的親信好友卻都是法國人。但我會是英國國王,我不希望等我登上王位時,英國是分裂的!」
「國庫已經空虛了,」理察聳了聳肩。「不過,我倒是可以為忠誠的皇室成員弄到錢。」
「你的需要呢,蕾莎,你不需要被取悅嗎?」
「至少陸軍大元帥站在我們這一方!」
「不,」蕾莎道,計劃已在心裡成形。「我會等著和傑陽爵士共進晚餐;請吩咐僕人送晚餐上來。」
傑陽看著他們上樓,啜著杯中酒,納悶他是否能偷偷溜走。但奇蹟般地,愛德華一會兒後就回來了。「今晚的狂歡慶祝棒極了,陽,但在溫莎堡還有更美麗的女士等著我們。」
她凝視著他的綠眸。「陽,」她低語,指尖輕觸他美麗的唇。「我正在屈服。」
愛德華點點頭。「等他們安頓在倫敦塔後,我會給錢。」
伊蓮
「如果濺濕就不好了。」她純真地道。
「鳥兒飛了!天殺的,皇室的寢居已空無一人!有時候我真想掐死我的母親;她實在是個令人生氣的婊子!」
「王室會付薪金給我的康瓦耳部隊嗎?」漢利問。
「別跑,壞狗狗!」一名女性的聲音喊道,蕾莎瞧見一團白球跑向她。
「至少數個小時,夫人。你必須獨自用晚餐。」
蕾莎由她的西班牙腔猜出了她的身分。「你一定是伊蓮王子妃,愛德華的新娘!我很榮幸認識你。我是陸蕾莎,最近才嫁給你丈夫的好友兼執事。」
愛德華決定在馬廄等傑陽,順便算算鮑弗雷總共帶了多少人前來——至少七十騎以上,遠比他預期的多。
雷利查帶著他的兒媳婦麗絲抵達倫敦,將她安置在西敏寺皇宮裡,隨即去見他的繼父艾理察。
「謝謝你,蕾莎。」他執起她的手,印下一個感激之吻。
他擁住她黃金般的柔軟,將她禁錮在他堅硬的身軀下。她分開雙腿,邀請他的男性進入。他的手捧起她的臀部,用他的粗大揉弄著她。當他聽見她呻|吟出聲時,他定在入口處,跟著長驅直入,衝破了處女膜。
「是的,但他早已知情了。諾弗克伯爵送信給他。」
「你要面對的比我容易多了,」愛德華抱怨道。「你的妻子會在床上等著你,我的卻被噴火的雌龍所包圍。」
「別妄想著不可能的事,傑陽。」蕾莎溫柔地微笑。「祝你一路平安,爵爺,今晚見。」
他們對周遭的一切不聞不見,世界只剩下兩人所處的芙蓉暖帳。他們沒有聽到格非送來食物時的敲門聲,唯一看到、聽到的只有彼此。原先的意志之戰已變得微不足道,他們明白到兩人都沒有輸,雙方都是贏家。他們擁著彼此沉入睡鄉。傑陽強壯的懷抱令蕾莎感覺好安全;她笑著偎入他的懷中。終於,她開始要信任他了。
他甩開毛巾,追隨著她,被她編織出來的性感魔咒催眠了。她站在火邊,m•hetubook•com.com火光勾勒出白絲睡縷下的曲線。他的視線像燭焰般吞噬著她,玫瑰香令他的鼻息翕動。她背對著火焰,逐寸拉高睡縷,裸|露出她的長腿。傑陽愛極了她修長的腿,渴望它們圈著他的背,讓他深入衝刺。他大步走向她,看著她高傲地抬起手阻止他。「如果你有任何的需要,陽,你必須開口詢問。」
「不,我們全都知道你是獅子,愛德華,」理察柔聲道,改變了話題。「我聽說漢利在威爾斯戰役中表現出色。我很驚訝他沒有和你一起前來。」
「噢,我不能!」
「喬可」回到蕾莎身邊,顯然對馬爾濟斯犬極有興趣。
「你是說你騎了幾個妓|女吧?」
他立刻明白了。這是意志之戰,危險的遊戲,但他樂在其中。他不情願地接過她手中的海綿,迅速洗淨自己。然而當他踏出浴缸時,她已經拿著毛巾,重新展開遊戲。她輕快地擦乾他的身軀,就像他自己會做的,而後她的手開始流連在某些親暱的部位。當她擦乾他後,她的手指故意探入他的股溝,令他無法克制地顫抖。她來到他面前,視線流連於他濕淋淋的胸膛,俯身以舌尖舔吮掉他男性乳|頭上的水珠。他立刻感覺到它們的硬挺,他的男性昂揚挺立,彷彿也渴望著被舔吮。融融熱焰竄流在他的血脈。她蹲下身子,但令他極失望的,她只是用毛巾擦乾他的腿。他低下頭,瞧見她正看著他大腿內側的銀色疤痕。
天,我必須在今天離開。如果我有選擇,我一定不願的。我的心裡飽受折磨;只看到他一眼是絕對不夠的。我已經等待如此地久,而我希望愛德華也有同樣的感覺。請代我轉告他,我的心裡、腦海裡都是他。
「就這麼辦。別忘了召妓,再也沒有比妓|女更能令男人分心的了!」
傑陽回來了,愛德華示意他到隱密處談話。「正如你所料,賽蒙已經知道康瓦耳公爵回英國。他認為這是聰明之舉,理察遠比亨利有說服力多了。」
蕾莎舔了舔唇。「如果你有所需要,傑陽,你必須開口要求。」
「我告訴過你我的母親是個婊子。她利用伊蓮為餌,想讓我屈服。」
她跪在他面前,脫去他的靴子。當她低下頭時,她的金髮拂過他裹在長褲內的下體,幾乎令他爆掉。他迅速脫下殘餘的衣物,鬆了口氣。他的脈搏加速,看著蕾莎緩緩褪下紫色天鵝絨外袍,只剩下白色睡縷。
「我真高興你也有隻小狗,蕾莎。皇后似乎不喜歡我的『貝比』,我希望愛德華喜歡狗。」
愛德華點點頭。「而且理察有的是錢!你告訴他鮑弗雷率領軍隊前來嗎?」
「你當然可以。改天你再還給我吧,我們回屋子去。」

傑陽咧開個笑容。「你的長劍夠犀利;我敢將所有的錢賭在你身上。」他看著愛德華登上階梯,打開自己的套房門。「喬可」喜悅地撲向他,直搖尾巴。
「啊,看來我是打斷了什麼。」愛德華幸災樂禍地道。他的好友今晚似乎同樣得孤枕而眠了!愛德華對他眨了眨眼。「沒關係,很快就天亮了!」
蕾莎注意到他的身上都是香水和酒味,顯然他是和傑陽一起狂歡作樂。王子也需要有個妻子來管束他了!
他聽出她話裡的刺。「空氣中似乎瀰漫著愛的氣息,而且它是具有感染力的。」他揶揄道,輕觸她的唇。
「因為我太過興奮終於見到愛德華王子了!」仰慕和愛意在她的棕眸裡和-圖-書流露無遺。
「我是雷家人。」利查指出。
「別打了,芬妮,莉莉!」愛德華大笑道。「我有個方法可以讓你們兩個都滿意!」他分開打架的兩人,一手挽著一名妓|女,帶著她們上樓去了。
王子抬起頭。「你見到了她,和她說過話?」
僕人在雕花浴盆裡注滿熱水。蕾莎向他們道謝,轉向她的丈夫,沙嗄地道:「你要不要加入我——在寬衣室裡?」
「告訴我那個女人不是。」傑陽譏誚地道。
傑陽低咒出聲,掀開被單,全|裸地走去開門。「你該死的想做什麼?」
當晚的宴會極盡放浪形骸之能事,佳餚、美酒和風騷的妓|女令士兵們樂得暈陶陶。傑陽跟著眾人一齊享用美酒,但儘管有多位妓|女試圖誘惑他,他卻對她們興趣全無,心裡想的只有在溫莎堡等著他的蕾莎。如果他沒有依言在今晚趕回去,她對他的信任將會蕩然無存。然而他的職責是效忠於王子——將近十點時,兩名身材豐|滿的金髮妓|女為了爭取愛德華王子的注意力,相罵大打出手。
漢利咧嘴而笑。「那你可以等到了西敏寺後,再向我父親討錢。」
她打濕海綿,起身來到他身後。他看不到她,只能感覺她。她開始擦洗他的背,回旋繞圈,忽輕忽重。他閉上眼睛,縱容自己享受那份歡愉,感覺到肌肉的緊繃逐漸逝去,他妻子的性感緊繃卻攀升更高。這是天堂,也是地獄!
蕾莎知道這句話是針對她。「而由你們身上的氣味聞起來,你們最近還和婊子打了不少交道!」
蕾莎一直沒有睡著,著實驚喜不已。她許久前就放棄希望了。聽著他在黑暗中寬衣,來到她身邊躺下,她對他的信心逐漸恢復。而後廉價的香水味和昂貴的酒味撲鼻而來,蕾莎的信任登時消散無遺。
「噢,牠真壞,故意跑給我追!我覺得我的新國家好冷,但牠似乎很喜愛這裡。」
她的話傷透傑陽的自尊。這就是他忠於自己妻子所得到的感謝?「我不需要付錢給我的女人!」
傑陽認出了愛德華惱怒的聲音。他打開門,點燃蠟燭。
理察開口就痛責他和孟賽蒙結盟,背叛王室。利查否認自己是叛徒,強調國王已簽下牛津條約,並有義務遵守。
傑陽聽見自己呻|吟出聲。
蕾莎堅定地推開心中的恐懼。她想要他的力量,而這是她唯一能夠得到它的方式。她的雙腿圈住他,牢牢地箝制住他。「占有我。」她放蕩地邀請。緩緩地,無法置信的喜悅愛潮淹沒了她。她的手指纏入他濃密的黑髮,她的身軀逐漸適應他的衝刺。她的指尖掐著他的肩膀,在他有力的身下扭動。她的脈跳急促,欲望回旋高昇,迎合他幾近野蠻的做|愛和激|情。
蕾莎指示格非放好行李。「我的丈夫還得忙多久?」
傑陽笑了。「你究竟帶芬妮和莉莉去哪裡了?」
「教宗已裁定牛津條約無效。此外,我們姓艾的應該要團結在一起!共同抗外才對!」
「父王會及時趕回來參加國會嗎?」愛德華問。
塔裡的火炬照亮了王子妃美麗的容顏。「你還在顫抖。」蕾莎道。
「請留下這張字條吧,愛德華。」
他在她體內喚起的熱情已太過細膩得無法承受,她低啜屈服,隨即爆炸在無邊的狂喜裡,呼喊出聲。她同時感到傑陽的爆發,白熱的種子灑在她體內。蕾莎的呼喊轉變成喜悅的尖叫,她的身軀擺蕩在一波波的狂喜痙攣裡。
「漢利率領我們的人到倫敦塔。我答應過去加入他,但我會再回來,進一步討論www.hetubook.com.com國會的事,並帶著你的兒子一起,理蔡。我們在這件事上的立場是一致的。」
真相大白。在親情的勸說下,雷利查允諾和孟賽蒙劃清界線,支持王室這一方。「但愛德華王子呢?他已和孟賽蒙結盟。」利查問。
「不用在意我了,我有的是全世界的耐心。」全|裸的傑陽倚著床柱道。
「她是不是你所見過最甜蜜的可人兒?」
黑色的性感激|情淹沒了他,他唯一能想的是深深衝刺進入她的灼熱潤濕,聽到她忘情的呼喊。他抱著她上床,懸宕在她身上。「蕾莎,」他的指尖拂過她。「我正在要求。」
這是她首次稱他陽,令他的欲望恍若瘋馬狂竄。他從不曾如此渴望她美麗的唇舔著他悸動的男性,埋入她灼熱的口中發洩自己,但出於驕傲!他無法開口要求。
「不,你是艾家人。事實上,你是我和莎蓓的兒子,不只是我的繼子。不然你想莎蓓為什麼要以我的名字為你取名?」理察充滿父愛地看著他。
「我一直期望著和王子妃再次見面聊天,但我在花園裡散步了一個小時,仍沒有看到她。她也沒有出現在大廳用午餐,當我回到房間後,我在門下找到一張字條。我跑到窗邊,正好瞧見皇家的船離去。那時大約是在午後兩點。」
「你別膽敢碰我!」她翻身喊道。
格非陪同傑陽上樓。「我會吩咐僕人準備洗澡水,爵爺。」他道,除去傑陽的甲冑。
「是的,她美麗絕倫。」
「噓,我想給她個驚喜。」
「該死,理察,牛津條約架構出一個合理的政府制度;它會讓英國變得更強盛繁榮!」
蕾莎決定趁天尚未黑,帶「喬可」到花園裡溜溜。她披上鑲毛皮的斗篷,步下台階,來到綠蔭成林的花園。她放下「喬可」,牠立刻鑽入樹叢裡。蕾莎追了過去。
「不必了,格非。今晚由我來服侍我丈夫的需要,一個小時後再送我們的晚餐上來。」她微笑著打發走格非,感覺到傑陽揣測的目光注視著她,也知道身上的紫色晨縷完美地烘托出她的金髮。但在他能開口前,熱水已經送到了。「你將僕人訓練得真好,爵爺。」
蕾莎再度來到浴盆邊,將海綿浸回水中,小手不經意地拂過他的男性。傑陽倒抽了口氣,很清楚這是她的遊戲,但他極樂意奉陪。

傑陽已無法再忍受。他抱起她,決心用吻爭取回主控權。蕾莎也非被動的一方,而是熱情地回應每個吻、每個碰觸,直至兩人均已深陷熱情中。突然她離開了他,走到床邊,攏高絲料睡縷,雙膝跪地。她以指尖沾著床邊几上的紅酒,抹在自己的乳峰上。他像閃電般撲向她,粗魯地將她拉向他,讓她的雙峰抵著他,他像巖石般堅硬的男性抵著她的小腹,灼熱需索的吻占有了她。兩人的舌頭開始灼熱、激烈的纏鬥,引發燎原的野火。
在傑陽和漢利的陪同下,愛德華率領手下前往二十哩外的倫敦。儘管王子一整夜都沒有合眼,他依舊精力充沛。漫長的夜裡,他躺在床上,想著他美麗的新娘就近在咫尺,卻無法觸摸,令他挫折不已。他數度想要強行索求自己的權利,但想到和他的母親會有的爭執令他卻步了。他並不怕他的母親,也知道他的意志力終會戰勝,但皇后的報復心也會極驚人。如果他暫時忍耐,或許他終究能達成目的,避免讓夾在中間的伊蓮為難。
「下地獄去吧!」愛德華道。「我們想要談論伊蓮。告訴我更多關於她的事。」
「當然是去漢利和*圖*書的房間了!」愛德華笑道。
「那可以等;我們有更急切的問題要處理。我們沒有錢付給部隊,理察意圖賄賂我,但我沒有咬上餌。」
黎明時,傑陽起床著衣。一失去了他身軀的暖意,蕾莎立刻醒來。他迅速來到床邊,柔聲道:「回去睡吧,吾愛。我必須陪同愛德華到西敏寺皇宮。我會趕在今晚回來,」他承諾道,拂開她額畔的亂髮。「或許你今天可以見到伊蓮王子妃。」
蕾莎回到自己的房間,打發走蘭恩。她點燃玫瑰香的蠟燭,放在床邊,吩咐僕人送來熱水,沐浴淨身後,換上一件白色的絲料晨縷,並要僕人也為傑陽準備熱水。她決定採取主動。她會在今晚成為女人,不再由傑陽掌控一切。她唯一的性知識來自於傑陽,但她學得很快。他曾藉由取悅她的身軀誘惑她,然而今晚他們的角色將會掉換,改由她對他如法泡製。
「我們已經見過面了。她甜美可人,瘋狂地愛著她的丈夫。上帝助她!」
「噢,你必須要付出國王的贖金,才能讓我同意你進我的房間,更別說上我的床!」
一如協議的,愛德華前往西敏寺皇宮,漢利帶領部隊到倫敦塔,傑陽則騎去德罕屋和孟賽蒙會面,稍後再回到西敏寺和王子會合,一起前去倫敦塔。
傑陽好奇地望著她,欲望已被喚起。他坐在浴盆邊緣,倒抽了口氣,看著她走近,為他脫下金絲甲。當她的手觸及他的裸膚時,他立刻被喚起了。她好玩的手指梭巡著覆蓋他胸膛的毛髮,掌心覆住他的壘壘塊肌,他的堅挺更粗、更硬了。
愛德華朝漢利眨了眨眼。「你的父親綽號邁德斯。他富可敵國,國王卻債台高築。」
蕾莎跪在他面前良久。終於她站了起來,邪惡地微笑,將毛巾掛在他挺立的男性上,性感地走向他們的臥室。她甩動一頭金髮,回眸道:「過來爐火前溫暖自己,你才可以繼續裸著身軀。」這樣的話出自處|子的口中分外性感。
她沙嗄地輕笑,伴隨著金髮輕甩。「我可以取悅我自己——如果那是你所想的。你想要看嗎?」她撩高絲料晨縷,意欲將指尖探入幽穴周遭的毛髮。
「等著瞧,愛德華遲早也會重返皇家的陣營,」理察信心滿滿地道。「他一心以為孟賽蒙會將他拱上王位,但遲早他會發現孟賽蒙的野心太大,而且他們兩個人無法同時統治英國。我已經派人盯著王子,當他重返倫敦時,他將會發現城門對他關閉,他的手下全被困在倫敦塔內。除非他重返皇家陣營,他甚至無法指揮得動自己的手下!」
她迅速抬起視線,紫眸愛撫著他的堅挺,舔了舔唇。「如果你有任何需要,陽,你必須開口要求。」
「昨晚我們在花園溜狗時見過面;我還將自己的斗篷借給王子妃禦寒。」
蕾莎為她的新朋友感到憂慮。她想要勸她守住自己的心!但又不願破壞她的快樂。「晚安,王子妃,相信明晚我們將會被正式地介紹。」
「我們的人正等著拿到錢。」漢利道。
「你是個傻瓜,愛德華。亨利已要求教宗宣佈牛津條約無效。」
「當時莎蓓是卡洛特伯爵夫人,我不能揭穿真相,為她和你帶來羞辱。前伯爵去世後,我就娶了她——」理察緬懷起往事。
愛德華和他的叔叔見面,叔侄倆擁抱了彼此。儘管已年過五十,艾理察依舊精神矍爍,器宇非凡。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