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墨羽青驄

作者:諸葛青雲
墨羽青驄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六章 俠義千秋

第二十六章 俠義千秋

這時,群俠已然聚在一起,並由寒月師太擔負指揮拒敵之責,她衡量情勢,覺得己方好手共有八人,分敵「遼東九惡」自無多大問題,但堪慮的是姬冬秀手下的一群苗女,她們的身手固然不弱,但拿來與眾多的清宮衛士相較,便成了最弱的一環!
清帝玄燁忽然「嘿嘿」冷笑道:「好個大漢子孫,人心未死,正氣尚存,你何不看看爾朝最後一個皇帝,是死在誰人之手?」
姬冬秀突地一咬銀牙,對寒月師太道:「事已至此,庵主盡量下令突圍,不必顧慮了!」
尤南豹捋鬚沉釁道:「朱峽主這樣安排,的確慎密無比,但於上次在衡山一投,我想到玄燁那廝,極可能又重施故技,謂集大量官兵來對付我們,那時,又該怎樣應付呢?」
周白眉手中乃是尤勝「魚腸」的武林奇寶「昆吾劍」!
朱潤波這才抽空探視著青松道長的傷勢,見他服了些周白眉的獨門療傷丹藥以後,除已能行走活動,只是數十年苦修的功力,已被擊散了大半,渾身軟弱無力而已。
誰知,他們僅衝出兩三丈遠,突地一排強烈的孔明燈光照來,耀目難睜,同時,機簧之聲連珠進發,破空悅嘯大作,無數利箭,像蝗般激射過來!
周白眉接口道:「朱峽主既然知道玄燁的為人,那就不該接受他的挑戰,因為我總覺得其中必然有著極大的陰謀,對我們極端不利,朱峽主以為如何?」
當下,與大智上人,妙一羽士,一字排開,齊運神功,透體發出,在身前佈起一堵無形網牆,領先開路……
寒月師太聞言,自是不便再說,遂與群俠跟隨在朱潤波身後,回轉至白石坪上,同時並指揮群俠四處散開,凝神戒備,以防不測!
朱潤波莊容道:「我乃大明宗室,守土抗敵,光復山河,何逆之有?」
漫天劍氣中,只見電光速閃,慘叫之聲大作,八顆頭顱突破劍幕,飛上半空,灑了漫天血雨!
她這一走,岳龍飛和宇文琪便只好雙雙收起悲痛的眼淚,又復跪下拜了三拜,這才懷著滿腹離情,轉身追上冷冰心,那鸚鵡靈兒,也振翼隨後飛去!
玄燁默然半晌,又復陰森一笑,沉聲道:「朱潤波!你可知孤家為何對爾等曲意優容,至今尚不曾動用朝廷一兵一卒來清剿爾等的原故?」
玄燁也不動火,只用兩道懾人的目光,深沉地注視著朱潤波,一字一字地說道:「朕要舉行一座百日擂台,與你所能嘯聚的草莽之徒,作一次徹底的決戰,你敢不敢接受?」
岳龍飛不知怎地,鼻孔忽然一酸,心頭一陣說不出的難過,「唰」地跪下來,對恩師大拜三拜,方始垂淚起立!
哈元顏、哈元亮雖然不認得妙一羽士,但從射來的指風之中,已覺察出厲害,哪還敢硬接,遂齊地晃身,雙雙左右一分,讓避開去!
寒月師太聞聲,不由喜心翻倒,霍地止步,振臂大呼:「朱峽主已到,大家快衝!」
清廷方面,自有人出來將「遼東八惡」的屍體,抬入擂台後面。
群俠聞言,裘仲達首先贊成,其餘也齊點頭同意。
寒月師太低唸了一聲佛號,道:「這方面,幸得獨孤維已有透露了!」
朱潤波謙遜地笑了笑,又復沉思了一會,拍頭道:「首先,我們仍然採取分頭傳信的辦法,各人負責一路,通知上次參加『順天禪寺』開光大典的各大門派及幫會,請他們在玄燁頒佈舉行百日擂台的時間地點之後,便馬上派人前往赴會。第二,為了避免可能被玄燁一月打盡起見,各門派及幫會最多只可派出三分之一的人手,同時這三分之一的人手當中,又僅可指定一兩名好手參加打擂,某餘之人,應化裝為觀看熱鬧的人,分散在擂台周圍以防萬一。第三,赴會之人,在路上應盡量隱蔽身分,只憑墨羽暗記以作識別,以免玄燁派出鷹犬在途中施懈陰謀暗算!」
朱潤波方對徐同謙謝之際,想見一條人影,像鬼魅般凌空忽然飛落,不由心頭一震,脫口喝道:「是什麼人?」
朱潤波閃目側顧,見說話之人乃是武當護法「青松道長」,情知他上去也不會是「達圓活佛」的對手,但為了青松道長在武林中也頗有聲望,自是不好意思攔阻,只好點頭含笑道:「這喇嘛的內家功夫已有相當火候,道長千萬小心了!」
冷冰心伸手招回「鐵線青蛇」,迎著狂怒撲來竟欲搶救穆納溫的「白額惡虎」穆多隆,嬌喝道:「無恥鷹犬,接著!」
朱潤波一聲清叱,一翻雙掌,迎擊過去!
那團七彩強光一閃即滅,只見兩道紫色精虹與那幅五色珠簾,竟已消逝無蹤,不知去向!
哈元顏在樓頭縱聲笑道:「庵主不愧為識時務的俊傑,本官敬奉聖旨,歡迎爾等進來!」
二人在群俠詫然注視之下,遠遠離開,隱入一叢亂石之中,良久,方才出來,走回群俠圍坐的地方。
話聲一落,底層的兩扇雕花樓門,便緩緩啟動,透出大片燦耀奪目的燈光!
玄燁沉聲道:「你敢不敢接受?」
只聽「拍」聲微響,松紋古劍與對方掌緣一觸之下,竟登時斷為兩段!
玄燁沉聲道:「朱潤波!朕賜你一個機會,你敢不敢接受?」
群俠一個個看完之後,面上俱是一片肅穆沉重之色,沒有人開口,也沒有人移動一下,彷彿都成了一具石像!
正說間,忽見一名把守谷口暗卡的大漢,飛奔而來,對朱潤波躬身道:「東極『大荒島主』門人,徐同大俠在谷口求見!」
只聽尤南豹一聲喝:「殺!」
喝聲中,兩股奇猛勁風,疾捲面至,擋在季星奇、黃夏公的前面,與姬冬秀劈出的掌力接個正著!
可是,若不朝這方向走,又怎麼辦呢?能眼睜睜地任由數十名苗女,慘死亂箭之下嗎?
此際,與冷冰心交手的乃是「鐵爪惡豹」穆納溫,他一見冷冰心竟將兵刃當作暗器飛來,自恃雙手曾經用靈藥浸練,指掌堅遣精鋼,兵刃難傷,遂「嘿嘿」一聲冷笑,竟然毫不躲閃地五指箕張,朝飛來的「鐵線青蛇」抓去!
於是,泰安府城內的大小客棧都塞滿了客人,泰山腳下的大小村莊,已沒有一間空房,那些來得遲的,便只好露宿荒野!
青松道長一聲大喝,左掌猛地拍出!同時腳跟一蹬,身形倒掠而出!
但聽一陣金玉交鳴的懾人銳響連珠迸爆之下,頓見霞芒四射,「五鳳樓」頭突然迸起一團耀目難睜的七彩強光,反映得周圍的燈光為之肆然失色!
三月初三這一天,終於到了!
雙掌一圈,呼地猛然劈出!
西門醉怪眼一翻,對朱潤波道:「朱峽主把他們支走,到底是什麼用意?」
朱潤波微感意外地一怔,隨即莊容反問道:「是什麼機會?不妨先說出來聽聽!」
在這種情形之下,雙方已是短兵相接,近身肉搏,遂使「諸葛神弩」絲毫不能發揮威力,盡成了廢物!
這時,夕陽銜山,這一群為數達四五百人的反清志士,除了朱潤波等來自丹心峽的這一撥入以外,其他都為了今日旗開得勝大為興奮,各自結隊覓地歇息,食用乾糧,興高彩烈地談論著……
這樣一來,雙方又陷入相持不下的局面!
喝聲一落,「遼東八惡」及眾衛士倏地四下散開!
但奇怪的是這一座箭陣,僅圍住三面,獨缺「五鳳樓」前面一方!
玄燁沉聲道:「那你為何不領導這反抗力量,與孤傾力一戰。」
朱潤波與群俠的心中,自然明白若在這時候撤退,乃是安全措施,但是,這場百日擂台之事,業已舉世轟動,倘若他們就此悄然退走,便難免被千萬同胞,誤會是虎頭蛇尾,畏敵而逃,那時,將難以再復激勵人心,繼續進行反清復漢的大業!
正當群俠一籌莫展之際,那散坐在四處歇息的各門派及幫會之人,亦已警覺這邊的情形有異,遂紛紛走攏來探問究竟……
那時快,只聽姬冬秀一聲嬌叱!雙手朝上一揚!
其餘七惡,亦已率領一班禁宮衛士,將群俠重重圍住!
喊聲震天!倍增無限威勢!
雙方距離不過八尺,他這一抓之下,立時將「鐵線青蛇」的蛇頭抓個正著,縱聲狂笑道:「無知賤婢!看你……」
倏地大袖一揮!
經過了一陣沉寂之後,「生死台」後又復奏起一陣鼓樂之聲,錦幔掀處,大搖大擺地走出一個身材魁梧,貌相威猛,身穿金線袈裳的喇嘛!
玄燁道:「朕仍本原來計畫,不用朝廷官兵對爾等加以清剿,要用草莽的力量,消滅爾等這班草莽之徒!」
「生死台」後,走出幾個喇嘛,迅快將活不成的「達圓活佛」抬進錦幔後面,情況便沉寂下來。
玄燁冷哼一聲,沉聲道:「你若倖勝,朕便立即退出關外,讓你恢復亡明年號!」
大漢躬身應命,轉身奔去,過了片刻,便領著徐同到來。
於是,各式人等,像潮水一般,從四面八方,湧向東嶽泰山!
朱潤波朗聲大笑道:「我朱潤波以身許國,矢志光復大漢河山以來,便不知懼怕為何物,玄燁!你有什麼陰謀詭計,儘管說出來便了!」
朱潤波搖了搖頭,道:「須知我國歷經流寇之亂,百姓慘遭兵災,顛沛流離,這些年來,好不容易才稍得喘息,安定下來重建家園,在他們的心目中,實在害怕再有殺伐之事,故此我們這多年的www.hetubook.com.com反清復明工作,難以在民間普遍展開……」
「達圓活佛」目中兇光一閃,冷喝道:「你們這種廢料,也敢冒犯本座?去!」
尤南豹本人使的是「魚腸寶劍」!
「生死台」上,劍氣驟斂,六條人影連飛回「決戰席」的蘆棚,擂台上只剩下「遼東八惡」的八具無頭屍身,屹自不曾倒下!
寒月師太不住笑聲安慰道:「傻丫頭,只幾天工夫便可以趕回來,還有什麼捨不得的,快快抹乾眼淚,跟著龍哥冷姊姊起程去吧!」
「遼東九惡」目睹朱潤波等人的神威,俱不禁心膽皆寒,但又不敢在主子面前畏縮不前,只好硬起頭皮,指揮眾衛士整頓殘餘的「諸葛神弩」手,以及尚埋伏花樹林中的人馬,分頭堵截!
徐同見了朱潤波,微一抱拳,道:「在下奉了家師之命,將所有的『乾天霹靂子』帶來,聽候朱峽主差遣!」
寒月師太心念電轉,主意還未打定之際,陡聽「五鳳樓」上,又傳來哈元顏一陣得意的笑聲道:「無知叛逆,萬歲特降殊恩,網開一面,准爾等進入樓中,爾等著能洗心革面,痛懺前非,永作大清順民,萬歲爺不但要赦免爾等叛逆之罪,並還有特別恩賞,這是最後的機會,爾等好好考慮一下!」
朱潤波飛身而出,袍袖輕揚,輕輕將青松道長身軀接住,閃身一看,發現這位武當護法,已然昏迷過去,口角流血,面如淡金,已然傷得不輕!當下,嘆息一聲,吩咐周白眉趕緊調法施救,便拂袖飛上了「生死台」!
岳龍飛道:「但是武當派也還有幾位門人同來,由他們去護送不是更比較合適嗎?」
朱潤波微微一笑,「傻孩子,這場擂台有百日之長,憑你們的腳程,足夠趕回來參加最後的決戰,你還愁什麼?」
岳龍飛用的是專斬清廷鷹犬的「屠龍劍」!
「獨角惡龍」莫爾袞藏身在盾牆後面,厲聲喝道:「該死逆賊!還不乖乖束手受縛,償我三弟命來!」
說話聲中,已自上前與來人行禮,並笑道:「先生尊體痊癒得為此迅快,真是令人可喜可賀!」
侍立在玄燁背後的季星奇與黃夏公,俱是年老成精的怪物,乍見之下,便看出這兩道精虹乃是前古神物利器所化的劍氣,自然識得厲害,都不由大吃一驚!
「達圓活佛」步至台口,朝「決戰席」蘆棚厲聲道:「朱潤波!快上台來與本座決一死戰!」
朱潤波搖了搖頭,沉重地說道:「事情已有了變化,我們且離開此地再說吧!」
朱潤波神態莊肅,目光注定「達圓活佛」,也是右掌緩緩提到胸前,這才迎著對方來勢,徐徐推出!
浮雲道長不以為然地插嘴道:「但據貧道所得的消息,吳三桂、耿精忠,尚可喜這三個賣國賊,近來頗有反清復漢的傾向,倘若他們……」
朱潤波環顧群俠一眼,也不向玄燁行禮,便率領眾人轉身出宮而去。
這時,台下觀戰之人,方才如夢初醒地瘋狂鼓掌,喝采之聲,整座泰山都為之撼動!
周白眉也大展神威,一連施出「五毒歸元手」掌力,震得「白額惡虎」穆多隆東躲西閃,不敢稍當其鋒!
笑聲倏止,大喝道:「聖駕現在樓中觀戰,諸位大人還不動手更待何時!」
青松道長再稽首,手腕一振,松紋古劍劍尖斜斜上指,左手劍訣齊眉,擺出武當鎮山「兩儀劍法」起手式,「一陽初動」,朗聲道:「大喇嘛請賜招!」
朱潤波與寒月師太等人會合以後,立即吩咐道:「京城之中,滿虜勢盛,不宜久留,速退為宜!」
寒月師太寬心大放,長劍一緊,「金針渡厄」、「楊枝灑露」、「佛光普照」,一連三招禪門絕學,殺得「獨角惡龍」莫爾袞手忙腳亂,閃退八步,方才躲過了劍鋒入體之厄!
「達圓活佛」一聲狂笑,緩緩拍出一掌!
半晌,玄燁臉色一沉,冷峻地說道:「朱潤波,你以為憑著一班草莽之徒,便足以抗拒孤家傾國的精英了嗎?」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季星奇、黃夏公二人的大袖拂出之際,只聽「嗤嗤」兩聲,二人的袖管業已被紫色精虹絞得稀爛!
寒月師太一面喝住群俠不可妄動,一面閃目打量,情知在這種形勢之下,若憑功力硬闖,群俠或許能僥倖脫身,但數十名苗女,則勢將無一倖免!
說時遲,但聽呼嘯之聲響處,那道白光又復凌空盤旋電射而至,閃電般朝姬冬秀一落……
他們這一退回石坪,「遼東九惡」立即指揮眾衛士,又復一擁而上,將群俠圈住,猛烈狂攻!
朱潤波朗聲大笑,高座而起,陡聽幾聲厲喝:「藏狗還我兄弟的命來!」
「遼東八惡」被困劍光之中,立時驚覺不妙,「獨角惡龍」莫爾袞火速一打暗號,便待拼命突圍……
於是泰山之麓,一場驚天動地,泣鬼神的大戰爆發了!
喝聲中,三條人影已搶身而出,齊地雙臂一抖,足尖一蹬,飛掠出三四丈,在空中又復振臂擰腰,朝前衝出兩丈有餘,這才落在「生死台」上!
這一來,青松道長頓時束手縛腳,施展不開,只好仗著輕靈身法,滿台遊走!
寒月師太道:「玄燁狡詐無比,朱峽主難道還不清楚?」
姬冬秀神情肅穆地目注寒月師太,沉痛說道:「只要諸位大俠,能安全脫險,就算犧牲了她們,在整個光復大業而言,也是值得的!」
這時,清帝玄燁已端坐在由機關操縱的御座上,緩緩出現,停止在欄杆後面,兩道懾人的目光,凝注朱潤波,半晌,方才開口道:「你就是盤踞『丹心峽』的逆民朱潤波?」
寒月師太心似油煎,兀自想不出一條妥善可行之策!
於是,滿虜費了不少心力組成,準備將群俠一網打盡的「諸葛神弩」大陣,登時潰不成軍,屍橫遍地!
朱潤波微笑道:「庵主請放寬心,我相信玄燁黔驢之技已窮,何妨去聽聽有何話說!」
「達圓活佛」笑聲一斂,右掌一提,當胸緩緩推出!
陡地……
朱潤波笑道:「他的話根本就靠不住,我們怎能相信?」
朱潤波見三人乃是「伏牛四大金剛」中的老大、老三和老四,情知他們必不是「達圓活佛」的對手,但此刻他們已搶先上台,同時又是為了報復結盟弟兄「無敵金剛」方天之仇,是以在情理上,也不便攔阻,只好緊皺眉頭坐了下來。
寒月師太低唸了佛號,道:「既然如此,各位小心了!」
西門醉神色凜然道:「這樣說來,這場百日擂台,我們似乎有點凶多吉少的了!」
寒月師太舊地重臨,想起獨孤維慘死之狀,不由好生感慨地低唸了聲佛號,嘆息道:「可憐獨孤施主,剛剛憬悟前非,迷途知返,方期共赴復國大業,誰料出師未捷,便慘遭毒手,難道蒼天果真昏睛了嗎?」
指風所及,但聞「咔察」一聲!樓上兩根粗可合抱的石柱,登時被洞穿了一個碗大的孔穴!
朱潤波遂選擇了一處適當的住置,面對數百名來自各大門派及幫會的反清志士,朗聲將獲得的消息宣佈了,然後肅容道:「各位是願意全身而退,抑是轟轟烈烈地與清兵決一死戰,望各位慎重考慮慎加選擇!」
朱潤波沉聲一嘆,默然將那一卷由「靈兒」帶來的紙卷遞給西門醉。
空中傳來一聲朗喝:「庵主速退,回身殺敵!」
可是,她們人數不少,勢又不能把她們放在核心,由群俠在外圍保護!
說完,又將適才獲得的消息,以及眾反清志士的決心,對徐同及公孫宇說了。
尤南豹等人亦不怠慢,殺著齊施,逼得「鐵爪惡豹」穆納溫連連後退,狼狽不堪!
朱潤波肅容道:「事情若到了那種地步,我們只好轟轟烈烈地放手一拼了!」
他們歇腳的地點,便是寒月師太日前拯救「鐵傘先生」獨孤維的那座小廟。
但朱潤波在座上卻眉頭緊皺,似乎在思索什麼,西門醉怪笑道:「朱峽主重創藏狗,萬千人都為你喝采歡呼,但峽主為何反面愁而眉不展呢?」
原來,群俠上次在清宮御園以內,發現「遼東九惡」極擅長於聯手合擊,是以尤南豹才想起那部「六合劍訣」來,遂在極短的時間內,組成了這一座包括四柄前古神劍,六位劍術名家的劍陣!
但事實也非常明顯,那滿酋玄燁既然尚在樓上觀戰,便絕對不會這樣簡單,讓他們平安地撤進樓中!
只聽又是一陣鼓樂之聲起處,「生死台」後面的錦幔便緩緩掀開,魚貫走出八個人來!
陡聽哈元顏在樓上揚聲叫道:「萬歲有旨,著穆大人等率眾衛士退下,不准妄動,並宣召『丹心峽主』朱潤波至樓前相吾,聖駕有話垂詢!」
入谷之後,朱潤波便吩咐各大門派及幫分別遣出子弟,在谷口及周圍險要之處設卡守望,以防清廷奸細混入。
在這情形下,縱然能夠拼命突破了這一關,但那時候,各人的真力也必然消耗得差不多,那時,倘若「遼東九惡」或其他衛士追來,將如何抗拒?
朱潤波沉聲道:「我們也不用多耗時間,乾脆雙方對擊三掌,以決生死便了!」
劍是神兵,招式更是奇絕,是以「六合劍陣」才一展動之下,頓見劍氣漫天,「生死台上」已看不見一絲人影,「遼東八惡」盡為劍陣的威力所籠罩!
和圖書寒月師太搖頭道:「不行,她們追隨姑娘闖關萬里,深入虎穴,好容易才得到所需的毒丹,怎能讓她們這樣白白送了性命?」
宇文琪仍然使用尤南豹所贈的「巨闕寶劍」!
朱潤波這才面對群雄,朗聲說道:「滿虜手段既然這般卑鄙毒辣,那麼,這場百日擂台我們也不必與那些無恥鷹犬講什江湖規矩了……」話聲微頓,沉重地說道:「明日午時,待擂台一開之際,首先便由徐大俠用『乾天霹靂子』將擂台炸毀,然後我們便乘那些無恥鷹犬炸得七零八落之時,一齊動手,務求將他們盡數殲滅,一個不留!至於迎戰清廷兵馬之事,我準備將各位分為十三隊,由我與大智上人等功力較深之人分別率領,各攜『乾天霹靂子』,分朝十三個方向,與清兵決一死戰!」
朱潤波道:「那東西乃是一名西域僧人所發,我遠遠望去,彷彿看見此物形似風車,上面有許多旋翼,那時候,我們還不知道是一具殺人利器,等到我們發覺情形不妙時,獨孤維已然遭了毒手!」
那潮水般湧進坪內之人,腳步快的便擠上了「觀戰席」佔個座位,後來的便只好擠站在當中的空地上,片刻之間,整個「朝天坪」已擠得水洩不通!
西門醉不解地問道:「這個道理我仍然想不通,請峽主詳加解釋如何?」
只見雙方掌勢一合,也不聞絲毫聲息,「生死台」也未搖動一下,只見「達圓活佛」的身軀微微晃了一晃!
卻決料不到,他們的如意算盤,竟完全落空!
「達圓活佛」連聲狂笑,掌上內力驟增,一時勁氣如排山倒海,一波接一波地狂捲而出,逼得青松道長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
言罷,舉步當先,率領群俠,將眾苗女夾護在中間,全神戒備,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朝「五鳳樓」走去!
朱潤波早從周白眉口中,得知在苗疆蛇谷中的那一番經過,當下,連聲謙謝道:「先生能參加光復河山的反清行列,朱潤波感激不盡,焉有鄙棄之理,何況先生攜來的異種奇蛇,對明日之戰,將大有裨益呢!」
這一仗,不但盡殲清廷鷹犬,並且把那二十萬步騎精兵,殺得潰不成軍!
朱潤波的確沒料到玄燁竟會有這一著,不由得怔了一怔,略一沉吟,道:「這擂台如何打法?是按江湖規矩?抑是正式的兩國交戰?」
周白眉縱聲怪笑道:「無知鷹犬,這回你們的死期到了!」
兩道紫色精虹其勢如電,登時與這幅五色珠簾撞個正著。
於是,一項驚天動地的消息,便在八荒四極,三江五湖之間,如火如荼地迅速傳揚開去了!
朱潤波伸手將墨羽及紙卷取下,折開來注目一看,臉上的神色登時微微一變,低頭沉思不語……
玄燁沉聲道:「這座擂台即是戰場,上陣之人,除死方休!」
「遼東九惡」齊地應了一聲!立即率領一群禁官衛士,展動身形,兵刃齊揮,朝群俠圍攻過來!
朱潤波臉孔一沉,道:「怎麼?你敢不遵為師的吩咐了?」
「達圓活佛」陡地一聲厲喝:「去!」
岳龍飛等人一聽機簧之聲,便知乃是最為霸道的「諸葛神弩」,但仗著都有真氣護身,縱然挨上幾箭也不妨事,當下,兵刃齊揮,掌風齊發,冒著箭雨,仍自朝前衝去!
十數回過去,青松道長已被強烈的掌風,震得劍法凌亂,退至離台口不足三尺,眼見已是退無可退,進無可避!
朱潤波面色一沉,道:「廢話少說,你打算怎樣較量?」
喝聲一起,錚錚錚錚機簧之聲立時大作,勁弩破空銳嘯,震人心魄!
雙掌齊揮,竟然不閃不避,攻進劍幕之中!
冷冰心滿臉壯嚴肅穆之色,一言不發,對朱潤波及周白眉等人,深深福了三福,便送了青驄馬,緩緩向谷口走去!
此言一出,朱潤波及群俠都不禁一愕,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朱潤波嘆息一聲,點頭道:「周兄之言,洞若觀火,我亦何嘗不瞭解這百日擂台之舉,對我們極端不利,只是……只是……」
此際,這兩名昔為武林奇俠,今作滿酋鷹犬之人,他們的一條右臂,業已被紫色精虹紋作肉醬,蜷仆地上,奄奄一息!
那兩道紫色精虹的勢子略為一頓之後,立即便恢復原來的威勢,電也似地追蹤玄燁射去!
就在這一瞬之間,那兩道紫色精虹已射身樓頭,距滿酋玄燁只不過數尺!
北國的暮春,雖然還有點寒意,但也被人體發出的熱氣沖散了,因為,每一個人的血液,都是沸騰的,每一個人的心,都是熱辣辣的!
擂台上,卻是空空如也,清廷派來主持的人,竟然一個也未見到!
朱潤波含笑道:「玄燁那廝,素來深沉狡詐,他如果不是有十分安全的把握,怎會這樣大方地坐在樓上,與我們對話呢?」
朱潤波沉重地說道:「他們歡呼得越厲害,固然表示他們對我等的擁戴,但也越會引發滿虜的毒辣陰謀,我正在想不出下一場將不知是怎樣一個局面?」
所以這滿坑滿谷,從遠道趕來觀看熱鬧的人潮當中,除了以朱潤波為首的武林豪俠,東湖英傑之外,不乏亡明遺志,更混雜著吳三桂、耿清忠、尚之信三藩的密探,當然也少不了的清廷奸細,到處打聽反清志士的機密,並製造謠言,挑撥離間等等陰險卑鄙的勾當!
「達圓活佛」眼見對方氣度不凡,神態從容,並且從上台的輕功身法判斷,可知他的武功自也不俗,心中收起有半點輕視,但表面上,仍然狂傲地冷笑道:「你這牛鼻子要替朱潤波來送死,本座只好成全你,把你送往西天極樂之境便了!」
吃罷乾糧,一輪紅日便已西沉,暮靄四起,朱潤波便命龍飛扶著青松道長騎上青驄馬,同了宇文琪、冷冰心動身起程!
及至趕往御園一看,恰好看見「鐵傘先生」獨孤維慘遭毒手,姬冬秀發出的神物利器功敗垂成,但朱潤波為了要更進一步明瞭這許多埋伏御園中的衛士,究竟其中有多少棘手人物,以及要用何種手段對付寒月師太等人,遂一面繼續潛伏察看,一面吩咐浮雲道長、左太羽和西門醉先行退出,開了一條退路,以準備突圍脫困之用。
姬冬秀謙謝了一句,悻然說道:「我本來打算用這兩顆劍刃,將玄燁誅殺,沒想到這些滿虜保護得如此周密,以至毀掉兩件前古神兵,實在令人想不通!」
朱潤波苦笑道:「尤兄只算是說對了一半,另一半原因,乃是……」話聲一頓,神態一肅,深沉地又道:「我這次同大智上人和妙一道長北上之際,沿途上,曾深入民間,查探一般人對滿虜統治的感想,才知玄燁的話,頗有幾分道理……」
朱潤波心頭一震,略一轉念,立即下定決心,朗聲道:「好!我接受你的挑戰,請決定時間地點便了!」
周白眉一見這八人竟是「遼東八惡」,自不由冷笑一聲,回顧尤南豹道:「想不到頭一陣竟是這八個打不死的東西,這回尤兄的那一套可用得上了!」
這一場反清復明志士與滿虜的生死殊鬥,在清朝的正史上雖然沒有記載,但那轟轟烈烈的事蹟,卻深深印在千千萬萬大漢子孫的心中,永世難忘!
西門醉「哼」了一聲,插嘴道:「我倒不信他的話會有什麼道理,朱峽主莫非搞錯了?」
朱潤波則略一猶豫也自轉身朝「五鳳樓」走去!寒月師太攔住去路,低聲道:「朱峽主!貧尼之見,我們正應該藉此機會,脫困出宮才是,峽主似乎不必冒這大險吧!」
四下裏的清廷衛士,更又齊聲應和,高呼道:「殺盡叛逆!不得放走一個!」
數百名反清志士,聽到後面,個個已悲憤填膺,滿腔熱血沸騰,咬牙切齒,恨不得太陽這時便從東方出來,好與滿虜鷹犬,拼個死活!
這時,「伏牛三大金剛」已自齊聲厲喝,各揮兵刃,猛然向「達源活佛」圍攻過去!
尤其是姬冬秀,她眼見功敗垂成,更心痛神物利器被毀,驚怒之餘,不由把一腔惡氣,都發在季星奇與黃夏公二人身上!
「蓬蓬」兩聲微響,姬冬秀登時被震得嬌軀一晃,忙撤掌當胸,閃目瞧去!
朱潤波仍然微笑道:「這個我也知道,不過他既指名叫陣,我若不去時,豈不是顯得我怕他了!」
然而他們不屈的精神和正義凜然之氣,卻堅定地支持著千萬被異族統治的大漢子孫,世世代代,都念念不忘要繼續完成他們的驅逐滿虜,還我大漢河山的壯志!
一躍上前,雙掌齊揚,朝季星奇與黃夏公劈去!
「達圓活佛」狂笑道:「區區兩儀劍法,豈能奈何於我!」
時間,是從三月初三開始。地點,則設於東嶽泰山之麓,形勢雄偉開闊的「朝陽坪」上!
朱潤波臉色微變,雙眉一剔,霍地站起身來,叱道:「大喇嘛不用張狂,朱潤波倒要看你有何本事!」
「西溟雙兇」並肩站在樓上的欄杆後面,齊聲喝道:「大膽叛逆,竟敢直呼聖諱!」
這一番義正詞嚴的話兒,只說得滿酋玄燁默然無語!
宇文琪冷笑道:「好!這樣你們也死得比較痛快些!」
朱潤波看也不看一眼,便拂袖飛回「決戰席」落座!
浮雲道長道:「朱峽主!據你的判斷,這場百日擂台,我們勝負之數如何?」
又誰知,在花樹林https://m.hetubook.com•com中埋伏的弩箭手,正不知有多少,只見第一陣箭雨尚未停歇,機簧之聲業已再度響起,第二陣箭雨已接踵射來!
群俠這時正是一肚子惡氣沒處發洩,不由盡數出在這一班鷹犬的身上,也是各展平生絕學,還擊過去!
大年初一,朝陽滿天,群俠互道珍重,各按自己所負責的方向,分別上路而去!
這番話兒,在對大局而言,寒月師太固然知道理應如此,但在人情上卻是無論如何也下不了這份狠心!
「鐵爪惡豹」穆納溫不由大吃一驚,忙定睛看時,方才瞧清楚手中抓住這一條軟兵刃,赫然是一條活蛇,遂一運功遏阻毒氣逆竄,一面慌不迭地五指一鬆,將「鐵線青蛇」甩落地上,顫聲大叫道:「哥弟們小心,這賤婢的兵刃乃是一條毒……」
西門醉接過凝目細看,不由愕然半晌,方始將卷傳交與周白眉等人觀看。
說至此處,略為一頓,見群雄俱無異議,於是又道:「因為清兵數量太多,各位在衝殺之時,身陷重圍,勢所難免,各位不必顧及旁人,能衝出去多少便算多少,但願先帝在天之靈,默佑我們這群孤臣孽子,不致於為滿虜所害,保存幾分未來反清復國的力量,便是萬幸了!」
「達圓活佛」更是一聲狂吼!魁梧的身軀不住搖晃,腳下蹬蹬蹬地倒退而出!
看完之後,又安慰了幾句,便回轉身,去與群俠共商大計。
朱潤波搖頭道:「不然,像除夕夜在清宮內看到的那個西藏僧人,便是一個罕有的勁敵,還有護國正禪師『班嘉活佛』,以及『商山四皓』等人,都是不可忽視的勁敵,如果再加上另外安排的陰謀,則我們成敗之數,便頗不樂觀了!」
朱潤波沉吟道:「這就要看滿虜方面,有些什麼棘手人物了!」
這驚人動魄的一幕,雖然前後不到一句話的工夫,但已瞧得在場之人,不論是反清志士抑或清廷鷹犬,都為之目瞪口呆,咋舌不下!
眾人見它在這時候飛來,情知必有重大消息,不由一齊向它的腳上瞧去,果然發現紮著一根墨羽和一小卷蠟封的紙卷!
現在,寒月師太距離門口只有幾步……
午時三刻,「朝天坪」上鼓樂喧天,那駐紮在周圍的清廷兵馬,迅快地全部撤退,人群便如潮水般湧進坪內!
「白額惡虎」穆多隆哪還敢伸手來接,趕忙一晃身,讓避開去,大喝道:「毒蛇厲害!哥們速退,擺箭陣對付!」
他們劍出鞘之後,更不打話,振腕揮劍,合成一幢劍幕,迎著「遼東八惡」反罩而去!
周白眉跟珠一轉,道:「兵法有云,置之死地而後生,我們何不衝進樓中,看看這死亡的陷阱裏面,是否能拼出一條生路!」
兩道紫色精虹仿似具有靈性一般,在空中一屈一折,齊地朝高跨樓頭的滿酋玄燁電射過去!
玄燁森然說道:「時間及地點,朕將頒示全國周知,現在准爾等退出禁宮,速作準備!」
寒月師太忖念及此,只好一咬牙,低喝一聲:「退!」
西門醉接口道:「峽主說了半天,尚未說到正題,為何要接受玄燁的挑戰?」
卻決無料到達一群苗女,武功固然不太高明,但事先她們已結成了一度極為奇妙的陣勢,守得極為嚴密,竟使「長臂惡猿」穆冠侯及眾衛士空自竭力猛攻一陣,依然無懈可擊!
話剛說完,忽聽一聲「無量壽佛」!有人接口道:「朱峽主何等身分,豈可與這藏狗一般見識,待貧道上去教訓他一番便了!」
西門醉截口道:「玄燁不是說起,倘若我們勝了,他便自動退回滿洲老巢去嗎?」
同時,嬌吼連聲中,那一群苗女,已經有幾個被弩箭射中,傷亡倒地!
原因為這場生死殊鬥,關係著千千萬萬大漢子孫未來的命運!
說時,只見「生死台」後的錦幔一掀,走出一個人來!
陡聽「刷」的一聲,從那樓門的門框上,突然飛落一幅五色的珠簾,竟將兩道紫色精虹擋住!
喝聲一落,右手微抬食、中二指遙空一點,蓋世絕學「洪鈞指力」立化兩縷洞金適石的銳風,朝「西溟雙兇」電射而去!
尤南豹「咳」了一聲,插嘴問道:「朱峽主莫非是受了玄燁最後那幾句話的威脅,為了保全武林各大門及江湖許多幫會的繼續生存,逼得接受的嗎?」
「獨角惡龍」厲聲道:「我弟兄的規矩,不管你是單身一人,或是千軍萬馬,都是聯手齊上,賤婢如果怕死,不妨多拉幾個來陪葬!」
群俠也知道越是這種情形,兇險也越大,於是,他們的步履,也越發沉重,戒備也提高到十二分!
朱潤波厲聲道:「揚州十日、嘉定三屠,有多少無頭冤鬼?這也算是登黎民於衽席嗎?」
話未說完,人已無法支持,「咕咚」一聲,栽倒地上!
岳龍飛萬般無奈,只好點頭遵命,那宇文琪和冷冰心二人,雖然已感到事情並不會這樣簡單,但見岳龍飛已經遵從,自己不便再表示異議。
「獨角惡龍」莫爾袞一見之下,正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不等對方腳步站穩,便厲喝一聲:「弟兄們動手!」
那兩道紫色精虹,大概是染了人血的關係,光芒驟然一暗,同時,激射之勢也為之微微一頓!
緊接著便見血光四射,季星奇、黃夏公齊地慘叫了半聲,身子一掙,竟雙雙摔跌落「五鳳樓」的白石地上!
等到會合了浮雲道長這一拔人的時候,便發現禁宮之中,所有的衛士已全部集中,朝御園調動,這種情形,分明御園必有重大事故,朱潤波略加判斷,便知道定有自己方面的人馬,暴露了行藏,將有身陷重圍之厄。
這第一戰,從開始到結束,還不到一句話的功夫,反清志士方面便大獲全勝,並且勝得乾淨俐落,毫不拖泥帶水,台下萬千觀戰之人,登時發出一陣如雷的歡呼!
眾人一見此人竟是泰安府的知府,都不由一怔!
玄燁也不生氣,反而微微一笑,道:「你既然自稱乃明朝宗室,便應知先明之亡,實乃亡於闖賊之此乃順天應人之舉,何等謂乘人之危?」
掌中長劍一揮,當先敵住了「獨角惡龍」莫爾袞!
朱潤波則偕同大智上人和妙一羽士,緩步走至樓前,伸首沉聲道:「玄燁何在?速出說話……」
半晌,方始抬頭對寒月師太道:「庵主隨我來!」
冷冰心見這情形,知道若再不施展殺著,便難有獲勝脫困的希望,當下,一咬銀牙,將手中當作兵刃使用的「鐵線青蛇」,猛然甩出!
青松道長咬緊牙關,盡聚平生功力,施展最後一著救命絕招「星河倒瀉」,漫天劍氣突然一收,松紋古劍幻作一縷寒光,電掣刺出!
「達圓活佛」目光一掃,仰而發出一陣得意的狂笑,手指「決戰席」蘆棚,厲聲喝道:「朱潤波!這種不堪一擊的廢料,你居然讓他們上來送死,你算什麼英雄好漢?」
話聲一落,「五鳳樓」周圍的花樹林中,霎時亮起無數燈球火把,光影以內,人影幢幢!正不知埋伏了多少人馬!
「西溟雙兇」俱不由驚出了一身冷汗!
青松道長立感一股重如山嶽的潛力當腳壓到,方知這喇嘛內力之強,端的非同小可,心頭為之一凜下,哪敢硬接,「嘿」地一聲!振腕揚劍,腳下斜踏北斗七星,閃避開去,同時,松紋古劍已展開「兩儀劍法」,化成一片劍芒,反擊過去!
話聲甫歇,空際衣袂飄風之聲大作,台上接連飛落了寒月師太、浮雲道長、周白眉、尤南豹與岳龍飛等五人!
宇文琪更是緊倚在寒月師太的懷中,淚珠兒早將衣襟滴濕,依依難舍!
當下,將獨孤維所說,玄燁用三十六面免死金牌,徵召了三十六名滿漢高手之事詳細說了,又道:「如今這三十六人當中,已死了六個,並重創了『商山四皓』的季星奇和黃夏公,則只剩下的二十八名,我們似乎已足夠對付得了!」
朱潤波滿面神光湛然地答道:「但願先帝在天之靈,佑我們一戰成功!」
「遼東九惡」只剩下一個「長臂惡猿」穆冠侯,他似乎看出了便宜,怪啊一聲,竟自率了一眾禁宮衛士,朝眾苗女攻去!
率領群俠,火速退出箭雨範圍,再回到白石坪中!
原來那紙卷上說,已然發現泰山周圍百里以內,清廷聚集了十萬勁銳鐵騎,十萬精選武兵,現正迅速由四面八方朝泰山包圍過來,預計初四日午時,十萬鐵騎即可抵達「朝陽坪」,請朱峽主及群俠千萬注意,早作準備。
陡聽一聲大喝:「叛逆膽敢行兇!」
就在這時,「五鳳樓」中的燈火復明,現出「西溟雙兇」哈元顏與哈元亮弟兄,同聲厲喝道:「萬歲有旨,將來犯禁宮叛逆盡行誅戮,不得逃脫一個!」
寒月師太一聲暗號,領了群俠,趁機突圍而出!
但倘若不走,憑著數百名武林高手,也勢難抗拒十萬步騎勁旅,萬一不幸,便會有盡數被殲的可能!
朱潤波方自搖了搖頭,忽聽一聲清脆的鳥鳴,隨見一團五色彩雲,從空中疾飛而下,一個盤旋,便停在朱潤波的肩上,原來是宇文琪心愛的五彩鸚鵡「靈兒」!
此際,此清廷衛士組成的鐵盾圍牆,因為失去了弩箭手的掩護,立時被群俠衝得四分五裂!
豈料「和圖書遼東九惡」這一趟的攻襲之法,表面看來猛厲已極,但實際上,卻採取與先前在養心殿中的陣勢,不作正面的攻擊,只顧輪番聯手暗襲!
浮雲道長眼見朱潤波及群俠安然退出,頗感意外地迎著笑問道:「朱峽主,宮內情形如何?玄燁是否業已授首?」
外人雖看不出其中奧妙,但當事之人的心中已然有數,陡聽「達圓活佛」瞋目大喝一聲!雙掌疾翻,猛然平胸|推出!
朱潤波微微一笑,道:「我倒不相信你徵用的這批鷹犬,是否有這大的力量!」
朱潤波連連搖頭道:「道長把他們三個估得太高了,縱然他們有反清的意圖,也只是為個人的利害而已,絕非為了整個國家民族的大義,因此我敢斷言,三藩不舉事則已,設或一旦興兵,必不旋踵便為清廷所滅,對國家民族毫無益處,只徒增百姓苦難罷了!」
徐同及公孫宇自是同意這一決定,矢志效死!
將「鐵線青蛇」脫手擲過去!
當下,朱潤波見群俠俱無異議,遂按著參加墨羽之盟的各門派及幫會的所在方向,將眾人分作十路,逐個傳達這訊息計畫。
群俠靜聽朱潤波說完,寒月師太接口問道:「朱峽主,你們從後宮而來,可曾查出那慘殺獨孤維的白光,究竟是什麼利器?」
笑喝聲中,尤南豹已打了個手勢,但聽「哈哈」龍吟之聲起處,頓見六道寒光,驚雷掣電地盤空而起!
這知府端著官架,踱到台口,咳了一聲,才開口道:「今日的擂台,到此為止,明日午時繼續舉行,朝陽坪上,不准閒人逗留,爾等即速退出!」
西門醉笑道:「我們應採取什麼步驟,如何應付這場生死殊鬥,當然要靠朱峽主的神機妙算了!」
哈元顏縱聲狂笑道:「岳龍飛小叛逆,須知大爺怎會和你一般見識!」
他每退一步,台板就隨之裂斷一個大洞,只見他一直退出八九步遠,方才「咕咚」一聲,跌坐在台板上,雙目圓睜,狠狠地瞪視著朱潤波,一縷鮮血,從嘴角滲了出來,顯見得縱然不死也活不長了!
朱潤波肅容朗聲道:「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也知你的勢力正盛,但一成一敗,光復中興之事,歷史上亦不乏記載,只要大漢子孫人心未死,正氣尚存,我確信終有一日,驅爾滿虜,還我河山!」
雙方距離約莫八尺,又都是以功力深厚見長,這一互拼掌力之勢,觀戰之人,以為必然是動天驚地,猛惡異常,卻未料到竟然大出意外!
卻聽周白眉大笑道:「不要緊,是自己人!」
前來赴會之人,只好耐心地等待,等待著……
哈元顏在樓上「嘿嘿」冷笑道:「無知叛逆,今晚就算你們肋生雙翼,也難飛出這御花園,勸你們還是乖乖束手受縛,或許可以落個全屍,否則的話,嘿嘿!管教你們都作無頭之鬼!」
西門醉縱聲狂笑道:「好好好!朱峽主!這就請下將令,分派我等前往各大門派及幫會傳遞這大好消息便了!」
朱潤波應聲接道:「我若戰勝,你又如何?」
岳龍飛垂頭道:「徒兒怎麼不聽恩師的話,只不過想在這場與滿虜的生死殊鬥中,盡一份大漢子孫的職責而已!」
但姬冬秀憤火中燒之下,那還管得他們是否已無抵抗之力,嬌喝一聲:「該死的狗東西!」
顯然先前在御園中埋伏的禁宮衛士,這時都已移到此地來,準備將群俠一網打盡!
但他們既已賣身投靠,使得為主子效忠,當下,二人一硬頭皮,盡聚數十年性命交修的功力,貫注掌指之上,齊聲大喝:「無知叛逆,敢驚聖駕!」
妙一羽士朗聲叱道:「無知鷹犬,賣身求榮之輩,有何資格張牙舞爪,還不與我退下!」
眾反清志士大半曾見過「乾天霹靂子」的威力,聞言,俱不禁發出一陣歡呼!
於是,舉國為之轟動了!
這三條人影,正是「丹心峽主」朱潤波與大智上人,妙一羽士兩位方外奇俠!
這兩名鷹犬阻住了姬冬秀以後,立即揮手命人將季土奇與黃夏公抬去救治!
寒月師太方知那洞庭湖中走失的神物利器,果然落在姬冬秀手中,又見果然有這大威力,不由心中大喜道:「玄燁這廝,必然難逃身首異處之厄了!」
西門醉笑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管他是誰出場,還不是照樣把他宰了!」
「達圓活佛」縱聲狂笑道:「拳掌兵刃,內外功夫,隨你的便,本座無不奉陪!」
宇文琪一掠而至,玉手一揮,精芒閃處,「鐵爪惡豹」穆納溫便為「巨闕寶劍」斬作兩段!
朱潤波搖頭道:「孩子!這裏的事有為師和眾位大俠,已然足夠應付,而青松道長目前的情形,終是我們的一個累贅,同時,他又是武當的重要人物,我們勢又不能不加以照顧,所以為師和庵主考慮再三,才叫你和兩位姑娘擔負這任務!」
朱潤波感動得眼中淚光漣漣,顫聲說道:「好!我朱潤波也誓竭所能,與請位拼力殺敵,縱然粉身碎骨,在所不計!」
朱潤波神態一肅,朗聲道:「時機一至,爾族將死無噍類,玄燁!你不妨拭目以待!」
數百名反清志士靜靜聽完,沉默了一會,忽然齊地振臂高呼:「我們願追隨朱峽主,與清兵決一死戰!」
壬子年,正月十五,清帝康熙祭過了天壇之後,便頒下了當年的第一道詔書,詔告天下,舉行百日擂台!
這種威力絕倫的武功,頓時將萬千觀戰之人,驚得目瞪口呆,作聲不得!
但見這片廣達數十畝的「朝天坪」上,正中聳立著一座九丈方圓,高丈六的擂台,台上遍紮彩帶,一塊上書「生死台」三個金色大字的牌扁,高懸在台後方的錦幔上。
姬冬秀見狀,已猜知寒月師太的心思,遂急急用「蟻語傳音」功力,說道:「大師用不著顧慮我的族人,她們有防身之法,請仍按預計,各人分頭拒敵便了!」
那知,他話方出口,突覺掌心似被蜂螫地微微一痛!同時,一縷酸麻之氣,沿臂疾上!
「達圓活佛」仰面狂笑道:「漫說是拼三掌,即使是三百掌又何妨!」
寒月師太舉目望去,只見這「五鳳樓」的底層,裏面除了燈光以外,竟然空洞洞地沒有任何陳設,也看不出有任何埋伏!
呼聲如雷,撼得山搖地動,令人聞之熱血沸騰!
雙雙搶身而出,大袖齊揚,迎著兩道已臨面門的紫色精虹,猛地一拂,同時,五指如鉤,疾伸而出,迅如閃電般一抖一抓……
浮雲道長及寒月師太,則使用自己的隨身長劍!
群俠正待跟蹤撤退,陡地人影幢幢,飛也似地湧出了三隊手執六尺形鐵盾的衛士,將石坪三面堵住!
朱潤波略加考慮,冷然反問道:「我若不接受你的挑戰又如何?」
話聲微頓,凜然一笑,又道:「所以我要各門派及幫會只派三分之一的人參加,便是準備我們萬一不幸,仍可以保留一部分力量,備作將來之用!」
朱潤波朗聲道:「爾族乃化外之民,僻處邊陲,不思我歷代祖先賜憂容之恩,反而乘我朝天災人禍流行之際,竊踞華夏,奴役我大漢之民,虧你尚敢厚顏自稱上承天運?」
群俠聽得俱是一怔,尤其岳龍飛、宇文琪和冷冰心三人,更是莫明其妙,半晌,岳龍飛方才囁嚅地說道:「師父!青松道長的傷勢,在短期內似乎還不要緊,但這場大戰卻……」
朱潤波點頭道:「不錯!玄燁那廝既然要把這場百日擂台的時間地點公佈天下,我們便可以在通知各大門派及幫會的時候,請他們通知全國百姓,說這場百日擂台,乃是我大漢子孫與滿虜的一場生死殊鬥,若能趁機會振臂一呼,揭竿而起……」
這時,「決戰席」上,已然座無虛席,朱潤波與「丹心峽」群俠,以及各門派幫會選派出來的人,都已正襟危坐,靜候與滿虜鷹犬決一死戰。
同時,在每一堵盾牆後面,重重疊疊的密排著無數手擎「諸葛神弩」的大漢!
錚錚錚錚!
顯然在樓中的埋伏,一定比「諸葛神弩」更為可怕,更為厲害!
宇文琪「哼」了一聲!站起身對朱潤波斂衽一禮,便緩步走至棚台,衣袂微振,施展絕世輕功,嬌軀冉冉飛起,宛似凌霄仙子,飄然飛渡過六七丈空間,俏生生落在「生死台」上,冷笑道:「你們這班無恥鷹犬,打算怎樣追隨你們老三的陰魂?是一個跟一個的去,抑是大夥一起同赴陰曹?」
原來此人正是曾有「毒|龍魔僧」之稱的公孫宇,他與周白眉互道寒暄之後,便由周白眉引介與朱潤波及群俠相見過後,這才對朱潤波說道:「老朽已將九條『鐵線青蛇』攜來,追隨朱峽主為光復大漢河山,略盡棉薄,祈勿以老朽昔年之非而鄙棄!」
寒月師太低唸了聲佛號,含笑問道:「朱峽主對滿虜的陰謀,是否已有些眉目了?」
西門醉怪笑道:「像這種膿包貨色,就算他們再多來幾個也不妨事!」
話聲微頓,悄聲又道:「道長他們已在前面控制了全局,庵主不必多慮!」
姬冬秀更不急慢,蓮足點處,嬌軀破空直上,一雙玉手朝兩道紫色精虹微微一推,嬌叱道:「玄燁授首!」
「唰」地一聲,自腰際撤出一根獨角龍頭軟杖,其餘七惡,也齊地將兵刃撤在掌中,身形齊展,迅如閃電,各搶方位,構成一座聯手合擊的陣式,將https://www.hetubook.com.com寒月師太等六人圍住,猛攻過去!
朱潤波身形微退,垂手綽立,朗聲道:「請!」
寒月師太等人前衝還不到一丈,那「諸葛神弩」的急勁箭雨,已自接二連三,綿綿不絕激射過來,頓令群俠不但毫無喘息的機會,並且大大地消耗了體內真力!
朱潤波點頭道:「正是如此!」
西門醉「哦」了一聲,道:「原來如此,峽主原是想藉著這場百日擂台,引起全國的注意,以刺|激百姓麻痹的頭腦是嗎?」
朱潤波嘆道:「我自從發現這些事實以後,再復檢討我們的工作,覺得這些年來,我們除了在武林之中,江湖以內,還算頗有收穫之外,在民間方面,可說是毫無成就!」
這道詔書上,雖然沒有說出這場百日擂台的目的,可是,在「丹心峽」一班反清志士的奔走傳言,以及武林各大門派與幫會的宣傳之下,無論大河南北,長江兩岸,邊塞海濱,西陲南荒,幾乎盡人皆知是滿虜與所有不甘屈服的大漢子孫的一場生死殊鬥!
「決戰席」上的一群反清志士,眼見「達圓活佛」出來,想起了「順天禪寺」一役,俱不由咬牙切齒,個個怒憤填膺,恨不得將他立斃掌下!
那「伏牛三大金剛」,個個身材高大,出手之勢也極為猛厲,可是在「達圓活佛」這大袖一揮之下,一個個竟如斷線風箏一般,齊地悶哼一聲,口噴鮮血飛出十餘丈遠,方才墜落台下的觀戰人群中,氣絕死去!
話聲微頓,側顧姬冬秀,贊慰地說道:「想不到在洞庭湖濱遁失的前古神物,是落在姑娘手中,雖然昨晚姑娘功敗垂成,並且損失了這兩件至寶,但也毀了對方殺人利器,減少了將來的威脅,總算功勞不小!」
這一項宣佈,俱出大眾意料之外,觀戰之人頗為失望地紛紛離去,朱潤波和大智上人、妙一羽士交換了個眼色,待觀戰的人全數散去之後,便率了一台反清志士,退出朝陽坪,奔向明月蟑後的一道幽道而去。
朱潤波肅然道:「他雖身遭慘死,但他的壯烈事蹟,實足以警醒一般利欲蒙心的民族罪人,他的死便重於泰山了!」
朱潤波哂然道:「你不過是懼怕一旦興兵動武,則勢將刺|激那平靜已久的人心,引起全國反抗力量的全面爆發罷了!」
當下群俠齊展輕功,連夜飛越北京城牆,在爆竹聲中,抵達保定府境內,方才停下來覓地歇息。
周白眉等人也紛紛出手,截住了其餘七惡!
朱潤波大喜道:「快請!快請!」
朱潤波道:「那達圓活佛身為護國副禪師,功力之深厚,在那三十六名被徵召的高手當中,不列第三也在第四五名之間,如今,幾乎被我一擊而斃,滿虜方面自然要重新檢討安排對策了。」
滿酋玄燁原以為憑著季星奇與黃夏公的一身罕世神功,必然可以將這兩道紫色虹擋住,卻決料不到二人竟是如此不堪一擊,不由大驚失色,趁著兩道紫色精虹的勢子一頓之頃,一按御座機關,「嗖」的一聲,連人帶御座疾然滑退入樓中。
尤南豹方自含笑點頭,台上「獨角惡龍」莫爾袞已厲聲發話道:「宇文琪賤婢,還不快上台來清償血賬!」
喝聲中,猛然旋身,指揮群俠,展動身形,向當前的一堵盾牆撲過去!
朱潤波目光一掃,緩緩說道:「須知過去我們雖然與滿虜曾有幾次生死的殊鬥,但都是以武林較技的方式而行,從未有堂堂皇皇,明正旗鼓地大張撻伐,因之,這種種轟烈事情,一般百姓便甚少知道,自然產生不了重大的影響……」
玄燁臉色一沉,峻聲道:「朕將不惜一切,盡起傾國之兵,將全國的幫會及各武林門派,盡數消滅!」
說話之間,眾人已進入殿內,由岳龍飛、冷冰心、和宇文琪把地上打掃乾淨,然後大家坐下歇息,各說入宮經過……
「遼東九惡」聞言,正中下懷,自然絲毫不敢怠慢地一聲暗號,指揮眾衛士退入花樹林中,霎時消失不見!
原來那現手阻截之人,乃是「遼東九惡」中的大惡「獨角惡龍」莫爾袞、二惡「白額惡虎」穆多隆!
這一戰,直從泰山殺到東海之濱,沿路上,屍骸遍野血染大地,日月無光!
同時,那三條人影在身形飛翔之際,雙手也不停頓,只見袖拂,掌劈,指戳之下,慘叫之聲連珠進發,那些弩箭手及清廷衛士,紛紛倒地不起!
在這情形以下,群俠方知滿虜早就準備了好幾批射手,採用波浪的方式,將箭雨一波接一波地發射,使他們根本得不到空隙,更休想突破這綿綿無盡的箭林弩雨!
頓見兩道紫色精虹,應手電筒射而出,迎著那道白光一絞,只聽「錚」的一聲!那道白光立時化作漫天星雨,四散消逝!
沿途上,果然沒有絲毫攔阻,便到了紫禁城頭,但見浮雲道長、左太羽及西門醉三人已在城上現身迎接。
「達圓活佛」冷笑道:「朱潤波,你早些上來,不是爽快得多!」
在群俠的意料,以為這種「諸葛神弩」,一匣不過二十四支,只要把這一陣箭雨擋過,等對方發射完畢,便可以乘隙衝出!
這時,但見三條人影,恍似游龍翔於箭雨之中,所到之處,那無數弩箭便如蝗蟲遇火一般,紛紛震得四散開去,跌落地上!
大智上人高喧了聲佛號,朗聲道:「佛經上說,一粒種子,若不埋在土裏,便不能發生根茅,我輩孤臣孽子,早應追隨先帝於地下,這一次若能激發全國不甘為異族奴隸之人的同仇敵愾之心,雖死亦復何憾!」
西門醉嘴皮一動,方待開口,朱潤波微一搖頭止住,轉對岳龍飛:「龍兒,你和宇文姑娘、冰姑娘在日暮時分,用冷姑娘的青驄馬,護送青松道長到武當去!」
「砰」然一聲!但見青松道長有若斷線風箏一般,斜斜直飛落「決戰席」蘆棚上面!
青松道長稽首稱謝,走到棚台,袍袖微拂,身軀斜掠而起,凌空飛渡,不帶絲毫煙火氣息地飄落「生死台」上,反手撤出背上的松紋古劍,抱劍當胸,稽首道:「貧道敬候大喇嘛賜教!」
就在這幾句話工夫,「遼東九惡」及清宮衛士們已猛攻而至,寒月師太這時也無暇多作考慮,急應了聲:「好!咱們這就闖!」
可是,在眾寡懸殊之下,可嘆朱潤波這一群反清志士,就在東海之濱,戰到力盡吐血,全部為光復大漢河山而壯烈成仁,無一生還!
奇怪的是,並無一根弩箭朝群俠射到!
岳龍飛大怒道:「漏網鼠輩!也敢口發狂言,有種的便下來拼個死活!」
因為這種條件,簡直太有利了,令人根本不相信是出自一個帝王之口!難道這裏面有什麼陰謀?
玄燁沉聲道:「我朝上承天運,定鼎中原,你為首叛亂,妄圖逆天而行,不是逆民是什麼?」
「朝天坪」的周圍,駐紮著清廷重兵,由泰安府知府坐鎮,嚴禁赴會之人在期前進入「朝天坪」,是以坪內有些什麼佈置,根本無從知曉。
朱潤波沉思半晌,方才開口道:「話雖如此,但玄燁狡詐多端,難保沒有另外的陰謀殺著,所以我們仍應慎密才好!」
寒月師太審度形勢,覺得脫圍並非全然無望,遂高喧了一聲佛號,朗聲道:「事已至此,我們也用不著對這些鷹犬再存慈悲之心,大家趕緊齊聚一起,拼力往宮外突圍便了!」
寒月師太忖念及此,神態之間,便不禁露出了猶豫為難之色……
擂台前面的兩側,描了兩排高大寬敞的蘆棚,右邊的蘆棚上,掛著一幅上書「決戰席」的紅綢,左邊的蘆棚,則標明為「觀戰席」!
原來,朱潤波、大智上人、妙一羽士這一撥,乃是從後宮進入,憑著三人的一身罕世絕學,以及朱潤波昔年曾因皇宮居住多年,對宮中一切路徑,自是瞭若指掌,因此沿途上如入無人之境,絲毫未為清廷衛士發覺,當時,朱潤波為了要探取更多的消息而遍搜每一處宮殿,是以才耽擱了許多時間。
但這時候,哪還有人睡得著覺,一個個眼巴巴地望著黑暗的夜空,滿懷激奮地等待著……終於,夜盡天明,一輪紅日升上天空……
「轟」的一聲驚天巨響過處!狂飆四捲,朱潤波屹然不動,但腳下厚達三寸的台板,已然咔察連聲,斷裂了一大片!
換句話說,就是他們只有朝這方向撤退,便不至受到「諸葛神弩」的攻擊。
朱潤波厲聲道:「吳三桂背主求榮,出賣靈魂,根本不是大漢子孫,此等齷齪無恥之人,豈能相提並論!」
西門醉道:「難道我們接受了這場百日擂台,便會在這方面有所成就了?」
須知,二人這大袖一拂與探手一抓之勢,乃他們畢生功力所聚,大袖拂出的力道重達千鈞,五指更是堅逾精鋼,他們滿心以為那兩道紫色精虹被大袖一拂之下,來勢最少也得稍為一頓,然後便乘機探手抓去,這一來,就算不能稱心如願地將兩道紫色精虹抓住,最低限度也可以暫擋一時!
轉眼間,三人一騎一馬,便消逝於暮色蒼茫之中!
朱潤波待群雄情緒稍為平靜下來,便吩咐各人散開好好歇息,養精蓄銳,好準備應付明日的生死殊鬥,然後又召集各門派幫會的領導人物,再作一番周詳的計議!
西門醉首先開口道:「滿虜今日慘敢之際,忽然提早收場,峽主可看出來其中有什麼蹊蹺嗎?」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