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隱字書

作者:馬修.史坎頓
隱字書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牛津 聖傑羅姆學院 6

牛津 聖傑羅姆學院

6

然後,他大大鬆了口氣,明白那是什麼東西。
一名男子戴一副貓頭魔似的眼鏡,正從靠門邊的餐具櫃裡取用厚厚一大塊易碎的乳酪。布雷克矮身躲到那人身後,取得掩護。他彎著腰,累得氣喘吁吁。
「你去了圖書館,」她說,「我曉得你去了。你以為找到那本無字天書,獨力解開那個謎,就可以比我聰明。你是笨蛋!我看到你去了。」
最後,他再也無法忍受那份懸疑,扭亮手電筒,但立即用手遮住,讓燈光在他指間流瀉有如血流一樣。用這麼一點點的光,環顧四下。黑暗向遠處延伸過去。
情急之下,他伸出手指沿著書脊劃過去,仿照先前的做法,喃喃自語「恩狄米翁.史普林」,一而再再而三,有點像念咒一樣,希望用念力讓那本書再度現身……可是什麼事也沒發生。它不在架上,也不在地上。到處都找不到那本無字天書的蹤跡。
是梅菲斯特!
「我告訴妳了。我出去散個步。」
當下他發現自己犯了錯。她並沒有看到他離開,那樣說純然是要讓他難受。她很可能是出於嫉妒,因為他有辦法躲過她的監視,偷偷溜出去而沒讓她跟。
終於來到前面大廳。他擔心地睜大眼睛,費力凝視陰暗處。流通櫃檯就在那裡,還有那個鐘,鐘旁邊那座高高的目錄卡架,旁邊一台裝著歸還書的手推車。
起先,梅菲斯特拒不讓步,後來被布雷克虛情假意的奉承話給拐了,態度軟化。布雷克一把抓住牠的頸背,逮到牠。貓咪哀號。
「她有多生氣?」他問,朝母親的方向比了一下。「很氣,」妲可說,「氣到不再跟其他的教授交談。」
布雷克倒抽一口氣。
「來吧,你這隻蠢貓,」布雷克焦急地低語,「我可沒有一整個晚上的時間!」他可以感覺到時間一分一秒溜走。母親隨時都可能注意到他消失蹤影,那時候他就麻煩和-圖-書了。
他以為自己把那本書放在第三層架上,夾在兩本微微靠在一起的書中間。一個窄窄的陰影縫隙將那兩本書分開。他把手指伸進那個缺口。空空如也。
他彎下腰撿起書,放回手推車上,然後幾乎嚇個半死。在手推車的角落後面,有兩顆金屬綠的圓球閃閃發光盯著他。他驚得往後一彈。
「好了,你出來吧。」布雷克哄牠,伸手要抱起那隻貓。他的肩膀擦過書架,幾乎撞落一本書。
他提心吊膽,豎耳傾聽。
布雷克的心跳幾乎停止。他感覺得到夜晚的空氣襲入圖書館,繞著他的腿,令他發冷。大門開開的。
他倉皇爬下階梯,飛快穿過草地,慌忙逃脫之中差點失足跌倒。原來圖書館裡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有人尾隨他進入圖書館!這些念頭一路追著他跑,他發了瘋地全速穿過學院,經過一道道迴廊,走上通往院長宿舍的小徑。難道另有別人也知道恩狄米翁.史普林?
他側著身子徐徐挪出藏身之處。一本本書沿牆排放,完全靜默。
她正要說上什麼時,母親回來了,外套摺好掛在臂彎上。母親一言不發,帶著兄妹倆出去。「晚一點我再找你算帳。」她冷冰冰對他說,兄妹倆跟著她走下花園的小徑。她的話就如一朵霜凍的雲罩頂。
「啊,別,別是你,」他嚷道,「你不該在這裡面!你是怎麼……」他轉過身,「……進來這裡的?」他咕嚷著,把心裡想的講完。
樹木一動,陰鬱黯淡,如蝙蝠振翅,沙沙作響。他的心跳加速。
強忍住一陣慌亂,他掃視地板上,可是那本書也不在地板上。
他鍵入號碼六三〇五XZ,聽到喀嗒一聲門開了。他舒了一口氣,便溜進去。
布雷克忙著握住手電筒,又要抱住扭來扭去的貓,朝樓梯口移去。「別發牢騷了,」他命令那隻貓,「沒什麼好……」
布雷克裝作沒聽見,可是頰上一紅,徹底暴露他的心思。
和_圖_書他動也不動站著,仔細傾聽。
可是那本無字天書在哪裡呢?
隨時,可能傳來一個腳步聲就會暴露對方,一絲絲的呼吸就會讓對方現形……可是什麼聲音也沒有。只有一片可怕、沉重的寂靜。時間一分一秒壓迫著他。
一小步一小步,他跨出不穩的步伐,緩慢移向入口。一陣穿堂風襲向他,令他渾身一顫。
月光灑在學院的小徑上,布雷克的手腳不聽使喚,走得跌跌撞撞的,試圖在一片銀色的黑夜中尋找方向。他的周遭一片鬼影幢幢。在安全躲進圖書館之前,他不想打開手電筒,以免因為一個人偷偷溜出來而惹麻煩。
有幾個人被他激烈的言詞嚇到,轉過身來,可是他無法自制。內心裡面那股恐懼越來越大,找到了一個發洩的出口。
他開始上上下下搓著手臂,不曉得她信不信。她不信。他不再裝下去。
正如他猜想的,圖書館黑得伸手不見五指。
他看看錶。過去的時間幾乎不到三十分鐘。沒什麼大不了……除非你碰巧在等人。
首先他聽到時鐘滴答滴答輕聲走,讓他想到緩慢而有節奏的心跳。他放鬆心情。
一排排有幾百年歷史的獨立式書架,將展覽廳隔成接連幾間又深又暗的凹室。看起來像昏暗不明中一長排彎腰駝背的修士。
迴廊隱隱約約聳立在前方,他疾步過去。
他皺皺眉,「什麼?」
什麼聲音也沒聽到。連窸窸窣窣的聲音都沒有。
門是關著的。那裡沒有人。
他繼續前行。樓梯間攀進周遭的黑暗中,腳步聲——是他自己的腳步聲,擦過碎石,從牆上反彈回來,化成回音追趕他。他越走越快。
就在這個節骨眼,靠近前面入口的地方有一本書啪答掉到地上,聲音竄過大廳。布雷克愣住了。圖書館裡面有人。
他咬住嘴唇。它不可能就這樣消失啊!
圖書館守著它的祕密。
他朝那道https://www.hetubook•com.com閃光走過去,差點掉了手電筒。因為在通道的最盡頭,就在他先前站過的地方,有幾本書散落在地上。那些書不是從架上滑下去而已,而是被扯下去,慘遭狂暴的一劫。紙片扔得地毯上亂七八糟,好似一隻被人肢解的鳥,身體各部位散落著:至少有一本書的書脊和封面分開,懸在那裡,有如被截肢。
這是一個不好的兆頭。表示她真的很氣——氣到言語無法形容。最壞的一種。
他大口吸氣。
「妳為什麼要那麼做?」他嚷嚷,「妳把我嚇得半死!」
牠在那裡!
「你到底上哪兒去了?」妲可換一種好奇的語氣問。
毫無預警之下,梅菲斯特伸出利爪,摳進布雷克的肩膀,迅速一跳掙脫束縛,弓著身子高高躍入空中。布雷克吃痛但不想叫出聲,無可奈何看著那隻貓柔軟地四腳著地,落在玻璃櫃旁,飛快地跑下剩餘的階梯……奔出敞開的門。
「在外頭,」他說。然後,因為想不出好一點的藉口,又補充,「外頭真的很冷。說不定還會下雪。」
他本能地關上手電筒,躡手躡腳躲進大型書架的過道處,身子一縮靠到牆上。黑暗朝他湧來,擠進他的眼睛裡,鑽入他的肋下。他簡直快要透不過氣來。
母親靠近一群吵吵鬧鬧的學者站著,幾乎沒在聽他們的討論內容。她的雙臂交疊抱胸,定定瞪著前方,暗中氣得七竅生煙。她的肢體語言道盡了一切。
妲可熱切地留心守望,一發現他就起身。「你上哪裡去了?」她厲聲斥喝,擠過人群。
他朝那本書走過去,然後大失所望往後退。不過是一本愚蠢、無聊的教科書。不是恩狄米翁.史普林。
妲可眼中好像有什麼讓他住口。她的眼睛突然睜得老大,充滿恐懼,泫然欲泣。她根本不曉得他在講什麼。
他突然對她發作。「原來圖書館裡面那個人是妳!www•hetubook•com.com」他叫,「我會殺了妳,我真的會!」
布雷克沿著中央走道走,搜尋梅菲斯特,沿路樓板吱嘎作響。他用手電筒的光掃過書架,照亮上百本蒼白暗淡、幽靈一般的書,書被粗粗的鐵鍊給鎖在桌上。其他的書撐得開開的,有如一隻隻蛾,躺在泡沫枕上,用項鍊式的細繩壓著,以防書頁翻動。
有好一會兒,他生了根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感覺整座圖書館在他的身邊旋轉。然後,他屈服在一股逃跑的恐懼之下,猛衝向門口。
布雷克嘖嘖顯示安慰,接近那隻貓,試圖將它誘出藏身處,心下還是不清楚這頭狡猾的貓之前如何躲過他。只見梅菲斯特很輕易地從他指間退開,咻的一聲就像裂帛一樣,劃破空氣,竄上樓去。
拾級而上,看到門口那個發光的小型鍵盤鎖,上面的數字灼灼如目光。這所學院的主要建築出入已經不用鑰匙,取而代之的是一套高科技的登入碼。由於學生和心不在焉的教授們只記得住一組密碼,因此每一棟建築的密碼都是一樣的,很蠢,布雷克覺得。無論如何,他的運氣好,因為母親強迫他記住密碼順序,他和妲可才能自行出入圖書館。
終於來到他發現那本無字天書的書架,更確切地說,是那本書發現他的書架處。早先妲可指給他看的那本書仍然攤開在桌上,無異是一個小小的地標,指示他該留意何處。
外面比布雷克想的還要冷。在暖呼呼的院長宿舍待過之後,外面的空氣感覺冷颼颼的,幾乎像冬天。他抱緊身體保持溫暖。
穿過由暗梁支撐的第一道走廊,他停下腳步。可能是疑心生暗鬼,他掉過頭。有人跟蹤他。
他認出了圖書館,遠方那一堵黑暗之牆,朝它跑過去。
他將手電筒調暗,不讓光透出窗外,然後將光線掃過大廳。光線一照,架上的書顯得一片銀白,陰森森如鬼魅,正中央的樓梯從他身邊溜走,往上升入一片黑暗之中。不過,他選擇左手邊的通道,經www.hetubook.com.com過湯瑪斯.史登厚和傑若米.伍德的畫像。他躡手躡腳沿著書籍成排的通道前進,又經過其他人的畫像,那一雙雙眼睛閃視著他,一忽兒又消失不見,深入暗影之中。
「這可好了。」布雷克驚呼,心知如果讓貓咪留在圖書館裡面過夜,寶拉.李察茲會很火大。
他停下腳步。就在手推車底層的下方有一本書。八成是從架上滑落的。
看一眼就夠了。他有麻煩了。麻煩可大了。
然後,他站到一根柱子旁邊,鬼鬼祟祟探查庭院對面那座老圖書館的出入口。隱約可見的只有石塊上那一道道模糊的齒溝,將夜色咬掉一口。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半個人影也沒有。一定是他的想像在作怪。
「不對,才不是呢,」妲可說,「你去了圖書館。」
來到下一座中庭,他花了一會兒鎮定自己。白天看起來很熟悉的建築,此刻變成無法分辨的黑影。
「我看到你,」她得意歡呼,「你自以為偷偷摸摸的,可是我一直都在看著。你真是笨死了,真是笑話。」
「誰在那裡?」他焦慮地出聲,將手電筒的光戳進黑暗之中,趕走身邊那一片片長長的黑暗。「誰在那裡?」他再叫一次,瞥見通道盡頭閃過一抹微光。
一道微光,就像刀片一樣,從一扇拉著窗帘的窗縫裡透出來,可是一等布雷克跌跌撞撞爬上石階,那道缺口已經合上。
「啥?」
他自言自語,追逐起那隻貓,衝上寬闊的大理石階梯。
他將手電筒伸入角落,張望長椅下面,在陰影之中發現一團腿。
梅菲斯特蹲伏在室內最遠的角落,一只沉重的木櫃後面,就在一幅龐大的畫像下,畫裡是一個蓄鬍的男子,瞪眼反責。何瑞修.米德頓(Horatio Middleton,1503~89),他的手指戴得珠光寶氣的,緊緊抓著一本破爛皮革書的書脊。
布雷克看著母親走過去拿外套。他賠罪般露齒一笑,卻迎上她那冷冰冰的表情。笑容幾乎當下就僵在他的臉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