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武林八修

作者:諸葛青雲
武林八修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八章 幻境困雙美

第十八章 幻境困雙美

換句話說,冷威既是利用海市蜃樓的幻象佈置所謂無形埋伏,則必須要等到薄暮之時,那麼,這白虎壇主自動出來與他們較量,以及守多攻少,拖延時間的打法,原因就非常明顯了!
這老兒避招接招,出手還擊,三下裏一氣呵成,迅快凌厲,端的如虎落南山,威猛至極!
只聽冷威「嘿嘿」冷笑道:「藍大俠以為你身懷異寶,不懼水火,本島主就奈何不了你們麼?須知本島主有一種極為厲害的武器,可令你們乖乖屈服麼!」
白虎壇主獰笑一聲:「來得好!」兩柄虎爪交叉一封、一絞!
但見兩條水箭到處,兩名白衣大漢頓覺心窩一痛,連哼都未哼一聲,手腳一掙,便沉了下去!
雯姑娘悄聲道:「明哥,你決不要上這老賊的當!」
藍啟明苦笑一聲道:「我素來就不帶這些東西!」
這兩條白色人影,正是那白虎壇主手下二十七名白衣大漢當中的兩名,他們正在水底巡遊之際,突然發現一團碧綠光華,認得乃是至寶奇珍所發,遂興沖沖地疾遊過來察看,打算發一筆橫財,怎知卻是死星照命!
他們都沒想到這團綠色光華之中,竟然還隱藏著兩位煞星!
在他們的記憶之中,適才所見的許多巍峨殿宇,乃是在牌坊的後面,正對落日,那麼,短劍指著正北,則朝右方走去,算來該不會有什麼差錯的了!
欺身疾上,短劍劃起一道精虹,分心刺到!
幸虧她本身的真氣與藍啟明的原屬一體,是以這一運行開來,很快便見功效,不消多時,便已經完全恢復過來,當下一聲嬌喝道:「我沒事了,明哥趕快把手拿開,咱們並肩子上,殺他們一個落花流水!」
藍啟明這時才看清楚這兩列參天峭壁下面,原來還有活動暗門,那二十七名白衣大漢就從這兩道暗門,隱退入峭壁之中!
原來,就在這說話之際,那萬馬奔騰般「轟轟隆隆」的洪水聲音,竟已靜了下來!
冷威冷笑道:「有冤報冤,有仇報仇,這是自然之理,但四位總算是客,待本島主敬各位一杯水酒之後,再算帳不遲!」
藍啟明眼看當頭四名白衣大漢已游近珠光範圍,倏地又復雙手齊揚,中指連彈,這四名白衣大漢便也頓時了帳!
黑衣大漢呻|吟了一聲!
藍啟明「呼呼」劈出兩掌,連退了兩撥逼近過來的五色彩影,略一思索,點頭笑道:「那牌坊正對落日,我們朝這邊殺過去便了!」
韓劍平問道:「賢弟身上可帶得有火摺子?」
笑語聲中,只見一團紅光在濃霧中一閃,那麼濃密的霧氣頓時像沸湯潑雪、風捲殘雲般,頃刻消逝無蹤,現出天空,一輪明月!
藍啟明不以為然道:「這樣說,難道我們就坐以待斃不成?」
「嘿嘿嘿嘿」,空際陡地傳來冷威一陣獰笑道:「大膽鼠輩,竟敢毀我重地,本島主不將你們化骨揚灰,誓不為人!」
藍啟明沉聲道:「不錯,本大俠已經想得非常透徹,答案是決不讓奇珍異寶落入閣下手中!」
只聽冷威冷然道:「好!本島主就給你從一數到十的時間,讓你好好考慮!」
這時候,他們方向已然摸清楚,一任那些彩衣大漢如何旋轉變幻方位,都視若無睹,理也不理,只顧朝前猛衝!
韓劍平等人點頭會意,各將功力運聚,跟著黑衣大漢悄然進入穹門,齊地閃目一掠!
顯然,他們已陷身於海市蜃樓的幻境之內!
藍啟明一躍上前,伸手抵在她的「命門穴」上,將自己的真氣源源度過去,同時立掌作勢,準備抵禦冷威的攻擊!
只見這秘窟約有五六丈方圓,那五處控制埋伏的機關總弦,乃是在穹門下面,排列成一朵梅花形,每一處果然都有兩名手執兵刃的黃衣漢子!
只見海面上波濤洶湧,他和白牡丹駕來的那隻帆船,竟已不知去向!
藍啟明一面揮掌迎戰,一面暗自思忖,心念電轉之下,立時明白冷威發動這群大漢圍攻的目的,仍是在拖延時間,當下,閃目四望,只見水天相接之處,僅餘小半輪紅日,天空的晚霞漸濃,地面的光景也漸漸變得朦朧起來,海上已隱隱浮升起一片片霧氣……
白虎壇主聽得臉色一變,冷笑道:「施姑娘說得倒也輕鬆!」
雯姑娘久戰無功,這時心中已然怒火如焚,聞言,嬌喝一聲!絕招驟出,一式「落魂劍法」中最厲害的殺著「鑠魄銷魂」,短劍劃起一圈精虹,擋開了白虎壇主的一雙虎爪,倏地一斂,嬌軀疾掠而起,人劍合一,化作一道耀目光華,電也似的朝白虎壇主射去!
藍啟明和雯姑娘拿準了方向,看定了敵人,只要是擋住去路的便發掌揮劍迎頭痛擊,其餘後兩側及背後攻來的人群,根本連看也不看一眼!
藍啟明笑道:「他才不要你便宜哩,這時候,他恐怕已在這峭壁裏面監視著我們了!」
雯姑娘卻笑道:「不要慌,我有辦法!」
喝聲中,大振神威,掌上施出生平絕學,運足十成的功力,連珠劈出,腳下朝那白石牌坊的方向衝去!
那黑衣大漢頭也不回,自顧領著韓劍平等人發足狂奔……
雯姑娘卻忍不住嬌聲罵道:「無恥老賊,躲在屋裏算什麼玩意,有種的就出來拼個死活!」
藍啟明想通了之後,心凜於前次在「秘魔莊」的經驗,哪還肯讓冷威有這機會,當下,立即施展「傳音入密」的上乘功力,對雯姑娘道:「雯妹!冷威打算用這老兒來拖延時間以施展陰謀,你有力量將這老兒結果就馬上下手,如果沒有就退下來讓我把他解決便了!」
哪知——
「九……」
笑語聲中,攜了雯姑娘,身形展處,閃電般掠上陡坡!
但這群大漢的陣勢,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只見人影一陣晃動,空隙又立即填滿,攻勢依然猛烈如故!
藍啟明笑道:「不要緊,你只管緊跟著我好了!」
白虎壇主獰笑一聲,也不開口,轉身朝兩列峭壁當中的裂口走去,同時舉手左右一揮!
藍啟明聽得心頭一陣「砰砰」亂跳,忙一定神道:「小傻瓜,不要胡思亂想了,快趁著機會好好調息一下才是正經!」
藍啟明雙手疾揚,左右中指一挺,兩縷勁銳指風激射而去,劃起兩條白線,分向這兩條白色人影襲去!
韓劍平微微笑道:「不管閣下的酒中有毒無毒,我們是一概不吃!」
於是,二人遂在「寒犀寶珠」光華的籠罩之中,在水底下頂著勢逾萬馬奔騰的洪流,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韓劍平也不答話,運足功力,手足一連幾個展伸,便摸著頂上的石板,當下,暗聚生平之力,一掌推去!「蓬」然一聲,只震得他手腕酸麻,那塊石板果然紋絲不動!
韓劍平急聲喝道:「大家快快互相發掌,借力分開,看能否沾到周圍的岩壁!」
雯姑娘喘息著叫道:「明哥!你不要管我,趕快把手拿開,殺出去追那老賊要緊。」
這樣一來,他立刻就猜想到這道稱為「白虎門」的狹窄山峽之內,必然隱藏著許多由人手操縱的埋伏!
藍啟明心念電轉,陡地一聲大喝道:「不用數了!」
「七……」
只聽冷威「嘿嘿」冷笑道:「到底還是藍大俠聰明,本島主沒有旁的打算,只要你乖乖將『水火明珠』與『辟邪玉佛』獻出,我就饒你們一條性命!」
原來,她看見對方的奇形兵刃又長又重,恐怕藍啟明用手對付吃虧,故此不讓他動手。
藍啟明哼了一聲道:「什麼事?」
藍啟明笑道:「這是一句譬喻的話,不是真的要借人的花兒!」
這的確是有人在呼喚,但聲音卻陌生得很!
藍啟明不由一皺眉頭道:「這樣一來,就有點討厭了!」
藍啟明哦了一聲,不由大喜道:「這真是太好了!等這裏的事情了結,小弟得好好替大家慶祝一番!」
韓劍平趕忙運功揮掌,震開了繼續射來的弩箭,叫道:「丹妹抱起他,五弟與我合力開道!」
藍啟明笑道:「對付這種邪門玩意,哪還用得著兵刃,本大俠但憑一雙肉掌就足夠了!」
可是,他們都沒有想到「差之毫釐,謬之千里」這句成語,此際,他們選定的方向固然不錯,但起步的位置卻差了許多!
說完,一轉身,便消失不見!
說完,便自展開「壁虎功」,朝上面爬去……
韓劍平道:「濃霧一散,他發現是我和丹妹來了,連話也不說,便退入宮殿之中,大概是重新佈置去了!」
這情形十分明顯,只要等到紅日一落,霧氣騰空之際,便是「海市蜃樓」幻境發生的時候了!
這時,韓劍平已回到原來的位置,藍啟明傳音問道:「怎樣,有沒有辦法?」
奇怪!她感到這股巨大的聲音儘管震得周身發抖,頭腦發昏,但身上居然沒有沾到一滴水,不由大為奇怪,忙睜開眼睛一看!
他側顧雯姑娘,笑道:「雯妹,這兩位就是我時常提起的韓四哥和白姑娘!」
冷威冷喝道:「你不怕粉身碎骨麼?」
白虎壇主踉蹌倒退,一雙虎爪垂落地面,劃出兩道深槽,胸前衣襟碎裂,白袍上染紅了一大片!
說話之間,濃霧之中又響起了一聲:「二……」
只見冷威右手挾住白虎壇主,左手倏地一揮,身形起處,竟自退入石牌坊而去!
雯姑娘哼了一聲嗔道:「我就怕開頭來勢洶洶的那一下,現在麼,哼!我才不怕呢,如不信那我就和_圖_書……」
說時遲,那高達數丈的滾滾洪流,已挾雷霆萬鈞之勢,迎面壓到!
雯姑娘功力較差,首先忍不住嬌喘吁吁地叫道:「明哥!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不如浮上水面看看好麼?」
「錚錚錚錚!」甬道之中陡地崩簧之聲大作,強箭勁矢,霎時像雨般迎面射來!
只見寬敞的殿堂當中,冷威高踞在一張珊瑚交椅之上,在他面前排著兩行五彩石墩,左邊石墩上,已有兩人在坐!
雯姑娘訝然一笑道:「咦!明哥,你怎的也張開眼睛,敢情已經調息好了麼?」
白虎壇主笑道:「這個倒不成問題,二位只要進了『白虎門』,就自然會聽從敝島主的命令了。」
冷威一擺手,指著右邊的石墩冷冷道:「諸位請坐!」
藍啟明赧然一笑,訥訥道:「我……我……不是……是……」
被韓劍平、藍啟明攻擊的兩處了結得最快,四名黃衣漢子連聲都未出,便屍橫就地!
喝聲中,已自|拍出一掌,認準藍啟明的位置推去!
韓劍平、藍啟明趕忙滑過去,分別和她們會合一起。
韓劍平搖頭道:「冷島主盛意,我們心領就是,不用張羅了!」
這時,那黑衣大漢已回復了知覺,見眾人無恙,並且繼續前衝,不由精神一振,在白牡丹懷中發話指示應走的路徑!
藍啟明突然一搖頭,低聲急道:「不要吵,你!」
藍啟明聞言,忙從懷中取出「滅火螭珠」,晃了一晃道:「朋友看見這紅光沒有?」
只聽對面響起藍啟明的聲音道:「喂喂!大家都平安麼?」
藍啟明從未聽見過有這種外門兵刃,不由暗自一皺眉頭,口中卻哂然笑道:「這種邪門玩意,名不見經傳,又有什麼了不起?」
哪知——
「呼」的一聲,黑暗中立時反震回來一股掌風,韓劍平哪敢怠慢?立時借勢倒飛出去,「蓬」然微響,背脊已撞著一堵冷濕嶙峋的石壁,當下,趕忙施展「壁虎功」,真氣一斂,將身子吸在石壁之上!
雯姑娘身隨劍走,蓮步輕靈,閃電般繞至白虎壇主背後,皓腕微振,短劍灑出點點星芒,遍擊對方背腰九大死穴!
雖然施老人臨終之際,曾暗示過以雯姑娘終身相托之意,但二人這一路上也僅僅是攜手同行,從未有過像現在這般的親近。
藍啟明怒道:「我不相信你就能困得死我們!」
藍啟明恨聲喝道:「無恥老賊!終有一天你會落在我手中,不把你抽筋剝皮,我就不姓藍!」
那三名白衣大漢擲出漁叉之後,等了一會,不見動靜,遂一齊拔出腰間的短叉,試探著緩緩游近過來……
當下,朗聲一笑道:「慢說是三道無形的埋伏,就是擺上劍樹刀山,我們也不放在眼內,你儘管縮回去,在那牌坊下面準備迎接便了!」
藍啟明當下便打算將發現用傳音告知雯姑娘,但眼光瞥處,卻瞥見冷威的臉上也浮著一絲似乎頗為得意的詭笑,不由心頭一動,暗忖道:「這老賊笑什麼?」
雯姑娘不由慌道:「明哥!我們慢了一步,中了冷老賊詭計,這卻怎麼是好?」
白牡丹走過去牽了雯姑娘的手,笑道:「這個譬喻他是不好意思說的,讓我來說給你聽吧!」
藍啟明不由心中一急,大喝道:「雯妹緊隨著我衝出去!」
白牡丹急道:「都是我不好,一時氣憤之下,竟害了大家!」
他想到此處,不禁又暗地笑了!
只見掌風捲處,霧氣紛紛散開,立腳之處赫然是一道深不可測的陡峭危岩!
就在眾人詫愕之際,地底下突然傳上來「隆」的一聲,彷彿響了一個悶雷,震得地皮微微一動!
雯姑娘忽地一聲嬌喝:「站住!」
雯姑娘哼了一聲道:「誰害怕了?我的意思不過是愁著殺了冷威之後,怎樣出去罷了!」
藍啟明冷然道:「閣下既不願代勞,而我們又不能自己動手,那麼,貴島主這道命令豈不是有點多餘?」
雯姑娘急道:「不好!這兩個小賊一定是去搬救兵,我們快追!」
說時,果然一陣「嘩啦」亂響,七八條白色人影手足劃動,疾游而至!
剩下的兩名白衣大漢,不由亡魂皆冒,哪還敢靠攏來察看?齊地一翻身,箭一般雙雙泅水遁去!
韓劍平道:「石板太重,合我們之力,恐怕也無法推開!」
只見暗影之中,面前綽約站著一個黑衣人,遂低聲問道:「朋友!你到底是誰?」
雯姑娘戟指冷威,嬌喝道:「誰耐煩吃你的酒,快還我爺爺的命來!」
藍啟明笑道:「小傻瓜,我能不管你麼,快靜下心來調息才是正經!」
藍啟明搖頭道:「不是,我剛才忽然覺得心中似乎有一絲不祥的警兆……」
藍啟明哂然笑道:「敗軍之將,也敢口出狂言,真是不知人間尚有『羞恥』二字,虧你還有臉說得出口來?」
只見短劍一陣擺動之後,又平平正正地落在掌心上。
冷威冷冷說道:「這種激將的話兒,本島主不大愛聽,我要你們乖乖把人和寶物獻上來,這才顯得本島主的真功夫!」
雯姑娘卻搶過來說道:「不!這個老傢伙讓我來宰!」
回顧之下,只見那座白石牌坊已化為烏有,重重殿宇正紛紛倒,塌,灰石漫空,聲勢駭人心魄!
可是,一時之間,二人也無法移動得半步!
白牡丹大怒道:「你想請姑奶奶回去當祖先奉養麼?」
藍啟明搖頭道:「由於這兩人的現身,我猜冷威那老賊可能懷疑我們並未被洪水淹死,才命人下來察看,這時候,水底下正不知有多少敵人,打起來固然我們並不見得會輸,但水中混戰,到底不太妥當,反不如靜候在這裏,以逸待勞,比較省事一些!」
韓劍平與藍啟明的動作最快,就在身形一滯之頃,真氣一提,雙雙直拔而起,往上竄去!
藍啟明搖了搖頭,低聲道:「這是什麼聲音?」
狄長青「嘿嘿」一笑道:「白姑娘休要發火,上次若不是陰差陽錯,你早就回到鍾離員外的身邊了,你不來謝謝老夫就算了,還要我說什麼?」
雯姑娘霎霎眼睛道:「譬喻什麼?」
韓劍平這時對黑衣大漢雖已沒有什麼懷疑,但以地處險境,遂暗暗吩咐藍啟明等人特別留神戒備,方才加快腳步,緊隨黑衣大漢而去……
眨眼間,雯姑娘與白虎壇主已互拼了二三十招,只殺得狂風四捲,依然勢均力敵,不分勝負!
此際,那白虎壇主已領著二人走進了「白虎門」約有一丈之遙,霍地停步轉身,抱拳含笑道:「老夫領二位到此為止,請恕不再遠送,前途保重!」
藍啟明冷笑一聲,目注白虎壇主,冷冷說道:「本大俠和施姑娘的頭顱長在脖子上,閣下不妨來提去!」
韓劍平此際雖然滿腹狐疑,但情勢上卻無法不聽,於是向洞外傳音把藍啟明等人招呼進來!
峭壁下面,果然是個高大可以容身的岩凹,二人往裏一擠,「寒犀寶珠」立將凹中的水逼了出來,同時把洪水擋在外面,二人頓時壓力一輕!
藍啟明攜著雯姑娘,一面凝神戒備朝前走去,一面運足眼神仔細向兩邊的危岩峭壁上下搜索。
藍啟明與雯姑娘停步抬頭一看,只見前面是一道陡坡,頂上站著一群人,那說話之人赫然是「莫邪島主」冷威!
藍啟明笑慰道:「雯妹不要慌,你看這許多白色石牌坊,其實只有一座是真的,其餘的都是幻影,我們只要照著方向走去,保險錯不了!」
他說到最後幾個字,發音已然模糊不清,嘴唇剛一閉闔,身子掙了一掙,便寂然不動,氣絕死去!
白牡丹、施雯下手雖然略慢,但那四名黃衣漢子也只慘呼了半聲,就一齊了帳!
韓劍平吩咐眾人緊貼在洞口,然後將「玉屏簫」伸入洞中一探,低聲道:「朋友,韓某進來了!」
「六……」
歇了一會,只聽這低沉的聲音又復響起:「韓大俠,韓大俠!你們聽到了沒有?」
他一連說了三個「快」字,韓劍平已彎下腰去摸著了那塊圓椎石頭,用力一按,「沙」的一聲,前面的石壁頓時沉了下去,現出一道門戶!
韓劍平和藍啟明也不答話,自顧低頭疾走!
黑衣人見人到齊,一言不發,轉身就走,韓劍平手橫竹簫,功行百穴,嚴密戒備著緊緊跟在後面!
冷威冷笑道:「難道韓大俠怕本島主在酒中下毒不成?」
藍啟明道:「水流這般湍急,我們腳跟一離地便無處著力,馬上就會被洪水帶到海裏去,你這辦法行不通!」
藍啟明俊臉一紅,點頭道:「我也差不多!」
白虎壇主陪笑道:「藍大俠言重了,敝島主是請二位自己提頭去見,老夫怎敢擅專?」
黑衣大漢首當其衝,驟不及防,頓時渾身像刺蝟一般,大叫一聲,倒在地上!
白虎壇主獰笑道:「你要這女娃兒先來送死,本壇主照樣歡迎!」
黑衣大漢又復悄聲道:「門裏面就是機關秘窟,共有五處控制的機弦,按五行方位排列,每處有兩個守衛人,所以我們五人進入,之後,必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動,分頭將五處守衛一起消滅,絕不能讓任何一個有發出報警信號的機會!」
「嘿嘿嘿嘿,藍大俠不信的話,不妨等著瞧瞧!」冷威陰笑道。
藍啟明不禁俊面一紅,忙打岔道:「現在不是吃豆腐的時候,快把冷威找出來才是正經!」
冷威冷哼一聲,揮手和*圖*書命部屬退下,卻見那白虎壇主越眾而出,躬身說道:「屬下防衛不力,一時疏忽,讓來人生出『白虎門』,心中甚感慚愧,可否准許屬下在他們未進入『鬼門關』之前,先加以教訓呢?」
藍啟明怒極而笑道:「放屁!就算你上有天羅,下有地網,又能把我們怎樣!」
韓劍平留神看了石墩一眼,見這些石墩雕塑得平滑光圓,配合著五彩的岩石墩面,彷彿是一體生成,看不出有何異狀,遂與藍啟明等人挨次坐了下來,然後朗聲發話道:「冷島主!我們已經遵命進殿來了,你打算如何比劃就快點說明,不要拖延時間!」
只聽殿中傳出冷威「嘿嘿」的冷笑道:「施姑娘不要隨便開口亂罵,須知本島是看在韓大俠和白姑娘的份上,才大開宮門迎接,你們如果害怕的話,本島主也不勉強!」
韓劍平等人不由愕然止步,一時間弄不清楚這聲突如其來的號角究竟有甚花樣?只好各自凝神戒備,應付萬一……
眾人盡力狂奔,眨眼工夫便到岸邊那道長堤,韓劍平突地一聲驚叫:「糟了!」
韓劍平詫道:「你為何要救我們?」
藍啟明聞言,再度閃目望去,只見由面前直到牌坊,仍然是平整的石地面,並未看出有何異狀,估量距離也不過二三十丈左右,施展輕功只須幾個起落就可抵達,難道在這眨眼工夫的距離之中,還會有什麼厲害的花樣?
冷威冷冷道:「本島主要你們粉身碎骨,死無葬身之地!」
藍啟明笑道:「小傻瓜,天下哪有神仙?我不過身上有寶貝能避水罷了,你千萬要緊貼著我,否則被水沖走了,我可沒辦法救你!」
藍啟明朗聲大笑道:「閣下如果不怕這三樣奇寶與在下一同粉身碎骨,我又何懼之有!」
話聲甫住,便見兩個黃衣漢子閃將出來,韓劍平倏地雙手一伸,悄沒出聲地將兩人點倒地上!
甬道中,剎時間靜了下來,顯得格外陰森可怖!
這樣一來,二人但見穿過了一座牌坊,迎面又是一座,穿過了一座,迎面又是一座……
話聲一落,空際便蕩漾起冷冷的數數之聲:「一……」
藍啟明望了望白牡丹,又望了望韓劍平,笑道:「四哥什麼時候和白姑娘改了稱呼了?」
哪知他身形才一展動,便聽冷威「嘿嘿」冷笑道:「韓大俠不要,白費心思了,就算你能到達穴|口,但你能推得開那塊重逾萬鈞的石板麼?」
話未說完,陡聽前面「轟轟隆隆」之聲大作,動地傳來,聲才入耳,便見白浪滔天,巨濤壁立,排山倒海般滾滾沖來!
韓劍平雖然早有戒備,但他的注意力是集中在冷威身上,而藍啟明等人,卻為白牡丹與狄長青的事情吸引,是以都沒想到毛病會出在狄長青的身上,個個驟不及防,一齊墜落坑去!
哪知——
雯姑娘哦了一聲,嬌聲笑道:「原來是指沒本錢的買賣,這敢情好,明哥什麼時候有機會也去替我借一朵!」
雯姑娘見對方兵刃勢沉力猛,怎肯將短劍被他絞著?嬌叱一聲,抽劍旋身,一式「天涯魂斷」,斜刺裏攔腰削去!
「砰砰」連聲大震之下,掌風掃處,頓時有七八名大漢被震得口吐鮮血,倒地死去!
二人收拾停當,隨著黑衣大漢一轉彎,便遙見甬道前端燈光照得如同白晝,一座穹門下面,站著三名手執兵刃的黃衣漢子!
藍啟明凝神傾聽之下,發現這第二個數位的聲音來處,竟已換了個位置,不由心頭一震,暗忖道:「冷老賊果然狡猾得很,莫非他也看出我的打算了?」
移動了約兩丈左右,果然摸著一個徑尺大小的洞穴,遂止住身形,招呼韓劍平等人過來!
說著,右掌連連揮動,又復擊退了幾批攻來的大漢!
陡聽「轟」的一聲驚天巨響,火光亂迸,碎石紛飛,剛才立足的礁石業已化為烏有!
藍啟明大喝道:「冷威!你囉嗦了半天,究竟有什麼打算?」
這一切動作,只不過一瞬之間,黑衣大漢叫聲一住,整座秘窟已起了一陣劇烈的震撼。
韓劍平問道:「想要誰?」
可是他們都不是省油的燈,一見上當入伏,立即不約而同齊地揮掌向下一拍,打出一股掌風,借著反震之力,頓時將下墜之勢一滯!
藍啟明笑道:「反正他們都活不過今天,就讓他多替我們效勞,也好教他死得心安理得!」
一路俱是狹僅容人的甬道,曲曲折折,岔道紛歧,腳下高低不平,甚為崎嶇難行,但那黑衣人卻似是摸熟了一般,腳步毫未停頓!
雯姑娘不解地說道:「明哥好小氣,花兒隨時隨地都有,還用得著去借麼?」
雯姑娘拗他不過,只好靜下心來,運用家傳心法,導引著注入體中的真氣,平息那浮動的氣血……
韓劍平等人聽了俱不由暗罵一聲:「好個狡猾的老賊!」
「嗚!」陡地一聲號角劃空傳來,大漢們的陣勢立時一變!各自紛紛散開,自顧像風箏也似的旋轉起來!只見人影縱橫,交叉遊走之下,藍啟明和雯姑娘頓時如置身萬花筒中,眼前盡是數不清的五色彩影,閃得眼花撩亂,不知東南西北!
當下,雙雙從岩凹中走出來,戒備著繼續往前走去。
走了約有半盞熱茶之久,也不知轉了多少個彎,甬徑漸見寬闊,同時也透進了光亮!
當下,更不怠慢,放下黑衣大漢的屍體,齊地奔出殿門,各展絕世輕功,運足全力,朝島岸下飛奔而去……
藍啟明失聲笑道:「殺了冷威還怕出去不了麼?小傻瓜,當心點往前走吧!」
白虎壇主回身笑道:「施姑娘有何見教?」
白虎壇主也陪笑道:「藍大俠快人快語,豪氣干雲,老夫佩服得簡直五體投地,請請請,請移玉步,恕老夫僭先了!」
雯姑娘更是玉頰微酡,杏眼半閉,整個身子軟綿綿地靠在藍啟明身上,好一會,才輕輕地吁了一口氣,低喚道:「明哥哥……」
藍啟明笑道:「不忙,我們這樣殺得多輕鬆,何必去跟他們打水戰!」
雯姑娘不禁頓足恨恨道:「便宜你這老賊!」
雯姑娘茫然道:「我這樣靠著你覺得很舒服,這是什麼原故?」
雯姑娘柳眉微皺道:「話雖如此,但怎知哪一座才是真的呢?」
原來,那無數隱伏暗處發射弩箭之人,就在號角的回音之中,竟然走得一個不剩!
韓劍平安慰道:「丹妹不要這樣說,其實我們都有責任,何況後悔也不是辦法!」
「鳴」的一聲短促尖銳的號角響處,甬道中立時充塞著「嗚嗚」的迴響,振耳欲聾!
白牡丹俯身揮手將黑衣大漢抱起,並塞了一粒丹藥進他口中,藍啟明一躍上前,雙掌揮處,「玄陰真力」源源狂湧而出!
那無數隱伏暗處發射弩箭之人,雖然被韓劍平和藍啟明逼得連後撤,但手上依然沒有放鬆,弩箭仍然像雨點般瘋狂射出!
雯姑娘抿了抿嘴道:「大不了是放暗箭、扔石頭、丟火藥罷了,有什麼打緊!」
事情十分明顯,冷威正是要利用大殿中的埋伏來對付他們,而大殿中的埋伏,也必然較以前所遇到的更為兇險得多!
黑暗中,又傳來冷威一陣得意的笑聲道:「如何,本島主這武器厲害不厲害?」
藍啟明安慰道:「雯妹不要慌,現在還不到完蛋的時候,我們且……」
雯姑娘也大發雌威,短劍舞起漫天精虹,電捲而出,只聽一陣金鐵交鳴之聲響處,當頭攻到的一批大漢,手中兵刃盡都剩了半截廢鐵!
雙方一進一退地相持了足有一盞熱茶工夫之久,韓劍平等人也不知衝出了多少路!陡地——
白虎壇主獰笑一聲道:「請快亮兵刃,本壇主讓你見識見識這邪門玩意的厲害!」
藍啟明又是一指彈出,結果了游得最近的一名!
這洞似乎是個蛇穴,直鑽進一丈多深,方始豁然開闊,韓劍平直起身子,手橫「玉屏簫」護住面門,閃目一看!
雯姑娘緊貼在藍啟明背後,嚇得緊閉著眼睛,一顆心「咯咯」直跳,方自暗叫得一聲:「完蛋!」隨後只聽「轟轟發發」的巨大聲音,震耳欲聾,有若千軍萬馬一般,疾衝而過!
雯姑娘也將短劍的威力發揮到極處,捲飆起道道精虹,配合著藍啟明的掌力,縱橫亂掃!
「五……」
雯姑娘低聲道:「這是有人在水中潛游划水的聲音,可能……」
只聽「錚」的一聲金鐵交鳴的巨響過處,血雨紛飛,青、黃兩道光華驟然一斂!
說著,帶了雯姑娘,身形一偏,走了過去。
黑衣大漢答道:「島主這時正與兩位外客在大殿上飲宴慶賀,一時半刻是不會發覺的,請韓大俠隨小人走快一些就不妨事了!」
只聽冷威「嘿」然冷笑道:「這是你們自作聰明,自己走上絕路,與本島主何干?」
原來這黑衣人竟是月前在「秘魔莊」的賽寶大會上,跟隨冷威赴會,被冷威用來試驗「奪命神環」妙用的黑衣大漢!
藍啟明笑道:「我是打算從他的聲音去判斷他的位置遠近,來設法脫身,你不要打岔,讓我仔細聽聽!」
白虎壇主接在手中揚了一揚,目注藍啟明,笑道:「藍大俠可認得本壇主這對兵刃的名稱和厲害麼?」
只聽冷威沉聲道:「本島主餓你們幾天,看你們服是不服?」
藍啟明故作沉吟道:「事關重大,冷島主可否讓我考慮考慮?」
冷威臉色一變,回身一https://m.hetubook.com•com指那座白石牌坊,冷冷道:「由此地到宮門共有三道無形埋伏,你們只要能安全通過,再說大話不遲!」
就這兩句話的功夫,三人已走到三名黃衣漢子面前,韓劍平、藍啟明二人一齊出手,當前兩名立時倒地,後面的一個剛剛咦了一聲,也就倒地不起!
韓劍平朗聲大笑道:「好說好說,冷島主既然這樣看得起韓某,則殿中縱然是擺滿了劍樹刀山,我們也要進去見識一番!」
如此一來,這群彩衣大漢的陣勢便失去了作用,遂只好故技重施,在陣勢方位變幻之中,又加上聯手合力的攻襲!
就在這注目凝視之間,那滾滾洪水竟然消退了一大半,不多一會,便退得乾乾淨淨!
藍啟明怒道:「老賊!白姑娘人在此地,珍寶也在我身上,有本事只管來拿,盡在囉嗦則甚!」
藍啟明笑道:「明知山有虎,我們也要故作採樵人,四哥,進去吧!」
藍啟明微微一笑,目光四下一掃,只見置身之地,乃是一片廣達數畝的平整岩石地面,似乎是全島最高之處,冷威的背後,高聳著一座白石牌坊,牌坊後面殿宇重重,夕陽之下,隱隱籠著一層殺氣!
話聲一落,人已疾掠而起,閃電般的向右邊峭壁縱去……
「白姑娘!」冷威道。
藍啟明哼了一聲說道:「閣下打的好主意!假如我不答應又怎樣?」
黑衣大漢最後一個「快」字剛一出口,眾人已閃身飛掠而出,韓劍平走在最後,他身子方自穿過門戶,只聽「沙」的一聲!石壁已閃電般升了上來,將門戶封閉!
白虎壇主兵刃被對方擋開,正待變招換式,陡見光華電耀,森森劍氣已直達面門,不由嚇得魂飛魄散,慌忙奮盡平生之力,雙臂一揮,兩柄虎爪掄起一堵光牆,往外一封,同時腳跟一蹬,硬將身形往後一挫!
後面跟來的三名白衣大漢見狀,俱不由大吃一驚,立即止住前衝之勢,沉下水底撈起死去的同伴一看,卻又看不出一點傷痕,這一來,就認為前面這團綠光之中,必定藏著什麼厲害的怪物,遂互相一打手勢,齊將漁叉猛然擲出!
她們的話剛出口,坑口已被石板蓋住,四周一片黑漆,伸手不見五指!
藍啟明讓白牡丹和施雯在中間,自己殿後,魚貫相隨而去……
這時,天邊一輪血紅的落日,正緩緩向水平線上沉去,滿空絢爛的晚霞,灑在這座五色岩石堆成的小島上面,反射出令人目眩的虹影。
只聽冷威「嘿嘿」一笑道:「白姑娘最好不要多開口,因為你的功力最差,話說多了便會沉不住氣,一旦掉下去可不是玩的!」
雯姑娘停步詫道:「不往前走,難道要倒轉去麼?」
說話之間,陡聽一陣「隆隆」聲響從身後傳來,二人忙回頭瞧去,只見這道「白虎門」入口處的兩邊峭壁中,正迅速地推出一堵高達五六丈的石牆,「砰」然一聲,頓時將入口封閉了!
雯姑娘嫣然一笑,不再開口,眼簾一垂,入定調息起來,藍啟明也按下意馬心猿,澄神調息……
冷威「嘿嘿」冷笑道:「你可是想通了?」
言罷,躬身一禮,請韓劍平讓開道路,又復當先往前走去!
藍啟明冷眼旁觀,發現這白虎壇主的功力果然較那死去的蒼龍壇主高得很多,一雙形似虎爪的外門兵刃也使得揮灑自如,暗忖道:「這老傢伙既然口口聲聲要取人性命,為何守而不攻?莫非欺雯妹是個女子,真力較弱,想拖到她力竭時再下殺手不成……」
韓劍平等人雖不知他為何這樣慌急,但也猜出下面必有巨變,當下,齊展身形,往右一轉,朝前飛掠……
說完,當先領路,穿過白石牌坊,登上丹墀,跨進殿門,藍啟明等人也隨後跟進,各自閃目一看!
聲才入耳,頓見周圍的無數五色彩影齊地一閃,竟全告消逝無蹤!
藍啟明朗聲道:「冷島主!你究竟有什麼打算?」
韓劍平道:「我很好,丹妹、雯妹你們怎樣了?」
只聽冷威又是一陣冷笑,嘲弄地說道:「如何?白費力氣!這是何苦?我勸你還是乖乖認輸了吧!」
但見她自己和藍啟明被一幢碧綠的光華罩住,那滾滾洪水「轟轟發發」的從頭上和兩側奔騰過去,卻是一點不受影響!
天下之事,果然有這般湊巧,當韓劍平話聲甫住,立時就出現了奇蹟!
藍啟明對雯姑娘笑了笑道:「雯妹說得固然有理,但這樣作法,一來不合江湖規矩,二來會讓冷威笑我們害怕了,所以我看還是由得這位壇主領路的好!」
此言一出,濃霧中只聽得一陣忿怒的獰笑,然後響起一聲怒喝道:「好小子有種!本島主就成全於你,教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雯姑娘叫道:「你不要嚇唬我,怎見得就完了呢?」
藍啟明聞聲之際,便聽出是韓劍平來了,不由心中大喜,霧氣一消,立時發現腳下的礁石,距離島岸只不過三四丈,當下,哪敢怠慢?一手揪住雯姑娘,掠空而起!
此際,見韓劍平已將他認出來,遂躬身行禮道:「正是小人!」
雯姑娘方自喝得一聲:「老賊那裏逃!」嬌軀一晃,跟蹤追去!
藍啟明不由心頭一震,默然不語!
藍啟明笑道:「你又不曾穿著水靠,就這樣泡在水中,怎會施展得開?喏喏!那不是大批人馬來了?快提起精神準備殺賊吧!」
雯姑娘奇道:「怪了!你平日講話不是這個樣子的啊,今天怎麼變成……」
原來,他心頭靈光一閃之際,猛地想起了在「秘魔莊」中所經歷的「花壇霧陣」,以及進了那道「秘魔門」之後的種種奇幻的事情,立時就明白大凡在這種濱海地區,每當清晨薄暮之時,多有海市蜃樓的幻象發生,既然「魔心秀士」古玉奇會利用這種幻象來佈置「秘魔莊」,那麼,冷威又何嘗不會?說不定還要厲害一些!
說著,停止腳步,玉掌平攤,將短劍擱在掌心上面,輕輕一拋。
雯姑娘赧然一笑道:「你呢?你舒不舒服?」
說著,伸手一指左邊的另一座牌坊道:「我們且換個方向試試看!」
雯姑娘福了一福,叫了聲:「四哥!白姑娘!」
雯姑娘雙手握劍橫胸,臉龐蒼白,嬌喘不止,顯然這一劍已耗了她不少的真力!
雯姑娘嬌叱一聲:「老兒鬼叫什麼,且教你嘗嘗姑娘『落魂劍法』的厲害!」
就在雙方這一陣對話之間,韓劍平和藍啟明的目光,已漸漸習慣了眼前的黑暗,依稀可以分辨出周圍的景物!
果然不出藍啟明所料,這接連響起的幾聲,竟都是從各個不同的位置和距離發出,使他無法作出正確的判斷,不由大為著急起來……
他們剛一現身,便聽見一聲詫呼道:「咦!原來是他們作的怪!」
地底下面,「轟隆隆」的連綿響個不停,整座小島都震撼起來,彷彿火山爆發,大地陸沉……
白虎壇主獰笑道:「很好,本壇主接受了!」回頭大喝道:「拿兵刃來!」
藍啟明不待吩咐便已閃身過去,幫韓劍平將兩名黃衣漢子的外衣剝下來,套在自己身上。
「三……」
就在兩人一陣急衝之下,也不知衝出去多遠,陡地,又是一聲短促的號角劃空傳來!
韓劍平一打手勢,招呼白牡丹和施雯過來。
當下,眾人更不怠慢,各自認準了目標,身形齊展,騰空一撲,分朝五處總弦所在電射過去!
藍啟明冷笑道:「我們倒不信你有什麼厲害武器能令我們乖乖屈服!」
韓劍平問道:「你們的島主呢?他現時在什麼地方?你萬一被他發覺了怎麼辦?」
藍啟明心頭一動,又復微微一笑道:「適才聽說冷島主在款待佳賓,不知是些什麼人物?為何不見一道出來迎接?難道是怕見我們麼?」
原來這大殿裏面,燈光燦耀如故,但到處都空蕩蕩的,靜悄悄不見一個人影,冷威和他的部屬此刻竟不知到那裏去了!
藍啟明噢了一聲笑道:「我一時高興,倒忘了給大家介紹了,她叫施雯,這次是同我一道來尋冷威報仇的!」
藍啟明笑道:「這是意料中的事情,雯妹用不著害怕!」
哪知——
「嘿嘿嘿嘿」,黑暗中忽地傳來一陣陰森得意的冷笑之聲!四人齊地凝神細聽,只覺得這笑聲在黑暗中四下飄蕩,竟聽不出來自何處!
冷威眼珠一轉,頷首道:「此人功力頗高,白壇主得小心一點才好!」
白虎壇主猛地前衝兩步,霍地身子一旋,兩柄虎爪舞起一團黃影,一聲厲吼,恍似猛虎發威,張牙舞爪地迎著攻來的點點星芒撲去!
白牡丹此時怒火直透腦門,嬌叱一聲,一抬手,兩根「羅剎追魂刺」閃電般朝狄長青射去!
飛馳了十多丈,只見一堵石壁擋住去路,已到了甬道盡頭!
同時,二人陡覺眼前倏地一暗,四周已重重疊疊地幻立著無數的白石牌坊,半隱半現於霧霞迷朦之中!
雯姑娘哼了一聲,轉對藍啟明道:「這老兒未言先笑,必定不是個好東西,我猜這道『白虎門』內定有許多埋伏,我們何不將他抓住,作個擋箭牌,豈不省事?」
陡聽那黑衣大漢驚叫一聲,在白牡丹懷中掙扎著顫聲叫道:「快!快往右轉就是出口,遲就來不及了!」
韓劍平道:「我們的位置很難判斷得出,難道你看不見我們在什麼地方麼?」
藍啟明怔了一怔道:「這一層我和圖書倒沒有想到……」
二人轉頭往外望去,但見「寒犀寶珠」的碧綠光華外面,碧波如鏡,澄澈得像一塊大琉璃,敢情洪水已然停止不動了!
藍啟明接道:「四哥之言有理,但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雯姑娘大怒道:「無恥老賊!你敢不敢現身過來決一死戰?」
雯姑娘一生之中幾曾見過這般奇景?不禁高興得連聲叫道:「妙啊!明哥哥,你簡直成了真神仙了!」
可是,這個岩凹又窄又淺,大僅容身,二人這一擠在裏面,便成了耳鬢廝磨,連彼此心跳的聲音都聽得見的狀態。
話聲一落,立即走過來一名白衣大漢,雙手捧著一對形似虎爪、長達三尺的奇怪兵刃。
韓劍平略一忖度,遂用「蟻語傳聲」功力對藍啟明道:「你且跟冷老賊敷衍,讓我到上面看看有沒有辦法!」
白牡丹在這一路上來,已經從韓劍平的口中知道了「武林八修」之事,並瞭解了他們弟兄之間各人的習慣和脾氣,聞言,嬌笑道:「五哥不用太過破費,將來如果有機會時,借上一兩朵別人的花兒,賜給小妹就夠了!」
冷威冷冷的聲音,繼續在濃霧中飄忽傳來,依然是那麼捉摸不定,饒他藍啟明心竅玲瓏,也急出一頭大汗,想不出一個妥善的對策!
黑暗中,立即傳來白牡丹和施雯的回音,恰好一個是在韓劍平的旁側,一個是在藍啟明的腳下!
韓劍平忍不住反問道:「朋友是誰?呼喚在下則甚?」
那雨點般的弩箭來勢雖猛,但怎經得起合二人絕頂內家真力的掃盪,頓時紛紛被震得掉頭反射回去!
那守衛著五處總弦的十名黃衣漢子,乍見穹門口人影一現之際,方待出聲喝問,陡覺眼前一暗,強敵已然臨頭下擊!
另一個,赫然是「七星島主」狄長青!
藍啟明目光一閃,腦際突然想起冷威剛才說過,從此地到那座石牌坊,共有三道無形埋伏的話,頓時,心頭掠過一絲靈光,恍然暗道:「原來如此!」
韓劍平等人哪敢怠慢?紛紛騰身而起……
過了一會,卻不見有人前來攻擊,相反的,水又開始流動起來……
哪知——
可是,「寒犀寶珠」雖有辟水之功,但卻無抵禦那排山倒海的巨大沖壓之力,是以兩人前行之際,仍全靠本身的功力來穩住身形,定住腳步,才能不被洪流沖走!
藍啟明道:「你倒想得天真,可知冷威那老賊怎會讓我們等到天亮呢!」
眾人乍聽之下,一時之間還以為聽覺發生錯誤,遂一齊摒息靜氣,凝神傾聽!
狄長青笑道:「白姑娘這時才向我要,已經遲了一些,老夫早就交還給鍾離員外了!」
只聽黑暗中隱約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道:「韓大俠,韓大俠!你們在什麼地方?」
藍啟明不由尷尬地訥訥道:「這個……這個……」
韓劍平一怔道:「你們?」
話音未畢,忽然瞥見右邊的峭壁下面,隱約現出一個凹進去的地方,忙道:「喏!那邊似乎有個岩洞,我們過去看看能不能歇息歇息!」
狄長青似乎早有防備,一見白牡丹抬手,立即身子一側,從石墩翻落地上,躲過了兩根「羅剎追魂刺」!
過了好一會,號角的回音方才戛然消逝,韓劍平等人不由又是一愕,暗道:「這是怎麼回事?」
雯姑娘一指劍尖,笑道:「這個方向就是正北,明哥可記得那白石牌坊的方向和位置麼?」
語聲一頓,沉聲又道:「本島主的話到此為止,你們好好考慮考慮!」
幸虧二人見機得快,趕快一沉真氣,煞住了上衝之勢,不然的話,就得腦袋開花!
藍啟明笑道:「話雖如此,但我們仍要小心為是……」
韓劍平沉吟道:「下面不知有多深,萬一另外尚有埋伏,敵暗我明,那時就不易應付了!」
原來這老賊聽了兩名白衣大漢逃回來的報告,遂認為綠光之中的厲害怪物,必然是海中的巨蚌之類,隨著水閘開放而衝了進來,並判斷藍啟明和施雯之所以沒有動靜,極可能就是被這怪物所傷,於是下令將水放乾,打算下去看個究竟。
「刷」的一聲,右邊峭壁下面立時裂開一道門戶,白虎壇主一閃而入,容得雯姑娘跟蹤追到,門戶已然復合,了無痕跡可尋!
韓劍平、藍啟明更不停頓,並肩揮掌,當先開道,朝前衝去!
藍啟明心中愈驚,忙又發掌將右、後兩方的霧氣震開察看,果然不出所料,竟都是深不可測的陡峭危岩,不由得廢然一嘆道:「完了!」
雯姑娘道:「但這樣下去,到真力耗盡時,豈不是一樣完蛋?」
但是在冷威的身邊,除了那白虎壇主和三四十名身穿五色勁裝的大漢以外,卻未發現什麼特殊的人物!
說著,附在雯姑娘耳邊,嘰嘰喳喳地說了幾句。
就在狄長青仆落地面之頃,突聽「嘩」的一聲輕響,韓劍平等人座下的石墩連同整塊地面立即陡然往下一沉一翻,縮入一個深坑之中!
他才走出二步,腳下突地一虛,若不是早有戒備,幾乎栽了下去,不由大吃一驚,慌忙一沉真氣,一縮身退回原地,真力暴提,揮掌向下一擊,同時低頭瞧去!
藍啟明聽她一時高興,竟然連江湖的口頭語也用上了,不由得「哈哈」一笑,霍地身形一展,雙掌齊飛,「玄陰真力」源源發出,左右一掃!
當下,二人就照短劍所指的方向,認定右方一座牌坊走去……
遂攜了雯姑娘,轉向左方走去……
話聲一落,劍招突變,短劍幻起漫天精虹,遍地青蛇亂閃,立將白虎壇主罩了個風雨不透!
卻沒料到岩凹中走出來的竟是藍啟明和雯姑娘!
他話聲一落,濃霧中突地傳來一陣陰森的冷笑道:「藍大俠果然聰明得很,本島主的確不會讓你們活到天亮的!」
白虎壇主一招落空,心頭方自一凜,身側劍氣已將及體,不由大吃一驚,腳下一滑,疾退三尺,一招「餓虎擒羊」,右手虎爪盤空橫掃,左手虎爪朝雯姑娘當頭砸下!
話未說完,便已瞥見兩條白色人影,手執漁叉,疾快潛遊過來,眨眼便遊到珠光外面!
雯姑娘見兩名白衣大漢已死,便要藍啟明一同浮上水面去。
白牡丹也目注狄長青,怒喝道:「姓狄的,你還有什麼話說?」
他們見同黨回來,齊聲問道:「怎麼樣?」
二人不知往下還有什麼變化,只好凝神戒備,注視著水中的動靜。
只聽冷威哂然冷笑道:「藍大俠這主意很不錯,但請你不要忘記,你現在是落在本島主的手中呢!」
白虎壇主獰笑連聲,也將一雙虎爪展開,頓時,繽紛劍影之中,恍惚罩住了一頭猛虎,咆哮連天,東奔西突,張牙舞爪地猛不可當,竟使雯姑娘那樣奇詭凌厲的劍招,一時也奈何不得!
藍啟明沉聲道:「我們此刻已被困在一塊孤懸海中的礁石上面,不知離水面還有多高,也不知距離島岸有多遠……」
藍啟明哪把這三柄漁叉放在眼內?雙手一探,便接住兩柄,雯姑娘短劍一揮,也將另一柄削斷!
黑衣大漢隨後轉出來,悄聲道:「裏面還有幾個,韓大俠請那位大俠過來,把這兩人的衣服換上!」
藍啟明本來未將這群大漢的攻勢放在眼內,但這時候因要兼顧著雯姑娘,遂只好一面繼續給她注入真氣,一面揮動單掌,迎拒四周狂湧過來的刀山劍浪!
冷威在殿中冷冷答道:「這殿中倒沒有劍樹刀山,只有兩位老朋友,準備要敬閣下兩杯,閣下儘管放心進來就是!」
藍啟明朗聲喝道:「閣下也算是個成名人物,卻施出這種卑鄙手段,就不怕被天下武林中人恥笑麼?」
說完,轉對白虎壇主笑道:「閣下千萬不要生氣,以免影響了精神,請快點領路便了!」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也不知走了多遠,更不知穿過了多少座牌坊,卻依然望不見殿宇的影子!
喝聲甫住,陡聞一聲朗朗長笑劃空傳來,接口道:「只怕未必!」
黑衣大漢代為應道:「沒有事了!」
黑衣人大漢恭身道:「小人那天若不是韓大俠仗義救助,早就成了廢人,所以甘冒大險,來報答韓大俠的恩德!」
白牡丹和雯姑娘也正自提氣上升,見狀,不由大驚道:「怎麼…」
洪水一退,「寒犀寶珠」的光華也隨著斂去!
藍啟明聞言瞪了韓劍平一眼,笑道:「這個不成問題,愚兄對於借他人之花、慷他人之慨的事情,素來是最樂意幹的!」
黑衣人急急道:「時間無多,韓大俠快喚他們進來,到了前面再說!」
冷威見藍啟明的功力似乎較日前又精進了甚多,不由心頭一凜,微一滑步,領著一群手下退後尋丈,冷笑一聲道:「閣下休得張狂,今日管教你們來時有路,去時無門,莫邪島就是你倆的埋骨之地!」
藍啟明朗聲大笑道:「好好好!這就麻煩閣下帶路,瞧瞧這『白虎門』內有什麼神奇奧妙,能令我們把自己的頭顱提下來!」
韓劍平倏地一晃身,飄風般越過那黑衣人,旋身一攔,定睛一看,不由愕然道:「是你……」
二人俱不禁一愕,暗道:「冷威這老賊為什麼把水放了?」
藍啟明依言,手握「滅火螭珠」,施展「壁虎功」,小心戒備著緩緩往右下方滑過去!
說完,抱拳一禮,便待轉身領路……
這時,日影已然偏西,這道形似山峽的「白虎門」內,由於地勢狹窄,兩邊峭壁高https://m.hetubook.com.com聳入半空中的關係,是以日影一偏,就立即陰暗下來!
因為他知道雯姑娘目前的功力已非一般女子可比,最少也超過她本身修為年月的一倍以上,如果這白虎壇主企圖以拖延時間的打法來消耗她的真力,那就非大上其當不可,說不定到頭來反而自吃苦頭!
藍啟明心頭一凜,真力再驟,旋身朝原先停步的方向猛然揮掌往下面擊去!
藍啟明一面走,一面低聲說道:「在這種地勢之中,我們隨時都有遭遇各種攻擊的可能,雯妹千萬不可大意!」
那低沉的聲音道:「看見了,請這位大俠向右下方移動約莫兩丈三尺,就可以摸到一個洞口,小人便在洞中!」
韓劍平強笑道:「五弟不要著急,憑我們的功力,大概還可以支持相當的時間,相信天無絕人之路,說不定會有奇蹟發生呢!」
黑衣大漢痛苦地呻|吟了一聲,斷斷續續地說道:「遲了!遲……了……韓大……俠……我……我已……盡了最……大……呃……別了……來生……再見!」
黑衣大漢神色倉皇,大呼一聲:「快走!」當先掠出穹門!
藍啟明攜了雯姑娘,快步上前,笑道:「四哥怎的這時才來,害得我們瞎著急了一陣!」
言罷,身形一晃,鑽進洞中!
此際,藍啟明面對面地緊貼著雯姑娘,只覺縷縷處女幽香,直朝鼻孔裏面鑽,饒他平日倜儻不群,也不禁心內鹿撞,有點飄飄然之感!
其實當他發話之時,韓劍平等人已分別將機弦毀掉,他話未完,韓劍平已首先回身飛掠過來,一掌將黃衣漢子擊斃,隨手將機弦毀去!
只聽冷威發出一陣得意的笑聲,然後冷冷說道:「本島主的打算可多著呢!先前困住藍大俠時,本島主只要他的三樣奇珍,如今我不但要東西,而且還要一個人!」
這時候地底下又連續傳上來幾聲沉重的爆音,眾人也猜出必是冷威眼見大勢已去,乃率了部下棄島而逃,卻將預埋島上的炸藥引發,打算將他們生埋於地窟甬道之中!
眾人定一定神,閃目一看,原來已置身於島上的大殿之中,俱不由心中大喜,但緊接著卻又齊地咦了一聲,暗叫:「奇怪!」
勉強用力抬起頭來,四下掃了一眼,急急道:「開關在石壁右下角,是一塊圓椎石頭,用力一按,門就開了,出去時動作要快!快!壞!」
但這樣一來,真力自然損耗得相當厲害,二人在水底下前進了二三十丈,便感到十分吃力!
濃霧中飄來一陣哂然冷笑道:「本島主只要指頭一動,你們就立刻粉身碎骨,我才不和你一般的見識!」
眾人剛一穿過那座白石牌坊,陡聽「轟隆」一聲驚天巨響起處,地動山搖,磨盤大的石塊像花炮一般直衝上半空,一陣炙熱狂風,從背後猛撲過來!
明月清光照耀之下,只見韓劍平與白牡丹並肩卓立於白石牌坊下面,卻不見冷威的蹤影!
藍啟明「嘿」的一聲冷笑,揚聲道:「怎樣?我們不曾被水淹死,可是大出冷島主的意料了?」
霧氣紛飛中,發現下面赫然也是一道深不可測的陡峭危岩!
韓劍平依言蓄勢相待,不多一會,便聽見黑衣大漢與人說話的聲音道:「兩位如果不信,只要一過這個彎,就看到了!」
韓劍平道:「那麼,大家各自小心,進殿之後,便運功護身,千萬不能鬆懈,要隨時預防不測才好!」
這七八名白衣大漢,個個手執漁叉,也和先前那兩名死去的白衣大漢一樣,都以為是發現了至寶奇珍,爭先恐後地潛遊過來,打算來個捷足先得!
雯姑娘小嘴一噘道:「我們是來報仇的,凡是這島上的人都該死,管什麼江湖臭規矩?」
那兩排白衣大漢身形齊閃,頃刻消失不見!
雯姑娘啊了一聲,叫道:「我們果然上當了!」
二人凝神靜聽,立時便有一陣「嘩啦嘩啦」的聲音傳進耳際!
「四……」
說完,身形一轉,領著雯姑娘,兩人掌劍齊揮,直衝過去!
黑衣大漢急得一面揮刀追殺那黃衣漢子,一面大叫道:「這廝已發出警號,各位快將機弦毀去,逃命要緊!」
一時間,但見勁風劍氣所到之處,只聽慘叫之聲大作,金鐵交鳴巨響連珠進發,直殺得數十名大漢人影散亂,血雨紛飛!
韓劍平一面還禮,一面目注藍啟明,笑道:「恭喜賢弟!」
藍啟明在一旁掠陣,一面監視著冷威,一面注視著雙方拼鬥的變化,暗自全神戒備,以防萬一……
冷威冷然道:「你們如果能活著進入宮門,本島主就讓你們拜見便了!」
冷威一定神,心念一轉,便已明白其中的道理,遂冷冷說道:「『水火明珠』果然是在閣下身上,這就太好了,還不快上來納命!」
半晌,笑聲倏止,隨聽冷威冷冷發話道:「藍大俠,就算你帶了火摺子也毫無用處!」
雯姑娘哼了一聲,截口道:「這也不見得就完了呀,我們不會在這坐到天亮,等霧散了,不就可以想辦法了麼?」
雯姑娘大喜道:「想是冷威那惡賊眼見無法奈何我們,只好把放水的機關關了,我們趁這機會浮上去吧!」
藍啟明忙道:「好了好了!現在不是逞英雄的時候,快跟著我就這樣朝前走吧!」
二人還未衝出坑口,陡覺眼前一暗,「轟」然一聲!從上面落下一塊又厚又大的石板,將坑口蓋了個嚴密合縫!
藍啟明朗聲笑道:「好!在下倒要看你還有什麼伎倆?」
一路上,轉彎抹角,上上下下,甬道之中時暗時明,寬一段,窄一段,走了約有一盞熱茶之久,黑衣大漢方才在一處拐角的地方停了下來,悄聲對韓劍平道:「轉彎過去就是控制全島埋伏的機關秘窟了,只要將裏面的總弦破去,就不怕島主作怪了!請韓大俠守在這裏,我過去把守衛之人騙出來!」
白虎壇主應了一聲,轉身對藍啟明含笑道:「在『白虎門』前本壇主便應教訓二位一番,但因島主之命令不得不遵,如今二位即將進入『鬼門關』,後會無期,望二位能給本壇主留個紀念!」
言笑之間,陡聽一聲號角長鳴劃空而起!只見正面大殿的四扇朱紅大門緩緩啟開,射出一片燦耀的燈光!號角之聲一落,殿中便傳出一個宏亮的聲音,叫道:「島主有請殿外四位貴賓進殿相見!」
但見峭壁之上,寸草不生,石色斑斕,離地五六丈以上,隱現著許多大小不一的洞穴。
霧氣愈來愈濃厚,只覺陣陣又鹹又腥的氣味直衝鼻端,衝得他們胸腹脹悶,頭昏欲嘔,兩條腿也愈來愈覺沉重,藍啟明不由瞿然一驚,叫道:「雯妹,我們不要再往前走了!」
藍啟明軒笑道:「不成問題,在下答應給你一個永久的紀念,讓閣下帶著先進『鬼門關』!」
藍啟明情知她心高氣傲,這一路上又不曾發過利市,若不讓她動手,她絕不甘心,乃轉對白虎壇主笑道:「我本來打算讓閣下落個全屍,但是舍妹不肯,只好委曲閣下,請多多小心,恕不奉陪了!」
一個是「秘魔莊」大總管、「皓首陰煞」西門韋!
「八……」
一言甫住,雯姑娘已嬌喝一聲:「老兒看劍!」
那黑衣大漢功力較差,他撲向最靠近門口的一處,僅僅出其不意地擊倒了一名黃衣漢子,卻被另一個躲了開去,發出了警告訊號!
白牡丹正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不由恨恨地哼了一聲!
雯姑娘滿足地嘆了口氣,笑道:「但願我們一輩子能夠這樣就好了!」
那低沉的聲音道:「小人的功力太差,不能暗中視物,韓大俠如果能發出一點光亮,那就不成問題了!」
沉吟半晌,又復定睛四下一望,苦笑了笑道:「事到如此,只好仍照原來的方法,用你的短劍尋出方向,往前走走,好歹也要闖它一闖!」
韓劍平莊容道:「愚兄敬她出污泥而不染,憐她伶仃無依,故此與她結為兄妹,賢弟以後也要把稱呼改過來才是!」
雯姑娘不以為然地說道:「在水中打架,不是我吹牛,保管殺得這些小賊落花流水,片甲不留!」
藍啟明訥訥道:「這個……這個……」
那低沉的聲音接道:「小人是誰,見面便知!請快告知你們現在的位置,以便帶各位到小人這裏來!」
韓劍平回顧藍啟明道:「五弟,你看怎樣?」
可是,在這種情形之下,二人的心哪能平靜得下,不多一會,又復按捺不住心跳速度的增加而一齊睜開了眼睛!
那一群身穿五色勁裝的大漢,齊地大喝一聲,身形交叉游走,立時佈成一座陣勢,將藍啟明和雯姑娘困在當中,揮動兵刃,猛攻而至!
藍啟明和雯姑娘在空中被那上衝的爆炸之力,震盪得一連幾個翻滾,方才勉強飛落對岸,俱不由暗叫一聲:「好險!」
這是一個長方形的地穴,每邊相距大約三丈光景,四周的石壁水濕又滑,他們在壁上,也不知離頂上有多高,更看不見腳下有多深!
雯姑娘饒是生長於黃河之濱,終日與波濤為伍,但此刻見了這般聲勢駭人的洪水沖來,也不禁嚇了一跳,拖了藍啟明,尖叫道:「啊呀!明哥快跑!」
白牡丹氣得粉臉鐵青,喝道:「那根『萬年溫玉寶笛』快拿出來還我!」
藍啟明道:「那麼,我們朝下面看看如何?」
只見大量海水,萬馬奔騰般從上下四方狂湧進來,眨眼便將安置五處總弦的地方淹沒……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