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隱字書

作者:馬修.史坎頓
隱字書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牛津 聖傑羅姆學院 5

牛津 聖傑羅姆學院

5

「唔,我媽媽是個好學生嗎?」他問,原本靦腆的笑容越開越大,笑得露齒,一臉淘氣。
他吃了一驚,改用比較溫和的聲音繼續說,說得比布雷克所預期的要坦白,「我敢說,即使是那個時候,她就對自己的職業生涯比對自己的使命更有自覺。我不確定她是否熱愛書本,但是分析起書上的內容她可厲害了。不過,如果沒有那股熱情的話,恐怕她也永遠無法成為我教過最優秀的學生。」
不過,更吸引布雷克的是精選的水果。除了常見的鳳梨、李子和桃子,還有他以前從來沒見過的:形狀像星星或像有刺海綿的水果。此外,還有半藏在葉子之間的橙莓,看起來像一盞盞的紙燈籠。他特別喜歡這些水果的外形,好像出自黛安娜.班特利一直在敘述的精靈市場。
又有更多的藏書票協會的會員抵達會場。在他周遭都是嗡嗡聲,人們談著書籍的未來:有一項新的計畫,打算將巴德里圖書館的藏書數位化,書的未來似乎受到威脅。這項數位化工程的領導人之一是波斯柏.馬雄,他張開手,拿著兩杯酒,在布雷克的注視下朝他母親直直走過去。
「通常稱為冬漿果,」那個人用一種低沉而親切的聲音解釋,「我發現,它的名稱聽起來似乎甜甜的,令人垂涎,讓你對那股恐怖的味道毫無心理準備!千萬不要相信名字取得很委婉的水果,這是我的意見。」
「恩狄米翁.史普林是誰?」那個人重複問題,這名字在他的雙唇之間震顫,眉宇之間仍舊見到一絲絲憂心。
門廊居中有一盞巨大的枝形吊燈,從天花板上垂下來,流洩出冷冷的光。妲可在吊燈底下舞動,腳後跟著地旋轉,閃色綢面牆面上又是以畫作裝飾,布雷克瞪著這些畫。最大一幅畫裡是荒漠裡的一個老人,腳邊有一隻小得不成比例的獅子。那人披著深紅色的斗篷,十分激動地在一本書上草草寫著,只是布雷克認不出半個字來。他覺得那些字根本毫無意義。無論如何,這名聖徒似的人物讓他想起那個遊民。布雷克再次納悶,當他們兄妹倆撞見那個人的時候,他到底在讀什麼。
妲可也充分利用這個場合。她站在一小撮圍成半個圓圈的人面前,所有人似乎都對她所說的事情感到驚訝。其中有一個長得像鵝的女人,穿著印花棉布洋裝,一身濃厚的梔子花香,不斷發出咯咯聲表示驚奇。「噯,噯,哎呀,好聰明,噯。」她一邊說一邊扯著珍珠項鍊。後來,他在無意中聽到那個女人對母親表示,妲可是個「驚人的女孩,以她的年齡來看真是太聰明了——只除了那件雨衣,它好奇怪。妳說你還有個兒子?」
似乎沒和*圖*書有人碰過。
房間裡口沫橫飛,充滿困惑。一個身材矮小的中年女人微微嚇了一跳,她留著一頭細細直直的棕髮,看起來像剛騎著掃把下來:她對同伴表示意見,聲音像一顆吱吱叫的氣球:「真希望他不要那樣。把我嚇得半死!」
「不,」卓里昂重拾話題,「那份殊榮屬於你父親。他是我的學生之中最有希望的。」
接著,他就匆匆忙忙走了,不過布雷克看得出他依舊焦慮不安,因為他忘了該從哪裡出去。
一盞盞小小的燈籠替他們指引方向,發出來的光魅影幢幢,勉強照著路面。有尖刺的植物勾住布雷克的衣服,凌亂的影子爬在牆上。
只有一個辦法可以找出答案。布雷克必須去圖書館,找出那本書,解開裡面的謎。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吉利爾斯認為,」她挽住布雷克的胳臂,柔聲繼續說,「第一版的《精靈市場》才是學者應該引用的,不過我偏愛後來的版本,因為它配的插圖讓精靈顯得更邪惡、更誘人,因此更危險。」她面帶微笑,布雷克回點頭,心想這總是一種恰當的反應。
「恩狄米翁.史普林是什麼?」
他穿過人群,避免被發現。
卓里昂循著布雷克的目光,似乎有所警覺,注意到時間的流逝。「天老爺,」他說,「我居然忘了時間。」
布雷克在自己盤子裡堆滿食物,開始吃了起來。
布雷克點點頭。
「唔,是。」看到他要離開,布雷克覺得很遺憾。他很想多了解自己的父母親。
「什麼市場?」布雷克問,不懂她說什麼。
「是嗎?」布雷克說著,咧嘴一笑。他無法抵抗那股誘惑,挖了一大瓢會抖的那東西塞進嘴裡。
為了避開她們,布雷克移到精選水果區。星形的水果雖然看起來誘人,他還是拿了一個燈籠似的橙莓,納悶著不知道嚐起來是什麼味道。他先遲疑了一下,然後啪嗒一聲塞進嘴巴裡。
聽到人家批評自己的母親,感覺很奇怪,布雷克不安地環顧會場,好不容易才發現母親。她在那裡,還在跟波斯柏.馬雄交談,此刻他遞給她一杯暗紅色的波多酒。他們的關係似乎很熟。也許,太熟了。布雷克沉下臉。
「我喜歡它。」布雷克笨笨地說,雖然有一邊的嘴巴感覺麻得很奇怪。
卓里昂憂心地環顧室內。「現在這個時間不對,地點也不對。」最後他低聲耳語,搓著自己的雙手,然後突然深深塞進身上那件長袍的衣褶裡。「稍後……我們一定要談談這個人。」
「我很訝異她居然沒拿土耳其軟糖給你吃。」妲可一加入他的行列就低聲嘀咕,「我不喜歡她。她這個人冷冰冰的。」
他預期餐會hetubook.com•com將在又大又深的食堂裡舉行,裡面布滿通風設備和嗶剝作響的燭火。結果是改在院長宿舍舉行,比較舒適,卻不減豪華,隱藏在學院的偏遠角落。他納悶自己要如何,或者說是否有辦法溜到圖書館去。
「喏,我要你們兩個規矩點,在場有重要的人物。」她一邊低聲耳語,一邊帶他們登上通往大門的石階,大門兩側各有筆直的大理石柱。
她所說的讓布雷克聽得更是一頭霧水,開始走了神。耳朵裡依稀聽著她說,眼睛卻游走於室內。
他伸出一隻大而有力的手,似乎將男孩的手包住。布雷克感覺得到他手上的骨頭像羽毛扇的翮管一樣壓著自己的手,幾乎只能勉強逃離他的掌握。這位教授不再吭聲,移駕到房間角落一張鼓鼓的皮製扶手椅上,遠離群集的藏書票協會會員。布雷克跟在他後面,彷彿被萬有引力吸引。他在教授旁邊坐下,仔細端詳這個人。
好一會兒,教授一直閉著眼睛,保持沉默,若有所思。布雷克曉得自己不該打擾他,可是有個問題在他的腦袋裡打轉,慢慢地,他有了信心提出問題。
彷彿證實他的想法似的,這個女人嘴裡哼著「快來買、快來買」,眼睛在桌上四處游移。「真是一場盛宴。」她對布雷克說,然後在一鍋南瓜與芫荽湯附近回到她老公身邊。
布雷克憂心忡忡,撥弄口袋裡的手電筒。
布雷克困惑不解地看著他。
卓里昂瞄了布雷克一眼,看看他是否明白自己最後說的那句話,結果迎上一雙驚人的淺藍色眼珠,有如鏡子一般警覺。
卓里昂的長袍很破舊,邊邊已磨損,長長的線頭懸在兩邊的腋下,有如凌亂的蜘蛛絲。袍子下面,穿的是一件花呢外套,配一件格子襯衫,打了一條有污跡的領帶。除了那頭粗粗的白髮像波濤洶湧的大海,他看起來就像個老頑童,穿上一層又一層大號的衣服。布雷克喜歡他。
布雷克並不介意捨棄這些規範——他覺得媽媽看起來像隻羽毛凌亂的烏鴉——可是妲可躍躍欲試。她的指頭拂過那些鑲邊的袖子,幻想自己是牛津的學者。然而,她還是拒絕脫掉身上的雨衣。
她指指站在場子中央,被一大群人圍繞,身穿一襲特別的長袍,袖上子鑲有金邊的男子。布雷克大吸一口氣。那是吉利爾斯.班特利爵士:頂著一頭亂蓬蓬的白髮,一雙眉毛陰沉沉的,一對眼珠子硬如寶石。他的雙手抱胸,吹鬍子瞪眼睛地咆哮回應另外一個學者,對方穿著一套不合身的蟾蜍色西裝,畏畏縮縮的樣子。圖書館館員寶拉.李察茲女士站在他們中間,試圖分開這兩個人。
布雷克聳聳肩,「妳不過是在嫉https://www.hetubook.com.com妒,因為她絲毫沒有注意到妳。」
不知什麼緣故,問題脫口而出,布雷克來不及住嘴。當下他真希望把話收回,可是話已出口,見光了,懸在兩人之間。
就在這時候,他察覺到身邊站著一個滿頭銀髮的女人。她開口:「你八成是布雷克。我叫黛安娜,吉利爾斯.班特利爵士的太太。」那美妙的嗓音令他的皮膚起了一陣顫慄。
確定沒有人看到之後,他朝門口移動。就在他溜出門之前,他瞄了那盤土耳其軟糖一眼。
「話說回來,什麼是土耳其軟糖呢?」他塞了滿嘴的食物問,想改變話題。
恩狄米翁.史普林是什麼?教授大吃一驚,一個大轉身,目不轉睛看著這個孩子。顯然,這不是他所預期的問題。
說時遲那時快,他真巴不得自己沒吃。吃起來真恐怖!果凍那股辛辣的甜味讓他的牙齒一陣酸痛。他去找了杯水漱漱口。回來的時候,發現寶拉.李察茲和妲可聊得正起勁,而妲可還是留神看著那盤土耳其軟糖。
「他們對《精靈市場》(Goblin Market)的版本意見不同。」黛安娜.班特利說,舌頭在齒間摩擦的聲音似乎再度搔著布雷克的頸後。
那聲音似乎有如雪一樣落在他的項背上,迷惑之下,他抬起頭一看。她不像學院裡其他的人一樣穿著長袍,反倒在肩上披了一條米色的披肩。披肩用一只小小的銀色釦夾夾住,夾子是一隻精美的蝴蝶形狀。布霭i歎地端詳那只夾子。薄薄的翅膀栩栩如生,似乎會動。
教授精明地看著他,「啊,沒錯,你父親擁有非凡的想像力。我可提醒你,他想的並不見得都對,不過深具見解,這是我很少見到的。」
不知不覺,布雷克被她帶離窗邊,朝著一張擺滿食物的大桌子走去。一位領班正忙著掀開盤盤鍋鍋的蓋子,裡面裝滿了龍蝦、鮟康魚和橙汁鴨,還有一大堆熱氣騰騰的青菜。
所以恩狄米翁.史普林是一個人,不是某個季節,他暗自思忖。既然這樣,他很可能是那本書的作者,而不是書名。可是一本無字天書怎麼會有作者呢?
立刻有一把火在他的喉嚨裡燒起來,竄上他的兩頰。他本能地一縮。他迅速把那杯雪莉酒擱回托盤裡去,不讓母親逮到,再選了一杯不會出錯的柳橙汁代替。
前方是一棟大房子。他已經聽得到一樓房間傳來的喧譁人聲,很想不顧一切跑回去圖書館裡面,重享平靜與安寧。可是,母親將一隻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引導他繼續前進。
「《精靈市場》,」她再次說,「我特別喜歡的一首詩,克莉絲蒂娜.羅塞蒂(Christina Rossetti)在一和圖書八六二年寫的。內容是說有一對姊妹花,受到精靈菜販的引誘,吃下他賣的漂亮果子。『快來買,快來買。』他們對兩個女孩吟唱,這對姊妹花之中有一個屈服了,受欲望的折磨而憔悴。這詩句太棒了。華麗而迷人。當然啦,你可以從不同的層次去讀它。」
「那個東東,」妲可指著一盤擺滿一塊塊裹著糖霜的橘色和紫色果凍說,「只有書裡那些邪惡的角色才喜歡吃。」
卓里昂搖搖晃晃起身。「如果我離開得太過匆忙的話,希望你能原諒我。」他再次伸出一隻手,這回布雷克注意到上面都是墨漬。「很高興見到你,孩子。」
茱麗葉.溫特斯看一眼金邊鏡子中的自己,然後打開鄰室的門。在他們眼前,有一大堆人圍成一圈圈,密謀似地討論書。布雷克繞著人群的邊緣移動,小心翼翼避免與人對話。偶爾有一兩次,人家的手肘輕輕推他,他向對方道歉,除此之外,沒有人注意到他。
他環顧室內,眼睛朦朦的。
「你八成是茱麗葉的兒子。」這個人說,彷彿這種矛盾的話證明這一點。「我叫卓里昂。我曾經教過你媽媽。」
最後他站到一扇大窗戶旁邊,拉開窗帘的邊邊,往外偷瞄。這是偷跑的大好機會。房間裡面有這麼多人,沒有人會注意到一個小男孩不見了。
教授睜開一隻眼睛,揶揄地說:「那要看你對好怎麼定義。」
突然,一座老爺鐘響了起來,開始報時。那聲音聽起來是如此老舊虛弱,布雷克還以為敲完最後一響之前它就會爆掉。七點、八點、九點……老爺鐘喘著氣報出數目,伴著青銅回聲,拖得老長。
「長袍是給研究生穿的。」母親警告他,舉臂攏身將黑袍套上肩膀。
「別吃!」妲可尖叫。
母親顯然適得其所。她很從容自在,正在跟其他的教授閒聊,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交際應酬」,這是爸爸在電話上說的。那天晚上稍早一點的時候他來過電話。不過媽媽偏愛更有力的措辭:建立關係網路。
「是啊,沒錯。」
老先生注意到他的苦惱,態度變溫和,「對不起。當我覺得學生的問題不恰當,我就使出這招。有時候了解問題比找到答案更難。」
見解。這個字眼在布雷克的腦海裡迴盪,讓他想起在圖書館發現的那本無字天書。這個字眼就出現在最後一句詩文裡。
這個人顯然發覺了布雷克的失望,因為他說:「你似乎還有滿腹的疑問。等你確切知道自己想要知道些什麼,再來我的辦公室吧。」他似乎對自己最後一句話所打的啞謎頗為欣賞,還眨眨眼使個眼色。他咯咯輕笑著,腳步移動走了開去。
茱麗葉.溫特斯並未駐足留意周遭的環境,只是hetubook.com•com帶著他們倆順著走廊一直走下去,進入一個小小的衣帽間。沿牆掛著一排黑色罩袍,就像一隻隻沒有生命的鳥。布雷克注意到母親先取下一件黑袍,才脫掉身上的外套,掛到空的釘子上。他將自己的外套掛到她的上面,正要伸手替自己拿一件抱子時,母親伸手制止他。
布雷克咬下去,露出苦相。那顆果子裂開來爆出果肉,起先嚐起來甜甜的,然後是酸酸的,然後又有點微甜,最後在他的嘴裡留下一股苦苦的餘味。洗髮精這個字眼形容得很貼切。他喜歡嚐起來的那種感覺,馬上又吃了一顆。
布雷克不安地變換坐姿,哼了幾聲。教授就像他的父母親一樣,要求他對自己的遣詞用字更準確一點。他不喜歡這個遊戲,因為他並不擅長這一套。
布雷克的眼光迅速回到老人臉上。「我爸爸?」他問,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突然之間,吉利爾斯爵士暴怒咆哮:「是紫紅色的,我告訴你!克莉絲蒂娜的版本是紫紅色的!先生,你是不學無術的笨蛋!」
黛安娜卻似乎不受這場情緒爆發的困擾。
大型的壁爐架獨占一面牆,架上一排大理石胸像,像猛禽一樣暫棲在那裡;其他三面牆上,有更多學者的畫像競爭一席之位。不論轉到哪裡,都有一張張憤憤然的臉,從暗暗的畫布上瞅著他看,彷彿羨慕生者。他別過頭去,無法承受他們的注視。
「那麼你媽媽就是茱麗葉.桑瑪絲了。」這個人說,並不在意男孩眼中的困惑。「我相信她是一個有才華、聰明、非常積極上進的學生,適時完成她的論文,不顧你父親的努力。」
布雷克一時分了心。
「啥?」他說。他剛看到妲可拽拽吉利爾斯.班特利爵士的衣袖。那老頭低頭俯視她,幾乎毫不隱藏他那份鄙視。他一瞪眼可能擊退一個差勁的對手。黛安娜站在一旁,有些置身事外地觀察他們兩人。
布雷克往後退。有一會兒他以為自己看到教授臉上微微閃過一抹欲望:犀利、飢渴的神色,讓他想到書店外面那個遊民。幸好,那表情幾乎是立即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親切。
他背後有個老紳士倒抽了一口氣。
不消多久,他就發現自己站在一個櫃子旁邊,上面排著一簇玻璃杯,像閃閃耀眼的珠寶。他無法抗拒,等媽媽一背過身去,就伸手拿了一杯雪莉酒。琥珀色的液體散發出令人陶醉的香氣,他用舌頭嚐了一嚐,感覺溫溫甜甜的。不太討厭。他飲大口一點,然後吞下肚。
布雷克轉過身,嘴裡塞著那顆橙莓就像卡著一顆糖球。那人托著腮幫子,彷彿牙痛似的。他看看布雷克,然後眨眨眼,「我倒要看看你吞不吞得下去,」他說,「那東西吃起來就像洗髮精。」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