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劍道天心

作者:諸葛青雲
劍道天心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八章 武林驚變

第八章 武林驚變

方古驤接口笑道:「金環雖在,紅線無存,如今這些『風磨銅絲』,不單無毒,並還具有專解百毒的無上妙用!」
諸葛蘭怒道:「這廝跑得倒快,前途若再相逢,我要好好鬥他一鬥!」
淳于慈聽完,點頭笑道:「關於此事,司馬老弟的隱忍不言,固屬寬宏度量,但諸葛姑娘的直承不諱,更足見磊落襟懷,委實令淳于慈好生欽佩!我……」
仔細說來,應該是五個半「絕」字,因為除了這五個完整的行書「絕」字以外,還有第六個「絕」字,但卻差了最後一勾。
歐陽高向他瞪了一眼,接過第二碗麵,但終於捨不得放棄口福,仍把第一碗碗底的臭蟲和蚯蚓吃掉!
諸葛蘭道:「方老人家,你為何言有未盡?」
語音微頓,轉面向方古驤叫道:「方老人家,那兇魔所殺仇家,有點像是『鐵掌金刀』聞人善,所擄獲的那位身份重要之人,有點像是司馬玠?」
方古驤雙眉微蹙,緩緩說道:「但據我想來,知道諸葛姑娘的底細之人,彷彿甚少,除了我們幾個自己人外,連伏五娘,伏少陵母子,和申屠豹、孫一塵等老怪,都以為你是少俠朱楠……」
諸葛蘭苦笑說道:「照方老人家這樣講來,我想保全『神力金剛』孟邦之願,確實難處極多,不太容易使其實現……」
話方至此,諸葛蘭接口說道:「多半不是焦健!」
閻亮哂然說道:「我是閻亮,但在目前這群人物之中,卻是最起碼的腳色,哪裏還當得起『名滿武林』之讚,和什麼『大俠』之稱?」
歐陽高見「小倉公」淳于慈業已登程,心中大定,目注諸葛蘭,笑了一笑,偏過頭去,向朗兒高聲問道:「朗兒老弟,我聽說你『醉金剛』方師伯,和『瞽目金剛』閻師伯,都對你有所傳授?」
感觸至此,向諸葛蘭安慰說道:「諸葛姑娘不要著急,我們且仔細搜查一下,或許能夠獲得什麼蛛絲馬跡?」
諸葛蘭覺得方古驤所說也對,身形閃處,幾個箭步,便趕到那片青翠山壁之前。
諸葛蘭毫無所隱,侃然直陳,把一切錯誤,都攬在自己身上。
方古驤動容讚道:「淳于兄,這樣說來,你不是『小倉公』,簡直成為『蓋倉公』了,倉公、華陀、扁鵲等先賢,醫道雖精,心胸卻不如淳于兄這等恢宏開明,他們若肯廣事收徒,公開研究,則歧黃之道,必更大進,當世中不知將有多少千、多少萬的倉公、華陀、扁鵲,足以使天下蒼生,卻病延年,同登壽域的了!」
熊華龍點了點頭,方古驤含笑說道:「既然熊兄對滇西地形熟悉,便請你決定一個集合地點,大家相會便了。」
諸葛蘭點頭接道:「我也覺得這是一樁絕大疑點,可惜僅憑忖度,無法解釋……」
淳于慈搖頭說道:「這也未必盡然,因為聞人善號稱『鐵掌金刀』,原本是個金盆洗手,改邪歸正的綠林人物,難保他沒有什麼昔日深仇,到來尋事?」
熊華龍這次與方古驤雙雙中毒,若非被這「風磨銅絲」解救,必遭「毒金剛」申屠豹的毒手,故而深知此物,極具妙用,諸葛蘭身邊,為數又多,遂不加客氣地伸手接過,怪笑說道:「這東西委實絕妙,老花子有了十圈在身,不單可備急難之需,並能隨時救人,替諸葛姑娘,代積一些功德!」
朗兒應聲笑道:「藥囊早就收拾好了,我是在為師傅準備一些平時愛吃之物,一併帶走,好在外面飲用。」
那頭青色俊驢,腳程絕快,灰衣老叟的歌聲猶自在耳,但與諸葛蘭等的距離,已在百丈以外。
淳于慈嘆道:「可惜,可惜,歐陽兄若是向聞人善展示這張藥方,根本就用不著遠來『九華山』了!」
方古驤笑嘻嘻地說道:「天下事,往往奇巧得不可思議,這就叫做:『說著曹操,曹操就到』!」諸葛蘭略一沉吟,秀目中神光電閃,點了點頭,揚眉說道:「驢健人弱,相映成趣,我明白了,這人就是『病金剛』焦健!」
諸葛蘭心中一酸,神色歉然地向方古驤搖頭嘆息說道:「方老人家,聽這情形,一定是於我走後,他也掙扎前行,終告無法支持,從小峰的另一面翻跌下去,若非巧遇歐陽老人家,豈不碎骨粉身,令我終生抱憾!」
方古驤遂把那種新式「四妙羹」的材料,向歐陽高說了一遍。
說至此處,語音微頓,扭頭向熊華龍問道:「熊老人家,你說來說去,尚未說到與司馬玠兄有關之……」
諸葛蘭便將「封爐贈寶大會」之事,向歐陽高、淳于慈、閻亮等人,說了一遍。
方古驤不等熊華龍話完,便即接口說道:「為了容易追對方起見,我們這多人不宜同在一起,似乎應該分路前行,等到了『野人山』口,再行聚合,同去『七絕谷』!」
閻亮深恐方古驤當眾失言,羞了諸葛蘭,遂接口笑道:「何況更是諸葛姑娘的同道好友,又是我閻老瞎子的救命恩人!」
群俠聞言,自均大喜!
熊華龍道:「是兩個口操純熟漢語的漢裝苗人,我聽出他們是『七絕魔君』孟南手下,奉了孟南之命,來請『陰陽谷』中的『白髮金剛』伏五娘、『風流金剛』伏少陵,去赴西南群邪為孟南慶賀七秩壽誕的聯歡大宴!」
他瞪著雙眼,怒視朗兒叫道:「老弟,我已經答應傳你一套『金剛散手』,和九九八十一招『地躺神拳』,你……你……你怎麼還給我吃這種東西?」
諸葛蘭因朗兒不在,遂替歐陽高斟了一杯酒兒,繼續問道:「歐陽老人家是怎樣與那『玉金剛』司馬玠相遇?可以告訴我嗎?」
熊華龍想了一想,含笑說道:「過了『高黎貢山』之後,有條『毒|龍河』,過了『毒|龍河』,有處鎮集,名叫『騰南』……」
這句我「明白了」,使諸葛蘭聽得秀眉雙軒,急急問道:「方老人家,你……你明白什麼?是明白聞人善留書這五個半『絕』字的含意了嗎?」
閻亮笑說道:「你應該叫他一聲『淳于祖宗』!」
因為「問卿底事恁思悴,玉容慘白香肩碎」二語,顯然是指肩頭尚有包紮,代表傷勢未癒的「粉黛金剛」諸葛蘭。
諸葛蘭被扣上這頂「同道至交」帽子,自然不好意思說與司馬玠相交不深,只得皺眉說道:「歐陽老人家,要問的是什麼事兒?我……我不一定準……準能知道?」
歐陽高道:「我一見有人從峰上滾落,趕緊一伸雙臂,把人接住,細加察看,發現這位司馬老弟,不單被山石草樹擦得遍體鱗傷,周身血污,而且臟腑之間,並有嚴重傷勢!」
谷口守護之人,躬身答道:「改定約會之事,在下不敢作主,還是稟報老太君一聲,來得……」
歐陽高越發懷疑,急急追問。
諸葛蘭無可奈何,只得聽從方古驤之言,在聞人善醫寓之中,仔細搜索。
他雖然未叫「淳于祖宗」但終於稱了聲「淳于先生」,也算相當難得!
諸葛蘭笑了一笑,移轉話頭說道:「方老人家,如今江湖間確實多事,所謂當世武林中的一流高手『十二金剛』,便出現了不少的呢!」
歐陽高一面進入「養吾廬」,隨眾落座,一面苦笑說道:「淳于先生……」
誰知他們來得雖快,仍嫌遲了一步。
淳于慈點頭笑道:「藥方珍貴之處,和華陀高明之點,便在於此!據說方上所列,雖非草根樹皮,但卻在任何一處村鎮的小藥舖內,均可以廉價購得!」
閻亮點頭笑道:「大丈夫受人點水之恩,理當湧泉以報,只好索性再委屈淳于賢弟的了……」
歐陽高與淳于慈,不知此事經過,一齊向諸葛蘭詫然問故。
諸葛蘭搖手說道:「方老人家錯會意了,我不是對神醫華陀的醫道,表示懷疑,而是對於當時當地,尤其是荒僻山村等處,是否能尋得藥方上所列藥物,覺得有點疑問。譬如那藥方兒上,若是列有『野山參』、『何首烏』……」
歐陽高吃驚接道:「把病人帶來,我……我是請淳于……先生出診!」
諸葛蘭答道:「五個半,就是五個『絕』字,業已寫好,第六個『絕』字,卻尚未寫完。」
方古驤微微一笑,遂將諸葛蘭於「封爐贈寶大會」之上,以絕世神功,震毀「紅線金環」中的三圈劇毒「紅線」,以及巧殺「三足碧蜍」,使環上滿粘「碧蜍丹元」等事,向歐陽高細說一遍。
方古驤此時心中,頗有感觸!
諸葛蘭恍然接道:「我也明白了,是他親自告訴你的?」
歐陽高大喜,急忙抱拳笑道:「多謝……」
等到方古驤加以解釋之後,這六位男女老少奇俠,自然立往「廬山雙劍峰」趕去。
歐陽高頷首說道:「我確實想吃點東西,但請淳于兄囑咐令高足,千萬不要在面中加甚蚯蚓、螞蟻……」
方古驤失笑說道:「閻老瞎子太不老實,他自己吃了苦頭,竟想拉你也一同下水!」
驀然間,她的目光,由掃視變成凝注。
諸葛蘭等一嚐之下,果然鮮美異常,毫無油膩之感!
諸葛蘭道:「他們怎樣?熊老人家怎不說將下去?」
諸葛蘭想追,方古驤搖手笑道:「和圖書彼此相距甚遠,那青驢腳程又快,追也無及!去看看那廝在山壁上畫些什麼,是否對我們留語?」
諸葛蘭搖手說道:「不必通報,日前我與『白髮金剛』伏老婆婆定了端陽前一日的『黃山』之約,如今是來與她把時間改到端陽後一日,地點也改到『野人山』的『七絕谷』內。」
方古驤截斷了諸葛蘭的話頭,微微一笑,搖頭說道:「不是不聽人言,而是太聽人言……不過只是僅聽『八臂金剛』龍嘯天一人之言而已!」
方古驤怪笑說道:「淳于兄說的極是,我定當竭盡所能,不使諸葛姑娘的傷勢發生變化!」
她暗忖歐陽高所謂另一位「金剛」,會不會就是「玉金剛」司馬玠呢?
淳于慈赧然笑道:「方兄莫要太謬讚我了,小弟的這點化私為公,濟世救人之念,還不是由於方兄等的俠義襟懷,所感召而致!」
歐陽高聽得作了一個乾嘔,向閻亮抱拳叫道:「閻兄,多謝照顧,這等罕世異味,只有你胃口奇佳,我歐陽高可消受不起!」
歐陽高一面點頭,一面忽又想起一事,向諸葛蘭揚眉問道:「諸葛姑娘,你與司馬玠老弟,既是同道至交,定然對他一切,均極清楚!」
小倉公淳于慈偕同朗兒、閻亮,往右側行進,還不太放心地向方古驤正色說道:「方兄,近日之中,萬一有事,你要多多偏勞,莫要忘了諸葛姑娘的左肩傷勢,她在半月之間,決不宜過用真力,致受震盪!」
諸葛蘭一雙大眼眶中,淚光浮動,趕緊垂下頭去,飲了半杯酒兒,略為定神,勉強抑制住芳心之中的歉疚悽楚!
方古驤起初也頗莫明其妙,但在細一思索之後,卻失聲叫道:「我明白了,天下居然有這等巧事?」
方古驤接口笑道:「老瞎子儘管放心,你難道不曾聽說,吃『神仙麵』的,包括他師傅在內!」
諸葛蘭玉頰一紅,向淳于慈赧然問道:「淳于老人家,聽你這樣說法,莫非那張藥方兒上,竟是以草根樹皮,作為挽救生命之物?」
歐陽高由於閻亮語意之內,聽出方古驤、諸葛蘭等,均具有極高身份!
諸葛蘭聽懂了閻亮的語意,但仍有所不解地訝聲問道:「閻老人家,你是認為聞人善打算在這醫案之上,留書七個『絕』字?」
所謂「青翠山壁」,就是山壁之上,長滿了肥厚苔蘚,遂顯得青翠欲滴!
諸葛蘭目注歐陽高道:「歐陽老人家,司馬玠既已恢復知覺,他可曾說出受傷經過?」
淳于慈向朗兒正色說道:「『三足碧蜍丹元』,真是專解百毒的無上妙藥,諸葛師叔有此厚賜,你要謹慎保存,不單救己,更可救人,功效大得很呢!」
歐陽高點頭說道:「當然可以,我偶遊『廬山』,行經『陰陽谷』左近的一座小峰之時,忽然聽得奇異聲息,並發現這位司馬老弟,從草樹叢中,滾跌而下!」
歐陽高一路急趕,委實饑渴交迸,聞言之下,怪笑點頭說道:「好,好,快點給我來上一碗,我聽了這『四妙羹』之名,便有點食指大動,覺得好吃得很!」
語音至此略頓,向淳于慈舉杯笑道:「淳于老人家,你此番『廬山』施醫,不會白跑,我打算向司馬玠取回那張藥方兒,轉贈給你!」
諸葛蘭接口說道:「不管他到底是不是『病金剛』焦健,僅從他對我們施展傳音功力而言,似乎是有點意存挑釁?」
歐陽高怪笑說道:「這不是報復,只是問問而已,我想知道名滿乾坤的『粉黛金剛』,對於朗兒老弟,是如何出手……」
歐陽高聽出閻亮的言外之意,略一尋思,恍然大悟說道:「尊駕莫非就是名滿武林的『瞽目金剛』閻亮閻大俠嗎?」
方古驤「哎呀」一聲,連連點頭地,向諸葛蘭讚美說道:「諸葛姑娘真夠細心,我就沒有想到這些蹊蹺之上?」
方古驤一怔,目注諸葛蘭道:「諸葛姑娘,怎見得這騎青驢的灰衣老叟,不是『病金剛』呢?」
想至此處,揚眉問道:「歐陽大俠,你的那位貴友,是受了重傷?還是中了奇毒?」
方古驤因覺無須對這「矮金剛」歐陽高,有所隱瞞,遂接口笑道:「難怪歐陽兄無法猜測,這位老弟,不是本來面目,他就是易釵而弁的『粉黛金剛』諸葛蘭呢!」
諸葛蘭搖頭說道:「我不認識,方老人家是否認識?」
方古驤「哦」了一聲,目注熊華龍,繼續向他問道:「熊兄可曾聽得那『七絕魔君』孟南的七秩生辰日期?」
淳于慈微笑接道:「姜夫人的那張藥方兒,是武林一寶,乃東漢神醫華陀所遺,專療各種重傷,並可兼祛奇毒,只要一息尚存,肝腸未斷,往往都可起死回生,最低限度,也可暫保性命,少待接受進一步的療治……」
諸葛蘭雙眉一剔,轉身便行。
方古驤搖頭說道:「他們三人,還是不去的好,若去『野人山』,多半會與『七絕魔君』孟南,同流合污,使群兇聲威大振!」
諸葛蘭不知淳于慈是否答應,遂芳心焦急地,走到閻亮身旁,悄悄伸手,把這位「瞽目金剛」扯了一扯。
諸葛蘭為他解圍地含笑叫道:「歐陽老人家,那位『玉金剛』司馬玠,如今在何處養病?」
如今,諸葛蘭伸手一指,群俠自然看得分明,知道醫案上是一連串寫著幾個「絕」字。
歐陽高一怔說道:「那我應該稱你……」
閻亮把兩隻白果眼,翻了一翻,對諸葛蘭叫道:「諸葛姑娘,這醫案上寫了幾個『絕』字?」
朗兒雖極刁鑽古怪,絕頂聰明,但也摸不清方古驤的葫蘆之中,究竟賣的甚藥?把兩隻大眼,翻了一翻,點頭說道:「方師伯,你……你老人家要問的是什麼事兒?小侄但有所知,無不盡言!」
加上他又正對小倉公淳于慈,心存感愧,欲有以報,遂連連點頭,應聲說道:「只要這位老弟,好好為我煮碗麵吃,我願意傳他一套『金剛散手』,和九九八一招『地躺神拳』!」
淳于慈擺手笑道:「歐陽兄,你這『先生』二字,小弟萬不敢當……」
歐陽高點頭笑道:「你真聰明,猜得絲毫不錯!」
諸葛蘭靜聽至此,忽然揚眉說道:「方老人家,我們少時何不再走趟『陰陽谷』,向伏五娘手下,通知一聲,把端陽前一日的約會,延遲兩天,改為端陽後一日,地點也改在『野人山七絕谷』內?」
方古驤屈指計道:「我來算算,最近出現過的,計有『玉金剛』司馬玠、『粉黛金剛』諸葛蘭、『毒金剛』申屠豹、『瘦金剛』孫一塵、『白髮金剛』伏五娘、『風流金剛』伏少陵、『瞽目金剛』閻亮、『矮金剛』歐陽高,加上我老醉鬼,業已有了九個!」
果然,熊華龍仍在「雙劍峰」側的幽谷之內,苦等司馬玠,並已等得焦急異常。
方古驤搖了搖頭,彷彿別有會心地,向諸葛蘭含笑道:「諸葛姑娘不要生氣,依我看來,對方這種要拿司馬老弟,烹成羹湯,當作『異味名肴』來款待武林群兇之舉,反而對司馬老弟有利!」
原來,那張醬紫色的醫案之上,有人用毛筆淡淡寫了幾個字兒。
歐陽高饑渴交迸,吃得奇快,三口兩口,便把一碗麵吃光,向朗兒怪笑叫道:「朗兒老弟,這麵還有沒有?我想再來……」
諸葛蘭默然點頭,兩人正往前行,突聽右側方山谷之中,啼聲得得。
騎驢老叟,伸指在苔蘚上所畫的,是幾行似詩非詩,似詞非詞字跡!
熊華龍目注方古驤道:「方兄,關於怎樣追蹤之事……」
語音略頓,目中神光微閃,向方古驤雙揚秀眉,朗聲叫道:「故而,前途若再相逢,我非設法揭開這疑幕不可,方老人家,你不許偷懶,或加以阻撓,要旁敲側擊地幫幫我呢!」
熊華龍失聲說道:「兩相對照之下,情形越發顯然,可惜我當時未想到司馬老弟身上,以致不曾將那兩名孟南手下擒住!他們……」
淳于慈自然知道這般武林奇俠,是喜愛朗兒姿質,借詞加以成全,不禁好生感激,滿面均是笑意。
歐陽高搖頭答道:「沒有,這是司馬老弟之物,我怎麼能夠隨便舉以示人?」
因諸葛蘭、方古驤、熊華龍等,均已來過,故面谷口守護之人,不敢留難,準備立時通報。
方古驤笑道:「諸葛姑娘這清源治本之策,雖屆可行,但孟邦把龍嘯天幾乎視為重生父母,再造爹娘,這類渾人,又多具天真性情,你若殺掉龍嘯天,孟邦可能會為他拼命報仇,與你誓不兩立的呢!」
方古驤目注熊華龍道:「熊兄,你對滇西地勢,是否熟悉?」
諸事均已交代完畢,群俠便開始分路。
諸葛蘭遂把「矮金剛」歐陽高救了司馬玠,又為他去尋淳于慈施醫,等到群俠趕至聞人善醫寓中,卻又發現血腥劇情,對熊華龍一一細述。
群俠一到,熊華龍迎上前來,見諸葛蘭已告無事,不禁向方古驤苦笑叫道:「方兄,諸葛姑娘幸告無恙,但那位施玉介老弟,卻不知怎的,仍……」
方古驤等才一轉出,那騎驢老叟,也已發現,「呵呵」一笑,青驢四蹄如飛,轉瞬和圖書間,跑得又只剩下一點黑影!
熊華龍訝道:「方兄何出此言?」
淳于慈笑道:「諸葛姑娘的話雖不錯,但宇宙之大,何奇不有?你的肩頭傷勢,切忌劇烈震動,還是多加小心,凡事注意為妥!」
照這情況推斷,在案上作書之人,自然是那「鐵掌金刀」聞人善,但他在尚未把第六個「絕」字寫完之際,便即慘遭禍變!
閻亮冷笑說道:「第一件事是你對人太無禮貌,有失恭敬,開口『淳于慈』,閉口『淳于慈』,這種態度,好像是來尋碴生事,哪裏像是延醫療疾!」
朗兒笑道:「不一定每一位師伯叔們,都要對小侄有所賞賜……」
歐陽高仍不相信,盯著碗底的臭蟲、蚯蚓,皺眉問道:「淳于兄,你說這……這是菌丁和竹筍所製?」
諸葛蘭道:「怎麼不易實現,莫非那『神力金剛』孟邦,性情暴躁,不聽人言?」
諸葛蘭瞿然說道:「這就差不多了……」
諸葛蘭連連點頭,兩人信步而行,繼續向前走去。
熊華龍聞言之下,自然驚極問故。
方古驤連連點頭,諸葛蘭也秀眉雙揚,向淳于慈嬌笑叫道:「淳于老人家放心,伏五娘伏少陵母子,已與我們定約,暫時不會蠢動,申屠豹、孫一塵兩個萬惡老怪,也遠去『野人山』,這一路上似乎不會再有厲害人物出現,縱或發生糾葛,僅憑方老人家的神功絕藝,也足以解決問題的了!」
閻亮問道:「用什麼作為暗記,最好也規定一下。」
方古驤問道:「諸葛姑娘認為,這灰衣老叟,不是『病金剛』焦健,卻是誰呢?」
閻亮靈機一動,怪笑叫道:「朗兒老弟,你那新發明的『四妙羹』還有嗎?怎不招待這位遠來貴客『矮金剛』歐陽大俠,吃上一碗?」
諸葛蘭嘆道:「尋常醫家,哪裏治療得了這等嚴重內傷?」
他遂向其餘諸人,投過一瞥詫異眼色。
閻亮冷冷說道:「不行,我淳于賢弟從不出診,答應你把病人帶來,上門施醫,已是天大面子!」
閻亮點了點頭,方古驤又向歐陽高笑道:「歐陽兄與熊兄作一路,我與諸葛姑娘同作一路,如此七人分作三路,也許追上對方的機會,可以比較多點!」
朗兒「噗哧」一笑,尚未答話,淳于慈已在一旁含笑說道:「歐陽兄不要害怕,這不是真的臭蟲、蚯蚓,是用菌丁、竹筍所製,不過因朗兒手巧,才做得特別逼真而已!」
諸葛蘭問道:「方老人家猜他是誰?根據適才百丈傳音,歌聲不昂不低,如在面前一舉看來,這驢背上的灰衣老叟,武功頗不弱呢?」
偏偏司馬玠不單身負重傷,又告失去蹤跡,豈非好事多磨,使這雙天造地設的英雄俠女,還要遭受不少險厄,方能心願得償,月圓花好?
諸葛蘭道:「我不知道歐陽老人家怎會知道『玉金剛』司馬玠的姓名身份?」
方古驤點頭說道:「諸葛姑娘的這種判斷,大概不會有錯!」
淳于慈稱謝笑道:「那是姜夫人贈送諸葛姑娘之物,老朽怎敢接受?但我既嗜歧黃之道,決無不思上進之理,諸葛姑娘只要肯把這張華陀仙方,給我看上一眼,我就感激不盡的了1 」
諸葛蘭詫道:「還要到『雙劍峰』去則甚?」
方古驤道:「根據江湖傳言,孟邦昔年在玉門關外迷路,誤入『白龍堆』大漠,糧水均缺,饑渴欲死,恰巧龍嘯天騎著一頭『千里明駝』經過,見孟邦生得威武宛若天神,遂送了他一袋食水,和一塊鍋餅,孟邦仗以活命,由是感激,對於龍嘯天的任何命令,都絕對服從,忠誠不二!」
諸葛蘭笑道:「此人定極純樸可愛,是條漢子!」
淳于慈道:「假如三路人馬中,有人先到『騰南』,發現敵蹤,必須追尋又如何呢?」
方古驤微笑說道:「常言道『定法不是法』,又道是『千算萬算,不若蒼天一算』,諸葛姑娘不必為此憂煩,且等到時見機行事,我覺得你既有此一片菩薩心腸,或許能感召祥和,有甚特別機緣,也說不定。」
朗兒更是喜得打跌,趕緊跑進「養吾廬」中,收拾一切。
諸葛蘭一咬銀牙,恨聲說道:「醫家仁術濟世,與眾無爭,可能又是從『玉金剛』司馬玠兄身上,為這位聞人先生惹來劫數!」
諸葛蘭越發心驚,失聲問道:「這位『金剛』是誰?是不是『玉金剛』司馬玠?」
方古驤道:「以一般菜肴而論,在烹製之前,首先應該注重的是什麼條件?」
淳于慈莫明其妙地向歐陽高問道:「歐陽大俠此話怎講?」
方古驤「哼」了一聲答道:「龍嘯天人極陰惡,焦健也既貪又鄙,生平邪行多於正行,孟邦雖然是塊渾金璞玉,可惜又絕對聽從龍嘯天的指揮……」
墨色、案色,原差不多,故而若非從某一方向,斜斜看去,委實不易發現。
歐陽高答道:「是在『廬山』腳下的一個小鎮旅店之中。」
熊華龍點了點頭,方古驤又復說道:「『黃山西海門』之約,是在端陽前一日,『七絕魔君』孟南的七十生辰,是在端陽後一日,任憑伏五娘伏少陵母子的本領通天,能於區區兩日之間,從『安徽黃山』,趕去『雲南野人山』嗎?」
熊華龍點頭說道:「好,葫蘆口所對之處,就是我與歐陽兄所去方向。」
歐陽高目光注處,「咦」了一聲問道:「這是什麼東西?是……是暗器嗎?」
熊華龍苦笑說道:「他們又說那擄獲之人身份既如此特殊,若將其烹成羹湯,在孟南壽宴之上,款待武林群豪,豈不是二道異味名肴,光彩十足!」
諸葛蘭一來玲瓏剔透,聰明絕頂,二來旁觀者清,不等歐陽高加以解釋,便即含笑說道:「這道理不太難猜,大概歐陽大俠為他前來求醫之人,也是一朵罕世難睹的武林奇葩?」
歐陽高道:「既是『紅線金環』,諸葛姑娘為何竟把它加以拆散?據我知道環中的三圈『紅線』並含劇毒……」
歐陽高聞言一怔!
淳于慈知道諸葛蘭是在心急催促,遂側過臉去,含笑叫道:「朗兒,你在做些什麼?收拾一具藥囊,哪裏需要這多時間?」
方古驤想了一想,點頭說道:「不錯,這人必定是諸葛姑娘的熟人,否則,他決不可能一眼便看出你易釵為弁!但……」
原來歐陽高在把面兒吃完之後,發現碗底竟有一隻臭蟲,和一條小小蚯蚓!
淳于慈點頭笑道:「歐陽兄若是不信,就請嚐一口看,這種麵兒,完全是用菌丁、竹筍、香菰、口蘑等淨素之物所製,故而才叫作『神仙麵』呢!」
但閻亮又出難題,繼續說道:「第二件事,是你太以狂妄,自己對於奇門生剋之道,弄不清楚,卻一路上亂發強力爆炸之物,毀損靈景……」
群俠分路以後,諸葛蘭向方古驤嫣然笑道:「方老人家,那位淳于先生,怎麼一再言之諄諄?其實他的藥力,太以靈驗,我肩頭傷處,早就毫無痛楚了呢!」
淳于慈含笑說道:「中央一路自然是由諸葛姑娘和方兄擔任,我師徒與閻大哥則擔任右路好了!」
諸葛蘭嫣然一笑,軒眉說道:「這樣便叫『化腐朽為神奇』,不愧為東漢神醫的仙方妙藥!」
歐陽高微笑說道:「那就對了,因為我所為他來此求醫之人,也是一位『金剛』,淳于先生不應該厚於彼而薄於此吧?」
朗兒笑道:「確實如此,故而小侄也不敢再企望諸葛師叔,有甚高深傳授。」
諸葛蘭芳心之中,一片茫然,兩道目光,也茫茫然漫無目標地,在室內來回掃視。
方古驤一旁說道:「我們沒有工夫再和伏老婆婆見面,現有書信一封,你拿去交給伏老婆婆,就說方古驤等,在苗疆候教便了!」
這一來,「小倉公」淳于慈確實有點為難!
方古驤道:「我聽說焦健有頭日行千里的健驢,名叫『千里青』,剛才那頭青驢,腳程絕快,矯捷異常……」
她起初為司馬玠被自己打傷後的突然失蹤,頗耽憂慮,如今,好容易才從「矮金剛」歐陽高的口中,獲得訊息,誰知又出了這等差錯?
因為他聽得諸葛蘭一口一聲「司馬玠兄」,顯然對於那位「玉金剛」,業已情絲暗繫,芳心可可!
方古驤道:「大概不錯!」
方古驤暫不答理諸葛蘭,卻偏過頭去,向朗兒揚眉笑道:「朗兒老弟,你是知味名家,如今要請你回答我一樁有關烹調之事!」
諸葛蘭被他笑得好生不悅地,秀眉一蹙,沉著臉兒問道:「閣下何以如此狂笑?是不相信我是諸葛蘭,抑或看不起我諸葛蘭呢?」
歐陽高道:「不是中毒,是臟腑重傷!」
諸葛蘭揚眉問道:「方老人家,聽你這樣說法,龍嘯天、焦健、孟邦等三人,都是兇邪一流?」
諸葛蘭不等歐陽高話完,便向朗兒笑道:「朗兒,你今日連獲『醉八仙拳』,『天罡杖法』,『金剛散手』,和『地躺招術』等四種武林絕藝,縱令天姿穎悟,恐怕也需要一段長時間,才能消化?」
方古驤一旁笑道:「對了,不單是暗器,而且是武林中極有名的暗器,這也是諸hetubook.com•com葛姑娘於參與『封爐贈寶大會』時,技壓群雄,獲得姜夫人所贈的『紅線金環』!」
歐陽高叫道:「朗兒老弟,趕緊謝恩,你諸葛師叔的出手相贈之物,決非尋常,不是前古神兵,也是……」
諸葛蘭應聲答道:「我如今雖已恢復本名,卻仍是男裝,並未顯露女孩兒家身份,『病金剛』焦健與我陌不相識,路上相逢,遙遙一面,怎知我易釵而弁,留詞中的『卿』『玉容』『香肩』等字樣,卻是從何而來?」
淳于慈道:「萬一有甚事兒,必須小弟盡力,方兄請往右找我,我們於行進之間,盡量在顯眼處,留下『藥鋤』標記便了!」
熊華龍微笑說道:「規定一下也好,淳于兄師徒,與閻兄一路,請畫柄藥鋤,以鋤嘴指示方向!」
歐陽高道:「我在馬司老弟身上,發現一張藥方,卻不知是哪位醫家……」
原來諸葛蘭當時才到「雙劍峰」側谷內,便被閻亮打傷暈絕,遂不知「風塵酒丐」熊華龍尚在該處等待司馬蚧之事。
淳于慈道:「對象不同,這位老弟是一朵罕世難睹的武林奇葩,即令沒有第一項理由,淳于慈寧願斷指應誓,也願為這位老弟,一效綿薄……」
諸葛蘭語音仍頗平和,並未動怒,微揚秀眉,緩緩說道:「留書人又是誰呢?」
方古驤雖然不好意思失笑,在他以為諸葛蘭看後,定將羞惱交迸,勃然大怒!
歐陽高因曲在自己,被閻亮拿話問住,只好忍怒說道:「好,我承認我粗莽失禮,只要這位『小倉公』,答應施醫治病,我願意立刻賠罪,叫他一聲『淳于祖宗』!」
一向以性情粗暴著稱的「矮金剛」歐陽高,竟能如此委屈?倒頗出於群俠意外!
淳于慈暗暗叫苦,心想歐陽高竟能事事認錯,自己卻是怎生再加推託?
方古驤循著諸葛蘭的手指看去,只見面前這段路徑,是盤旋下山,在山腳一家酒簾兒迎風招展的小村店前,正拴著那頭矯健青驢。
這一笑,自然把位「矮金剛」歐陽高笑得懷疑起來,目注方古驤,以一種愕然神色問道:「方兄,閻兄所說的『四妙羹』,到底是什麼東西?」
「秋月娟娟,人正遠,魚雁待拂吟箋,也知遊事,多在第二橋邊。花底鴛鴦深處睡,柳陰淡隔湖船,路綿綿,夢吹舊曲,如此山川?  平生幾兩謝屐,便放歌自得,直上風煙,峭壁誰家,長嘯竟落松前?  十年孤劍萬里,又何以畦分抱甕泉,中山酒,且醉餐石髓,白眼青天!」
由他們立足之處,距離山腳酒肆,雖然不遠,但因山徑曲折,必須盤旋下峰,也有一段路程。
歐陽高愕然問道:「諸葛姑娘,你……你對何事感覺糊塗?」
諸葛蘭皺眉說道:「這也可能,但我司馬玠兄,為何又蹤跡不見了呢?」
方古驤搖頭說道:「這場壽酒,伏五娘與伏少陵母子,是吃不成了!」
閻亮聞言,大喜說道:「聽賢弟之言,莫非今後不再高蹈自隱,竟肯以你的高明醫道,普濟眾生了嗎?」
話方至此,諸葛蘭業已取出十圈「風磨銅絲」,向朗兒遞過。
朗兒喜極,向諸葛蘭再三稱謝,把那十圈「風磨銅絲」,揣入懷內!
歐陽高瞿然說道:「尊駕莫非就是曾在『北嶽恒山』絕頂,連飲三日三夜,整整喝了一百斤烈性『汾酒』,贏得『蓋世酒仙』美號的『醉金剛』方古驤?」
歐陽高皺眉道:「哪兩件事?你說說看!」
諸葛蘭笑道:「我今日送你東西,他日仍將傳你武學,並保證你也可獲得『玉金剛』司馬玠的高明傳授,務使老弟一身集『五大金剛』之長,為當世武林,放一異彩!」
淳于慈想不到方古驤竟突然如此說法,不禁怔了一怔。
歐陽高繼續說道:「我仔細察看,知道這位老弟,外傷尚無大礙,內傷卻極嚴重,遂趕緊抱著他馳出『廬山』,到一小鎮之上,延醫調治!」
淳于慈想了一想,點頭笑道:「我想起來了,這聞人善號稱『鐵掌金刀』,是個金盆洗手,改邪歸正的綠林人物!」
閻亮搖頭說道:「不對!聞人善所未寫完的,不是單個『絕』字,而是一個半『絕』字!」
諸葛蘭接口笑道:「我知道了,所謂『騰南』,大概就是在『騰沖』之『南』?」
淳于慈含笑點頭,這時朗兒早已把旅行藥囊,準備妥當,遂一同走出「養吾廬」,鎖好門戶。
所謂中路、左路、右路,其實路途相隔並不太遠,只不過在百里左右。
諸葛蘭苦笑說道:「方老人家,你這種推斷,雖有道理,但卻忘了司馬玠兄,是身負重傷之人,他準能經得起如此長途辛苦,而幸保無恙嗎?」
這一來,不禁把六位男女老少奇俠,一齊看得怔住!
熊華龍嘆道:「諸葛姑娘,事既至此,空自著急又有何用?我們只有盡人事而聽天命,趕緊迫向『苗疆』,期望能早點把司馬老弟救出!」諸葛蘭皺眉說道:「此去苗疆『野人山』,路途無數,我們怎知擄劫司馬兄的兇徒們,是怎樣走法?」
諸葛蘭皺眉一嘆,緩步前行,但等他們也走到峰路轉折之處,又有所見!
諸葛蘭笑道:「淳于老人家,你這番話兒,真是悟道之語!」
諸葛蘭聽得妙目之中,神光如電,雙剔秀眉,高聲叫道:「既然如此,我們便立刻走趟苗疆……」
方古驤笑道:「諸葛姑娘說哪裏話來?我當然會幫你忙,但你也必須忍耐冷靜,千萬莫忘了自己的肩頭傷勢,而貿然動手!」
方古驤注目一看,只見寫的是:「問卿底事恁思悴?玉容慘白香肩碎,何物大猖狂,金剛無恙未?  我已病懨懨,從今後,又添一段關懷,一段相思滋味!」方古驤看完想笑,卻不好意思笑出聲來,只得強自忍耐!
淳于慈嘆道:「我面對你們這等輕生仗義,衛道降魔,兼善天下的人世俠士,忽然覺得遁世隱居的獨善其身之事,並非高明,而是樁可恥舉措。」
淳于慈笑道:「歐陽兄急於趕路,必甚饑渴,我命朗兒替你煮碗麵來!好在司馬老弟修為深厚,功力通神,人又恢復知覺,便略為緩去片刻,也無大礙!」
方古驤心想這倒真是巧事,遂轉過身去,向淳于慈含笑說道:「淳于兄,醫家抱濟世活人之心,如今我要與歐陽兄站在一邊,請你勉為其難,鼎力施醫,大展回春妙手的了!」
歐陽高含笑答道:「這人複姓聞人,單名一個『善』字,早年也是江湖人物,據說他在偶然機會之下,曾得過淳于兄一些指點!」
歐陽高指著方古驤、閻亮、諸葛蘭等三人,含笑說道:「這三位都是『金剛』,足見淳于先生與『金剛』的緣份不淺……」
方古驤失笑說道:「熊兄難道忘了諸葛姑娘與伏五娘在『陰陽谷』中,所定『黃山西海門』之約?」
但百餘丈外,峰迴路轉,哪裏還看得見絲毫人影?
諸葛蘭笑道:「不改也不行,因為我們不能不去『野人山』,萬一有事耽延,便來不及於端陽前一日趕回『黃山西海門』了……」
閻亮怪笑說道:「我是個什麼東西?和你差不許多,只不過你矮一點,我卻是個瞎子!」
朗兒聽得喜心翻倒,一路上對於這位「粉黛金剛」諸葛師叔,特別巴結。
閻亮怪笑說道:「歐陽兄,我和方兄為了吃那『奇香風肉』,和『四妙羹』,傳給朗兒老弟一套『天罡杖』,一套『醉八仙拳』,你若想討他歡心,必須格外破費一些!否則,慢說是蚯蚓、螞蟻,恐怕連蚊子、臭蟲,都會在你那碗麵中出現!」
群俠腳程飛快,趕到「廬山」腳下的小鎮之上。
力古驤笑道:「諸葛姑娘,你不要忘了『小倉公』淳于慈的諄諄叮囑,即令當真要鬥那『病金剛』焦健,也必須等到半月以後。」
熊華龍聽得「哎呀」一聲,皺眉說道:「這樣看來,司馬老弟可能是落在兇邪人物之手,並被送往『野人山七絕谷』的『七絕魔君』孟南之處了?」
閻亮笑道:「我老瞎子這次在『廬山雙劍峰』旁,中了『毒金剛』申屠豹的暗算,業已準死無救,幸虧方兄身邊,有諸葛姑娘所贈的這種解毒金環,才算是撿回了一條老命!」
諸葛蘭一旁接道:「路途可隨情況變更,無須硬性規定,我們只要決定方位即可,譬如誰走中央?誰走左路,誰走右路?」
熊華龍點頭說道:「分路自屬必然,但應該研究一下,怎樣分配,才比較平均妥當?」
歐陽高首先苦笑說道:「這……這……這是怎麼回事……」
諸葛蘭秀眉微揚,含笑說道:「武功之道,原應循序漸進,若是貪多難化,反而無益有損!故而我暫時不擬傳你功夫,且改送你一點東西,免得被歐陽老人家,罵我吝嗇!」
諸葛蘭嫣然一笑,揚眉說道:「熊老人家,你們一路的表記,且由我來規定,就畫上一隻酒葫蘆好嗎?」
誰知諸葛蘭竟頗為平靜,只是指著壁上,向方古驤問道:「方老人家,這『香肩碎』,暨『金剛無恙未』的字樣,好像指的是我?」
諸葛蘭又從身邊取出十圈「風磨銅絲」,遞和圖書向熊華龍,嬌笑叫道:「熊老人家,這十圈『風磨銅絲』,上有碧蜍丹元液汁,專解各種劇毒,老人家帶在身邊,以備萬一之用!」
熊華龍道:「諸葛武侯最精八卦,你們就畫個『八卦』,代表諸葛吧,以『乾卦』方位,指示所去之處!」
因為「矮金剛」歐陽高也佔得第二項理由,等於是用自己的話兒,堵了自己之嘴,相當難於應付!
這時,「小倉公」淳于慈業已目注方古驤,皺眉問道:「方兄,莫非你與那位『玉金剛』司馬玠,也有深厚交情?」
歐陽高委實聽得有點膽戰心寒,毛髮暗豎!
歐陽高的那種粗暴高傲之氣,業已完全收斂,抱拳笑道:「諸葛姑娘不要誤會,在下發笑之故,是因知道你們三位的身份以後,覺得淳于先生定會對我求醫之事,來次破例出診的了!」
諸葛蘭知曉方古驤沉吟之意,接口說道:「方老人家是否顧慮這樣一來會促使伏五娘、伏少陵母子,與孟南同流合污,加強群兇實力?」
說到「挑釁」兩字,不禁柳眉帶煞,鳳目攏威地,向那騎驢老叟的去路凝注。
方古驤怪笑說道:「歐陽兄,你不要看我,我們的高矮胖瘦,都差不多,有虎賁中郎之似,只是你的脾氣略大一些,我的酒量略好一些,你……你還不認識我嗎?」
閻亮一吐舌頭,悄聲說道:「我真怕了這刁鑽小鬼,『神仙麵』三字,聽來雖冠冕堂皇,誰知道其中……」
方古驤覺得無須等伏老婆婆回音,遂偕同群俠,離開「陰陽谷」口,開始分路行動。
諸葛蘭因聽得「風塵酒丐」熊華龍說過,姜夫人曾托司馬玠把那張藥方兒,轉交自己之事,遂接口含笑叫道:「歐陽老人家,你弄錯了,那張藥方兒,是我的,不是司馬玠的!」
語音至此微頓,怪笑一聲,揚眉又道:「好在賢弟業已斷指應誓,何妨再度出山,以一身所學,為血腥江湖,略挽劫數,等到群魔就戮,武林事了,老哥哥定陪你嘯傲於泉石煙霞之間……」
「我已病懨懨」一語,又與猜測中的「病金剛」焦健,身份相合。然則,末後的「從今後,又添一段關懷,一段相思滋味」之意,豈非成了白髮戀紅顏,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嗎?
諸葛蘭忍俊不禁,噗哧一笑!
方古驤略一沉吟說道:「這辦法……」
熊華龍點頭說道:「我尚未走出谷口,便聽得谷外有了人聲,卻非司馬玠老弟語音,遂略起戒意,躡足潛蹤地,暗加窺視!」
這句調侃之語,說得滿座粲然,「矮金剛」歐陽高卻滿面窘色!
方古驤怪笑說道:「諸葛姑娘怎麼對於東漢神醫華陀的醫道,也表示懷疑起來?」
他們注目看去,只見有頭極為矯健的青色俊驢,從谷中馳出,驢背上坐的是個又黃又瘦,滿面病容的灰衣老叟,口中有氣無力地,做歌唱道:
歐陽高怪笑問道:「還有一位比你師伯們本領更大的諸葛師叔呢?她傳了你什麼罕世絕藝?」
歐陽高怪眼雙翻,不悅問道:「為什麼不行?」
這時,朗兒又已端了一碗麵兒,侍立在側,笑嘻嘻地說道:「歐陽師伯,我知道你長途趕來,定必饑餓,早就替你多準備了一碗,只是『竹筍』太以珍貴難覓,不敷應用,歐陽師伯若想多吃一條蚯蚓,卻辦不到了!」
原來那位「鐵掌金刀」聞人善的醫寓之中,滿地血漬,不見一人,似乎慘遭浩劫!
諸葛蘭「哦」了一聲,有所會意地,微點螓首,揚眉說道:「我明白了,若想保全『神力金剛』孟邦,或是使他歸入正途,必須清源治本,先把對他教唆控制的『八臂金剛』龍嘯天除掉!」
方古驤嘆道:「熊兄,你不要再稱『施玉介』了,諸葛姑娘業已知道他就是『玉金剛』司馬玠,這位老弟,現有劫難在身,不會前來『雙劍峰』了!」
方古驤暫時未答諸葛蘭所問,反而轉過面去,向閻亮叫道:「閻兄,你還記不記得我們離開『廬山雙劍峰』時,在谷口所見?」
方古驤取出時刻不離身的酒葫蘆來,喝了兩口,怪笑答道:「我也不認識此人,但卻知道那頭驢兒,屬於異種,名叫『千里青』,或許可由驢度人,猜出他的身份?」
方古驤接口笑道:「苗疆當然要去,但在去往苗疆之前,還要先到『廬山雙劍峰』旁,走上一趟。」
方古驤笑道:「淳于兄想說什麼?你為何言有未盡?」
語音一頓,覺得把自己比作「天鵝肉」,也有不妥,遂改口續道:「表面看來,對方是意存輕狂,實則其中尚露了一些蛛絲馬跡!」
凝注之點,並非遠處,就在橫置她身前那張聞人善的醫案之上!
話猶未了,諸葛蘭便即笑道:「歐陽老人家,你是不是由於我剛才笑你太饞,遂對我加以報復!」
諸葛蘭愕然問道:「方老人家,你……你這是什麼獨特看法?」
諸葛蘭目注淳于慈道:「淳于老人家,你想明白了,我卻弄糊塗了呢?」
語音至此微頓,目光凝注在諸葛蘭的身上,抱拳揚眉又道:「方兄、閻兄,皆具異相,小弟尚可猜出,但這位老弟台,卻……」
諸葛蘭不等方古驤話完,便詫然問道:「孟邦是龍嘯天的什麼人?為什麼要絕對聽從他的指揮?」
歐陽高搖頭答道:「他沒有說,我倒問了,但司馬老弟卻答稱並非傷於仇家手下,是由他自不小心,粗心大意所致!」
歐陽高「哈哈」笑道:「想不到,真想不到,在淳于慈先生的『養吾廬』前,竟遇著了這多心儀已久,卻尚未謀面的絕頂高人!」
方古驤詫道:「熊兄,你怎會斷定司馬老弟失蹤,會與苗疆『七絕谷』有關?」
淳于慈道:「歐陽兄,這位醫家是誰?」
他這「再來一碗」之語的「一碗」二字,尚未出口,目光微注之下,突然作了一個噁心,幾乎把剛剛吃下去的那碗「神仙麵」兒,完全還席!
群俠立即離開「雙劍峰」,又向伏五娘母子所居的「陰陽谷」走去。
歐陽高聽不懂這位「小倉公」的語中含意,愕然問道:「淳于兄此話怎講?小弟……」
諸葛蘭聞言,向熊華龍笑道:「這樣說來,熊老人家與歐陽老人家便請擔任左路如何?」
淳于慈目注閻亮,苦笑說道:「大哥,你也為對方說情,要我出診?」
歐陽高不理會諸葛蘭的嘲謔,只是狼吞虎嚥般,吃完了第二碗「神仙麵」,方摸摸肚皮,向淳于慈怪笑叫道:「淳于兄,我們該走了吧!」
歐陽高聽得先是一怔,然後竟雙眉高軒,發出縱聲狂笑!
諸葛蘭站起身形,向方古驤招手叫道:「方老人家,請過來看,這醫案上,書有幾個字兒,不知是否與這無頭血案,有甚關係?」
淳于慈不等諸葛蘭話完,便即連連搖頭地,接口失笑說道:「若是用甚『野山參』、『何首烏』等罕世聖藥,則這張方兒,誰都會開,何必要由華陀遺傳,被武林中人,視為異寶?」
方古驤「哈哈」一笑,朗聲答道:「我與司馬玠雖然交情不厚,但『玉金剛』三字,卻是響噹噹的少年英俠,鐵錚奇男!何況更是諸葛姑娘的……」
熊華龍笑道:「那『騰南』確是在『騰沖』之『南』,但兩地相距,卻有三四百里,我們就在『騰南』聚合,再同去『野人山七絕谷』!」
閻亮忽然點頭說道:「你既認錯,又復肯賠,我便代表我淳于賢弟,答應破例施醫!」
熊華龍笑道:「那兩人說過,是在端陽後一日。」
「矮金剛」歐陽高在群俠分路之前,向方古驤笑道:「方兄,『野人山』範圍甚廣,我們似乎應該確定一個集合地點,才不致彼此錯過。」
歐陽高知道又被人抓住把柄,遂不等閻亮話完,便即接口說道:「我也認錯,只要他肯治病,我歐陽高負責賠償,找一處比此地更清幽百倍,美景無邊的隱居妙處就是!」
閻亮道:「都是你自己不好,作錯了兩件事!」
歐陽高搖頭說道:「我這樁期望,並未實現,結果還是由聞人善盡力調治,使司馬老弟,稍復知覺……」
淳于慈笑道:「『十二金剛』是當世武林中的頂尖人物,除了少數幾名窮兇極惡者外,在下均深為敬仰!」
歐陽高此時方知閻亮是故意刁難,不禁勃然大怒,瞪眼叫道:「為什麼由你代他作主,你……你是個什麼東西?」
方古驥苦笑說道:「諸葛姑娘雖是菩薩心腸,但這樁願望,恐怕卻不易實現。」
諸葛蘭道:「究竟是誰?此刻雖難斷言,但必是認識我的熟人,卻可斷定!」
諸葛蘭滿面通紅,赧然說道:「粗心大意的是我,不是他,我真想不到司馬玠能有如此度量,未對我加以責怪?」
方古驤笑道:「我們原本猜是『病金剛』焦健,如今又見了這『我已病懨懨』之語,多半……」
熊華龍自然連連點頭,微笑說道:「好,我們且去『陰陽谷』,向伏五娘母子投書,改定時地以後,便立即分頭行動!」
熊華龍道:「關於人手分配,這樣已頗理想,但關於路途方面,似乎也應略加規定才好!」
歐陽高從雙目之中,閃射出炯炯神https://m.hetubook.com.com光,向諸葛蘭細一打量,揚眉說道:「你的話說的不錯,但這第二項理由,不是對你有利,卻是對我有利的呢!」
歐陽高笑道:「諸葛姑娘問得有理,我救了司馬老弟後,因覺他絕非常人,曾搜察他身邊各物,希望藉以推斷出他的來歷。」
淳于慈聽至此處,雙眉一軒,目中神光炯然地,側顧朗兒叫道:「朗兒,收拾我的旅行藥囊,把各種丹丸,和一切刀圭用具,統統裝在其內。」
方古驤首先發現她的神情變化,斜倚窗前,揚眉問道:「諸葛姑娘,你……你好像是有甚發現?」
谷口守護之人,只好「喏喏」連聲,接過書信,立即命令馳送谷內。
諸葛蘭笑道:「其餘的『八臂金剛』龍嘯天、『病金剛』焦健,和『神力金剛』孟邦三人,不知何在?但願他們三人,也去『野人山七絕谷』,湊湊熱鬧,這樣便成為『十二金剛會苗疆』,豈不是一樁百年罕見的武林佳話?」
諸葛蘭心中煩悶,雙眉緊蹙地,向聞人善醫案之前的椅上一座。
方古驤目光環掃群俠,想了一想,揚眉說道:「雖然有此顧慮,但我們人數也不在少,何況這些兇邪,也應誅除,不宜姑息,就照諸葛姑娘之意,約伏五娘、伏少陵母子,改定時地便了!」
方古驤向閻亮笑道:「閻兄與淳于兄多年至交,便請你們暨朗兒老弟三人一路。」
他見了這種情形,「呵呵」笑道:「這就好辦,我們也去喝酒,在酒肆中見機行事便了!」
歐陽高愕然問道:「方兄這樣說法,定然別有蹊蹺?」
淳于慈向歐陽高抱拳笑道:「歐陽兄,小弟既已答應隨你出診,你該入座飲上幾杯,讓我略盡地主之誼了吧?」
諸葛蘭嬌笑說道:「方老人家,我聽過後對這『神力金剛』孟邦的印象頗好,能夠想個什麼法兒,保全此人,不讓他與群邪同流合污……」
熊華龍道:「那兩人無意之中,說出『七絕魔君』孟南,漸忘昔日誓言,有意在中原活動,進而稱霸天下!遂借著七十生辰,派遣手下遍邀四海八方的兇邪人物,先結同盟,借張聲勢,並瞭解一切狀況!派來『廬山陰陽谷』者,本是孟南手下有名兇魔,以及兩個隨從,誰知那兇魔竟巧遇昔日仇家,於快意殲仇之下,又擄獲一位身份極為重要之人,遂先行一位押著那人,送回苗疆,而留下那兩個隨從,再往他處,投書請客!」
淳于慈聽完,向歐陽高含笑問道:「歐陽兄,你有沒有把這張藥方兒,給那『鐵掌金刀』聞人善看過?」
淳于慈滿面神光,含笑說道:「我不單從此雲遊四海,盡量以一身所學,濟世活人,並立願不再自珍敝帚,把胸中醫道,與同好公開研究,以期集思廣益,將歧黃之術,推動得更進一步。」
她這句話兒,說得相當肯定,彷彿是握有什麼有力證據?
淳于慈詫道:「此話怎講?我所說的理由,怎會對歐陽大俠有利?」
熊華龍愕然問道:「諸葛姑娘,你方才所說的『鐵掌金刀』聞人善是誰?」
閻亮點頭笑道:「申屠豹與孫一塵兩個老怪,在『廬山』鎩羽,狼狽而去,是投奔苗疆霸主『七絕魔君』孟南,並曾鐫壁留書,約我們在『七絕谷』中相會,如今,聞人善的醫案留書,居然也是五個半『絕』字,恐怕又和這位姓名尚不大為中原武林人物熟悉的苗疆兇魔,大有關係?」
方古驤含笑說道:「我沒有見過孟邦,但聽說此人身高七尺將半,豹頭環眼,虎背熊腰,千把斤的重物,單手即可舉起,又練有『混元氣功』,周身刀槍不入,故而才獲得『神力金剛』美號!」
諸葛蘭驀地一驚,側顧方古驤道:「方老人家,人隔百丈,歌聲立能照樣清晰入耳,莫非那灰衣老叟,竟在對我們施展傳音功力?」
閻亮提高聲音,向廚下怪笑叫道:「朗兒老弟,聽見沒有?『金剛散手』和『地躺神拳』,是這位『矮金剛』歐陽大俠的看家本領!人家已經掏了心窩,你可得施點手段,把這碗麵兒,煮出點特別滋味來!」朗兒笑聲答道:「多謝師伯,我正在煮『神仙麵』,孝敬師傅、三位師伯,和諸葛師叔,每人一碗,吃完好上路呢!」
直到此處,諸葛蘭方冷笑一聲,目中微閃神光,剔眉說道:「故而從表面看來,對方似乎是癩蛤蟆……」
群俠也均覺驚異,因此時方古驤僅僅說到「小倉公」淳于慈救治,尚未提起歐陽高延醫,自然更未講出司馬玠在聞人善醫寓之中,再度失蹤,以及聞人善在醫案上,留書寫了五個半「絕」字的那些最後情節。
朗兒點頭說道:「方師伯賜了一冊『醉八仙圖解』,閻師伯賜了一冊『天罡杖訣』!」
閻亮搖手說道:「不必謝,你去把病人帶來……」
不單方古驤立即走過,連其餘的歐陽高、閻亮,以及淳于慈、朗兒師徒,也一齊走了過來。
諸葛蘭見了這位「矮金剛」的那副饞相,不禁大笑說道:「朗兒老弟,慢說你是用菌丁和竹筍,精心巧製,就是真的弄上一條蚯蚓,和一隻臭蟲,看來歐陽老人家也照樣蠻有胃口的呢!」
「矮金剛」歐陽高首先雙眉緊皺,搖了搖頭,詫聲說道:「奇怪,聞人善在這醫案之上,寫了這多的『絕』字則甚?」
方古驤問道:「谷外之人是誰?」
淳于慈點頭說道:「小弟想明白了,精於歧黃之道的用處,就在普濟眾生,假若不肯普濟眾生,慢說我不過號稱『小倉公』就是真正的倉公再世,扁鵲重生,也對人毫無助益!」
群俠談笑至此,朗兒已用托盤,托了五碗湯麵,送給諸葛蘭、方古驤、閻亮、歐陽高,暨淳于慈等食用。
諸葛蘭「哦」了一聲,問道:「他身邊有些什麼東西,可使歐陽老人家,藉以推斷?」
閻亮似乎覺察出淳于慈窘狀,冷哼一聲,在旁說道:「不行,淳于賢弟對於這求醫之請,不能答應!」
諸葛蘭聞言,心內一驚!
歐陽高愕然說道:「諸葛姑娘,你……你怎會猜得這等準確?」
諸葛蘭笑道:「我和方老人家呢?」
歐陽高點頭說道:「諸葛姑娘猜得不錯,我去這小鎮之故,因有位熟識醫家,隱居在此,醫道並還不差,但他診察司馬老弟傷勢之後,也搖頭愧嘆,無能為力,指點我前來『九華』,說是只有請得『小倉公』淳于慈,才可綰魂九幽,救得一命!」
方古驤遂把一切隱情,對這位「風塵酒丐」,仔細加以敘述。
方古驤緩緩說道:「痛楚雖無,碎骨卻尚未完全接合堅固,這種情形之下,最易忽略,故而那位『小倉公』,才一再叮嚀,萬一舊傷進裂,不單他要多費不少手術,諸葛姑娘也將多吃不少苦頭!」
走上一片山坡,諸葛蘭突然止步,遙指前方,冷笑叫道:「方老人家請看,在那裏了!」
方古驤笑道:「諸葛姑娘,認得這老頭兒嗎?」
聞人善這醫寓甚小,共僅內外兩間,除了滿地血污以外,根本未發現任何異狀!
朗兒未敢率然應答,在想了一想之後,方笑嘻嘻地說道:「一般說來,應該注重的是『新鮮』二字,原料若不『新鮮』,所烹製出來的菜肴,在色香味等方面,就難免不如理想!」
但說至此處,秀眉忽挑,目光微掃群俠,又自朗聲笑道:「不過我覺得這張藥方兒,縱令真有起死回生之功,對於挽救『五金剛』司馬玠一事,卻也未必生效!」
諸葛蘭勃然怒道:「該死,該死,虧他們怎麼想得出,竟要拿我『玉金剛』司馬玠兄,烹成羹湯待客!」
淳于慈為了使群俠放心,首先取了一碗,吃將起來。
方古驤笑道:「『醉金剛』三字,叫來已久,我也厚厚臉皮,濫竽充數!但『蓋世酒仙』之號,卻不敢當,因為杜康知音,四海無數,最低限度也有一個『風塵酒丐』熊華龍的酒量,和我差不多呢!」
熊華龍點頭說道:「淳于兄慮得極是,我們之中若有人先到『騰南』,而又必須離開,則可留下暗記,指示方向,便於趕去接應!」
說至此處,舉起杯兒,敬歐陽高飲了一杯「橫溪春色」,又復笑道:「歐陽兄請想,你雖不知那張藥方兒的效用,但聞人善卻是行家,他一見之下,便可據以為司馬老弟療治,豈非用不著使歐陽兄僕僕長途地,跑來找我了嗎?」諸葛蘭「啊」了一聲,微感意外地,目注淳于慈,揚眉說道:「我還真未想到那張藥方兒,是華陀神醫所遺,難怪會引起一干武林人物的覬覦爭奪!」
方古驤連連點頭,表示同意,並目注諸葛蘭,怪笑一聲說道:「諸葛姑娘,你聽見沒有?為了保持這道待客名肴的原料新鮮起見,苗疆群兇,就不會於五五端陽之前,對司馬老弟,有任何傷害舉措!」
諸葛蘭芳心之中,委實懸念司馬玠的傷勢,不知有甚變化?故而目注淳于慈,揚眉笑道:「淳于老人家只要看上一眼,自然更易辦到,但不知何時啟程?朗兒老弟把老人家的旅行藥囊,收拾好了沒有?」
適才那騎驢老叟,正在數十丈以外的一片翠壁之上,伸出手指,不知畫些什麼?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