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劍影春水

作者:諸葛青雲
劍影春水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卅八章 鬼手天尊

第卅八章 鬼手天尊

心念既定,鐵劍挺處,一招「探穴尋龍」,覷準「鬼手天尊」分心刺去!
「瘦煞」焦桐獰笑說道:「我們全力接他一招,倒看看他究竟有多高武學,竟敢如此狂妄?」
「鐵劍真人」故意撤劍略慢,使自己的鐵劍夾在對方「天魔爪」的食中二爪之間。
「鬼手天尊」聞言之後,恍然大悟,向孟紅綃端詳幾眼,蹙眉問道:「孟姑娘,你方才化解『鐵劍真人』掌力及我『抓魂鬼手』時所用的精奇手法,就是『大羅手』麼?」
誰知就在這略略一懈之間,忽然聽得「翻天怪叟」龐千曉、「鐵劍真人」微作驚呼,「碧雲娘」柳如煙並尖聲叫道:「鄔香主小心。」
「海天劍聖」展青萍含笑替她佩好『干莫雙劍』,場中情勢也已到了緊張階段。
說話本已分神,何況還運用「蟻語傳聲」功力,故而龐真真的「一天絲影」,竟封閉不住「百變無常」郝大風「金龍索」的凌厲攻勢,幾乎被他那怪嘯的索風,掃中左脅。
「冷煞」洪飛見「烈火太歲」呼延炳執意要自己與「瘦煞」焦桐雙雙上陣,不由頗覺為難,正在眉頭深蹙之際,「瘦煞」焦桐竟飄身下場,陰陰一笑說道:「大哥,常言道得好:『恭敬不如從命』,我們就領教呼延太歲的神功絕藝也好!」
「烈火太歲」呼延炳怪笑說道:「我有一項要求,洪兄倘若不能辦到,呼延炳便拒絕和你動手!」
展青萍話音未了,場中又生意外變化。
「冷煞」洪飛見「瘦煞」焦桐業已下場,心想當著天下群雄,以二敵一,雖然有些難堪,但自己是受逼施為,倒看這妄發狂言的「烈火太歲」呼延炳,怎樣逃得自己弟兄聯手施為的十招以外?
「冷煞」洪飛沉聲叱道:「我笑你太過分輕視了婁山弟兄,憑你也配要我與『瘦煞』焦桐,一齊上手!」
她雖想盡力隱蔽行藏,但出招發式,不是「風雲雷雨」四大絕招,便是「翻天怪叟」龐千曉的家傳路數。
顧青楓蹙眉叫道:「紅妹,我對你朝夕懸思,好容易今日才得在這『萬劫門』前相逢,你怎麼這樣躲我?」
「海天劍聖」展青萍嘆道:「真兒哪裡知道,這種兵刃名叫『天魔爪』,凡右手戴用『天魔爪』之人,左手必然練有絕毒功力!因對方見了如此奇特兵刃,必然大起戒心,全神貫注右方,他便可出其不意地以左手突下殺著!」
龐千曉與孟紅綃知道「黃衫紅線」龐真真的本來面目以後,尚可暫時鎮靜,但顧青楓卻按捺不住,低呼一聲「真妹」,便自飛撲而出。
孟紅綃道:「『萬劫魔主』業已表示除了他與『翻天怪叟』龐千曉結有前仇待結以外,其餘只分上下,莫再傷人,倘如『鬼手天尊』或是『玄冰老魅』竟敢倚仗其獨門毒技,再度逞兇,則我也要試試我得自『蕩魔寶籙』中的三種神功,是否有蕩魔威力?」
「鬼手天尊」見對方劍已撤出,遂也探手襟底,取出了一隻奇形兵刃。
「萬劫魔主」也似頗有感觸地微嘆一聲答道:「我召開『萬劫大會』之意,本欲當著舉世群雄,向與我結有夙仇的『十三名手』其中之一人要些公道,誰知糾紛迭起,恩怨相纏,才弄成現在這等陳屍累累的局面。如今我念彼此修為不易,特地彈碎了十二枚作為陪襯的白骨圓環,只留一枚主環,以示分別!」
龐真真因深知「鐵劍真人」無甚惡孽,聞言蹙眉問道:「恩師看出『鬼手天尊』有甚毒計了麼?」
鄔赤一聽語音,方知背後來人竟是「婁山三煞」中的殘餘人物,新斷一臂的「笑煞」哈騰,遂只好目注本幫幫主「翻天怪叟」龐千曉,自目光中顯出乞援的神色!
「冷煞」洪飛聞言,頗覺大出意外,雙目怒視「烈火太歲」呼延炳,發出一陣哼哼冷笑。
「烈火太歲」呼延炳見洪飛、焦桐等「婁山雙煞」已化劫灰,其他群雄也均對自己的烈火威勢現出怯色,不禁志得意滿地仰天狂笑!
這種舉措,震驚了「萬劫大會」之上的所有群雄。
「火孩兒」鄔赤尚未發覺危機何在,後背「脊心」死穴之上,已被人一掌按住!鄔赤大吃一驚,方待回https://www.hetubook.com.com身,背後那人厲聲叱道:「你不許妄動,一動就死!」
龐真真則未拔「干將劍」,只以一柄「莫邪劍」,與之對敵。
龐真真不等「鬼手天尊」向自己責問,便即微笑說道:「你那『天魔爪』尖色泛暗藍,分明淬有劇毒,傷人立死,我削斷以後,替你減了不少惡孽,也就等於積了不少陰功,你該謝謝我呢!」
「黃衫紅線」龐真真劍斬「天魔爪」之舉,已足驚人,但「紫清玉女」孟紅綃以一雙肉掌,硬把兩位當代武林一流強手所發的勁氣罡風化於無形,卻更使群雄,包括「萬劫魔主」、「海天劍聖」展青萍、「翻天怪叟」龐千曉等在內,一齊震驚不已!
「冷煞」洪飛向「瘦煞」焦桐低聲說道:「二弟小心,對方要施展極為霸道的『旋風掌』力!」
這片火海,已把「冷煞」洪飛、「瘦煞」焦桐的身形包沒,火海中更有攝人心魂的連珠霹靂不停爆發,使得在場群雄,無不極度震驚,紛紛離座後退。
「鬼手天尊」知道自己再不出手,則這名心愛徒兒,又將斷送,遂起立沉聲喝道:「郝大風,你暫且退下,讓我領教領教適才那位姑娘的罕世手法!」
「烈火太歲」呼延炳怪眼圓睜,狂笑說道:「我要你與『瘦煞』焦桐,一齊上手!」
孟紅綃俏立場中,先含笑躬身,請略受內傷的「鐵劍真人」歸座休息,然後向滿面厲容的「鬼手天尊」笑道:「『萬劫魔主』業已聲稱除與龐幫主有前仇待了以外,其餘赴會諸位,切磋武功之時,不要傷人,點到為止!如今雙方各受微傷,平分秋色,天尊也請歸座歇息吧!」
群雄放眼看出,這陣笑聲發自「海天劍聖」展青萍的口內!
可憐「冷煞」洪飛、「瘦煞」焦桐,空有一身內家絕藝及刁狡心機,竟絲毫未能施展,便被那片粘身不脫、撲救不滅的奇毒火焰,活活燒成了兩堆焦炭!
他這隻奇形兵刃,在場群雄均屬從來未見,竟是一隻絕大的手套,戴在右掌之上,每根手指都成了一尺長短,看來並森利無比,成了一隻巨大魔爪。
「笑煞」哈騰一陣仰天狂笑,瞪著兩隻滿佈血絲、怒射兇光殺氣的巨眼,向龐千曉咬牙說道:「龐千曉,你是什麼東西?能夠把我哈騰怎樣?」
顧青楓認不出龐真真的「乾坤一氣」劍法,也認不出孟紅綃的「大羅手」,雖然覺得這兩人身法似熟,仍未想到她們頭上。
「笑煞」哈騰的一隻獨掌,始終緊貼在「火孩兒」鄔赤的「脊心穴」上,不容他絲毫動彈,聽完龐千曉所說以後,又是一陣狂笑說道:「婁山弟兄,宛如同胞手足一般,雖不同生卻當同死,大哥二哥遭難,哈騰生趣已絕,怎肯淒然獨活?但我會親自結束我的生命,哪裡輪得到你龐千曉來動手?」
「鬼手天尊」哂然冷笑,右手「天魔爪」一轉一鎖,左手卻潛運「抓魂鬼手」,向「鐵劍真人」胸前遙遙一抓!
「海天劍聖」展青萍問道:「分別什麼?」
「海天劍聖」展青萍點頭說道:「我委實感觸太深,因為你們這邊的主要人物尚未出手,只死了一個『瑤池使者』畢金環,而『十三名手』之中,倒有『婁山三煞』、『媚香仙子』孔凌霄、『烈火太歲』呼延炳等五人齊遭劫數!展青萍驚心怵目,怎能不感嘆『名心嗔念』四字,太以害人,竟使得絕世英雄,化作了糊塗死鬼!」
原來「火孩兒」鄔赤伺機暗發「三離真火」,把擅於用火,功力又比自己精妙得多的「烈火太歲」呼延炳,活活燒死以後,心內一寬,防範方面未免稍懈。
「海天劍聖」展青萍道:「干莫雙劍是傳譽千古的春秋神物,『天魔爪』自然難攖其鋒。」
龐真真眼珠一動,發話問道:「此物既然如此毒辣,怎不鑄上兩隻,雙手齊發,豈非更具威力?」
「鬼手天尊」也右手忍痛再舉已殘二指的「天魔爪」,左手再運「抓魂鬼手」,向「鐵劍真人」攻到。
最後,連開始還莫名其妙的「中條劍客」顧青楓,也告恍然大悟。
「鐵劍真人」點頭一笑,緩步www.hetubook.com.com出陣,向「鬼手天尊」稽首為禮,含笑說道:「貧道久仰高明,今日幸得一會!」
「萬劫魔主」搖頭說道:「不到我與你對立場中之際,我不願意揭開我的本來面目。」
這時一陣震天長笑,突響當空!
她只說了兩個「你」字,便赧然住口,因為當著這多人物,孟紅綃怎好意思把自己在「三元峽飛虹小榭」偷聽春光之事說出?
龐真真銀牙暗咬,一面施展了一招「風雲雷雨」劍法中的「一天絲影」,把「莫邪劍」舞成漫天急旋的劍影,封閉住「百變無常」郝大風的凌厲攻勢,一面卻用「蟻語傳聲」功力向急撲而來的顧青楓耳邊說道:「楓哥哥不要管我,場邊苗裝少女,是孟紅綃姊姊所扮,我看她對你誤會甚深,你快去向她解釋一下。」
「鐵劍真人」手中鐵劍,幾度削中「鬼手天尊」的「天魔爪」,但不禁毫未削動,反而險被鎖住,落入困境。
她並為了自己蹤跡已露,索性扯去面紗,向「鬼手天尊」微抱雙拳,含笑說道:「在下孟紅綃,先師『百忍神尼』,敬請天尊不吝賜教。」
「冷煞」洪飛聞言,也自發出所凝無形勁氣,協助「瘦煞」焦桐,阻截火焰火星來勢。
「萬劫魔主」問道:「青萍宮主人,你有何感觸?如此發笑!」
「冷煞」洪飛蹙眉問道:「你有什麼要求?」
顧青楓被她罵得俊臉飛紅,窘然說道:「紅妹怎的這等說法?我顧青楓怎樣儇薄無行?」
龐真真看了片刻,又對「海天劍聖」展青萍問道:「恩師,我的『干將』、『莫邪』雙劍,是否斬得斷『鬼手天尊』的『天魔爪』?」
「鐵劍真人」多年足跡,歷盡江湖,卻也從未見過這等怪異的兵刃,不禁暗自吃驚,心中加深了幾分戒意。
「烈火太歲」呼延炳詫道:「洪兄為何如此發笑?」
不僅已斷一臂的「笑煞」哈騰看得頓足傷心,其他在場群雄,看得驚魂蕩魄,連另外一位善用火攻的「火孩兒」鄔赤,也看得雙眉緊蹙,認為「烈火太歲」呼延炳的火技,確比自己高明,若非「婁山三煞」弟兄,先擋一陣,作了替死之人,自己定亦難逃劫數!
龐真真發話以後,又被對方攻得連退數尺,不由玉頰微紅,「莫邪劍」精光打閃,「天鼓三撾」、「易水蕭蕭」兩招風雷絕學迴環併發,頓時劍風如海,劍氣如山,反客為主,把「百變無常」郝大風逼得連連倒退。
誰知呼延炳笑聲未了,一條其亮如電的火龍,竟自他身後轟轟發發而來,把這專用烈火傷人的「烈火太歲」,全身罩住。
「翻天怪叟」龐千曉對於這個字兒並不感覺驚異,冷然點頭答道:「我知道你的仇家是我,但更想知道你的本來面目,你究竟是誰?以及與我結仇的經過。」
「烈火太歲」呼延炳傲然說道:「你弟兄若不一齊上手,呼延炳便即告退。」
心意既定,鋼牙一挫,悄悄取下身後葫蘆,把葫蘆中的「三離真火」化成一條火龍,電射而出!
「烈火太歲」呼延炳深知自己已與「婁山三煞」結下深仇,留有無窮後患,不由兇心大熾,目注「冷煞」洪飛,怪笑問道:「洪兄定要賜教?」
「萬劫魔主」手指「鬼手天尊」及「玄冰老魅」說道:「這『萬劫大會』之上,我們彼此切磋武學,只分上下,莫再傷人。但到了最後,我卻仍要親自向我的仇家討債!」
「萬劫魔主」默然片刻,忽自座中舉手,屈指微彈,把「萬劫門」下所懸的一枚白骨圓環,彈成粉碎。
「妙音公主」不等孟紅綃話完,便即搖頭微笑說道:「孟姑娘不要看他們表面謙和,也許內中反而殺機更甚?」
「翻天怪叟」龐千曉及「海天劍聖」展青萍,一個愛女情深,一個愛徒心切,全都被這種驚險局勢引得雙眉緊蹙。
原來呼延炳身著的道袍,乃他別出心裁製造,袍上所繪九朵火焰,全是實物,蘊含奇毒,並具粘性,名為「幽磷毒火」,全自道袍之上旋起,再加上頭戴燈形金冠中,最厲害的「火中之火」,齊用劈空掌力,推向對方,想把「冷煞」洪飛及「瘦煞」焦桐一舉燒https://m.hetubook•com.com死,永絕後患!
這回輪到「海天劍聖」展青萍驚愕起來,向「萬劫魔主」抱拳問道:「請教魔主,你彈碎十二枚白骨圓環之意,究係顯示武功,還是另有其他用意?」
「鬼手天尊」冷笑說道:「你是出其不意下手,方告僥倖成功,倘若明面過招,慢說是我,連我徒兒『百變無常』郝大風也未必能勝。」
「萬劫魔主」冷酷的眼神自臉罩之後森森射出,凝注「翻天怪叟」龐千曉,沉聲答道:「就是你!」
誰知那「幽磷毒火」及「火中之火」在未經阻截之前,只是九朵火焰,一點火星,如今被「婁山雙煞」所發無形勁氣一擋,卻立即「轟」的一聲,變成一片火海!
原來「鐵劍真人」聽得「鬼手天尊」要向自己領教,遂把肩頭的鐵劍撤在手中,說了一聲:「貧道敬遵台命。」
又是十來個照面過去,「百變無常」郝大風業已支撐不住,若非龐真真心地仁慈,不願再在「萬劫大會」之上傷人,想逗他自行認輸,早就做了「莫邪劍」下的洞胸之鬼!
「海天劍聖」展青萍看得長嘆一聲道:「善火者死於火,『瓦罐不離井口破,將軍難免陣前亡』,諸位看了『烈火太歲』呼延炳如此下場,應該知所驚惕,稍淡名心……」
龐千曉不禁為之語塞,「鐵劍真人」卻含笑說道:「哈三兄,你的一隻手臂斷送在呼延炳『幽磷毒火』之下,洪大兄與焦二兄也被呼延炳燒得骨肉齊焦!鄔香主採取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的手段,把他除掉,一來是主持武林正義,二來也是為你們『婁山三煞』弟兄報仇,哈三兄怎不對他感激,反而出手相制則甚?」
但哈騰話完掌發,動作太快,根本使龐千曉措手不及!只聽「火孩兒」鄔赤一聲慘嚎,心脈硬被「笑煞」哈騰的「小天星掌力」震斷,滿口紫黑鮮血噴處,屍身撲地而倒!
「海天劍聖」展青萍訝然說道:「你一用這兩柄前古神物,不是立被顧青楓、孟紅綃認出本來面目了麼?」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間,「黃衫紅線」龐真真的「莫邪劍」宛如經天長虹,垂空疾落,施展了一招「海天劍聖」展青萍所傳的「乾坤一氣」劍法,硬把「鬼手天尊」所戴「天魔爪」拇指、無名指及小指上色帶暗藍、蘊有奇毒的三枚爪尖,一齊斬斷。
龐真真低聲笑道:「恩師把『干莫雙劍』給我。」
「孟紅綃」三字,再度震驚了在場群雄,「北天山玄冰老魅」並向「鬼手天尊」發話警告道:「天尊小心,這位孟姑娘曾習『蕩魔寶籙』,身懷『妙音神功』、『大羅手』、『摩訶劍法』等三種罕世絕學!」
數十年功力凝聚的一震之威,豈同小可!鐵劍固然寸寸而斷,但「天魔爪」的食中二爪,連帶「鬼手天尊」右掌食中二指,也自一齊震斷!
話方至此,「大雪山」的「鬼手天尊」業已飄到場中,向「翻天怪叟」龐千曉怪笑道:「龐幫主,昔年『青海積石山』的一掌之賜,使我時刻在心,如今既在『萬劫門』下重逢,少不得再要向你請教幾招絕藝!」
說到此處,場中業已掀起了一場極為罕睹的龍爭虎鬥。
但龐真真卻立即悟出這位苗裝少女,就是「紫清玉女」孟紅綃所扮。
孟紅綃聞言無奈,只得退立場邊,注視龐真真與「百變無常」郝大風互相交手。
龐千曉由於「萬劫魔主」能夠在那遠距離把「萬劫門」下所懸白骨圓環隔空彈碎,僅此一舉,便看出對方武功比自己只強不弱,故知「鐵劍真人」所慮有理,遂不加堅持,點頭說道:「真人既欲出陣,務請小心對方左掌所練的『抓魂鬼手』。」
誰知「笑煞」哈騰仍然毫不動容,厲聲獰笑道:「婁山弟兄一向睚眦必報,何況殺我大哥二哥之仇?鄔赤擅自放火燒死呼延炳,使哈騰報仇無望,茹恨終身,此舉哪裡是對我有恩?簡直成了一天二地之仇,三江四海之恨,我怎肯饒他性命?」
孟紅綃正因不願理睬顧青楓,聞言立即緩步出陣。
這時「鐵劍真人」負傷凝聚了十二成內力,向「鬼手天尊」凌空劈出!
因為談到功力,雙方銖兩悉稱,和_圖_書但兵刃方面,「鐵劍真人」未免略受克制。
「烈火太歲」呼延炳哪裡想得到會有這種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情事發生,等到聽見那轟轟發發的異響,業已閃避不及,全身均被「三離真火」罩沒,只發出幾聲厲吼,便也步「冷煞」洪飛、「瘦煞」焦桐的後塵,變成了一堆焦炭!
但是龐真真因對手「百變無常」郝大風所用的「金龍索」霸道無倫,自己兩度分神,便兩度幾乎受挫,哪敢再有絲毫大意?精神振處,「莫邪劍」攻似雷奔電掣,守如江海凝光,施展開「釣鼇居士」臨終所傳「四四一十六式風雲雷雨劍法」,漸漸剋制了「百變無常」郝大風「金龍索」的凌厲氣勢,把對方圈入呼呼勁風,密密劍雲,轟轟雷鳴,閃閃電掣以內!
孟紅綃見他向自己走來,不由往後退了幾步。
「冷煞」洪飛陰惻惻地答道:「洪飛這點庸俗的功力,談不上『賜教』二字,只想呼延太歲再復牛刀小試,把我也打發回去而已。」
群雄不知「萬劫魔主」此舉何意?但卻全被他能隔這遠距離彈指碎物的神奇功力所驚!
原來「火孩兒」鄔赤知道「烈火太歲」呼延炳在這陣得意狂笑之後,定即向自己叫陣,自己既不能示弱怯敵,出手又必遭不幸,唯一之策,只有先發制人,把這極強對手消滅再說。
「鬼手天尊」點頭說道:「姑娘盛情,貧道頗感,但卻還要向這位仗恃寶劍鋒利,削我『天魔爪』的少年朋友,請教幾句!」
龐千曉從「笑煞」哈騰的語氣之中,聽出「火孩兒」鄔赤性命難保,遂想冒險出場搶救。
這幾句話兒,宛如暮鼓晨鐘,發人深省,使「十三名手」中僅存的「翻天怪叟」龐千曉、「碧雲娘」柳如煙、「鐵劍真人」、「妙音公主」,聽得心中一片淒涼,觸發無窮感慨。
兩條人影則是假扮苗女裝束的「紫清玉女」孟紅綃,及手持「莫邪劍」的「黃衫紅線」龐真真。
龐真真微嘆一聲說道:「人命為重,秘密為輕,萬一到了『鐵劍真人』危急之時,我決心出手一試!何況顧青楓及孟紅綃只認得『干將劍』,我若僅用新得的『莫邪劍』,他們仍舊莫名其妙!」
「鐵劍真人」等鬼手天尊「天魔爪」的食中二爪與自己的鐵劍緊緊鎖住之際,驀然一聲龍吟長笑,全身真力齊貫鐵劍劍身,發勁猛震!
這種情勢,慢說當場動手的「百變無常」郝大風為之驚心,場邊掠陣的「鬼手天尊」為之懸憂,連那自恃武功超邁群儔,目空一切的「萬劫魔主」,也不禁看得連連點頭,暗地佩服,並好生艷羨「海天劍聖」展青萍,竟能調|教出如此弟子。
龐千曉一聲怒吼,方待撲向哈騰,但哈騰動作如電,掌震「火孩兒」鄔赤以後,立即回手自點心窩,絕氣身亡,「婁山三煞」齊化南柯一夢!
這一席話,說得頗為周到圓滑,聽得「翻天怪叟」龐千曉心中暗喜,認為或可救得「火孩兒」鄔赤的一條性命?
「鬼手天尊」一聲怪嘯,揚起「天魔爪」便向鐵劍猛抓!
孟紅綃見他仍不認錯,不由氣得戟指說道:「你……你……」
話完,回頭叫道:「郝大風,你讓這位狂妄無知的『北海青萍宮』弟子,見識見識雪山一派『透骨陰風爪』及『青燐奪魄砂』的厲害!」
「鬼手天尊」見「翻天怪叟」龐千曉未曾親自出陣,雖然微覺失望,但知「鐵劍真人」也是「十三名手」之一,劍法極精,遂不敢怠慢,一抱雙拳,微笑說道:「我也久仰真人鐵劍無雙,有降龍伏虎之妙,尚望不吝指教。」
孟紅綃無法啟齒,顧青楓一片糊塗,其中纏夾的經過,只有「黃衫紅線」龐真真一人心頭雪亮。
孟紅綃聽得出奇,向「妙音公主」低聲笑道:「公主,適才場上殺氣騰騰,如今怎又變得彼此均甚謙和有禮……」
這一聲「真妹」,叫亂了龐真真的心神,心神一亂,手下立慢,被「百變無常」郝大風舞動「金龍索」,施展出「天龍夭矯迴環三打」的凌厲招術,逼得她退出了一丈三、四!
孟紅綃見「百變無常」郝大風業已出陣,正待回身,「鬼手天尊」又向她叫道:「這位姑娘慢走,貧道和_圖_書略微料理右掌傷勢,還要請教幾招絕妙手法。」
故而十來招過後,「翻天怪叟」龐千曉首先猜出她就是自己久尋未獲的愛女真真,「紫清玉女」孟紅綃亦從「風雲雷雨」劍法之上,看出她的本來面目。
思念方畢,「烈火太歲」呼延炳兇光滿面,殺氣騰眉地厲聲狂笑道:「還是焦兄來得爽快,呼延炳要你弟兄一同出手之意,便是好一齊超度,免得零零碎碎打發!」
龐千曉怒極而笑,冷然說道:「哈騰,就算你雙臂俱在,也非我『列缺神斧』以下的百合之將,如今已殘一手,還不是彈指即死?」
「鐵劍真人」雖然身為當世「五大名劍」之一,武功絕世,劍法極強,但今日遇上「鬼手天尊」,卻有些捉襟見肘。
「翻天怪叟」龐千曉始終對這「萬劫魔主」的身分頗感疑惑,聞言接口問道:「你的仇家是誰?」
「瘦煞」焦桐因憤於「烈火太歲」呼延炳過分狂傲,正凝足功力以待,想給他一個迎頭痛擊,為「笑煞」哈騰報復斷臂之仇!突見火焰火星飛到,不由大吃一驚,一面雙掌齊推,發出奇勁掌風,加以攔擊,一面向「冷煞」洪飛叫道:「大哥小心,這廝以烈火成名,千萬不可使火焰火星近身!」
語音方了,「小天星掌力」已發,掌心一登,猛震「火孩兒」鄔赤的「脊心」死穴!
「百變無常」郝大風用的是根「金龍索」,索長四尺有餘,頂端一枚龍頭,雙角高翹,尖銳無比,索身則是人髮,風磨銅絲與蛟筋合擰而成,連「莫邪劍」那等絕世鋒芒,都無法使其有絲毫損壞。
龐千曉站起身形,向「笑煞」哈騰沉聲說道:「哈三兄,以你的身分,似乎不應該在鄔香主背後下手。」
誰知「烈火太歲」呼延炳早蓄兇謀,並非想發「旋風掌」,身軀轉到第三圈時,一陣攝魂厲嘯發處,竟自他身上飛起九朵火焰,及一點奇亮的火星!
場中騰起了兩聲悶哼,場外飛來了兩條人影。
孟紅綃冷然說道:「像你這樣儇薄無行之人,誰是你的紅妹?」
「打發」二字剛出,呼延炳一陣哈哈狂笑起處,大袖雙揮,連身三轉,紅色道袍飄飄亂舞,變成了一團火雲模樣!
兩聲悶哼,是「鬼手天尊」因二指震斷,痛徹骨髓,及「鐵劍真人」因被「抓魂鬼手」抓中,心魂欲飛的一先一後所發。
這時顧青楓聽說適才為「鐵劍真人」排難解紛的苗女,竟是自己朝夕懸想,苦尋未得的「紫清玉女」孟紅綃所扮,不禁驚喜交集,叫了一聲「紅妹」,滿面情思地向她身前走去。
說到此處,場中兩人交手已有二十來合,雙方身形漸杳,化作兩團虎躍龍騰的飄忽光影!
「海天劍聖」展青萍搖頭說道:「我只想起了『鬼手天尊』這種兵刃極為厲害,它是以『西域紫金砂』羼合緬鋼打造,除了前古神物以外,不畏尋常刀劍砍削,淬有劇毒,抓人立死,並擅於鎖拿各種兵刃!」
「翻天怪叟」龐千曉無可奈何,只得蹙眉說道:「既然如此,便趕快繼續進行『萬劫大會』……」
「萬劫魔主」指不停彈,一連彈碎了十二枚白骨圓環,使「萬劫門」的橫樑之下,只剩一枚白骨圓環,孤單單地隨風微晃。
「海天劍聖」展青萍也看了半天,方自向龐真真失驚說道:「真兒,『鐵劍真人』恐怕難逃劫數!」
鬥到六七十合,「鐵劍真人」感覺到兵刃被剋,無法施展精微劍術,不禁嗔念大動,要想倚仗數十年的內功火候,與對方冒險一拼!
「翻天怪叟」龐千曉聞言,忿然瞋目叱道:「哈騰,你不饒鄔香主,難道我就饒得了你?」
「紫清玉女」孟紅綃則施展得自「蕩魔寶籙」之中輕易不用的「大羅手」,右手一招「推龍入缽」,震散了「鬼手天尊」的「抓魂鬼手」,左手一招「兜羅法雨」,化解了「鐵劍真人」負傷後猛發的劈空真力!
哈騰厲聲答道:「他能在背後放火燒死呼延炳,我為什麼不能在背後制他?」
「翻天怪叟」龐千曉聞言,正待下場,「鐵劍真人」卻站起身形,微笑說道:「幫主,對方最強硬手似是『萬劫魔主』,幫主少時還須拼鬥強敵,這一陣由貧道代你應付了吧!」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