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惡魔情人

作者:維琴尼亞.荷莉
惡魔情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我相信會的,」他平板地道,離開讓她收拾行李。「我會派凱蒂上來。」
「噢,翡翠,我真的不敢面對伯爵。你不會介意我回曼莫斯吧?我等不及告訴母親我的婚姻!我那些堂姊妹會羨慕死了!」
「神父很生你的氣,因為自從回到愛爾蘭後,你從不曾踏進教堂。」
洛霖歎了口氣,知道翡翠說的是事實。他扒了扒頭髮。「那麼我們只有先結婚,暫時分開一陣子了——至少在我和父親的事解決之前。我的孩子絕不能是私生子。」
「翡翠,你還好吧?」他憂心忡忡地問。
「拜託不要告訴伯爵,神父。我們會在適當的時候告訴他。」蘭兒道。
雷蒙的啜泣聲逐漸逸去,體力耗盡。席恩抱起他回到塔樓的房間。
當天下午,席恩帶她們到養馬的牧場,要翡翠任意挑選一匹。翡翠被一匹純白駿馬所吸引,蘭兒及席恩也同意她的選擇。翡翠很喜歡這匹馬,叫牠「白雪」。席恩跟著要琥珀也挑一匹馬。
翡翠的臉龐一亮。「很好——如果你想以我身體太柔弱為借口要我留下,我絕對會和你反抗到底!」
「不,我離開英格蘭時並沒有帶走任何東西。席恩要人為我做了這件斗篷,模仿我在他生日慶祝會時穿到愛爾蘭的那一件。他記得非常清楚。」
「很好,」琥珀坦白地回答。「親愛的,我必須私下和你談談,我們可以去哪裏?」
蘭兒含淚目送洛霖的船揚帆啟航。她轉向翡翠。「噢,我真難相信我結婚了,洛霖就在我最需要他的時候出現,他真是我的英雄!」
翡翠畏縮了一下。「你不能帶她去波曼宅邸。」
「席恩似乎有本領知道發生的一切事。」翡翠回答。
「你只是愛東想西想。上帝不會特別照顧誰,或保護人免於傷害,翡翠。逆境教會了我只信任自己,我也一直試著要教會你這一課。」
「那太好了,穿厚一點,天氣已經略有寒意。」
「我甚至不知道你做的是什麼生意。」
席恩沐浴時,她加入了他。僅僅是看著他,聽著他醇厚的語音已帶給她莫大的快樂。「席恩,我不知道要怎麼感謝你帶母親來葛維史東。你相信嗎?你們離開一個小時,洛霖就到了。他真希望他也能遇見母親。母親會非常高興。」
「他說你的靈魂已經被罪惡染黑了,而且你毫無懺悔之心。」
當天下午,費神父高高興興地為蘭兒及洛霖證婚,宣佈他們從此成了夫妻。翡翠很驚訝神父對蘭兒的態度是親切、和藹的,但一轉向她就變得冰冷、譴責。最後她只有拜託蘭兒懇求神父不要告訴席恩婚禮的事。
「噢,他會的!」蘭兒熱切地道。
她笑了。「我當然會生下席恩的孩子!我留在葛維史東非常安全快樂。你只需要照顧好你自己。」
翡翠披上她鑲著紅狐毛邊的綠色天鵝絨斗篷。琥珀的喉間哽咽。「這不可能是當年我為你做的那一件。」
一旦一下定了決心,席恩以意志力拋開了所有的顧慮及陰暗的思緒。他的心境變得開朗許多,並且能夠加入翡翠和其它人歡度聖誕的計劃。
「這一行的生意好嗎?」翡翠好奇地問。
翡翠打量著她母親的表情,明顯地母親不希望葛維史東的任何人聽見她們的對話。「我們可以帶那些獵犬出去走走。」
「地獄火號」和「海燕號」由相反方向離開了南貝港。「海燕號」上已換上新的船員,舊的船員被「地獄火號」帶回萊思城堡,以防他們洩漏洛霖和席恩接觸的消息。
「你沒有帶很多行李。」席恩道,打開艙房的門,看見她的小衣箱放在他的衣箱旁邊。他原以為她會把他買給她的衣服都帶來。
「洛霖應該很快可以和她見面。」
洛霖的臉色蒼白,但語氣堅定。「我們要立刻結婚,我要她和我一起回家。」
「不,你可以有數天的時間為這一趟旅程做準備。」
翡翠熱切地歡迎她的哥哥,迫不及待地告訴他母親的事。聽見他們分別多年的母親就住在不遠的威克婁,並明白母親當年離開的真相後,洛霖激和_圖_書動不已,更加痛恨孟威廉的殘暴。如果時間允許,他會立刻趕去威克婁,擁抱他可憐的母親。不過既然知道琥珀在那裏,以後他隨時可以去找她。
「甜美的蘭兒,不要責怪你自己。該怪的人是我。我才應該知道要防範。但我一點也不遺憾,因為這樣,我們才能這麼快結婚,我唯一遺憾的是我們必須暫時分開一陣子。但我會寫信給你的,如果你需要我,只要捎個信到我蘇活的公寓,我會立刻趕來。」
「我有事要去英國處理。」
翡翠畏縮了一下,這已經是第二次她被提醒懷的孩子是私生子。「你想費神父會願意為你們舉行婚禮嗎?」她改而問道。
三十分鐘後,翡翠回到了門前,聽見緊閉的房間裏蘭兒在哭,洛霖則竭力安慰她。翡翠輕敲門後,他們開門請她入內。
席恩的手滑過她豐|滿的雙峰。「才不,我的美人兒。我等不及擦乾你的身軀,為你抹上玫瑰油了。」
翡翠緩緩打開盒蓋,看見盒內那套璀璨奪目的珠寶,驚喘出聲。「是翡翠。」她虔誠地屏息道。巨大的翡翠閃爍著綠色的光芒。
「我也等不及了。」她承認道。
她的肚子已經突出來了,但並不臃腫,反而顯得更加豐|滿,具有女人味。席恩對她可以說是體貼、保護得無微不至。他經常抱她上樓,按摩她的背及大腿,她感覺如此地被珍惜。
激|情過後,雨收雲散,席恩抱著疲憊慵懶的她走向浴室。他抱著她坐在膝上,在她絲緞般的肌膚抹上肥皂。「我愛極了你貼著我的感覺。你有著全世界最誘人的背部。」
「別忘了要妲娜多準備一些她的玫瑰油,及安定胃部的藥汁以防萬一。」他在心裏記下也必須向妲娜要一些鎮靜劑,那可以避免衝突的場面。
「等一下,」他離開她,自床頭几的抽屜裏取出了天鵝絨禮盒,蹲在她身前。「聖誕快樂,翡翠。」他道,將天鵝絨盒子送到她手中。
席恩拍拍洛霖的肩膀。「你的報告裏提到孟氏航運打算貸一大筆款項,而且是出自你的建議?」
她像個女王般地揮揮手。「給我安排個平靜的海面。」
「我一直不敢告訴你。」
席恩挑挑眉,發揮了幽默感。「你的身體太柔弱?你有著野貓般的爪子及利牙!」
翡翠醒來時,席恩已經洗過澡,穿好衣服。他站在俯瞰大海的窩邊。海的那一邊的孟家的氣數已將近終結,而且將由他畫上最後一筆。
席恩的心裏像被|插了一把刀。他伸手要扶起他的父親,但雷蒙拒絕離開。「不,我想要在這裏,我辜負了她,我發誓要孟家人為他們所做的事付出代價,她傷透了心,並因此去世。」
「我感覺得出來,你的臉上多了一種光輝。天知道我有多麼不希望那是事實。」
席恩脫下了皮外套及亞麻襯衫。「休息一下午似乎回復了你的精力。」他走向浴室。
「仔細地想想,他曾經說過他愛你嗎?他曾經說過如果沒有你就活不下去的話嗎?他曾經提到婚姻嗎?他曾經說過他希望你是他孩子的母親嗎?」
翡翠也笑了。「是的,而且我們都深愛著他。我非常以他為傲。他絕不推卸自己的責任,而且他全心全意愛著你。坦白說,稍早我一直擔心席思會在儀式中出現。」
他強壯有力的手臂將雷蒙擁進懷中。「我向你發誓我們不會辜負母親的,父親。」
席恩用大浴巾裹著她,抱著她回到爐火前,以無比的溫柔耐心擦乾她的身軀,為她按摩,抹上玫瑰油。「你給了我如此美麗的聖誕禮物。」她的手撫過他的面頰道。
蘭兒離開了約一個小時,「地獄火號」也駛進了葛維史東的港口。翡翠刻意打扮了一番。她換上都柏林的麥太太剛剛寄來的衣物,發現這些衣物明顯地較寬鬆,適合她剛懷孕的身材。她突然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席恩訂做這些衣服時她甚至還不知道自己懷孕,但席恩顯然早預期到了。
席恩跪倒在他母親的墓前,痛苦的罪惡感揪住了他的喉間,幾乎令他窒息。他瞭解父親m.hetubook.com.com的意思。第一次看見母親墓地時,他是如此痛恨他的敵人,他在墓前許下了要以牙還牙,報復孟家人的誓言。孟家人經由他們生命中的女人令他們受苦,而他也會同樣這麼做——藉由翡翠。
「我們現在就去教堂找他!」洛霖道。
他們倆再次深深地擁吻。
「好,借錢及購買船隻的事就全權交給你。」
「父親以為貸款只是暫時的,保險會償付他的損失。」
席恩接下來的話顯示他的復仇計劃仍未結束。「對了,你可以建議孟氏航運走私法國白蘭地。它的利潤極高,而且報酬優渥!」
「你想去教堂嗎?」翡翠柔聲間。
「是的,我對你有非常大的影響力——」她的唇往下梭巡,輕易地挑逗起他的情慾。席恩低哼一聲,抱著她走向床,開始他們美好的慶祝聖誕夜的方式。
席恩看出了她的想法,咧開了迷人的笑容。「事實上,」他附在她耳邊道。「為這些馬匹付錢的是孟威廉。我只是替他省了馬匹的運費及飼料費用。」
席恩厲聲長笑。「他說的是事實。那名老頭子又饒舌了些什麼?」
「但他的心裏極可能除了復仇之外,再也容不下其它,親愛的。」
蘭兒和洛霖依依不捨地道別。洛霖擁抱著他的新娘。「我是如此地深愛著你,蘭兒。我很抱歉讓你懷孕。該死,我不知道我怎麼會這麼不小心。」
「還有我的食慾。不要洗澡,我想要聞到你、品嚐你。」
洛霖到達孟氏海運的辦公室時,孟威廉一如以往地正在咒罵愛爾蘭及和它相關的一切,但至少他不再怪罪到他頭上了。
翡翠在碼頭邊為她哥哥送行。洛霖留了張字條給席恩。「他一定會知道我來過這裏。告訴他我只是來送一份報告給他。」
「你想我在英格蘭會待到和洛霖見面嗎?」
琥珀強抑回盈眶的淚水。「正如你是我生命中最好的一部分,翡翠。答應我,如果席恩傷害了你,如果你的美夢變成了噩夢,你會來找我。」
兩天後,席恩扶她上「地獄火號」時,驚訝地發現聖誕節過後才短短數天,她的肚子似乎大了許多。
洛霖在去南貝島之前,先去了葛維史東。
「我剛剛搬進了自己的公寓,我們會結婚。」
翡翠遲疑了一下,不想重複那些指控的話語,但席恩按著她的肩膀道:「告訴我。」
當孟威廉得知他在一場愛爾蘭颱風中失去兩艘船時,他指天罵地,責備每個人。當他知道他已經付了錢,但沒有買保險的馬匹在海上失去時,他幾乎發瘋了。波曼宅邸的生活對洛霖是愈來愈難以忍受,特別是老頭子那瘋狂的脾氣。現在他已經有經濟能力了,他在蘇活區找了間公寓搬出去。
「我已經和羅傑克說過婚姻的誓言了,他又怎麼能夠提到婚姻?你聽起來就像費神父一樣道貌岸然。他罵我淫|婦,並要我回到羅傑克身邊,你也是這樣嗎?」
「不!」翡翠喊道。「抱歉,母親。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事業要經營,但我不想要你這麼快離開。」
「你知道了?」翡翠驚訝地問。
「你日日夜夜都在這麼做。」他的聲音轉成沙嘎。
屋子裏裝飾著常青樹下懈寄生。妲娜再次出現在葛維史東。連雷蒙也允許席恩或柏克抱他離開塔樓,加入歡度聖誕的人群。他揶揄翡翠臃腫得像聖誕布丁,而翡翠也毫不留情地反脣相稽。
「洛霖,我同意你和蘭兒應該結婚,但不要帶她去英格蘭。愛爾蘭女孩離開家不會快樂,特別是費家女人。」
洛霖恍然大悟。「老天!我一定是瞎了眼睛,該死,你要怎麼辦?」
聖誕節的夜晚,筋疲力竭、但快樂無比的翡翠幾乎是頭一沾枕就睡著了。席恩、柏克和妲娜並沒有告訴她雷蒙的事,不希望她多增憂慮。
「我不認為我會參加卡頓宮的化裝舞會那一類的,」她輕描淡寫地道,不希望席恩看見最近她的行動變得多麼笨拙,及多麼容易疲累。「你回甲板上吧!我和*圖*書可以安頓自己。你知道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的!」
席恩放下她,深深凝視著她。「你真的想去?」
「我應該的,翡翠。你一直慷慨地給了我許多。」
「洛霖,是我的錯。我不知道只有一次就會懷孕。我不希望你因為這樣被我困住。」
她沙嘎的話語令他打住了腳步。自從離開囚犯船以來,他首次不再要求絕對的乾淨。
琥珀婉拒了,不想欠席恩任何人情。
洛霖再次擁吻了蘭兒。「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蘭兒。我會常寫信的,記住我愛你!」
「父親,你這麼難過是因為聖誕節。今天你自然會比以往都更想念她。」
席恩的狼犬看到翡翠,興奮地將前爪搭到翡翠肩上。
「你是個狡詐的魔鬼,而我很讚賞這一點,它會幫助你在這個腐敗的社會生存下去。你會由『貝氏銀行』借到這筆錢,我唯一接受的抵押是波曼宅邸的地契。」
回想稍早和席恩的會面,洛霖心中餘悸猶存。席恩的復仇不但冷酷無情,而且趕盡殺絕。他忘不了半夜醒來,發現席恩的刀子抵在他雙腿間的那一夜。如果他發現蘭兒懷孕了,他會帶著刀子再回來嗎?
翡翠正要打趣他身上的傷痕可以做證明,突然間瞭解這樣說並不好。席恩身上留著太多傷疤了——有形、無形的都有。她有些訝異他願意帶她去英國,她原預期他會堅決反對,而且拒不退讓。她猜想是因為英國有的是醫生及產婆,而懷孕以來,她一直不曾做過檢查。這段旅程並不長,她只希望自己不會在船上吐得稀里嘩啦。
「閉嘴!你不瞭解我每一天、每一刻都想念著她嗎?她是葛維史東的心及靈魂,我們生活的中心。他們經由她懲罰了我,他們利用我的女人使我受苦!她是我唯一的弱點。」
次日,琥珀知道她們母女相處的日子已經所剩無幾了。清晨時她將翡翠拉到一旁。「我已經要求席恩明天帶我回威克婁。」
「你不必擔心蘭兒。費家的女人一向很照顧孕婦。她們會聯合起來保護她,我也是。」
「銀月號」的船長帶來了好消息,當做聖誕禮物。新任的海軍大臣在費家船長的通風報信下,攔截了兩艘滿載走私法國白蘭地的孟家船隻。由於英法正在交戰,海軍將船沒收,並準備要課一大筆罰金。
席恩對他綻開的笑容顯示事實不然。他很滿意最近奪走了「海鷹號」,及船上所有的駿馬。孟氏航運的另一艘奴隸船——也是最後一艘則已永沉海裏,船上的水手由歐家的船接收。
席恩和柏克分開尋找。最後他在花園母親的墓地看見他父親跪倒在墓前,泣不成聲。
琥珀遲疑了一下。「那是——服務業。我僱用了一些婦女,做外燴那一類的服務。」
「而後奇蹟發生了。席恩帶我來愛爾蘭,而我一直知道我愛他。你說我投入他的懷抱是對的。他從不曾強迫我。在他真正和我做|愛之前,我已經瘋狂地渴望他。和席恩相愛後,我對自己曾那樣子想你愧疚不已。如果說你放蕩無恥,那麼我便是罪不可赦了。
翡翠的臉埋進他喉間。「不,」她低語道。「我只想要靜靜躺著,讓你的愛包圍著我。」
「他當然愛我。」翡翠信誓旦旦地道。
不等她回答,他抱著她回到她的床上。他溫柔地放下她,平躺在她身側,將她擁在懷中。「我不會這麼快走,我會待到你睡著了。要我幫你揉背嗎?」
「也許席恩從不曾說過他愛我,但他用他的行為表達出來他的愛。他從不曾對我嚴厲,也從未傷害我。他碰觸我的雙手總是溫柔愛憐的。我們確實爭吵過——他帶我去英國時,我指責他在眾人面前炫耀我是他的情婦。的確,他利用我來羞辱孟家人,但最後我們還是和解,原諒了彼此。在他們對他做了那些事後,我可以瞭解復仇的心。」
席恩回到葛維史東時已經很晚了。他輕聲上了階梯,進到主臥室,但翡翠還是由床上坐起來,床邊燈亮了。
這一天席恩帶她們去曼莫斯,琥珀見到了她久違的費家表姊妹、姑媽、姨hetubook.com•com媽,並受到熱烈的歡迎。費家女人聚在一起談天說笑,琥珀感覺似乎從不曾離開一樣。
對翡翠和琥珀這對久別重逢的母女來說,時光似乎流逝得太快了。她們整天都在一起,但也很少有獨處的時候。
翡翠的綠眸裏盈滿了淚水。「你不應該的。」
翡翠笑了。「我的前面就不再誘人了。」
戲謔的綠眸自睫毛下挑逗著他。「我們兩人的差別實在太大了。因為我絕對想要打擾你,爵爺。」
「好極了,謝謝你答應讓我同行,爵爺,儘管凱蒂氣得不和我講話了。」
「凱蒂很生氣我這個時候還要去英國。她似乎認為我應該把自己關在房裏,連大門也不邁出一步!」翡翠笑了。「她大概覺得我已經臃腫得走不動了!本來她想跟我一起來,但你知道她有多麼痛恨踏上英國的土地!」
她不再重複神父陳列的罪狀,及他說席恩的上帝已經成為復仇的話。她害怕席思會坦然承認那是事實。翡翠決定結束這個話題。她踮起腳尖,她的唇覆住他的。「他告訴我將我的影響力用在你身上。」
他武裝起自己,知道他必須要做的事,不管那有多麼困難。他在心裏第一千次地計算和她相處的剩餘時光。她在五月告訴他嬰兒的事,現在已經是十一月底。
席恩大笑。「不,宗教是給那些無知的人。」
席恩接過信,很快地瀏覽過。「是好消息。我不知道他為何不等我回來,不過他只是去南貝島。稍後我會出航加入他,」他的銀眸梭巡著她的臉。「你看起來累壞了。你還好吧,甜心?」
自從逃難囚犯船後,席恩每天都去造訪他母親的墳墓。他總是奉上一束鮮花,長跪在柳樹下。但突然間他開始不再到他母親墓前,內心天人交戰。漫長的夜裏,他擁著翡翠數小時,需要感覺她就在身邊。
「喜歡你的聖誕禮物嗎?」
「我們出去溜狗吧!」琥珀道,她需要整理一下思緒。
當洛霖看見「地獄火號」出現在南貝灣時,一顆心惴惴不安。席恩發現了他和蘭兒的婚姻,趕來追殺他嗎?
「蘭兒在這裏時,我去過一次,費神父不讓我進去。」
洛霖離開了,告訴父親他必須去南貝島一趟,留下孟威廉一個人在辦公室裏自怨自艾,詛咒他的壞運氣。他不由得懷念起和歐雷蒙合作的那段日子,他們賺的錢多得不知道要怎麼花。如果時光能倒流就好了。
「地獄火號」上的席恩也正想著孟洛霖。對這個男孩,席恩心中不由得生起敬意。儘管沒有洛霖的合作,他也一樣能夠摧毀孟威廉,但過程會麻煩許多。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孟洛霖已經不再沒有膽量。
「他們使我相信你是個放蕩無恥的女人,被你低下的愛爾蘭血統污染。父親請的家庭教師二十四小時監督我,目的在滌清我身上的每一分愛爾蘭特質。我就像是被關在監獄中的犯人。被迫和羅傑克結婚只是換了個獄卒,單是想到他碰觸我就令我作嘔。
翡翠滿懷愛意地擁住她的母親。「不然我還能找誰?」
「孩子,你們今天的婚禮深深取悅了上帝。我就依你們的,我暫時不會告訴伯爵。」
「我當然不介意,」翡翠微笑回答。「我會找一名小廝送你回去。保重自己的身體。」
席恩等到她熟睡後,才悄悄起身。他望著翡翠熟睡的身影,為她拂開額前一綹散亂的髮絲。他的唇色漾起溫柔的笑容,這一刻,他知道翡翠是快樂的。
「我想要為嬰兒及你祈求平安。」
翡翠梳好頭髮,繫上和她的綠眸相映襯的綠色緞帶,她不得不承認她所愛的男人像是個謎,他的內心始終緊緊封閉,她無法進入。
洛霖面有憂色。
「感謝天席恩不在這裏,」翡翠歎了口氣。「蘭兒,我認為我們應該找妲娜一起去。你知道神父有多麼古板、守舊,必須有人能壓制住他。」
翡翠和席恩通常很早就寢,將世界關閉在外,需要的只有彼此。有時候他們甚至在臥室內用餐。之後他們下棋https://m.hetubook.com.com、閱讀及做|愛。
孟威廉的臉龐脹紅,回想起他們付錢買一艘早已擁有的船的烏龍事件。
「你不會今天就走吧?」她氣憤地問。
席恩躺在她身側,以手當枕,逐漸地接受他生命中的這個階段已即將結束的事實。他一直盡可能地拖延著,但現在他必須毅然決然地行動了。他不能再耽溺於自憐或悔恨的情緒中,那並沒有用處。
母女倆帶領狗群越過草地,走進樹林。琥珀審慎地開口。「我知道你愛著歐席恩,任何有眼睛、耳朵的人都看得出來。但他愛你嗎?」
「費神父對你說了些什麼?」
「他留給你一份報告——他是這麼說的。」
突然間柏克一臉憂色地來報告雷蒙不見了。他應該無法自己回塔樓。
聖誕節清晨,他們將聖誕樹拖進屋,開始分發禮物給僕人。佃農和他們的家人也陸續前來,滿載歐家的慷慨而歸。中午時,費家的船員被邀進葛維史東,共享豐盈的聖誕大餐。
洛霖等到他父親罵得沒氣了,才提出他的建議。「我們需要買更多船,而我們無法等保險的錢——天知道它們有多慢。」事實是根本不會來,因為洛霖瞞著他父親沒有買保險。「我有一個管道,可以用很低的利息借到錢。我可以做一切的安排,包括購買新船的事。你還記得你上次讓傑克買船時發生的事。」
「母親,他教過我為今天而活,因為那是我們真正擁有的。即使這一切會在明天結束,我不會後悔我們曾經擁有過的每一刻,而且我不會後悔懷了這個孩子。孩子是我和席恩的一部分,或許是最好的那部分。」
琥珀笑了。「既然如此,我就卻之不恭了。」
「親愛的,小心嬰兒!」琥珀著急地喊道。
「老天,不!我只是希望你在投入敵人的懷抱前三思而行。」她們來到一處石牆前,在石牆上坐下來。
秋天轉變成冬天。翡翠很高興愛爾蘭並不像倫敦一樣嚴寒。有幾天比較濕冷,而且白天明顯地變短了,但這也意味著夜晚變長了。
「你知道的——」琥珀遲疑了一下。「這個孩子會是私生子。」
洛霖敬佩地望著席恩。他的復仇是絕對徹底的,在這一切結束後,他的父親和羅傑克將無片瓦可以棲身。幸好他父親深信保險的錢會下來,不然他絕對無法讓他用波曼宅邸做抵押。
「我希望我能夠給你一個兒子。」她戴上耳環及手鍊,沒有看見他眼裏陰鬱的神情。
他的心正撤退要離開身邊的女子,告訴自己她已不再需要他。她已不再是離開英國時那名畏縮、膽怯的女子。來到愛爾蘭後,他引導她成為堅強、無畏的愛爾蘭花兒。儘管她父親被他設計得幾乎破產,他給了翡翠一筆價值連城的珠寶。如果她不想和孟家人同住,她可以搬到公園路的屋子。
直到現在,席恩一直成功地壓抑下將翡翠送回英國的想法,但那是他一定要做的。而未來已漸漸逼近。
「親愛的,我離開後還是會經常來看你。」
洛霖繼之詢問蘭兒的近況。翡翠的回答是帶著他到樓上蘭兒的房間。「進去問她吧!她有個大消息要告訴你。」
聖誕夜在愛爾蘭是個神聖的日子,用完豐盛的聖誕大餐後,所有人去教堂做午夜彌撒——只除了翡翠及席恩。他們一起捺熄聖誕樹上的蠟燭,由席恩抱她上樓。
席恩猜測她會在二月生下小孩。他在四月首次和她做|愛,如果她立刻受孕,孩子甚至可能在一月出世。如果再拖延下去,渡海時可能會對她的健康有危險。他飽受折磨的心沒有片刻得到安寧。但有一件事是確定的,他想要和她共度聖誕,而且是在葛維史東。他拒絕去想聖誕節之後。
「抱歉,吾愛,我無意打擾你。」
「你認為她就願意和我說話嗎?」席恩澀澀地道。
「不要那麼說,席恩和我深愛著彼此!」
突然間他已經出現在她面前,她所有的疑慮全消失無蹤了。只要席恩和她在一起,他總是對她全心憐惜。她感覺被徹底地寵壞了。
席恩來到她身後,為她扣好項鏈。「好好休息吧!明天會是忙碌的一天。」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