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墨羽青驄

作者:諸葛青雲
墨羽青驄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章 巨鷹之謎

第四章 巨鷹之謎

「南荒一劍」浮雲子把這種情形,暗暗看在眼中,揚眉不語!
岳龍飛知道能豢養這兩隻巨鷹之人,絕非流俗,深恐宇文琪有所失閃,自然緊隨在後,一同飄身!
話猶未了,浮雲子又復笑道:「尤兄說哪裡話來?常言道得好:『兵刃是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巧』,尤其像尤兄這等身具絕世功力的劍術大家,寸鐵在手,何殊四尺青鋒?倘若以之施展『玄女劍法』,『七禽劍法』等小巧招術,豈非越發得心應手的合用之極?」
宇文琪嫣然點頭,冷冰心卻又向她問道:「你龍哥哥呢?」
「辣紅線」袁青鸞打得好不驚心,暗忖對方這種飄忽如仙的絕世身法,究竟是什麼來歷?
靳萬宗勃然變色,舉手一揮,命令圍在岳龍飛、宇文琪身外的六名「黑衣鐵衛」,馳向巨鷹去處,並對岳龍飛厲聲獰笑叫道:「岳龍飛,我們今日一戰,勝負未分,靳萬宗固有急事待辦,只得讓你這叛逆之徒,暫時遭遇法外!你可敢與我約時約地,再作一會嗎?」
但「辣紅線」袁青鸞這招威力凌厲劍法,也是一發即收,止步即立,橫劍當胸,目光凝注右側,臉上神色又極關懷,又極沉重!
宇文琪見袁青鸞也在此間,不禁訝然問道:「袁青鸞,你是當代名劍之一,怎也甘心與這般清廷鷹犬,沆瀣一氣?」
岳龍飛劍眉微軒,朗聲說道:「我由下溯上而述,這柄寶劍,在先明時,曾獲良主,是『開平王』常遇春的佩劍!」
宇文琪搖頭笑道:「這就無法猜了,但那隻怪鳥,似比巨鷹還要精明,竟在六柄名劍之中,選擇了一柄鋒芒最利的『昆吾劍』!」
宇文琪出谷後,向「南荒一劍」浮雲子含笑問道:「浮雲師伯,你老人家可知道搶奪『追魂學究』尤南豹所藏六柄稀世名劍的兩隻巨鷹,是何人豢養的嗎?」
誰知「南荒一劍」浮雲子並非來向袁青鸞責詢,只把兩根「紅線飛魚刺」,自筷中放下,含笑說道:「貧道因袁女俠的『紅線飛魚刺』上,滿淬劇毒,只能如此奉還,失散失敬!」
這一驚,非同小可,宇文琪不禁心頭狂跳,顫聲說道:「龍哥哥剛才在我身後,怎麼一轉眼間,他……他便……」
「迪魂學究」尤南豹哈哈大笑說道:「周兄放心,我這『論劍大會』,生面別開,與眾不同,並不需要彼此過招動手!」
冷冰心微微一笑,撫摸著宇文琪的纖纖素手說道:「琪妹方才是說與你龍哥哥一同前來找我嗎?」
宇文琪一聽歌聲,便知正是冷冰心所唱,不由高興得微提真氣,施展「傳音入密」功力,向山腰小林叫道:「冷姊姊,我和龍哥哥找你來了!」
袁青鸞屢攻無功之下,不禁惱羞成怒地,厲叫道:
「南荒一劍」浮雲子撫掌笑道:「尤兄此種想法,委實別開生面,極為奇妙,但不知這每人一招,怎樣留法?」
宇文琪嬌笑說道:「我笑你笨得可憐!」
原來那塊突石頂端,出現了一隻鳥兒,羽毛墨綠,形如小鶴,正是「武功山」中所見,搶去「昆吾劍」,被兩隻巨鷹拼命追撲的罕世怪鳥!
「仙霞峙」地勢極廣,氣象萬千,加上岳龍飛、宇文琪二人,均是初次來遊,自然益發悠悠神往!
宇文琪聞言,微帶嬌嗔地,向岳龍飛白了一眼!
岳龍飛審情度勢,知道一場惡戰,無法避免,遂哂然一笑,淡淡說道:「靳朋友既然認賊作父,喪心病狂,把忠君愛國之論,視為大逆不道之言……」
落日無人松徑冷,鬼火高低明滅。
岳龍飛指著前面一座高峰近峰頂處的一處白雲說道:「琪妹,請你凝目細看,那片白雲以內,有什麼東西?」
岳龍飛則以絕世根骨,再得恩師「日月神旛」朱潤波及「北天山丹心峽」內的大智禪師、妙一羽士等釋道雙奇,傳授上乘神功,一身武學,真已足可與當代一流人物「劍絕書狂」相互頡頏。因靳萬宗扎手難鬥,一開始有點旗鼓相當情狀,但鬥到如今,業已取得了優勢局面!
「辣紅線」袁青鸞面色略變,伸手向腰間所懸自己得意暗器「紅線飛魚刺」的豹皮囊中,摸了一把!
岳龍飛笑道:「老前輩以劍成名,位列當世武林絕代奇俠『劍絕書狂』之內,怎的來此赴這『論劍大會』,卻未見身邊帶有寸鐵?」
主人雖然豪情萬丈地,如此說法,但在場群雄,誰還好意思再復飲啖?遂均把寫好的那一招劍訣,交與華山本劍頭陀,封存保管以後,紛向「追魂學究」尤南豹表示惋惜地,告別而去!
宇文琪聽出岳龍飛一面作歌,一面暗聚功力,似欲把歌聲送往峰上,遂在會意之下,也自略凝真氣,含笑說道:「龍哥哥,薩都拉這闋『念奴嬌』,雖是和東坡韻,但比起蘇學士原作的韻致豪情,到底差得多了!」
靳萬宗厲笑一聲說道:「靳萬宗此次參加『藏劍谷』的『論劍大會』主旨,便是看看與會江湖人物之中,有多少心存叛逆之念,圖謀不軌的先明餘孽!」
宇文琪看得失笑說道:「龍哥哥,你看這隻鳥兒的那副旁若無人姿態,卻夠多麼神氣?」
說到此處,目光四外一掃,忽然瞥見岳龍飛也在座中,遂含笑叫道:「岳老弟,你居然也在此處,我煩你代向魯長風致謝,就說等我斬下伏百韜的項上人頭,便去『莫干』還劍。」
岳龍飛含笑說道:「倘若岳龍飛所料不差,這柄寶劍的舊主人之中,共有三位蓋世名將!」
岳龍飛因自己與宇文琪所定途程,是往「仙霞」,遂一緩步前行,一面微笑,問道:「琪妹,我要請教一下,你師傅『避塵庵主』老前輩與『橋陵樵隱』蕭子平老前輩,為何稱做『中州雙絕』?」
如今既與「辣紅線」袁青鸞徒手過招,宇文琪童心忽動,竟放棄還手進攻,專以新近參研的「奇門遁步」,飄飄欲仙地,閃身騰挪,使得袁青鸞空自用出不少狠辣絕學,俱告白費氣力,連宇文琪的一絲衣袂,均未沾上!
岳龍飛見她如此用功,自然高興,也就不加催促,只是到處登臨,緩步閒遊,眺覓嵐光山色!
「追魂學究」尤南豹雖覺「亡劍谷」三字,有些不祥,仍對「南荒一劍」浮雲子含笑說道:「浮雲道長請講,除了已贈岳老弟的『孤忠劍』外,其餘七柄寶劍,均是我心愛之物,不會再送人了。」
話方至此,竟與宇文琪一同凝目峰腳下的一塊突石,驚奇欲絕地默然住口!
周白眉一面隨意選塊大石旁邊坐下,一面笑道:「尤兄,適才與伏百韜惡鬥頗久,有些神疲,你舉行『論劍大會』之時,不要把我排在頭一陣才好!」
岳龍飛笑道:「我師傅因我根骨尚好,遂分外垂思,除了由他老人家對我親自裁培之外,並請『北天山丹心峽』內的釋、道、儒三位絕代奇人,每人傳我一種獨門功力!」
但吉人天相,冥其中似乎早有前定,就在這千鈞一髮關頭,一聲清越鳥鳴,及兩聲巨鷹厲嘯,驀地自峰頭傳下!
宇文琪笑道:「龍哥哥,你在想些什麼?」
尤南豹又復說道:「等會了以後,尤南豹建議與諸位合創一套『六合劍法』!」
這句話兒,把在場所有的武林奇客,一齊問住!
尤南豹失笑說道:「我既邀約諸位共臨論劍,怎會吝於傳觀?但有幾句話兒卻要先行交代一下!」
說到此處,語音微頓,目光一注岳龍飛、宇文琪,及與「辣紅線」袁青鸞對坐貌相陰鷙的中年漢子,繼續含笑說道:「岳龍飛老弟、宇文琪姑娘,與靳萬宗朋友,既能合格入谷,想必均見過那柄『孤忠劍』了!」
岳龍飛宇文琪看得好不驚心,只見那紅蛇空自賣相兇毒,皮鱗堅厚,但被怪鳥輕輕幾啄,便自身首兩分,讓怪鳥銜著一顆鏟形蛇頭,極為悠閒地,展翅飛去!
宇文琪聞言,瞿然說道:「既是同一隻鳥兒,我們不應該讓它輕易逃走!」
宇文琪抬頭遙見那墨綠怪鳥,業已飛越前峰,失去蹤跡,遂微笑說道:「龍哥哥,我們雖然追不上墨綠怪鳥,但照它所飛方向,前去碰碰運氣好嗎?」
宇文琪接過「孤忠劍」來,向岳龍飛笑吟吟地低聲問道:「龍哥哥,我好奇怪,那柄古鐵劍上,既無篆識,又無特點,你怎會一看便知是先明常遇春、南宋宗澤,及楚霸王項羽等三位史臣名將曾經配用之物?」
歌舞樽前,繁華鏡裏,暗換青青發,
「追魂學究」尤南豹也面若嚴霜地,把手中「巨闕劍」,化成一線精芒,脫手向空力揮!
宇文琪因這冊「奇門遁步」,頗與師門「天女散花手」的精奧相通,一路苦苦研求,所獲業已不少!
周白眉愕然問道:「你這位『追魂學究』,不要倚仗一肚子墨水,和我們https://www.hetubook.com•com在字面上賣弄學問,我且問你,『稀世名劍』與『絕代神兵』的區別之處何在?」
尤南豹見無人答話,復笑道:「因為小弟生性|愛劍,曾費半生之力,搜集了八柄名劍,藏在谷中,才擅自把這山谷命名為『藏劍谷』!」
尤南豹右手再掣,龍吟愈清,掣出整柄長劍,手橫一泓秋水,向「東川七劍手」慕容老人笑道:「慕容老人,這柄『巨闕劍』的名氣雖大,但真若論起鋒芒,卻略遜於方才那柄『昆吾劍』呢!」
袁青鸞好不吃驚,暗想自己的「紅線飛魚刺」,堅逾精鋼,無物可毀,竟被「南荒一劍」浮雲子,兩隻竹筷,夾成粉碎,對方功力,委實驚人太甚!
周白眉靜靜聽完,微笑說道:「尤兄空自把你所藏寶劍,吹了半天,是否可以給我們傳觀傳觀,開一開眼界?」
袁青鸞識得利害,大驚失色,趕緊呼氣飄身,不等宇文琪的拳風掌影,罩住自己,便自退出了兩丈外!一面提防對方跟蹤追擊,一面心中暗忖,倘若宇文琪真力略強,出手略快,則自己真還不易逃出這內含無限玄機的迴環三式!
岳龍飛對他戒意本深,如今更因事先瞥見那兩隻巨鷹,在峰頭飛翔,故而疑念更切,覺得對方的滿面笑容,鋒於利刃!
岳龍飛笑道:「琪妹莫急,下面便是正題來了!」
宇文琪語音了後不久,冷冰心的嬌媚絕世身形,便自林中閃出,宛如銀丸電掣地,飛馳而下!
語音微頓,把絹冊遞於宇文琪,又復說道:「我獲贈這冊『奇門遁步』之際,已奉師命遊俠江湖,故僅略為翻閱,未曾參研,如今太和先生業告仙逝,琪妹好好揣摩揣摩,也算繼承了這位儒俠的一身絕學!」
說完,伸手一推,手中酒杯,便自凌空飛出,滿滿一杯美酒,決無絲毫外溢!
靳萬宗聞言,怒視岳龍飛,正待反脣相譏,「辣紅線」袁青鸞卻在一旁對他示以眼色,命靳萬宗暫時忍耐,雙雙騰身,尾隨「黑衣鐵衛」等所去方向,電疾馳去!
周白眉大笑說道:「豈但佔了上風?伏百韜身帶三處劍傷,若不是見機疾遁,他幾乎死在我的『屠龍劍』下!」
宇文琪含笑白了岳龍飛一眼說道:「還要商量什麼?我們自然是到『仙霞嶺百盤峰』去,赴我冷冰心姊姊之約!」
宇文琪被他一語提醒,「哎呀」一聲說道:「果然真像,我要赴山峰看看,豢養這兩隻巨鷹之人,究竟是什人物?」一面說話,一面施展絕世輕功,向前面那座高峰撲去!
「南荒一劍」浮雲子搖頭說道:「我從來未曾聽說任何武林人物豢養有這等猛惡巨鷹!」
尤南豹等眾人傳觀完畢,還劍於几以後便自抱拳微笑道:「諸位之中,有誰識得這柄寶劍來歷?」
等到怪鳥歌聲一停,紅蛇雙睛立閉,並嗒然垂頭,彷彿業已死去!
「辣紅線」袁青鸞臉上訕訕地,伸手取回「紅線飛魚刺」誰料手才一觸,那兩根「紅線飛魚刺」,竟自成了兩堆碎粉!
岳龍飛見對方似欲變臉,遂先以目光一瞥宇文琪,示意她多加戒備,然後一抱雙拳,軒眉答道:「靳朋友此語何意?彼此風來水上,雲度寒塘,漠然毫不相關,岳龍飛怎會知道尊駕在此則甚?」
話完,伸手入懷,取出一本小小絹冊說道:「直等這位太和先生回轉『北天山』,知曉此事以後,卻又突染沉痾,一病不起,但在病榻之上,仍扶病著作了這冊『奇門遁步』,贈送給我!」
宇文琪目送「南荒一劍」浮雲子走後,便向岳龍飛嫣然一笑說道:「龍哥哥,我奉浮雲師伯之命,向你竭誠討教,你把你所擅的什麼『無相神功』、『洪鈞指力』,傳授給我,讓我在那『南海英雄會』上,出出風頭好嗎?」
說猶未了,「東川七劍手」慕容老人忽然含笑問道:「請教尤谷主,這套『六合劍法』,準備作何用處?」
浮雲子點頭笑道:「周白眉與尤南豹在『乾坤六惡』中,算是無甚大惡人物,只是性情高傲冷僻,下手極黑而已,他們足有十幾年的交情……」
岳龍飛愕然問道:「這冊『奇門遁步』雖然注釋甚詳,但內參五行玄機,陰陽靈秘,頗為深奧難解,琪妹怎的一看便即入神?莫非業已有所領悟了嗎?」
宇文琪「哦」了一聲笑道:「龍哥哥大概是想把這冊『奇門遁步』,轉贈給我。」
尤南豹推手飛杯,狂笑說道:「岳老弟說得對,我先敬你一杯!」
話方至此,怪鳥竟已走到距離紅蛇的七八尺處止步,自口中發出極為美妙悅耳的連續嗚叫!
就在岳龍飛心醉神癡之際,「追魂學究」尤南豹已自長几上,取了一柄形式奇古長劍,遞與坐得離他最後的「毒手神醫」周白眉,含笑說道:「周兄請看此劍,看完之後,並請依次傳觀便了!」
這聲鳥叫,不僅極為清越,並還親熱異常,逗得岳龍飛、宇文琪,全向峰腳凝神注目!
宇文琪愕然看出去,不禁也秀眉深蹙地,注目靜觀,暫時與「辣紅線」袁青鸞互相停手不戰!
尤南豹微笑答道:「稀世名劍是表示來歷不凡,絕代神兵則表示鋒芒特利,故而稀世名劍可以包括絕代神兵,而絕代神兵卻不能包括稀世名劍!換句話說,我所藏八柄劍兒之內,只有三柄是能水屠蛟龍,陸斬獅象,吹毛斷髮,洞石穿金的絕代神兵,其餘五柄,在價值方面,有的或許尚能超過這三柄絕代神兵,但在本質方面,卻僅是鋼質稍純的尋常凡劍而已!」
岳龍飛俊臉飛紅,方待遜謝,浮雲子幾步疾走,身形一閃,宛如流水行雲般地已到了五丈開外!
玄化道人將劍取到,「追魂學究」尤南豹隨手遞與岳龍飛,朗聲笑道:「岳老弟博學宏知,尤南豹佩服無已,敬以此劍相贈!」
尤南豹「呀」了一聲,失驚說道:「我只知道兩位,想不到岳老弟比我所知還多,快快請講,也好使尤南豹得領教益!」
岳龍飛笑道:「琪妹不要謙遜,你師傅『避塵庵主』老前輩的『七寶劍法』,不是傲視江湖的嗎?」
岳龍飛笑道:「那『百盤峰』上?未必無人居住,可能只是山路太險,一般山民樵夫,或是僅會普通武功的獵戶等流,無法上下而已。」
如今更在這背倚古柏,靜心參悟之下,參進了一些極度精微,不由高興得心頭狂跳,想對岳龍飛訴說訴說!
岳龍飛肅立躬身,雙手接劍,目光一掃在場群豪,劍眉雙挑,朗然說道:「岳龍飛敬將此劍轉贈我宇文琪賢妹,願她能夠繼承這『孤忠劍』舊主人史可法閣部遺志,驅除韃虜,光復山河!」
宇文琪接口冷笑說道:「你們縱不敢來,我們也非翦除你們這干滿奴鷹犬,為中華民族一振黃魂,發揚正氣!」
但等二人趕到高峰腳下,那兩隻巨鷹,卻告蹤跡毫無,不知業已降落峰上,抑或飛往他處?
宇文琪秀眉雙蹙,低聲說道:「龍哥哥你看,那叢草之中,有條蛇兒!」
靳萬宗腔上一紅,搖頭不語!
靳萬宗抱拳笑道:「這柄寶劍,份量極沉,形式奇古……」
靳萬宗因心中懾於岳龍飛的絕世功力,雖想發出蝮蛇毒汁,仍無絕對把握,故而聽得巨鷹厲嘯之聲,便即凌空提氣變式,一式「俊鵠摩空」,橫飄七尺,落在「辣紅線」袁青鸞身畔,雙雙抬頭向峰頭看去!
岳龍飛點頭笑道:「因為『無相神功』與『洪鈞指力』,必須自幼苦練,循序漸進!琪妹縱憑藉絕頂聰明,聞一知十,短期之內,亦難大成!倒還是把這冊圖文並茂,注釋詳明的『奇門遁步』,參詳參詳,或有大用?」
「辣紅線」袁青鸞訝然問道:「我笨在何處?」
宇文琪高興得更是笑逐顏開,岳龍飛轉移話題說道:「琪妹只管高興了,我們行止,如何決定,也該商量商量!」
「毒手神醫」周白眉拔劍一看,不覺白眉微皺,原來這柄寶劍,只是一段劍形黑鐵,毫無鋒刃光澤!
宇文琪微笑不答,又復看了一會,方自高興異常地闔上絹冊,向岳龍飛叫道:「龍哥哥,這種『奇門遁步』委實奧妙無窮,竟與我師門的『天女散花手』,有若干脈絡相通,彷彿可以互相配合應用?」
美人薄怒,韻致最佳,何況是故作嬌嗔,自然風神益絕,不禁把岳龍飛看得有點頗涉遐想!
岳龍飛自靳萬宗的笑聲之內,聽出此人的真元充沛,內力極強,暗想「南荒一劍」浮雲子,曾一再囑咐自己,對此人務須留神戒備,如今看來,老前輩的法眼果高,倘若靳萬宗身上無甚特殊毒辣功力?怎會這等年齡,便被任為「血手屠夫」褚民通身分更高的「黑衣鐵衛左隊領班」之位?
靳萬宗怒聲叱道:「你得意什麼?且接我一掌試試!」
這日黃昏,宇文琪因和-圖-書參詳「奇門遁步」,入了精微之處,坐在一株古柏之下,不捨動身,岳龍飛遂負手崖頭,縱目過望!
宇文琪嬌笑答道:「我怕你禁受不住我師門秘傳的『天女散花手』,想留你多磨練磨練我新學會『奇門遁步』!」
「南荒一劍」浮雲子首先撫掌讚道:「尤兄立意絕妙,貧道願聞其詳!」
雖然尚有小指中所藏的蝮蛇毒汁未發,但由於岳龍飛的功力過高,「墨羽芙蓉日月旛」的威勢過強,已使靳萬宗對自己這最後一項殺手,是否有效的信念大起搖動!
「追魂學究」尤南豹聞言,越發向「南荒一劍」浮雲子,抱拳致敬!
岳龍飛苦笑說道:「我不知道這墨綠怪鳥來歷,但從它殺死紅蛇的經過看來,必然是只通靈神物,可能與『武功山』所見,是同一隻了!」
宇文琪笑道:「巨鷹大概總是靳萬宗等清廷鷹犬所豢,不然他們也不會那樣關懷情急!」
就連與「追魂學究」尤南豹同列「乾坤六惡」,交情比較最深的「毒手神醫」周白眉,也說不出其中究竟。
周白眉臉上一紅,苦笑答道:「屠龍劍是魯長風借給我的,老實說來,若無這柄神利器在手,我也未必勝得了伏百韜這廝的『化血金刀』!」
原來岳龍飛與靳萬宗兩人,各展獨門兵刃,業已鬥得旗鼓相當地,入了沉酣奇戰之境!
宇文琪被她問得愕然回身,卻見身後空空,哪裡還有岳龍飛的絲毫身影?
「南荒一劍」浮雲子微笑說道:「佛門弟子,既戒貪嗔,又高法眼,我認為華山木劍大師,便是保管劍訣,及甄核得主的最好人選!」
「追魂學究」尤南豹不愧身為當世武林中的絕頂人物,雖然心中早已怒火高騰,卻仍強自按納,帶著滿面笑容,把這些江湖好友,親身送出「藏劍谷」外!
宇文琪聞言,向岳龍飛叫道:「龍哥哥,我們所遇不要臉的人兒,委實太多!」
宇文琪看得越發驚奇說道:「龍哥哥,天下之事,真是無奇不有,這怪鳥走近紅蛇,原來只是去唱歌給蛇聽呢?」
尤南豹「哦」了一聲說道:「照周兄的飛揚神采看來,大概佔了上風?」
宇文琪與那「辣紅線」袁青鸞這一停手觀戰,岳龍飛精神更長,一招「舒霓捲月」,一招「蔽日飛空」,手中「墨羽芙蓉日月旛」,幻成一片芙蓉色的電漩光影,帶著令人窒息的虎虎勁風,猛向靳萬宗強攻急襲!
尤南豹哈哈大笑,向浮雲子一翹拇指說道:「道長眼力真高,這柄『昆吾劍』的鋒芒之利,委實決不在專請刺殺王僚所用的『魚腸劍』之下,只可惜劍身太短……」
「毒手神醫」周白眉飲了半杯美酒,向「追魂學究」尤南豹縱聲狂笑說道:「尤兄,你真是深藏若虛,我若早知道你藏有這多絕世神兵,又何必跑到『莫干山』去借魯長風的『屠龍劍』呢?」
冷冰心秀眉一蹙,向宇文琪問道:「琪妹,你們來時,可曾在途中遇見過什麼怪異之事?」
尤南豹頓足一嘆,臉上浮現一種異樣神情,向「南荒一劍」浮雲子苦笑說道:「浮雲道長,你方才一語道中,我這『藏劍谷』,真成了『亡劍谷』了!」
「辣紅線」袁青鸞臉上飛紅,耳根一熱,向宇文琪冷然問道:「宇文琪,你如此發笑則甚?」
岳龍飛皺眉說道:「難道『藏劍谷』中,會有內奸?」
宇文琪聞言,仔細看去,「哦」了一聲說道:「那有什麼稀奇?好像是兩隻大鳥!」
她一聲「龍哥哥」,剛到喉頭,岳龍飛已先向她說道:「琪妹快來,你看這是什麼東西?」
岳龍飛再度注目,只見有條全身血紅,頭形如鏟,粗如杯口,長約一丈二三的奇形怪蛇,正在那高幾過人的叢草之中,一拱一拱地,緩緩遊出!
宇文琪恍然大悟笑道:「這樣說來,凡是廟堂名劍,龍哥哥都能認識,倘若換了江湖兵刃,你就不一定說得這等頭頭是道了?」
大江南北,消磨多少豪傑?
這幾句話兒,聽得在場群豪,無不頗感驚異,齊向「追魂學究」尤南豹,愕然凝目!
這七條人影之中,有六名「黑衣鐵衛」,另外一人則是在當代武林中,以劍術名世的「辣紅線」袁青鸞!
「追魂學究」尤南豹含笑答道:「還有一柄,被我交給本谷二總管玄靈道人,在『藏劍谷』口,測驗來此觀光的武林同源眼力!」
「南荒一劍」浮雲子微嘆一聲說道:「凡屬武林人物,誰不渴欲獲得一柄斬金截鐵寶刃?我也認為這雙鷹奪劍之舉,只是由於某一人物的貪念而已。」
宇文琪含笑問道:「浮雲師伯,我看『毒手神醫』周白眉與『追魂學究』尤南豹的交情不錯!」
「南荒一劍」浮雲子以竹筷夾著兩根「紅線飛魚刺」向「辣紅線」袁青鸞座前,含笑走去!
隨著話音,一掌擊向岳龍飛,並向那六名「黑衣鐵衛」,微一揮手,示意他們各亮奇形兵刃,及惡毒暗器,把岳龍飛、宇文琪,困在當中,不使他們能有機會逃脫!
宇文琪不等岳龍飛說完,便即接口笑道:「龍哥哥不要誇我!我因幼年曾生大病,元氣斲喪,真力稍差,故而雖對『七寶劍法』、『天女散花手』、『龍鬚逆穴針』等,痛下苦功,但威力最強的『大悲降魔金剛掌』,反到只有些微浸淫,無法力求深造。」
但靳萬宗臉上那種令人討厭的詭惡神氣,業已一掃而空,換了滿面春風,笑顏相向!
宇文琪因對這兩隻巨鷹,比較注意,遂首先發現,尖聲叫道:「尤谷主快請注意身後!」
岳龍飛瞿然道:「這條蛇兒,果然不俗,倘被冷冰心妹遇見,捉回『烏蒙』,善加調|教豢養!」
他們一個手持「三絕手」,一個手持「墨羽芙蓉日月旛」,正在凝神對峙,相機進撲之際,另一旁的宇文琪與「辣紅線」袁青鸞,業已鬥入酣境!
字文琪噘著嘴角,頓足叫道:「龍哥哥,你看那兩隻鷹兒多壞?我們趕來,它們卻又走了!」
話猶未了,忽然中止不語,拉著岳龍飛手兒,緊緊靠近,目光凝視峰腳叢草,滿面驚怖神色!
「追魂學究」尤南豹搖頭笑道:「周兄不要弄錯,我只說我藏有八柄稀世名劍,並非說我藏有八柄絕代神兵!」
宇文琪秋水含情地,看著岳龍飛道:「請講!請講!」
岳龍飛顧著宇文琪目光看去,卻因叢草過長,毫無所見,遂失笑說道:「琪妹也是,一條蛇兒,有甚可怕?你冷冰心姊姊,不是還要請我們看什麼『萬蛇大會』嗎?」
這一段旅程中,除了岳龍飛宇文琪相互溫存體貼,無限旖旎以外,別無岔事發生,在與冷冰心約定日期的兩天之前,便到達了「仙霞嶺」界。
宇文琪聞言訝然問道:「浮雲師伯這樣說法,是要與我們分手了嗎?」
岳龍飛與宇文琪聞言之下,才知道那神態詭譎,貌相陰鷙的中年漢子,果是前來觀光「論劍大會」之人,名叫靳萬宗,但不知道他的來歷門派?
宇文琪柳眉微楊,看著岳龍飛,佯作嬌嗔說道:「龍哥哥,你肯傳就傳,不肯傳就罷,何必這樣顧左右而言他呢?」
就在此時,突然飛來一對巨鷹,就在「藏劍谷」上,七八丈高的空中,飄翔旋迴,不再離去!
雙掌互接,兩人同吃一驚,感覺出在功力方面,極為接近,非拚到彼此筋疲力竭之時,難分上下!
說到此處,手指叢草笑道:「龍哥哥請看,那條蛇兒,又出來了,它是否與普通蛇兒,大不一樣,可能是條不易招惹的罕世毒物呢?」
宇文琪含笑答道:「因為武林之中,認為我師傅的『七寶劍法』、『天女散花手』、『龍鬚逆穴針』、與『大悲降魔金剛掌』,『橋陵樵隱』蕭子平師叔的『七十二式撥雲斧法』,『五行掌』等絕技,冠絕江湖,所居又是陝西,河南等中州地帶,故而公送美號『中州雙絕』。」
宇文琪站起身形,解下「孤忠劍」,捧向「追魂學究」尤南豹,緩緩說道:「尤谷主,這柄『孤忠劍』……」
靳萬宗嘴角微披,現出一絲傲慢冷笑答道:「憑我一人也差不多,何況……」「何況」兩字方出,語音忽頓,撮唇怪笑一聲,便自峰上又復飄落了七條人影!
在場群豪聞言,無不心中一動,但均默然不語!
尤南豹未曾想到「木劍頭陀」竟會有此一問,不禁愕然含笑說道:「尤南豹未曾顧及到這項問題,我們公推一位,保管『六合劍訣』,並在『南海英雄會』上,負責甄審值得授與劍訣之人便了!」
岳龍飛劍眉雙挑,朗聲一嘯,竟然引吭歌道:
那兩隻巨鷹,久經調|教,有意而來,飛行自然極速,不等玄化道人的劈空掌力,「辣紅線」袁青鸞的「紅線飛魚刺」,及「追魂學究」尤南豹的飛劍精芒襲到,業已帶著www.hetubook.com.com六柄稀世名劍,雙雙直上青冥,隱入白雲之內!
華山「木劍頭陀」聽到此處,唸了一聲「阿彌陀佛」佛號,目注「追魂學究」尤南豹說道:「尤谷主此議絕佳,但不知那綜參眾妙的『六合劍訣』,應該交由何人保管?」
「南荒一劍」浮雲子接過短劍,反覆展視,不禁愕然失驚,對「追魂學究」尤南豹含笑說道:「尤兄莫怪你把這山谷命名為『藏劍谷』,貧道真佩服你不知費了多少心血?才搜羅這多罕世珍奇的名劍神物!」
那隻墨綠怪鳥與紅蛇之間,共僅兩丈五六距,分明展翅即達,但怪鳥卻偏偏不飛,只是昂頭緩步的一步一步走過!
宇文琪連連點頭,遂與岳龍飛相偎,注目峰下!
浮雲子此語一出,在場人物,多半贊成,「辣紅線」袁青鸞雖然嘴角微動,想要說話,但也終於隱忍未語!
岳龍飛微笑說道:「至於此劍的秦漢舊主,則比常遇春、宗澤,更為有名,是神勇絕倫的霸王項羽!」
傷心千古,秦淮一片明月!
宇文琪含笑說道:「內奸未必有,但我總覺得『辣紅線』袁青鸞,以及與她坐在一起的靳萬宗,神情鬼祟,決不是什麼好人?」
岳龍飛聽得話音頗熟,目光微注,不禁暗吃一驚,原來來人竟是「藏劍谷」中,與「辣紅線」袁青鸞對坐的靳萬宗!
岳龍飛笑道:「這兩隻鳥兒,像不像在『藏劍谷』內,搶奪『追魂學究』尤南豹所珍藏六柄名劍的那兩隻巨鷹?」
宇文琪笑道:「你笨在沒有自知之明!你除了在劍術造詣之上,名頭不小,或有相當火候之外,其他功力,未見驚人,為何棄長用短,還不拔劍?」
「追魂學究」尤南豹不知有甚情事發生,回頭看時,只見那兩隻巨鷹,業已各舒利爪,把紅木長几之上所陳列的六柄寶劍,一齊抓走,振翼疾飛,凌空直上!
岳龍飛失笑說道:「我決非顧左右而言他,琪妹聽我把話講完再說!」
滿場群雄,對於這種意外突變,齊覺愕然,不知應如何安慰「藏劍谷」主人「追魂學究」尤南豹才好?
萬分疑詫之下,遂向冷冰心問道:「冷姊姊,你是『烏蒙蛇女』邵含煙邵老前輩弟子,善役百蛇,可知道什麼蛇兒,在蛇頭被取走以後,蛇身還會走嗎?」
「南荒一劍」浮雲子向紅木長几上所置或長或短的七柄帶鞘寶劍,瞥了一眼,微笑問道:「尤兄聲稱藏有八柄名劍,為何几上只有七柄?」
轉過前峰,黑綠怪鳥已無蹤跡,卻聽得一片銀鈴似的歌聲,自峰腰小林之中傳出!
宇文琪接口笑道:「龍哥哥既然推測他不是竭力藉以驚世揚名,則必是來奪劍的了!」
在場五位劍術名家,包括「南荒一劍」浮雲子,均自面色微赧,愧然不語!
宇文琪嬌笑說道:「龍哥哥既然對我這等關心,我就拜託龍哥哥了。」兩人一番談笑,情意益添,相偕緩緩走向「仙霞」,去赴與冷冰心在「太湖東洞庭山」所訂之約!
「南荒一劍」浮雲子微笑說道:「尤兄放心,我縱然看出這柄短劍來歷,也不會再請尤兄割愛,因為倘若像方才那樣贈送起來,難免多年心血,轉瞬成空,『藏劍谷』要變成『亡劍谷』了!」
誰知宇文琪這迴環三式,不過略發即收,更未跟蹤追擊,只是俏生生地懂立當場,目注「辣紅線」袁青鸞,發出了一陣冷笑!
岳龍飛問道:「墨綠色的怪鳥呢?」
話猶未了,龍吟脆響,劍氣冪空,無數寒芒閃星,來勢奇快絕倫地,當頭罩下!
「追魂學究」尤南豹知道宇文琪之意,雙目精光忽射,搖手狂笑道:「宇文姑娘不必如此,這柄『孤忠劍』,既由岳龍飛老弟贈你,便當你永遠保存!至於今日飛鷹奪劍之亭,尤南豹怎肯就此甘休?我若不能把所失的六柄心愛名劍,一一奪回,便自『乾坤六惡』中除名,不叫『追魂學究』!」
岳龍飛嘆息說道:「琪妹,你再仔細看看,這隻怪鳥的美妙歌喉,卻是多麼厲害的殺蛇手段?」
宇文琪含笑說道:「龍哥哥這樣說法,也有道理……」
宇文琪笑道:「龍哥哥是否認為化外蠻荒之地,出了什麼姓名不為世曉的絕代魔頭,派遣所豢通靈怪鷹,特來攫奪『追魂學究』尤南豹所藏名劍,以求一舉震驚整個武林,揚名當世!」
尤南豹聞言詫道:「周兄幾時竟把『屠龍劍客』魯長風的『屠龍劍』,弄到手內?」
「宇文琪,你為什麼還不進手?」
尤南豹笑道:「少時小弟自會命人送上筆硯紙墨,請諸位秘密書寫,當眾封存……」
宇文琪不等浮雲子話完,便又問道:「浮雲師伯,以周白眉與尤南豹的交情之深,尚不知道尤南豹藏有這多罕世名劍,那兩隻巨鷹的主人,卻如何能把『藏劍谷』的底細,摸得這般清楚?」
岳龍飛撫掌笑道:「琪妹真好悟力,你居然已能應用這種絕世武學!」
這手功夫,非同等閒,何況岳龍飛與周白眉之間的距離,比適才「追魂學究」尤南豹向周白眉飛杯敬酒的距離更遠,故而引得在場群豪,均對岳龍飛深深看了幾眼!
岳龍飛站起身形,目注「毒手神醫」周白眉,朗聲笑道:「周前輩未殪元兇,先獲小勝,岳龍飛敬你一杯!」
宇文琪臉上一虹,愧然笑道:「龍哥哥,我不是怕,而是驚奇……」
宇文琪豎眉說道:「龍哥哥,你繞了半天彎子,似乎還未說到正題之上?」
靳萬宗的「三絕手」,化為一團翻滾玄雲,岳龍飛的「墨羽芙蓉日月旛」,則化為一片飛揚彩霧!外行眼中,只見玄雲電掣,彩霧飛翻,鬥得如火如荼,好看煞人!但內行眼中,卻知道雙方均把所練內家真氣,貫注兵刃之上,剎那之間,可判生死!
宇文琪向岳龍飛附耳低聲笑道:「龍哥哥,這本『六合劍訣』,綜參六位第一流劍客之妙,定然極為神奇,你在『南海英雄會』上,不妨大顯身手,出些風頭,必可把它得到手內!」
周白眉笑道:「請講請講!」
宇文琪失笑說道:「請你放心,我的命兒還不致如此短法!何況當世有名劍客之中……」
靳萬宗沉聲叱道:「岳龍飛,你身犯凌遲碎剮之罪,尚敢如此出言不遜,妄自驕狂嗎?」
靳萬宗目中詭譎神秘的兇光又射,怪笑一聲,目注岳龍飛,陰森森地說道:「岳朋友,真人面前,不必再說假話,難道你真不知道靳萬宗為何在此嗎?」
岳龍飛繼續笑道:「大智禪師傳了我『無相神功』,妙一羽士傳了我『洪鈞指力』,只有我師傅的同窗好友太和先生,因事出遊,不在『北天山』以致未曾對我有任何傳授!」
「先明餘孽」四字,聽得岳龍飛、宇文琪大吃一驚,雙雙微退半步,由宇文琪目注靳萬宗,冷然問道:「靳朋友莫非受有清廷俸祿……」
宇文琪想起「辣紅線」袁青鸞適才寶劍剛一出鞘,自己便感壓力大增之事,遂嘆息說道:「袁青鸞劍術真高,若非那隻墨綠怪鳥,出現得太以湊巧,我因初習『奇門遁步』,在她揮劍猛攻之下,恐怕難以僥倖!」
這時,那隻墨綠怪鳥在歪著頭兒,看了紅蛇幾眼以後,又復叫了兩聲,雙翼微展,飛下突石!紅蛇則把蛇身蟠得更緊,瞪著一雙兇睛,獰視墨綠怪鳥,目光中顯出了又恨又怕之意!
這時,「追魂學究」尤南豹臉色鐵青地,向在場群雄,抱拳環揖說道:「諸位對適才變故,不必在意,儘管開懷暢欽,莫使尤南豹再有慢客之罪!」
岳龍飛笑道:「我倒忘了,我自己雖然用不著這『六合劍訣』,卻可設法爭取,轉送琪妹!」
「辣紅線」袁青鸞手中的一把「紅線飛魚刺」,也自出手,但其中兩枚,卻似倉卒之間,微失準頭,竟向「南荒一劍」浮雲子、岳龍飛、字文琪所坐之處飛來!
宇文琪搖頭失笑說道:「龍哥哥,你所說的這種稀世靈藥,無非『朱虹雪蓮』、『成形人參』、『千年何首烏』之類,傳說中雖然功效如神,令人艷羨,但卻絕世難逢,恐怕踏破鐵鞋,亦將無法尋找!」
岳龍飛點頭笑道:「我們遨遊『仙霞』,不拘方位,便隨這墨綠怪鳥前去也好?」
宇文琪看出冷冰心目光之中,瞞含驚奇神色以後,遂蹙眉問道:「冷姊姊,你為什麼用這種目光看我?」
宇文琪聞言,仔細矚目,方看出自從墨綠怪鳥,對紅蛇連續鳴叫以後,紅蛇的一雙兇煞目光,便即漸失光彩!
宇文琪故意撒嬌地,佯嗔說道:「誰要你送?難道我自己就不會爭取?」
冷冰心撥開叢草,細一注目,不禁詫道:「琪妹今日說話怎的如此奇異?這草中哪有什麼怪蛇遺屍?」
浮雲子聽他這樣說法,遂仍笑問道:「尤兄這柄短劍,是否鋒芒之利,足比『魚和-圖-書腸』的武林奇寶『昆吾劍』?」
岳龍飛嘆道:「除了巨鷹怪鳥以外,想不到連『辣紅線』袁青鸞,也被清廷收買籠絡,作了什麼大內寢宮的紅衣女侍總管?」
只見峰頭密樹叢中,首先飛起一隻全身墨綠,狀如小鶴的奇形怪鳥!
靳萬宗不等岳龍飛話完,便即獰笑說道:「有地點有時間就好,我若不到『仙霞嶺百盤峰』,也必到『南海英雄會』上找你!」
浮雲子微微一笑,尚未答話,宇文琪業已接口說道:「龍哥哥有所不知,我浮雲師伯功力已到爐火純青之境,可以隨意折枝代劍,甚至一羽在手,便能拒百煉精鋼,何必還要隨身帶劍,多添累贅?」
尤南豹搖手笑道:「袁女俠錯會意了,我因今日在場人物,均是當世武林最傑出的劍術名家,浮雲道長、慕容老人、木劍頭陀、周白眉兄、袁女俠、加上尤南豹,共計六人,倘若每人留下一招自創絕學,豈非成了一套綜參眾妙,威力無邊的『六合劍法』!」
怪鳥見紅蛇垂頭閉目以後,長啄微伸,便向蛇頭左近的「七寸」啄去!
白雲舒捲,崖岫青蒼,岳龍飛游目騁懷,胸襟頗爽!
這時,恰好「追魂學究」尤南豹又把一柄長才一尺六七,精芒若電的雪亮短劍,與眾傳觀,岳龍飛接到手中,略一把玩,便即通向「南荒一劍」浮雲子,微微笑道:「浮雲道長,尤谷主的這柄短劍,鋒芒絕世,且可堪重甲,洞金石,但尺寸卻又比『魚腸』略長,岳龍飛見識淺陋,不知來歷,敬請老前輩法眼一觀!」
靳萬宗則見巨鷹出現以後,暗在石桌之下,把「辣紅線」袁青鸞的三寸金蓮,輕輕一碰!
岳龍飛笑道:「我師傅從大內帶出一冊『劍譜』,凡屬史臣可稽的帝王名將曾經佩帶之物,均有尺寸分量,載在這『劍譜』之上,故而適才我入手便能說出那柄古鐵劍的來歷!」
宇文琪默然片刻,向岳龍飛微笑說道:「龍哥哥,這靳萬宗不知是何來歷?功力竟比『辣紅線』袁青鸞還要高呢!」
岳龍飛一旁說道:「那兩隻蒼鷹,體型特巨,中原諸省,向來少見,或許是什麼邊荒特產?」
尤南豹恍然笑道:「這一點我卻不知,多承老弟指教!但這彷彿是秦漢時大將所用之物?」
宇文琪伸手一指叢草說道:「冷姊姊,你先看看這草內的一段怪蛇遺屍,我再告訴你所見怪事!」
岳龍飛點頭笑道:「若照『烏蒙蛇女』邵含煙、『南海毒|龍』黎放鶴『鬼杖仙翁』屠遠志這等蓋世奇客,紛出江湖的情形看來,再添上幾位厲害魔頭,也不足怪!但從那兩隻巨鷹事前毫無痕跡地悄然而來,事後又不留絲毫記號地倏然遁去的情形,加以推測,對方卻決非意圖借此驚世揚名……」
周白眉接杯飲盡,「追魂學究」尤南豹便請他隨意入座,並含笑說道:「周兄趕快入座,你看我所邀約的『南荒一劍』浮雲道長、『東川七劍手』慕容老人、華山『木劍頭陀』,『辣紅線』袁青鸞等當世劍術名家,均已到齊,馬上可以開始舉行『論劍大會』!」
三十來招過後,宇文琪雙頰之上,笑意益添,因為她借著與袁青鸞交手之間,又悟出不少苦思未通的神妙步法!
宇文琪施展新近揣摩得頗有所獲的「奇門遁步」,嬌軀微閃,足下略一錯步,便自脫出袁青鸞的掌風之外!
宇文琪嫣然一笑,緩緩說道:「我師門『七寶劍法』,雖極神妙,可惜招數太少,共僅七招,倘與強敵過手,最多反複迴環地,用上兩次!故而『劍絕書狂』之內,我師傅不佔『劍』字,只在『中州雙絕』之間,佔了一絕!」
靳萬宗雙眉連挑,截斷宇文琪話頭,縱聲狂笑道:「宇文姑娘,你說對了,靳萬宗蒙當朝聖上厚恩,身為『黑衣鐵衛』左隊領班之職!」
岳龍飛應聲答道:「我是在想何處生有功能脫胎換骨的稀世靈藥?倘去弄上一些,使琪妹服食以後,真力大增,彌補了武功缺陷,豈不是好?」
宇文琪嫣然一笑,櫻唇微啟,正待發話,突然聽得峰腳下又傳來一聲奇異鳥叫!
浮雲子瞿然說道:「宇文賢侄女問得有理,這確是一樁絕大疑問?」
尤南豹笑道:「『南海毒|龍』黎放鶴於十月十五日在『毒|龍島』召開的『南海英雄會』上,定然雲集舉世豪傑,我們在場諸人,也必參與,屆時選擇一位資質極好,在會中能有出奇表現的年少英雄,傳以這磋商『六合劍法』,豈非饒有意義?足可傳留百世,永為武林佳話!」
「辣紅線」袁青鸞哪裡肯受宇文琪如此辱罵?冷叱一聲,身形欺進三尺,左掌疾伸,直向宇文琪「期門穴」上按去!
浮雲子點頭說道:「宇文賢侄女說得對,岳老弟蹭你『孤忠劍』要你繼承寶劍舊主人史可法閣部遺志,驅逐韃虜,誓復山河之際,『辣紅線』袁青鸞與靳萬宗曾現出一種陰險絕倫的獰惡神色!你們往後若與相遇?必須特別小心才是!」
精芒騰彩,不住龍吟,使得「東川七劍手」慕容老人失聲讚道:「好個前古神物,這柄劍兒的形式光澤,像是艷傳千古的『巨闕劍』呢?」
岳龍飛聞言,遂與宇文琪東赴「仙霞」,一路之上,宇文琪幾乎手不釋卷地,熟讀那冊「奇門遁步」,並手舞足蹈般,宛若瘋魔似的仔細揣摩其中精微奧妙之處!
途中宇文琪並纏著岳龍飛替他餵招,以求對新獲絕學「奇門遁步」,多所參悟!
浮雲子聞言失笑說道:「宇文賢侄女不要把我如此捧法,須知你龍哥哥鋒芒內斂,英華外宣,五氣朝元,三花聚頂,除了因為年齡關係,難免火候略差外,一身功力,未必在我們『劍絕書狂』之下!你要向他多多請益,才是正理!」
那兩隻巨鷹,隨在怪鳥之後,拼命追撲,像是不甘寶劍平白被奪的狂怒情狀?
「辣紅線」袁青鸞遠遠尖聲叫道:「精氣神,手眼身等內三合外三合的『六合劍法』,極為普遍,凡屬學劍之人,誰不會用,還要我們合創則甚!」
此蛇無論形狀,色澤,均極奇異,僅人一見之下,便即頗生怖意!
靳萬宗暗驚岳龍飛如此年輕,何來如此功力?靳萬宗也認不出岳龍飛手中這桿一面繡日,一面撈月,芙蓉為色,近旛尖處並綴有一叢墨羽的奇形兵刃,是何來歷?遂自然而然地,心頭一凜,加深警戒!
宇文琪又是一式「奇門遁步」中的「太乙潛形」,飄形閃出八尺有餘,口中並喝采,說起來:「你的劍法,真當得起杜工部所說的『矯如群帝驂龍翔』……」
他們兩人鬥得雖酣,未分勝負,但「辣紅線」袁青鸞卻滿懷憤怒,內火高騰,宇文琪則滿面笑容,飄逸已極!
尤南豹微吃一驚,目注靳萬宗,再復問道:「靳朋友真好眼力,你若說得出這柄寶劍的秦漢舊主,究竟是誰?尤南豹舉以相贈!」
這種變化,出乎任何人的意料之外,「藏劍谷」大總管玄化道人首先大吼一聲,揚掌飛身,對空猛擊!
「辣紅線」袁青鸞目注宇文琪,冷然叱聲道:「宇文琪,你莫要出言無狀,自速其死,須知我是清廷『大內寢宮』的紅衣女侍總管!」
靳萬宗心中焦急異常,因為自己所用獨門兵刃「三絕手」,除了不畏寶刃寶劍砍削,專門鎖拿對手兵器,食、中、無名三指指尖,並淬有劇毒,傷人見血立死以外,拇指小指之中,別有玄妙,一藏無形毒粉,一藏蝮蛇毒汁,均可在交手過招之時,悄悄發出,使對手在不知不覺間,便告中毒死去!
尤南豹哈哈大笑說道:「過招動手,必分上下,難免成仇,我們既屬共同愛好劍術之人,最好能夠維持一團和氣,故而尤南豹邀請諸位舉行的這場『論劍大會』,意欲打破武林慣例,決不著重『爭』字,只著重一個『論』字!」
深山幽谷,本多巨鷹,故而「藏劍谷」內群雄,均未特別注意,只有宇文琪覺得這對老鷹大得出奇,曾向空中多看幾眼!
岳龍飛聞言,劍眉略聚,彷彿若有思索?
岳龍飛曾向山樵獵戶探詢路徑,知道前面隱約可見的那座高峰入雲的巍峨山峰,便是「百盤峰」,但山路極險,峰腰之上,便即無人居住!
岳龍飛劍眉微蹙,略一思索,搖頭低聲說道:「琪妹這項問題,頗難回答,我們且靜靜看它有何動作再說?」
岳龍飛微笑說道:「琪妹不要忘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的古諺!」
指點六朝形勝地,惟有青山如壁。
尤南豹向在場群豪,抱拳環揖笑道:「尤南豹請諸位賞鑒我所藏八柄名劍之時,請隨意發表高論,倘若哪位議論精闢,使我衷心佩服,則當舉劍以贈!」
宇文琪搶前幾步,拉著冷冰心的手兒,嬌笑說道:「冷姊姊……」
但對方既已現身,岳和-圖-書龍飛只好抱拳含笑答道:「我們是有事『仙霞』路過此處,靳朋友怎的也尚未離去?」
「追魂學究」尤南豹笑道:「浮雲道長,你看出這柄劍的來歷了嗎?」
岳龍飛接杯飲盡,繼續笑道:「開平王常遇春以上,在南宋抗金時期的抗金名將宗澤,也曾佩用此劍!」
但怪鳥飛行較速,兩鷹似乎追不及,展眼間便均消失在高峰之後!
宇文琪站在一旁小峰的近處,手指暮靄蒼茫中的「百盤峰」影,向岳龍飛微笑說道:「龍哥哥,我冷姊姊行事,確實神秘異常,那『百盤峰』上既然無人居住,她卻遠道趕來則甚?」
語音方了,絕學已施,「湘女鼓瑟」、「秦女吹笙」、「麻姑獻壽」等三招精奇神妙手法,迴環併發,威勢無儔地,便向「辣紅線」袁青鸞,急攻而至!
岳龍飛忽然含笑說道:「這柄劍尺寸太長,份量太重,是馬戰斫甲之物,不適於我們江湖人物使用,尤谷主若肯改以史可法閣部盡節揚州,曾濺有忠臣碧血的那柄『孤忠劍』,作為懸獎,岳龍飛或可斗膽一試?」
岳龍飛見宇文琪這等神色,不禁訝然問道:「琪妹,你怕什麼?」
但如今久戰岳龍飛不下,已曾兩度暗發拇指中所藏無形毒粉,卻均被岳龍飛「墨羽芙蓉日月旛」展動間所捲起的奇勁罡風,把毒粉吹揮得飄飄四散,失去作用!
宇文琪話音方了,一條人影,由峰上電疾飄落,半空中便自發話說道:「岳朋友、宇文姑娘,想不到我們又在此處重逢,真是幸事!」
話完,便即轉身走回原座!
宇文琪點頭笑道:「我聽我師傅及『廬山狂客』西門師叔說過這項秘密!」
宇文琪首先飄身下峰,隨著墨綠怪鳥所飛方向馳去,岳龍飛則落後尾隨,與宇文琪保持距離一丈七八遠近,留神觀察沿途景色!
「東川七劍手」慕容老人、華山木劍頭陀,甚至「毒手神醫」周白眉等,均對岳龍飛這幾句話兒,聽得暗暗點頭,但「辣紅線」袁青駕,卻發出一聲低聲冷笑!
浮雲子笑道:「岳老弟但說不妨!」
蔽日旌旗,連雲檣槽,白骨紛如雪,
岳龍飛聞言,大笑說道:「這真是緣遇早定,合該由琪妹參研這種玄奧絕學,從此『天女散花手』主攻,『奇門遁步』主守,一攻一守,妙化無窮,的確可以在『南海英雄會』上,大出風頭的了!」
「追魂學究」尤南豹目光一掃群豪,傲然笑道:「諸位知不知道此地為何叫做『藏劍谷』?」
岳龍飛搖頭笑道:「我對這方面的知識不多……」
但「冷姊姊」三字才吐,宇文琪便即愕然住口,因為看出冷冰心目光之中,滿含著驚奇神色!
岳龍飛躬身笑道:「晚輩有一事不明,要向老前輩請教!」
岳龍飛讚道:「這幾樣功力的確均是神妙萬方的武林絕學!琪妹姿質既好,又獲名師,怪不得成就了如此一身……」
岳龍飛真未想到靳萬宗有此一舉,何況蝮蛇毒汁化為滿天雨絲,亂灑之下,委實防無可防,避無可避,縱然身懷再好的功力,也將慘遭劫數!
宇文琪「咦」了一聲,向岳龍飛問道:「龍哥哥,這是什麼鳥兒在叫?那條紅蛇,竟似有點害怕了呢!」
「辣紅線」袁青鸞大吃一驚,忙與靳萬宗功力暗凝,戒心極深地,雙雙起立!
冷冰心見宇文琪焦急得業已目中噙淚,遂向她含笑安慰說道:「琪妹放心,這『仙霞嶺』中,既無山魎,又無鬼怪,何況龍哥哥身負絕頂神功,足以應付一切意外突襲!來來來,我們且循你來路,回去看看!」
尤其是與袁青鸞對坐的靳萬宗,更自雙目之中射出一種兇厲光芒,向岳龍飛、宇文琪,獰視幾眼!
「追魂學究」尤南豹雙眉一軒,目光微注岳龍飛、宇文琪,及那名叫靳萬宗的陰鷙中年漢子,又復微笑說道:「岳老弟,宇文姑娘,及靳朋友若有高見?也不妨盡量發表!」
那條看來神態獰惡兇惡異常的赤紅怪蛇本在蜿蜒前進,一聽清越鳥鳴,便長軀疾捲,蟠成了一盤蛇陣,只剩那鏟形怪頭,昂然高舉,像是遇見了什麼勁敵模樣?
岳龍飛劍眉雙軒,岸然答道:「岳龍飛、宇文琪如今是往『仙霞嶺百盤峰』,趕我舊友之約,十月十五,並將與『南海毒|龍』黎放鶴所召開的『南海英雄會』……」
宇文琪聞言,遂與冷冰心回頭察看,但一直尋到怪鳥殺蛇之處,也未發現岳龍飛的任何蹤跡!
靳萬宗看出這兩招變化極多,自己倘若一被岳龍飛旛風捲住,便難脫身,遂一聲厲嘯,真氣猛提,從那片勁響呼呼的芙蓉光影以內,一式「雷澤騰龍」,枝起了四丈四五高下!人在高空,順勢按動「三絕手」機括,所藏的蝮蛇毒汁,悉數發出,化成一蓬毒雨,向岳龍飛、宇文琪蓋頭灑落!
「追魂學究」尤南豹存心向這些當世豪雄,炫耀自己的藏劍之富,遂又自紅木長几之上,取了一柄帶鞘長劍,緩步踱向坪中,右手輕軋劍柄,將劍身抽出數寸!
宇文琪嬌聲喝采說道:「浮雲師伯,你好漂亮的『神仙縮地身法』!」
原來,宇文琪除了精擅「避塵庵主」寒月師太所傳「天女散花手」、「龍鬚逆穴針」,及頗為精妙,惟惜招勢稍少,僅有七招的「七寶劍法」之外,一身輕功,火候極高,幾乎超越岳龍飛之上。
宇文琪一面欣賞墨綠怪鳥,展翅前飛的悠閒姿態,一面向岳龍飛微笑問道:「龍哥哥,那隻墨綠怪鳥,究竟是雕?是鶴?是鷲?是鷺?它那張嘴巴,好不厲害!」
宇文琪生恐驚動了峰下的紅蛇綠鳥,遂湊向岳龍飛耳邊,低聲問道:「龍哥哥,天下哪有這等巧事?這隻綠鳥,究竟是我們在『武功山』所見的擒劍怪鳥?抑或另有一隻?只是羽毛色澤,與形狀完全相同而已!」

靳萬宗見岳龍飛與宇文琪聽了自己身分,均現驚容,不由越發得意狂笑說道:「岳朋友與宇文姑娘,我記得你們在『論劍大會』之上,均曾有過反抗當朝的大逆不軌言論!」

她這等走法,自然走得極慢,東行二日,尚未走出了「武功山」境!
岳龍飛含笑低聲說道:「琪妹難道忘了我所使兵刃是桿『墨羽芙蓉日月旛』麼,卻要這『六合劍訣』何用?」
岳龍飛劍眉微蹙,嘆息說道:「八荒四海,五嶽三山,有的是身懷奇能之士,我們哪裡全能知曉?故而我對靳萬宗武功高明之事,倒不驚奇,驚奇的是那兩隻巨鷹,究係何人所豢?以及怎會再出現一隻形如小鶴的墨羽怪鳥,又從鷹爪之下,把那柄『昆吾劍』兒奪去?」
石頭墟上,望天低,吳楚眼空無物,
袁青鸞聞言,臉色一沉,厲聲說道:「宇文琪,你不要發狂,我寶劍只一出鞘,你就快沒有命了!」
浮雲子點頭說道:「我還另有別事,彼此且等『南海英雄會』上,再相見吧!」
這時,飄翔空中的兩隻巨鷹,因見「追魂學究」尤南豹離開紅木長几,竟兩翼一束,雙雙電疾掠下!
「追魂學究」尤南豹向侍立場邊的「藏劍谷」大總管玄化道人含笑說道:「你到『藏劍谷』中,去把我的『孤忠劍』取來!」
岳龍飛俊目之中,神光微閃,面色漸轉平和地,含笑問道:「靳朋友,就憑你一人,能把岳龍飛、宇文琪,凌遲碎剮得了嗎?」
宇文琪聽冷冰心這樣說法,不由大為驚愕,忙也撥開叢草,細一搜尋,果然不見那條蛇頭已被綠怪鳥銜走的紅蛇遺屍蹤跡!
宇文琪起身走到岳龍飛身邊,張目四顧,愕然問道:「龍哥哥你在搗什麼鬼?哪裡有什麼東西?」
宇文琪接過絹冊,微一翻閱,便自面露極端驚喜之色,看得津津有味!
寂寞避暑離宮,東風輦路,芳草連年發。
岳龍飛低聲答道:「我師傅『日月神旛』朱潤波,是先明皇裔!」
鳥啄之中,並銜著一柄短劍,岳龍飛、宇文琪一眼便即認出正是「追魂學究」尤南豹在「藏劍谷」中,被巨鷹搶走六柄名劍之內,鋒芒最利,尺寸最短的「昆吾劍」!
冷冰心聽得莫名其妙地,皺眉說道:「琪妹請把此事的始末經過,細細告我,否則卻使我越聽越糊塗了呢!」
岳龍飛因靳萬宗神情太傲,意欲試試對方功力,遂對他這當胸一掌,不加躲避,也自手腕微翻,單掌迎出!
「南荒一劍」浮雲子回頭微笑,略一擺手,便自隱入松石柏樹之後!
岳龍飛笑道:「常言道得好:『海闊憑魚躍,天空任鳥飛』,連那兩隻巨鷹,都追不上這怪鳥,我們卻又怎能為力?」
尤南豹點頭笑道:「只要岳老弟能夠說出,這柄寶劍在秦漢時的舊主是誰?尤南豹便將那柄『孤忠劍』,贈送老弟便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