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戰略論:間接路線

作者:李德哈特
戰略論:間接路線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章 拜占廷時代的戰爭——貝利撒留和納爾塞斯

第四章 拜占廷時代的戰爭
——貝利撒留和納爾塞斯

以後,貝利撒留又派出騎兵沿著幼發拉底河進行假機動,迫使波斯人退過了河,最後他們終於返回老家去了。這樣很策略而又很經濟地逼退一場來勢洶洶的大規模進攻行動,在歷史上還沒有過先例。這一奇蹟性的結果,完全是利用間接路線得來的,而這個間接路線,主要又是利用了心理上的因素。
西元五百四十年,貝利撒留被查士丁尼召回國去,其理由是要對付來自波斯方面的新威脅。不過,真正的原因似乎是由於妒嫉,是由於查士丁尼的恐懼心理,因為他聽到一些傳說,說哥特人在向貝利撒留求和的時候,曾經決定承認他為西方的皇帝。
西元五百三十年,一支總兵力十萬人的波斯大軍,開始進攻美索不達米亞地區的達拉要塞。貝利撒留帶兵迎擊敵人,但他的兵力勉勉強強只能達到敵人的一半,而且大多是不久前才徵召入伍的新兵,沒有受過什麼訓練。可是,他並不想困守城池,而是決心冒險,準備與敵人進行一次會戰。當時,他選擇了有利的陣地,經過很好的準備以後,使陣地既便於採取防禦行動,也有利於實施進攻。但他並不以此為滿足,而是仔細估量敵人,認為敵人充滿著對拜占廷人的仇恨,依靠其兵力上的優勢,一定會首先向他發起進攻。他下令在要塞前面挖掘一條又寬又深的戰壕,壕溝離城牆的距離不遠,正好可使守壕的部隊得到城牆上的「射擊」支援。貝利撒留把力量比較薄弱的步兵部署在壕溝裡。在這條戰壕的兩端,按照成直角的方向,又向前各挖一條塹壕,而在兩條塹壕通向谷地兩邊高地的方向上,再各挖一條橫向塹壕。在這些側射工事之間,還構築了一些寬廣的通路。貝利撒留把自己的重騎兵支隊沿著這些側射工事加以配置,其目的是要使用它們進行反衝擊。同時,他又把匈奴人組成的輕騎兵擺在由戰壕和塹壕構成的兩個內角裡,一旦兩翼的重騎兵為敵人逐回,他即可派出輕騎兵去突擊當面敵人的後方,用以減輕對重騎兵的壓力。
在凱西里倫會戰中,納爾塞斯把徒步的長矛兵和弓箭手擺在戰鬥隊形的中央。法朗克人指向中央的突擊,壓迫他們逐步後退。這時,納爾塞斯馬上展開了配置在兩翼的騎兵,發動騎兵向法朗克人的翼側實行突擊。這樣,迫使法朗克人立即停止了進攻,並就地展開以抵抗衝擊。但納爾塞斯沒有同他們糾纏,因為他知道,敵人的隊形還是極其牢固的,只有依靠直接的打擊,才有可能把他們摧毀。於是,他把騎兵調到一個適當的位置上,使其能夠用「投斧」去打擊敵人,並使弓箭手能夠進行集中的「射擊」,而又不致於打亂自己方面密集的戰鬥隊形,同時,卻使法朗克人不能夠進行反擊。最後,當法朗克人無法抵住弓箭的射擊,戰鬥隊形遭到破壞,而且開始很謹慎地向後撤退時,納爾塞斯又馬上利用了這一有利時機,進行了具有決定意義的突擊。這次突擊徹底打散了法朗克的部隊,幾乎是把他們殺得片甲不留。
這場慘敗使得拜占廷帝國從此一蹶不振,土耳其人不久就搶佔了小亞細亞的大部分地區。由於國家統帥只具備匹夫之勇,徒有進攻的精神,而缺乏健全的思維能力,因而使國家遭受如此重大的打擊,以致從此再也不能振作起來。然而儘管如此,一個微弱的拜占廷帝國還是在縮小了的範圍裡繼續存在著,它以後還延續了四百年。
納爾塞斯的巧妙安排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哥特人果然認為中央是一些不可靠的步兵,所以出動騎兵向他們突擊。在他們開始衝擊的時候,由於遭受兩翼弓箭的射擊,遭到了嚴重的傷亡,而後,在正面又為堅定不移的徒步槍騎兵所阻。這時,弓箭手大大發揮了弓箭的作用,並開始從兩翼包圍哥特騎兵。至此,哥特的步兵卻不敢前來援救自己的騎兵,因為他們害怕來自後面的攻擊,納爾塞斯配置在高地翼側的騎兵弓箭手,也正在威脅著他們的安全。哥特騎兵對拜占廷人的中央部位進行了幾次衝擊,結果毫無成效,最後不得不撤退下來。納爾塞斯立即抓住這個時機,馬上進行反突擊。而進行這個反突擊的基本力量,就是拜占廷的騎兵。這次會戰使哥特人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此後,納爾塞斯在重新佔領整個義大利的過程中,幾乎再也沒有遇到什麼嚴重的抵抗了。
由於哥特人發生內訌,鬥爭激烈,加上他們的國王疏於防範,貝利撒留得以在南義大利暢行無阻,很順利地就進抵到那不勒斯。那不勒斯當時是一個堅固設防的要塞,其守備兵力與貝利撒留的兵力大體相當。貝利撒留在這裡受阻一段時間,最後因為一個偶然機會,發現一條廢棄不用的水道,從而找到了進攻這個城市要塞的捷徑。他選派一小隊精兵,鑽過狹窄的隧道進到城裡,利用夜間裡應外合,同時從後方和正面實施進攻,終於奪占了該城。
貝利撒留雖然多次請求增派援軍,但是查士丁尼卻只給他派來少量的補充兵力。因此,貝利撒留想要收復全部失地是不可能的。在以後的幾年裡,他只能在敵人的要塞與港口之間,東奔西跑地進行一些強攻和突擊。最後,他終於絕望了。他意識到,查士丁尼不會再信任他,不可能給他足夠數量的兵力。因此,他於西元五百四十八年提出辭職,獲准以後,即回到了君士坦丁堡。
貝利撒留到達西西里島以後,獲得了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汪達爾王國的屬地撒丁爆發了起義,汪達爾人已把他們的部分精兵調到那裡鎮壓起義去了,而且格里梅爾本人也離開了迦太基。貝利撒留當然不肯喪失這個時機,他立即揚帆奔向非洲。為了避開強大的汪達爾艦隊的攔截,他在距離迦太基城還有九天行軍路程的地點實行登陸。格里梅爾得悉這個消息以後,立即命令部隊火速地向阿德西繆姆附近集中。那裡有一個狹窄地段,位於通向迦太基城的大道上,離迦太基只有十六公里。格里梅爾想在那裡圍殲敵軍。可是,他的這個計畫被貝利撒留粉碎了。貝利撒留在陸上採取了極其快速的進攻行動,同時又從海上對迦太基城造成威脅。當汪達爾軍隊還在集中的時候,貝利撒留乘虛而入,使得汪達爾人驚慌失措。接著發生了一系列的戰鬥,汪達爾部隊更加陷於混亂。因此,他們不僅不能擊敗貝利撒留,反而自己到處奔逃,給貝利撒留空出了一條道路,使他搶佔了迦太基城。此後,格里梅爾重新集結了兵力,並下令從撒丁調回遠征軍,準備進行反攻。在這同時,貝利撒留卻修複了迦太基城的防禦工事,而這些工事在汪達爾人統治期間已m.hetubook.com.com經是破敗不堪難於利用了。
第一個吃了大虧的,還是哥特人期待的那個可能的同盟者。當哥特人在帕維亞附近放他們渡過波河以後,他們使毫不客氣地對正在那裡對峙著的哥特部隊和拜占廷部隊同時發動了進攻,使得雙方都措手不及,紛紛逃竄。隨後,他們即大肆掠奪周圍各地。法朗克的部隊幾乎全是步兵組成,他們採辦和劫掠糧食的地區是有限的,因此,成百上千的士兵很快就在自己造成的饑饉中餓倒了。法朗克人出於自己的蠢笨行為而受到削弱,面對著貝利撒留那些快速的部隊,簡直無法前進。貝利撒留沒有遇到多大困難就把他們誘勸回老家去了。於是,他馬上對拉文納加大了壓力,終於迫使維蒂格斯投了降。
納爾塞斯充分利用了提供給他的這個有利機會。他首先提出一個條件,只有給他一支真正強大而且裝備精良的軍隊,才肯接受總指揮官的職務。他得到了那樣一支軍隊,並且立即率領這支大軍沿著亞得里亞海岸向北進發。他的進軍,由於哥特人線上路上的估計錯誤而得到了很大的便利。哥特人當時估計,納爾塞斯必將從海道進入義大利。他們認為,如果沿著海岸線的道路進軍,那就要逾越許多的河流渡口,因而是很困難的。然而,納爾塞斯卻還是走的這條路。他徵集了大批的船隻,並使這些船隻沿著海岸開進,陸軍遇到河流渡口,即用這些船隻搭成浮橋。因此,他進軍速度之快,超出人們意料之外,幾乎沒有遇到什麼抵抗就到達了拉文納。到達以後,他沒有浪費一點時間,馬上折轉向南,迂迴繞過前進道路上的許多要塞,其目的是要趕在托蒂拉還來不及集中其全部兵力之前就迫他進行會戰。托蒂拉扼守著亞平寧山地的主要通道,但納爾塞斯卻從翼側迂迴過了這條通道,前出到達塔吉納。
正當貝利撒留取道回國的時候,波斯的新國王喬斯羅斯也完成了又一次橫越大沙漠的進軍,佔領了安條克城。他把這個城市和其他若干敘利亞城池都夷成了廢墟,而後,在查士丁尼答應每年輸送大量錢財的條件下,締結了一項新的和約。可是,在喬斯羅斯剛好返回波斯以後,貝利撒留回到了君士坦丁堡,於是,查士丁尼又立即撕毀了這個條約。
在下一次的戰局中,喬斯羅斯進攻到了黑海沿岸的科爾齊斯,佔領了佩特納要塞。正在這時,貝利撒留到達了帝國的東邊國界。當瞭解到喬斯羅斯已經出發遠征之後,他儘管還不清楚其真正去向,但卻立即抓住了這個機會,馬上採取突然襲擊的方式攻入波斯境內。為了擴大軍事行動,他派遣阿拉伯同盟軍沿著底格里斯河開進,攻入阿西里亞。這是一個選擇非常得當的進攻時機,它恰好證明了間接路線的價值,因為他們的軍事行動正好威脅著進攻科爾齊斯的波斯軍隊的補給基地,因而迫使喬斯羅斯匆匆忙忙地帶著部隊返回來了。
可是,在巴西爾二世死後,只經過了五十年,拜占廷帝國的安全又受到了威脅,後來,它的前途甚至是在幾個小時之內被決定了。由於長期沒有受到外來的威脅,它的軍事預算被不斷削減,結果使陸軍的兵力銳減了,而且其內部也開始腐化。而在此時,塞爾朱克-土耳其人的國力卻不斷增大。他們自阿爾普.阿爾斯南於一〇六三年執政以後,開始擴大軍備。也就是在這時,一〇六三年以後,拜占廷人才開始覺醒,準備重整軍備。一〇六八年,為了應付外來的危險,羅曼.多格尼斯將軍被擁戴做了皇帝。這位皇帝本來應該拿出若干時間來訓練軍隊和恢復部隊的戰力,可是他卻沒有這樣做,而是過早地採取了進攻行動。由於在幼發拉底河上獲得了初步的勝利,羅曼.多格尼斯便率領大軍深入到了亞美尼亞,在曼齊克爾特附近遇上了土耳其軍隊的主力。當時,阿爾普.阿爾斯南看到拜占廷的軍容頗盛,數量很大,曾經建議進行談判,和平地解決爭端。可是,羅曼.多格尼斯卻堅持要土耳其蘇丹在和談開始之前撤出營地,實行後退。這當然是一種「面子上的損失」,阿爾普.阿爾斯南是很難接受的。羅曼.多格尼斯在遭到阿爾普.阿爾斯南的拒絕以後,立即轉入了進攻,而且他違背了拜占廷的軍事傳統,使自己的部隊一味地前進,前進。他力圖追上敵人,可是敵人卻靈活機敏,不可捉摸,因而接近敵人的企圖無法達到。而在此時,土耳其的騎兵弓箭手卻不斷地對他進行阻擾,妨礙著拜占廷部隊的前進。到了天黑的時候,他的部隊已經筋疲力竭,戰鬥隊形混亂不堪。羅曼這才不得不命令部隊撤退。但是已經晚了。土耳其人從兩翼夾攻而來,使拜占廷軍隊完全崩潰了、瓦解了。
經過幾次挫敗以後,波斯國王開始和查士丁尼的使臣進行和平談判。但是當和談尚在進行的時候,波斯的同盟者薩拉森國王提出了一個新的作戰計畫,即採取間接的方法來打擊拜占廷的實力。他認為,不要向具有堅城利兵的拜占廷邊界發動進攻,最好在敵人料想不到的方向上實施突擊。波斯方面既然擁有一支由最機動的部隊組成的軍隊,就應該把它調到幼發拉底河以西去,越過人們認為不可逾越的沙漠地帶,直接攻擊安條克,即攻擊東羅馬帝國的一個最富庶的城市。這個計畫被波斯人採納了,也立即付諸實行了。而且它還證明,一支有適當組織和準備的軍隊,是完全可以越過沙漠障礙的。然而,貝利撒留當時也大大提高了自己部隊的快速運動能力,他沿著國境線建立了很有效率的交通網體系,能夠採取強行軍的速度,從北向南地對敵人採取先發制人的手段。他迫使入侵者從原路返回去了,但是也僅以逐走敵人為限。對於他在作戰中的這種自我克制態度,他的部下是不大高興的。貝利撒留知道士兵中間的不滿情緒,於是想方設法給他們提出證明,使士兵們懂得真正的勝利在於迫使敵方放棄既定的目標,而盡可能使自己方面遭受最小的犧牲。如果這個目的達到了,那就沒有任何必要去以戰鬥奪取勝利,即所謂「窮寇勿追」。在沒有必要進行冒險的時候,不必去冒險,因為那樣可能招致失敗,而一旦失敗了,遇到更加危險的敵人大舉入侵時,帝國就有可能喪失防禦能力。對於退卻中的敵軍,如果使他們感到已經無路可定,那就會反而提高他們死裡求生的勇氣。
在蒙達會戰中取得最後勝利以後,凱撒成了羅馬和羅馬世界的永久獨裁者。這是一個事實,它使羅馬的憲政從此宣告結束,為把共和國變和圖書成帝國掃清了道路。帝國一旦產生,同時也就為自己的崩潰孕育著胚胎。不過,它的衰亡過程是非常緩慢的。從凱撒的凱旋到羅馬的最後崩潰,經過了五百年的時間。而且在此以後,在另外一塊土地上,還有一個「羅馬帝國」,它繼續存在了一千年。這是因為,第一,西元三百三十年,君士坦丁大帝把首都從羅馬遷到了拜占廷,即君士坦丁堡;第二,西元三百九十五年,羅馬世界正式分裂為東西兩個帝國。東羅馬的命運比較長。西羅馬帝國則由於蠻族的不斷進攻和滲透,國勢日趨衰頹。到了西元五世紀末葉,隨著高盧、西班牙和非洲諸王國的建立,義大利也成為一個獨立的王國,於是,連名義上的西羅馬皇帝也被廢除了。
納爾塞斯在制服哥特人以後,正好騰出了手腳,接著又打敗了法朗克這個新的對手。法朗克人接受了哥特人最後求救的呼籲,特地派兵前來助戰。這一次,法朗克人的進軍比其以前幾次都要深遠,一直前進到了坎帕尼亞。納爾塞斯看來已接受了第一次進擊的經驗,他指望敵人自己去鑽自己結好的吊頸圈套,因此,在法朗克步兵還沒有因行軍和疾病而大大消耗削弱以前,他便一直避免戰鬥。到了西元五百五十三年,當納爾塞斯準備好要在凱西里倫附近同法朗克人進行會戰時,法朗克人的兵力大概還有八萬之眾。在這裡,納爾塞斯考慮到法朗克人的戰術特點,誘使他們落入了陷阱。法朗克的軍隊主要是由步兵組成。在進攻時,總是使用一個深度很大的縱隊,而且具有很大的重力和衝力。而其步兵所裝備的武器,又都是近戰武器,即長矛、戰斧和劍之類。
汪達爾人的抵抗很快就被粉碎了,其殘餘部隊逃進了圍著木柵欄的軍營。當夜,格里梅爾本人從軍營中逃跑。部隊獲得這一消息,也就紛紛自動散逃。貝利撒留立即組織追擊,並在途中俘獲了格里梅爾,因而勝利地結束了這場戰爭。這個收復羅馬非洲屬地的戰爭,最初看來是一場非常冒險的賭博,可是在實際進行過程中,卻顯得十分的輕易和簡單。
初看起來,貝利撒留和納爾塞斯所進行的各個戰局,其意義似乎是戰術重於戰略,因為其中的許多行動都是直接與會戰有關,與其他許多名將進行的戰局比較起來,缺乏破壞敵人交通線的成功機動。然而,仔細地加以研究,就會得出另外一個結論。貝利撒留實際上創立了一種新型的戰術。他利用這種戰術,迫使敵軍在對他有利的條件下首先發起進攻,因而能夠擊敗在數量上佔有很大優勢的敵軍。在這種情況下,甚至他的兵力劣勢,當然是指不大的劣勢,也成了一種優點。而在直接地實行勇敢的戰略規模的進攻時,情形更是如此。所以,他的戰略的著眼點,首先是心理因素,其次才是廣泛的機動。對於西方蠻族的軍隊,貝利撤留能夠利用他們那種本能的進攻特性,而在同比較狡猾又比較有文化的波斯人作戰時,他便首先利用他們對於拜占廷人的優越感,以此去作誘敵工具,而後,通過戰鬥勝利,迫使這些東方蠻人對他產生敬畏心理,接著又馬上利用敵人的小心謹慎態度,在心理上壓倒敵人,佔據上風。
在東方進行了成功的防禦以後,貝利撒留不久即被派往西方,擔負一項進攻性的任務。還在一個世紀以前,汪達爾人(屬日爾曼民族的一個分支)完成了自己向南遷移的行動,他們佔領了原屬羅馬的非洲地盤,並在迦太基建立了自己的首都。他們以此為基地,不斷從事大規模的海盜行徑,派兵四出突襲,掠奪地中海沿岸的各個城市。西元四百五十五年,他們還攻入了羅馬城本身。後來,君士坦丁堡方面派出了一支大型征討部隊實行進剿,但卻反而被他們打得大敗。然而,在經歷了幾代人以後,奢侈的生活和非洲的烈日,已經不僅使他們的民族習性軟化,而且開始消磨了他們的活力。西元五百三十一年,汪達爾國王希里德里克被他那個黷武好戰的侄子格里梅爾推翻,並被投入監獄。希里德里克國王在青年時期曾與查土丁尼友善,因此,查士丁尼給格里梅爾寫信,要求他釋放他的叔父。查士丁尼的這個要求遭到拒絕,於是他便在西元五百三十三年決定向非洲派出一支由貝利撒留指揮的遠征軍。然而,這支遠征軍的兵力是有限的,總共只有騎兵五千,步兵一萬。儘管這是一支經過精選的部隊,但它究竟能否取勝,人們是很懷疑的,因為兵力過分懸殊,據傳說,汪達爾人當時擁有一支十萬人的軍隊。
以前,貝利撒留在每一個戰局中,總是感到兵力不足,這一次,納爾塞斯卻擁有超過哥特人的優勢兵力。雖然如此,納爾塞斯還是想使自己的戰略攻勢產生最大的效果,所以在遇到托蒂拉時,他卻轉而在戰術上採取了守勢。他考慮到,哥特人在本性上富於進攻精神,因此,決定誘使哥特人首先進攻,而自己卻採取機動戰術來迎擊他們。這正是英國人在後來所效法的一個榜樣。八百年以後,英國人在克勒西會戰中用來攻擊法國騎兵的戰術,就和納爾塞斯的戰術完全一樣。哥特人素來看不起拜占廷的步兵,認為他們經不起騎兵的衝擊。納爾塞斯正好充分利用了哥特人的這種自信心理。他把一支頗大的徒步騎兵,即下馬的騎兵,擺在自己戰鬥隊形的中央部位。這支騎兵使用的是長槍,因此,哥特人看見他們,就好像是一大群使用長矛的步兵。而在這支騎兵的兩翼,納爾塞斯配置的是弓箭手,並讓他們稍向前方突出,形成一個半月形,其距離正好使他們的箭可以射倒突入中央的敵人。其餘大量的騎兵,則配置在弓箭手的後面。距離左翼不遠的地方,在一個高地的反斜面上,還埋伏著一支精選的騎兵。這支騎兵的任務是,要在敵人的主力投入戰鬥以後,立即繞到其後方,對哥特人實施突然襲擊。
貝利撒留的戰術體系和防禦-進攻戰略,構成了拜占廷帝國的軍事基礎。在以後的幾個世紀中,西歐進入了中世紀的黑暗時代,而拜占廷帝國卻繼續維持了它的地位和羅馬的傳統。從拜占廷的兩本著名軍事學教科書中,即從毛里塞皇帝的《戰略學》和李阿的《戰術學》中,還可以看到這些作戰方法和軍事組織的進一步發展。後世的拜占廷帝國還是足夠強大的,它不僅多次抵禦了蠻族的入侵,而且當伊斯蘭教徒征服了波斯帝國之後,它甚至還頂住了伊斯蘭教徒的進犯。雖然週邊的地區喪失了,但是拜占廷帝國的主要堡壘卻並未發生動搖,而且,從九世紀巴西爾一世開始執政以後,那些失去的土www.hetubook.com.com地便逐漸得到收復。到了十一世紀初葉,在巴西爾二世的統治下,拜占廷帝國的勢力,又達到了查士丁尼時代那樣的最高峰。這就是說,在五百年以後,帝國比查土丁尼時代更加強盛和安全了。
波斯騎兵首先攻擊貝利撒留的左翼,最初似乎頗有進展。可是有一支埋伏在高地後面的輕騎兵支隊,突然地向著進攻者的後方實施攻擊。由於這個意料不到的奇襲,加上匈奴騎兵又向波斯人的翼側實行猛攻,迫使波斯人不得不向後撤退。在右翼,波斯騎兵本來突進得還要深遠些,已經到達了城牆腳下。而這樣一來,又正好使進攻部隊的翼側與處在中央原地未動的部隊之間出現了一個缺口。於是,貝利撒留即把自己的全部騎兵投入缺口。這個反突擊指向了波軍戰鬥隊形的薄弱部分,迫使進攻右翼的波斯騎兵慌忙後退,以致變成毫無秩序的逃跑。這又給貝利撒留提供了機會,使他得以向位在戰場中央的波斯步兵實施翼側攻擊。達拉會戰最後以波斯人的徹底失敗而告終。多少代人以來,波斯還是第一次敗在拜占廷人手裡。
貝利撒留具有一種高超的藝術,能把自己的弱點變成有用的力量,而把敵人的實力變成他們的弱點。他的戰術的特點也就在於採用間接路線;他總是首先打亂敵人的戰鬥隊形,尋找其各個部隊之間的接合部,認為這是敵人最薄弱的環節,而後在這裡進攻,把敵人打敗。
最後,經過一年時間的圍攻,哥特人終於放棄了攻城的企圖,並向北實行撤退。其所以撤退,是因為他們獲得一個消息,說拜占廷的一支部隊已經佔領了里米尼,而那裡距離他們的基地拉文納已經很近了。當哥特大軍的後衛正在渡過莫爾芬大橋的時候,貝利撒留對其發動了猛烈的攻勢,結果使他們遭到了慘重的損失。
維蒂格斯後悔莫及。雖然已經太晚了,但他還是做出了決定,在使用黃金和土地作代價向法朗克人買得和平之後,立即集中十五萬人的大軍,用以奪回羅馬。貝利撒留可以用來防守羅馬城的兵力,湊起來剛好達到一萬人。但是,他利用了在敵人圍城開始以前的三個月間隙時間,加強了城市的防禦工事,儲備了充足的糧食。此外,他還採取了一種積極防禦的方法,即不斷地進行組織良好的出擊,在這種出擊中,貝利撒留充分發揮了自己騎兵的優勢。他的騎兵裝備著弓箭,可以在哥特騎兵達不到的射程之外阻撓其活動,因為哥特騎兵當時裝備的只是長矛。有時,他還引誘哥特槍騎兵作盲目的衝鋒。儘管防守城市的兵力不多,而且經受了過度的疲勞和精神緊張,但圍城部隊的兵力損失卻比他們更快,特別是在疾病流行的時候。為了減輕攻城的壓力,貝利撒留決定作一次冒險。他從自己本來不多的兵力中又分出兩個支隊,令其採取突然襲擊的辦法去攻佔蒂沃里和特拉契納兩座城市,用以控制圍城敵軍的糧食補給道路。當拜占廷國內的援軍到達以後,他便進而擴大了這種快速支隊的活動,使其範圍從亞得里亞海岸一直抵達到拉文納這個哥特人的主要基地。
在維蒂格斯向東北拉文納方向撤退時,貝利撒留派出了部分兵力,從海路沿著西海岸向北挺進,以便搶佔帕維亞和米蘭。而貝利撒留本人則親自率領一支只有三千人的隊伍,向著東海岸進發,以便同一支剛剛在那裡上陸的援軍會師。這支援軍有七千人,由納爾塞斯指揮。會師以後,他即開始強行軍,馳援被哥特軍隊圍困在里米尼的那個支隊。貝利撒留採取偽裝的辦法,躲過了駐守奧西莫要塞的哥特人的耳目。在那裡,東哥特留駐有二萬五千人,但貝利撒留把部隊分成兩個行軍縱隊,悄悄地繞過了要塞,直接奔向了里米尼。另外,他還分出了部分兵力走海路開進。他這樣把部隊分成三路進攻,其目的是要給哥特人製造一個他有大量兵力的印象。為了加強這個印象,他又在夜間虛張聲勢,故意虛設營火,擺出一條火龍。當時,單是貝利撒留的名字也足以引起哥持人的恐懼,而他採取這個計謀。更增加了他的成功。結果,在數量上比他多得多的東哥特軍隊,在他剛剛到達的時候就驚恐地逃跑了。
不久以後,貝利撒留又被召回到君士坦丁堡。這一次則是由於帝國內部事務的緣故。在貝利撒留離開東方之後,波斯國王馬上又進入了巴勒斯坦。他的企圖是要佔領耶路撒冷,因為就當時說來,自安條克被毀以後,耶路撒冷成了東方最富庶的城市。查士丁尼接到情報以後,又立即把貝利撒留派往巴勒斯坦去進行援救。這一次,喬斯羅斯率領著一支擁有二十萬人的大軍,因此,他無法橫越沙摸,只好沿著幼發拉底河的兩岸行軍,先進入敘利亞,而後向南轉,向巴勒斯坦進攻。貝利撒留判斷,喬斯羅斯必將採取這樣一條行軍路線,因此,他把自己所能集中的兵力,雖然數量不多但卻具有高度機動性的兵力,都集結在卡爾希米希。這座城市正好位於幼發拉底河的上游,貝利撒留的軍隊從這裡出發,可以利用河流向南彎曲之便,以最好的方式威脅敵軍進攻部隊的翼側。喬斯羅斯在獲得貝利撒留集中兵力的消息以後,立即派出使臣去見貝利撒留,詭稱商討可能的和平條件。而其真正的目的,是要偵察貝利撒留的軍事實力和部署。事實上,貝利撒留當時擁有的兵力,比波斯的兵力少得多,可能只有它的十分之一,甚至只有二十分之一。
不過,在西元六世紀中葉的時候,由於東羅馬的援助,在西方,羅馬的統治權力曾有一度蘇複的景象。在查士丁尼一世統治君士坦丁堡的時期,他的將領又重新征服了非洲、義大利和西班牙南部。這些勝利的取得,主要是同貝利撒留的名字分不開,特別是同他的兩件有名業績分不開:第一,他總是以極少的兵力來完成追求遠大目標的戰局;第二,他系統地運用了防禦戰術。他的一系列戰功都是採取不靠進攻的辦法得來的。這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事例。而且更加令人信服的是,他用以進行防禦活動的軍隊的基礎,卻是一支機動的騎兵部隊。貝利撒留本人並不缺乏膽略和勇氣,可是他的戰術,不僅在於給敵人設置障礙,而且總是設法使敵人認為自己搶先發起進攻較為有利。他如此信賴防禦手段,部分的理由是他手中總是兵力不足;但同時,也是因為他在戰術上和心理上有著準確精密的計算。
解除里米尼之圍以後,貝利撒留一方面監視著維蒂格斯在拉文納的行動;另一方面,則致力於掃清他與羅馬之間的交通線,其辦法就是逐一攻佔那些https://m•hetubook.com.com他在快速進軍中迂迴繞過的要塞。由於兵力有限,他要完成這個任務並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他採取的辦法是,首先把那些重大的要塞隔絕孤立起來,而後加以攻克。與此同時,他派出若干快速運動支隊,開到一定的距離,使之作為屏護隊,阻止敵人的生力軍接近被圍的要塞。為了完成這個任務,曾經花費了不少時間。因為貝利撒留部下的某些將領,是有宮廷關係的,他們不大服從他的調度,專門尋找容易對付或比較富裕的作戰目標,這樣就使時間更加拖長了。此時,維蒂格斯則分別向法朗克和波斯派出使節,建議他們聯合起來共同對抗拜占廷帝國,而且趁著它的軍隊還分散在廣闊的地區之時,可以從兩個方向實行進攻。他的目的,當然是想及早制止拜占廷遠征軍的繼續推進。法朗克國王同意了這個建議,並馬上率領一支大軍越過阿爾卑斯山,進入到義大利。
波斯人開近要塞以後,首先就對貝利撤留的作戰部署感到困惑。於是,他們在第一天即花了整天時間來進行戰鬥偵察。第二天早晨,貝利撒留給波斯的總司令官送去一封信,建議他最好不必兵戎相見,而採取和平談判的方式來解決有爭論的問題。根據克薩里斯基對考古發掘物的研究,他在信中曾這樣寫道:「和平是一件最大的好事。凡是略有理性的人,都會同意這一點……因此,力求以和平來結束戰爭的統帥,才是最偉大的統帥。」這真是至理名言,而且由一位年輕的統帥在他第一次獲得偉大勝利的前夕說出來,更屬難能可貴。可是,波斯主帥給他的回答卻是:對羅馬人的諾言永遠不可相信。按照這位主帥的看法,貝利撒留給他送這一封信和採取防守戰術,正是對方有著畏懼心理的表現。就這樣,波斯人開始了進攻。不過,他們也是相當謹慎的,沒有向中央部位進攻,認為那裡是一個明顯的陷阱。然而這種小心謹慎的態度,卻正好中了貝利撒留的圈套。因為這不僅使他們兵力分散,攻擊力受到削弱,而且使其戰鬥行動局限於對付兩翼的騎兵。對貝利撒留來說,他的騎兵正是一個可以與波斯人相匹敵的兵種,在數量上也少不了多少,所以他正寄希望於騎兵。而在當時,貝利撒留的步兵還可以使用弓箭進行比較有效的射擊。那個時候,拜占廷的弓箭在射程上是超過波斯人的,而且,波斯人的鎧甲也抵擋不住拜占廷的利箭,相反,拜占廷人的鎧甲卻可以有效地防護波斯人的弓矢。
那不勒斯陷落的消息,立即引起了哥特人的強烈恐慌,人們紛紛起來反對國王。於是,一位頗為剛毅的將領維蒂格斯起來取而代之,得到了王位。維蒂格斯抱著一種單純的軍事觀點來應付時局。他認為,在集中兵力對付新的入侵者之前,必須先結束對法朗克人的戰爭。根據這一觀點,他只留下一支數量不大的兵力來防守羅馬,認為這樣一支兵力已足夠守住羅馬城,而自己卻帶領大軍北進,去進攻法朗克人。然而,羅馬的居民並不同意他的意見,而守備部隊又認為,如果沒有居民的協助,城市是很難守住的。這樣,貝利撒留沒有遇到什麼困難就佔領了羅馬城,因為守備部隊已經不戰而棄城逃跑了。
貝利撒留再一次被召回君士坦丁堡。這是因為,查士丁尼對於他那日益增長的威望是很嫉妒的,對他有所猜疑。可是不久,由於執行不正確的政策,拜占廷帝國在義大利的統治權又岌岌可危了。局勢迫使查士丁尼不得不又把貝利撒留重新派到義大利去收拾殘局。可是,這位皇帝又是過分地慳吝和猜忌,他撥給統帥的兵力兵器卻是那樣地微弱,以致很難於用這點兵力去完成任務。當貝利撒留到達拉文納時,他面臨的困難更明顯地增加了。哥特人在其新國王托蒂拉統領之下,逐漸恢復了自己的軍事實力,重新佔領了義大利的西北部,並且開始向南部發展。他們已經攻陷了那不勒斯,並且進一步威脅著羅馬城。貝利撒留為要救援羅馬,採取了一個勇敢的,但卻是沒有成功的行動。他派出一部兵力靠著海岸航行,進入到蒂貝爾河邊。可是,托蒂拉毀壞了羅馬的城防工事,留下大約一萬五千人的兵力,把貝利撒留的七千人箝制住,使其困在海岸邊上。而他本人,則帶領大軍向北挺進,想乘貝利撒留不在的時候,搶佔拉文納。然而,貝利撒留卻以巧妙的機動勝過了他的敵人。他偷偷地溜進了羅馬城,企圖以羅馬城作為誘餌,不愁哥特人不來上鉤。在托蒂拉帶領大軍返回來以前的三個月時間裡,貝利撒留修復了除一個門之外的所有城防工事。隨後,他擊退了敵人兩次相當激烈的進攻,並使哥特人遭到了嚴重的損失。這樣,敵人的自信心開始動搖了。當他們實行第三次進攻時,貝利撒留即以反突擊把他們打敗,迫使他們後退。第二天,哥特人解除了羅馬城之圍,退回到蒂沃裡去了。
西元六世紀初,東羅馬帝國面臨著一種危險的局勢。它的軍隊在波斯邊界的作戰中,接連幾次遭到慘敗,因此,它在整個小亞細亞的地位也都開始動搖了。稍後一個時期,由於匈奴人從北方侵入了波斯,這個壓力一度有所緩減。然而,快到公元五百二十五年時,邊界上的戰爭又重新爆發了。不過,這時的戰鬥活動還只是零零星星地進行而沒有什麼系統性。就在這個時候,貝利撒留開始嶄露頭角。他率領一支騎兵,向波斯的屬地亞美尼亞實行了幾次成功的進擊。稍後,當波斯人佔領一個邊境要塞之時,他又進行了一次大膽的反擊,把要塞奪了回來。把他的成功和其他將領的失敗作一番比較,查士丁尼受到很大鼓舞,於是提升貝利撒留做了東線各軍的總司令官。那時,貝利撒留還不到三十歲。
貝利撒留猜到了敵人的意圖,於是將計就計,變了一個軍事上的「戲法」。他挑選出一批最精壯的士兵,其中還包括被俘以後轉而為他服務的哥特人,汪達爾人和摩爾人,把他們擺在行軍路線的前頭部分,即擺在波斯使臣必須經過的路上,以便給他造成一個印象:似乎眼前所見到的,只不過是一支大軍的前哨而已。同時他又命令士兵們在平原地上散開,並且不斷地來回運動,顯出有很多部隊的樣子。貝利撒留本人顯露著十分矜持自信的態度,他的部隊則反映出趾高氣揚的氣派,好像對於波斯入的進攻,大家都滿不在乎。這樣,更加增強了波斯使臣的印象。因此,這位使臣給國王的報告就使他真正相信,如果繼續向前突進那就太冒險了,認為貝利撒留確有足夠的兵力來危害他的交通線的側翼安全。
在以後的幾個月裡,和*圖*書汪達爾人曾經多次嘗試,想把羅馬人逐出城去,可是絲毫沒有成效。這以後,貝利撒留估計到,汪達爾人的士氣已經低落了,於是決定作一次冒險,向汪達爾人實施進攻。他認為,萬一進攻失利,自己的軍隊也有地可退,有城牆作為掩蔽。他率領騎兵向前開進,接近了汪達爾人設在一條河流後面的特里卡梅倫營地,並且不等步兵到達即開始發起戰鬥。他當時的企圖,看來是想顯示一下自己兵力的單薄,誘使敵人前來進攻,而後,當敵人渡河之際,即對其實行反擊。可是他的這種佯動性攻擊,以及隨後實行的假退卻,並未能誘動汪達爾人,他們不肯渡河追擊。貝利撒留於是又抓住汪達爾人過分小心謹慎的弱點,在毫無阻礙的條件下,把頗大一部分兵力送過河去,首先向汪達爾軍的中央部位施加壓力,把敵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那裡以後,即在全線展開了進攻。
在進行第一次義大利戰局的過程中,貝利撒留的朋友曾經私下問他,當他面對著那樣一支有著巨大優勢兵力的敵軍時,他怎麼還能保持必勝的信心。他回答說,在同哥特人進行第一次戰鬥時,他就認真研究了他們的弱點,發現哥特人在戰鬥中不能協調一致地使用自己的全部力量。而其原因,一方面是部隊數量太多,兵力過大,很難靈活調度;另一方面,則是哥特騎兵缺乏經驗,儘管這支騎兵是由優秀的騎手組成,但他們只受過長矛和短劍的訓練,而且他們的徒步弓箭手,也只習慣於在騎兵的掩護下作戰。因此,哥特騎兵只能在近戰中進行有成效的作戰,而當對方的騎兵在遠距離上利用弓箭向他們攻擊時,他們便毫無抵抗的能力。至於哥特人的徒步弓箭手,則是任何時候都不敢冒險,不敢在開闊地形上面對敵人的騎兵。結果,哥特人的騎兵經常都是往前靠,力求靠近敵人,保持近戰距離。這樣,也就常常使自己在不利的條件下進入戰鬥。而每當掩護步兵的騎兵脫離太遠的時候,步兵也就落後,甚至後退,因而它們之間的協同動作將被破壞,於是,在步兵與騎兵之間便要出現缺口。這個時候,正好可以從翼側實施反突擊。
這些論述似乎是過於理智化了,所以很難使那些樂於流血的軍人心悅誠服。貝利撒留為了維護自己對部隊的影響,決定滿足他們的願望,同意他們繼續實施進攻,結果卻遭到一次失敗。這是唯一的一次失敗,它卻證明貝利撒留的預言是完全正確的。不過波斯人對追擊者所取得的那次勝利,花費了很高代價,而且他們仍然被迫實施退卻。
四年以後,由於對自己放棄義大利感到遺憾,查士丁尼又決定派遣新的遠征軍。但他還是不願意讓貝利撒留當統帥,害怕為自己樹立強而有力的競爭者。於是,他任命了納爾塞斯。納爾塞斯是一個以軍事理論家出名的人物。在貝利撒留第一次遠征義大利的結束階段,即奪取最後勝利的階段,他曾經有機會顯過身手,實際上顯示了自己的統帥藝術。
貝利撒留的軍隊同羅馬過去的軍團制軍隊比較,在組織形式上是大不相同的,它很接近於中世紀的那種形式的軍隊,只不過更加發達完善一些罷了。凱撒時代的軍人看到他們,簡直不會承認他們就是羅馬的軍隊。不過,跟隨西庇阿轉戰非洲的那些軍人,如果看到他們的發展趨勢,則可能不會感到驚奇。從西庇阿到凱撒,在這整個歷史時期中,羅馬本身已從城邦國家變成了帝國,它的軍隊也從短期服役的公民部隊變成了長期服役的職業化軍隊。然而,自從撒瑪會戰以來,儘管騎兵顯出了自己的重要性,但它在羅馬軍隊的組織結構中,並沒有提到主要的地位。步兵仍然是羅馬帝國陸軍內的主要兵種,而騎兵呢,儘管馬種已經大有改良,但它仍然如同和漢尼拔作戰的初期那樣,只是一個輔助性的兵種。後來,出於帝國邊防鬥爭的需要,必須提高部隊的機動性,因而騎兵的數量才逐漸有所擴大。只有到了西元三百七十八年,當羅馬的軍團在阿德里亞諾波爾會戰中被哥特人的騎兵擊敗以後,羅馬陸軍才總結了教訓,進行了改組。但在以後的幾代人中,卻又偏向了另一個極端。在齊阿多休統治的時代,為了加速擴充機動部隊,曾經大量收編蠻族的騎兵,因而使騎兵的比重有所增加。此後一個時期,在補充兵員的時候,步兵和騎兵的比例,又大體趨於平衡了。待到查士丁尼和貝利撒留的時代,重騎兵便成了主要的兵種。重騎兵的騎手們,身上披著鎧甲,使用長矛和弓箭。實行這樣一個突變,很明顯,是想使每一個經過嚴格訓練的軍人,同時兼有機動的「射擊力」和「衝擊力」。匈奴和波斯部隊中的騎兵弓箭手,以及裝備著長矛的哥特騎兵,每一個人都相應地具備這種素質。作為重騎兵的輔助力量,又編組了輕騎兵,即一種輕裝的弓箭手騎兵。這兩種騎兵的結合,無論從組織結構上來看,還是從戰術使用上來看,都可以說是現代輕型和重型(中型)坦克聯合使用的先例。同時,步兵也開始區分為兩種類型,即輕型和重型。不過,後者因為使用重矛和密集的戰鬥隊形,在戰鬥中只能起一種牢靠的支柱作用,而騎兵則環繞著它進行各種的機動。
這個輕易得來的勝利鼓舞著查士丁尼,使他在西元五百三十五年又提出了從東哥特人手裡奪回義大利和西西里島的嘗試,不過他的原則是要儘量少花代價。在北面,查士丁尼派了一支人數不多的軍隊,使其沿著達爾馬提亞海岸向北開進。同時,又以提供「補助金」為誘餌,誘使法朗克人從北面進攻東哥特人。在這種聲東擊西策略的掩護之下,查士丁尼才命令貝利撒留率領遠征軍一萬二千人向西西里島進發,並且指示他在到達的時候揚言只是過路,說這支兵力是假道開往迦太基去的。如果西西里島不準備對他進行抵抗,那貝利撒留就要立即進佔該島,否則,他應該不動聲色,重新上船揚帆而去,不要糾纏在戰鬥當中。實際上,貝利撒留在奪占西西里島時,沒有遇到任何一點困難。西西里島上的各個城市,儘管曾經受到原來征服者的很好優待,但是他們還是熱烈地歡迎著貝利撒留,把他當作保護者和解放者。東哥特人在西西里島的守備部隊是不多的,他們沒有對他進行嚴重抵抗。當然也有巴勒莫城守備隊這個例外。對於這座城市,貝利撒留是採用計謀奪得的。可是,與貝利撒留在西西里的勝利相對照,入侵達爾馬提亞的拜占廷軍卻遭到了慘敗。但那裡不久就獲得了援軍,繼續恢復了進攻。在此同時,貝利撒留也渡過了墨西拿海峽,開始侵入義大利半島。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