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劍道天心

作者:諸葛青雲
劍道天心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七章 宇內神醫

第七章 宇內神醫

那褐衣老者,聽了這句話兒,霍然抬頭,把兩道炯炯目光,向「養吾廬」方面投注。
方古驤走過,伸手把閻亮拉了起來,皺眉怪笑說道:「閻兄,你也是一代高人,怎麼竟這等迂法?就算內心不安,要向諸葛姑娘賠罪,也賠的不是時候,萬一害得諸葛姑娘肩傷重裂,碎骨難合,豈不罪上加罪?」
方古驤苦笑一聲,搖手說道:「淳于兄,不要發怒,這隻怪閻兄太以嘴饞,吃得過猛!其實這『四妙羹』的材料雖然可怕,但根據閻兄的那副吃相看來,滋味可能真不壞呢!」
話完雙眉微皺,繼續又道:「但這位『小倉公』,既如此清高自隱,厭見俗士,關於諸葛姑娘求醫……」
塵霧飛揚更高,並隱隱聽得山石碎墜的「砰砰」之聲,連「養吾廬」也覺得有點震動!
淳于慈頓足罵道:「胡鬧,你再敢胡鬧,我定把你逐出門牆,還不趕快滾去,好好整治一些上等酒菜,為你諸葛師叔接風,並向方閻二位師伯,謝恩賠罪!」
隨著語聲,眼前一亮,諸葛蘭業已面含微笑,與淳于慈一同走出內室。
果然,有座挺秀孤峰,峙立於里許之外。
方古驤以為他是問在何處受傷,遂接口答道:「是在『廬山雙劍峰』側……」
淳于慈略一尋思,又看了看方古驤、閻亮、諸葛蘭等「三大金剛」,點了點頭,側顧朗兒,高聲發話說道:「朗兒代我迎客!」
方古驤點頭說道:「諸葛姑娘慮得極是!」
淳于慈本想保密,但被閻亮迫得無法,只好囁嚅說道:「所謂『四妙』,就……就是把『蚯蚓、螞蟻、螳螂、蝸牛』四者,一齊剁碎……」
方古驤見閻亮這樣誇讚,剛剛舉起湯匙,突然聽得諸葛蘭在裏面嬌笑叫道:「方老人家、閻老人家,這位淳于老人家,真不愧今之華扁,有『小倉公』之號,你們看,我已能下榻行動了呢!」
還好,這陣雨兒,下得雖大,停得也快,不過盞茶時分,便已雲破天晴!閻亮雙眉一挑,側身方古驤,問道:「方兄,你看見『百泉峰』沒有?」
幸虧淳于慈醫家心細,早就防到她有此一著,把諸葛蘭緊緊按住,不令動彈,苦笑叫道:「諸葛姑娘,你千萬別動,至少一對時之後才可離榻行動,否則碎骨再裂之下,便真令華陀、扁鵲復生,也無能為力的了!」
閻亮聽完,反向諸葛蘭加以安慰地,微揚雙眉,低聲說道:「諸葛姑娘,常言道: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無心為惡,雖惡不罰,你打傷『玉金剛』司馬玠老弟之舉,不是有心……」
閻亮答道:「這『七絕魔君』孟南,武功極高,並精於巫蠱,是化外兇邪領袖,只因足跡未至中原,遂不知應該與中原的頂尖高手們,怎樣比擬?」
諸葛蘭嘆道:「淳于老人家怎麼對我過獎起來?我這次總算幸運,蒙老人家不吝回春妙手,左臂得以保全,但那『玉金剛』司馬玠,卻到哪裏再去找一位能夠生死人而肉白骨的『小倉公』呢?」
閻亮聞言,方把兩隻白果眼,瞪得滾圓,朗兒又自笑道:「因為我已拜見過閻師伯兩三次了,慢說好處,連半點……」
閻亮笑道:「這小鬼的姿質,著實不錯,就是太以調皮,板眼多得很呢!」
淳于慈笑道:「方大俠莫加謬讚,閻大哥更不必傷心,我斷落一根左手尾指,算得什麼?來來來,『養吾廬』中,無甚珍物待客,我先奉敬閻大哥一杯新茶,方大俠一杯陳酒!」
閻亮嘆道:「就算諸葛姑娘海量相寬,不加怪罪,但我問心愧疚,無法自安……」
方古驤嘆道:「望之僅約里許,竟走了將近一個時辰……」
諸葛蘭不等閻亮再往下說,便即叫道:「閻老人家,你不要再難過了,你聽我說明事情之後,應該知道這件事兒,只是冥冥上蒼,假手你對我施行處罰的現世現報!」
目光注處,只見諸葛蘭等先前來路的谷徑之中,飛揚起一片塵霧!
朗兒笑嘻嘻地,接口說道:「兩位師伯不單吃得慣,並吃得大為高興,還給了朗兒一本『天罡杖訣』,和一冊『醉八仙拳圖解』,作為賞賜呢!」
諸葛蘭大吃一驚,駭然叫道:「閻老人家,你……你……你這是作甚?要想折煞我嗎?」
邊自說話,邊自又復向右一個轉折。
語音頓處,忽又雙眉微皺,向方古驤問道:「方兄,你突然問起這『七絕谷』和『七絕魔君』孟南作甚?」
淳于慈豎起兩根手指,揚眉說道:「第二,是大哥與方大俠來得及時,假如遲到三日,只怕縱令華佗復生,也無法令諸葛姑娘的碎骨復合!」
閻亮聞言,知曉是要為諸葛蘭起那「白虎釘」,不禁慚惶得滿頭汗落,連臉兒也脹成豬肝色澤!
方古驤見朗兒走去,遂向閻亮碰了碰杯,低聲笑道:「閻兄,這位朗兒老弟,所提要求,到是深合我意,少時我們兩人,應該不憚費力地,好好對他成全……」
諸葛蘭詫道:「什麼先決條件?」
朗兒見師傅似是真發脾氣,不敢再復頑皮,一伸舌兒,退往廚下。
朗兒笑道:「方師伯的好處,我十分企盼,但對於閻師伯的好處,卻不敢想!」
閻亮笑道:「方兄是否見了這小鬼靈精的姿質甚佳,動了憐才之意?」
方古驤聞言,想起熊華龍在「廬山」苦等司馬玠之事,也想起諸葛蘭在脈象中,所呈現的心頭積鬱,恍然頓悟,事態果極嚴重!
閻亮苦笑說道:「賢弟,你去看看,我的一枚『白虎釘』,還留在諸葛姑娘的肩頭肉內!」
閻亮雖然由於目盲,看不見淳于慈的臉上難色,但聽得淳于慈沉吟未語,也知情況不妙!
閻亮苦笑說道:「這還差不多,但老弟方才為何不給我們吃這種真正『四妙羹』?莫非嫌我送給你的『天罡杖訣』,和方師伯送給你的『醉八仙拳圖解』,太菲薄嗎?」
淳于慈一旁聽得連連點頭,含笑說道:「在下行醫半世,對於一般武林紅粉,巾幗英雄,著實看得不少,但像諸葛姑娘這等恢宏襟抱,和高秀風神,卻還尚屬初睹!」
淳于慈走出「養吾廬」,目光注處,見來人除了閻亮以外,還有一位手抱藍衫儒生的矮胖老人,不覺為之一怔!
閻亮苦笑連聲,一面扶起淳于慈,一面搖頭嘆道:「你老哥哥雖然還好,但這次卻身負重……非要勞動賢弟,無法救命的了!」
諸葛蘭苦笑叫道:「方老人家放心,我不會再復抑鬱難過,但無論於情於理,也不能對司馬玠的吉凶下落,就此不聞不問!」
方古驤所飲的橫溪春色陳酒,已極香醇,但閻亮所飲用「梅花雪冰」所烹的「雨前新茶」,更是色香味三者,均屬佳絕!
閻亮笑道:「這卻不知,小弟所聽得的江湖傳聞,只不過到此為止。」
說至此處,又向方古驤問道:「方兄,諸葛姑娘如今情況怎樣?」
淳于慈回頭向諸葛蘭看了一眼,先從懷中取出一把寒光閃閃的鋒利匕首,然後又緩緩取出一包藥粉,打開攤在几上,並緩緩捲起了左臂衣袖。
閻亮被諸葛蘭問得一怔,滿面惶恐神色,苦笑說道:「諸葛姑娘何出此言?老瞎子縱具天膽,也不敢『恩將仇報』地,有心……」
話完,便自踅去養吾廬外。
這「正是」二字,把諸葛蘭、方古驤、閻亮均自聽得怔住。
峰下遍植奇花嘉樹,景色極佳,而「百泉峰」上的成百飛泉,至此竟匯聚成一條巨瀑,帶著轟轟之聲,凌空飛墜!
方古驤知曉淳于慈是從脈象中診出諸葛蘭胸有沉憂積鬱,想使她趁此機會,盡量傾吐發洩。
閻亮答道:「發生了什麼事兒?我們不知,關於她的心中積鬱,在『廬山』時,已被方兄發覺!」
閻亮滿面愧恧神色,赧然嘆道:「二恨我這老瞎子畢竟吃了雙目失明的虧,並利令智昏,致誤傷諸葛姑娘,否則,我們便可傾全力截擊申屠豹等,不令他們去往『七絕谷』中,與孟南會合!」
諸葛蘭道:「是化名為施玉介的『玉金剛』司馬玠,他臟腑間受震極巨,比我肩頭這點碎骨輕傷,不知要嚴重多少倍呢!」
閻亮叫道:「淳于賢弟,你且慢誇那小鬼,我問的是這『四妙羹』,和『奇香風肉』……」
嘯聲才發,茅屋中便響起一陣「哈哈」大笑叫道:「是閻大哥嗎?一別多時,你可想煞小弟了!」
淳于慈見閻亮幾乎連苦膽都吐了出來,不禁臉上掛不住地,厲聲怒道:「這小鬼太以可惡,我非把他……」
「鼠肉」二字入耳,諸葛蘭掩口微笑,閻亮則作了一個乾嘔!
閻亮一匙不夠,連吃三匙,朗兒一旁笑道:「閻師伯吃上癮了,你該把那冊『天罡杖訣』,賞給朗兒了吧?」
她話猶未了,那位精於「望聞問切」,善測人意的「小倉公」淳于慈,便自接口笑道:「諸葛姑娘是想hetubook.com.com提早,完全痊癒?還是想提前下榻?」
方古驤以為他是要為諸葛蘭動手開刀,誰知淳于慈雙眉剔處,刀光一落,竟把他自己的左手尾指生生斬掉!
邊自說話,邊自身形一挺,便欲下榻還禮!
方古驤答道:「我一路之上,均十分注意,她的情況雖然還好,但畢竟肩傷極重,失血又多,那枚『白虎釘』又復尚未起下,自然是越早醫治越妥!」
淳于慈愕然問道:「歐陽大俠是要我隨你出診?」
方古驤看那先後四樣菜兒的色澤形式,都差不多,首先皺眉問道:「怎樣不同?」
青衣小童退去,淳于慈又向方古驤、閻亮略一點首,轉身向諸葛蘭的病榻走去。
熊華龍笑道:「那是自然,我對於促成司馬老弟與諸葛姑娘之間的這場金玉良緣,可以說比誰都心急!諸葛姑娘肩傷非藥可癒,讓司馬老弟去為她侍疾照顧,豈非使這英雄俠女,增進感情的絕好機會?」
方古驤一旁叫道:「諸葛姑娘,你莫打啞謎好嗎?什麼叫『內疚神明』?什麼叫『眼前報應』?」
他知道諸葛蘭已醒,故意提高語音,給這位身受奇痛的諸葛姑娘一點精神鼓勵!
諸葛蘭失笑說道:「尊駕這話問得無理!」
閻亮又作了一個乾嘔,向淳于慈叫道:「賢弟快說,這碗『四妙羹』中,何謂『四妙』?」
閻亮一聲不響,但英雄珠淚卻從他那兩隻白果眼角,一點一點地,直往下滴!
淳于慈目光一揚,瞥見桌上那碗「四妙羹」,和那盤「奇香風肉」,不禁向朗兒皺眉問道:「朗兒,你為你兩位師伯,準備的是什麼下酒之物?」
這兩位武林奇俠,為了諸葛蘭的傷勢安危,拼命急趕,旦夕飛馳,只用了兩日不到的光陰,便抵達「九華山」境。
閻亮不等方古驤再往下說,接口笑道:「方兄放心,你忘了我已說過,我與『小倉公』淳于慈有特別交情之語!」
他一面驚心,一面暗佩這位「小倉公」淳于慈,除了醫道精絕之外,居然還有如此高明的經天緯地之才!
淳于慈苦笑說道:「不是診金多少問題,是因我已對天立誓,從三年前起,便已不再為人施醫!」
諸葛蘭揚眉笑道:「我很滿意!因為我若遇不著淳于先生這等蓋代神醫,多半非把整隻左臂,自動削去不可!這樣比較起來,對於半個月不能動彈,便不算是什麼事了!」
閻亮被他問住,向朗兒翻了一個白眼,不加答理,舀了一匙「四妙羹」,入口品味。
方古驤道:「大概如此!」
方古驤一看便知,這是申屠豹與孫一塵敗得不服,特意留下的挑戰之語!
淳于慈忙也拜倒相攙,並駭然問道:「大哥,你這……這是作甚?豈……豈不折煞小弟?」
方古驤一翹拇指,向淳于慈讚道:「淳于兄這等襟抱,入地獄救人的精神,著實令我方古驤太欽佩了!」
朗兒一旁笑道:「閻師伯,你若出手,不要用別的功夫,就用你所傳我的那套三十六路『天罡杖法』!」
閻亮臉上一紅,接口罵道:「小鬼放刁,你前兩次怎不弄甚『人間絕味』,孝敬我吃?」
淳于慈聽出方古驤的語意,雙眉微微一挑,目閃神光問道:「方兄之意,是加以接待……」
方古驤道:「西南地形,我不太熟,閻兄可知這『七絕谷』中,有什麼兇邪盤據?」
閻亮大感驚奇,失聲問道:「淳于賢弟,你……你到底是為……為了何故?竟要自殘一指?」
矮胖褐衣老人「哼」了一聲說道:「你的架子好大!」
說至此處,長嘆一聲,彷彿感慨無窮地搖了搖頭說道:「可惜,可惜,良機一失,難得再來,我這一生之中,要想嚐嚐『蚯蚓、蝸牛』等,究竟是何風味?只怕是無指望了!」
諸葛蘭向淳于慈嬌笑說道:「淳于老人家,我知道提前痊癒,一定太難,只要能提前下榻,便已感激不盡,可以早點去尋司馬玠了!」
朗兒笑道:「閻師伯不罵了吧?你和方師伯,先請慢慢下酒,我去把另外一樣菜兒,弄好端來,然後再一併細說。」
方古驤搖頭說道:「不必迴避,也許當著多人面前,歐陽高會把他的暴躁性情,略加收斂,不致過份無禮!」
閻亮也恨得牙癢癢,要想對方古驤加以反擊,卻苦於找不出有力資料!
閻亮怪笑叫道:「若要動手,須讓我老瞎子來,我要把吃了『四妙羹』的那股惡氣,發洩到這廝頭上!」
閻亮也驚奇問道:「方兄,你驚呼則甚?是發……發生了什麼事兒?」
淳于慈搖手說道:「不是問在何處受傷?我是問在何時受傷?」
淳于慈想起閻亮是位「瞽目金剛」,失笑叫道:「閻大哥,我倒忘了,你似乎可以……」
閻亮點頭笑道:「正是,我來把那『小倉公』淳于慈喚出……」
方古驤因關心諸葛蘭太甚,對那「橫溪春色」,也不留戀,竟自站起身形,準備跟去看看。
方古驤把當前形勢,告知閻亮,並含笑問道:「閻兄,那三間茅屋,想必就是你所說『小倉公』淳于慈所住的『養吾廬』了!」
話猶未了,閻亮便哈哈大笑說道:「賢弟說哪裏話來?你是蓋代神醫,我哪有不信之理?」
諸葛蘭怒道:「此人太以猖狂,少時到來,我非好好教訓他一頓不可!」
方古驤笑道:「閻兄心思真細,記憶更佳,我看見你所說的『百泉峰』了,它就在東面里許之外!」
朗兒接口笑道:「我就是騙過閻師伯,也騙不過方師伯去!……」
方古驤接口笑道:「淳于兄儘管接待,也儘管拒絕他任何要求,我們人手甚眾,哪怕他翻上天去?」
朗兒領命,從花草樹石間,迴環繞走馳向谷口。
諸葛蘭苦笑說道:「這是個謎!我以為他是去了『雙劍峰』,遂帶著滿腹歉疚,匆匆趕往,誰知……」
他耳力極聰,業已聽見方古驤之言,高興得軒眉笑道:「閻師伯竟肯傳我『天罡杖』嗎?但朗兒知道這套杖法,一路可化六路,除了三十六式本招之外,還有兩百一十六式玄奇變化,卻叫我一時之間,哪裏學得會呢?」
閻亮搖頭答道:「都不是,是身負重罪!」
朗兒赧然答道:「閻師伯多多原諒,因為『乾貝、魚翅』,均屬海味,『燕窩』價貴異常,『猴頭』也是罕見菌類,小侄好不容易搜羅得少許原料,準備孝敬師傅,故而對於兩位師伯,採取了代用之品!」
說至此處,朗兒已端了一隻盤兒,含笑走來。
但在經過谷口的剎那之間,方古驤目光微瞥,突泛異彩!
淳于慈連忙向方古驤長揖為禮,深道久仰,兩道炯炯目光也自然而然地在他手中所抱左肩血跡斑斕的諸葛蘭身上,略一掃視。
笑聲中,茅屋柴扉,「呀」然而啟,一位白衣文士,當門而立。
就在飛瀑右側,一片碧蘚如油的青翠峭壁之下,建有三間茅屋。
閻亮哭笑不得,向方古驤愁眉苦臉地,翻著白眼說道:「方兄,算你運氣,你不曾嚐著這用『蚯蚓、螞蟻、螳螂、蝸牛』剁碎合製的『四妙羹』,怎麼還……還來拿我開胃?」
矮胖褐衣老人氣得幾乎發抖,但因理由被諸葛蘭佔住,無法相駁,只好氣鼓鼓地,撅著嘴兒說道:「好,我報名,我叫歐陽高!」
諸葛蘭秀眉雙蹙,長嘆一聲,向這位滿面慚惶的武林盲俠叫道:「閻老人家,你莫再慚愧,你連一點錯都沒有,你只是替天行道而已!」
淳于慈所答非所問地,長嘆一聲說道:「這小鬼是個被棄孤兒,為我拾得,加以撫教,姿質尚佳,極為聰穎,尤其對於飲食一道,特富天才,具有易牙手段!」
方古驤「哦」了一聲,自語說道:「我明白了……」
方古驤點頭說道:「淳于兄,高論甚是,但目前似乎顧不了太多,只得等諸葛姑娘肩傷癒後,再向她詢問原因,善加勸解!」
方古驤看出不對,因自己尚未吃那『四妙羹』,遂指著那盤「奇香風肉」,向淳于慈問道:「淳于兄,這盤『奇香風肉』,既非豬牛羊,又非鹿、獐,究竟是何物所製?」
諸葛蘭對於自己暈絕以後的各種情事,雖無所知,但既聽得方古驤和閻亮的語聲,又看見淳于慈手中藥鑷之上,挾著一根血污狼藉的「白虎釘」,遂也明白大半,揚眉答道:「老人家請下手吧,這點傷痛,我還能忍得住!」
話猶未了,「咕咚」一聲,堂堂名震江湖的「瞽目金剛」閻亮,業已直挺挺地,跪在諸葛蘭的病榻之前!
朗兒似乎怕被淳于慈聽見,回頭帶上了內室房門,壓低語音說道:「我……我想和方師伯談件生意!」
淳于慈趁著諸葛蘭氣壯之際,換隻長長藥鑷,伸入諸葛蘭的肩頭血洞之中,替她把裂傷碎骨,一一湊成原狀!
淳于慈微笑答https://www.hetubook.com.com道:「這有兩點原因,第一點是為這位老弟求醫之人,對我曾有深恩,慢說自斷一指,就是自斷人頭,淳于慈也需答報!」
淳于慈嘆道:「大哥請起,別人求醫,也許根本進不了我這『養吾廬』內,但有關大哥之事,我卻怎有袖手之理?」
伸出已斷尾指的左掌,向歐陽高略一展示,繼續笑道:「歐陽大俠看見沒有?在下為了對這位老弟施醫,竟自斷一指應誓,足見我不是隨口推託了吧?」
諸葛蘭玉頰一紅,皺眉說道:「當時我與他發生了一點小小爭執,負氣別去,但轉念一想,該處距離『陰陽谷』甚近,伏五娘、伏少陵母子,均是窮兇極惡人物,司馬玠身帶重傷,若是落在伏氏母子手中,豈不可慮……」
話猶未了,閻亮果已瞿然挑眉,向淳于慈說道:「淳于賢弟,有人在叫你呢!」
方古驤接口笑道:「閻兄莫要錯怪朗兒老弟,這盤中盛滿了色如琥珀的奇香風肉!」
方古驤點了點頭,頗為謹慎地背起諸葛蘭向閻亮叫道:「閻兄,我們走吧!」
說至此處,目光一亮,看了看諸葛蘭,側臉向閻亮問道:「大哥,你與方大哥趕來『九華』之意,是否要小弟為諸葛姑娘療傷?」
淳于慈佯怒喝道:「朗兒淘氣,看些什麼?快去,快去……」
淳于慈道:「方才我說諸葛姑娘的左肩傷處,在十日之內,不能承受劇烈震動,如今若想提前下榻,則半個月中,整隻左臂,連動都不能動彈。」
閻亮也知道自己此舉,有點冒失,不禁好生慚愧,苦笑說道:「我……我……我……」
閻亮聽了「四妙」本質,再想起入口時的那點淡淡腥味,再也忍耐不住,「哇」的一聲,把剛才所吃的「人間絕味」,統統還席,吐得滿地都是!
方古驤點頭一笑,向閻亮身邊那根探路馬竿,看了兩眼說道:「閻兄就把你那套威震武林的『天罡三十六杖』傳給朗兒老弟吧!」話方至此,朗兒已捧了一隻熱騰騰的湯碗,從「養吾廬」後走來。
朗兒眼珠微動,想了一想,向方古驤扮了個頑皮鬼臉,悄悄說道:「我還是先弄菜吧,方師伯吃得若是高興,或許會對我另加賞賜,多教幾手?」
方古驤微笑說道:「閻兄不必多慮,我們一心衛道,拔劍降魔,遭遇艱難險阻,乃是意料中事!目前還是趕緊為諸葛姑娘療傷要緊……」
閻亮一旁答道:「我們因知傷勢不可耽延,一路飛趕,距離現在尚不足二日!」
淳于慈不能不答,而又有點不好意思,慢慢說道:「是……是風乾鼠肉……」
閻亮點頭說道:「這點原因,早被方兄料中,才未替諸葛姑娘將『白虎釘』起出!」
方古驤看了淳于慈的這種神色,不禁心中一驚。
方古驤舉箸夾了一塊「奇香風肉」,入口咀嚼,含笑說道:「這盤『風肉』,完全淨瘦,並具奇香,委實當得起『絕味』之稱,只不知究竟是什麼肉兒?」
方古驤搖頭說道:「沒有什麼不妥,小弟與閻兄先走,熊兄等司馬老弟一到,便立即趕去『九華』便了!」
歐陽高眉說道:「你不要推脫,我願意出上十倍,或是百倍,千倍診金!」
閻亮被諸葛蘭這樣借己喻人的一加開導,果然心情寬朗不少,臉上不再有什麼忸怩不安神色。
閻亮答道:「一恨我們這次竟未能將申屠豹、孫一塵這兩個老魔殲除,以致留下禍根,不知要引起多少風波?使多少武林人物遭受劫數?」
這時,諸葛蘭、方古驤於傾耳凝聽之下,也有所聞,同自點頭接口說道:「不錯,確實是有人在遠處呼喊『小倉公』淳于先生名號!」
兩人雖是一路談話,足下卻絕未絲毫停留!宛如電掣雲飛跑得極快!
閻亮邊自大嚼「風肉」,邊自怪笑叫道:「快去弄來,快去弄來,只要當真好吃,包管有你這小鬼的莫大好處!」
閻亮揚眉問道:「還有菜嗎?還有幾樣?」
方古驤聽他這樣講話,不禁失笑說道:「閻兄何須如此自責?諸葛姑娘與尋常女孩兒家不同,胸襟極為恢宏,此次之事,更是巧合,我包管她不會對閻兄有任何怪罪之意!」
方古驤笑道:「諸葛姑娘只可用口教訓,卻不可伸手教訓,須知你左肩傷處,在半月以內,禁不得猛烈震盪!」
閻亮首先覺得吃不消地,向朗兒失聲問道:「朗兒老弟,你……你說什麼?這……這兩樣菜兒,仍然是『四妙羹』和『奇香風肉』?」
方古驤笑道:「這事不難,閻兄日後只要多出點力,促成她與『玉金剛』司馬玠老弟的百世良緣,便足以答報了!」
閻亮搖了搖頭,怪笑說道:「賢弟請施為吧,我到外室奉陪方兄,飲上幾杯『橫溪春色』!」
方古驤詫道:「咦,這位老弟在身負重傷之下,去了哪裏?」
閻亮在旁,赧然接道:「誰知竟被我這該死的糊塗老瞎子……」
說完,仰首引吭,發出一聲清宏長嘯!
方古驤斟了一杯酒兒,徐徐飲盡,目注諸葛蘭,點頭笑道:「當然,我們不單不能對司馬老弟的吉凶下落,袖手坐視,並應主動設法,尋訪援助,但這種舉動,卻有樁先決條件!」
朗兒失笑說道:「閻師伯太多疑了,你不相信便問問方師伯,這盤中盛的……」
淳于慈臉色深沉,怒聲罵道:「這是你發明的東西,兩位師伯,怎吃得慣……」
這份神態,這種口吻,果然驕暴已極!
諸葛蘭道:「故而我走出不遠,便自折回,但『玉金剛』司馬玠,卻已蹤跡不見。」
閻亮道:「既然已到地頭,我們趕緊去找那位『仁心妙手小倉公』淳于慈吧……」
這種痛苦自然極為強烈,但諸葛蘭居然神色自若,一聲不哼,嘴角間並微含笑意,連滿口銀牙,也未咬緊!但她肩頭皮肉,卻無法控制地,急劇顫動不已!
方古驤越聽越覺驚詫,不等諸葛蘭話完,便即接口問道:「諸葛姑娘,你所誤傷的人兒是誰?」
淳于慈應聲答道:「約莫一對時,但十日之內,左肩傷處,仍不宜受劇烈震動!」
淳于慈叫道:「朗兒,快去取甕『梅花雪水』為閻師伯烹茶,並替這位『醉金剛』方老前輩,開一罈『橫溪春色』!」
淳于慈養氣功夫極好,絲毫不曾動怒地抱拳陪笑答道:「在下便是!」
方古驤道:「聽閻兄這樣說法,『七絕魔君』孟南除了本身功力,極為厲害外,莫非聲勢亦大?」
淳于慈安詳自若,含笑答道:「因為我要為諸葛姑娘動那刀圭手術,保全『粉黛金剛』的這隻左臂!」
方古驤目光注處,大吃一驚叫道:「怎麼?又……又是一盤赤紅風肉,和一碗香濃羹湯?」
閻亮問道:「淳于賢弟,你的傷指……」
淳于慈臉上一紅,欲語未語。
方古驤也覺胸中有點噁心,趕緊飲了一杯「橫溪春色」,勉強笑道:「這『風乾鼠肉』不腥不臭,確具奇香,倒是相當好吃!」
兩人說笑以下,足足又走了約莫半個時辰,才算是走出了這段迂迴谷徑。
歐陽高搖手說道:「不必,我不想喝茶,此來目的,是在求醫!」
淳于慈笑道:「諸葛姑娘的肩頭碎骨,只是外傷,並不妨礙說話,我認為讓她細訴經過,反而有益無損!」
話完,向熊華龍略打招呼,便出谷口。
這座山峰,又瘦又高,因峰巔樹多,新雨之後,遂濺雪噴珠,一瀉千尺,委實宛如成百飛流,掛在峰壁。
閻亮不肯起身,只是垂淚說道:「我求求賢弟,請你大施妙手,將諸葛姑娘治好,否則,我老瞎子便成為恩將仇報的豬狗不如之人!」
淳于慈見果然不出方古驤、閻亮等所料,來人正是名滿乾坤的「矮金剛」,遂抱拳笑道:「原來是歐陽大俠,淳于慈多有簡慢,千祈勿罪,廬內待茶。」
原來那青衣小童,已把茶酒送到。
淳于慈仍然答非所問地道:「若以雞鴨魚肉等美味之物,製成佳餚,並不足奇!朗兒卻能用草根、樹皮,甚至於蜈蚣、蠍子等,去其苦而存其甜,去其毒而存其鮮……」
方古驤因閻亮是盲眼之人,縱然心靈耳敏,但由他導行,總覺不便,遂含笑叫道:「閻兄……」
方古驤笑道:「小弟從未來過這『百泉峰』,怎會認識……」
方古驤接口問道:「此人武功如何?」
方古驤對他勸慰道:「閻兄,不要難過,你是身帶殘疾,與常人不同,事又湊巧,遂難免發生錯誤!」
閻亮說到後來,竟幾乎語不成聲。
朗兒大喜接過,閻亮向方古驤叫道:「方兄你怎不嚐嚐,這所謂『四妙羹』,著實具有『香、濃、鮮、滑』四妙,可稱妙得緊呢!」
閻亮也在旁說道:「我也認為不必迴避……」
方古驤愕然問道:「什麼叫雙重危險?」
方古驤「哈哈」和-圖-書一笑,起身走過說道:「朱老弟……不,乾脆我就叫你諸葛姑娘吧!你說得不錯,這位淳于慈兄,是當代第一神醫,人稱『小倉公』,他的醫道……」
方佔驤道:「我不認識,但此人生具異相,比我更胖,也比我更矮,換句話說,他的那副尊容,長得比我更難看呢!」閻亮雙眉一軒道:「比方兄更矮更胖的武林人物,恐怕不多,是不是『矮金剛』歐陽高呢?」方古驤「呀」了一聲,點頭說道:「閻兄提醒我了,此人多半就是以脾氣暴躁出名的『矮金則』歐陽高!」
他話猶未了,閻亮業已聽出幾分端倪,詫然問道:「方兄這感嘆之意,莫非是說申屠豹與孫一塵兩個老魔,竟已去往『苗疆』,投奔『七絕魔君』孟南了嗎?」
朗兒俊臉一紅,尚未答話,淳于慈已自應聲答道:「大哥放心,這次的『奇香風肉』,和『四妙羹』,與上次完全不同!」
方古驤聽完,詫聲問道:「諸葛姑娘,你既已誤傷司馬老弟,怎不將他抱去『雙劍峰』側谷內大家設法醫治?」
熊華龍道:「正是如此,方兄是否覺得此舉有甚不妥?」
諸葛蘭無可奈何,只得向方古驤叫道:「方老人家,你快把閻老人家扶起!」
諸葛蘭道:「來人身份,此時無法猜測,只有等他出得谷徑,再……」
諸葛蘭秀眉微軒,向朗兒含笑問道:「小兄弟,你這回所整治的,是什麼菜兒?該不是『奇香風肉』和『四妙羹』吧?」
閻亮見自己反攻之語生效,不禁極為高興地怪笑叫道:「方兄,這就叫『天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這次我們可以說是同病相憐,不分彼此了吧?」
閻亮點頭說道:「當然,這孟南既稱『七絕魔君』,又號『苗疆魔帝』,手下有『七大天魔』,全是出類拔萃的一流高手呢!」
閻亮嘆道:「說來話長,等到了你『養吾廬』再細談吧,賢弟先見過這位名滿乾坤的『醉金剛』方古驤大俠!」
朗兒才把這「天罡杖訣」接在手中,方古驤也取出一本薄薄小書,遞向朗兒笑道:「這是一冊『醉八仙拳圖解』,也一併送給你吧!」
閻亮仍然罵道:「小鬼吹牛,一盤風肉,太以稀鬆平常,哪裏稱得上什麼『人間絕味』?」
說完,便把那盤「風肉」,捧到閻亮面前,果然奇香撲鼻,令人食指大動!
方古驤接口說道:「這樣太以失敬,雖然閻兄與那位淳于先生,有特別交誼,仍是登門求見,來得禮貌一點!」
話猶未了,閻亮便怪叫一聲接道:「我的天,那碗『四妙羹』中,莫非有蜈蚣蠍子?」
淳于慈問道:「方兄明白何來?」
閻亮越發不解地,皺眉問道:「賢弟為諸葛姑娘施展刀圭手術,卻與自斷一指,有何關係?難道你竟要用手指合藥?」
說話之間,遠遠望去,朗兒已為那褐衣老者,引路走來。
朗兒撅著小嘴,苦笑叫道:「閻師伯,我不怕罵,但請先嚐上兩片,然後再罵好嗎?」
淳于慈道:「第一,諸葛姑娘這一記『白虎釘』,是在近距離所挨,肩骨碎裂頗甚,假如立刻起釘,未能及時接骨,則這位『粉黛金剛』的外號之上,便將加上『獨臂』二字!」
閻亮雙眉一挑,嘴唇才動,淳于慈不等他發問,又復笑道:「小弟在隱居之前,曾對天立誓,今後再若行醫,必當自殘一肢!如今我把『一肢』改為『一指』,已覺食言背誓,不過我既未向冥冥彼蒼,立下文字保狀,則『肢』『指』同音,也不算是過於欺天而已!」
淳于慈沉吟未語雙眉深蹙,臉上頗有難色!
說至此處,憨然一笑,又復以一種頗為天真的赤子神情,緩緩說道:「但據小侄親自嘗試,覺得『風乾老鼠』的滋味,絕不在『風乾雉雞』等物之下,即令『蚯蚓、螞蟻』等,也不遜於『乾貝、魚翅』,只是略有微腥,小侄正在研究,怎樣才可把這點腥味去掉……」
諸葛蘭笑得幾乎語不成聲,指著方古驤,連搖螓首說道:「方老人家,你……你……你……」
諸葛蘭笑道:「老人家所謂『卻要延後』的,是哪一方面?」
方古驤道:「閻兄既有一恨,定有二恨!」
這「四妙羹」中,沒有一絲整肉,完全是以細剁肉末燴成,入口雖然略帶一點極淡腥味,但卻又滑、又鮮,果然極為好吃!
到了養吾廬前,已有一名十三四歲的青衣藥童,在門口躬身迎接。
那名叫朗兒的青衣藥童,向閻亮、方古驤拜倒行過禮後,便走去準備茶酒。
淳于慈請方古驤把諸葛蘭放在室內榻上,並向她左肩頭傷處,略一察看,不由皺眉問道:「諸葛姑娘這傷是在何……」
閻亮這才向朗兒揮手叫道:「小鬼快去,弄得好時有賞,若是弄得不好,我要兩罪並罰!」
歐陽高指著諸葛蘭道:「這位老弟的肩頭包紮,不是你……」
歐陽高點頭說道:「你這第一點理由,說得過去,第二點?」
話方至此,那山谷夾徑之中,已走出了一個人來。
朗兒「咦」了一聲,皺眉說道:「天氣晴朗,萬里無雲,這陣霹靂,卻是怎樣響起來的?」
朗兒答道:「正是!」
這時,那名叫「朗兒」的青衣小童,已把淳于慈的藥囊取來。淳于慈則正為諸葛蘭診察脈象。
閻亮一怔,眉頭微皺答道:「方兄何以突然問此,『七絕谷』遠得很呢,是在雲南與貴州邊界的『野人山』中!」
話猶未了,面前人影電閃,那位矮胖褐衣老者,業已繞出花草樹石,縱到「養吾廬」前,雙手叉腰,目掃群俠,揚眉問道:「誰是『小倉公』淳于慈?」
原來,淳于慈已用精巧手術,把諸葛蘭的左臂,緊緊綁紮吊好,使她縱然行動,也不會對肩頭傷處,有甚影響!
力古驤道:「定是有甚武林人物,來訪淳于兄,卻被谷徑所迷,遂一怒之下,施展猛烈火器,把那些迷人松石震倒!」
此人生相,極為奇怪,只有四尺來高,比起方古驤來,還要矮上一些!
閻亮赧然嘆道:「這錯誤太嚴重了,方兄聽見沒有?諸葛姑娘在被你點了『黑甜睡穴』,沉沉入夢之下,尚且疼得她醒了過來,可知她所受痛苦之烈……」
眼前一亮,谷勢頓開,那座百泉奔流的瘦高孤峰,已在面前。
諸葛點頭說道:「方老人家放心,我不會有所疏忽!」
他心中一酸,牙關一咬,「撲」的一聲,竟向淳于慈雙膝跪倒!
方古驤竭力避免想起「奇香風肉」,故而專談「四妙羹」,「呵呵」笑道:「誰說我不曾享受,我看了閻兄適才那副饕餮吃相,以及聽了你稱讚羹湯具有『香、濃、鮮、滑』等『四妙』之語,業已頗有精神領略,只是略遜於閻兄的實際體會而已!」
跟著便把自己在谷口壁上,發現申屠豹所題「七絕谷中候教」字樣之事,向閻亮說了一遍,說完又復笑道:「如今根據閻兄所說,申屠豹所謂『七絕谷』多半就是那位『七絕魔君』孟南的巢穴了!」
方古驤想了一想道:「我有一套『醉八仙』拳,既易速成,並具相當威力!」
方古驤跟著閻亮幾經迂迴之下,業已略有所悟,含笑說道:「閻兄太謙,這陣法相當繁妙,似乎兼有兩儀六合,三才四象之長,若非閻兄老馬識途,我獨自一人,真不知道通得過通不過呢?」
矮胖褐衣老人道:「他為甚不親自接我,只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童迎賓?」
淳于慈笑道:「這次的『奇香風肉』,是用雉雞、竹雞、秧雞等山禽脯肉,風乾所用,不是『風乾老鼠』!」
淳于慈接口笑道:「小弟有特佳傷藥,敷上以後,業已止血不流,短期即可收口!大哥若是不信,請問問方大俠……」
這時,朗兒又捧了一盤風肉,和一碗羹湯走來,放在桌上,並添了一罈「橫溪春色」。
朗兒扮個鬼臉,笑嘻嘻地說道:「閻師伯才吹牛呢,你既嚐遍山珍海味,可知道剛才所吃的那盤『奇香風肉』,究竟是什麼肉兒?」
閻亮舉杯一嚐,果也讚不絕口!
故而,點了點頭,轉過面去,向那愁容滿臉的諸葛蘭,含笑說道:「諸葛姑娘,你也不要難過,且把怎樣誤傷『玉金剛』司馬玠老弟之事,說給我們聽聽!」
提起諸葛蘭來,閻亮越發愁眉苦臉地搖頭嘆道:「這件事兒,太以使我心中難安,諸葛姑娘好意趕來救我,卻被我魯莽糊塗地打成重傷,恩將仇報,我老瞎子這……這把年紀,真……真像是活在狗身上了!」
不單比方古驤更矮,也比方古驤更胖,遠遠望去,簡直成了一團肉球。
閻亮含笑叫道:「淳于賢弟,你這次在樹石花草間,所佈的是什麼陣圖?我應該怎樣走法?」
諸葛蘭忍俊不禁,笑得花枝招展,連呼腹痛!
閻亮長嘆一聲,指著諸葛蘭道:「賢弟怎麼還體會不和圖書出?諸葛蘭姑娘的肩上重傷,就是我的如天大罪!」淳于慈聞言之下,訝然問道:「大哥這樣說法,難道諸葛姑娘竟是被你所傷?」
閻亮似乎猜出方古驤起身之意,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含笑低聲叫道:「方兄,他們醫家……」
歐陽高雙眼一翻,點頭說道:「不錯,你要多少診金?」
淳于慈這樣一說,方古驤到有點不好意思起來,只得「哈哈」大笑說道:「淳于兄你這也是多心,放著這麼香醇的『橫溪春色』,正所謂『南面王,吾亦不易』,還有什麼其他事兒,引誘得動我這以酒為命的老醉鬼嗎?」說完,斟了一杯,推向閻亮笑道:「閻兄,你不要只是飲茶,也來喝杯酒兒,我擔保這『橫溪春色』,極為香醇味美,至少陳達三十年以上呢!」
淳于慈皺眉道:「小弟久已謝絕交遊,怎會……」
閻亮笑道:「那還用問?賢弟大概也不至於不賣你老哥哥這點面子!」
淳于慈見他們極讚茶香酒美,遂含笑說道:「閻大哥與方大俠,請自品茗飲酒,小弟暫且失陪,我要為諸葛姑娘療傷接骨去了!」
他出得山谷,對著那些花草樹石,凝神注目,仔細觀察!
諸葛蘭苦笑說道:「因為我也『恩將仇報』,我也『把人誤傷』,一轉瞬間,自己也有了同樣遭遇,豈不是……」
淳于慈笑道:「大哥,你猜錯了,我斷指之故,不是合藥,只是應誓!」
歐陽高冷笑叫道:「淳于慈,你為何口不應心?」
方古驤聞言,遂遵從閻亮所說,抬頭向東面看去。
一聲「閻兄」才出,方古驤已有發現,知道閻亮這前行領路之舉,另有作用。
閻亮怪笑說道:「那只好等這小鬼,把什麼『四妙羹』弄來時,再問他了……」
他雙眉深蹙,目注「小倉公」淳于慈,低聲發話問道:「淳于兄,諸葛姑娘目前雖不宜起坐行動,說話可礙事嗎?」
方古驤「哦」了一聲,恍然說道:「原來如此,但這位方外奇人,又是誰呢?」
閻亮猛一跺足,跺碎了一方山石,厲聲叫道:「令人好恨……」
方古驤失笑叫道:「方兄莫要嘆氣,在小弟默計之下,已把三百六十五轉的周天纏道走完,眼前就到『小倉公』淳于慈所居的『養吾廬』了!」
矮胖褐衣老人,氣得怪叫一聲,目注諸葛蘭,軒眉問道:「怎說是我無理?」
諸葛蘭不等閻亮再往下說,目中神光一閃,嬌笑叫道:「閻老人家,既然彼此都是『無心為惡』,你為何不自寬解,卻來勸我?」
閻亮聽他這樣說法,方才緩緩起立。
朗兒一旁答道:「是『乾貝、魚翅、燕窩、猴頭』……」
閻亮伸手入懷,摸出一本絹冊,向朗兒所立之處,凌空擲過。
淳于慈雙眉略蹙,緩緩說道:「諸葛姑娘,你要知道一來我與閻大哥是生死之交,二來更久欽諸葛姑娘俠名,故而今日不單為你破例施醫,並還用的是我這『養吾廬』中的最佳藥物!」
顯然此人是個大大行家,業已看出這片花草樹石之間,設有相當精奧的奇門陣法!
諸葛蘭的嬌軀,雖因肩傷,不能轉動,但兩隻大眼,卻斜注閻亮,接口笑道:「閻老人家,聽你這樣說法,莫非你用『白虎釘』打我之舉,竟是有意的嗎?」
歐陽高眉頭微皺問道:「你為何待他這厚?而對我這薄?」
閻亮目中雖無所見,卻似猜得出淳于慈動作似地,搖頭嘆道:「賢弟,方兄手中抱的是位易釵而弁的巾幗英雄,她就是當代武林奇葩,『粉黛金剛』諸葛蘭!」
淳于慈點了點頭,回過身來,慢慢割開諸葛蘭的肩頭衣裳,露出了為血漬所污的如雪肌膚!
淳于慈「哈哈」一笑,接口說道:「歐陽大俠,請看……」
閻亮笑道:「方兄有所不知,淳于慈『養吾廬』前的這些花草樹石,也蘊有更神奇的『奇門遁甲』妙用,並每隔三月,便加以變換,故而非要淳于慈親自出面接引不可!」
閻亮佯怒喝道:「小鬼少耍花槍,你以為我聽不懂你是在繞著彎兒,罵我是個瞎子!」
他看見谷口壁上,有人留下了六個字兒,寫的是:「七絕谷中候教!」
諸葛蘭一旁聽得不服,接口問道:「淳于老人家是仁厚有禮的謙謙君子,他的架子大在何處?」
他當時未動聲色,等出谷以後,方對閻亮問道:「閻兄,你知不知道『七絕谷』是在何處?」
那包白色藥粉灑上,諸葛蘭便覺傷處涼颼颼地,傷痛為之大減!
淳于慈聽她這樣說法,便站起身形向方古驤、閻亮二人,抱拳笑道:「既然如此,小弟便請方兄與閻大哥暫時迴避迴避!」
閻亮應聲答道:「我有個至友,對苗疆諸事,極為熟悉,小弟曾聽他說過,這『七絕谷』中,盤據著一個苗漢雜種兇人,名叫『七絕魔君』孟南……」
方古驤因諸葛蘭身受重傷,不宜再被雨淋,只得覓地暫避等雨停之後再走。
方古驤向淳于慈低聲叫道:「淳于兄,此人身邊帶有強力爆炸之物,又有點蠻不講理,若被奇門陣法所困,少不得又將毀損不少花草樹石……」
淳于慈聞言一驚,把兩道目光緊盯在閻亮臉上,駭然問道:「大哥,你身負什麼?是身負重傷還是身負奇毒?」
閻亮白眼一翻,罵道:「小鬼不要畏難,先讓我來吃吃這碗『四妙羹』,若是吃得滿意,便送你本『天罡杖訣』,夠你去苦練三年的了!」
淳于慈先用淨水,為諸葛蘭拭去傷口左近血污,然後向朗兒叫道:「朗兒,拿藥鑷來!」
但剛剛進入「九華山」境,便天色忽變,烏雲如墨,下了一陣傾盆大雨!
諸葛蘭笑道:「尊駕又未報名,淳于老人家怎知來者是誰?倘若是個阿貓阿狗等江湖無名小卒,難道也非要勞動主人家,親自跑一趟嗎?」
說完三人同時舉杯。
「替天行道」四字,把閻亮聽得一怔,翻著兩隻白果眼,詫然問道:「諸葛姑娘,你這話兒豈不比打我罵我,還要難過?你來救我,我卻把你打傷,這是『恩將仇報』,不是『替天行道』!」諸葛蘭嘆道:「閻老人家有所不知,這是我內疚神明的眼前報應!」
淳于慈一面將斷指傷處,敷了几上止血藥粉,一面神色從容地含笑答道:「沒有什麼,只不過是小弟引刀自斷一指而已!」
朗兒微吐舌頭,向閻亮扮了一個鬼臉,悄然轉身退出。
人間絕味四字,聽得方古驤食指大動,連連點頭,怪笑說道:「可以,可以,你是要先學功夫?抑或先去弄那人間絕味?」
諸葛蘭嬌笑道:「這名兒起得有趣,明明極『矮』偏要稱『高』!」
方古驤微笑說道:「就是要諸葛姑娘傷勢無恙,霍然痊癒,可以下榻行動!」
閻亮笑道:「朗兒,你這『人間絕味』,怎麼弄得這樣快法?莫不是騙我……」
方古驤笑道:「這是一種彌補缺陷的心理作用,還有位『病金剛』,卻叫焦健,也是同樣道理!」
淳于慈點了點頭,含笑說道:「這位諸葛姑娘,總算吉人天相,度過了雙重危險!」
青衣小童「喏喏」連聲,隨同方古驤、閻亮,走至外室,並對方古驤笑嘻嘻地低聲叫道:「方師伯……你……」
淳于慈抱拳長揖笑道:「歐陽大俠請恕我有礙尊命!」
諸葛蘭頷首笑道:「我知道老人家業已為我盡心,但老人家既是足能生死人而肉白骨的蓋代神醫,對於我這『提前下榻』的小小要求,總不會沒有辦法!」
話猶未了,陡然一陣霹靂之聲,遙遙傳來!
方古驤看他一眼,含笑問道:「什麼生意?是叫我賺錢?還是叫我賠本?」
閻亮連連點頭,飲乾了手中那杯「橫溪春色」,含笑說道:「方兄說得對極,淳于賢弟雖和我有過命深交,但這次竟為診治諸葛姑娘之事,自斷一指應誓,委實令人有點過意不去……」
淳于慈詫然說道:「歐陽大俠何出此語?」
方古驤見這一老一少鬥口鬥得十分有趣,遂微微一笑,向閻亮叫道:「閻兄,放著這好的『奇香風肉』,和『橫溪春色』,不來享受,卻要鬥口則甚?你讓朗兒老弟,替我們去弄那碗『四妙羹』吧!」
方古驤一來因適才業已有話,二來因諸葛蘭是位女孩兒家,遂只是暗暗關心,卻不便走近觀看。
淳于慈目注方古驤,皺眉說道:「方大俠,悲愁鬱悶一樣足以傷身,並不像中了奇毒,或受了重傷那般,可以用藥石療治!」
諸葛蘭秀眉微挑,目注方古驤道:「方老人家,這種聲息,不像是自然霹靂,有點像是武林人物在施放什麼猛烈火器?」
話了,站起身形,向青衣小童叫道:「朗兒,取我藥囊,以及玉刀玉鉗等物!」
原來此時花草樹石間的奇門陣法,業已發動,淳于慈等,可以看得清谷口景物,但由谷口看來,「養吾廬」這面,卻是一hetubook.com.com片濛濛煙霧!
閻亮嘴饞,一塊一塊,吃個不停,大快朵頤地怪笑答道:「反正非豬、非羊、非牛、非馬,淳于慈師徒,既作山居,可能是獐狸等野味之屬。」
說完轉身引領閻亮方古驤二人,繞著花草樹石,曲曲折折地,向「養吾廬」中走去。
諸葛蘭、方古驤、閻亮,以及朗兒等人,自然也隨同走出。
閻亮不等方古驤話完,便自笑道:「山中一夕雨,樹杪百重泉!那『百泉峰』在新雨之後,掛有招牌,極為好找,方兄向東面看,有沒有一座峭拔孤峰,峰壁間百泉奔流,飛瀉而下!」
末後並署有狂草「申屠」二字!
方古驤微嘆一聲,苦笑答道:「武林中有申屠豹、孫一塵這等兇神惡煞在興風作浪,只怕從此多事,浩劫難免……」
諸葛蘭赧然一嘆,遂將自己怎樣引起司馬玠誤會,發掌猛擊,而在看出來人是自己之後,又立即縮掌散功,以致受了極重內傷等情節細加敘述。
方古驤早就看過,「白虎釘」深陷骨縫,如今往外攝拔,自然劇痛難忍,但如今卻只好朗聲大笑說道:「武林人物,鎮日刀頭舔血,劍底驚魂,這點傷痛,算得什麼?閻兄不要小看我們這位鐵錚錚的『粉黛金剛』諸葛蘭女俠!」
諸葛蘭聞言,秀眉微揚,妙目凝光,看著淳于慈含笑問道:「淳于老人家,我何時可以下榻?」
閻亮吃得有味,幾乎把一碗「四妙羹」,業已吃掉半碗,如今聽得淳于慈這樣一說,遂起了疑心,不敢再吃,眉頭微蹙問道:「淳于賢弟,這『四妙羹』,和『奇香風肉』,究竟是何物所製?」
淳于慈尋思片刻,皺眉說道:「辦法雖有,但這一面勉強提前,另一面卻要延後,諸葛姑娘未必能滿意呢!」
原來此時已入夾谷,谷徑相當迂迴曲折,不是直徑,並似含蘊有門戶方位等陣法微妙!
淳于慈苦笑說道:「這人是誰?怎麼如此霸道?」
可見得意志歸意志,生理現象歸生理現象,要說不疼,那才有鬼!
方古驤大出意料,驚呼一聲!
方古驤略一思忖,揚眉說道:「這位『七絕魔君』孟南,既懷絕藝,卻未入中原,定有特別緣故!」
閻亮連連點頭,毅然答道:「多承方兄指教,老瞎子必多盡力,縱然賣命捐軀,在所不惜!」
方古驤笑道:「朗兒賢侄,你怎麼欲語不語?」
朗兒笑道:「侄兒怎敢叫方師伯賠本?方師伯若肯隨意教我一手功夫,小侄便去弄點人間絕味,來給方師伯下酒!」
這時,淳于慈也向諸葛蘭含笑說道:「諸葛姑娘,請忍住點疼,我要為你上藥接骨,只等把碎骨接好,便不疼了!」
淳于慈聽他們一致如此說法,只得苦笑起身,走向「養吾廬」外。
方古驤雖對司馬玠的安危起疑,但一來毫無根據,二來又恐影響熊華龍的情緒,遂並未說出,只向熊華龍問道:「熊兄可是打算等『玉金剛』司馬老弟來此,再與他同去『九華』?」
方古驤指著閻亮道:「諸葛姑娘雖然神功絕世,但論起耳力,恐怕也難免略遜閻老瞎子一籌,他大概業已聽出……」
淳于慈邊自隨客入室,邊自對閻亮問道:「大哥你……你究竟身負什麼重罪?小弟我……」
諸葛蘭笑道:「方老人家,我們要不要迴避一下,讓淳于老人家,和來人單獨……」
朗兒應聲答道:「是一碗『四妙羹』,和一盤『奇香風肉』!」
閻亮點頭說道:「的確有點緣故,據聞這『七絕魔君』孟南,曾被一位方外奇人制服,對天立下重誓,永世不入中原!」
淳于慈身形閃處,幾個縱步,便到了閻亮身前,整衣下拜,含笑說道:「小弟親自相迎,大哥一向可好?」
雙方相距,雖然尚有十數丈遠,但方古驤功行深邃,目力極強,也已看出這位「小倉公」,貌相極為清臞,長眉鳳眼,頷下微鬚,年齡約莫五十出頭光景。
方古驤一面隨行,一面笑道:「這位『小倉公』,除了醫道以外,原來還兼精奇門遁甲之術?」
方古驤暗加注意,果覺花徑曲度,暗合玄機,其精奧程度,竟非自己所能參透!
方古驤道:「朗兒雖然姿質甚佳,是朵頗堪造就的武林奇葩,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對他師傅『小倉公』淳于慈,欠了一份極大人情,恰好乘此機會,略作答報!」
淳于慈哦了一聲,皺眉說道:「大哥,方大俠,小弟為兩位引路,一切等到了蝸居,再復細談!」
話猶未了,遠遠又傳來一聲更強烈的「轟」然巨響!
諸葛蘭苦笑叫道:「淳于老人家,你不要罵我得寸進尺,貪心無厭!能不能……」
歐陽高道:「不是我自己生病,是代朋友求醫!」
淳于慈以極快手法,擺好碎骨,灑上一包白色藥粉,便邊自包紮,邊目向諸葛蘭含笑讚道:「諸葛姑娘的確神勇驚人,竟能如此鎮靜自若,相當年漢壽亭侯的刮骨故事,不過如此!」
閻亮笑道:「這小鬼能學得『醉金剛』的看家絕學『醉八仙』拳,真是造化!方兄既傳拳掌,我便傳他兵刃……」
這一著恰好擊中要害,方古驤縱令內功精湛,也忍不住心頭泛嘔,「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酒菜混雜的奇香物品!
淳于慈語音一了,她便含笑接道:「老人家,我怎敢妄比關公,倒是老人家的妙藥神術,彷彿華佗再世。」
閻亮問道:「『四妙羹』的『四妙』,又是什麼?」
閻亮笑道:「小倉公淳于慈,為了杜絕塵擾,特就自然山川,略作佈置,其實這種陣法,不會難得倒方兄,小弟導行之意,只是節省時間,好趕緊為諸葛姑娘療傷而已!」
但聽完方古驤最後一語,閻亮忽似靈機一動,怪笑說道:「方兄,你雖然不曾嘗過『蚯蚓、蝸牛』,但對於『風乾老鼠』的味道,總親自體驗了吧?」
身上穿著一件褐色長衫,雖然名叫「長衫」其實也與普通人所著「短襖」,差不許多,年齡倒不在小,估計上去,總有六十左右。
青衣小童聞言一怔,目光微轉,向淳于慈的左手斷指傷處,偷偷看了一眼!
語音略頓,舉杯飲了一口,向方古驤怪笑兩聲,低低問道:「方兄,你少時打算傳這小鬼什麼功夫?」
這位「小倉公」在諸葛蘭的左右手「寸關尺」上,細心診察過後,「咦」了一聲,側顧閻亮叫道:「大哥,諸葛姑娘除了肩傷之外,怎麼心中也有積鬱,她發生了什麼極嚴重的不如意事?」
閻亮也不用箸,伸手拈了兩片,入口一嚼,忽然怪笑叫道:「妙極,妙極,這是什麼肉啊?」
朗兒笑道:「閻師伯請嚐,不單包管滿意,也包管你在此以前,絕對未曾吃過!」
朗兒一面把那盤美味「風肉」,放在桌上,一面含笑答道:「既稱『人間絕味』,自然無法太多,一共只有兩樣,這盤『奇香風肉』,因是現成,遂先取來,另外一碗『四妙羹』,卻必須燉到火候,才好吃呢!」
方古驤雖也頗代「玉金剛」司馬玠擔心,但覺得目前情勢,卻是以設法使諸葛蘭胸襟開朗趕緊復原為要,遂揚眉含笑說道:「諸葛姑娘,你莫要忘了,你剛剛說過不再為誤傷司馬老弟之事,再復心中難過!」
方古驤搖頭笑道:「不對,獐鹿兔肉,我都吃過,不及此味奇香,狸肉則肥瘦相間,不像這等完全淨瘦!」
話方至此,病榻上的諸葛蘭,突然一聲慘哼!
閻亮聽得方古驤業已抱起諸葛蘭,遂以馬竿點地,當先前導。
淳于慈越發吃驚,失聲叫道:「身負重罪?大哥此……此話怎講?」
一語未畢,淳于慈已有所聞,揚眉笑道:「大哥太多心了,我這『醫家』,與一般醫家不同,何況方大俠又不是外人,若想觀看我為諸葛姑娘動用手術療傷,儘管……」
淳于慈側顧青衣小童叫道:「朗兒,你把藥囊放下去伺候方師伯和閻師伯飲酒,酒若不夠,儘管去取,我那『橫溪春色』還有十幾罈呢!」
閻亮苦笑說道:「你這小魔頭……」
淳于慈雙目凝光,向這「矮金剛」歐陽高,全身上下,細一打量,卻看不出對方有絲毫病態,或是受甚傷毒情狀?故在打量之後,詫然問道:「歐陽大俠,有何貴恙?」
方古驤知道他是要為諸葛蘭動甚手術,遂含笑起身,踱向外室。
閻亮則向方古驤問道:「方兄,來人是誰?你認識嗎?」
說至此處,語音微頓,頗為不悅地,寒著臉兒,沉聲叫道:「淳于賢弟,你這就太不對了!即令諸葛姑娘傷勢嚴重,需要人指合藥,你也該加以說明,由我老瞎子來供獻贖罪才對!如今,你竟自行斷指,教……教我老瞎子問心怎安?」
方古驤笑道:「閻兄恨些什麼?」
閻亮道:「小鬼吹牛,你閻師伯一生之中,雖然對不起眼睛,卻絕未對不起嘴巴,我什麼樣的山珍海味,未曾吃過?」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