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隱字書

作者:馬修.史坎頓
隱字書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牛津 27

牛津

27

「正是。」爸爸說,微微搖搖頭。
「別聽你媽媽的。」克里斯多夫.溫特斯趁著布雷克跟著他走下圖書館的台階時,私底下說。「有一則迷人的故事說,有一個魔鬼背上背著一本奇怪的知識之書,來到牛津。我認為這有可能是……」
又是出奇暖和的一天,他們一家人決定繞遠路回家。
「這一切有點複雜……」爸爸侷促地改變雙腳的姿勢,「你可能不會相信我說的。」
茱麗葉.溫特斯搖搖頭,領著他們一行走出圖書館。
「噢,不行,別再說了。」茱麗葉.溫特斯從樓下走上來加入他們父子,打斷他們。她手上拿著最近論文〈浮士德的陰謀〉的草稿,剛從她研究室的印表機印出來的。妲可跟著媽媽,蹲下去摸摸梅菲斯特,那隻貓的身體一弓,盤在她的腳邊,尾巴舉得高高的,像個驚嘆號。
克里斯多夫.溫特斯一臉受傷的表情。「誰知和_圖_書道呢,」他說,「說不定被我說對了。」
一個鮮黃色的包裹躺在前門的台階上,是妲可的雨衣。雨衣的袖子整整齊齊摺到胸部,可是經過圖書館那一遊,衣身弄髒了,沾著泥土。布雷克納悶妲可還會不會再穿上它。他懷疑。
「什麼事情耽擱了她?」爸爸說著,惱怒地長嘆一聲。他看看錶。「已經一個小時了。」
「你不會知道的。」布雷克說。父子倆開始在走道上走來走去,手指頭沿著書本一路劃過去。克里斯多夫.溫特斯盯著書架,重新喚起往日的記憶,布雷克則回想著最近的遭遇。他不禁懷疑那些肖像依舊在看著他,即使死了,都還在找那本書。
所有的事情都會船到橋頭自然直,正如第一則謎語告訴他的:事物的秩序將永存……
「說來聽聽。」
慢慢地,他掀開封面……
「沒錯,他跟你一樣是個青少年,」爸爸說,「可是他駝著背,好像背負重擔。他的肩www.hetubook.com.com膀上有東西。」
克里斯多夫.溫特斯笑了,「啊,看過,提奧多里克和我的關係可以回溯到很久以前。」他說著,低下頭深情看著畫中那個光著頭頂的修士。「曾經有一段日子,我醒著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研究這本書。我研究出一套理論來。」
布雷克聽得到他的父母親現在並肩坐在起居室裡,重溫當年在牛津的日子。他們之間的話不如他預期的那麼多,不過兩人之間的沉默已不同於以往:比較有希望了。布雷克開始對未來更樂觀。
「當真?」布雷克說,感覺到血液在血管裡奔竄。
他掃視昏昏暗暗、覆著一層霜的街道,尋找撒瑪納札或那條狗的蹤影,但是到處都看不到。他渴望把發生過的一切告訴那個人。他很快撿起雨衣,關上門。
幾乎是應他所求,那道獨一無二的搭釦解了開來,血緘在他眼前分解如紅色的粉末。一頁頁的紙開始翻動。布雷克的心興奮地跳動。https://www.hetubook.com.com
爸爸驚訝地看著他。
「……像我一樣的小孩子。」布雷克說著,咧嘴而笑。
布雷克小心翼翼摸著書皮。這本書看起來不是很有分量,可是裡面卻包含全世界的祕密。他不是很肯定自己想要這本書重回他的生活之中;想到隱藏在裡面的祕密,就會嚇到他。不過當他一接觸到書,卻仍同樣興奮,周身皮膚一陣顫慄,彷彿書只屬於他。
然後,在個人獨處的臥室裡面,他與那本書面對面,坐到床上,小心翼翼看顧著這本終極之書。恩狄米翁.史普林。如今這個名字是那麼的耳熟,像個朋友。
布雷克再度俯視這本封皮磨損的書。它還能告訴他什麼?
克里斯多夫.溫特斯垂眼看看自己的兒子,「嗯,這個黃色的小人兒幾乎與在德國發現的同一時期的盾形紋章一模一樣。確切地說,是古騰堡的紋章。」
兩隻袖子裡面包著另一件東西,是一本書。布雷克解開袖子,心跳開始加速。恩狄米翁和圖書.史普林躺在那裡,依舊被他那層硬硬的血封住。他那根受過傷的指頭纏著紗布,隨著記憶悸動。
那天晚上,布雷克在鋪床的時候,聽到磨石巷屋子外面傳來低低的抓搔聲。他衝到門口,往外一看。
他很快地看看父母親,發現他們不需要他,於是爬上樓。「我要上床去囉。」他匆匆忙忙叫道,飛奔進自己的臥室,大力甩上身後的房門。
「這些年來,這個一身黃衣的傢伙,他的身分令學者們爭執不休。有誰會認識這麼一個謎樣的人物,更別說是一個牛津的修士怎麼會認識。這件事實在是不可思議。」克里斯多夫.溫特斯說。「我一直懷疑,這份手稿與古騰堡在美因茲的第一台印刷機,這兩者之間有直接的關連。我沒把握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要是你看仔細一點,就會看到那個身形其實是……」
「你看過這個嗎?」布雷克問,很想放鬆一下心神。他帶著爸爸爬上階梯,指著那幅插圖給他看:在裝飾著圖案的手稿裡,穿著一身和_圖_書黃色的駝子坐在修士的膝上。
布雷克試著不讓爸爸看出自己興奮得全身發抖。
布雷克再度回到聖傑羅姆學院的圖書館裡面,等著媽媽。
這幾天布雷克試過好幾次,對父母親解釋之前的幾件怪事,但直到目前他們倆都把他的說法歸因於想像力太豐富。他們相信無心插柳的布雷克在舊書店找到一本很重要的書,而黛安娜渴望擁有這本書。布雷克小心翼翼告訴他們,故意把那本書說成《浮士德之書》,而不是恩狄米翁.史普林。
妲可笑得咯咯咯的。
來到那座上去展覽廳的中央樓梯時,他們倆停下腳步。
這是頭一回,他相信自己真的了解他在書謎裡扮演的角色。他是這本書一直提到的太陽(sun);茱麗葉.桑瑪絲(summers)與克里斯多夫.溫特斯(winters)之子(son),夏天與冬天兩個季節的孩子,暫時分開來,如今又合起來。恩狄米翁.史普林的故事,他的父母親各自知道一部分,合起來則是整個故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