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婚姻的獎賞

作者:維琴尼亞.荷莉
婚姻的獎賞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我不希望蕾莎知道我們已和孟賽蒙決裂。」
「老天,是你,蕾莎!我還以為是你丈夫的侍從!你的長腿令你看起來和格非一樣高,而且我沒有料到你會穿著男裝。」
蕾莎衷心感謝這名守衛,並慶幸自己不會被拘禁在倫敦塔。她一點也不喜歡這裡。
「時機未到。如果她知道你和孟賽蒙反目成仇,她絕對不會幫助你。賽蒙和伊蓮就像是她的雙親。」
「我不會有事的。我是黎夫人,他們必須放我走。我會帶你的狗『貝比』一起到溫莎堡。不要害怕,把這想成是個刺|激的遊戲!」
傑陽屏住氣息。皇后是否說出王子已和孟家決裂了?
蕾莎恍然大悟;希望在她的眼裡燃起。
她們回到王子的寢宮。不久後,傑陽便拉著蕾莎告退,好讓王子和王子妃獨處。
蕾莎的心臟狂跳。「皇后,伊蓮王子妃安全得很。孟家人與此無關。愛德華王子帶他的妻子到了溫莎堡,而我必須坦承是藉由我的幫助。」
「你姓陸?」皇后問。她一直就忌恨陸家在英國擁有大片土地,而後她的眉頭懷疑地揚起。「不會是和孟依蓮那個婊子同住在肯尼衛斯的陸家女孩吧?」
理察介入了。「我想可以讓他帶領他的人,蓮娜。既然他已經和賽蒙決裂了,他需要他們來保護他的安全。」
「我不認為你的父親會原諒你的背叛,除非你下跪懇求他的原諒!」
「是的,我打算將我的妻子伊蓮帶回溫莎堡,她應該屬於的地方,而且我希望你能夠當她的朋友。」
「那是絕不會發生的,」愛德華堅定地道。「他需要的是我握劍的手臂,不是我的膝蓋。我會率領我的部下和伊蓮回到溫莎堡。」
蕾莎聽見愛德華的聲音,轉過頭來。
「我們先去西敏寺找理察。他下令將https://m•hetubook.com•com我關閉在城門外,我會要他下令讓我進去。」
「是的,我真的很感謝你,蕾莎。如果不是你,我絕沒有那個勇氣。噢,你帶來了我的狗!」伊蓮自傑陽手上接過愛犬,在牠額上印下個吻。
這是蕾莎生平第一次被打,而她又怕又怒。皇后已表明了她們是敵人;她甚至下令囚禁她!
「她遲早會發現的,朋友。你終究得告訴她。」
在樓下傑陽的房間裡,蕾莎告訴丈夫她今天的遭遇,並提出心中的疑問。「面對皇后真是可怕極了。她厲聲質問我是誰,我回答是陸蕾莎後,她憤怒不已,罵道:『不會是和孟依蓮那個婊子住在肯尼衛斯的陸家女孩吧?』她為什麼痛恨依蓮夫人?」
「皇后摑了我一巴掌!」
「是的,歐文告訴我皇室的船停在倫敦碼頭,明顯地她們住在倫敦塔。那裡的守衛固若金湯,但我的母親並沒有將我的決心考慮在內。」突然,他饒富深意地看著蕾莎。「噢,我有個好主意。先別脫下這身衣服,我去找你的丈夫。」
「我是陸蕾莎——現在是黎夫人了,皇后娘娘。」她行了個完美的禮。
愛德華在心裡祈禱蕾莎已經成功救出了伊蓮。他真想看到他的母親發現他由她的眼皮下帶走新娘後,氣壞了的表情!
蕾莎抱著自己的狗,牠也立刻高興地舔著她。「我見到了皇后,但我真希望不要,傑陽。她說了許多可怕的話,而我有滿腹的疑問。」
傑陽帶路來到愛德華的寢宮,王子和伊蓮顯然剛用完晚膳。愛德華起身,趨前握住蕾莎的手,送至唇邊親吻。「我衷心感謝你,黎夫人。你是如此地勇敢,如果沒有你,伊蓮絕無法重回我的身邊。」
一個小時後,伊蓮的侍女前來https://www.hetubook.com.com敲門。她裝睡打發走她們,但敲門聲在一個小時後再度響起。拖延的戰術已經無效,蕾莎只得前去開門。伊蓮的侍女發現王子妃不見了,由另一名女士取代時嚇壞了,連忙趕去通報皇后。
事實上蕾莎的話也是在安慰自己。她和伊蓮互換了衣服,帶著她穿過走廊,來到傑陽和王子的侍從等待處。他們將王子妃包圍在中間,簇擁著她離開。傑陽對她綻開個鼓勵的笑容。
「他擔任皇家執事後,指派我為塔裡的守衛。每個人都喜愛黎爵士。我會遵照皇后的命令——我相信等你回到你丈夫身邊後,你就無法亂跑了。」
「她離開了嗎?」蕾莎低聲問,而格非也點頭回應。
他們來到了一樓,格非就站在拱門下等著他們。感激的淚水湧上蕾莎的眼眶。「噢,格非,謝謝你。」
「謝天謝地你安然無恙!我不應該答應王子的!」他接過「貝比」,扶她登上階梯。「做得好,格非。」
「那才是真正的勇敢——敢於面對恐懼。」愛德華道。
她緊抱著「貝比」。「是的。」
幸好她們的身材相似,只不過蕾莎較高,裙襬處必須略作修改。兩人獨處時,伊蓮傾吐出對王子的愛意,蕾莎為她新交的朋友感到高興,但也有著擔憂。愛德華王子是否能夠回報伊蓮的癡情?
這絕對是他首度和女人同房,沒有立刻占有她,更別說那個女人還是他的妻子!
傑陽知道他終究得告訴她真相,但不是今晚,他自私地決定,輕撫著她的背。「別再談論戰爭了,上床吧,蕾莎。我們有更愉快的事要做!」
他們一行人順利抵達倫敦塔。愛德華和理察去見皇后,傑陽和其他人在外面等。蕾莎早就被告知塔內的構造,她伺機離開,尋到hetubook.com.com伊蓮王子妃的寢房。
「黎爵士在不久前和王子離開,帶走了蓋斯塔尼部隊。我去看看是否有人留下,可以護送你回溫莎堡。」
傑陽拉著愛德華到隔壁房間密商。「我們要怎樣通過城門,到達倫敦塔?」
「我很抱歉皇后這樣惡毒地攻擊你,蕾莎。她是個法國老巫婆,毫無常識可言!」
蕾莎回到王子妃的房間,鎖上門裝睡。她一點也不喜歡倫敦塔壓迫的氣氛,有些擔心事發後,皇后會怎樣對付她。她摟緊「貝比」,強迫自己放鬆下來。
愛德華向傑陽解釋他的計劃。一開始,傑陽明白地拒絕拿他的妻子冒險,認定愛德華的計劃太過可笑。但在親眼看到蕾莎確實容易被誤認為格非後,他遲疑了。愛德華告訴蕾莎他大膽的計劃,而她也躍躍欲試。
皇后立即帶著她的侍女趕到。她厲瞪著蕾莎。「你是誰?伊蓮王子妃呢?」
「為你效勞是我的榮幸,夫人,」他除下斗篷,為她披上。「河上面會很冷。」
傑陽深吸了口氣。「當年亨利國王迎娶何蓮娜時,她的家族已分文不名。據說新皇后在皇宮裡看到穿著華服、佩戴珠寶的依蓮公主時嫉恨不已。依蓮公主一向被她的兄長給寵壞了,儼然是皇宮裡的女主人,獨攬大權。很自然地,她們姑嫂會不合。」
「那不只是不合;皇后痛恨依蓮夫人。當她發現伊蓮不見時,她指責孟家人綁架了她。我立刻解釋是愛德華王子帶走了她,並坦承我從中幫忙。」
皇后抬高下顎。「等亨利到達後,他會決定你是否能夠領回你的部下。」
「哈,她同樣不喜歡你,爵爺。她說你放蕩花心,你的名譽爛透了,沒有女人和你在一起是安全的。她認為你對她的兒子有不好的影響,現在又娶了個賤貨當妻子。和圖書
「現在不行,吾愛。王子妃很擔心你,而且她會很高興你帶來了她的狗。」
「呸,那並不是真正困擾我的,而是她可怕的威脅!她說戰爭即將爆發,而他們會摧毀孟家人,連同我在內!」
伊蓮很早就喜歡蕾莎了,蕾莎也同樣喜歡這位溫柔可人的王子妃。蕾莎明白到王子妃匆忙離開倫敦塔,身無衣物,慷慨地提議出借自己的衣服。伊蓮跟著蕾莎到她的套房。
「原諒我,王子,但這是契爾生前的衣服。傑陽不在,有什麼我可以為你效勞的嗎?」
「貝比」吠叫出聲,齜牙咧齒。
「這隻兇惡的狗應該被處死!我的兒媳婦呢?她被天殺的孟家人綁架了嗎?立刻召警衛過來!」
「那就這樣吧!但我會將你的新娘留在身邊,以確保你不會再搗亂,」蓮娜得意地笑了。「這個餌確實有效。」
最後蕾莎還是換上了格非的衣服。他們一行人抵達西敏寺皇宮,傑陽帶著蕾莎和歐文在馬廄等,愛德華則去找他的叔叔。
守衛護送蕾莎下樓,途中他突然停住。「你是黎傑陽爵士的夫人吧?」
他去了將近一個小時。理察稱讚愛德華和孟賽蒙決裂,重返皇家陣營的決定,很樂意出借自己的船隻,載愛德華到倫敦塔見他的母親和新娘。
在皇后的寢宮裡,愛德華竭力裝出懺悔的模樣,但他母親高傲的態度卻令他氣得牙癢癢的,幾度要發作。
伊蓮見到男裝打扮的她驚訝極了。聽見蕾莎要她換上男裝,打扮成傑陽的侍從離開,伊蓮驚駭不已。最後是對愛德華的愛令她鼓起勇氣,同意照做。
事實證明蕾莎的憂慮是不必要的。愛德華早就對他的小妻子一見鍾情,而她的嬌美柔弱更是激起了他的保護欲。出乎意料的,在他好不容易得回自己的妻子後,他並不急於行使丈夫的權利。考和_圖_書慮到伊蓮的羞怯和她今天的遭遇,他決定不要操之過急。當晚他只是吻了她,將她擁在懷中,品味著那份美好。伊蓮信任地偎在她所愛的男子懷中,累得睡著了。愛德華抱她上床,為她蓋好被子。
他讓她的頭枕在他的肩窩,眼神一黯。「是的,恐怕那是不可避免的,蕾莎。」
傑陽將她擁入懷中,試圖安撫她。蕾莎仰首看著他。「真的會有戰爭嗎?」
蕾莎很晚才睡著。當她醒來後,傑陽已不在身邊。她決定乘機騎馬探索溫莎堡周遭的樹林。她打開衣櫃,瞧見先前由提爾赫斯帶回來的、契爾的騎馬裝。她心念一動,換上她哥哥的衣服;它騎起馬來會輕便許多。
「不,我一點也不勇敢;我嚇壞了。」
「但我們會獲勝的,不是嗎?愛德華王子和我的表哥雷利查都站在孟伯爵這一方,我們不可能輸的!」
「但你代替我留下來,被發現後不會有事嗎?」伊蓮問。
皇后出手重摑了蕾莎一巴掌。「你說你姓黎?你嫁給愛德華任用的那名放蕩花心的執事?他的名譽爛透了;沒有女人和他在一起是安全的。黎傑陽一直對我的兒子有不好的影響,現在又有個陸家的賤人|妻子和他蛇鼠一窩!我警告你,夫人,戰爭即將爆發,而你將會跟著姓孟的一起被毀滅!」她轉向趕來倫敦塔的守衛。「帶走她,還有那隻天殺的狗!確定她無法亂跑!」
「我們早就是朋友了,王子。你知道皇后帶你的妻子到哪裡去了?」
「格非,該死的傑陽哪裡去了?」
「噢,我絕對不會告訴她。我們一向為彼此守密。」愛德華承諾道。
他們抵達溫莎堡。傑陽站在碼頭邊等著她,「喬可」跟在腳邊。蕾莎一踏上岸,他立刻抱住她。
「那個婊子打你?」他憤怒地道。「你應該告訴她你姓黎,而不是姓陸!」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