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隱字書

作者:馬修.史坎頓
隱字書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牛津 25

牛津

25

「噯,那天這張小小的紙片讓我發覺,有人重新發現了恩狄米翁.史普林。你可以想像我有多驚訝,」黛安娜說,「真是太好了,令人不敢置信。我只需要盯緊某人……十足的理想主義……就能將恩狄米翁.史普林引出藏身之處。我很高興認識你,然後看著你溜出去,哈,你自以為偷偷摸摸地離開餐會。」
房間幾乎和妲可所形容的一模一樣。粗粗的欄杆後面都是木製的書架,架上收藏了幾千本古老的書籍。爬上堅固的梯子,上去還有一層藏書,全擠在經過油漆的天花板下面。天花板上則是渦狀的花紋裝飾和富麗堂皇的紋飾。看起來像一間僅限於閱讀的禮拜堂。
「當然是啊,」黛安娜厲聲說,「大凡跟禁忌的知識有關的書,吉利爾斯都蒐藏。還有什麼書比最誘人的書更引人注意的?」

「我要看看妲可。」他又說一次。

他揉揉臉龐,拿開手,看到手指上帶著溼溼的血,便覺噁心。突然間整個世界在他眼前旋轉。一切事物都慢下速度。他感到無助,只能懇求黛安娜,黛安娜將終極之書抓在胸前,眼裡殺氣騰騰。
「可是為什麼要費這麼大的勁呢?」布雷克問。「不過是一本書罷了。它的力量不可能有多大。」
此時,一絲陽光破雲而出,將附近的尖塔和圓頂照得金光閃閃,只是照到窗邊就失去了溫暖。布雷克全身冰冷。他記得這幾個名字。自從來到牛津以後,這幾個人就從聖傑羅姆學院的牆上瞪著他。他們是那些畫像裡的古代學者,一個個抓著神聖卻看不出所以然的皮面書,用眼睛吞噬他。
上了鎖的門動也不動。妲可聽得到他的聲音,敲得更急迫了。布雷克心知她八成嚇壞了。妲可痛恨密閉的空間。
「我不懂妳的意思。」
警報系統在他耳邊響得震耳欲聾。
黛安娜被這番影射嚇了一跳。「天哪,不是。自從藏書協會成立以來,卓里昂和我之間從沒有意見一致的時候。不過,我們兩個都對終極之書有興趣,都想占有它……原因則不一樣。」
太陽必須直視影子
他像一陣風跑過書庫,一排排皮革裝幀的書變成現代的課本,包著鮮明的書封。他看到前頭是一排排數不清的灰色硬紙夾。他走對了路。
布雷克無力抵抗。兩隻手臂垂到身側,重得無法抬起來反抗。他累得精疲力竭。影中人贏了。
黛安娜看看自己變黑的指甲。「當然,在那之後我多少有幾分愛慕他。」她冷冰冰地說,顯然以撕掉布雷克的錯覺這塊瘡疤為樂。「不過,後來他的深切懺悔實在很不可思議。令人厭倦。他發誓再也不靠近那本書。」
「你這個畜牲!」黛安娜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你在幹什麼?離開那本書!」
「可是哪裡出了錯?」
他的問題有了答案,門後傳來一陣瘋狂的亂敲亂打。
黛安娜一臉怨恨地默默打量他,然後說:「那就算了!」
「噢,這個啊?」她打量自己受傷的指甲,冷靜地說,「是啊,我也是受到那本書的冷落。就像卓里昂一樣。」
「我告訴過妳,終極之書不在我身上,」布雷克挑釁地說,「我根本就沒找到。」
他沿著四方形的屋頂打滾,滾了一會兒。尖塔和承霤口上的怪獸從他眼前滾過去。他靠背部穩住,痛苦地呻|吟,往上瞪著藍色的空間。然後他才站起來,狂亂地看著逃生門。
漢弗萊公爵……漢弗萊公爵……
「跟卓里昂教授一樣。」他脫口而出。
她解開披風上的蝴蝶領巾夾,小心地拔下蝴蝶身上的紙翼,對齊那本書。兩者完全吻合。那張黑色的紙有了生氣。
黛安娜立刻放開布雷克,戴著手套的指尖在空中亂撈,急著要取回那本書。書翻過塔樓的側面,直直往下掉……掉……掉……掉進妲可那件黃色雨衣等待的臂彎,雨衣像具死屍一樣躺在百呎下方。
結果街上只有一條狗:一條邋遢的雜種狗撲向大門,想闖進圖書館。是愛麗絲!撒瑪納札幾乎約束不了她。他扯住綁在愛麗絲頸上的那塊鮮紅色的大花巾,卻被愛麗絲掙脫了,牠朝著圖書館衝過來。狗吠聲響徹圖書館建築的四壁,發出刺耳的回響,引來一群路人駐足圍觀。
下面的人和狗正在搏鬥:愛麗絲瘋狂地撲向大門,眾人奮力阻止牠。其他人指著圖書館眾多的窗戶,想找出這場混亂的來源。終於,有人發現一個黃色的影子在風中飄動,看到了布雷克。好幾張臉驚訝地凝視著上面。
巴德里圖書館的入口與書庫之間有地道相通,那裡燈火通明,布雷克衝過去,一頭鑽進紀念品店外面的暗淡通道。主入口已經封鎖起來,要到第二天才會開放,他的腳步聲在四壁之間回響,孤零零的。身邊沒有人可以幫他。
「答應我一個條件,我才幫妳。」布雷克終於咬牙切齒說。這幾個字在嘴裡嚐起來就像灰燼。
布雷克的心一縮。為了救他妹妹,他別無選擇,只得把書交出去。兩天前的夜裡看到的那則不吉利的謎已經對他提出警告:
「你有一個條件?」黛安娜幾乎笑出來,「是什麼條件呢?」她審視布雷克的眼光就像一隻貓在逗弄一隻鳥。
她像一條蛇凝視布雷克的眼睛。布雷克別開視線。
她慢慢將布雷克的手臂舉高,一陣熱辣辣的痛楚傳過肩膀,布雷克倒抽了一口氣和-圖-書。「我媽媽,」他總算咬著牙擠出話來,「她會抓狂,如果我們還不跟她會合的話。她會去報警……還會……噢,……說我們失蹤了。」
「不要。」他虛弱地呢喃。
「你應該小心你的膝蓋,」黛安娜說著,把他拉起來,「會弄髒的。」
冷淡的女聲令布雷克全身上下打起哆嗦。布雷克當下便知道來者是誰。他抬起頭來。
那人瞄瞄黑暗的房間,然後踩著無聲的腳步朝布雷克的藏身之處飄過來。
一隻戴著手套的手悄悄越過他肩膀附近的欄杆,抓住他的手腕。
黛安娜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卓里昂被那本書拒絕之後,我得想個辦法接近喬治那個醜八怪。」她嫌惡地吐出那個名字。「我看得出來他要把書藏起來,我得趕緊取得那本書,免得終極之書的鑰匙永遠消失。那是我唯一的機會,我是那麼想的。」
他的視線落在一把光亮的銀色裁紙刀上,刀子橫擱在桌上一疊尚未開啟的信件上。
警鈴有了回應,遠處的鳴笛聲活躍起來,只是救援還遠得很。
黛安娜看著布雷克的臉上流露出驚訝的表情。「卓里昂也不是什麼大善人,」她無情地說,「失望了,對吧?」
「撒瑪納札給我的那個部分。」布雷克喃喃自語。
布雷克轉身面對黛安娜。她沉著自若地檢視一個櫃子裡的一排書。
門房吹著口哨,從桌上拿起鑰匙,鎖上遠處的門,然後朝布雷克藏身之處走來。布雷克縮得更下面,屏住呼吸。他渾身顫抖。
「告訴我,」她說,「是不是一頁頁都活了過來?字是不是都跑出來了?」
這舉動出乎黛安娜意料,她鬆了手,不小心把那本書掉了。他們倆都嚇到了,看著書穿過四葉飾,落入虛空之中。
穿著深藍色西裝的門房正在收拾房間中央的桌子,準備鎖門。布雷克停在圖書館門口,一等那人背過身去,就溜進正對面那排欄杆的後頭。他擠進欄杆和長椅之間,希望能夠遮住自己不被人家看見。
布雷克冒險看了黛安娜一眼,但是她似乎不為所動。她冷冰冰地打量他,「布雷克,你的背包裡裝了什麼東西呢?」
布雷克打了個寒顫。他的視線回到書桌上,那把裁紙刀已經消失在黛安娜的指間。她正沉著地看著他。
黛安娜跟著他,眼裡衡量著刀尖與她的指尖。布雷克嚇得皮膚一陣刺痛。結果黛安娜只是將刀子和《浮士德之書》擱到一個櫃子頂上,布雷克手搆不到的地方。
他確信聽過這個名字,但是在哪裡呢?哪裡呢?
「這些是我最喜歡的書。」她指著幾本說,都像聖經一樣大本,有鐵釦扣住。「我把它們放在這裡,才不會有人碰——連吉利爾斯都碰不到。」她用手指輕輕摸著坑坑疤疤的黑色書皮。「這些書可以追溯到圖書館成立之初。」
她在說話的時候,布雷克一點一點挪移,往書桌和那把銳利誘人的裁紙刀靠近。

一個快動作,他將搭釦的尖端深深刺入自己的手指,將傷口伸去蓋住終極之書。這本書一開始在學院的圖書館裡面時就嘗試完成這個動作;自始至終那道謎語也一直這麼告訴他:直至童子之血將之完全密封……
房間被黑暗吞噬。
黛安娜假裝同情地觀察他,「啊,我懂了。你是一個人來的。」
他開始不由自主地顫抖。
很顯然,影中人並未帶著妲可同行。在這座古老的圖書館裡面只有他和影中人兩個。布雷克被騙了。
黛安娜的手套搓在他的皮膚上,手越夾越緊。布雷克幾乎沒辦法呼吸。他的嘴巴絕望地大口乾吸,膝蓋一軟。
布雷克腦筋一動,說:「還不完全。我試著告訴妳。出了點差錯。」希望這個說法能夠制止她。
「小心,」黛安娜警告,「你不想讓事情惡化吧。」她這番話令布雷克深深體會到自己處境的危險。他不再掙扎。
她慢慢上前靠近布雷克。布雷克後退兩步。
布雷克毫無防禦,眼睜睜看著黛安娜俯身,隨意將他的背包從肩膀上拉下,拋到桌子上。
「我們要走到哪裡去?」布雷克神經緊張地問。黛安娜鎖上他們身後那扇門,跟著他走上樓梯。梯級之間的距離太密,走起來很不牢靠,布雷克走得雙腿發抖。這裡距離底下真遠。
「我會回來的……」他大聲叫給妲可聽,嗓門都啞了。
「把書給我看!」黛安娜大吼,將布雷克甩向房間的中央。布雷克重重撞上書桌,滑到地板上。他的胸口一陣抽痛,滿嘴是古怪的鐵味。是血。
「你真以為比我聰明嗎?」她說,「你不過是個小孩子。現在把書交過來。」
「它咬我!」黛安娜氣得大吼大叫。

黛安娜對著布雷克大吼大叫:「笨小孩!你對那本書的內容一點概念也沒有!它掌握著你所渴望的一切。世間所有的力量和財富。」她的臉扭曲變形,似乎被貪念控制。「那本書需要一個天真的人才能解開裡面的文字,可是只有真正有企圖心的人才能完全明白它的價值。約翰.福斯特就知道……還有何瑞修.米德頓、傑若米.伍德、陸希斯.聖波尼法.德拉夸,從古到今曾經找過這本書的人都知道。」
「她不曉得。」布雷克慘兮兮說道,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
漢弗萊公爵……
她還是緊緊將布雷克的手臂架到www.hetubook.com•com背後,強迫他朝遠處那扇門走去。布雷克絕望地苦苦掙扎,要想出一個計策,一個脫逃之計,可是竄過肩上的痛楚造成他的思路無法連貫。他嚇到了。暫時只能乖乖聽話。
「那本書……」他困惑不解說。
他警覺地抬起頭來。鑰匙在鎖孔裡輕聲轉動。
沒有時間可以拯救妲可了。最大的機會是到屋頂去求援。布雷克全速衝上剩下的階梯,跌跌撞撞踩在古老的石階上,發疼的手指從牆上擦過,繼續一路爬上塔樓的最上面。
黛安娜的聲音充滿不屑,「他這個人變得很無趣。」
又是一道螺旋梯,從他的身邊盤旋而上,這回八成是上到圖書館的最高處。黛安娜要幹什麼?從屋頂把他推下去嗎?
布雷克發現一扇巨大的緊急逃生門,就在大角樓的下面,於是朝那裡奔去。他想也不想,就用身體去撞門,硬硬的金屬橫栓抵住他的肚子,他發出悶哼聲。疼痛襲遍全身。他再試了一次。
「我不懂。」布雷克說。
影子越飄越近。
布雷克的腦筋動得很快,很快地說:「妳需要我幫妳讀。」
黛安娜慢慢將布雷克的下巴歪向她自己,讓他直視那對冷冰冰的灰色眼珠。那對眼珠子堅硬頑強如石頭,毫不退縮。「終極之書在哪裡,布雷克?」
沒有時間向終極之書求助了。頭上響起尖銳的鈴聲,響徹書庫的空間,布雷克看看手錶。不到十五分鐘的時間。圖書館快要閉館了。
布雷克閉上眼睛,不敢看。他暗自希望身體完全不動,將外面的世界拒絕在外,說不定他的人也可以消失。
角落裡是一扇薄薄的漆成米色的門,可以上去方塔。高高的方塔是圖書館天際線的主峰。黛安娜示意布雷克朝門走過去。
黛安娜緊追在後。
布雷克眼睛一瞇,起了疑心,問:「妲可在哪裡?」
「只要你敢亂動,我保證讓你妹妹嚐到後果。」黛安娜在布雷克背後咬著舌說,幾乎要咬掉他的耳朵。
黛安娜聽起來一副厭煩的樣子,「你真以為我會相信嗎?」
隱隱約約聽見街上的人大喊大叫。幾百張臉驚嚇地仰望上面,有人在拍照,但是影像和聲音模模糊糊,一波一波飄來。他就要溺死在半空中。什麼人也幫不上忙。
布雷克不答腔。他的眼睛急瞟向門邊,但黛安娜用腳輕輕推著門。
「妳是說你們兩個是一夥的?」布雷克一邊問,心思一邊亂轉。想到一頭烏黑秀髮的黛安娜與年輕的卓里昂在藏書協會調情,那張照片在他的記憶裡一閃而過。
布雷克鼓不起勇氣回答。雖然她一直戴著那隻蝴蝶領巾夾做裝飾,肩上披著那條深色的毛披風,但是她的嗓音和手套的觸感如今冷若冰霜。
「夠了!」黛安娜大聲叫,失去了耐性,「我會帶你去見你那個討厭的妹妹,然後你得把書交出來。不准耍什麼奇怪的花招!」
「出人意料是嗎?」
一陣驚人的沉默,然後是尖叫聲。人群又吼又跳的,指著他背後。
布雷克抖著膝蓋,向旁邊橫跨一步到了窗邊。
黛安娜戴上白色的長手套,再次嘗試把書取出來。這回她成功了,小心翼翼把書放到桌子上。
百葉窗都拉了下來,隔絕外面的世界,地氈減弱了他們的腳步聲。四處都看不到妲可,她不在寬廣的閱覽室裡,也不在附近。布雷克只看到更多的桌子,接著是一排電腦終端機和一張辦公桌,圖書館人員想必在此將書籍分類。
一片靜寂。
她突然激烈地用一隻手肘鎖住布雷克的頸項,推得他失去平衡。布雷克感覺自己的臉憋得像一只紅色的氣球。「我得不到這本書的話,」黛安娜對著他的耳朵吼,「你也別想得到。」
黛安娜用鑰匙的尖端戳戳布雷克的背部,催他繼續走,大步往上爬,經過兩扇桃尖拱的窗和一道小小的木門。
布雷克感覺到指間的夾子像爪子一樣往他的手掌心捲,好像要刺他,吃了一驚。那情形就好像恩狄米翁.史普林的搭釦,當初也曾劃傷他的指關節。
「別急,」黛安娜說,「首先,書在哪裡?」
「吉利爾斯爵士也在找終極之書?」布雷克問得很蠢,試著跟上進度。
「噢,好吧。」她咕噥道,抹去沾在唇際的一點點糖霜。「很久以前,就在藏書協會成立不久後,卓里昂破壞那本無字天書的鎖釦。他相信憑他自己就可以找到終極之書,不需要我們的幫忙。想也知道,他錯了。最早發現那本書的人是喬治.撒瑪納札,卓里昂試圖從他那裡偷走書,結果鎖釦斷了,刺到他的大拇指,替他烙上叛徒的烙印。」
然後他就想起來了:漢弗萊公爵……妲可從洗手間出來後曾經提起過。就在主樓梯間上去的某個地方。布雷克曉得該去哪裡了!
他的答覆似乎引起反應,黛安娜凝眼看了他一會兒,不再那麼有把握。
她強迫布雷克走進去。
「妳真的那麼想要那本書的話,」布雷克使出猛力的攻擊,「為什麼不自己過來把它拿走?」他的心臟讓他感覺好像體內有顆炸彈,滴答滴答在數秒,隨時可能爆炸。
那隻蝴蝶的翅膀有焦痕,就像灼到的紙。
「想當然了,」她輕輕對著布雷克的耳朵說,「如果我們兩個能夠達成協議的話,就不用替你的母親或妲可添麻煩。」
「你必須照我說的打開書,」她說,「否則我殺了你。」
「這下好了,」黛安娜把書舉得高https://www.hetubook.com.com高的,得意洋洋說,「來看終極之書吧!」
布雷克扭動身體,黛安娜再抬高他的手臂。他人一縮。
黛安娜從他無力的指間一把攫走那本書,像野獸一樣用指甲扒著封面,卻還是打不開。此時它不過是一本破破爛爛的褐色封皮書。她除不去那團硬硬的血緘。血緘黏得牢牢的。「你幹了什麼好事?」她怒吼,「為什麼打不開?」
「那妳做了什麼?」布雷克問,膽怯地打量她,「妳的指甲怎麼會變黑呢?」
「想都別想,」黛安娜說,「你跑不遠的。何況,你、你妹妹和自由這三樣的鑰匙都掌握在我手上。離開這裡只有一條出路,就是把我要的東西給我。」
「那本書,」黛安娜又問了一次,「在哪裡?」
門房環視密閉的圖書館,看了最後一眼之後,轉身拉上門鎖好,一如鎖上牢籠般篤定。
「離開那裡!」黛安娜尖叫,丟下書,朝布雷克衝過去。長長的黑色指甲劃過布雷克的脖子,鋒利的邊緣在他的皮膚上烙下痕跡,布雷克人一縮。一眨眼間,他便折回書桌前,從桌上抓起那本書和那只蝴蝶領巾夾——任何能夠自衛的東西。
黛安娜從口袋裡抽出一本薄薄的黑皮書,在空中揮動,彷彿在回答布雷克的問題。布雷克看到難看的封面上印著一個模糊的F,才發現那是他在二手書店找到的《浮士德之書》,嚇了一大跳。
布雷克早已從地上抓起妲可的黃色雨衣,朝門口跑過去。黛安娜還來不及反應,他就打開門,爬上高低不平的螺旋梯。
然後沒收此書以免鬧出人命……
他非常小心地拉開背包的拉鍊,把終極之書和妲可的雨衣收進背包裡,雨衣是從樓下搶救回來的。然後他拉上包包的拉鍊,兩隻手穿過背帶,將它緊緊背在背上。除非知道妲可的安全無虞,他不會交出任何東西。
等到布雷克再也無法忍受那份懸疑的時候,一座他看不到的鐘報時了,金屬的振顫撥動空氣。緊接著,房間對面傳來微微的嚓嚓聲。
門開了,只開了一點點,一個朦朧的輪廓溜進房裡。戴著頭巾的人影穿了一身黑。
一想到那件匆忙塞進背包的了無生氣的黃色雨衣,布雷克就充滿了罪惡感。這一切都是他的錯。他被那本書迷住了,以至於棄妲可而不顧。然而他就是沒辦法:那本書是他的。恩狄米翁.史普林選上了他。他,布雷克.溫特斯,找到的這本書,就是這幾百年來學者在找的書。而影中人,就是黛安娜,想要擁有它的理由是邪惡的。
她臉色一沉,「說真的,他提到《精靈市場》那個難得一見的版本,幾乎壞了一切好事。因為他不可能知道這本書,除非他先前就對圖書館的藏書有所了解。不過,我想小小一個圖書館員雖然勇敢,卻一直都搞不清楚我們真正在找的書。」
黛安娜摩挲著自己焦掉的指尖。「我不曉得他哪來的力氣,」她說,「他連那部分都奮力想從我這裡搶回去,不肯讓書流出去一小部分,說什麼即使是一小片紙也擁有非常神奇的力量。只要有欠缺,就不會有終極之書。」
她緊緊盯著封面,書皮上仍舊是圓圓的字體刻著恩狄米翁.史普林的名字。然後她開始用戴著手套的指尖翻頁,迫不及待吸取裡面的知識。
布雷克發現角落裡有一座鍛鐵鑄的樓梯,奮力朝它衝過去,爬上那道螺旋狀的窄梯,腳下響起冷冷的金屬聲。
他可以感覺到黛安娜的手指沿著他的背部爬行,於是掙扎著不讓黛安娜發現裝在背包裡的書。黛安娜再度箝緊布雷克的手臂,他強忍住眼淚。想取得那本書的欲望好像為黛安娜帶來超人般的力氣,還有鐵石心腸。
「你就怎樣?」黛安娜一把將布雷克推上前,殘酷地問。布雷克的踝關節一扭,摔倒在地,膝蓋撞上石階的突邊。他痛苦地大叫。毫無憐憫之心的黛安娜將布雷克拉起身,把他推上蜿蜒曲折的樓梯。
黛安娜大力緊夾住布雷克的手臂,扭到背後。布雷克像小狗一樣尖聲急叫,被她的力氣嚇到。
黛安娜氣得嘶嘶出聲,可是接著她的唇上慢慢露出一個笑容,「噯,我真是有夠笨,」嘴角擠出一個冷笑,「我能補救。」
布雷克蹲得像個短跑選手,想著如何來個瘋狂衝刺以爭取自由,到外頭請求援助。可是,接著他就感覺到身邊的地板微微一緊,一個黑影罩在他的上方。
頭頂上,書架底下是一面紅綠相間的格子背景,裝飾了一堆閃爍的星星。除此之外,房間裡影影綽綽。他看看錶。只剩三分鐘。他的脈搏隨著分分秒秒的流逝而狂跳。
布雷克眨眨眼,大惑不解。
接著,他突然頭腦清醒,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布雷克幾乎喘不過氣。
她像野獸撕開獵物一樣,打開主要的置物層,掏出妲可的雨衣丟到一旁。接著,便找到了她在找的東西:包包底部那本貌不驚人的褐色封皮書。恩狄米翁.史普林。她探手進去取書,卻突然甩開手,彷彿被螫到。
他看著血從傷口湧上來,滴到翻開來的書頁上。
布雷克滿臉脹得通紅。「不要。」他再次反抗她,且不由自主地勒緊背包的背帶。他退到一個玻璃櫃前,櫃子裡裝滿了手寫的文件,文件用壓扁了的紅色躐塊封住,好像一隻隻被壓扁的蟲子。又有兩句恩狄米翁.史普林裡的句子不請自來,https://m.hetubook.com.com浮上他的心頭:
「是的,你真是善體人意,替我找到這本書。」她說著露出一個狡猾的笑容。「這本《浮士德之書》掌握恩狄米翁.史普林的全部歷史。不僅談到終極之書如何來到牛津,還談到如何看到裡面的內容、如何解謎,以及如何利用它的力量。當然,書現在已經破舊不堪——從最初那位匿名作者寫成書,已經傳了好幾個世紀下來——不過它真的很有用……」
布雷克看看背後,大表驚訝,「妳在這裡上班?」
「把書給我。」黛安娜說。
布雷克轉身面向黛安娜,氣急敗壞。黛安娜的指尖吊著一把寶貴的銀色鑰匙。布雷克衝上前去抓鑰匙,黛安娜的手敏捷地一捏,把鑰匙握在拳頭裡。
布雷克只能等待。
「好,我會過去。」黛安娜說,她的口氣一點也不熱中。布雷克注意到她的白色長手套,大為驚慌,因為他看出她一直小心不留下任何指紋。他可以想像黛安娜那雙戴著手套的手繞過他的脖子,勒死他。
人潮在街上走來走去,喧囂從遠遠的下面傳上來。有隻狗在某處吠叫。那叫聲吸引布雷克看看窗戶。他的眼角閃過一道光,是上去塔樓側面的鐵製防火梯。也許,終究是有路可以逃出去的……他想跑,但是黛安娜一雙冷冰冰的手捏著他的臉,那對眼睛狂熱地瞪著他,他動彈不得。
布雷克以為自己騙過她,更有自信地補充說明:「這本書還有一個部分不見了。沒有那個部分就行不通。」
「哼,我注意你,還有圖書館,已經注意很久了。」黛安娜誇口,「我始終懷疑撒瑪納札為了妥善保管,已將恩狄米翁.史普林帶回學院的圖書館。但是我一直無法完全確定地點。你引導了我直搗黃龍啊。只可惜,那時書已經消失。」
布雷克跑了起來。
布雷克發覺自己犯了錯誤,滿臉痛苦。「妲可人呢?」他叫喊。
「把它還來!」黛安娜兇狠地說。
「我不會放棄這本書。」黛安娜厲聲說,一邊將他釘在石欄上。布雷克感覺到尖尖的四葉飾邊緣咬進他的腰側。「可惜必須要這樣結束。」
「那妳呢?」布雷克問,「妳要終極之書做什麼?」
她的眼睛一閃,手指扒了一把空氣。「那本書幾乎到了我手上,」她一邊說,一邊重溫當年的感受,「可是那個壞蛋見到我的舉動,猛力合上那本書,把我的指頭夾在裡面。鎖釦刺痛我!痛得要命!但我還是設法抓住了一部分,將它撕了下來。」
她朝著桌子一頭衝過來,然後嚇得僵住。從布雷克的手指頭滴下來的血頓時形成一個封印,一塊紅褐色的血塊,凝結在終極之書的側面。書頁被封了起來。布雷克心上鬆了一口氣,跌坐在地。
「夠了沒有?」黛安娜在他背後問,「我們之間有過協議,我已經履行條件。我建議你履行你那部分。」
布雷克轉身……可是太慢了。令人頭暈目眩的一擊打向他的臉龐,是那本終極之書。他往後一退抵著護欄,腦袋重重撞上石頭。他放開妲可的雨衣,沒什麼用的雨衣飄落到下面的人行道上。
黛安娜伸手到書桌上的水晶碗裡取了一片撒了糖粉的甜點。土耳其軟糖。她津津有味地咬下去。「我對你很失望,布雷克。你真的那麼遲鈍嗎?」
「啊,我很懷疑,」黛安娜說著露出一個狡猾的笑容,「你是被選上的那個。」
「不!」布雷克最後一次大喊,使出全力扭來扭去,又咬又打。
布雷克低頭看看硬硬的木頭地板,默默地拍拍沾上灰塵的牛仔褲。他的衣服破了,邋裡邋塌的。「可憐的孩子,」黛安娜小聲說,「你真的有麻煩了。像這樣子偷偷溜進巴德里圖書館,你的母親會怎麼想呢?」
「她怎麼了?」布雷克大聲嚷嚷,「她為什麼不開口?」
「原來跟在我後面的人是妳?」布雷克倒抽了一口氣,眼看著那本書繼續歡歡喜喜、興高采烈、活力十足地翻動。看得出來書裡的文字已從冬眠中醒來,墨色開始越變越深,形式越來越固定。「那天晚上是你跟著我進圖書館?」
他怕這個詭計無法持久。他已經可以看到紙上透出淡淡的墨跡,所有的書、還有書裡面那些不可思議的祕密,似乎很快就會再現。
房間很寬敞,中央有張桌子。布雷克腳下一個踉蹌,絆到那張桌子,跌倒在地,在地上喘著氣。頭昏眼花的他慢慢了解周遭的環境。室內有四扇巨大的窗戶,可眺望附近的圓頂和尖塔,景色壯觀,只是有一部分被幾個大木櫥擋住。附近有一棟建築的屋頂上立著一群狀似天使的塑像,演奏著無聲的樂器;玻璃窗的另外一面則是一尊蒙著眼睛的正義女神離像,對布雷克視若無睹。
黛安娜.班特利帶著冷冷的笑容問候他。
「妲可!」布雷克大聲叫著,腳下一躍朝那扇門跳過去。他握緊門把一拉。「我在這裡!我來救你出去!」
黛安娜靠近布雷克,用手捏住布雷克的下巴。長長的手指冷冰冰的,像冰柱一樣,只是不會融化。
黛安娜引著布雷克穿過藍金雙色的門,突然右轉,走上最後一段樓梯,來到上層的閱覽室,就緊挨在圖書館的屋頂下面。薄薄的雙扇門開了一條縫,黛安娜引導布雷克進到一個大房間,裡面是一個個閱讀座位和一張張硬邦邦的木頭椅子。
負責把書送上去閱覽室的龐大機器已經靜了下來。在無人監看之下,機器的齒輪和傳動www.hetubook•com•com裝置戛然而止,不知怎的,靜止的狀態比在運轉中更令人毛骨悚然。空氣中一片死寂。布雷克突然想到,媽媽正在高處的某個地方,收拾她的研究成果,全然不知身在下面的孩子處於險境之中。
「喂!在上面!」布雷克大叫,為了引起人群的注意,他上上下下揮著手臂,可是他的聲音被警鈴蓋了過去,沒有人注意到塔樓屋頂上這個嚇壞了的小男孩。
「我用布塞住你妹妹的嘴巴,」黛安娜草草回答,「她搞得我心煩。」
黛安娜對著布雷克冷笑,然後附耳對他低語:「我在追求它所擁有的力量:預見未來與了解過去的能力。這是足以讓孩子噩夢成真的機會。相形之下,巫術的力量算什麼?」
黛安娜感覺到布雷克凝視的方向,慢吞吞脫下一只手套。她剝去光滑的白色織物,露出指頭。布雷克倒抽了一口氣。黛安娜左手的指甲全部是黑的。
「可是……」布雷克結結巴巴說。
「你好啊,布雷克。」
然後布雷克人一溜,不省人事地倒在屋頂上。
說時遲那時快,外面的街道上傳來一聲響亮、凶惡的咆哮,彷彿一群獵犬突然同時跑來圖書館。布雷克跑到窗邊,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好啦,這會兒都不見啦!」黛安娜尖叫。
黑暗所造成的損害無法復原
他努力爬上無人的樓梯,踩著寬寬的木階。每一步都帶給他一種心寒的預感,讓他全身發冷。妲可會不會有事?
布雷克打了個寒顫。
布雷克驚得目瞪口呆,強迫自己將焦點集中在眼前那一頁。整本書除了中間一頁是黑色的,其餘的都恢復原本純潔無瑕的自然狀態。看不到半個字。
他點點頭;讓她繼續說下去比較安全。
「我不明白,」布雷克開口說,「它們——」
那條狗叫得更急切了。喧囂之中加入新的噪音。妲可在下面拍打門。
黛安娜怒目瞪著布雷克,卻沒有聽到回答。
直至童子之血將之完全密封
布雷克全速衝到一扇巨大的窗戶前面,試圖對下面街上的人打旗號求援。小小的人影,只有火柴棒般大小,來來往往走過去。窗戶沒有閂,他只能用拳頭搥著玻璃。聲音被蒙住了,傳不了多遠。
時間一分一分慢吞吞過去,慢得令人極為痛苦。
布雷克壓抑不住自己的怒火。「讓她出來!」他尖叫,「她在那裡面會呼吸困難!如果她出了什麼差錯,我就——」
「我把書藏起來了,」他撒謊,「我會帶你去拿書,但是除非確定我妹妹沒事才行。我得先見到她。」
布雷克搖搖頭,幾乎說不出話來反抗她。
布雷克再眨眨眼。他眼睛適應紙張耀眼的白色之後,發覺那些字並未消失,只是像蝸牛縮進殼裡一樣縮到書裡面去。字還是在,只是要看得到的人才能看見。
他們來到一扇高高的門前,門楣上頭的石塊刻著「大學檔案室」。一塊銅牌掛在門板中央,上面寫著:D.班特利博士,檔案管理員。
布雷克看著黛安娜,他的視線一片模糊,幾乎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他翻到黑色的那一頁,指著被撕去的一角,「瞧見了吧?」
黛安娜皺起眉頭,「那當然。你以為只有吉利爾斯一個人握有大權嗎?」
她打開門鎖,一把將他推進去。
「回來,你這個怪物!打開那本書!」她的聲音在狹窄的通道裡嗡嗡作響。
布雷克看見兩扇奢華的門,漆成藍、金雙色,半掩半閉,在樓梯間最上層停住。漢弗萊公爵圖書館……一股學問所特有的霉味從裡面的黑暗中滲出。
她一把揪住布雷克的衣領,急急拉他起來。布雷克眼前直冒金星。黛安娜一拳摜在桌子上。
布雷克深深吸了口氣。他的心念急轉。怪不得那次在學院舉辦的餐會上,布雷克首次提到恩狄米翁.史普林時,卓里昂教授看起來是那麼的激動不安;怪不得他不願坦承過去他和這本書之間的牽扯……
黛安娜衝著他露出勝利的笑容。「我沒說喬治搶到了,不是嗎?我設法偷到一角,把它當作一個小小的提醒,提醒自己我最想要的東西是:終極之書!」
「這不對啊!」她從書上抬起頭來,大發牢騷,「你這個騙人的小畜牲,你幹了什麼好事?」
布雷克跛著腳,試圖走去屋頂對面的鐵梯,但是突然被黛安娜攔住去路。黛安娜的臉色殘忍又無情。絕望之餘,布雷克揮舞著妲可的雨衣,再次呼救。
空氣不通,光線暗淡,這地方就像一座博物館。成排的書架上方有一條帶狀的壁飾,一張張用溼壁畫呈現的學者臉孔看著他們。然而,古時候這些協助牛津大學寫下輝煌歷史的學者,如今卻對布雷克的處境視若無睹。沒有一個人可以幫他。
所幸,門開了。他撞上堅硬且崎嶇不平的表面,紅銅色的瓦片造成他失足,匍匐而臥。
塔樓的邊緣有一道石屏,立著一節節高高的小塔。但石屏太高了爬不過去。從四葉飾雕刻之間可以看到下面街上的人潮。
布雷克盯著她看,萬分驚駭。黛安娜根本沒有注意他的反應,自顧自將變黑的那片紙壓平,跟眼前那一頁接在一起。布雷克無助地看著那片紙開始和書接合,只留下一道不顯眼的接縫。被灼成灰一樣的紙片,宛如一片黑色的雪花溶進書裡,紙頁都開始翻動起來。那本書發出強烈的白光。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