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劍影春水

作者:諸葛青雲
劍影春水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章 海天劍聖

第五章 海天劍聖

莊夢蝶話完,剛待轉身,展青萍卻又叫道:「你不能走。」
在場八人之內,多半均是久走江湖,見聞極廣之人,但卻均猜測不透那乘騎黑色異鳥,自天飛降,劫走「紫清玉女」孟紅綃的彩衣宮妝女子,究竟是何路數。
「冷煞」洪飛見狀,向「碧雲娘」柳如煙陰森森地笑了一笑,說道:「柳夫人,這第一陣算是誰勝誰敗?」
彩衣少年答道:「我們尚有兩樁任務未曾完成,不能回轉『萬劫魔宮』,故而暫住『千危谷』別府。」
「冷煞」洪飛聽出「海天劍聖」展青萍的語意,不等他話完,便向這位「北海青萍宮」主人問道:「展兄認識那隻黑鳥?」
果然「笑煞」哈騰在「火孩兒」鄔赤身形微仰之際,便即一聲得意厲笑,算準對方後退遠近,真氣微提,運用絕頂輕功「凌空虛度」,硬把身形在空中橫移八尺,欲乘「火孩兒」鄔赤倒縱而出,將落地而未落地的剎那之間,集中全力,猛下辣手,將其一擊而斃。
這口內家真氣,果然噴得那股暗藍毒火四散分飛,但「火孩兒」鄔赤卻把握了極好機會,凝聚真力,猛抖「短柄蛇焰矛」,矛上的「鋼絲血擋」立化成一大片赤紅飛針,齊往「笑煞」哈騰上半身密射而出。
「碧雲娘」柳如煙應聲答道:「哈三兄受傷見血,鄔香主兵刃脫手,彼此就算秋色平分,洪大兄認為公道否?」
他們一個知道對方是位列當世武林「十三名手」的絕代兇人,一個知道對方以「火」成名,全身幾乎無物不蘊烈火,遂均抱元守一,靜氣凝神,誰也不敢絲毫怠慢。
「火孩兒」鄔赤此時仍不使用「鋼絲血擋」,只將右手「短柄蛇焰矛」一拍,自那狀如蛇頭的矛尖之中,噴出一股暗綠毒火。
來人聞言收勢,身形一現,是位神采飄逸、肩插長劍的清癯白衣老人,他目注「火孩兒」鄔赤,微笑問道:「尊駕大概是『三元幫』的『火孩兒』鄔香主,這發話之意,難道就不許我展青萍進入『九迴谷』麼?」
展青萍哈哈笑道:「誰要和你相比?你要我自行跳入這潭水之中,我遂不得不設法測量測量這潭水,到底有多深淺?」
「海天劍聖」展青萍這時已知「紫清玉女」孟紅綃被劫,遂搖頭笑道:「洪兄莫急,你我這顆項上人頭,早就被對方預先編列懸掛在『萬劫門』楣的十三白骨圓環之內,哪怕『萬劫魔宮』主人到時不來邀請?倒是如今因『紫清玉女』孟紅綃業已被擄,又服了無藥可救的『三日斷魂散』,則『蕩魔寶籙』一事頓成雲散煙消,展青萍先行告退,並向『九迴谷』外的『苗疆雙怪』、『黑蛇教主』等人說明情形,請他們各自散去,好好準備應付那場不知將在何時召開,但必兇險無倫的『萬劫大會』。」
展青萍笑道:「你們任選何人我都不管,但這位青衫秀士卻福緣太薄,不宜去往『萬劫魔宮』深造。」
「火孩兒」鄔赤見對方這兩件兵刃形式奇特,知道必其厲害,遂趕緊把自己所用的「烈火乾坤圈」及「短柄蛇焰矛」取出,他這兩件兵刃,也與「笑煞」哈騰的一杖一扇同樣不載於「兵器譜」中,均係自出心裁打造。
這三縷銀色火焰,他自知因對手太強,必難奏效,故而只是惑亂「笑煞」哈騰的心神,實則想用「短柄蛇焰矛」上的「鋼絲血擋」克敵致勝。
「氤氳使者」莊夢蝶聽得半惱半驚地手指青衫秀士,向「海天劍聖」展青萍憤然問道:「你認得他麼?」
「氤氳使者」莊夢蝶聽得對方這等說法,居然不怒反笑,「哦」了一聲,緩緩走近展青萍所坐的大石,說道:「你這老頭兒倒蠻有意思,要知道連當世武林『十三名手』算上,也無人敢對『萬劫魔宮的七使者』如此無禮。」
展青萍雖已聽出對方語意,但卻故意再試探性的點頭笑道:「『三日斷魂散』是以十三種奇毒藥物配製而成,除了『婁山三煞』以外,不但無人能解,亦復無藥可解。」
等莊夢蝶遍尋「千年仙鶴」不得,帶著顧青楓乘「墨羽神鷲」飛回之際,卻在「千危谷」遇見大師姊「瑤池使者」畢金環,懷抱「紫清玉女」孟紅綃,乘騎另一隻「墨羽神鷲」飛來,命令莊夢蝶趕緊飛往「烏蒙山九迴谷」,設法把「婁山三煞」擒來一人,才好解救孟紅綃所服「三日斷魂散」的毒力。
果然「笑煞」哈騰因曾目睹「方外三凶」中的「催命頭陀」被「火孩兒」鄔赤發出「三離真火」,燒成焦炭,對他和圖書戒備頗深,銀色火焰方自「烈火乾坤圈」鋸齒之內往外一噴,哈騰左手圓形鐵扇便即凝勁猛扇,搧出一股罡風,封住那三縷不知是否含有劇毒,抑或另具其他妙用的銀色火焰。
「婁山三煞」中的「笑煞」哈騰話完,在所著骷髏衣內,取出一根百煉精鋼所鑄的白骨杖,及一柄尺許周圍的圓形鐵扇。
「婁山三煞」嘯傲江湖,從來少動兵刃,如今一經取出,不由得龐真真等人齊加注目,只見「笑煞」哈騰所用的「白骨杖」共分兩截,每截長約一尺四五,中以鋼環銜接,形若人骨,粗如鴨卵。
龐真真眼珠微轉,設辭答道:「我好久未去雲南,想就便一遊滇池洱海、金馬碧雞之勝。」
顧青楓守定心神,毫不為動,妙空師太欲|火難禁,正將施展「霸王請客」的手段,「氤氳使者」莊夢蝶卻妒火中燒地破窗飛進,殺死妙空師太,火焚「清心庵」,並點了顧青楓穴道,意欲把他帶回「萬劫魔宮」,充任「魔宮使者」。
彩衣少年搖頭說道:「你問得太多,你是婁山第幾煞?乖乖跟我前去,不就知道『千危谷』在何處了麼?」
「冷煞」洪飛忙以真氣傳聲,仰頭叫道:「來人聽真,孟紅綃已服『三日斷魂散』,非我獨門解藥不救,你將她劫去也是徒然,趕快回來,我們商議商議互惠之策。」
「海天劍聖」展青萍存心一試「萬劫魔宮」門下弟子的武功究竟練到何等地步?遂故意換了一種狂傲無比的神情,冷眼看著「氤氳使者」莊夢蝶,哈哈大笑道:「我叫你留下,你就得給我留下。」
莊夢蝶憤然回頭,厲聲問道:「難道你真要找死?」
「笑煞」哈騰應聲走出,向「碧雲娘」柳如煙哈哈笑道:「柳夫人是親自下場,還是派哪位高手令哈騰見識見識『三元幫』人物的罕世絕學。」
說到此處,忽然瞥見「萬劫門」三個篆書小字之內,「萬」字業已漆成朱紅,不禁訝然說道:「我所見的另一座『小萬劫門』,門楣上字跡尚係本色,如今這座的第一字卻業已漆成朱紅,難道『萬劫魔宮』的弟子真有偌大神通,把那三樣絕世難尋之物,找到一樣了麼?」
「烈火乾坤圈」是隻上有把手的盈尺鋸齒鋼圈,但有三枚鋸齒中通小孔,只要按動把手暗簧,便會突自孔中噴出烈火。
展青萍把自己所知細述一遍,內容與「三元幫」護法「瞽目諸葛」苗平向「媚香仙子」孔凌霄所報的大致相同,說完一指那金色門樓上的朱紅「萬」字笑道:「如今這『萬』字業已漆成鮮紅,豈非表示『萬劫魔宮』弟子已將『千年鶴頂紅』、『九葉紫芝汁』或是『天下第一狠心人』的心窩鮮血找到一樣了麼?」
「冷煞」洪飛取過焦桐手中的金色門樓,遞與「海天劍聖」展青萍觀看,並皺眉問道:「展兄所謂的『萬劫魔宮』,是否與這『萬劫門』頗有關係?」
原來這「氤氳使者」莊夢蝶秉性風流,與「蕩魄尼姑」妙真的師妹、淫尼妙空師太本有交情,這次趁了奉命找尋「千年鶴頂紅」之便,乘騎「墨羽神鷲」,前往清心庵敘舊,卻巧遇妙空師太正對身中迷|葯、四肢無力的「中條劍客」顧青楓寬衣解帶,縱體投懷,以圖引誘。
遂目注「冷煞」洪飛,微笑說道:「『三元幫』雖然勢眾,但從不肯倚眾欺人,我們便以三陣定輸贏,你們誰先出陣?」
「碧雲娘」柳如煙看她兩眼,正色說道:「遊賞滇池洱海、金馬碧雞,原自無妨,但千萬不可跑到『海天劍聖』展青萍所說的『野人山百丈坪』去。」
莊夢蝶答道:「萬劫魔主的『萬劫魔宮』之中共需百名使者,除了我們得真傳的七人以外,尚少九十三人,故而凡屬資質美秀,並有上乘武功基礎的少年男女,福緣又好,便可能被我們選中,送往魔宮,由『萬劫魔主』加以深造。」
彩衣少年冷笑說道:「我大師姊業已給孟紅綃服下三滴『九葉紫芝汁』,她還死得了麼?」
「碧雲娘」柳如煙含笑問道:「你不回『九疑山』,要去哪裡?」
話方至此,忽見「婁山三煞」臉上神情有異,柳如煙、龐真真不禁微詫,正待發話喝問之際,「九迴谷」深處突有一種奇異聲息傳出。
龐真真欣然接過,「碧雲娘」柳如煙遂率領「火孩兒」鄔赤、「和合雙童」蕭英、蕭俊,回轉「三元幫」,龐真真則仍在「烏蒙山」左近閒遊,希望自己的楓哥哥能夠聞訊趕到,彼此見面。
https://www.hetubook.com•com那位「海天劍聖」展青萍卻絲毫不為對方的聲勢所奪,依然在石上動都不動地高臥如故。
「短柄蛇焰矛」則長僅二尺一二,矛尖形狀如蛇,不但蛇口可噴毒焰,連那一蓬精鋼細絲所作的血擋也可化為無數鋼針,在對面動手之間,用內家暗勁抖得飛出傷敵。
但「鋼絲血擋」為數太多,距離又近,任憑他「笑煞」哈騰功力再高,也無法將其全部震飛,左右肩頭及右脅之下,一連傷了四處,入肉破衣,涔涔見血。
「笑煞」哈騰首先向「碧雲娘」柳如煙憤然喝道:「『三元幫』人物怎的如此無恥,一面借詞與我弟兄比鬥,一面卻派人暗入『九迴谷』深處,企圖把『紫清玉女』孟紅綃偷偷劫走?」
展青萍笑道:「兩樁什麼任務未曾完成?是不是尚未找到『千年鶴頂紅』及『天下第一狠心人』的心窩鮮血?」
但在那班武林群雄蹤跡消失以後,卻自「九迴谷」右側峰腰飛落一位白衣老人,慢慢走到谷口,尋塊平坦青石,曲肱高臥!彷彿若有所待。
「海天劍聖」展青萍點頭說道:「那隻黑鳥名為『墨羽神鷲』,來自『萬劫魔宮』之內。」
展青萍大笑說道:「他姓顧,叫顧青楓,是我去世老友『中條逸士』焦大先生的唯一衣缽傳人,我怎能聽任他沾染上一身骯髒魔氣?」
倘若「火孩兒」鄔赤真用「巧看天河」、「金鯉逆游」身法,則委實難逃此劫,但如今卻恰好於「笑煞」哈騰施展「凌空虛渡」神功,在半空橫移身形之時,險煞人的自白骨杖端之下斜穿而過。
「海天劍聖」展青萍聞言暗想,無怪「萬劫門」三字之中的「萬」字已漆成紅色,果然對方業經尋得「九葉紫芝汁」,遂看了彩衣少年兩眼,含笑問道:「孟紅綃既服『九葉紫芝汁』,保住性命,你還尋找『婁山三煞』則甚?」
柳如煙看她一眼,微笑低聲答道:「真真,你江湖閱歷畢竟還淺,鄔香主以火成名,『笑煞』哈騰定然對他戒意極深,甚或想有剋制之法,過早施展,必告無功!如今他敗象已呈,對方驕氣已盛,防範之心也就自然稍疏,他大概也就快出手了。」
「火孩兒」鄔赤因自己兵刃中妙用無窮,也恐對方鐵扇以內有甚花樣,遂不肯貿然接架,足下微滑,擰身右旋,「烈火乾坤圈」就勢招化「力劃鴻溝」,向「笑煞」哈騰腰胯之間斜斜劃落。
「海天劍聖」展青萍應聲答道:「萬劫魔宮建築在『野人山百丈坪』,『萬劫門』就在魔宮之前,這種當作表記使用,具體而微的『小萬劫門』,我也見過一次……」
柳如煙知道「婁山三煞」恃技驕狂,除了把自己認成勁敵以外,根本未將「黃衫紅線」、「火孩兒」等看在眼內!不由心中暗罵無知狂徒,豈但鄔赤的各種隨身火器威力無邊,龐真真所攜「列缺神斧」、「飄翔百劍」,妙用無窮,便連「和合雙童」蕭英、蕭俊兩個娃兒,也因久隨丈夫,得有真傳,非同小可。
龐真真忽然想起自己的意中人「中條劍客」顧青楓,既知孟紅綃落入「婁山三煞」之手,必然會打探消息,盡力追尋,遂向「碧雲娘」柳如煙笑道:「二姨娘,你帶領鄔香主及蕭氏兄弟回幫交令好了,我暫時不想回『九疑山』去。」
展青萍欠身坐起,訝然問道:「『千危谷』?你們不是住在『野人山百丈坪』的『萬劫魔宮』?」
「黃衫紅線」龐真真見「火孩兒」鄔赤已落下風,遂向「碧雲娘」柳如煙低聲問道:「二姨娘,鄔香主力難敵人,為什麼還不施展他的拿手火技?」
展青萍笑道:「我是武林中無名散人,也是你們『萬劫魔宮』的兇星惡煞。」
彩衣少年答道:「孟紅綃雖已保住性命,但卻神智不清,我才奉了大師姊之令,來把『婁山三煞』隨意擒上一人,去往『千危谷』,對她解救。」
「碧雲娘」柳如煙冷哼一聲,方欲反唇相譏,「瘦煞」焦桐已向「笑煞」哈騰搖頭道:「哈三弟,不要錯怪對方,『九迴谷』四周,俱是峭拔百仞的壁立高峰,除了這一線迴旋谷以外,根本無路可通,竟會突有變動,委實不可思議,我們何必在此爭吵,應該趕去一看究竟!」說到此處,轉向「碧雲娘」柳如煙陰陰笑道:「那位『紫清玉女』孟紅綃,便是一冊活的『蕩魔寶籙』,對於你我均有莫大關聯,柳夫人何不率領手下一同前去察看察看?」
「碧雲娘」柳如煙也惋惜不和*圖*書已地嘆息問道:「洪大兄,『紫清玉女』孟紅綃竟真個服了你以十三種奇毒藥物合製的『三日斷魂散』麼?」
焦桐仔細看完,向「冷煞」洪飛訝然叫道:「大哥,這『萬劫門』三字,你可曾聽人說過,是何來歷?」
莊夢蝶雖自這「削枝成劍」一舉之上,看出展青萍功力不弱,但仍哂然不屑地冷冷說道:「你以為這指上功夫,就配和我的『五行掌』及『鷹爪力』相比?」
龐真真知道這是一陣慘烈惡鬥,遂不但遞過「列缺神斧」,並向「碧雲娘」柳如煙低聲進言道:「二姨娘,『冷煞』洪飛那七根妙用無窮,歹毒無比的『冷光針』,馳譽武林甚久,你何不索性施展『飄翔百劍』……」
「海天劍聖」展青萍靜靜聽完後,臉上那種微含不悅的神色遂消,向「碧雲娘」柳如煙笑道:「一來我不知道『妙音公主』議定分批逐日進谷之事,二來因遙見那隻黑鳥自谷中飛起,料想可能有變,才趕緊……」
展青萍也不答話,默然伸手折斷一根粗大的樹枝,然後功凝指掌,把樹枝修削成一柄寶劍形狀。
離地尚有五六丈高,這彩衣少年便即手捧神志昏迷的青衫秀士,飄然縱落,身法美妙輕靈,確屬武林罕見。
「笑煞」哈騰左手持扇,右手持杖,「火孩兒」鄔赤則左手持圈,右手持矛,相距五尺左右,巍然對立。
話完,向「婁山三煞」及「碧雲娘」柳如煙等人微一含笑點頭,身形略閃,便即平飄六七丈遠,隱入迴旋谷徑。
「碧雲娘」柳如煙笑道:「你明白就好……」語音微頓,想了一想,忽把那柄「列缺神斧」,遞與龐真真,含笑又道:「如今江湖多事,奇人迭出,險厄難防,我把『飄翔百劍』帶回交你爹爹,這柄『列缺神斧』你且留在身旁,萬一遭逢勁敵,當有大用。」
龐真真失笑說道:「二姨娘真是想入非非,『野人山百丈坪』那座『萬劫門』楣下的十三個白骨圓環,是準備用來懸掛『十三名手』的首級,可見對方是何等高明,我怎會如此不知天高地厚,跑去自蹈危機,送入虎口?」
哈騰左手揮扇禦火,口中凝勁噴氣之下,又遭遇這等意外的奇襲,饒他久闖江湖,多經陣仗,也未免有些心驚意亂,手足無措。
「瘦煞」焦桐目光微注,縱身取到手中細看,這金色門樓的橫楣之下,懸著十三隻白色圓環,楣上並鐫有「萬劫門」三個篆書小字,「萬」字作朱紅,「劫門」二字則仍為本色。
但他畢竟位列當世武林「十三名手」,一身武學超異凡流,在這千鈞一髮之間,一面丹田提氣,功聚上身,一面拋卻右手白骨杖,凝集十二成掌力,覷準「火孩兒」鄔赤那片「鋼絲血擋」所化的紅雲,怒劈而出。
「碧雲娘」柳如煙知道「冷煞」洪飛練有一種「冷毒搜魂掌」,及七根歹毒無比的「冷光針」,因而才贏得「冷煞」之名,功力極高,心機又妙,是個極難應付的強硬對手!遂絲毫不敢托大怠慢,向「黃衫紅線」龐真真說道:「真真,你把『列缺神斧』交我一用。」
十來個迴旋過去,突然聽得前方有飛鳥「啪啪」振翼之聲,「冷煞」洪飛暗叫一聲:「不好!」真氣提處,足下加速,又復繞過兩個迴旋,到了「紫清玉女」孟紅綃所居的洞口,只見一隻似鷹非鷹、似雕非雕的絕大黑色異鳥,業已沖天飛起二三十丈,鳥背上坐著一位彩衣宮妝女子,手中捧抱「紫清玉女」孟紅綃,孟紅綃軟綿綿的毫不抗拒,彷彿已被對方點了暈穴。
「氤氳使者」莊夢蝶雙目之中兇光電射,似被展青萍觸怒,意欲向前動手。
展青萍淡然一笑,手指昏臥石上的青衫秀士問道:「這人是誰?」
這一掌是「笑煞」哈騰驚怒交集以下,全力劈出,威力豈同小可?不僅將那片鋼絲血擋所化的紅雲震得飛散無蹤,並把紅雲以後的「火孩兒」鄔赤,震得「騰騰騰」倒退三步,心頭狂跳,右臂奇酸,連「短柄蛇焰矛」均攢不住手,墜落在地。
「海天劍聖」展青萍一聽,便知對方江湖閱歷太淺,遂冷冷一笑,反向彩衣少年問道:「你是不是『野人山百丈坪』『萬劫魔宮』的弟子,來找『婁山三煞』索取『三日斷魂散』的獨門解藥?」
柳如煙方一沉吟,「冷煞」洪飛又復哂然說道:「再不然你們倚仗人多,便來上一場混戰也好。」
「冷煞」洪飛點頭說道:「好好好,第一陣就算秋色平分,第二陣洪飛想向柳夫人請教請教。」
「冷https://www.hetubook.com.com煞」洪飛想了一想答道:「我們也像方才那樣混合施為,百無禁忌便了。」
但如今鳥背上坐的不是彩衣宮妝女子,而是一位彩衣少年,少年手中照樣捧抱一人,也不是「紫清玉女」孟紅綃,而是一位青衫秀士。
龐真真因太以癡戀「中條劍客」顧青楓,且心性良善,故對自己楓哥哥的另一位心上人『紫清玉女』孟紅綃的安危亦極關懷,聞言頗為驚心,但仍帶幾分希冀地,接口說道:「那乘騎怪鳥來的彩衣宮妝女子既把孟紅綃劫走,又不理你警告之言,也許她有甚罕世靈藥,足以解除『三日斷魂散』所蘊的毒力?」
這時,「苗疆雙怪」及「黑蛇教主」謝雲之等,已因聽得「海天劍聖」展青萍敘述「九迴谷」內情形,知道希望已絕,紛紛散去。
「冷煞」洪飛目中兇光怒射,咬牙答道:「若不是你們這群東西聞風起意,來此一鬧,孟紅綃怎會被人劫走?如今只要『三日斷魂散』的藥力發作,『妙音神功』、『大羅手』、『摩訶劍法』等三種曠代奇學,便將永成武林絕響。」
一面說話,一面伸手在展青萍所坐的大石之上輕輕一抓,便自抓下一塊拳大裂石,雙手微搓,碎如粉末。
柳如煙一看「火孩兒」鄔赤,微笑說道:「鄔香主,『婁山三煞』個個都是位列當世武林『十三名手』中之高人,絕藝神功,非同小可,你且下場向這位哈三先生討教,兵刃掌法,暗器玄功,隨意施展,百無禁忌。」
如今「海天劍聖」展青萍認出石上青衫秀士就是去世老友「中條逸士」焦大先生的唯一衣缽傳人顧青楓,欲加拯救,莊夢蝶卻哪裡肯依,功力暗聚,上前三步,向展青萍微笑道:「老頭兒,你憑什麼要我把他留下?」
這位白衣老人,便是「北海青萍宮」主人「海天劍聖」展青萍。
「笑煞」哈騰是當世武林中一流人物,眼力何等高明?見「火孩兒」鄔赤閃避之間極有分寸,出手還招又極輕靈迅疾,便知無怪「翻天怪叟」龐千曉派遣此人與「碧雲娘」柳如煙同來,這位「火孩兒」鄔赤除了一身火器威力極強以外,在真實武功方面亦有精純造詣。
展青萍笑道:「你先告訴我你的姓名,我才考慮去是不去?」
那柄圓形鐵扇,則徑約一尺二三,四周鋒刃極薄,彷彿就是一柄奇形短斧。
「火孩兒」鄔赤點頭會意,領命出場,「笑煞」哈騰濃眉微剔,向「碧雲娘」柳如煙哈哈笑道:「柳夫人不必暗以言語提醒鄔香主,他那些隨身火器,無妨盡量施展,哈騰雖然不才,大概尚不致像『方外三凶』中的『催命頭陀』,慘被燒成一段焦炭。」
「碧雲娘」柳如煙笑道:「真真何必掃興?我們這次雖然未能擄得『紫清玉女』孟紅綃,但卻使『蕩魔寶籙』成為絕響,從此任何人也無法再參研『妙音神功』、『大羅手』、『摩訶劍法』等三種曠代奇學,豈非也可算是消極收穫?」
「婁山三煞」兄弟也滿懷憤怒,嗒然若失地回轉婁山,這幾乎引起武林劇鬥、釀成浩劫的「九迴谷」前,又恢復了一片死寂。
龐真真聽得「三日斷魂散」別無解藥,不禁頗替「紫清玉女」孟紅綃擔憂難過,芳心一慘,螓首微低,忽然瞥見孟紅綃所居洞口左角,有一座高約寸許的金色門樓,遂訝聲叫道:「那座小小金色門樓,是不是來人所留的表記?」
「碧雲娘」柳如煙含笑問道:「洪大兄是要與我比賽玄功?還是較量兵刃掌力?」
等到「笑煞」哈騰變式再撲,「火孩兒」鄔赤業已暫脫危機,把「短柄蛇焰矛」、「烈火乾坤圈」展盡精微,與對方互相狠鬥。
「婁山三煞」與「碧雲娘」柳如煙等,聽得全自茫然,遂一齊向「海天劍聖」展青萍請教有關「萬劫門」之事。
彩衣少年也似為展青萍的鎮靜神情及出塵風采所驚,尋塊大石放下手捧的青衫秀士,回身發話問道:「石上所臥,是否『婁山三煞』之一?」
眼看「烈火乾坤圈」已將劃到腰際,「笑煞」哈騰突然微退半步,手中白骨杖往上一穿,連人飛起兩丈來高,吸氣轉身,掉頭猛撲,左手鐵扇化成冷森森一片玄雲,右手白骨杖則化成千條杖影,威勢之強,幾乎把「火孩兒」鄔赤立足處的丈許周圍,一齊籠罩在內。
「瘦煞」焦桐眉峰深聚說道:「大哥,事已至此,我們不必亂作無謂爭論,似應先查出對方來歷,再行設法。」
展青和-圖-書萍失聲讚道:「能把『鷹爪力』加雜『五行掌』的功夫練到這等地步,委實太不容易。」
「火孩兒」鄔赤見對方施展內家極上乘的「飛鷹身法」撲擊自己,知道難於應付,遂身形微仰,裝出欲用「巧看天河」、「金鯉逆游」的身法向後脫身,實則身形一仰一躬,足尖用勁,反而迎著「笑煞」哈騰,宛加急箭離弦似的,斜穿而上。
展青萍在大石上小睡了約莫兩個時辰,高空忽然傳來幾聲鳥鳴,似乎落向「九迴谷」深處。
「海天劍聖」展青萍一走,「碧雲娘」柳如煙也率領龐真真等退出「九迴谷」,龐真真邊行邊自愁眉深鎖說道:「我們這次勞師動眾的千里遠來,卻弄得無功而返,豈非大為掃興?」
但終於勉強忍耐,冷笑說道:「我因急於追擒『婁山三煞』,才對你暫時寬容,但下次再遇,卻將嚴加處置,以懲藐視『萬劫魔宮』之罪。」
「冷煞」洪飛厲笑說道:「我倒希望他趕緊把『萬劫門』三字完全漆紅,早點舉行那場『萬劫大會』。」
展青萍哈哈笑道:「『婁山三煞』中的『冷煞』洪飛、『瘦煞』焦桐、『笑煞』哈騰均已離此他往,走了半日。」
彩衣少年聞言一驚,目注「海天劍聖」展青萍狂笑說道:「你以為孟紅綃若無『三日斷魂散』的獨門解藥,便會死麼?」
「冷煞」洪飛眉頭深蹙,方自尋思,突如電掣雲飄般的,自「九迴谷」外馳來一條人影。
「冷煞」洪飛冷笑搖頭說道:「那『三日斷魂散』是我用十三種奇藥配成,對方便有千歲靈芝,也無法救得孟紅綃一條性命。」
「氤氳使者」莊夢蝶聽說對方不是「婁山三煞」,不由氣得怒視「海天劍聖」展青萍問道:「你不是『婁山三煞』,卻又是誰?」
彩衣少年眉頭微蹙,意似不耐地冷然答道:「我是『魔宮七使者』中的『氤氳使者』莊夢蝶,你究竟是婁山第幾煞?」
黑色異鳥背上的彩衣宮妝女子,對「冷煞」洪飛說的話宛若未聞,舉手輕拍鳥頸,黑鳥兩翼連搧,飛行更速,剎那間便自越過高峰,沒入雲中,不見蹤影。
展青萍面含微笑,清嘯一聲,果見帶走「紫清玉女」孟紅綃的那隻黑色異鳥「墨羽神鷲」,自「九迴谷」中緩緩飛出。
展青萍笑而不答,反向彩衣少年問道:「你們那『千危谷』別府卻在何處?」
語音方了,「火孩兒」鄔赤果已趁著閃避「笑煞」哈騰的白骨杖風,身軀接連兩旋,左手「烈火乾坤圈」用陰把反手,向後一撩,並按動把手機簧,自那三枚中空的鋸齒之中,噴出三縷銀色火焰。
彩衣少年失驚說道:「你對我們『萬劫魔宮』之事,為什麼知道得這般清楚?」
巍然相持片刻,「笑煞」哈騰藝高膽大,哈哈一笑,身形欺進三尺,左手鐵扇微揮,照準「火孩兒」鄔赤的面門,一扇搧去。
但因他真實武功方面畢竟略遜「笑煞」哈騰,三四十個照面尚可支持,一到了五十合以上,便被哈騰圈在一片寒風杖影之內。
「笑煞」哈騰對於這些烈火暗器委實頭疼,既不敢擋,又不便躲,眉峰微聚之下,照準那股射向自己面門的暗綠毒火,潛運神功,張嘴噴出一口內家真氣。
莊夢蝶頗為得意地嘿嘿笑道:「老頭兒,你既懂得這是『鷹爪力』加雜『五行掌』神功,總也會些門道,若能照樣施為,莊夢蝶便把顧青楓留下,否則即須自行跳入這潭水之中,方可饒你不死。」
彩衣少年瞥見在石上高臥的「海天劍聖」展青萍,遂招呼那隻「墨羽神鷲」往下降落。
「火孩兒」鄔赤一聲厲喝:「來者何人?竟敢妄闖『九迴谷』。」
話完,「婁山三煞」首先展開絕世身法,向「九迴谷」深處疾馳,「碧雲娘」柳如煙等,亦均緊隨在後。
「冷煞」洪飛氣得連連頓足,足下山石一片裂響。
「碧雲娘」柳如煙見來人是武林「十三名手」中的傑出人物,「北海青萍宮」主人「海天劍聖」展青萍,知道丈夫「翻天怪叟」龐千曉,因不服對方外號「海天劍聖」四字,曾數次偕同「三元幫」的首席護法,劍術極好的「鐵劍真人」參與「北海劍會」,但空自展盡絕學,始終未能勝得展青萍半招,可知此人厲害無比,招惹不得,遂趕緊含笑說道:「青萍宮主人休要誤會,只因『九迴谷』外想與『婁山三煞』打交道的武林同道太多,遂由『苗疆雙怪』中的『妙音公主』分配逐日進谷!今日輪屬『三元幫』,鄔香主才在未曾辨清展大俠身分之前,發話查問。」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