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劍戟公侯

作者:諸葛青雲
劍戟公侯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侯劍平不等他的話完,便微笑接道:「小弟想向東方兄打聽『苗嶺』之中的一處地名,和一位人物,不知東方兄……」
侯劍平仍然功凝掌指,把那線光撮住!
侯劍平慌忙叫道:「瑤姊……你……你怎麼了?」
東方瑤微嘆一聲,坐在軟榻之上,目注侯劍平,緩緩說道:「平弟,不是只有你一人知道男女之間授受不親,我也知道這種世俗禮範,但當時不能見死不救,事急從權之下,等於是業已和你肌膚相親,如今怎樣補救?是把我兩隻眼睛挖掉?還是把你一身肌膚剝去?」
東方瑤道:「這『九劫峰』頭道路,我已走熟,不消引領……」
東郭炎繼續說道:「第二,公孫姑娘等業已被擄,對方認為侯老弟喪身『百年庵』下,則他們壁上留字之意,是想引誘何人來這『苗嶺萬花潭』畔?」
原來,東方瑤為他全身敷藥之際,已為他除去化裝,恢復本來面目。
雙方施禮為別,侯劍平趕回崖洞,只見東郭炎、謝三二人均在洞外相待。
雖然未見敵蹤,也因霧氣太濃,地形又生,仍不敢妄自行動,恐怕有所失足!
他因知自己蛇毒未盡,暫時無法前往「萬花潭」,便毫無保留,說得非常詳盡。
足足過了約莫半個時辰,那濃霧才逐漸散去。
潭水四周,草樹甚茂,並遍開紅紫山花,景色極為悅目。
到了地頭,目光注處,只見東郭炎與謝三二人均倒臥潭邊草中,全身浮腫,似是中了奇毒!
侯劍平不願貿然判定,在揣摸片刻以後,方自雙揚劍眉,緩緩說道:「這陣法外型,確像謝老人家所說的『五行迷仙陣』,但若從繁複門戶以外,仔細看去,似乎更蘊有顛倒迷蹤之妙,恐怕是……」
他輕手輕腳地,披了長衣,走下床來,把東方瑤那頂儒巾,再度揭起一點。
「萬花魔女」劉小琳穿著一件鵝黃宮裝,率領四名苗女,早已走出宮門,站在崖邊迎接。
白濛濛一片茫然之下,侯劍平不敢分心,先定了定神,把耳目之力,聚到極致,對四外細加視聽。
侯劍平道:「我要打聽的是一位號稱『仙娘』之人!」
東方瑤「咦」了一聲,說道:「仙娘嘯傲苗疆,向來不去中原,怎會與這等厲害人物結下仇怨?」
侯劍平心中頗急,氣貫丹田,以「傳音入密,無遠弗屆」的上乘神功叫道:「謝老人家,東郭……」
東方瑤垂頭笑道:「我懂得你的意思,你是說你與那位公孫姑娘業已定情在先,遂對我……」
但未走出洞口,山風飄拂之下,竟送來一縷隱約簫聲。
「無愁艷鬼」的「艷鬼」二字,方到口邊,忽覺不妥,趕緊改口說道:「是『無愁仙子』東方萍東方前輩。」
這句沒頭沒腦的話兒,把侯劍平聽得先是一怔?旋即若有所悟,伸手向臉上摸去。
東郭炎苦笑接道:「侯老弟,你竟沒有事麼?那霧氣之中蘊有瘴毒,不知你身邊可帶著什麼解瘴藥物?……」
石門微啟,一位黃衣書生緩步入室。
東方瑤笑道:「侯兄如此俊逸,眼界定高,你所屬意的這位公孫姑娘,必然無異月裏嫦娥,賽過瑤池仙子!」
東方瑤先笑了一笑,然後臉色一正,向侯劍平問道:「平弟怎麼不答話?你是否為禮教束縛,怕有違男女授受不親之訓?」
侯劍平鋼牙一銼,目閃神光,接口叫道:「東郭老人家叫她柳如綿好了,她已證明是她殺父深仇,侯劍平今後不再對這萬惡無恥淫|婦,有甚『庶母』稱謂?」
侯劍平疑在夢中,略一定神,方知不是做夢。
銀姝接過符去,剛剛收好,便已聽得有人在峰頂高聲叫道:「是東方賢妹麼?這是哪陣風兒把你從『無愁壑』內,吹到我『萬花潭』來了?」
銀姝頷首笑道:「東方姑娘真是冰雪聰明,一猜便對!」
苗女銀姝答道:「仙娘有事離山,姑娘卻在,東方姑娘是否要見我家姑娘?」
東方瑤點頭答道:「正是,但不知平兄所要打聽的人物,是哪一位?」
自語既畢,遂走出石室,帶好門戶,向「九劫峰」頂走去。
侯劍平大驚問道:「東郭老人家,你們這是……」
東郭炎道:「侯老弟既然不累,我們便趕緊上路吧!不必於路途之間多作耽擱!」
東方瑤放下盤兒,遞給侯劍平一雙竹箸,含笑說道:「平弟,來,我陪你吃碗粥。」
侯劍平笑道:「此人複姓東方,單名一個瑤字,氣質倒還不錯!」
他們一面巧縱輕登,一面暗聚功力,注意四處,防範有甚突擊!
知道原因以後,再一仔細注意,侯劍平果然發現自己全身,起了浮腫,尚未完全消腿。
侯劍平知道謝三修為稍弱,遂把那根玉簫,湊向謝三鼻端。
東方瑤見他聽話,才回嗔作喜地,嫣然笑道:「這樣才像是我的乖弟弟,我比你大了兩歲,你以後便叫我『東方姊』或『瑤姊』便了!」
因為東方瑤睡得儒巾微偏,在鬢邊露出一縷長髮。
侯劍平賠笑說道:「東方姑娘,我……我不知你是易釵而弁,否則,寧可聽任蛇毒發作而死,也……也不敢對你褻瀆!」
等到他發現竟非幻象,要想搶救謝三之時,業已不及!
想至此處,不禁對那東方瑤又添了幾分感激之意。
侯劍平慌忙搖手說道:「不是,不是,是位身穿黃色儒衫的年輕人,事有湊巧,他也住在『九劫嶺』……」
侯劍平被他看得有點不大自在,皺眉問道:「東方兄,你……你這樣看我,是……是為了什麼?」
謝三在一旁向那石林,細看幾眼,怪笑說道:「俗語道得好,『三個臭皮匠湊個諸葛亮』我先來表示意見,這石林門戶繁複,有點像是『五行迷仙陣』呢?」
東郭炎笑道:「我並未約甚友好,所謂『大援』就是指侯老弟才說的『北嶽神尼』、『辣手仙婆』等蓋世高人!」
東郭炎不等謝三話完,便即點頭笑道:「我也是這等想法,我們連日趕路疲勞,便在這石洞之中,好好歇息一宵,調氣行功,作點準備。」
計議既定,三人便在洞中略進乾糧食水,靜坐行功,以祛連日勞累。
饒他應變迅疾,所服靈藥,又是當代第一神醫所練,但在掌心的麻木感覺,卻絲毫未減,並漸漸向肘部蔓延。
原來這峰頂地勢不小,中央下凹,是片不知有多麼深淺的數畝山潭。
她的語氣方面,是勸導中含有譏諷,神情方面則幽怨中含有嫵媚,弄得侯劍平有點神魂顛倒,不知如何答話,只好乖乖躺上軟榻。
銀姝低聲說道:「另一埋伏,確實難猜,是種活的東西。」
等他一覺睡足,醒了過來,鼻中嗅得一片淡淡幽香,不禁詫然看去,原來東方瑤也似倦極,竟伏在侯劍平腳頭和衣而臥。
東方瑤聽出是劉小琳的語音,遂笑聲答道:「琳姊說哪裏話來,在你遠赴中原期間,我是時常上峰,陪仙娘聊天解悶的呢!」
銀姝聞言,只得走向壁邊,取出一具通話筒兒,說了幾句,便轉身向東方瑤笑道:「我家姑娘在峰頭迎接,命銀姝為東方姑娘引路登峰。」
東郭炎道:「那是自然,我們對於公孫姑娘、杜丹老弟,及秦劍吟老弟等人的安危,哪有坐視之理?」
故而,他的心情無法寧靜下來,作起內家吐納功夫,總有點氣機駁雜!
侯劍平未答對方問話,反而急急問道:「東方兄,我還有兩個同伴,也被困峰腰石陣之中,不知你可……可曾看見?」
誰知這次可上了個大大惡當!
侯劍平訕然一笑,向東郭炎抱拳說道:「東郭老人家,晚輩淺陋之見……」
侯劍平一時想不出適當理由,只好索性一種佻健神情,揚眉含笑說道:「小弟久聞其名,『萬花魔女』劉小琳有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
謝三笑道:「當然不會陌生!東方萍的人相當任性,又放蕩不拘小節,介乎邪正之間,但一身功力卻奇詭無論,足令任何高手為之頭痛側目!」
東郭炎笑道:「豈但也有可能,並係可能最大!因醫家有長懷濟世之心,據我所知,『鐵劍神醫』杜大俠表面歸隱,實則幻化各種面目,仍在江湖走動,以他生死人而肉白骨的神奇醫術,暗暗行道,他應該比『北嶽神尼』、『辣手仙婆』等,更快獲得消息!」
侯劍平詫道:「東方兄這是……」
語音至此,故意略略一頓,以一種關切神成目注銀姝問道:「但這種辦法,也有缺點,萬一在放蜂之際,自己人也受誤傷,豈不……」
侯劍平被對方問得一怔,半天說不出話來,為被對方說自己小家子氣,赧然一笑,抱拳說道:「東方兄著實高明,既被看破,小弟不敢相瞞,我……」
說完,先取來一粒綠色藥丸,用溫水餵給侯劍平服下。
侯劍平點頭笑道:「有點關係,他們算是鄰居,劉琳等住在『九劫峰』頂的『萬花潭』邊,東方瑤住在『九劫峰』下的『無愁壑』內!」
侯劍平自然點頭,兩人也遂從謝三適才所闖「死門」的門戶之中,進入石林!
hetubook.com•com侯劍平道:「情況看來雖像,為何不見有人?潭邊也未見有任何房舍?」
侯劍平目光電掃四外,揚眉笑道:「他說『九劫峰』千山環拱,高逾群巒,我們應該一看之下,便可尋出?」
東方瑤微吃一驚,目注銀姝,軒眉問道:「是活的東西?莫非你家仙娘竟不惜大耗心血,要在『九劫峰』上,設蠱為伏?」
東方瑤笑道:「侯兄,你說出『報答』二字,不嫌太俗氣麼?」
她所謂的「無愁壑」,是在「九劫峰」下,要想去往「萬花潭」,自必也要通過那峰腰石陣。
東方瑤嫣然笑道:「我的智慧僅此,還有一樣厲害埋伏,究竟是什麼東西?我就猜不出了。」
東方瑤笑道:「平弟,你乖乖睡一覺吧!我替你換完藥後,還要上趟『萬花潭』,替你辦點正事!」
謝三點了點頭,緩緩說道:「侯老弟請想,公孫姑娘由『好漢坡』在嶗山的一路以上,經歷多少挖空心思的險惡算計,我們卻已到『苗嶺』,仍然風平浪靜……」
侯劍平仍用先前化名,含笑答道:「在下平天仇,托缽江湖,俗而又俗,實不敢當尊駕『知音』之稱,並請教上姓尊名!」
謝三詫然問道:「東郭兄,你這樣說法定有所見?」
這「東方兄」三字才一出口,侯劍平發覺自己身上竟裸無寸縷,只好再度臥倒,並尋思東方瑤為何要把自己剝個精光之故?
轉過一角小峰,方發現音是從一片竹林之中傳出。
東方瑤笑道:「這有什麼罪兒好恕?你只要答覆我所提出的兩項問題,不就結了?」
「侯老弟,我們來套套近乎如何?」
東方瑤叫道:「知道,知道!『萬花潭』是『苗嶺』聖地,但路徑卻不好走,是在千山環拱的『九劫峰』頂!」
謝三笑道:「侯老弟會不會覺得奇怪?因為兩個花子同行,比較自然一些,不太惹人注目。」
侯劍平自然點頭,連東郭炎也索性易容,變成一老年、一中年、一少年,三個花子,離卻嶗山向「貴州苗鎮」趕去。
劉小琳邊與東方瑤頗為親熱地,挽臂進入「萬花宮」,邊自嫣然笑道:「瑤妹此來是……」
侯劍平吐了一口長氣,揚眉問道:「東方兄打算在何時何地……?」
東方瑤嬌笑說道:「平弟,你好好休息一會,我去替你燉一鍋粥,然後再來替你換藥。」
反正無聊,侯劍平遂循著簫音尋去,想看看這月夜吹簫者,是位什麼樣人物?
侯劍平發現他的神色變化,詫然問道:「東郭老人家,你……你怎麼突然有驚異之狀?」
說話之間,眼圈微紅,好似勾起傷心,竟欲落淚。
東郭炎道:「謝兄想些什麼,莫不是不以侯老弟這種搜峰頂之意為然?」
東方瑤看他一眼,面含微笑說道:「第二項問題呢?就是侯兄與『萬花魔母』劉琳之間……」
東郭炎搖手說道:「侯老弟先去解救謝兄,我還可以支援……」
東郭炎笑道:「這潭水四周的草樹甚茂,也許其中藏有房舍?」
她雖臉上帶笑,但那份幽淒神色,仍看得侯劍平欲慰無從,心中好不難過。
劉小琳嬌笑說道:「樂趣雖多,麻煩卻也不少,瑤妹倘若有興,下次不妨和我同去中原走走。」
侯劍平搖手接道:「不需要了,我並不覺得過分疲累!」
侯劍平略一尋思,同意答道:「老人家說得對,我從此易容改裝,『天魔群兇』,便極難認出我來,免得他們會窮兇極惡地亂出花樣!」
她見了侯劍平的那副窘相,不禁嘆道:「侯兄,你何必覺得窘迫,這樁事兒的主動方面在我,又不是你故意對我有甚褻瀆輕薄之舉?」
轉瞬間,霧幕全潭,已看不見絲毫潭水。跟著,整個峰頂均在濃霧所罩,伸手不見五指。
侯劍平神思昏昏,眼前金花亂轉,一片模糊,根本看不出來人是誰?
東郭炎偏過臉來,向站在他身旁的侯劍平問道:「侯老弟,令師杜大俠胸羅萬有,學究天人,老弟既得真傳,想必對於陣法一道,也有相當造詣了。」
說也奇怪,侯劍平剛把玉簫湊到謝三鼻端,便瞥見一絲淡淡白氣,從謝三鼻中飛出,似是被玉簫吸去!
「原來東方兄也住在『萬花潭』畔?」
東方瑤淒然笑道:「我既不會生氣,更不會怪你,並對你這種情愛專一,不肯見異思遷的君子情懷,格外敬佩。」
話猶未了,東方瑤便搖手接口說道:「地各有主,你還是替我向你家姑娘,通報一聲的好。」
謝三笑向侯劍平道:「侯老弟,你那位好朋友有沒有告訴你前往『萬花潭』的路徑。」
侯劍平未加思索地,便自應說道:「這用意不難猜測,定是志在引誘公孫姑娘的恩師『北嶽神尼』和秦劍吟的恩師『辣手仙婆』等人。」
東方瑤聞言止步,目注侯劍平道:「為什麼?」
侯劍平笑道:「我有點心煩,氣機極為駁雜,遂出洞散步,聽得一縷簫聲,順風尋去,誰知竟結交了一位朋友!」
東方瑤深知那「牛頭墨蜂」是苗嶺特產,約有核桃大小,通體黑黑,具有奇毒,螫人立死,端的厲害無比。
東方瑤笑道:「琳姊若肯攜帶,小妹自然願附驥尾,前去遊歷一番。」
東方瑤笑道:「侯兄有何話兒,儘管直說無妨!」
侯劍平深受人家救命深恩,怎能在這種情況下,不加理會,只得止步回身,抱拳苦笑道:「東……東方姑娘……」
說至此處,突然聽得東方瑤失聲一笑。
念方至此,東方瑤散去眉間悲意,換了笑容,站起身形,向侯劍平低聲說道:「侯兄,你該吃藥,和換藥了。」
東方瑤秋水含情地,手指軟榻道:「我些什麼,快替我乖乖躺好,你蛇毒未盡,每天都必須敷藥才得痊癒,倘若悄悄離開這『無愁壑』,豈非是條死路?……」
轉眼間白氣已盡,謝三人便醒轉,那簫上原有淡香,也變得稍為濃郁一些。
瘴毒已盡,兩人身上的浮腫也消,謝三站起身形,搖了搖頭,嘆息一聲說道:「難怪中原人物都把這苗蠻化外之地,視為畏途,果然步步皆蘊危機,若非侯老弟結識了那位東方瑤老弟,並贈了這根解瘴玉簫,我們三人不是全將糊裏糊塗地慘遭劫數麼?」
目中所見長髮,再加上鼻間所聞幽香,難道這位東方瑤竟是女子?
誰知東方瑤竟對他連搖雙手,加以阻止。
侯劍平本想答以「認識」,但一轉念間,卻又向東方瑤搖了搖頭說道:「不認識,但此番前去『萬花潭』,卻想見她一面!」
侯劍平以為是東郭炎來接,正想呼叫,卻發覺自己業已講不出話。
侯劍平聽風辨位,略一偏身,並擬左掌,化指成鋼地,把那股氣撮住!
謝三笑道:「東郭兄會錯意了,我是驀然想起軒轅小魔等舉措,似乎有些反常!」
若是女子,則問題大了,對方為自己全身敷藥,不避嫌疑的這筆帳兒,卻是怎樣算法?
說完,果然撇下這位神情異常激動的侯劍平,獨自走出室外。
故而聞言之下,一面暗自驚心,一面卻向銀姝點頭讚道:「你家仙娘的這項埋伏,算得著實厲害,並定出敵人意料,使其難以抵禦……」
跟著,便從煙雲漫漫中,騰起了鶉衣百結的一條人影。
侯劍平道:「先登哪一座都是一樣,只請東郭老人家作主便了!」
那人影正是謝三,但卻顯然不是自行縱起,而是被人一掌震出,墜下了這山峰左側的千尋絕壑!
侯劍平道:「『無愁壑』地名極美,小弟到達『苗嶺』之後,必來拜訪東方兄……」
東方瑤起身,從几上取過一隻小小玉壺,遞向侯劍平手中,含笑說道:「侯兄,這是一壺上好清茶,你若說得嘴乾時,可以用來解渴!」
是男倒無所謂,侯劍平只感激他一番救命深思,將來若有機緣,盡量報答便是。
這「九劫峰」頂,地勢甚廣,除了有個極大山潭,潭邊開滿各種艷麗花卉以外,建有一座華美宮殿。
到中峰,剛剛走到峰腰,東郭炎便止步而立,臉色微變地,瞿然說道:「不會錯了,我們這次大概是找對地頭。」
東方瑤道:「你家仙娘在麼?」
說至此處,玉頰生暈地,秀眉雙揚,朗聲又道:「但話要說明,我雖然自動為你脫衣敷藥,卻由於蛇毒太烈,事急從權,決非東方瑤天生下賤!」
侯劍平大吃一驚,急忙循聲趕去。
東郭炎略一斟酌,指著比較最近的那座高峰說道:「我們由近而遠,先奔右面這座如何?」
那股氣才一入手,他便知道那是一根極為霸道的「天狼釘」。
這白氣並不化去,也不隨風吹散,竟順著水面湧開,變成極濃白霧。
苗女銀姝知道東方瑤與「萬花魔母」劉琳頗有淵源,人又難纏難鬥,遂賠著笑臉說道:「東方姑娘來慣了的,不算外人,似乎用不著……」
侯劍平臉上一熱,趕緊移轉話頭說道:「東郭老人家,我們應該從哪個門戶闖陣?」
東方瑤雖已離去,侯劍平的一顆心兒,仍無和-圖-書法安定得下來。
侯劍平嘆道:「是啊!公孫姑娘等落入萬惡賊徒之手,這種如謎吉凶難以解開,真把人悶得難過!」
這一聲「東方姑娘」,叫得東方瑤暈生雙頰,急忙伸手摸鬢角。
侯劍平聽說東方瑤家住貴州,遂隨口問道:「東方兄是住在貴州何處?」
這位黃衣書生,正是侯劍平的新交好友東方瑤。
銀姝揚眉笑道:「東方姑娘沒聽清楚,不是他們主動追來,是我家姑娘利用所擄人質,把他們引來『萬花潭』,與仙娘見個高下。」
說完,竟當先飛身,向「死門」之中闖去。
侯劍平詫道:「東方前輩就是令先堂麼?東方兄怎會從……母姓呢?」
東方瑤相當聰明,見狀之下,揚眉問道:「平兄,你要去『萬花潭』,找那『萬花魔母』劉琳,究竟是為了何事?」
換藥完畢,東方瑤撫摸著侯劍平的英俊臉龐,自語說道:「平弟,等你一覺醒來,蛇毒便祛,人可復元,我則乘著這段時間,先替你跑趟『萬花潭』,試試能否把公孫璿等救出?免得你萬一去遲,會弄得終生飲恨!」
謝三道:「東郭兄請抒高論!」
東郭炎道:「我突從東方瑤的姓氏,和住地之上,想起了一位武林奇人……」
他覺得這位東方姊姊,對於自己,委實恩情太重,將來若讓她真以青燈古佛,自遣餘生,卻是如何問心得過?
謝三功力雖比東郭炎、侯劍平稍差,但在「窮家幫」中,也算相當傑出人物,略一注目,點頭說道:「東郭兄果然高明,這些怪石似在天然形成之外,又加人工佈置,其中含有奇門生剋模樣!」
東郭炎向侯劍平看了一眼,微笑說道:「侯老弟,照你所說,你庶母……」
侯劍平神智一昏,乖乖躺下,東方瑤立即為他脫衣換藥。
就在此際,一絲冷風突從侯劍平的背後射來。
東方瑤笑道:「這根玉簫除了吹曲消遣之外,尚另有一種妙用,小弟遂想贈與平兄,對你『萬花潭』之行,或許略有助益!平兄是江湖豪俠,義氣干雲,對於這點小小禮物,應該一笑收下,莫再推託的了!」
東方瑤聽得眉梢雙挑,「哦」了一聲說道:「這位公孫姑娘,竟有這樣美麗?我定要找個機會,設法見一見她!」
侯劍平站在一方巨石之後,低聲叫道:「東郭老人家,你來看看!」
侯劍平不單武學甚高,並文采風流,通曉音律。
東郭炎笑了笑,目注侯劍平道:「侯老弟有何高見?」
遂也立即嘯了一聲相應,並對東方瑤抱拳笑道:「同伴相召,小弟告別,且等『萬花潭』事了,定來『無愁壑』拜訪,與東方兄再訂深交!」
他只覺前胸大穴上,接連中了幾縷冷風,便自暈了過去,完全喪失知覺。
謝三見所過巖壁之上,有一石洞,入內一見,相當潔淨寬敞,遂對東郭炎和侯劍平,含笑說道:「東郭兄、侯老弟,我們到了『苗嶺』,便須應付強敵,在體力方面不宜過分疲勞……」
東方瑤道:「苗嶺!」
這樣走法快速,不消數日,便進入了「苗嶺」深山的萬峰重疊之處。
侯劍平先是一愕,旋即會意問道:「謝老人家是要我扮作『窮家幫』人物模樣?」
侯劍平恍然道:「這樣說來,劉琳之女劉小琳,除了『萬花魔女』外號以外,還有人稱之為『萬花仙女』的了!」
侯劍平驀然想起,自己如今不是風神如玉的倜儻少年,業已改裝為落拓江湖的猥瑣乞丐,不禁臉上發燒地,向東方瑤問道:「東方瑤兄笑些什麼?是不是笑我窮星未退,色星高照……」
他邊自說話,邊自舉起手來,似乎打算拭去臉上化裝,以本來面目與東方瑤相見。
不單講不出話,連全身也漸漸麻痹,難於轉動。
東郭炎手指前上方,向謝三說道:「謝三請看,我們若想上達峰頂,是否非要避過這片似乎有相當縱深的石林不可!」
東方瑤笑了笑,把手中玉簫略一拂拭,緩緩說道:「平兄不單骨朗神清,身材俊拔,便連談吐氣概也高逸出塵,迥異流俗,和你猥瑣容顏太不相配,不是你以精妙易容之術,掩飾不了本來面目,便是我東方瑤有眼無珠,太不識人的了!」
侯劍平道:「我是從東方兄的姓氏,和所居地名之上,發生聯想,想起了一位武林前輩。」
說完,便為東方瑤引路,往峰頂緩緩走去。
東方瑤幽幽一嘆,繼續說道:「這種保持純潔姊弟之愛的境界,委實太高,假如公孫璿不肯信任,表示懷疑,我便走第三條路,以青燈古佛,自遣餘生,決不會對你們的美滿良緣,有所破壞!」
侯劍平詫道:「還有大援在後?東郭老人家是約了哪些友好?」
也不知是「天魔群兇」未曾設伏?也不知是東郭炎等一路謹慎,竟未發生什麼事端?
儒巾以內,赫然滿頭烏雲,證明這東方瑤是一位易釵而弁的妙齡少女。
侯劍平長嘆一聲,茫然呆立當地。
東方瑤笑道:「我與『萬花魔女』劉小琳誼屬近鄰。」
東方瑤瞪他一眼,佯作嬌嗔說道:「你既然銜恩深重,便當有所答報,卻想悄悄逃走則甚?」
東方瑤道:「這簫兒名號稱玉,實是石製,此石產自『無愁壑』下,不僅質堅,不畏刀劍砍削,並蘊淡香,嗅之可解各種瘴毒!」
侯劍平赧然笑道:「瑤姊,你的恩情,小弟沒世不忘,但換藥事,卻再也不敢勞動瑤姊!」
東郭炎道:「他也住在『苗嶺』,會不會與『萬花魔母』劉琳等有甚關係?」
東方瑤點點頭說道:「第一項問題是我是否仍應該稱你為『平天仇』兄?」
謝三笑道:「這便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們在一路之上,務須多多謹慎!」
這苗女她不是自行縱起,也是被人震出,嘴角間流著血漬地,墜向峰左絕壑!
但這一股氣剛被擊落,霧影中又復「唰」地一聲,有一線銀光,向侯劍平凌空飛到!
東方瑤搖頭笑道:「沒有,我因算計行程,知道平兄應該到此,遂於壑邊盼望,發現『萬花魔母』在峰腰所佈置法,起了作用,定是有外人入陣,心中一動,趕去探望,恰巧遇著平兄,卻未見著你另外兩個夥伴。」
侯劍平更窘,不知東方瑤這樣侃侃發話,是何用意?
換了旁人,銀姝怎敢隨意洩露秘密?如今因東方瑤身份特殊,遂毫不考慮地,應聲答道:「是『北嶽神尼』的弟子公孫璿、『辣手仙婆』的弟子秦劍吟、歐陽紅,和『丐幫』中的小叫化杜丹,共是四人,如今均拘禁在『萬花宮』中的『藏春閣』內。」
侯劍平紅著一張俊臉,點了點頭。
然後又取來一瓶淡綠色的藥汁,要為侯劍平全身敷治。
侯劍平吁了一口長氣,劍眉雙皺說道:「『天魔派』那班萬惡兇徒,在這一路間,竟無任何風吹草動,真令我太以失望!」
侯劍平道:「一無房舍,二無敵蹤,看來多半不是!」
侯劍平嘆道:「此事說來話長,容小弟向東方兄慢慢敘述。」
侯劍平瞿然說道:「這推想極有可能,我們在到達『萬花潭』之際,務須特別謹慎。」
東方瑤一面以衣袖為他拭淚,一面含笑說道:「平弟不要激動,常言道:『男兒有淚莫輕彈』,你好好休息,我要替你煮粥去了。」
東郭炎勸道:「事已至此,侯老弟急也無益,好在如今距離貴州不遠,一到『苗嶺萬花潭』邊,便可曉得究竟!」
東郭炎道:「照老弟所說當時情況,柳如綿定必以為你是死在劇烈震火之下,老弟是否可以索性從此易容,或許能獲得若干方便?」
侯劍平惶然叫道:「瑤姊,你……你不要生氣,也不要怪我……」
憑空臆測,當然不容易想出個所以然來,但東方瑤卻已看出侯劍平的臉上神色變化,連連搖頭,向他含笑叫道:「平兄請勿客氣,好好躺著,那種銀色小蛇長約七寸,名為『勾魂鉤』,毒性之烈,無與倫比,乃『苗嶺』罕見特產,平兄被它咬中,相當危險,幸喜你所服靈藥,甚有功效,暫遏蛇毒蔓延,小弟才來得及救你回洞,為你全身敷藥……」
東郭炎道:「侯老弟這新交好友,既複姓『東方』,又住在『無愁壑』中,遂使我聯到東方萍的身上,不知他們之間有無關係?」
這時,簫音一住,吹簫人縱聲歌道:「桂棹兮蘭槳,擊空明兮沂流光!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
東方瑤與侯劍平目光一對,看出他後目之中滿含淚光,不禁慰然一笑,點頭說道:「夠了,夠了,只憑你目中的這點淚光,便足以令你瑤姊為你殫智竭力,死而無憾!我不僅要為你祛毒,並要幫你前往『萬花潭』,去鬥『萬花魔女』設法救出公孫璿,報復你們兩家的天倫仇恨!」
就這煙雲略一變幻之下,謝三便告人影杳然,似乎是憑空失去蹤跡!
侯劍平把張臉兒脹得通紅,根本無法答話。
東方瑤向銀姝看了一眼,明知故問道:「你家姑娘擄來了什麼樣的人質?」https://www.hetubook.com.com
「平弟,你剛才應該聽我說過『歲葳蕤自守』之語,休看我母親昔年聲名不好,但東方瑤卻迄今仍是清清白白的處|子之身!」
謝三搖頭笑道:「侯老弟難道忘了『這山望著那山高』的俗語?我們登山之際,往往覺得前面那座峰頭,比自己所立的峰頭為高,但等到了前峰峰巔,又會覺得仍是適才立身所在稍高一點……」
謝三見侯劍平語音吞吐,已知其意,遂「哈哈」大笑叫道:「侯老弟,你儘管直說無妨,我自知所見不確,適才搶先發話,不過是故意拋磚引玉而已!」
東方瑤展顏笑道:「沒有什麼,我這是驟獲親人,從今後可以不再孤苦,故而喜極而泣!」
侯劍平想問又不便問,只向東方瑤看了一眼。
侯劍平急忙問道:「老人家是想起哪位武林……」
東方瑤搖搖頭說道:「不,小弟家居貴州,這次路經過此地,偶然吹簫解悶,得識平兄。」
但東方瑤似乎是輕車熟路,只不過幾個轉折,便通過了那片看來有千門萬戶的深複陣法。
東郭炎神色莊重的,嘆息說道:「侯老弟,凡屬身懷絕代技藝者,前半生最重視之事,則是可以使其絕技不致與身俱滅的衣缽傳人!故我認為『北嶽神尼』、『辣手仙婆』等,在公孫姑娘、秦劍吟老弟出山行道後必不放心,不是親身暗隨,便是轉託其他高人,暗加照應,嶗山之變,多半會迅速傳人這些絕世奇人耳內。」
在他背後,約莫丈許高下的東郭炎,聞聲問道:「侯老弟,你驚『咦』一聲則甚,莫非有所見麼?」
聽至此處,侯劍平不能再不答話,他也大著膽兒,索性握著東方瑤的柔荑素手,低低說道:「瑤姊如此深情,小弟並非鐵石之人,哪有不知感激之理,但……但我們相逢得卻……卻太遲一點。」
東方瑤探出一樁重大機密,心中自然高興,把那符篆還給銀姝,含笑說道:「銀姝,這是你家仙娘所畫『護身神符』,你要好好收起,萬勿失落。」
銀姝嬌笑答道:「不是仙娘結怨,是我家姑娘和她那新交好友,『千面小天魔』軒轅斌引得來的。」
「東方兄是一向居住於這武陵山中?」
經他這樣一說,侯劍平確實不好意思推託,只得接過玉簫,稱謝問道:「多謝東方兄如此厚贈,但不知你所說這玉簫的另一妙用,卻是什麼?」
侯劍平聞言,目注謝三,揚眉問道:「謝老人家這『反常』二字,是否指對方在一路之間,未作任何埋伏?」
他剛把這三枚暗器避開,煙雲變幻中,又復騰起一個婀娜苗女身影。
東郭炎一聲「謝兄且慢」,猶未出口,謝三人已閃入石林之內。
侯劍平「咦」了一聲,詫然揚眉問道:「她一人怎會有兩項稱號?」
原來這位東方姑娘,也是個絕美嬌娃,比劉小琳還要秀麗一些,可與公孫璿不相上下。
東郭炎目光電掃,指著左前方比較峻拔的三座高峰,向侯劍平、謝三笑道:「就我們目力所及看來,似以這三座山峰,秀拔峰巒,我們究竟先登哪一座呢?」
這幾句話兒,把侯劍平聽得好不惶恐地,慌忙叫道:「東方姑娘說哪裏話來?你的我有再生之德,侯劍平銜恩深重,哪裏會對東方姑娘有半絲輕視之意?」
侯劍平俊臉一紅,並不推諉地,點了點頭。
這番話兒,她說來倒覺坦然,卻把侯劍平聽得滿腹悽愴,俊目含淚!
侯劍平聞言,「哎呀」一聲,皺眉說道:「如此說來,這是寶簫,小弟怎敢……」
話方至此,東郭炎目閃神光,含笑說道:「關於這一路風平浪靜之故,可能並非軒轅斌舉措反常,而是有其特殊因素!」
謝三道:「侯老弟的新朋友是誰?」
東方瑤笑道:「平兄,你如今這副形容,大概不是你的本來面目。」
侯劍平聞言,忙自懷中取出一隻玉瓶,把瓶中梧桐子大小的綠色丹藥,倒了一些,分給東郭炎、謝三含笑說道:「這是家師所煉丹丸,兩位老人家帶些在身,若是再有這種情況,屏息不及,誤中瘴毒,便趕緊服上三粒,雖未必立告復原,至少也可以保命待救!」
東方瑤笑道:「所謂『仙娘』就是『萬花魔母』!」
謝三既告無恙,侯劍平遂又用那根玉簫,為「烈火神君」東郭炎,吸取瘴毒。
侯劍平聽他這麼說話,只好不再多話。
東方瑤見他似有退還之意,遂搖手笑道:「平兄儘管收下,不要客氣,一來這玉簫還有一根,小弟留備自用;二來,劉琳劉小琳母女性情狂傲,武功既高,又慣用各種瘴毒,平兄萬一和她們鬧翻,或許可仗這根簫兒消災度厄!」
侯劍平自然點頭,三人便出了武陵山,穿越四川省的一個尖角,到達貴州境內。
東方瑤毫不忸怩,大大方方地含笑說道:「第一條路對我來說,有點太以理想,就是男女結交的一般情況,得夫如此,尚復何憾……?」
東方瑤搶前兩步,向劉小琳含笑問道:「琳姊,你中原之遊如何?定然樂趣不少!」
東郭炎失聲叫道:「不好,侯老弟,我們趕緊入陣,找尋謝兄,替他打個接應!」
謝三與侯劍平二人,均聽得連連點頭。
東方瑤哪裏相信有這等神怪事兒,遂向銀姝伸手笑道:「銀姝,把你的『護身符』兒給我看看。」
東郭炎取出自己的酒葫蘆來,喝了一口,微笑說道:「第三點可能是對方策略變易,改線為點,把所有厲害殺手,全集中在『萬花潭』畔!」
聽,是聽而不聞,除了隱隱有似真似幻的神嚎鬼泣以外,聽不見那兩位「烈火神君」與「浪裏黑條」的半點聲音!
東方瑤道:「平兄,你要見那劉小琳則甚?」
東方瑤點頭說道:「仙娘不在,只好見見你家姑娘,你替我通報一聲。」
侯劍平因自己無法敷治背後,只得點頭嘆道:「東方兄如此厚恩,教……教小弟何以為報?」
侯劍平知道這位「烈火神君」所學不俗,遂不願逞能地笑道:「晚輩資質魯鈍,雖經家師耳提面命,所得未及十一……」
東郭炎頷首笑道:「這辦法甚好,以我們功力而論,上下三五座高峰,不算是什麼費勁之事!」
侯劍平向所居石室四周,略一掃視,含笑問道:「此處就是東方兄所居的『無愁壑』麼?」
侯劍平聽他這樣說法,方繼續笑道:「依晚輩拙見,恐怕是陣法中極盡玄奧的『顛倒陰陽,迷蹤五行,羅剎誅仙陣』呢?」
東方瑤搖頭笑道:「不是,劉家母女是住在『九劫峰』頂的『萬花潭』畔,我則住在『九劫峰』下的『無愁壑』,雖稱『近鄰』,上下相去足有數百丈呢!」
他意猶未盡地,向東方瑤涎著臉兒笑道:「瑤姊,這粥兒真香,我還想吃……」一語未畢,突然覺得頭有點昏,眼皮也沉重得睜不開來。
但剛剛走到門口,背後響起了東方瑤的清清語音,含笑叫道:「侯兄,你怎麼了?你的蛇毒未盡,怎就不辭而別?」
東方瑤含笑接道:「侯兄不必客氣,這樣好了,你前身自敷,背後仍由我效勞便了。」
銀姝起初面有難色,但仍不敢違拗,立從懷中取出一道在黃麻布上所畫血紅符籙向東方瑤雙手遞去。
侯劍平雖然懸念東郭炎、謝三二人的生死安危,但事已至此,無可奈何,只得付諸一嘆!
蛇才入掌,便在侯劍平的左掌掌心,狠狠咬了一口!
焦慮的原因,自然是為了公孫璿,因為公孫璿落入「天魔群兇」手中,性命方面已極危險,何況侯劍平深知「千面小天魔」軒轅斌是個花中餓鬼,色裏魔王,公孫璿又是那等傾城絕代,遂在為她性命懸憂之外,更復別有深慮!
敷藥以後,侯劍平覺得全身涼沁沁的,異常舒適,遂不知不覺入了夢境。
東方瑤注目問道:「侯兄所想起的武林前輩,是哪一位?」
侯劍平一身冷汗地,向東郭炎抱拳說道:「老人家指教的是,尚幸侯劍平下山以來的所作所為,均係上順天道,下本良知,決無什麼愧對恩師之事!」
「萬花魔女」劉小琳對於侯劍平,曾袒裼裸裎地,用肉體及藥物,加以百般引誘,侯劍平絲毫不為動,並對劉小琳鄙視萬分,但如今對於東方瑤毫不淫邪的款款深情,卻方寸大亂,不知如何是好?
他因覺得東方瑤雖是「無愁艷鬼」東方萍之女,卻無半絲邪氣,人既美秀,對於自己更是一片深情,故而「瑤姊」二字,脫口而出。
東方瑤眼珠一轉,眉頭雙軒,向侯劍平問道:「平兄,你到了『苗嶺』,是先去劉小琳的『萬花潭』?還是先來我的『無愁壑』呢?」
東方瑤含笑追:「因為在這『萬花潭』畔,住著一位功力絕世的武林奇人……」
奇門生剋與陣法之妙,委實玄奧得難以思議,侯劍平、東郭炎、謝三三人雖然入的是同一門戶,但一到陣中,立覺天昏地暗,誰也看不見誰的蹤跡!
這叫聲不僅極為急促,並也中氣甚弱,顯然是那位「烈火神君」出了什麼差和-圖-書錯?
謝三忽然雙眉一蹙,若有所思!
謝三聞言,揚眉說道:「東方瑤?由這姓名聽來,定然是相當美貌,嬌滴滴的妙齡少女……」
侯劍平哪裏知道東方瑤竟在粥中作了花樣,三口兩口便把一碗粥兒,吃得精光。
東郭炎接過丹藥,一面收起,一面笑道:「令師是當世第一神醫,所煉丹藥,定然極具靈效……」
侯劍平道:「東方兄,小弟已對你吐實情,但你……」
銀姝搖頭笑道:「不是設蠱,是在靠近峰頭的山壁暗穴之內,放置了千隻以上的『牛頭墨蜂』,陌生人若敢妄闖,只消蜂穴一開,必將難逃慘死!」
既然形跡已露,東方瑤遂索性除去化裝,現出本來面目。
東方瑤順著銀姝口風,含笑問道:「防範外敵?有什麼樣的人物,敢來與仙娘為敵。」
東方瑤嫣然一笑,目光又轉柔和,向侯劍平深情款款地,低聲說道:「平弟放心,不必再顧忌男女之防,我和你之間共有三條路兒可走!」
東方瑤頗喜問出端倪,遂將「藏春閣」三字,暗暗記住。
侯劍平目光凝注東方瑤欲言又止。
侯劍平詫然問道:「聖地?這『萬花潭』為何有『苗嶺聖地』之稱?」
說話之間,人已到達峰頂。
侯劍平道:「瑤姊,小弟遵命!」
侯劍平稱謝接過,便把自己身上的這段奇異恩仇,向東方瑤細細陳述。
與自己一同陷身「九劫峰」腰石陣中的東郭炎和謝三二人,不知是被群邪擒去?還是另有遭遇。
這「苗嶺」二字,不禁把侯劍平聽得一怔。
侯劍平有點不太相信地,皺眉說道:「我恩師在近處,為何未對我有所指示?」
語音至此,語音微頓,向侯劍平白了一眼又道:「就算你不怕死,也不願等蛇毒癒後,去鬥『萬花魔女』,援救公孫璿等人,我還想留著你這條小命,報答我的再生之德呢!」
自己這一身中蛇毒,耽延援救之下,公孫璿等人是否有甚危險?
銀姝笑道:「東方姑娘有所不知,近來因防外敵,仙娘又在峰上加了幾道埋伏,故而還是由銀姝為東方姑娘引路,來得好些。」
侯劍平口雖不言,心中卻在暗忖東方瑤所說的這種境界太高,恐怕不易辦到。
黃衫書生聽至此處,接口笑道:「小弟複姓東方,單名一個瑤字。」
但若不如此,卻又如何?難道……
侯劍平道:「東方兄住在何處?」
東方瑤不等對方說完,便即冷笑答道:「你且出來看看,難道連我都不認識麼?」
侯劍平越想越驚,出了一身冷汗。
東郭炎笑道:「侯老弟在考我了,此陣既有顛倒陰陽,迷蹤五行之妙,則不論從哪個門戶闖進,所遇都是一樣!」
侯劍平左掌微甩,「天狼釘」脫手而去,在乎空中便把對方發來的一股氣擊落!
東郭炎也點頭接道:「對了,我也是這等想法,對方目標就是『北嶽神尼』這等絕世高人,則縱用二三流人物沿途設伏,也等於白送,毫無用處!」
突然,遠處傳來了一聲清宏長嘯。
這時,已近峰頂,東方瑤目光微掃,又向銀姝含笑問道:「銀姝,望已快到地頭,我怎未發現你家仙娘新加的埋伏,設在何處?」
侯劍平笑道:「我記下了,等我下次見著東方瑤時,問他一問。」
侯劍平繼續前行,察看那些茂密草樹之內,仍未發現有什麼房舍人跡?
他側耳一聽,聽出這吹簫人吹的「赤壁扁舟之曲」。
侯劍平起初以為有敵人弄鬼,但過了片刻,未見有異,才知是化外蠻荒的罕見自然現象!
東郭炎連連點頭,表示同意,當下便分頭察看,侯劍平獨當一路,由右轉左,東郭炎與謝三則由左轉右,彼此約定,仍在原處見面,互告所得,然後再採行動。
東郭炎笑道:「謝兄不要膽寒,這也是我們太以大意,只注意有形敵人,未注意無形瘴毒所致,此後只要時時留神戒備……」
東郭炎真氣微提,悄然落在侯劍平的身側,向峰頂注目看去,也覺一怔。
侯劍平知曉自己蹤跡已被發現,遂含笑答道:「絕塞征鴻,空江老鶴,扁舟赤壁,明月紅橋,仁兄吹奏出如此佳妙簫聲,難道就不許在下於林外洗耳麼?」
林中「哈哈」一笑,走出一個手執玉簫,年約二十四、五歲的黃衫書生,向侯劍平看了一眼,揚眉說道:「兄台既是知音,當非江湖俗丐,不知怎樣稱謂?」
東方瑤靈機一動,含笑說道:「我猜出來,其中定有一道埋伏,是你家仙娘平素收聚凝煉的得意法物『萬花瘴』!」
東方瑤接口說道:「時間是等平兄到達『苗嶺』之際,地點則是在小弟的蝸居之內。」
東方瑤接過一看,便知符籙只是騙人,但卻是用「龍涎香」和了朱砂所畫。
銀姝笑道:「埋伏共加兩道。不發動時,絲毫看不出來,但若一經發動,卻是厲害無比!」
小山壁後,轉出一名苗女,先是眉騰殺氣,目閃神光,但在見了東方瑤後,卻連忙換了笑臉,賠笑說道:「原來是東方姑娘,銀姝不知,多有得罪!」
東郭炎截斷他的話頭,搖手含笑說道:「老弟又謙,你這『淺陋之見』四字,應該改為『高明卓見』才對!」
侯劍平耳根發熱,慌忙搖手說道:「不敢當,不敢當,小弟如今只是真氣難聚,但敷藥一舉,尚能自為,不敢褻瀆東方兄……」
侯劍平聞言,才知道東方瑤把自己剝光之故,是為了替自己全身敷藥,療祛蛇毒。
侯劍平聽他這樣一說,臉上不禁露出焦急神色!
侯劍平覺得這人簫音吹奏極好,歌聲也頗為雄奇,但此處係崖腰林內,慢說大江,連條瀑布也無,卻作這「赤壁扁舟之曲」未免……
東郭炎含笑說道:「我認為至少有個原因,第一、軒轅斌手下群兇被公孫姑娘等於一路間傷斬甚重,最後的『天魔別府』劫灰以內,又有那多屍骨,大概傷亡殆盡,一時更不及往賀蘭山的『天魔總宮』中調派人手,遂無力再像先前那樣,沿途處處設伏!」
她剛剛通過石陣,驀然聽得一片小山壁後,有人沉聲問道:「什麼人?膽敢妄闖『九劫峰』……」
「東郭」兩字才出,突然聽得謝三一聲慘哼!
侯劍平方覺耳根一熱,東方瑤卻又笑道:「平兄莫要誤會,小弟並非不願見你的本來面目,只是不願在此時此地!」
謝三笑道:「既然不是,我們就再奔當中那座峰頭,不必在此多作逗留,難道還想毒瘴二度騰起,再嚐嚐滋味!」
侯劍平大吃一驚,知道蛇毒太重,絕非一般藥物所能療治,自己恐怕要在這「苗嶺」峰腰慘遭……
他驚憤交集之下,知道此陣虛實相生,陣中可能還藏有人,隨時倒轉門戶,並對入陣人暗加襲擊!
謝三讚道:「東郭兄分析得極為深刻,第三點呢?」
侯劍平紅著臉兒,不知所措地,苦笑說道:「我……我……」
侯劍平幾經收攝情懷,都未如願,一賭氣之下,索性站起身形走出洞外,欲借清涼夜風,吹散心頭煩惱!
見了東方瑤,侯劍平回憶前情,知道定是他把自己從峰腰石陣之中,救到此地。
那線銀光並非飛針之屬,卻是一條長才七寸,其細如線的奇形銀色小蛇!
侯劍平不再忸怩地,雙軒劍眉說道:「公孫姑娘確實美,外在既美,內在更美!外在更美得宛若天人,儀態萬千,內在美,美得文武精深,品格高絕!」
由山東奔貴州,是一段遙遠的路程。
侯劍平先是皺眉,旋即想起東方瑤所贈玉簫,遂持向東郭炎,急急叫道:「東郭老人家,這簫上淡香,專解瘴毒,你且嗅上幾嗅!」
侯劍平正在百緒如潮,群擾交集之際,東方瑤端了一隻盤兒,走進石室,在榻邊坐下。
侯劍平劍眉微蹙,一種惑然神色說道:「這些前輩高人,有的遠在『北嶽』,有的遠在『東海』,準會發現軒轅小魔的嶗山留字,趕來『萬花潭』麼?」
所謂「變化」是從那潭水中心,突起了蒸騰白氣。
侯劍平接口問道:「東方兄所謂武林奇人,是否指『萬花魔母』劉琳?」
但侯劍平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卻看得心頭直跳。
侯劍平苦笑道:「不瞞東方兄說,小弟另有要事,需要見劉家母女,恐怕是先去『萬花潭』了,等潭邊事畢,再至『無愁壑』中拜謁!」
東方瑤眉宇之間,略現黯然神色,苦笑一聲說道:「我父母早就反目仳離,我是在我母親離開父親之後才生,始終由母親撫養,故而不單從母姓,連我父親是誰,母親都從不說呢!」
侯劍平俊臉通紅地,向東方瑤拱手說道:「東方兄請恕罪……」
侯劍平聽出這是「烈火神君」東郭炎的嘯聲,知道東郭炎是功行已畢,發現自己失蹤,才以嘯聲相尋。
謝三把舌兒一伸,搖頭苦笑說道:「乖乖,這『顛倒陰陽,迷蹤五行,羅剎誅仙陣』聽名兒,既頗囉嗦,又頗驚人,我連聽都未曾的說過!」
念方至此,「唰唰唰」一連三線寒光,又向侯劍平咽喉、心窩、丹田等上中下三處和_圖_書要害飛射!
侯劍平暗想這位東方瑤,看來極為英朗,但感情方面,卻似相當脆弱……
東方瑤懂得侯劍平把「艷鬼」改作「仙子」之意,遂向他投過一瞥會心微笑,點頭說道:「侯兄聯想得極有道理,東方萍便是先母名諱!」
東郭炎含笑說道:「這就是老人家們的一番深心,常言道:『玉不琢,不成器』,侯老弟等藝成出師,武功方面已成就頗高,但為人處事的一切江湖經驗,必仍有所欠缺,老人家們要你們親身體驗,吸收知識,決不會過早現身,使你們有所倚賴,我認為他們幾位,可能隨時均在左右,非等你們山窮水盡,受夠磨折之後,不肯親自出面!」
正在繼續勘察之際,突然聽得東郭炎傳音叫道:「侯老弟,侯老弟……」
謝三因功力稍遜,這時才隨後趕到,一見峰頂景況,便「呀」了一聲,怪笑說道:「我們似乎冒打冒撞,撞個正著,這潭水恰在峰頂,四周又開滿山花,不就是那位東方瑤所說的『萬花潭』麼?」
侯劍平感激得叫了一聲「瑤姊」忍不住珠淚墜落。
侯劍平因他對自己有救命深恩,本不願相瞞,故而毫不遲疑地,立即答道:「平天仇是化名,小弟姓侯,賤字劍平。」
對於這「為什麼」三字,侯劍平竟無法回答。
東郭炎笑道:「老弟無須過謙,我們要想登峰,必先闖過石林,故而非研究研究對方在林中所佈的,是什麼陣法不可?」
東方瑤把兩道銳利目光,一瞬不瞬地,盯在侯劍平的臉上。
侯劍平愕然道:「兩項問題?……」
視,是視而不見,除了滿目煙雲以外,看不見東郭炎與謝三的絲毫人影。
然後趕緊取出身邊的解毒靈藥,吞了三粒。
東郭炎不等侯劍平往下再問,便即搖頭道:「此人久已不在江湖走動,侯老弟不會曉得他的名號,但於二十四五年前,『無愁艷鬼東方萍』七字,是相當震撼武林的呢!」
東郭炎見侯劍平轉來,拈鬚含笑道:「侯老弟不會無故出洞,莫非有甚發現?」
東方瑤笑道:「平兄……我不知道是否仍應稱你『平兄』?……」
侯劍平微覺一驚,目注東方瑤答道:「東方兄何出此言?」
侯劍平應聲答道:「是『無愁……』」
侯劍平知道不妙,五指用力一攢,先把那銀色小蛇,捏成肉泥,並立即凝功封死左臂通心血脈!
東郭炎詫道:「侯老弟是不是技癢……」
說到後來,好似提起淒涼身世,勾動傷心,眼圈微紅,有點盈盈欲泣。
原來這山峰的半腰之上,竟滿佈大小不一猙獰如鬼的嵯峨怪石,幸而這是白天,若在夜晚月光之下,真無異遍山都是懾人心魂的幢幢魅影!
東方瑤也不相留,只送到林口,含笑說道:「小弟在『無愁壑』中,恭候大駕,望平兄早日光臨!」
他們急於知曉公孫璿等吉凶,對於沿途勝景,一概不加留連,只是飛撲「苗嶺」。
東方瑤笑道:「平兄請講,小弟但有所知,無不竭誠奉告,你要問的是什麼地名?」
銀姝笑道:「這批人物可厲害呢!聽說全是中原武林的絕對高手,內有『北嶽神尼』妙音師太、『辣手仙婆』焦老太太等人。」
東郭炎聽了「無愁壑」三字,似乎吃了一驚!
東方瑤佯作不平地,一別雙眉,冷哼說道:「『北嶽神尼』等這干人物,也太以猖狂,他們與你家姑娘能有多深仇恨?竟要追來苗疆?」
謝三接口說克道:「我們無須猜測,且分頭察看一周,不就明白了麼?」
東方瑤點頭笑道:「正是,侯兄突然問起此事則甚?」
說話至此,轉過面去,向謝三笑道:「謝兄,你對於『無愁艷鬼』東方萍,大概不陌生吧?」
侯劍平靜靜聽完,雙揚劍眉說道:「照東郭老人家如此分析,則我的恩師也可能來了。」
一路安然,毫無意外,東郭炎等人遂認為這座峰頭的峰頂之上,定非「萬花魔女」劉琳的巢穴所在。
侯劍平想不到這位東方瑤在萍水相逢之下,竟對自己如此關切!不禁好生感激,怔在當地。
東方瑤靜靜聽完,雙目中微閃神光,盯在侯劍平的臉上,揚眉笑道:「侯兄,你急於前往『萬花潭』之故,除了親仇以外,便是關懷那位公孫姑娘安危了?」
東郭炎、侯劍平聽得不禁失笑,三人遂相偕離卻這座峰頭,向中峰峰頂趕去。
這時,從那濛濛煙雲之中,馳來了一條黃衣人影。
侯劍平冷笑一聲,向霧影中揚眉叫道:「朋友莫要這等見不得人地鬼鬼祟祟好麼?若是人物,便請現身,與我平天仇放手一搏!」
東方瑤向自己手中那根玉簫看了一眼,突然雙手捧起,含笑遞過。
東方瑤明知「萬花魔母」對屬下必有防範措施,但仍加以套問,佯作驚奇說道:「難道那些『牛頭墨蜂』,業已被你家仙娘豢養通靈,能夠分清敵我麼?」
謝三接口笑道:「既均一樣,我們乾脆給它來個『置諸死地而後生』地,硬闖『死門』好了!」
侯劍平此時方知,這根玉簫確是解瘴奇寶,而自己適才人在霧中,安然無事,也完全是身懸玉簫功效。
東郭炎笑道:「凡事謹慎總沒有錯,最忌衝動急躁!因為一來『萬花魔女』劉琳是蓋代兇人,功力極高,恐難力敵;二來我們還有大援在後……」
侯劍平想不下去了,又把念頭轉到軒轅斌等那萬惡兇徒,和公孫璿等人身上。
東方瑤發現他的神情有異,訝然問道:「平兄,你聽得『苗嶺』二字,為何……」
謝三伸手指著那潭山泉,揚眉說道:「東郭兄,我們莫談別事,且來研究這泓山泉,是不是『萬花潭』?」
念猶未畢,林內人突然問道:「林外是哪位高士?」
東方瑤微笑道:「這道理極為簡單,親之者,稱為『仙娘』,惡之者,便稱為『魔母』!」
東方瑤道:「在這種相逢恨晚的情形之下,我們的第二條路兒,就是希望公孫璿的度量寬宏,能夠容人,她和你充分享受夫妻之情,我和你則保持純潔姊弟之愛。」
侯劍平道:「東方兄知不知道『苗嶺』之中,有處『萬花潭』?」
東方瑤摸出自己鬢邊雲發披垂,知道是倦極酣眠,以致露了馬腳,被他看破。
侯劍平雖身受劇毒,不甘束手待斃,猛一仰身,以鐵板橋功,全身平蹋及地。
孰料他們才一離開,情況便起變化。
東郭炎向侯劍平看了一眼,揚眉笑道:「侯老弟還要不要行功調息?……」
謝三一旁笑道:「我懂得侯老弟的意思,你是關心公孫姑娘安危,想與『天魔派』人物有所接觸,好探探有關公孫姑娘的吉凶訊息?」
如今業已到了湖北西邊的武陵山邊,只要穿過四川的一個尖角,便可進入貴州省境。
霧影中哪有應聲?只是又復「絲」一響,再度發出一股氣!
石林除了縱深極厚以外,看來並平平無奇,但謝三人才一入陣,林內便略見煙雲變幻。
東方瑤慰然笑道:「好,以後我叫你『平弟』,可憐我自母親死後始終葳蕤自守,孤苦伶仃,如今總算是有了一個弟……」
只有侯劍平卻思潮起伏,始終無法把顆心兒定將下來。
誰知侯劍平健步當先,才到峰頂之際,便自「咦」了一聲。
東郭炎首先天人交會,謝三也漸漸入了內家妙境。
東方瑤見他伸手摸臉,不禁失笑叫道:「平兄不要摸了,你為什麼要把你這樣一副看煞夷光,妒煞衛玠的俊朗風神,扮作猥瑣乞丐?」
盤中,是兩碗熱粥,一碟新鮮松菌,一碟竹筍,和一碟香菇筍片。
他微睜雙目,發現自己是躺在一間石室之中的軟榻之上,並蓋了一床厚厚的繡花棉被。
東方瑤頷首笑道:「不錯,平兄認識那劉小琳麼?」
侯劍平道:「謝老人家之言確屬實情,但『苗嶺』的萬壑千峰之中,特高峰頭,畢竟只有幾座,我們把它一一攀登,還怕找不到『萬花潭』麼?」
東方瑤截斷侯劍平的話頭,接口笑道:「我沒有什麼對侯兄隱瞞之處,『東方瑤』三字,就是我的真名實姓。」
這種情況並非侯劍平修為不純,而是他焦慮太過。
呆了片刻,覺得此地不能再留,遂尋出自己衣服,胡亂穿好,便向室外走去。
東方瑤走到床邊坐下,目注侯劍平道:「平兄不要性急,你雖經我以獨門靈藥,外敷內服,但蛇毒仍須漸漸消祛,至少在七日之內,不能凝聚真氣,提用內力。」
感驚交進之下,慌忙坐起身形,抱拳叫道:「東方兄……」
侯劍平與謝三自然贊同,三人遂展開身法,飛登峰頂。
東郭炎也許還好,謝三分明業已中伏,被人震下絕壑,這位俠丐恐怕……
英雄人物不怕凌之以威,不怕誘之以利,只怕動之以情。
銀姝接口笑道:「不會,不會,我們自己人決不會遭受誤傷。」
等到侯劍平重行恢復知覺之後,第一種感覺,便是全身異常溫暖……
銀姝笑道:「不是墨蜂通靈,而是仙娘賜給我們一道『護身符』,只要有此符在身,墨蜂便不敢襲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