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夜城03:夜鶯的嘆息

作者:賽門.葛林
夜城03:夜鶯的嘆息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章 停電的上城區

第三章 停電的上城區

「別動粗。」我說。「把手放開。」
伊恩忍不住笑道:「沒有——這樣才刺|激,不是嗎?對某些歌迷來說,這樣反而更具魅力。畢竟這裡是夜城,人們來此是為了找尋新鮮的刺|激,俄羅斯輪盤早就過時了——」
「你好,老兄。我叫伊恩.阿格,是明星們的道具管理員、伴唱歌手兼吉祥物。我曾祖父曾經聞過維多利亞女王的體香。有什麼我能為你效勞的嗎,先生?」
「那門外又為什麼要擺兩個保鏢在那裡?」
「四十五分鐘。」我說,不過純粹是為了擺酷。
「也有人說你是仗著自己懂一點魔法,專門靠嘴吃飯的傢伙。」
「讓我進去。」我說。「不然場面會很難看。」
「我以為卡文迪旭夫婦才是洛欣格爾的經紀人。」我說。
兩名戰鬥法師對我微微鞠躬,然後不慌不忙地走了開去。也許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不過現在他們已經沒有機會知道了。我很懂得虛張聲勢,然而這也是因為夜城中大部分的人都很識時務的關係。我敲了敲休息室的門,沒人響應,於是我自己打開門走了進去。
一直以來都有一群人想要置我於死地,但是我始終不知道他們的身份及動機,我只知道打從出生開始他們就不斷派人前來取我性命。我明白這一定跟我失蹤的母親有關。我的母親不是人類,而在這個秘密被我父親發現沒多久後,她就失蹤了。後來我父親意志消沉,喝酒度日,最後醉死夢中。我很不願意承認自己有個這麼軟弱的父親。至於我的母親,我幾乎無時無刻不在推敲著她的真實身份。
「她在休息室裡,就在舞台後面。」他指了指方向,然後轉過頭去,神情之中似乎透露出些許憂傷。「真希望我們沒來這裡,她跟我。這裡跟我想像中並不一樣。如果我可以決定的話,我會退還訂金,作廢合約,跟這個鬼地方撇清關係。但是她已經不聽我說話了。她平常時間幾乎都不離開休息室,我只有在舞台上表演的時候才能見到她。」
「我希望能跟洛欣格爾談談,」我說。「我是——」
「通關密語是什麼?」我語氣嚴厲地道。
「渥克派我來的。」這話總是值得一試。因為人們通常比較害怕渥克,而這不是沒有原因的。
上城區的陰暗角落裡也有不少流浪漢,穿著破爛的大衣或是髒兮兮的毛毯,伸出長蛆的手掌跟過往行人乞討零錢。他們是無家可歸的人、落魄的浪子、逃家的青少年、或許純粹是運氣不好的可憐蟲。大部分的路人都會懂得施捨點零錢或是說些安慰的言語,因為在夜城,因果並不只是個虛幻的觀念。這些流浪漢中有不少都是過氣的大人物。夜城裡,不管多有權力的人都有可能在一夕之間失去所有。所以大家都知道沒事千萬不要去招惹這些流浪漢,因為他們可能依然保有某些曾經強大的力量;也因為或許有一天,你也可能會變成他們的一員。在命運之輪的運轉之下,所有人都有起起落落,就算你是上城區的大人物,命運之輪也不會為你而絲毫轉慢。
我笑了笑道:「我的客戶不希望身份曝光。」
我偷偷觀察著週遭人群,沒有發現任何熟悉的面孔。其實如果有人跟蹤我的話,飛行轎子一定會讓我知道的。不過這整個案子也可能只是要引我來這裡的佈局,或許對方早就在店裡埋伏好了。想要確定有沒有陷阱,唯一的方法就是開啟我的心眼。一旦我的天賦開始運作,任何事物都將無所遁形。不過開啟天賦本身是件十分危險的事,因為每當我心眼一開,我的內心就會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將我的位置暴露給所有正在找我的人。我的敵人無時無刻不在監視著我。然而此時總得要弄清楚是不是陷阱才能繼續辦案,於是我打開了心眼,以更宏觀的視野透視整個世界。
我很快就找到洛欣格爾的休息室。不過站在休息室門外的兩位紳士顯然不是一般的保鏢,而是卡文迪旭夫婦花了大錢請來的高級保鏢。他們身上穿的是亞曼尼西裝,左眼眉毛上紋了幾個象形文字,代表他們是怒龍幫的人,也就是說他們不但是魔法師兼功夫高手,更是世界頂尖的殺手。這種人通常都是負責保護帝王或是某些未來救世主的,任何有理性的人看到他們都會轉身離去,逃之夭夭,不過我還是想也不想地迎向前去。如果我會讓任何人嚇到的話,那就根本當不了私家偵探。我面帶微笑,來到他們面前停下腳步。
要唬過喜歡自抬身價的魔法門房並不是什麼難事。我神情高傲地笑了笑,說道:「我是約翰.泰勒,有事來找洛欣格爾。把門打開,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她不再多說,轉回頭去看鏡子,一手撐著下巴,兩眼全然無神,瞬間迷失在自己的世界裡。在我離開休息室的時候,她和圖書已經完全當我不存在了。
「我是來幫忙的。」我說。「少死幾個無辜的人對大家都好,不是嗎?」
「這裡應該是洛絲成名的關鍵。卡裡班的洞,上城區最大的夜店,最能夠增加曝光率的地方。但是現在一切都不對頭了。她來這裡沒多久就變了。如今她只唱悲傷的歌曲,而且悲傷到讓觀眾忍不住回家就自殺,有些人甚至等不到回家就動手,天知道至今已經死了多少人——卡文迪旭夫婦用盡一切手段遮掩此事,因為他們還想跟唱片公司簽訂合約。只不過消息走漏了,娛樂界的人沒有不喜歡八卦的。」
「不是。」我小心說道。雖然伊恩講得很輕鬆,但是我可以從冷酷的眼神中看出他是個直截了當的人,而這裡所謂的直截了當多半跟某些鈍器有關。「我只是對這裡發生的事情感到好奇,說不定我可以幫忙解決。畢竟這是我的專長。」
「沒證明就不能進去,請離開吧。像兔子一樣跳走吧。」
門上的大臉深深吸了一口氣。「您有證明嗎?」
兩條手臂退回木門,逐漸消失。我慢慢收回拇指,大臉則滿臉不爽地嘟起嘴瞪著我。
然而對我而言,真正值得注意的東西只有卡裡班的洞外所布下的層層魔法防禦。所有出入口附近都設有魔法結界、各式詛咒以及各種符石,閃爍著恐怖的能量光芒。這家夜店受到十分強大的魔法保護,即使是最強大的魔法師也很難突破。這表示有人花了很多錢去保護一名逐漸嶄露頭角的歌手。不過我看出這些魔法防禦都不是針對我而來的,所以這裡應該不是為了對付我而設下的陷阱。我關閉心眼,若有所思地看著離我最近的門。只要我不使用魔法,這裡的防禦系統就不會攻擊我,所以——我得想個辦法騙過它們。
「答對了!現在你可以讓我進去了。」
他聳肩:「她不可能屈就於我這個經紀人的。卡文迪旭夫婦能夠為她帶來我無法接觸到的工作機會。他們財力雄厚、勢力龐大。只不過——」
由於表演廳中大部分的燈光這時都沒打開,所以看來十分陰暗。牆壁由大石塊堆積而成,石造的天花板不高,營造出一種奇特的壓迫感。地板上過蠟,十分乾淨光滑。廳中擺滿了高級的餐桌餐椅,另外一頭架設了一座挑高的舞台。此刻所有椅子通通翻倒過來架在鋪了華麗桌巾的餐桌上。廳中唯一的光源來自一旁的吧檯,提供員工及樂團的人休息使用。這時有十幾個夜班工作人員圍在吧檯附近鬼混,好像被火光吸引的一群飛蛾一樣。
一個滿頭髮卷的紅髮女郎叫道:「祝你好運,親愛的。她連跟我都不會多說一句話,而我還是她的主合音呢,那女人驕傲透了。」
「不要妄想。快滾吧。滾遠一點。現在是中場休息時間,歌手不會出來露臉,也不會幫任何人簽名。還有,禁止在門口閒晃。如果你想買票的話,一個小時後售票口就會營業。你可以到時候再回來,或是乾脆不要回來。反正我也不在乎。」
一群無頭騎士突然駕著摩托車包圍了飛行轎子,不過喧鬧鬼隨手一拍就讓他們摔成一團。其他車輛一看到這種情形,立刻離我們遠遠的,我們也就安安穩穩地進入上城區。到了上城區後,你馬上就能感受到蓋過了無數血腥、汗水以及眼淚的刺|激快|感。世界上再也沒有比這裡的霓虹燈更加閃亮的地方了。到處都是奪目的光芒與鮮明的色彩,各式各樣的招牌有如心跳一般的明亮閃爍。我敢說今晚的大停電絲毫沒有影響到上城區,因為這裡只要一停電馬上就會有人搶著來修。然而不管霓虹燈有多亮,這裡總是隱藏了許許多多的黑暗。在這個凌晨三點的世界裡,只要你出得起錢,黑夜的慾望大門將永遠為你而開。
吧檯旁坐了幾個身上披著毛巾,穿著十分暴露的女性表演人員,在我走近的時候也沒人抬頭看我一眼。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琴酒味以及厭世的氣息。如果是在舞台上的話,她們會魅力四射,穿著華麗的服裝、網襪、高跟鞋、長羽毛頭飾、造型假髮以及滿臉濃妝——不過舞台上是舞台上,現在是現在。在休息時間的空蕩酒吧之中,這些沒有化妝、頭上綁滿髮卷、嘴角叼著煙的合音歌手和女服務生們,看來和剛從戰場回來的士兵簡直沒什麼兩樣。
「真的嗎?恭喜呀。現在滾回路上去跟車玩吧。我們謝絕參觀,絕不開放。為什麼你還站在這裡?」
「我說了呀。」
「你只是個普通人,只懂得說大話跟玩弄小把戲。」
「那兩個傢伙?當然沒有啦。他們根本不會親自到這裡來,只會派些打手過來監視週遭環境,打發前來調查的記者跟調查員。」他微笑道:「他們對付私家偵探也是很不客氣的。你自己小心點。」
她轉回hetubook.com•com頭來看我,可憐兮兮地笑了笑。「你應該知道不能相信這種八卦,約翰。那只是用來打知名度的宣傳手段罷了,誇大一些有的沒的,好讓大家來談論我的名字。每個人都說是聽朋友的朋友說的,但是卻沒有人真的認識任何一個死者。夜城是個八卦大本營,而且大家都喜歡亂傳不好的傳言。我只不過是個喜歡唱歌的歌手而已——如果你真的擔心這種小事的話,就去跟卡文迪旭夫婦談談吧,我肯定他們會有讓你滿意的答案的。現在,如果你不介意,我希望能獨處一下。下一場表演就要開始。」
「別傻了,當權者什麼時候開過搜索令。」
「私家偵探、騙徒、自大並且愛吹牛的傢伙。」右邊那個說。
「嗨,我是約翰.泰勒,希望不會造成兩位的不快。」
「有人說你是未來世界的王。」
「有人僱用我來照顧你,確保你過得很好,沒被人佔便宜。」
酒保是一個不知道哪一族的精靈,我永遠搞不清楚這些精靈的關係。總之,他帶著懷疑的眼神向我看來。
「是的,我聽過不少關於你的傳聞。」他想了好一會兒,然後聳聳肩道:「聽著,老兄,我跟著洛絲很久了。我為她管理道具、架設樂器、負責調音還幫忙伴奏。我幫她處理所有她不想處理的麻煩事,我照顧著她,你懂嗎?我一個人做三個人的工作,從來沒有抱怨過,因為她值得我如此犧牲。我一輩子跟過太多歌手了,我知道她具有成名的一切條件。她一定會成功,會變成超級巨星。我是她最早的經紀人,是第一個看出她的潛力的人。我帶著她在夜城四處奔走,為她開啟歌唱事業,不過我一直知道有一天她會離我而去。我不在乎,因為像她這麼美妙的聲音一輩子能碰上一次已經非常幸運了,我只求能夠在她傳奇的一生中扮演一個小小的角色,這樣就夠了。」
門當即自動打開。大臉的嘴角抽動,口中唸唸有詞,在我進入店內之後憤怒地關上。接待大廳看來十分豪華,起碼沒被我面前這隻巨大的巨魔身體擋住的地方看起來都很豪華。這巨魔身高八呎,寬度也是八呎,身穿超大夾克,脖子上打著蝴蝶領結,舉起斗大的拳頭在我面前格格作響。我看了他一眼,立刻知道絕無可能靠著一張嘴通過這一關。於是我二話不說向前走去,以眼神吸引對方的目光,然後狠狠地往他的下體踢了一腳。巨魔嗚咽一聲,雙眼凸起,身體向旁一歪,重重地摔倒在地板上,痛苦不堪,扭成一團。正所謂身型越大,目標就越大。我輕輕鬆鬆地跨過巨魔,穿越大廳,走過旋轉門,進入表演廳。
「真好。是誰雇你的?我想應該不是卡文迪旭夫婦吧?」
「沒錯。」她目光自我臉上移開,再度回去盯著鏡子中的自己。她在鏡中尋找著某樣東西,但我卻看不出她在找什麼,或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我在這裡感覺很安全。」她慢慢地說。「有人保護著我。有時候我覺得整個世界都想要佔我便宜,而我根本沒有那麼多便宜可佔。當明星並不容易,約翰。音樂、舞蹈、演唱技巧這些都可以在課堂上學習,但是該如何成功,以及隨著成功而來的壓力,這些都不是別的地方可以學得到的。所有人都有所圖謀——我現在只能相信我的經紀人,卡文迪旭夫婦,他們純粹只對我能賺多少錢感興趣——這點,我可以接受。」
「劍魚!」
「喔,我知道你是誰,好傢伙。你是令人聞風喪膽的約翰他媽的泰勒本人,著名的私家偵探、未來世界的王,至少謠言都是這麼說的,不過我不太相信謠言就是了。我猜你是為了自殺事件而來的?我就知道。這種事終究還是會流傳出去。我警告過他們了。我說紙是包不住火的,但是有人聽我說話嗎?你說呢?」他愉快地笑了笑,拿出老舊的黃金打火機,點燃了一支小雪茄。「那麼,約翰.泰勒,你是來給我們家小女孩添麻煩的嗎?」
洛欣格爾坐在一張椅子上,面對著化妝台上的大鏡子,默默地看著鏡中的自己。我走進休息室中,關上了門,而她卻甚至沒有抬頭看我一眼。她的表情平靜,微帶憂傷,似乎迷失在自己的目光之中。我靠在身後的門上,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她。她身材嬌小,只有五呎高,修長,美艷,穿著素白T恤跟一條舊舊的牛仔褲。
然而這裡仍然是夜城,不小心的人隨時可能掉入陷阱。只想歡度週末的人可能會在烏煙瘴氣的酒吧裡一待就是好幾年。也有的舞廳會讓人無法停止跳舞,即使舞池裡已經積滿人們腳上淌出的鮮血也必須繼續跳下去。你可以在這裡的黑市販賣自己或是他人體內所有的器官,心智,甚至是靈魂。有些魔法商店販賣各式各樣的強力魔法物品,但是hetubook•com•com絕不保證賣出去的東西具有廣告宣稱的效果,而且當你要回去找他們理論的時候,店家通常已經消失不見。
如果要追求真正上好的夜城夜生活,你就必須到上城區。只有在那裡,你才能找到最華麗的建築、最頂尖的娛樂以及最誘人的墮落。那裡所有的服務都保證值回票價,不過不保證能夠贖回迷失的靈魂。人們一不小心就會將靈魂迷失在上城區。當然,這也是它迷人的地方之一。陌生人酒館離上城區很遠,所以我只好鼓起勇氣,走到街邊,伸手攔下一輛飛行轎子。
這裡有大大小小、風格迥異的夜店。音樂、美酒、伴侶,所有東西的質量都能超乎消費者的想像。有些夜店的歷史非常古老,裡面坐滿了喝著咖啡、滿口政治的維新黨跟保皇黨黨員,每天吵完架之後還一起坐下來參加釣惡魔的賭局。也有羅馬時代的人趁著競技場比賽空檔來這邊躺在沙發上悠閒地用餐。其他夜店大都具有現代風格,不過卻又比一般的夜店好玩許多。你很難想像有多少超級巨星都是在夜城上城區駐唱起家的。
話一說完,大木臉就開始沉入木門之中。我在它的額頭上又敲了敲,它滿臉訝異地對我眨了眨眼。
「可是他是僱用你來照顧我的耶,泰勒先生。」
我認得這家飛行轎子的公司,所以才敢上他們的轎子。不論是對人類的肉體還是靈魂而言,所有行走在夜城街道上的交通工具都是非常危險的東西。在我舒舒服服地坐上轎子之後,轎子就十分平穩地浮了起來。轎身的材質非常堅固,兩旁的小窗子上也都裝有防彈玻璃。這種玻璃不只防彈,還能防止其他許多不同類型的攻擊。抬轎子的不是人類,因為這家公司的老闆是一個十分和善的喧鬧鬼家族。喧鬧鬼抬起轎子比人類挑夫要快多了,而且沒事也不會跟乘客閒扯談。在面對街上其他不友善的交通工具時,喧鬧鬼也具有保護乘客的能力。夜城中聚集了來自各個年代的交通工具,不論過去、現在、未來,各式各樣應有盡有,而且大部分都不太友善。這裡有以邪惡祭壇上的紅酒作為燃料的出租車,也有藉著惡魔淚與天使尿運行的銀色子彈車,外加許多外形像車其實不是車的飢餓野獸。
我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臉上始終保持親切的笑容。
「才怪,你沒說!」
突然之間,門上冒出兩隻木頭手臂對我伸來。我一看來勢就知道自己絕對躲不過,所以乾脆不躲,直接向前迎去。我一手抓上門上的大臉,大拇指當場按上雙眼,痛得它憤怒地大叫。我慢慢加重拇指下壓的力道,它的雙手當即停止動作。
第一次,我在她臉上看見真誠的笑容。「伊恩,是啊,他真是個好人。他對我有信心,即使是連我自己都已經失去信心的時候,他依然深信著我會成功。只要他還願意跟著我,我心中永遠都會為他留下一個位置。不過說到底,我才是真正的巨星,他的地位如何將會由我決定。」她聳聳肩,又道:「即使最親密的朋友也未必能跟上彼此的腳步,有些人注定是要走在別人後面的。」
「我最近都沒有什麼訪客。我很喜歡這樣。你是怎麼通過門口那兩條看門犬的?」
街上的行人忙碌奔走,跟隨著七彩霓虹招牌的誘惑到處遊玩。空氣中飄滿了食物的香氣,夜店裡傳出曼妙的樂音。戲院及夜總會的外面大排長龍,販賣《夜城時報》的報紙販賣機旁也圍滿了人潮。許多人鬼鬼祟祟地走入武器店,或是妓院裡。只要有足夠的錢,你可以跟所有作家筆下虛構的女性角色做|愛(當然都是冒牌的,不過這種地方從來也買不到什麼真實的玩意兒)。只要人腦想得出來的娛樂,上城區通通都有。如果你不夠堅強的話,很容易會被這些所謂的娛樂生吞活剝。
「這樣來聽歌的人都沒有減少嗎?」我問。
即使在夜城這種地方,空氣之中依然存在著許多神秘的異界以及隱藏的空間。我看見到處都是被時間捕捉到的鬼魂,有如錄影帶循環播放一樣重複著制式的動作。我看到肉眼無法逼視的閃亮牧線在空中交錯縱橫,穿透人體與建築物,彷彿所有實體通通不存在一般。人們的背上附滿了許多黑暗醜陋的髒東西——永無止盡的慾望及不可自拔的癮頭的混合體。有些髒東西發現了我,立刻張牙舞爪地警告我離它們遠一點。我看見隱形的巨人邁開大步對著夜城中最高的建築物走去,還看到許許多多沒人知道來歷及目的的「光人」毫無由來地被過往行人吸引,但卻從來不曾https://www.hetubook.com•com出手干預過物質世界的任何事。
「什麼?」大臉問。「你說什麼?」
「好吧。」我說。「通關密語是什麼?」
「大流氓!我一定會告你的!你看我敢不敢!」
「她是個好孩子,但是——別對她期待太多,好嗎?她變了很多,我已經不認識她了。」
左邊的保鏢轉向右邊的說道:「我認為該去喝杯咖啡休息一下了。」
這區的書店裡藏有不少知名作家不願發表的私人作品,還有許多早夭作家死後寫成的巨作,加上心靈色情書刊、虐待謀殺的藝術、禁忌的知識、遺忘的學說,以及死後世界的旅遊書等等,應有盡有。其中一家書店的櫥櫃裡展示了一本據說閱讀時若不戴上成套販賣的特製眼鏡,看完就會立刻發瘋的最新版《黃衣國王》
「不予置評。」洛絲雙手在胸前交叉,不太高興地看著我道。「當我需要的時候,他們在哪裡?這麼多年來他們一點都不想跟我有任何瓜葛,不回我的信,也不支持我。如今我的事業起飛了,錢越滾越多了,我的家人、還有我那些所謂的朋友才突然之間通通都出現了。他們為了撈點好處無所不用其極,甚至還想藉著我的門路踏上舞台。去死吧!叫他們通通去死吧!我吃過太多虧了,如今我已經學到除了自己,誰也不能相信。」
「她依然是我的責任。」伊恩說。「雖然她最近都不太理我,不過我還是要照顧她。你來是為了幫助她,還是單純想要調查自殺現象?」
我轉身打算離去,伊恩又把我叫了回來。
她臉上浮現厭惡的神情。「他們幫我過濾一些瘋狂的粉絲。有些人總是太過入迷了。啊,我的觀眾們!我願意跟他們分享每一分每一秒,只不過有時候我也需要一點私人的時間。」
「你一定要讓我進去,」我說。「我是約翰.泰勒。」
右邊的保鏢看著我道:「半個小時足夠嗎?」
「拜託,叫我約翰就好了。」
她一頭長髮烏黑毫麗,襯托出一張略尖的臉型,在慘白的燈光下看來頗為陰森。臉頰旁的顴骨很高,鼻子稍長,嘴唇是淡淡的粉紅色,整張臉完全沒有上妝,也沒有任何表情,令人猜不透她在想些什麼。兩隻手在膝蓋上輕輕交握,似乎連她自己都忘了它們的存在。我大聲喚她,她才緩緩地轉頭向我望來。本來我還懷疑是不是有人為了方便控制而對她下藥,不過一接觸到她的目光,我就知道不是這麼回事了。她有一雙漆黑的大眼睛,眼神中充滿了熱情的火焰。她嘴角微微上揚,對我輕輕地笑了一笑。
「沒錯。」金髮女郎說。「她是巨星小姐,格調太高了,根本不屑跟我們為伍。去跟伊恩談談吧,就是舞台上的那個男的,他是道具管理員。」
「要是我不肯走呢?」
你可以在上城區找到最頂級的餐廳,提供所有失傳已久的菜餚,還有不少被正常世界禁止的菜單。甚至還有幾家特約餐廳供應已經絕種或是憑空想像的動物的肉給客人食用。沒有嘗過嘟嘟巨鳥腿、大鵬炒蛋、肯德基炸龍、挪威海怪驚奇壽司套餐、吐火獸商業午餐或是石化蜥蜴眼(吃這道菜的後果請自行負責)的人,一輩子就算是白活了。在上城區,人們可以找到所有值得用生命去換取的食物。
我決定換個話題。「我聽說你住在這裡,以夜店為家?」
「別緊張。」我說。「我不是移民局的人,只是個想要花錢買點消息的私家偵探罷了。」
隨著飛行轎子越來越深入上城區,街道上的行人也越來越多。到處都有興奮的面孔及熱情的目光,這些成功人士迫不及待地想把錢砸向自以為需要的東西上面。在這些高級消費者之間,還有許多靠著上城區夜店討生活的人們忙碌地穿梭著,為了房租及心靈寧靜而汲汲營營。歌手、演員、魔術師跟丑角、脫衣舞孃及帶位小姐還有特殊服務人員,所有人不是在節食,就是在戒酒或是戒毒。另外有許多女人在街上走來走去,又或許是站在街角,滿臉笑容地看著來往人潮,以眼神及言語挑逗人心。只要有錢,這些女人可以提供任何服務。
「這個嘛,請原諒我這個小人物,先生。有一天我會擁有決定的權力,但是現在我只能按照命令行事。除非名單上有您的名字,或是您知道通關密語,不然不管您是什麼身份都不得進入。我也很想為您破例,但這實在是超越了我的權限呀。」
「連對我都不能說?」
「啊,這樣就合理多了。你可能是夜城之中唯一名聲比我還要糟糕的人。和_圖_書」她的英文十分標準,雖然參雜了一點法國腔調,但那只是為了讓聲音更加迷人罷了。「那麼,為什麼惡名昭彰的約翰.泰勒會對像我這種在夜店駐唱的小歌手有興趣呢?」
「最近有些傳聞。」我小心地說。「關於神秘自殺的傳聞——」
「很抱歉了。」
「不說通關密語就不能進入。」
她對著陰暗的舞台上點了點頭,我依稀看出上面有個身材矮小卻很結實的男人正在擺設打擊樂器。我點頭稱謝,放開了蓋著鈔票的手,然後離開吧檯。至於女士們要怎麼分配那堆鈔票就不是我的問題了。當我走到舞台邊的時候,身後已經打得不可開交,偶爾還帶了幾句非常難聽的粗話。我輕輕地敲了敲舞台,讓道具管理員注意到我的存在。他從一堆鼓後面走了出來,向我點了點頭。以一個駝子而言,他算是非常開朗的了。他一跛一跛地對我走來,我則跳上舞台向他迎去。走近了一看,原來他也只是腳有一點跛而已,至於兩條手臂可結實了。他身上穿著一件汗衫,正面印著有名的「旅鼠會唱藍調嗎?」的字樣。
「連幫你管道具的伊恩都不相信?」
「隨你囉,叫我洛絲吧。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約翰。為什麼你會認為我需要你的幫助?我在這裡很安全,過得也很快樂。」
我對著他們走過去,不過完全沒人理我。他們多半是認為既然我能夠進入表演廳,就表示我有正當理由出現在這裡。我對忙著為下一場表演做準備的清潔人員禮貌性地點了點頭。它們是六隻穿著制服的猴子,站在舞台上一邊亂叫一邊拖地。近年來有越來越多的猴子跑來夜城工作,其中有些背上還長有翅膀。
「說下去。」我見他停頓太久,於是出言鼓勵。他皺起眉頭,將雪茄自嘴中取出,拿在眼前觀看,只為了規避我的目光。
「我們是戰鬥法師,是秘法戰士。」
「才怪,我說了。你都沒在聽嗎,大門?我剛剛對你說什麼?」
附近的女士們一聽,立刻都豎起了耳朵。她們個個神情凜然、雙唇緊閉,除非看到現金,不然絕對不會開口說話。我暗自嘆了口氣,從口袋裡面拿出一疊鈔票丟在吧檯上,伸出手掌蓋在鈔票上面,然後揚了揚眉。一名金髮美女向前一傾,胸口的毛巾向下滑開,當場在我面前展現了一條十分誘人的乳|溝。儘管那條乳|溝當真非常誘人,不過我可不是那麼容易分心的——
「我們知道你是誰。」左邊的那個人說。
飛行轎子終於在「卡裡班的洞」外面將我放下。我算了算車資,外加一筆大方的小費,把錢丟入轎中的一個盒子裡。沒有人敢在喧鬧鬼的眼前坐霸王轎,因為它們會將這種行為視為私人恩怨,並且會在你在家的時候將你的房子變回原始建材。飛行轎子離開了,我則好整以暇地觀察著眼前這家夜店。過往行人不耐煩地繞過我前進,不過我才不在乎他們,只是專心地感受著這裡的整體氣氛。這是一家顯然很高級、很昂貴而且規矩很多的夜店。只要你的名字不在某人的名單上,那就不必妄想能夠擠得進去,更別提要弄張好位子。卡裡班的洞可不是任何人想進去就進得去的,而這當然也是賣點之一。大門上的霓虹招牌上以哥德體書寫了洛欣格爾的名字以及晚上三場演唱秀的表演時段。門上一個牌子明白表示此刻正是兩場秀之間的休息時間,沒有開張作生意。再高級的夜總會總還是要有休息時間的,而這類空檔就是讓我這種想混進去的人有機可趁的時候了。不過首先,我得確定這整件事不是針對我個人而來的陷阱才行。
「是你要告訴我。」
「她不在這裡的時候會去哪裡?」
「我是約翰.泰勒。」
「她沒有不在這裡的時候。」伊恩說。「卡文迪旭夫婦在樓上幫她準備了一個房間,很舒適、很豪華,不過也就是一個房間。自從洛絲來這裡駐唱之後,我似乎沒看過她離開半步。她沒有私人生活,唯一關心的就是下一場表演,這對一個女孩子來說可不是什麼健康的現象。不過話說回來,自從她跟了天殺的卡文迪旭夫婦之後,她的生活就跟健康兩個字扯不上任何關係了。」
我點頭,不過也沒把這警告當一回事。「洛欣格爾在哪裡?」
「我要找洛欣格爾。」我盡量將目光自金髮女郎的胸前移開,一面大聲說道。「她在哪裡?」
幸運的是,大部分的魔法防禦系統都不很聰明,因為它們只需要簡單的智慧就夠了。我微微一笑,踏上一步,敲了敲門。沒過多久,木門上浮現了一張非常醜陋的臉孔。那張臉皺起眉頭,造成門上的油漆剝落,發出很難聽的聲音。接著木製的嘴唇張開,露出了一排鋸齒狀的木牙。
「卡文迪旭夫婦有針對這個狀況展開調查嗎?」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