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劍影春水

作者:諸葛青雲
劍影春水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卅九章 玄玄魔女

第卅九章 玄玄魔女

顧青楓長嘆一聲,又復泉流,拉著「黃衫玉女」龐素真的一雙柔荑素手,搖頭說道:「素妹,我知道除了真妹與孟紅綃以外,你對我也是刻骨情深,但顧青楓此心已碎,無法再侍妝台,等參加你姊姊的葬禮之後,我要獨自告別,覓處荒山野剎,好好懺悔情孽,以青燈古佛,了此餘生的了。」
「玄玄魔女」萬飛霜向兩位愛女頰上各自親了一親,雙眉之間煞氣又濃,緩緩推開龐真真、龐素真姊妹說道:「真兒,素兒,暫且退過一旁,等我與你爹爹算完舊帳,再敘我們的母女之情!」
孟紅綃道:「龐真真之死,是屍諫父母,我若能使他父母重新和好如初,豈非足令龐真真在九泉瞑目!」
「黃衫玉女」龐素真聽了龐真真的這句問話,不由也睜著兩隻大眼,凝視「翻天怪叟」龐千曉,看他怎樣答覆?
「玄玄魔女」萬飛霜冷笑接口說道:「真兒,你爹爹哪裡有絲毫悔恨之心?今日倘不是我在『萬劫門』露出本來面目,你與素兒還不知道『玄玄魔女』萬飛霜,便是你們的生身之母!」
「玄玄魔女」萬飛霜本來面罩嚴霜,眉騰殺氣,但如今懷抱著兩位女兒,目中不禁微露慈愛光輝,含笑問道:「你們都叫龐真真麼?」
這時,顧青楓、孟紅綃、龐素真,以及「翻天怪叟」龐千曉,均情急頗甚地,紛紛趕到「萬劫門」下。
「黃衫玉女」龐素真聞言,接口問道:「她老人家是生是死,如今在哪裡呢?」
龐真真在慈父撫問的剎那之下,無窮幽怨,齊聚心頭,忍不住放聲一哭!
顧青楓卻被她申斥得無言可對,只好頓足低頭,目中痛淚急流,把胸前青衫沾濕了好大一片。
「玄玄魔女」萬飛霜抬頭看了龐真真一眼,目光中滿含慈愛的光輝,使得「海天劍聖」展青萍等見狀之下,認為她已被龐真真捨身諫母之舉感動。
這一哭如巫峽哀猿,空山杜宇,使任何入耳之人,都深覺淒涼,暗生憐憫!
「翻天怪叟」龐千曉撫著她的如雲秀髮,低聲說道:「素兒,你沒有錯,錯全錯在爹爹當初的一念之差!我不願在這傷心之地久留,且等後日再來參加你姊姊的葬禮便了!」話完起身,向展青萍抱拳為禮說道:「『萬劫大會』已了,後日『萬劫魔宮』之內,只是龐千曉與萬飛霜的私人恩怨,不敢勞動展兄再費精神,展兄還是請回『北海青萍宮』,嘯傲鷗波,享受神仙歲月去吧!」
龐真真一抬螓首,淚眼模糊,向「翻天怪叟」龐千曉幽幽說道:「爹爹,我有一件重大事兒,想要問你。」
「萬劫魔主」冷然答道:「這鐘聲表示『萬劫大會』業已結束,我與『翻天怪叟』龐千曉的私人恩怨開始算帳!」
「紫清玉女」孟紅綃也走到「黃衫紅線」龐真真身旁,拉著她一雙素手,要想好好安慰幾句,但又不知應該如何出口?
她這無意中的一句問話,又復觸動了「翻天怪叟」龐千曉及顧青楓思念龐真真之情,愁腸一結,悲緒即來,愴然失聲,淚落如雨。
「翻天怪叟」龐千曉長嘆一聲說道:「霜妹,你要想想,真兒是為https://m.hetubook.com.com你而死!」
「妙音公主」詫然問道:「孟姑娘,你真不願再理顧青楓了麼?」
「翻天怪叟」龐千曉「哦」了一聲,頗覺意外。
兩人商議既定,遂悄然馳向「萬劫魔宮」,勘察形勢。
「翻天怪叟」龐千曉被「黃衫玉女」龐素真問得無言可對,沉吟了好半天,方自搖頭長長嘆息答道:「她……她……她已經死了!」
龐千曉一面與「碧雲娘」柳如煙、「鐵劍真人」、顧青楓、龐素真等,緩步離開這令人心傷腸斷的「萬劫門」前,一面向「海天劍聖」展青萍搖頭苦笑道:「展兄盛意,龐千曉極為銘感,但只怕恨海難填,情天莫補,不是幾句言語之力,可以挽回的了!」
「黃衫玉女」龐素真聽顧青楓說得傷心,也不禁淒然泣下,偎在顧青楓懷中,含淚地說道:「楓哥哥,你要去做和尚,我便陪你去做尼姑好麼?」
「萬劫魔主」向身旁侍者悄悄說道:「鳴鐘!」
「黃衫紅線」龐真真與「黃衫玉女」龐素真聞言,俱自大感意外,睜大著四隻妙目,凝望「玄玄魔女」萬飛霜,良久良久以後,方自同聲哭喊了一聲「娘啊」,雙雙撲進萬飛霜的懷抱之內。
「妙音公主」蹙眉詫問道:「龐真真已死,孟姑娘還能怎樣對她盡力?」
「翻天怪叟」龐千曉聽出龐真真語意,慌忙叫道:「真兒下來,我與你母親之事,自有解決辦法,你不許任性胡鬧!」
「龐幫主」三字方出,「翻天怪叟」龐千曉便即搖手截斷「海天劍聖」展青萍話頭,苦笑道:「展兄,龐千曉後日『萬劫魔宮』之行,不論是生是死,『三元幫』均從此解散,不再在鮮血淋漓的江湖鋒鏑之上,奪勢爭名,請你不要叫我『龐幫主』了!」
龐真真淚痕滿面,又向「玄玄魔女」萬飛霜叫道:「娘啊,你真忍心看著女兒服毒自盡,而不寬恕爹爹麼?」
「翻天怪叟」龐千曉的一雙英雄虎目之內亦復隱含淚光,向「玄玄魔女」萬飛霜慘笑道:「霜妹,當年之舉,確實怪我過分狠心!但我事後追悔,尋你多年,卻……」
龐素真見狀,慌忙又偎向「翻天怪叟」龐千曉懷中,說道:「爹爹,你怎麼又傷心了?是我說錯了話兒麼?」
龐真真悲聲叫道:「爹爹,我娘究竟是誰?」
「黃衫玉女」龐素真走到顧青楓身畔,拉著他的手兒,嫣然含笑說道:「楓哥哥,難怪你對孟紅綃姊姊朝夕相思,她無論在人品或是武功之上,都比我和姊姊強得多了!」
「玄玄魔女」萬飛霜漠然無動於中,點頭答道:「她為我而死,我會替她好好埋葬。」
顧青楓、孟紅綃、龐千曉、龐素真等見狀,一齊大驚失色,連聲喝止龐真真,勸她千萬不可如此。
龐真真問道:「爹爹,這位『萬劫魔主』是誰?她和你有什麼深仇大恨?」
「黃衫玉女」龐素真見顧青楓滿襟淚漬,形若癡狂,遂上前拉著他的手兒,含淚婉聲勸道:「楓哥哥,你不要太傷心了,我姊姊雖死,你還有我和孟紅綃姊姊呢!」
孟紅綃黯然一笑說道和_圖_書:「我已淡泊世情,只是還想對『黃衫紅線』龐真真略盡心力,公主若無要事,可否助我了此心願?」
「黃衫玉女」龐素真畢竟未通人事,較為天真,手指「萬劫魔宮」向顧青楓問道:「楓哥哥,這梵唄樂音之聲,是我母親延聘僧道,在為我姊姊作佛事麼?」
顧青楓更是傷心欲絕,滿面淚痕,癡癡無語,忘了向身邊的孟紅綃詢問為何對自己如此誤會。
「翻天怪叟」龐千曉悚然失驚,抬頭看去,卻見「萬劫魔主」站在身前三尺以外,那聲冷笑,便是由他口中發出。
「海天劍聖」展青萍因自己將畢生所學的精粹傳給龐真真,實望能把她造就成第二代人物之中的第一劍手,誰知竟在「萬劫門」下玉殞香消,心頭自也難過已極,遂走將過來,拍著「翻天怪叟」龐千曉的肩頭說道:「龐幫主,事既至此,徒悲無益,我們還是先把孔夫人及鄔香主的遺體就近覓地安葬以後,再商議怎樣與尊夫人解除宿怨為是。」
「黃衫玉女」龐真真知道顧青楓心中悲痛萬分,遂仰著臉兒,一面以羅巾替他拂拭頰面淚痕,一面幽幽說道:「楓哥哥,我知道因為我姊姊死了,孟紅綃姊姊又走了,你心中難過到了極處,但……」
龐真真聞言,一聲悲號,心酸淚落,竟自微運功力,把那「萬劫門」的「劫」字上所漆之物,舔服腹內。
這位「萬劫魔主」可能駐顏有術,眉梢眼角,雖有甚多皺紋,象徵她年歲甚高,但皮膚白|嫩得仍似十八九歲的紅妝美女。
原來衛芳華等蒙「萬劫魔主」收歸門下,傳授武學這多年來,居然均不知道「萬劫魔主」身是女子!
「翻天怪叟」龐千曉因當年之事內咎於心,故而滿臉通紅,無言可對。
這時,「萬劫魔宮」中的清悠鐘韻,也已敲到尾聲。
但他雙手才伸,面前人影一閃,龐真真的嬌軀竟被人搶先抱去,並有一股勁風,把顧青楓撞得倒退三四步遠。
一語方畢,驀然聽得寒意森森、攝人魂魄的一聲冷笑!
說到此處,業已老淚紛披,語不成聲,連連頓足。
「萬劫魔主」凝目片刻,霍然站起身形!
孟紅綃起初恨顧青楓表面光明磊落,實則儇薄無行,如今見他在龐真真死後的這等悲痛神情,卻又覺得此人尚未天良盡喪。
龐真真在「萬劫門」頂伏身,把香唇湊向那「劫」字,往下沉聲喝道:「楓哥哥、紅姊姊,以及素妹、爹爹等,你們誰要上來,我就立即服毒!」
「鶴頂紅」是絕毒之物,些許入口,便斷人腸,何況這「劫」字上所漆,是取自千年老鶴,自然毒力之強,更無倫比!
這條人影正是「玄玄魔女」萬飛霜,她面罩嚴霜,向顧青楓沉聲叱道:「顧青楓不要放肆,我的女兒,怎麼能給你抱?」
但喝聲未了,龐真真似已玉殞香消,四肢一僵,便自「萬劫門」上,頹然墜落!
「海天劍聖」展青萍又道:「小弟與令媛既有師徒情分,後日葬禮,自應參加,得便或可為龐兄及尊夫人之間,略微化解!」
「黃衫玉女」龐素真心靈之中一片純潔,聞言立向「黃衫紅線」龐真和*圖*書真撲去,並含笑叫道:「姊姊,你為何改扮成這副容貌?不肯以本來面目和爹爹及楓哥哥等相見,難道是怪我麼?」
顧青楓欲哭無淚,頓足一嘆,猿臂雙伸,便向從空墜落的龐真真嬌軀抱去!
「翻天怪叟」龐千曉更是老淚縱橫,扶著「黃衫玉女」龐素真的香肩,不住搖頭,難出片語。
「海天劍聖」展青萍明知道「翻天怪叟」龐千曉若非傷心到了極處,也不會說出這種話來,但要想勸說幾句,又想不出什麼適當的話兒,可以收到安慰之效。
「海天劍聖」展青萍搖頭微嘆說道:「龐幫主……」
她們姊妹相逢,傷心一哭,竟哭得全場人物一齊默然,連「鬼手天尊」與「紫清玉女」孟紅綃也不好意思在這種氣氛之下交手。
孟紅綃揚眉說道:「張子房一曲楚歌,能吹散項羽的軍心,我就不信我們在『萬劫魔宮』之外,施展上兩日連綿不斷的『法華禪唱』及『萬妙清音』,竟然還消除不了『玄玄魔女』萬飛霜的一點心頭嗔念?」
「妙音公主」點頭說道:「這樣也好,我們盡力而為,聽天由命,如今便去勘察地勢,於今夜子時開始施展『法華禪唱』、『萬妙清音』,直到龐真真葬禮了後結束!」
「翻天怪叟」龐千曉如今把那種傲視江湖、叱吒風雲的百丈豪情完全收斂,是以一副藹然慈父的神色,輕拍龐真真肩頭,溫言說道:「真兒有何事兒要問?」
「黃衫紅線」龐真真不忍見爹爹那副羞慚無地的奇窘神情,縱身拉著「玄玄魔女」萬飛霜衣袖悲聲哀求道:「娘啊!爹爹確對當年之事悔咎萬分,你看他老人家這多年來,雖有兩位姨娘,卻未立嫡……」
「翻天怪叟」龐千曉手雙分撫兩位愛女的如雲秀髮,長嘆一聲,緩緩說道:「你娘名叫萬飛霜,外號人稱『玄玄魔女』!」
衛芳華領命馳去,「玄玄魔女」萬飛霜又復向「萬劫門」前的群雄說道:「萬劫大會已告結束!諸位可以各自散去,至於我與龐千曉私人仇怨一事,局外人最好不必涉及,倘若有人關懷過甚,則請於後日此時,光降『萬劫魔宮』,參與小女真真的葬禮便了!」
龐真真見父母成仇,無法化解,不由情急萬分,驀然飛身縱上「萬劫門」的「劫」字上端,向「玄玄魔女」萬飛霜悲聲叫道:「娘啊,我知道這『劫』字是用『千年鶴頂紅』所漆,些許入口,便將魂赴九幽……」
「玄玄魔女」萬飛霜冷笑一聲,截斷龐千曉的話頭說道:「龐幫主,萬飛霜一介江湖魔女,哪裡敢當幫主錯愛?我只當著天下群雄,請你把昔年在我一產雙胎,長女初生,次女未降之際,棄於山野,狠心不顧一事,給我一些公道!」
顧青楓聽龐素真提起孟紅綃,這才警覺回頭,但孟紅綃早已芳蹤渺渺!
四山寂寂,夜幕沉沉,天光約莫到了亥末子初時分。
龐素真見姊姊對自己如此慈愛,不禁也感動得一頭鑽入龐真真懷中,姊妹雙雙哽咽不已。
說也奇怪,「翻天怪叟」龐千曉及顧青楓等,聽了這種禪唱樂音以後,心頭上竟自然而然的,略減悽苦,稍稍舒暢一些和*圖*書
龐真真因「百變無常」郝大風業已收手,也不願再事逞能,正在把「莫邪劍」緩緩歸鞘之際,忽見龐素真口呼「姊姊」,向自己撲來,不由激發姊妹深情,伸手接住龐素真嬌軀,向她仔細端詳幾眼,心頭一酸,目中含淚笑道:「妹妹,做姊姊的只有疼你,哪有怪你之理?」
「海天劍聖」展青萍嘆息一聲說道:「龐兄有所不知,我已將畢生所研的劍術精微傳授給真真,與她有了師徒之份!」
「黃衫玉女」龐素真含著滿眼淚光,搖頭答道:「我叫龐素真,我姊姊叫龐真真!」
「翻天怪叟」龐千曉忍不住地,自一雙虎目之中滾落淚珠,悲聲苦笑道:「她……她……她就是『玄玄魔女』萬飛霜,也就是你們姊妹的生身之母!」
龐素真太璞未雕,毫無裝飾,所說之話,全係一片少女的純情,聽得顧青楓更為傷心,撫著她香肩說道:「素妹,你不能與我一樣看淡紅塵,出家遁世!因為你高堂父母……」
龐千曉連連搖頭,「碧雲娘」柳如煙在旁低聲勸道:「不論後日情勢如何,眼前大家必須尋一適當所在,好好休息,到時才有精神應付一切變故。」
展青萍嘆道:「尊夫人當年產後被棄,茹恨太深,要想與龐兄化解嫌隙,和好如初,確實太難!但人力卻又不能不盡,龐兄既然覺得內心愧怍,後日還望盡力忍耐,或許能夠委曲求全,亦未可知?」
「海天劍聖」展青萍、「妙音公主」等人旁觀者清,看得暗暗頓足,知道「玄玄魔女」萬飛霜對「翻天怪叟」龐千曉,啣恨多年,結怨太深,恐怕不易化解。
侍者躬身領命,微晃紅旗,「萬劫魔宮」之中便又遠遠傳來悠揚的鐘韻!
這幾句話兒說得極為冠冕堂皇,使得在場群雄,無論是正是邪,都對這位「紫清玉女」孟紅綃,油然生敬。
群雄愕然,整個「萬劫門」前,鴉雀無聲,只有「翻天怪叟」龐千曉發出一聲長嘆,手指「萬劫魔主」,語音微顫說道:「我……我早早就猜出是……你,也盼望能……能……能夠是你!」
顧青楓生恐孟紅綃看見龐素真與自己這等親密的神情,會從誤會之中,更生誤會,遂即伸手向那剛與「百變無常」郝大風停戰的龐真真一指說道:「素妹,那位自稱『海天劍聖』展青萍門下的用劍少年,便是你姊姊『黃衫紅線』龐真真,你去陪她,讓我單獨向你孟紅綃姊姊,解釋幾句。」
話猶未了,「翻天怪叟」龐千曉已在一旁淒然接口嘆道:「素兒,我這一條老命,多半要與你母親併骨『野人山』中,故而你在參加你姊姊的葬禮以後,儘管隨同顧青楓賢侄而去,出家也好,不出家也好,但千萬不要再置身齷齪江湖,涉足武林恩怨!」
誰知「玄玄魔女」萬飛霜目光從龐真真身上移注「翻天怪叟」龐千曉時,那種慈受的光輝,卻又變成了恨毒的神色!
「萬劫魔主」冷然不答,只是伸手把臉上所戴的臉罩慢慢揭落。
果然「玄玄魔女」萬飛霜目注「翻天怪叟」龐千曉,咬牙切齒,一字一字的說道:「龐千曉,我對你恨同山厚,仇比海深,除非當場和圖書動手,一決生死以外,別無調解途徑。」
他這臉罩一落,慢說其他人物驚訝欲絕,連與「萬劫魔主」同盟的「鬼手天尊」、「玄冰老魅」以及「餐霞使者」衛芳華等一干「萬劫」門下弟子,亦是目瞪口呆,作聲不得!
但如今的鐘韻卻與萬劫大會開始之時所鳴的鐘韻不同,先前所鳴,深蘊殺伐之音,如今則一片祥和,令人神往意遠!
「妙音公主」頗為讚佩孟紅綃的仁慈襟懷,微笑說道:「孟姑娘打算怎樣調解此事?」
龐真真不理「翻天怪叟」龐千曉,又向「玄玄魔女」萬飛霜神情悲切地叫道:「娘啊,我求你看在我和素妹的份上,與爹爹化解前嫌,重修舊好!不然,真兒因不願見父母成仇,就舔食這『劫』字上的『千年鶴頂紅』,自求解脫!」
過了一段極為淒涼沉默的時光以後,「萬劫門」側的荒地之上,業已拱起了兩座新墳,其中埋的便是「媚香仙子」孔凌霄,及「火孩兒」鄔赤。
龐真真問道:「你到底與我爹爹有什麼深仇大怨?」
孟紅綃毫不自詡地點頭答道:「孟紅綃雖得『蕩魔寶籙』,學成『妙音神功』、『大羅手』、『摩訶劍法』等三種精妙武學,卻決不藏私,只要心地光明、行為端正的武林同道,有心於此,皆願舉以相傳,共同研習。」
「碧雲娘」柳如煙也在一旁竭力勸慰,龐千曉方與眾人一面動手收埋「媚香仙子」孔凌霄及「火孩兒」鄔赤遺屍,一面搖頭嘆道:「我當年確實辜負『玄玄魔女』萬飛霜太甚,宿怨恐難化解,但最多把這條老命交代給她也就算了,而真兒因此殞命,卻太以可惜……」
眾人全在淚眼相看,愁眉相對之際,驀然間一片喃喃佛號及禪唱之聲,由「萬劫魔宮」方面,隱隱傳到。跟著又是一種似有似無,聽來極為空靈淡遠的美妙樂音,從同一方向,送入眾人耳內!
龐真真詫然問道:「方才鳴鐘以後,死傷了那多武林人物,如今怎又鳴鐘則甚?」
這幾句話兒,果把顧青楓等一齊鎮住。
生平兩位紅顏知己,一位在「萬劫門」下玉殞香消,另一位則不知為何對自己誤會極深,不別而去,悄然遠引!顧青楓連受如此重大的心靈打擊,幾乎急痛成瘋,獨自癡然木立,頰上滿佈縱橫淚漬,目光也極為凝滯。
尤其是她那副面容輪廓,美好無倫,假如能夠使她倒流回三四十年時光,決不輸於「黃衫紅線」龐真真、「黃衫玉女」龐素真姊妹,甚或「紫清玉女」孟紅綃那等絕代風華,傾城顏色。
說話以後,把手一揮,便率領門下,轉回「萬劫魔宮」,連對「鬼手天尊」、「玄冰老魅」等人,均未加答理。
但她雖對顧青楓惡感略減,仍不願加以答理,悄悄拉著「妙音公主」,離開這「萬劫門」前。
話完,把手中抱的龐真真,交與「餐霞使者」衛芳華說道:「你把她送往『萬劫魔宮』,等我回宮以後,再作處置。」
「翻天怪叟」龐千曉也無法忍耐地飄身縱到她們姊妹之前,撫著「黃衫紅線」龐真真的香肩,悲聲含淚問道:「真兒,你是不是為了頰上的這等瘡疤,便不肯與爹爹相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