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婚姻的獎賞

作者:維琴尼亞.荷莉
婚姻的獎賞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終曲

終曲

然而他們還有許多要討論的,話題很快轉移到政治上。他們必須決定召開國會的日期,以及對反叛王室的成員的處罰——那包括在伊凡夏之役中被俘的貴族,以及在內戰中支持孟賽蒙的倫敦富商。
「明天我們可以一起度過。你一定得見見伊蓮王子妃;她就像你一樣溫柔、甜美,依依。」
蕾莎知道他是在揶揄她,但她毫不懷疑他確實擁有過多位貴族女士,而且她不能怪她們。傑陽有著令人無法抗拒的魅力;他黝黑危險的容貌和陽剛有力的戰士身軀都令女士迷戀得無法自拔。令她驚訝的是,她並不在乎他先前有過的女人。他對她的愛給予她絕對的自信,而她的自信就像磁石般吸引了他。
在莊嚴肅穆的溫莎教堂裡,神父朗聲道:「以此聖水洗去所有的罪孽;承受神的恩典,讓他永遠是吾主最忠誠的孩子,阿門。」
一個小時後,蕾莎看到她的摯友孟依依,喜悅不已。依依安靜地抵達大廳,擁抱了蕾莎。蕾莎極為同情她新近喪父的好友。「依依,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我以為你在法國。」
伊蓮的眼裡閃動著喜悅的光輝,愛戀地注視著她丈夫的金髮。「我很高興回到了溫莎堡,和愛德華在一起。皇后實在不是個好相處的女士。」
她自睫毛下挑逗地瞄著他。「你憑什麼認為這是我的首度?」
「那是秘密,親愛的。就說他下了個我無法拒絕的戰書!」
「你曾經愛過他,蕾莎。」
「泰克伯利?」
蕾莎飄過了他身邊。「你的追求還沒有結束!」她挑逗地舔唇,滿懷著邪惡的期盼。
「她很堅強,蕾莎。她要求愛德華承諾歸還我的哥哥的產業,以及由她的孀居產業每年收取五百鎊的年金,愛德華也答應了。她的精神並沒有被打倒,但恐怕她的心已經碎了,再也無法修補。」
「你真是個惡魔,黎傑陽!」蕾莎獻上她的唇,知道她最愛的正是這樣的他——一生一世!
次日,盛大的晚宴在溫莎堡內舉行。它有雙重的目標:確認愛德華王子為英國領導者的地位,以及將美麗的伊蓮王子妃介紹給宮廷裡的人。亨利國王和蓮娜皇后已被說服退休到距離倫敦七十哩遠的溫徹斯特堡。亨利現被稱為老王,不再對國政有影響力。在內戰中支持愛德華的貴族全被邀出席慶祝會,預期著優渥的酬庸。野心勃勃的領主正意圖染指那些反抗王室的貴族被沒收的土地和城堡。
「瞧你做的好事!該死,現在我要怎麼跳舞?」
「但你的母親呢,依依?她深愛著賽蒙;他就像是她的生命,她生存的意義。我為她難過不已。」
神父將嬰兒抱到聖水缽前。「為他命名吧!」
「我們真的很幸運,hetubook•com.com蕾莎。」
「老天!」愛德華道,舉高酒杯。「你的兒子剛剛發明了最新的敬酒方式——他朝你的眼睛射了泡尿!」
傑陽帶著蕾莎,來到王子和王子妃的御座前,優雅地行禮鞠躬。「殿下,請恕我和黎夫人失陪。」
「請求允許進入。」他低語。
蘭恩自衣櫃裡取出一件紅色天鵝絨禮服為她著裝。禮服的領口開得極低,設計來展示珠寶的美。蕾莎站在梳妝台前,試著決定要戴哪一條項鍊,蘭恩為她扣上背後的鈕扣。
她沙嗄地輕笑。「你會毀了我的禮服。」
「我聽說她的侍女憂慮她會因為這樁可怕的羞辱——尋短。」
蕾莎握緊地的手。「今晚的你美麗極了,伊蓮。你只需要對賓客微笑致意就好。」
「我得走了;我只是來看看你。」
愛德華不想再流血,但他打算搾乾那些反叛他的人的財庫。他對支持孟賽蒙的倫敦市民處以兩萬鎊的罰鍰,被俘的貴族產業被充公,必須付出一大筆贖金,買回自己的自由。富有的主教被召到倫敦,付錢換取王室的赦免。
愛德華瞇起眼睛,但他的藍眸裡卻藏不住笑意。「我們都知道你的目的地——事實是,全溫莎堡的人都知道。床——如果你趕得到。你真是個毫不體貼的惡魔;想想,我還得在這裡待上兩個小時,才能帶我的妻子上樓!」
「我也已經結婚了——經由代理人,嫁給威爾斯王子林威爾。恐怕我們日後再也無法見面,因此我才會來到這裡。愛德華要林威爾前來溫莎堡,簽訂和英國的和平條約,並帶他的新娘回威爾斯。」
洗禮過後,傑陽將嬰兒放在桌上,接受每個人的觀看讚美。伊蓮王子妃渴望地望著嬰兒,拭去淚水。「今天教堂裡沒有人的眼睛是乾的。」她道,令所有人都笑了。
他有力的手臂挽住她,就要往門口走去,但愛德華宏亮的語音阻止了他。
「我必須教會你怎樣用英語罵人,」蕾莎道。「皇后是個爛婊子,我很高興她和國王將會在遙遠的溫徹斯特堡度過餘生。愛德華絕不會容許她再插手你們的婚姻。」
「陽,我認為如果你再不佔有我,我就要尖叫了!」
神父再次為嬰兒蘸了聖水。「黎傑陽.傑森,汝在此接受洗禮——」
「讓我再待在上位一會兒;它令我覺得性感無比。」她感覺到他的堅挺,抬高身軀,往下納入他的男性,以她灼熱的通道俘虜了他。「盡可能地奔馳吧!我會緊緊抓住你的。」她俯向前,抓住他的肩膀,長長的金髮誘惑地拖曳過他的胸膛。
「你似乎變得偏好騎乘駿馬,親愛的。但你會偶爾容許我在上面吧?」
黎傑陽夫婦和_圖_書再度住進了溫莎堡,和王子夫婦住同一塔樓。他們的寢居包含三個寬敞的臥房、供僕人住的小房間,還有個嬰兒室。蕾莎堅持要帶著她的孩子同行。
蕾莎抬高身軀,讓他滑入她的濕潤灼熱。但他卻遲遲沒有動作,她咬著他的肩膀。「你這個惡魔,你也要我開口要求嗎?」
「而你也會發現一名伯爵遠比皇家執事更需索無度!脫下你的禮服和單衣——我已經許久不曾見過赤|裸的伯爵夫人。」
「你的確會,我不知饜足的惡魔——而且是一件、一件、又一件!你會發現擁有一名伯爵夫人遠比爵士夫人昂貴多了!」
「伯爵夫人?」
傑陽以指梭巡著她細緻的鎖骨,拂過艷紅的玫瑰,往下捧住她的豐盈,令她全身著火。直至他撫遍她的裸膚,而她的手也探索過他精壯的肌肉後,他才吻住了她的唇。他的手指纏入她的髮中!用舌頭誘哄著地為他分開紅唇。他的另一手捧起她的臀瓣,男性的堅挺抵在她的腿間,配合著舌頭的韻律,開始了挑情誘惑的求歡之舞,展示著男性的主宰權,要求著女性的臣服。
蕾莎對她的丈夫綻開個燦爛的笑靨,紫眸裡盈著淚水,對於傑陽還記得她最喜歡「傑森」這個名字的事,感動極了。瞧見他們之間的愛意交流,伊蓮王子妃開始柔聲哭泣。
「傑陽,你該死地在做什麼?」
「他會來嗎?」
他知道她在蓄意挑逗他。「我會讓你見識另一個新的位置。」他威脅道,雙手充滿占有欲地環住她的腰。
「我占有了你後,才會讓你尖叫!」他邪氣地承諾,長驅直入,他的做|愛突然變得野蠻而強勢。但蕾莎毫不遜色地回應,需索無度。傑陽滿足了她每個需要,直至她尖叫出她的釋放,軟倒在他有力的懷中,雙腿虛弱得無法支撐自己。
「那要看你是否配得上你的名字。」
「如果我是你,殿下,」傑陽建議道。「我絕不會多待上兩分鐘。我們這就道晚安了。」
這對愛侶離開了宴客廳,蕾莎撩起裙襬,開始用跑的。「我們來比賽!」
「千真萬確。基特聲稱這樁婚姻從不曾圓房,麗絲則極力否認。」
她注視著她的丈夫。「他們相愛。她是一枚心甘情願的棋子,就像我一樣。」
在一回回的熱情繾綣之間,蕾莎翻身來到他身上,跨坐著他的臀部,凌亂汗濕的金髮流瀉而下。她的唇角揚起個笑意。「伯爵夫人,」她在舌尖品味著這個字眼。「你知道的,我還滿喜歡這個全新、高人一等的位置。」
傑陽走向前更正。「等等,他的名字是黎傑陽.傑森。」
蕾莎溫柔地掀開覆著嬰兒的白布,抱給神父。傑陽站在她身邊,王子妃夫婦、艾漢利、雷基特和全https://www.hetubook.com.com宮廷的人都在場觀禮。
神父抱著赤|裸的嬰兒蘸了聖水。「黎傑陽,汝在此接受洗禮——」
神父皺起眉頭,示意不准再有人多嘴,將嬰兒第三次蘸到聖水裡。「黎傑陽.傑森.德華,汝在此接受洗禮——」
「我認為它是最適合伯爵夫人的珠寶。」
這次輪到愛德華充滿威嚴地走向前。「他會被命名為傑陽.傑森.德華。」
伊蓮臉紅地賴在她丈夫的肩上。
愛德華決心恢復國內的秩序。他仍需率領將領平定國內各地,但由多佛到辛克港、肯尼衛斯,各個城堡均陸續向王室投降。
蕾莎決定配合他的遊戲。「如果你有所需要,陽,你必須開口要求!」
蕾莎和她的朋友道了晚安,轉身看到她的丈夫一直在等著她。「你很氣憤愛德華利用孟依依來讓林威爾就範?」
她握緊依依的手,親吻她的額頭。「我由衷為你感到高興,明天你一定要來看我的兒子。再見到你真好——即使你很快就得離開了。」
「等等!」愛德華俯向他的好友,降低音量道:「在我有機會趕上之前,我禁止你又讓蕾莎懷孕!」
「她日後要住在哪裡?」善良的伊蓮問。
「我愛極了跳舞!如果我們無法引誘宮廷裡最英俊的兩名男士和我們共舞,讓其他女性嫉妒得臉都綠了,穿著華服、佩戴珠寶又有什麼意義呢?」
當時,她並沒有聽進他的話。她同意嫁給傑陽是為了鞏固王子和孟家的同盟,也為了借重他的力量。她被他強健的精力所吸引,不知道他擁有著更堅強的內在力量,而它就像他的愛一樣是無價的。她碰觸她丈夫的臉龐,滿心的驚畏。
(全書完)
她們找到一個安靜的角落談話。「我的母親和兩個哥哥現在在法國。愛德華王子親自到多佛,安排到法國的旅程。他對我的母親極為溫柔體貼,讓她帶走了所有的家具和私人物品。他們會住在諾曼第的孟家產業。我的父親出自一個富有權勢的家族,我的哥哥將可以在那兒獲得保護。」
傑陽抱著地走向他們的床。他尚未發洩,仍精力旺盛。蕾莎了解他的需要,嬌媚無比地橫陳床上,雙手高舉過頭,誘惑地拱起背。野蠻的欲望在傑陽體內熊熊燃起,而她也充分迎合了他。他們的交歡是原始、野性的熱情燃燒,釋盡他們的饑渴後,再度緩慢、溫柔地重新開始,訴說著對彼此的深情愛戀。
「柏理克爵士護送她到法國嗎?」蕾莎問,而依依點點頭。「那麼依蓮夫人的心終究會愈合。理克爵士多年前就對她許下承諾,而且他一直深愛著她,無私地奉獻自己。她可以倚靠他和-圖-書的力量,柏爵士絕不會辜負她。」
「我說服愛德華今晚舉行舞會,我希望溫莎宮廷裡能充滿音樂和歡笑。你想要跳舞嗎,蕾莎?」
「我有理由相信愛德華會冊封我為泰克伯利伯爵。」他綻開個邪氣的笑容,開始解開她的禮服背部的鈕扣。
「噢,我好高興你來了,蕾莎——這麼多人令我緊張得英語都說不流利了。」
「幸運屬於勇者。」她道,俯身捕捉到她丈夫的目光。「你願意在下一支舞裡擔任我的舞伴嗎,爵爺?」
他們出席晚宴自然是遲到了——但它也有其好處。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蕾莎和她璀璨奪目的珠寶上。蕾莎走向伊蓮王子妃。她穿著白金色的禮服,彰顯其高貴的身分。
「絕對不會在英國——在她已顏面掃地後。基特會派人護送她回她的父親喬弗瑞那兒。對了,老王的異母兄弟曾向王子要求索回他在英國的產業,但是被拒絕了。」蕾莎沒有說出愛德華堅持英國的土地只能屬於英國人。
「愛德華對你說了些什麼?」蕾莎問,笑得喘不過氣來。
傑陽咆哮一聲,帶著她翻身,再度掌握了男性主控權,夜晚在原始的激|情裡爆發。在蕾莎甜美的馴服裡,他的做|愛變得溫柔,她柔聲嬌吟,融化在他的熱情裡。傑陽覆住她的唇,在她的唇上嘗到自己的名字,知道自己永遠要不夠她。
傑陽立刻就追上了她,抱著她轉個大圈,兩步並作一步地登上階梯。
蕾莎屏住氣息,瞧著她丈夫的大手在她頸間繫上項鍊。她睜大了眼睛,驚歎出聲。璀璨奪目的珠寶枕在她的峰谷間,以鑽石為蕊,紅寶石為瓣,栩栩如生地呈現出一朵嬌艷盛放的玫瑰,葉子則是由鮮綠如滴的翡翠雕刻而成。「傑陽,它美麗極了,但它一定也價值連城!」
「我的摯愛。」她的語氣像最溫柔的天鵝絨。傑陽的愛是絕對、無條件的,似最珍貴的魔法包裹、保護了她——就像刻在她的婚戒內側的兩人名字,形成個圓滿的圓,真愛綿延無盡。
「我想你可以改跳求愛之舞。」
「你?心甘情願?一開始,你可是個打定主意要拒絕我的『冰處女』,」他揶揄道。「我發誓我花了破紀錄的時間才追求到你。」
伊蓮湊近她耳邊低語。「說到婊子,每個人都在談論雷麗絲的醜聞。那是真的嗎,蕾莎?基特已向教會訴請——離婚?」伊蓮在說出這個可怕的字眼時略微遲疑。
「他會的,」依依堅定地道。「我們相愛;他會為了我前來,蕾莎。」
「等等,黎傑陽。從今以後,每個人在溫莎堡的正式場合理都必須謹守禮儀。」
他以綠眸挑釁著她。
愛德華會親自治理南方各省,北方則交給他的堂弟艾漢利,由他負責鎮壓動亂及維護https://m.hetubook.com.com和平。莫提摩統領威爾斯邊區,雷基特則依舊保有他父親廣袤的伯爵領地和產業。
「你認為我正在做的事——以及你希望我做的事。我敢打賭像你這樣熱情的女性一定等不及和一方霸主的伯爵首度交歡了,親愛的。」
豐盛的食物擺上長桌,晚宴正式開始。愛德華帶著日後的英國皇后走上高台的主座,示意蕾莎坐在伊蓮旁邊。伊蓮低語向愛德華致謝,卻在聽到他的低聲回應後臉紅了。她轉身和蕾莎聊了起來。
蕾莎笑了。「別信這一套。麗絲太過愛自己了,她寧可背負著恥辱活下去,也不會選擇死亡。基特曾威脅要殺死她,但我認為他已決定讓她生活在羞辱中是更甜美的報復。可憐的麗絲,我納悶何者對她的羞辱較深——失去了卡洛特伯爵夫人的頭銜,或是失去她的婚姻為她帶來的龐大財富和產業?」
他的手臂充滿占有欲地擁緊了她,綠眸閃動著危險的光芒。「以上帝之名,它最好是首次!」
「不,那只是小女孩的迷戀。直至我嫁給傑陽,我才了解真正的愛。他是我的命運,而我為此衷心感謝上帝。」
但黎傑陽.傑森.德華決定他已經受夠一再被蘸水了。他的臉龐脹紅,放聲抗議,一泡尿射中了神父的眼睛。神父低咒出聲,連忙掩飾道:「以聖父、聖子與聖靈之名。」他在嬰兒的額頭畫了個十字,匆匆念完了聖克利索頓的祈禱詞,頌揚教父母的責任後,將發怒的孩子交還給他的母親。
傑陽執起王子妃的手親吻,隨即離開加入王子和他的朝臣一群人。愛德華朝傑陽挑挑眉,藍眸裡的笑意顯示他很清楚傑陽為何遲到。
在激|情過後,蕾莎被擁在她的愛人懷中,面頰枕著他的心口。她想起兩人相識以來風波不斷的一年,以及對柏理克的孩子氣迷戀,不由得笑了。比起對傑陽的熾熱狂愛,那份幼稚的戀情頓然失色。柏理克的預一言果然是對的:黎傑陽是最適合你的。他的力量和地位能夠在即將來臨的風波中保護你。這對你們都會是條辛苦的路,但你終會安然度過,並像玫瑰般盛放。
傑陽由穿衣間裡走出來,只在臀部圍了條毛巾。他揮手示意蘭恩退下,由床邊几上拿起個小盒子,走向他的妻子。蕾莎由鏡子裡看到他,知道他會忍不住碰觸她。她的唇角揚起個秘密的笑意。他的碰觸令她覺得美麗無比,他的愛讓她覺得自己是最特殊的。
「不是泰克伯利,是陽!」
「黎傑陽。」蕾莎的聲音清朗地在教堂裡回響,語氣裡充滿驕傲。
「我會另外買一件給你。」
蕾莎裸裎地站在他面前,只在頸上戴著他送的珠寶。她甩動及腰的長髮,驕傲地抬起下顎。「放開毛巾吧,伯爵大人,讓我們開始交歡之舞!」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