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婚姻的獎賞

作者:維琴尼亞.荷莉
婚姻的獎賞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這項認知對她有若晴天霹靂。她一直否認愛他,因為她害怕承認。但現在她知道再怎樣否認也無法阻止得了愛情。它已在不知不覺中滲入她體內,填滿她的心和靈魂,直至她整個人都充盈著對傑陽和他的孩子的愛。恐懼揪緊她的心。愛一個人就意味著失去他!
突然,一聲淒厲的尖叫劃破了岑寂。傑陽拔出長劍,快步跑了起來大廳裡空無一人。傑陽奔上階梯,立刻看見他的妻子。「聖母瑪麗亞,蕾莎!」他放下長劍,丟開頭盔,將她擁入懷中,抱離冰冷的石階。她張開眼睛,痛苦地呻|吟出聲。他驀地明白她就要分娩了。「噓,吾愛——我在這裡,我在這裡。」
他們的孩子躺在兩人中間。今晚,傑陽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運的人了。
傑陽的嘴唇乾澀。他瞧見了孩子的臀部,知道情況不妙。直覺促使他迅速做出決定。他用雙手溫柔地按壓著她的腹部,試著轉正胎位。
蕾莎和安柏克蹲在車伕旁邊,檢查他的傷勢。車伕痛得迭聲哀嚎。
她對他展開個笑容。「謝謝你趕來了,傑陽。我需要你的力量。」她低語。
不!蕾莎在心裡立誓。這次不會,就算拚到最後一口氣,我也要救這個孩子!她想起了臥室裡的羽毛墊,勉強又爬上兩道石階,旋即被襲來的陣痛擊倒。陣痛過去後,她設法爬上幾階,來到較寬闊的樓梯轉彎處,但下一波劇痛又令她躺平下來。
傑陽決定該是將雷基特爭取到他們這一邊的時候了。身為全英國位階最高的貴族,基特擁有的兵力比任何貴族都強大,而傑陽也知道他的驕傲因為孟賽蒙不重用他被刺傷了。傑陽在卡洛特待了一個星期,說盡好話,試圖說服雷基特改變忠誠的對象。「你應該不會乖乖聽孟賽蒙的指示,將卡洛特城雙手奉上吧?」
他搖搖頭。「你遠比我堅強多了,」傑陽脫下他的斗篷,為她覆上,跟著寬衣在她身邊躺下。他以指輕觸著嬰兒的黑髮。「謝謝你給我一個兒子,蕾莎。我親吻你的心。」
「傑陽不在,麗絲夫人,但歡迎你在泰克伯利停留過夜。」
「我必須留下來,確定該搬的東西都搬走了。你先過去hetubook.com.com,打點好房間,我一會兒就和安先生過去提爾赫斯。」
他的唇拂過了她的額間。「親愛的,我許久前就知道了。」
傑陽去倫敦出席了孟賽蒙召開的國會,證實了原先的猜測。出席國會的大多是平民,神職人員約有上百之眾,但貴族只有二十餘人出席,展現對孟賽蒙的支持。亨利國王像傀儡般坐在首席,神色憔悴,有若空殼子。
白天時蕾莎是忙碌的,但夜裡當她和蘭恩一起繡著嬰兒服時,她卻不時想到她的丈夫。她深深想念他,渴望著他的歸來。她極後悔在他去倫敦前,對他太過冷淡,並不得不敬佩他對愛德華王子的忠誠。她以手撫著小腹,明白到她對傑陽的憤怒是因為恐懼戰爭。儘管她愛著賽蒙和依蓮,內心深處,她知道她的忠誠應該是對她的丈夫,她的孩子的父親。而且她無法否認愛德華是王位的合法繼承人,並且會成為極出色的國王。
傑陽騎進泰克伯利的馬廄,掀開頭盔,環顧著周遭,驚訝地發現它空蕩蕩的。瞧見遲遲沒有小廝出來迎接,傑陽心裡的憂慮漸增。泰克伯利遭到攻擊,被洗劫一空了嗎?堡裡籠罩著詭異的岑寂。事情不對勁!
傑陽回到泰克伯利,但他只待了一天,就前往倫敦出席國會。蕾莎依舊對他態度冷淡,雖然他頗為遺憾,但他已沒有時間讓她軟化。幸好蕾莎似乎已不再對懷孕一事心懷恐懼,傑陽承諾一定會趕在孩子出世前回來。
蕾莎夢遊般地看雷麗絲的車隊離去。她感覺到安柏克扶住她的手肘,想著自己就要昏倒了,但強烈的怒火在最後一刻促使她振作起來。
蕾莎深愛這個孩子。她的手充滿保護欲地護著小腹,擔心孩子的安危遠勝過自己的。諷刺的是,她拯救了她丈夫的畢生珍藏,卻可能因此失去了對他最珍貴的孩子!她知道她會早產是因為忙著搬運走泰克伯利的家具,她自問為什麼要這麼做。答案非常簡單:傑陽對她太珍貴了!
傑陽離開後,蕾莎不時往返泰克伯利和提爾赫斯兩座城堡之間,而安先生總是hetubook.com.com陪伴著她,為她解答疑惑。提爾赫斯在安柏克的管理下一片欣欣向榮,畜牧業繁盛,佃農的生活也明顯地改善了。蕾莎想著傑陽提議結合兩處產業是對的。事實上,他幾乎總是對的——包括他們兩人的結合在內。然而,她卻無法贊同他和邊區領主密謀。孟賽蒙戰勝了,統治著英國。為什麼他就是無法接受事實,和平地過日子?為什麼傑陽一定要反抗她的監護人?蕾莎的忠誠陷入了兩難的困境。
傑陽厲聲咒罵。「皇后根本沒有權力充公我的產業,現在統治英國的是孟賽蒙!」
「我絕對不會!孟賽蒙不過是列徹斯特伯爵,位階比卡洛特低多了。如果他敢指派新執事進駐我的城堡,我絕對會吊死他!」
「那麼我們要再搬回來嗎,爵爺?」
「既然傑陽不在,我就不久留了。卡洛特離這裡不遠,我渴望回到我舒適的家。」
蕾莎看著他們離開,對自己害車伕受傷極為過意不去。突然一陣強烈的暈眩襲來,蕾莎勉力走到石階前,坐下來休息。尖銳的痛楚戮刺著她的背,傳達到前方,令她的小腹肌肉劇烈地痙攣。蕾莎知道她的陣痛開始了。不,現在太早了!她在心裡吶喊,環顧著空蕩蕩的城堡,無邊的驚慌攫住了她。
「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安先生?」傑陽問出心中的疑惑。
傑陽急著回到泰克伯利堡,快馬加鞭趕在前頭,將格非和他的騎士遠遠甩在後面。他們負責搬運刻著獅子圖案的木搖籃,因此走不快。
皇后也對麗絲的丈夫、卡洛特伯爵雷基特支持叛徒孟賽蒙一事極為不滿,並慫恿麗絲回到卡洛特,將雷基特誘回王室陣營。雷麗絲想著既然她已經是卡洛特伯爵夫人,她理應待在她有權有勢的丈夫身邊。她相信自己可以輕易將稚嫩的雷基特玩弄於股掌間!麗絲召來她的侍女,離開了倫敦。
疼痛消失後,她試著平靜下來。這裡距離提爾赫斯只有兩哩路——我可以走過去。她站起來,走向城堡的鐵門。然後椎心刺骨的疼痛再次襲來,令她甚至無法站立,更別說走到提爾赫斯了。她攀著橡木門,支撐自己,在疼痛略微減輕後www•hetubook.com•com,緩緩走回階梯。
「快一點!你送他過去,照料好他的傷後,再趕回來接我。」
「安先生,我要泰克伯利的每樣東西、和每個人立刻遷移到提爾赫斯。現在就開始!」蕾莎轉身走進堡裡,開始發號施令。
麗絲假裝同情道:「噢,那就糟了!我實在不願意在你挺著大肚子時帶來壞消息,但皇后已決定將泰克伯利堡充公,並將皇家執事的所有財產沒入國庫。」
他的騎士幾乎和安先生、蘭恩同時抵達。蘭恩首先尋到樓上,看見傑陽跪在他妻子身邊,手裡抱著孩子。蘭恩用布條綁好嬰兒的臍帶,讓傑陽割斷後,溫柔地將孩子放在蕾莎的胸前,隨即奔下樓去取清水,為母子倆清洗。傑陽則下樓去找安先生。
突然間,他的孩子滑落到他的大掌裡,臍帶繞著嬰兒的頸子。他用顫抖的手解開臍帶,害怕這是個死胎。鎮靜下來!嬰兒開始呼吸時,傑陽釋然得大笑。他拿出刀子,想要割斷臍帶,但是手顫抖得太厲害,遲遲無法下刀。
整個夏天,傑陽極少待在泰克伯利。他得知孟賽蒙已經回到倫敦出席國會,並將愛德華王子遷移到赫瑞福堡,交由他的長子亨利看管。傑陽對此欣喜不已。
「我愛你,黎傑陽。」
蘭恩在臥室門口遇到他們。「我們需要床、被單和食物——」
時間似乎靜止了。彷彿數個小時過去,但始終沒有人找尋她。她曾幫助過許多婦女生產,並有理由懷疑自己難產,嬰兒的胎位不正。她用手壓著突起的小腹,試著將嬰兒的頭轉到正確的方向。她想起曾經目睹過的難產悲劇,還有「迅風」的死胎,但隨即驅走那幅景象,堅決不讓死神帶走她和孩子。她開始虔誠地祈求上帝,直至另一波劇痛令她陷入昏迷。
雷麗絲又妒又恨地看著蕾莎突出的小腹。「我正在前往卡洛特的路上,順便傳遞皇后要給親愛的傑陽的訊息。」
他的手下齊聲歡呼,熱切地將搖籃抬上樓,其他人則忙著在堡裡到處點燃火炬。
「他摔斷了腿!這都是我的錯!」蕾莎自責地道。
蕾莎想要扯光這名女人的頭髮,但她只能呆立在原處,甚至無法開口說話。
和-圖-書伕爬到行李堆上,綁好浴盆。突然,悲劇發生了。他一個立足不穩,由車頂重重摔落到石地上。
蕾莎的尖叫聲更淒厲了。傑陽心痛不已,但他不敢停手。奇蹟般地,他終於轉正了胎位,看到嬰兒的頭部。「用力推,吾愛,推!」他喊道。蕾莎照做了,但過程似乎無比地緩慢。在漫長的生產過程中,傑陽不斷和她談話,鼓勵、讚美、哄誘她;在她想要放棄時,喊道:「展現出你的怒氣,蕾莎!」
傑陽抬起手。「今夜除了彼此之外,我們什麼都不需要。」他跨過門檻,堅定地關上門。瞧見蕾莎將他的兒子抱在胸前,他的喉間哽咽。
雷麗絲再也受不了和皇后同住。在伊蓮王子妃抵達之前,麗絲不斷在皇后耳邊說著傑陽的壞話,而皇后也都全盤接受。皇后早就討厭王子的執事,認定是他帶壞了自己的兒子,並把新寺的珠寶竊案全怪在傑陽頭上。麗絲暗示傑陽一直挪用王室公款,納入私囊。皇后立刻表示要派人查帳,將黎傑陽的泰克伯利堡充公。
安先生的效率卓著。他迅速指揮僕人搬走家具,捲起昂貴的波斯地毯,拆掉精緻的幃幔,小心地包裡好傑陽由世界各地搜集到的奇珍異品,一車車載到提爾赫斯。整整兩天之久,馬車不斷來往泰克伯利和提爾赫斯之間,直至泰克伯利幾乎被搬空了。
她咬緊唇,阻止淚水滑落,想著蘭恩和城堡裡那些擅長接生的婦人,還有她收集來減輕陣痛的月桂果實。淚水流下了面頰,她不耐地拭去。我不需要月桂樹的果實!但另一波陣痛令她全身僵硬,她痛呼出聲。「噢,上帝,我需要它!我需要幫助!」
「我忘了維京浴盆!馬車上還有空間載走它嗎?」
她抓著他的手,指甲深陷入他的肌膚。他清楚地了解她所受的苦,然後她的手鬆了開,昏迷過去。「花|蕾兒,不要離開我!」他銳聲命令,迫使她睜開眼睛,但隨即又閉上了。
傑陽猜測基特遲遲不點頭是因為傳聞他和雷麗絲有染,但當他提起這個話題時,他只揮揮手道:「我們別談那個女人了!」顯然他一點也不在意雷麗絲。
傑陽氣憤僕人竟然拋下蕾莎一個人,但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他www•hetubook.com.com抱著她回房間,驚訝地發現連床都被搬走了。他溫柔地將她放在羽毛墊上,強壓下心中的驚慌,鎮靜地對她道:「我會幫助你的——我們可以一起做到。」
八月的清晨來了一位不速之客。雷麗絲帶著侍女和載滿行李的馬車,來到了泰克伯利。儘管打心裡憎惡這名女人,基於禮貌,蕾莎仍需表示歡迎,並吩咐小廝照顧車馬。「日安,麗絲夫人。」
離開卡洛特之前,傑陽暗示基特愛德華即位後,仍會遵守牛津條約。雷基特終於動搖了,承諾一旦王子成功逃脫了,他會願意和愛德華秘密會面。
但當他聽到孟賽蒙將依依許配給林威爾時,他卻勃然大怒。傑陽想起去年在肯尼衛斯時,曾看到基特以熾熱的目光注視著依依。他猜想基特自以為愛上孟依依了。
「人和常用的家具可以搬回來,但或許蕾莎決定移走泰克伯利堡的珍藏是對的。孟伯爵已下令將所有的王室城堡據為己有。」
蕾莎環顧著空蕩蕩的主臥室。精緻的雕花大床和鑲著西班牙皮革的烏木幾都搬走了,唯一留下的是舖在地板上的羽毛墊。
愛德華的蓋斯塔尼軍隊在里威戰敗後,就分散逃回了法國,但現在他們再度回來了。漢利的康瓦耳軍也再度聚集起來,和威爾斯邊區領主的軍隊一起在洛德威堡待命。
蕾莎登上階梯,察覺到背部隱隱作痛。她一直太過忙碌得無暇注意到疼痛,提醒自己晚上要泡個熱水澡,紆解疼痛。然後她想起維京浴盆,匆匆下樓到了中庭。安先生正在和車伕綁著最後一車行李。
院子裡,蘭恩抱著「喬可」上了馬車。「我希望你能和我們同車離開,小姐。」蘭恩不贊成地道。
「他的骨頭需要接合,我必須親自駕車,盡快送他到提爾赫斯。」安先生道,抱著受傷的車伕上車。
嬰兒的哭聲由樓上傳來,兩個男人一起抬頭。傑陽展開個大大的笑容。「我有兒子了!格非,你最好立刻將搖籃搬上去。」
「沒問題,我們可以將它綁在行李的最上面。」
「卡洛特伯爵夫人前幾天經過,說皇后已決定將泰克伯利堡充公,將你的財產沒入國庫。蕾莎夫人立刻指示我們將泰克伯利所有有價值的東西搬到提爾赫斯。」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