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墨羽青驄

作者:諸葛青雲
墨羽青驄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四章 蛇穴驚變

第十四章 蛇穴驚變

屠遠志本想把岳龍飛的人頭,加以醃製,帶回京城,但既被谷長青摔碎,也只好作為罷論!
周白眉點頭笑道:「宇文姑娘果然絕頂聰明,猜得可能完全合於事實!」
靈兒伸長鳥頭,向宇文琪唇邊,親了一親,然後突然叫道:「宇文姑娘既來,我自然放心,我相信主人,我要死了!」
尤南豹將信將疑地,繼續問道:「周兄是根據何事,如此判斷?」
包內之物,是顆血淋淋的人頭!這顆人頭的面目,卻與岳龍飛一般無二!
一面說話,一面竟向周白眉雙膝下跪,躬身拜倒?
尤南豹也同意周白眉這種看法,遂接過「七孔黃蜂針」,與周白眉一左一右,藏在屋內!
周白眉笑道:「一來『白龍潭』水冷如冰,並有急漩,鵝毛亦將沉底,最適於『金線白鱗四腮鱔』成長,它不會離此而去,二來潭水極深,鱔伏潭底,輕易決不出現,若非得知底細之人,根本不會發現這種罕世靈物,三來我為宇文姑娘診脈之際,發覺她先天真力方面,本嫌稍弱,倘能獲得鱔血生飲,我再略加助力,豈非彌補缺憾,反而因禍得福?」
就在此時,忽然聽得一株高樹之上,有人語音顫抖地叫了一聲「宇文姑娘」!
宇文琪一面輕撫靈兒的五彩羽毛,一面柔聲道:「靈兒,鮑老前輩怎會……」
周白眉笑道:「尤兄有所不知,凡屬黑衣鐵衛人,必在胸前刺有『赤膽忠心,永保大清』字樣!」
宇文琪與冷冰心,聞言之下,方自喜得心頭狂跳,只聽尤南豹又向周白眉問道:「周兄,你只是當代神醫,又不是當代神卜,怎會知道『白龍江』的源頭之處,有條『金線白鱗四腮鱔』呢?」
冷冰心聞言,站起身形,向尤南豹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禮。
悲聲發自三間茅屋內,屋外堆著幾隻山堆野兔,及大綑乾柴,顯然茅屋中人,是樵夫獵戶身分!
眾人方自微感意外,突然聽得當先舉步的尤南豹,發出一聲驚叫,周白眉等知道有異,一齊縱身趕過,目光掃處,眼前呈現了一幅淒慘畫面!
冷冰心笑道:「琪妹既然心腸這好,我也出些力兒,幫你完成這項功德!」
說到此處,伸手取起吳心幹身邊的「五雲捧日攝魂釘」,並把那筒「七孔黃蜂針」,交與尤南豹,低低笑道:「尤兄,我們不妨即以其人之道,轉治其人之身,既可使天理昭彰,報應不爽,又可省了不少事兒!」
約莫又過了半盞熱茶時分,石響突告轉隆,那一扇石門,也就「呀」然而啟!
果然是即將趕到圍繞「白龍潭」的大片密樹之前,那兩隻巨鷹驀地厲聲怪嘯,四翼齊收,一先一後地,向周白眉等,凌空下撲!
尤南豹笑道:「不管周兄能否起死回生,你總是當世中第一岐黃國手,我們不必在此閒談,還是趕緊進屋救治這位吳心幹的兄長為要!」
話完,走向另外一邊,又復低頭掘土!
尤南豹既號「追魂學究」自然文武雙全,聞言之下,長嘆一聲說道:「四海茫茫無樂土,避秦何處是桃源?遷居『北天山』之舉,仍不過苟安一時,除非驅除韃虜,日月重光,炎漢子孫方能吐氣揚眉,登於衽席!」
到達「岷山」,周白眉手指一座高嶺東麓,向尤南豹含笑說道:「尤老怪物,那座高嶺東麓的密樹叢中,便是『白龍江』發源之處的『白龍潭』了!」
冷冰心一面動手摘除人皮面具,一面苦笑說道:「兩位老前輩之命,不敢不遵,但我這廬山面目,猙獰可怖,有點見不得人呢!」
周白眉嘆道:「我的想法本與冷姑娘相同,但結果卻出人意料!」
周白眉不等尤南豹話完,便即大笑道:「尤兄不要對我這等狂捧,試想你竟捨得以心愛藏劍,贈送同志之士,難道周白眉就不肯以我的一身岐黃薄技,遺澤蒼生?」
尤南豹詫然問道:「冷姑娘自殘容貌則甚,這種刀斑難於醫治得毫無痕跡的呢?」
計議既定,兩老兩少等四位武林奇俠,遂趕往「岷山」,但因宇文琪功力未復,不宜長途飛奔,遂走得比較從容一些!
周白眉聽得失笑道:「尤兄,請不要胡亂捧我,若能使白骨生肉,豈不成了神仙了嗎?」
宇文琪想了一想答道:「是不是它不願我們走近『白龍潭』邊?」
尤南豹咳嗽一聲,發話叫道:「屋中人為何悲哭,請出一見!」
三柄「追魂墨令」,斬了當先的一隻巨鷹以後,居然勢猶未盡,又在後面這隻巨鷹的翼尖之上,掃落了幾根毛羽!
宇文琪問道:「周老前輩,你奇怪什麼?」
墓穴掘好,宇文琪與冷冰心遂把鮑孤雲、林素棠的遺體,抬入墓穴以內!
其中有具男屍,雙腿似已被人砍去,但下半身衣襟,卻是乾乾淨淨,毫無血跡!
冷冰心眼珠一轉,接口笑道:「尤老前輩不要這樣說法,周老前輩想去釣魚,必然不是什麼尋常魚兒?」
周白眉微笑說道:「那人只呈中了時疫,並為庸醫所誤,錯投藥物,以致暫時閉氣而已!我看了暗自好笑,才故示神奇地,靜等對有家屬把病人入殮之後,再劈棺教人,並將那庸醫的招牌砸碎,好好訓斥一頓!哪裡是真有什麼起死回生之力?」
周白眉知道「昆吾劍」是曠代奇珍,鋒芒絕世,慌忙搖手說道:「尤兄生平愛劍,苦心收藏……」
冷冰心微笑說道:「周老前輩,琪妹所猜雖頗合理,但其中似乎還略有矛盾之處?」
俯衝來勢極速,墨色劍光又復電疾騰空,幾乎使尤南豹、冷冰心、宇文琪等,看都不及看清地,當前一隻巨鷹,便被迥施飄舞的「追魂墨令」所斬,漫天烏血,一片鷹毛,屍分四段落墜地!
這時,那隻名叫靈兒的五色鸚鵡,突然叫道:「姑娘,把慧兒與我舊主人,及林仙子,埋在一處好嗎?」
周白眉點頭笑道:「作醫生的講究望聞問切,我方才已為宇文姑娘的診過脈息,如今該問問你們的致禍因由了!」
周白眉點頭笑道:「尤老怪物外號『追魂學究』,下兩個字兒,是因他文武兼通,知識淵博,上兩個字兒,便是由這三柄小小墨劍而得!」
尤南豹揚眉接口說道:「一干遺民志士,豪俠英雄等人,緊拒威武之屈,富貴之淫,而甘願拋頭顱,灑熱血者,並非不知目前滿奴氣勢正盛,難望有成,但拳拳此心,只在為民族國家,保持幾分綱常氣節,不使淪亡,並滋生潛長,靜待機運而已!」
尤南豹略一盤算,微笑說道:「半月光陰,應該無甚問題,周兄有何打算?」
密林之中,並無絲毫異狀!
吳心幹失驚叫道:「周老人家……」
周白眉看了宇文琪一眼,微笑說道:「我想去往四川岷山東麓,『白龍江』發源之地,釣上一尾魚兒!」
周白眉答道:「我在盤算我們能否耽延上個半月光陰,再復趕往『北天山丹心峽』內。」
「尤兄」兩字方出,尤南豹便長嘆一聲,搖頭說道:「周兄方才那等聰明?如今怎又如此懵懂?你如何敵我不辨地,對自己人下起辣手?」
尤南豹怪叫說道:「你把一hetubook.com.com鱔一蛇的遺骨,都埋掉了,故事怎麼還未完?」
尤南豹愕然問道:「周兄看出什麼破綻來了?」
尤南豹不解問道:「什麼刺花字跡?」
周白眉笑道:「冷姑娘不要心急,那隻惡鷹既被『追魂墨令』掃中,那怕是僅僅墜落一根鳥毛,也活不了呢!」
宇文琪苦笑說道:「我輕功雖然尚可勉強施為,但真氣內力,卻已被『白骨扇』歐陽平破去,根本無法與強敵對招!」
來人到了茅屋之前,毫不考慮地,便自推門走進!
歐陽平長吁一聲,自門後走出,手中並提著一具圓形包裹!
尤南豹笑道:「周兄不要賣關子了,你到底是想去釣上一條什麼魚兒?」
冷冰心扼腕說道:「可惜!可惜!」
周白眉一陣震天狂笑,連連點頭說道:「尤兄說得極是,只要幾人存正朔,日月便定會重光,只要有一旅望中興,韃虜便終能驅逐,成功不必在我,犧牲豈肯後人,我們且盡心力,但為後世子孫,培養幾分光復機運便了!」
尤南豹微笑說道:「在周兄手下,只要是未枯白骨,都可以復肉重生,伺況這區區人面蜘蛛之毒?」
尤南豹聽到此處,向那大漢欣然笑道:「尊駕怎樣稱謂,令兄大概命不致絕,這位周白眉兄,是當代江湖中,獨一無二的聖手神醫呢!」
歐陽平一舉手中所提的那具圓形包裹,苦笑說道:「褚兄說得不錯,你且看看這樣東西,算不算得上是極為珍異之物!」
宇文琪含笑問道:「如此說來,這三柄劍兒,是叫『追魂劍』了!」
尤南豹搖頭嘆道:「這幾樣暗器,雖然霸道,倘係明面施為,我和周兄,均無所懼!但若任其伺人不備發出,則……」
周白眉取出一把小小玉刀,把大漢左小腿褲腳割去,略為觀察傷口,便向吳心幹問道:「吳兄,令兄這腿上傷口,真是被人面蜘蛛所咬的嗎?」
歐陽平笑道:「谷道長既與岳龍飛有仇,我便把他的人頭,送你解恨如何?」
冷冰心略覺不信,遂抬頭注視那隻喪膽而逃的巨鷹去向!
尤南豹目光一轉,向周白眉含笑說道:「周兄,冷姑娘對於整個毒|龍島赴會群俠有恩,宇文姑娘更曾慨借『南荒吸星球』,解過你一次劫難,你要好好盡心盡力地,為她們祛除傷勢,恢復武功,並治療頰上刀斑,保全月貌花容才好!」
周白眉冷笑一聲,白眉雙揚說道:「據我所料,來人不是『鬼杖仙翁』屠遠志,便是『南海毒|龍』蔡放鶴!」
尤南豹瞿然說道:「冷姑娘的這種猜測,頗為有理,我們應該躡足潛蹤,悄悄掩去察看一下!」
周白眉繼續說道:「但『雙帶奇蛇』也厲害無比,它垂死之前,定然拼命掙扎,終於把『金蛇白鱗四腮鱔』的腮上,咬中幾口!」
周白眉聞言笑道:「既然如此,則只要把死屍弄走,便可利用這三間茅屋,為宇文姑娘療傷復功,不必另尋幽秘之處的了!」
周白眉笑道:「冷姑娘認為有什麼矛盾?」
周白眉見尤南豹這等安排,點頭含笑說道:「尤兄見解,畢竟超人,我們既不肯投順韃虜,你又家族甚多,則遷居『北天山』確實要比這『藏劍谷』中,安全不少!」
谷長青接過人頭,細看幾眼,一陣震天狂笑起處,便將人頭,惡狠狠地,脫手擲向石壁!
歐陽平軒眉傲笑說道:「岳龍飛小賊,正在蛇穴之中,運功療傷,被我悄悄點倒,割下首級!」
周白眉聞言之下,再一注目,果見這兩位黑衣人的胸前,各自佩著一根代表矢志光復河山,驅除韃虜的墨黑羽毛,不禁愧然說道:「兩位是誰?請恕周白眉魯莽之罪!」
「靈兒」本是一隻極為美麗矯捷的靈禽,但如今卻神情慘絕地,偎在宇文琪懷中,一雙鳥眼以內,並還淚光瑩然,盈盈欲滴!
冷冰心對於蛇類知識,自然所學極博,聞言之下,大驚說道:「雙頭玉帶奇蛇,毒力絕強,所過之處,草木全枯,『金線白鱗四腮鱔』既已被它咬下,恐怕把它一身精血,都難免糟塌了呢!」
尤南豹說道:「你在『白龍江』發源之地,所發現的『金線白鱗四腮鱔』,既已死掉,如今去還釣些什麼?」
尤南豹蹙眉說道:「二十年的時日過長,紅桑滄海,變幻無常,恐怕……」
周白眉笑道,「我方才為這大漢診視傷勢之際,曾故意把他衣襟,略為扯開,瞥見胸前似有刺花字跡?」
周白眉道:「一需藥力,二需人力!人力方面,有我與尤南豹兄,竭盡所能,或已是足用。但藥力方面,尚需我親自去往較大城鎮之中,設法配購!」
兩人把「藏劍谷」中各事,安排妥當以後,便由贛入湘,準備遵照原來計議,經四川、青海,往「北天山丹心峽」內!
大漢面含感激神色地,躬身答道:「多謝兩位老人家美意,但家兄身被毒物所傷,奄奄一息,除了天降神醫,根本無法救治的了!」
他們這樣走法,為的是萬一有甚驟然變故,容易對真氣被破,內力難提的宇文琪,加以照拂!
宇文琪笑道:「兩敗俱傷,不是會使老前輩兼收並得,收穫更大嗎?」
宇文琪略一注目,忽然「哎呀」一聲,失聲叫道:「那不是鮑孤雲老前輩嗎?」
尤南豹方自隨著周白眉手指之處注目,宇文琪忽然雙眉微揚,訝聲說道:「奇怪!奇怪!」
周白眉與冷冰心一左一右,把宇文琪護在當中,也自隨同舉步,但各人心中俱懷戒意,凝足神功,連宇文琪也把獨門暗器「龍鬚逆穴針」,扣了二三十根在手!
尤南豹訝然笑道:「周兄,這哭聲好不悲哀,我們尋去看看好嗎?」
周白眉笑道:「人面蜘蛛雖然毒重,但只要不是被背長綠毛的特殊異種所咬,便無性命之憂!」
谷長青大喜稱謝,歐陽平遂把岳龍飛的人頭遞過!
周白眉訝然問道:「什麼漏洞?」
尤南豹見周白眉驟然發難,不禁「哎呀」一聲,驚魂俱顫!
她雙頰之上,赫然也有與冷冰心同樣形狀,同樣部位的十字刀傷!
周白眉、尤南豹、及冷冰心聞言,一齊抬頭向四外天空察看,卻未看見任何飛鳥蹤影!
尤南豹笑笑道:「他們縱或言語失實,難道不可別有隱情,周兄怎會看出是清廷鷹犬?」
尤南豹訝然問故,宇文琪指著地上遺屍笑道:「這批清廷鷹犬,其有三名,發現周老輩及尤老前輩的蹤跡之後,因知厲害,不敢莽撞下手,才想一面設計絆住兩位前輩,一面分人通知現在近處的『南海毒|龍』黎放鶴,趕來接應!但那名負責傳訊的清廷鷹犬,業已死在我冷姊姊手下,故而不會再有鷹犬黨羽趕來此處!」
周白眉伸手解下吳心幹腰間的豹皮囊,細加檢視,只見囊中藏有一筒「五雲捧日撮魂釘」,一筒「七孔黃峰釘」,以及二十來枚,隱泛暗綠,顯然餵有劇毒的鐵藜蒺!
褚民通也有同樣感覺,遂含笑問道:「歐陽兄受驚了嗎?據我所知,這『烏蒙蛇穴』以內,藏有極為珍異之物……」
周白眉點頭一笑www.hetubook.com.com,便與尤南豹隨同吳心幹,走進茅屋!
周白眉兩手一攤,搖頭答道:「不論蛇鱔雙方中,任何一方得勝,我都會大有收穫,但令人掃興的是,它們偏偏兩敗俱傷!」
周白眉苦笑說道:「恢復真氣內力之舉,雖比恢復容貌之舉,略為容易,但也要頗為費上一番手腳的呢!」
尤南豹失驚說道:「這好的絕世機緣,怎麼都被周兄遇上?『金線白鱗四腮鱔』已是武林人物夢寐難求的曠代奇珍!那『雙頭玉帶奇蛇』的『蛇膽』,更是專治各種內傷,功能起死回生的無上妙藥!」
話猶未了,尤南豹接口笑道:「冷姑娘說得對,宇文姑娘莫要如此消沉,眼前或因時間匆迫,有所不便,但等『北天山丹山峽』大殲群魔以後,我必定負責責成周兄,為你及冷姑娘,治療頰上刀疤,恢復花容月貌,否則便把他那塊『毒手神醫』的招牌砸掉!」
周白眉「呀」了一聲問道:「宇文姑娘為何這等裝扮?這一位又是誰呢?」
宇文琪含笑說道:「老前輩妙手仁心,功同良相,施澤及於異物,委實令人欽佩!」
周白眉苦笑說道:「我有什麼收穫?當我發現這場罕世惡鬥之時,『金線白鱗四腮鱔』與『雙頭玉帶奇蛇』,業已纏在一處,根本使我無法坐收漁人之利!」
尤南豹愕然不解問道:「我笨在何處?」
尤南豹微笑說道:「周兄只要大展神威,使這柄『昆吾劍』鋒之下,多斬幾名清廷鷹犬,便不負尤南豹搜尋珍藏的一番心血!」
周白眉點頭答道:「千載雪參,及朱紅雪蓮,二者得一,我保管可使冷姑娘及宇文姑娘,恢復花容月貌,頰上不留絲毫痕跡!」
話完,四人便同展輕功,向「白龍潭」邊趕去!
冷冰心笑道:「琪妹真個心軟,你還要為這『萬妙天魔』溫如玉及所戀妖婦埋骨嗎?」
叫聲方了,便已脫離宇文琪香懷,化為一根脫弦彩箭似的,猛向一株參天古木的樹幹撞去!
宇文琪輕輕撫弄著它的羽毛,柔聲說道:「靈兒放心,我會替你主人及林仙子安排後事!」
故而聞言之下,微一搖頭,便與周白眉雙雙走過,幫助冷冰心、宇文琪,為鮑孤雲、林素棠這一對相戀歷時數十年,飽經波折,到頭來雖然誤會冰消,但終未結合的情人,挖掘墳墓!
尤南豹搖頭笑道:「尊駕全猜錯了,我們正在眺覽景色,聽得這茅屋以內,哭聲甚為悲切,遂趕來探視,看看可有需人幫助之處?」
群俠想不到在這「白龍潭」旁,還有活人,不禁一齊訝然矚目!
周白眉哈哈笑道:「小弟敝帚自珍,向不為人輕易施醫的一貫習性,武林中幾乎無人不曉?」
冷冰心問明其中根由,指著躺在「愛梅秀士」鮑孤雲身邊,兩人緊緊相偎,芳華雖逝,風韻猶存的那具女屍,搖頭嘆道:「照琪妹所說故事聽來,這位老人家定然就是故事中的女主角『梅花仙子』林素棠了!」
一株古樹梢頭,突然有團五色彩雲,凌空飛降!
冷冰心繼續說道:「你以後便乖乖跟我宇文小妹,她是一位頗為溫柔的好主人呢!」
穿出密林,就是一片畝許深潭,也不聞絲毫人聲,不見絲毫人跡!
先天真氣所化長笑,已具相當威力,把正在束翼下撲的兩隻巨鷹,嚇得意欲收勢!
但到川湘交境的「武陵山」中,卻告風波迭起!
周白眉蹙眉嘆道:「清廷氣勢方盛,百年以內,頗難茬落,我們重光日月再造山河之願,恐怕……」
尤南豹笑道:「宇文姑娘且慢誇他,他的話兒之中,有個絕大漏洞!」
宇文琪接口問道:「動手雙方,是那派人物?」
冷冰心微嘆一聲答道:「宇文小妹是受了『白骨扇』歐陽平的毒手,我則是自己所傷!」
周白眉大笑說道:「你那種『三劍同發、百步追魂』的奇妙手法,真可說是獨步當今,縱或久未施展,略有生疏,但這兩隻扁毛畜生,也必難逃劫數的了!」
周白眉忽見尤南豹出手幫助對方,不禁駭然問道:「尤兄……」
冷冰心笑道:「這場惡鬥,總得有個結果,周老前輩應該可以坐享其成,吸藏鱔血,削取蛇膽!」
三線墨色精光,更似傳說中的飛劍一般,竟能在空中隨意轉折,迥施飄舞!
宇文琪「哦」一聲,又復黯然問道:「慧兒呢?」
吳心幹大驚失色,雙掌疾翻,一式「閉門拒虎」便迎向周白眉推來右掌!
冷冰心十分灑脫地,微微一笑,先與尤南豹等合力,把兩具清廷鷹犬屍體,拋入深澗之中,然後才將自己與宇文琪,雙雙毀容,宇文琪並被歐陽平破去真氣內力的一段經過,向周白眉、尤南豹,詳細敘述。
宇文琪指著地上四具遺屍,向冷冰心訝然問道:「冷姊姊,你對著這等淒慘局面,為何發笑?」
冷冰心聞言笑道:「周老前輩,我姊妹對於保全容貌之事,倒不心急,你最好能設法先使我宇文小妹恢復真氣內力?」
「殼拓」一聲的脆響,血花四濺,腦髓如雨,這顆人頭便被谷長青摔成粉碎!
周白眉聽得驚訝不信地,接口道:「兩位姑娘來時的步覆之聲,顯然輕功頗好,怎道宇文姑娘的武功,業已喪失?」
尤南豹雖然覺得這大漢形相威猛,但因山民獵戶,多半練過武功,遂也不曾多加思索!
周白眉一面診脈,一面搖頭說道:「祛除傷勢不難,恢復武功也可勉強設法,但要想治療頰上刀斑,保全花容月貌,卻非僅僅我周白眉的一點微薄醫道,所能為力的了!」
大漢目光一掃二人,微斂悲容,抱拳問道:「兩位老人家是山行迷路,還是缺乏了食物飲水?」
周白眉嘆道:「『金線白鱗四腮鱔』的神力無窮,它要把那條『雙頭玉帶奇蛇』,生生纏絞得變為一灘血泥,自然也糟塌了那顆罕世難求的名貴蛇膽!」
周白眉趕緊搖手說道:「吳兄請起,令兄究係被何種毒物所傷!」
周白眉點頭說道:「宇文姑娘與我的想法相同,但我要你再想上一想,它為什麼不願我們走近『白龍潭』邊?」
宇文琪微笑說道:「尤老前輩放心,清廷鷹犬的接應之人,不會來了!」
宇文琪淒然一笑,搖手笑道:「宇文琪天生薄命,萬念早灰,我看不必為了我這點傷勢,再勞動兩位老前輩,繞道『岷山』的了!」
尤南豹搖頭說道:「如今即將與清廷鷹犬決戰,又須為宇文姑娘療傷復力,周兄應該連忙都忙不過來,卻怎會還有遠道釣魚的閒情逸志呢?」
周白眉眉頭一蹙,低聲說道:「宇文姑娘請伸右手!」
尤南豹與周白眉聽得相視點頭,暗忖宇文琪的一片仁恕之心,讚賞不已!
尤南豹笑道:「周兄不必過謙,我記得你曾有一次在見人出殯抬棺之際,忽然高興起來,一掌震開棺木,竟把棺中屍體,救活了呢!」
吳心幹應聲答道:「他是被『人面蛛蜘』咬了一口!」
大漢聞言狂喜,躬身說道:「在下吳心幹,周老人家既精醫道,便請開恩為家兄挽回一命,吳心幹感激不盡!」
和-圖-書宇文琪點頭說道:「鮑前輩生前,極愛你們這『靈慧雙禽』,這個辦法甚好!」
周白眉微笑答道:「我認為他們可能尚有大援未到!」
尤南豹聞言,正等繼續相勸,周白眉又自笑道:「但自毒|龍島一會以後,我心情卻已大大改變,決意不再故作清高,覺得應該盡己所能,救人濟世!」
尤南豹、周白眉均屬大行家,一聽便知來者共是兩人,輕功身法,並都到了上乘境界!
尤南豹哈哈大笑說道:「周兄,我尤南豹便因博學多聞,才得號『追魂學究』,除了關於岐黃妙術,對你甘心俯首之外,其餘的事兒,你未必真能比我知道得多呢?」
尤南豹失驚叫道:「『金線白鱗四腮鱔』?」
周白眉滿面悼惜神情,點頭說道:「鱔血中已蘊奇毒,自然只好犧牲,可笑我空自看了半天,不僅毫無所得,並還費了一番心思,替一鱔一蛇,掩埋遺骨,免得流毒害人!」
周白眉笑道:「尤老怪物,『藏劍谷』縱鷹奪劍一事,委實使你太以傷心,如今居然取出了多年未用之物!」
周白眉冷笑說道:「他們哪裡是什麼獵戶山民?卻是設計圖謀我們的清廷鷹犬!」
周白眉說道:「宇文姑娘不妨想想,我們剛到此處,那兩隻巨鷹,為何便立即下撲?」
其餘一枚「五雲捧日攝魂針」,也被當先入門的黑衣人閃開,並用掌力擊得這點寒星,斜飛出室!
這幾句話兒,聽得宇文琪為之愁顏盡解,輾然微笑!
冷冰心忽有所思,軒眉笑道:「兩位老前輩,巨鷹係人所豢,不會無故自來,莫非有甚清廷鷹犬,也發現『白龍潭』內,藏有『金線白鱗四腮鱔』這等罕世靈物,起了貪心,業已先到?」
宇文琪恍然一悟,向周白眉、尤南豹、冷冰心等說道:「兩位老前輩及冷姊姊不要找了,發話的並不是人,是鮑孤雲老前輩所養的通靈鸚鵡!」
宇文琪嘆道:「溫如玉雖然人品陰惡,總也是當世武林中的絕頂高手,我們遊俠江湖,便算路見不知名的屍骨,亦當為之葬埋。如今何必又吝惜一些氣力,任他暴屍此處,為禽獸所食,但願溫如玉與鮑孤雲前輩,既已雙雙名潭埋骨,便從此恩怨齊消,不要再把這種血腥情孽,帶到來生去了!」
兩男兩女,共是四具屍身!
靈兒歪著鳥頭,想了一想,果然不再觸樹,以又復展翅投入宇文琪的懷中,叫道:「宇文姑娘,你把我舊主人的墳墓,作得好看一些,我就認你是新主人了!」
誰知周白眉所說,果真不謬,那巨鷹眼看業已逃出數十丈遠,卻突然全身一僵,顯已死去地凌空墜落!
尤南豹點頭讚道:「周兄慮得有理……」
周白眉笑?道:「尤老怪物不要找我錯處,我的故事還沒有講完呢!」
冷冰心捉住靈兒以後,向它正色說道:「靈兒,你若再想尋死,我便叫你宇文姑娘,不管你主人和林仙子的事了!」
周白眉因長途無事,閒得無聊,遞點頭笑諾,兩人一同循聲望去!
茅屋的微掩柴扉,「呀」然啟處,走出一個滿面淚痕的精壯漢子。
這一干清廷鷹犬,志得意滿,色舞眉飛,互相商議怎樣集結全力,大破「北天山丹心峽」之事,暫且擱下,故事移轉到遵從「南荒一劍」浮雲子分派,取道湘、川、青海,去往新疆「追魂學究」尤南豹、「毒手神醫」周白眉等二人身上!
一片血污,屍體狼籍!
尤南豹聞言笑道:「冷姑娘快請除去人皮面具,讓周白眉、尤南豹,一識廬山面目!」
尤南豹一面植劍於地,洗去劍上人血,一面向周白眉笑道:「周兄,若非你心細如髮,看出破綻,我們今天難免陰溝內翻船,毀在這兩名設計誘敵的清廷鷹犬手下!」
話完,回手向床上大漢的心窩一點,便把那大漢點得暈絕在竹榻之上!
尤南豹雙眉微剔,一言不發地,伸手入懷,摸出了三柄墨黑小劍!
周白眉目注尤南豹,蹙起兩道白眉,擺了擺頭,緩緩笑道:「尤老怪物,你是否越老越糊塗了?鬧海金鼇要到海中去釣,我若跑到『白龍江』起源之處釣鼇,豈不等於是緣木求魚,病人說夢?」
話完,伸手揭開包裹,使包內之物,呈現在屠遠志等人面前!
尤南豹忽然自懷中取出那柄斷金切玉的「昆吾劍」來,雙手捧向周白眉,含笑說道:「周兄,小弟這柄『昆吾劍』,送了你吧!」
容貌膚色,依然嬌艷如花,但雙頰上的十字傷痕,卻令人不忍卒睹!
宇文琪猜出靈兒在說到「我為了主人」以後,所說不清的語意,遂低聲問道:「靈兒,你是不是擔心你主人遺體,會被鳥獸毀損?」
谷長青在歐陽平胸前一瞥,道:「歐陽兄,你竟遇上岳龍飛小賊,並把他的人頭,弄來了嗎?」
尤南豹雙眉一軒,目閃神光地,含笑說道:「我們何必在此胡亂猜測,穿過密林一看,不就了然了嗎?」
周白眉一旁看得點頭讚道:「冷姑娘與宇文姑娘,今後有個這隻逗人喜愛的通靈異鳥陪伴,當可解除不少寂寞!」
冷冰心點頭笑道:「對了,務請周老前輩費些苦心,趕緊替琪妹療傷復功,我妹妹才好設法追蹤仇人,雪卻心頭重恨!」
但如今束翼下撲,卻無殊自取滅亡地投入枉死城內!
冷冰心「哦」了一聲笑道:「其中一條,大概便是老前輩所說的『金線白鱗四腮鱔』?」
靈兒點了點頭,偏過鳥頭,看著鮑孤雲、林素棠遺體,好似無限傷心模樣!
尤南豹聞言,也不禁啞然失笑!
女孩兒家那個不愛這等羽毛美麗的聰慧靈禽,頓時人鳥之間,情感交流地,一陣親熱!
尤南豹笑道:「照周兄語意聽來,若想療傷復容,像是還需要一些靈藥之類為助!」
說完,輕輕放鬆靈兒,看它怎樣表示?
尤南豹自從南海中毒,死裏逃生之後,深知自己既成清廷鷹犬的目中之釘,則「武當山藏劍谷」,早晚必有奇禍臨頭,已非可以長久樂居之地!
周白眉微笑說道:「你既知『金線白鱗四腮鱔』的妙用,是否覺得對宇文姑娘極有幫助?」
宇文琪雖然不知鮑孤雲獲悉溫如玉下落,及他虐待「梅花仙子」林素棠之情,因而離開「仙霞嶺」尋仇等一段經過,但從這四具屍體之上,也可猜透了不少端倪,不禁一陣傷心,淒然垂淚!
宇文琪眼珠微轉,含笑說道:「可能是清廷鷹犬正在『白龍潭』邊,有甚要事,這兩隻巨鷹才不願我們走近,而加撲擊!」
茅屋中靠牆的一張竹榻之上,躺著一名大漢,右小腿腫脹得已比平時約莫粗了一倍,口中呻|吟不已!
周白眉繼續笑道:「二十年來,昔日的『金線白鱗四腮』小鱔,應該業已長成,我遂忽然想起,不妨同作岷山之行,試試宇文姑娘有無這份罕世機運?」
話完,當先便往林內走去!
尤南豹深知周白眉醫道極精,性情極傲,若非冷冰心、宇文琪二女的雙頰刀斑,極難復原,決不會這等說法!
周白眉與尤南豹,聽得均自黯然搖頭,但冷冰心卻頗為反常地,發出一陣格格朗笑!https://m.hetubook.com.com
尤南豹卻咬牙說道:「歐陽平這種賊子,簡直喪盡天良,毫無人性,慢說兩位姑娘對其恨入骨髓,就是我尤南豹遇上他時,也非叫這無恥之輩,分屍萬段不可!」
語音未了,那團五色彩雲,業已飛入懷中,果然正是「仙霞嶺」幫過宇文琪大忙的通靈鸚鵡「靈兒」!
宇文琪笑道:「這東西冷姊姊可曾見過?」
周白眉目注密樹,雙眉緊蹙,口中喃喃自語道:「奇怪!奇怪!」
三隻手掌才合,吳心幹一聲悶哼,全身急顫,口耳眼鼻之中,全身慢慢沁出鮮血!
冷冰心對於自己頰上刀斑,似乎毫不在意,只是手指宇文琪向周白眉含笑說道:「我姊妹遭人毒手,及自殘容貌原因,少時自當向老前輩們奉告!但宇文小妹武功喪失,多有不便,周老前輩號稱當代神醫……」
尤南豹低聲嘆道:「一朝春盡紅顏老,已是令人極為惆帳銷魂之事,何況紅頗未老,絕色先殘,將來岳龍飛老弟得見這般情狀,豈非也要銷盡他的英雄豪氣嗎?」
周白眉撫掌笑道:「尤老怪物,你枉自闖蕩江湖多年,在見識方面,竟連冷姑娘都比不上,豈不慚愧死了?」
故而回轉「藏劍谷」後,尤南豹立對家人指示,索性不動聲色地,摒擋一切,悄悄遷往「北天山」居住,以作長久避秦打算!
谷長青厲聲狂笑,指著岳龍飛的人頭,咬牙說道:「岳龍飛,你適才施展『墨羽芙蓉日月旛』傷我之際,何等耀武揚威,如今卻也死在歐陽兄的手內!」
周白眉尚未答言,冷冰心便即說道:「琪妹怎又灰心則甚,只要你功力能夠恢復,頰上刀疤,不足為意……」
回頭再把榻上大漢的衣裳挑開,所見亦同,尤南豹遂哼了一聲,長劍立揮,將這大漢屍分兩截!
尤南豹看了宇文琪兩眼,縱聲笑道:「你若真能釣得一條『金線白鱗四腮鱔』?則宇文姑娘不僅真氣內力,可以立告恢復,並將大勝昔時,為武林中放一異采!」
宇文琪微嘆一聲,黯然說道:「鮑老前輩與林仙子,一生為情所苦,終未得償素願,倘若英靈不遠,看見周老前輩在墓碑上所鑄字跡,當可含笑九泉的了!」
靈兒不等宇文琪話完,便囁囁嚅地,接口說道:「我主人上崑……崙山,救了林……林仙子,回到這裏,遇上惡人!我主人與惡人夫妻打架,一同打死,林仙子也……陪我主人自盡!」
武陵山景色絕佳,尤南豹、周白眉正在一座小嶺頭上,游目騁懷之際,忽然聽得一片悲泣聲息,傳入耳內!
周白眉搖頭笑道:「尤老怪物,倘若病人都像你這般兇狠,還有誰敢做醫生呢?」
宇文琪看得搖頭讚嘆說道:「周老前輩適才所贊不差,尤老前輩這種『三劍同發,百步追魂』的手法,委實足以稱得上是當今獨步!」
冷冰心笑容一收,伸手撫摸著頰上刀斑,搖頭長嘆說道:「我笑的是,自古美人多禍水,人生何必是紅顏?我與琪妹,均生而不幸,薄具了幾分姿色,果然引來不少煩惱!如今容貌既毀,可能反到落得清靜無愁了!」
靈兒答道:「慧兒脾氣大,已經觸樹死了!我為了主人……不然也就和慧兒一齊死了!」
語音微頓,伸手指著正在「白龍潭」上空,飛翔盤旋的兩隻巨鳥,向周白眉、尤南豹問道:「周老前輩與尤老前輩請看,那正在『白龍潭』上空盤旋飛翔的兩隻鳥兒,是不是『鬼杖仙翁』屠遠志所豢,派往『藏劍谷』盜劍的兩隻巨鷹?」
周白眉搖頭笑道:「這三柄劍兒並不叫『追魂劍』,是叫『追魂墨令』,不僅鋒利得無堅不摧,並還通體皆淬劇毒,見血立死!」
尤南豹恰好是正面,故而看清來者是兩名頭戴人皮面具的黑衣人!
說話之間,人皮面具業已摘落!
周白眉默默聽完,眉頭深蹙,似在作甚重要思忖!
尤南豹在左,周白眉在右,冷冰心與宇文琪居中!
尤南豹搖手笑道:「冷姑娘不必多禮,我幫你殺死歐陽平,算不了是什麼大事?」
吳心幹點頭答道:「我與家兄,一同行獵,走到一座小叢林中,家兄便為人面蜘蛛囓傷,那隻人面蜘蛛,也被我順手擊成稀爛!」
幸好冷冰心聰明絕頂,早就看出這隻人言極為流利的通靈鸚鵡,似萌死志!遂暗暗留神,欲加防護!如今才被她突展絕世輕功,擋向參天古木,並以「截江奪斗」手法,將靈兒一把捉住!
冷冰心失笑說道:「老前輩會錯意了,我不是求你去殺歐陽平,而是求你莫殺歐陽平,才好留給我姊妹報仇雪恨!」
尤南豹問道:「怎樣出人意料?是蛇勝了鱔,還是鱔勝了蛇?」
周白眉謂然說道:「岳龍飛老弟那等高明身手,瀟灑丰神,以及光風霽月胸襟,是武林中難得一見的曠代俊傑!我希望他能殊於流俗,不為此事煩惱,或是化情愁為國憤,把整個心神,貫注到再造河山,重光日月方面!」
冷冰心問道:「琪妹,你奇怪什麼?」
周白眉因在側面,只看出來人身著黑衣,認定是「黑面鐵衛」中人,「格登」一聲,崩簧響處。「五雲捧日攝魂釘」便自化為一大五小的六點星光,電疾射去!
尤南豹失笑說道:「周兄真是明足察秋毫之末,卻不辦輿薪,你難道未曾注意到,這兩位胸前所佩的『墨羽』嗎」?
周白眉的兩條白眉,高高揚起得意笑道:「說來也是巧事,約於二十年前,我偶遊『岷山』東麓,在『白龍江』起源之處,看見一場罕世惡鬥!」
尤南豹、周白眉方自大吃一驚,宇文琪也把臉上所戴的人皮面具,伸手摘落!
周白眉聞言,不覺眼中一亮!
宇文琪向尤南豹笑道:「尤老前輩是要用這『追魂墨令』,來對付那兩隻巨鷹嗎?」
周白眉微笑說道:「我替這一鱔一蛇,料理身後之事以後,在『白龍江』發源的『白龍潭』周圍,略作徘徊,無意發現潭中還有一條未長成的『金線白鱗四腮』小鱔!」
話猶未了,突然凝神傾耳,低耳說道:「果然有人來了,但不知來者是誰?」
說完,轉面對周白眉含笑說道:「周兄岐黃妙技,不僅當世無雙,並上超華佗扁鵲,何妨在這『武陵山』中,結段緣法?」
周白眉搖頭笑道:「我所說的罕世惡鬥,並非武林高手,而是兩條難得看得見的珍奇怪物!」
尤南豹恍然大悟地,微笑點頭,向周白眉問道:「周兄,你在想些什麼?」
周白眉笑道:「鷹目之銳,能見深草滾珠,有這兩隻通靈巨鳥,在空中飛翔,還用得著躡足潛蹤,悄悄掩去嗎?」
靈兒兩隻鳥眼,方自一翻,宇文琪含笑叫道:「靈兒,這是我冷姊姊,我最聽她的話,你也要聽她話呢!」
尤南豹眉梢微聳,含笑說道:「假如真是昔日去往『藏劍谷』中鬧事的兩隻扁毛畜生,我確想試試多年未用的手法,是否生疏了呢?」
冷冰心道:「倘若『白龍潭』邊,現有清廷鷹犬,則雙鷹被殺,他們為何毫無動靜?」
宇文琪知道冷冰心雖然含笑發話,意味曠達,其實這種笑容,可能比和_圖_書放聲痛哭,還要淒涼幾分!遂設法岔開話頭,「咦」了一聲說道:「鮑老前輩所養的那兩隻靈鳥呢,怎的未見它們在此?」
宇文琪如言伸出玉腕,周白眉遂凝神為她診斷脈息!
尤南豹何等江湖經驗?聽出周白眉語內,似有弦外之音,不由心中一驚,把他拉到旁邊,低聲問道:「周兄,我從你語意之中聽來,難道宇文姑娘及冷姑娘的頰上刀斑,不易復原的了?」
周白眉目光微注那兩位黑衣人,訝然說道:「尤兄,你說這兩位是我們自己人嗎?」
周白眉索性用尤南豹所贈「昆吾劍」在這巨石上鑄了:「一代大俠鮑孤雲,暨夫人林素棠之墓」字樣。
冷冰心笑道:「請問周老前輩,要費什麼手腳?」
尤南豹大袖雙揚,縱身飛起,在空中收回三柄「追魂墨令」,揣入懷內,搖頭微嘆說道:「多年未用,尚幸手法還不太生疏,這兩隻巨鷹既除,總也算是廢了屠遠志老賊的一番心血!」
周白眉接口笑道:「尤兄,你的看法,與我又有不同,我認為我們在當世武林中總還算是小有名頭,對方倘若僅僅仗恃這幾件霸道暗器,還未必敢向我們下手?」
尤南豹笑道:「依你,依你,我們便先光明正大地,趕去看看!」
屠遠志等聞得石響,便知歐陽平生還有望,一齊欣然色喜!
周白眉點頭笑道:「尤老怪物怎的如此吃驚,你曉得這種『金線白鱗四腮鱔』的用途嗎?」
周白眉尤南豹說得這般誠懇,遂不再謙辭,接過「昆吾劍」,含笑說道:「尤兄既然這等說法,周白眉不敢再卻,我就收下了!」
宇文琪跟蹤縱過一看,果見那隻名叫「慧兒」,勇猛無比的「長喙鷦鷯」業已殉主自盡,觸樹死去!
尤南豹笑道:「周兄認為他們還有什麼厲害手段?」
周白眉點頭答道:「另一條則是『雙頭玉帶奇蛇』!」
尤南豹則向大漢笑道:「尊駕暫抑悲懷,也許令兄有救?」
一具女屍,雖然雙須已蟠,年華老去,但從她那秀逸無倫的眉眼部位,及臉龐之上,尚可看出在她朱顏綠鬢之際,定也是位傾城傾國的絕代佳人!
群俠一番嗟嘆,共同盡力,為鮑孤雲、林素棠、及這隻「長喙鷦鷯」堆起一座高大的墳頭,尤南豹並弄來一塊長方巨石,矗立墳前!
後面一隻巨鷹見狀,自然魂飛魄散,怪嘯連聲,盡力斜飛逃命!
冷冰心問道:「聽周老前輩的言中之意,尤老前輩三柄墨黑小劍,似乎不是凡物?」
冷冰心笑道:「可惜只將後面那隻惡鷹的翼尖毛羽,掃落幾根,倘若一併除掉,該多麼好?」
冷冰心聞言,看了宇文琪兩眼,秀眉雙挑,面露喜色!
尤南豹不等周白眉話完,便苦笑道:「自從『藏劍谷』失劍以後,尤南豹已探悟謾藏誨盜,懷寶招災之旨,何況彼此矢志光復,理就使清廷鷹犬,多多濺血青鋒,故而小弟不僅以這柄『昆吾劍』,奉贈周兄,並在奪回其餘失劍以後,亦將毫不吝惜地,分贈同志之士!」
雙鷹若在高空,則尤南豹「追魂墨令」再妙,也有鞭長莫及之嘆!
倉卒之間,毫無別法,只好索性也按崩簧,發出「七孔黃蜂針」,覷準空中的一大五小點寒星打去!
周白眉指著榻上大漢的腫腿,冷笑說道:「他這腫腿分明是自行用毒藥暗器,輕輕劃破,卻諉稱被人面蜘蛛咬傷,故造謊言,哪裡瞞得過我?」
周白眉繼續笑道:「宇文姑娘雖然暫時難拼硬敵,但有了你我及冷姑娘三人,縱是『鬼杖仙翁』屠遠志,或『南海毒|龍』黎放鶴在此,也足與他們放手一鬥,大可堂堂皇皇馳去,何必還要畫蛇添足地,先加察看呢?」
其中一具男屍是曾參與「南海英雄會」,武功不在「鬼杖仙翁」屠遠志以下的「萬妙天魔」溫如玉!
一面發話,一面縱過身形,仔細觀察,發現不僅那具兩腿皆無的男屍,正是「仙霞嶺」中所遇,曾經贈送自己「天卷紫府奇書」的「愛梅秀士」鮑孤雲,連另外兩女一男等三具屍體之中,也有兩具屍體!
尤南豹武功絕世,暗器手法,自亦極高,七線金光,凌空急射,一片叮叮脆響之下,居然把那六點寒星,射落五點!
宇文琪冷冰心兩人將四具遺屍,妥為掩埋,眼前剩下清清淨淨的一潭清水!
前半段途中,安然無事,只不過到處登臨,欣賞那些風光山色而已!
尤南豹撫掌大笑說道:「良醫之功,便同良相,何況周兄是當代神醫?你這一念之移,武林中獲福無量,定將上沐天庥……」
屠遠志大喜之下,卻又微覺訝然,因為發現歐陽平的雙目神光,似比以前更為朗徹了些!
尤南豹失笑說道:「周兄莫要誇口,什麼不尋常的魚兒?難道你想釣一條鬧海金鼇不成?」
周白眉看了正在動手為鮑孤雲、林素棠挖穴的宇文琪及冷冰心兩眼,搖頭微嘆說道:「不論是否能釣得『金線白鱗四腮鱔』?我均有法子使宇文姑娘恢復真氣內力!但除非絕世機緣,對她與冷姑娘的頰上刀斑,卻非僅憑小弟醫道,可以扭轉乾坤的了!」
周白眉瞿然說道:「這等巨鷹,已屬罕見,何況又是兩隻同飛,可能真的被宇文姑娘說得對了!」
宇文琪淚光盈睫地,點頭答道:「林仙子年輕貌美之時,被溫如玉設計相奪,害得鮑孤雲老前輩斷去雙腿,含冤遁世!如今年老色衰之際,卻又造成淒慘結果!雖然所遇非人,致成孽累,但追因溯本,其禍還不是為了林仙子生有一副絕代紅顏而已!」
尤南豹早就凝目注視,認出果是「鬼杖仙翁」屠遠志所豢,曾在「藏劍谷」內,向自己尋釁的奪劍雙鷹,遂提足真氣,化成一陣驚魂長笑,長笑聲中,三線墨色精光,突地電疾騰起!
周白眉哈哈大笑地,搖手說道:「尤老怪物,你怎麼這樣笨法?」
話猶未畢,周白眉「五毒歸元手」的功力聚處,冷笑連聲,右掌一揚,便向他胸前按去!
尤南豹雙眉一挑,長劍出鞘,先行劃破地下已被「五毒歸元手」震碎臟腑慘死的吳心幹的胸前衣裳,果然現出「赤膽忠心,永保大清」八字!
周白眉揚眉笑道:「我要去釣一條金線白鱗的四腮怪鱔!」
尤南豹軒眉笑道:「周兄分析得妙,有了這三點原因,我們無論如何,也得跑趟『岷山』東麓!」
周白眉驚訝欲絕地,失聲問道:「宇文姑娘,你與冷姑娘的雙頰刀傷,是受了何人毒手?」
宇文琪笑道:「這位就是派遣靈蛇傳書,在『南海毒|龍島』,幫了我們大忙,老前輩等,均頗欲一見,烏蒙門下的冷冰心姐姐!」
當先一位黑衣人未曾答話,後面一位黑衣人卻接口笑聲說道:「周老前輩及尤老前輩,難道我臉上只多了一副人皮面具,你們就認不出晚輩宇文琪了嗎?」
周白眉聞言之下,哈哈一笑,白眉雙軒說道:「這點毒傷,容易治療得很!」
尤南豹想了想說道:「宇文姑娘恢復真氣內力之事,略緩無妨,我們還是合力消滅了尚未趕來接應的清廷鷹犬,另外覓定幽僻所在,再替宇文姑娘盡力為妥!」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