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劍戟公侯

作者:諸葛青雲
劍戟公侯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軒轅斌從嘴角泛起一絲微笑,緩緩說道:「她曾被劉小琳用刀針劃刺,毀卻容貌,委實太以可惜,故而我來找她,想送她一點可以治好瘢疤的復容靈藥!」
但因這是弱水,鄔必通立即往下沉去。
此語頗出東方瑤意料之外,雙眉一皺問道:「你仍嫌我貌醜?」
謝三搖了搖頭,向侯劍平含笑說道:「火焰變色之舉,只是用來混淆震駭對方心神,其實每粒火彈作用相同,均是爆散成一片熱度極高的強力火焰而已!」
軒轅斌笑道:「你能入潭不死,水性之高真不愧冠絕當世,但還有一位也曾躍入寒潭的東方瑤呢?」
侯劍平看她一眼道:「『九劫峰』下的澗谷之中,不是『無愁壑』麼?」
軒轅斌雙目一翻,獰笑連聲說道:「『有恥』值多少錢一斤?『無恥』又復何礙?我軒轅斌向來作事是只求達到目的,不擇任何手段!」
謝三詫然問道:「尊駕何人?」
謝三一見之下,恍然大悟地,含笑說道:「莫非那根『萬應戮魂針』,竟無巧不巧地,打在侯老弟腰間所圍的軟劍之上?」
因為當他昏迷之前,分明在一間石室以內,與東方瑤共度了相當溫馨旖旎的兩日光陰。
謝三笑道:「東郭兄因知曉群魔利害,又知我藝業薄弱,遂特贈此物防身,他說『烈焰噴火筒』的威力雖強,卻只用一次,這隻烈焰筒卻能夠用七次!」
說完,業已馳至「九劫峰」腰,把軒轅旭拉到一角突出山角之上,向他怪笑道:「軒轅兄,你且往下看看!」軒轅旭往下一看,才知這角山崖,地勢斜出,距離謝三、侯劍平二人藏身暗穴的削壁頂端,再略展游龍身法,便可攻進暗穴,把對方雙雙擒住!
原來謝三自從公孫璿、東方瑤、歐陽紅等三女走後,便在寒潭之旁,獨自靜坐功,以等待東郭炎的訊息。
仲孫明又復笑道:「一來,我近日完全為復體歸原脫卻侏儒苦海之事努力,不及其他;二來也想到你竟這樣爽快地,答應嫁我,故……故而在這方面,毫……毫……無準備!」
侯劍平俊臉微紅地,向謝三問道:「謝老人家認為不應該有此顧慮?」
東方瑤知道仲孫明人極好強,假如他仍是侏儒,則不會出世,對武林危害不大,自己便可拼受毒發之苦,從容清白而死。
東方瑤一言不發,只把兩道炯炯目光,緊盯在仲孫明臉上。
鄔必通道:「這廝既識破誘敵之計,等已無用,我們就攻進暗穴,把對方擒往峰頂,交給軒轅賢侄處置雪恨吧!」
東方瑤失聲說道:「仲孫天君,你的多年心願業已完成……」
謝三詫道:「他們大概是有甚近路,不然怎會來得這快?」
仲孫明道:「好,你且分析一下,給我聽聽!」
侯劍平也知自己雖得東方瑤功力轉注,但火候方面,仍無法和這等老魅相比,故而毫不狂傲地,點頭說道:「我也知道決非他們之敵,但面臨大敵,背有寒潭,退路又復何在?」
謝三因知毀容之事,曾使東方瑤痛不欲生,聞言之下倒是心中一喜!
仲孫明「哦」了一聲,含笑問道:「你是要我先讓侯劍平安然離去?」
軒轅斌「哦」了一聲,點頭笑道:「東方瑤原來未死,她……她人在何處?」
侯劍平含笑道:「兩者情況不同,公孫姑娘之攜同歐陽姑娘登峰,是在無需戒備的安心情況下,自然容易得多,兩個老魔則既需大展輕功,又需提心吊膽地,防範我們作各種有效抵禦,加以逆襲!」
謝三搖手笑道:「侯老弟不要出聲,讓這兩個老魔以為我們尚在潭水之中,苦苦呆等多好呀!」
侯劍平目注謝三,微帶詫意問道:「老人家用暗器麼?我好像聽說你從來不擅此道的呢?」
軒轅斌不等侯劍平再往下說,便冷笑叱道:「侯劍平,你不配向我說教,我們且在藝業之上,分個勝負強弱……」
軒轅斌聞言,方自一怔,侯劍平右手忽翻!
他認為只要容自己到了水中,軒轅斌縱有通天本領,也必兇威難逞!
這柄軟劍,就是東方瑤從仲孫明處取得,替侯劍平綑在腰間之物。
仲孫明笑了一笑,不曾往下答話。
誰知眼看業已縱到潭水之上,謝三陡覺脅下一麻,周身氣血立滯,手足難動。
鄔必通心中大驚,一口氣真氣提聚不住,人便如隕電飛星,向下疾墜!
仲孫明沉聲答道:「各個擊破,先剪羽翼,再取正敵,你既知黃天祝、尹沖天兩人正從賀蘭山趕來『苗嶺』,我們便於途中邀截,豈不出敵意外,多半一舉功成?」
仲孫明向東方瑤看了一眼,問道:「夫人,你所說軒轅旭與劉琳的高明幫手是誰?」
則臨危躲難的舉措,也與侯劍平大致相若。
黃衣少年笑道:「我叫軒轅斌……」
他邊自回身,邊自問道:「來人是不是東郭神君?……」
如今,則石室既無,伊人也杳!
侯劍平傾耳細聽,聽不見削壁頂端,有甚動靜?便猜出兩個老魔的先等後戰心意。
侯劍平向洞外掃了一眼,揚眉笑道:「假如我所料不錯,軒轅旭、鄔必通等兩個老魔,如今業已繞道回來,並將在這削壁之上,略作等待!」
謝三見狀,心知有變,忙自低聲問道:「侯老弟忽然凝神則甚?莫不是有甚警兆?」
身在削壁,閃避不易,他遂凝足真力,一掌往下劈去。
他猛一仰頭之舉,避開了射向面門的那根毒針。
鄔必通因下降太速,雖見赤紅火星飛來,卻已收不住勢。
東方瑤冷冷說道:「我希望知道真正原因,你應該對我尊重!」
侯劍平軒眉笑道:「對不起,我是跟你學的,這就叫『以不擇手段之道,對付不擇手段之人』……」
這時,軒轅旭從右面下降,鄔必通從左面下降,尤其是鄔必通來勢更快,約莫再有三、四丈高下,便可到達洞口。
東方瑤道:「你命他們把侯劍平送到『無愁壑』上!」
東方瑤道:「以你而論,對劉琳穩操勝算,對軒轅旭也不會有見弱之虞,但這兩個魔頭若是聯手應敵,你便未必能穩佔勝面!」
仲孫明詫道:「夫人,你好像是還有什麼難言之隱?」
侯劍平笑道:「我送它一個名稱,就叫『七情火彈』便了,火焰既分七色,其所蘊藏威力想必也不一樣?」
軒轅旭跟蹤趕到,揚起手中數丈山藤,擊向水面。
語音才落,人已提氣縱身,凌空飛下。
兩個老魔互相商量之際,侯劍平與謝三業已從水底秘洞登陸,在對峰半腰的暗穴之中,覷看他們動靜!
仲孫明大吃一驚,皺眉失聲問道:「你……你這是被何人所害?受得是什麼傷損?」
但他終於按納下來,以一種極平靜的語音,向侯劍平點頭說道:「好,我們不必作甚約定,且各盡所能,放手一搏,不管兵刃暗器,玄功拳掌,均隨意施為便了!」
仲孫明連連點頭,一挑拇指讚道:「好,從今後我們夫妻同心……」
誰知等他掌力發出,那團赤火紅星,業已飛到腳下。
他若再等片刻發動,謝三不及閃避,必然慘遭毒手!
仲孫明「嗯」了一聲,點頭說道:「我承認你的這種分析,相當正確……」
侯劍平想起一事,目注東方瑤,皺眉問道:「瑤姊,你為何對我如此囑咐?莫非你不想與我回去?」
驚疑之際,寒潭中響起「噗通」一聲!
東方瑤一面又戴上人皮面具,一面目注仲孫明道:「仲孫天君,我們之間,雖無夫妻之實,但已同床共枕,是否已算有夫妻之名!」
軒轅斌心中高興,向侯劍平冷笑叫道:「侯劍平,這是弱水深潭,謝老花子被我以『豆粒打穴』手段制住血脈,人落潭中,必然溺死,你便本領通天,也無法救他的了……」
語音至此,頓了一頓,眉峰深蹙又道:「但對方聲勢浩大,你我夫妻卻僅有二人……」
謝三道:「還有一事,也頗可疑,兩個老魔無論是誰想要用炸藥炸峰,或向潭中下毒,均可以『蟻語傳音』相議,何必議而不密地,要讓我們聽見呢?」
他也是先行仰首,然後向左飛身。
侯劍平聞言先是一怔,但是略一尋思之後,仍在暗穴以內,向軒轅旭等發話叫道:「軒轅老魔,你們不必像隻呆鳥般,守在潭邊,我和謝老人家早就到了此處!」
東方瑤本是一位出淤泥而不染的濁水青蓮,連與侯劍平都清清白白,為何在仲孫明面前,竟變成一副盪|女神態?
侯劍平聽至此處,「哎呀」一聲說道:「這削壁能上下麼?如此說來,我真是輕舉妄動地,不該暴露自己,授敵以可乘之機!」
仲孫明接口笑道:「哪裏,慢說我愛的是人,不會嫌你貌醜,就算這臉上傷瘢,也未必沒有醫治復原之望?」
仲孫明被她看得有點不大自在https://m.hetubook.com.com地,含笑問道:「夫人,你如此看我之故是……」
鄔必通連連點頭,「哈哈」怪笑說道:「小弟的花樣,哪裏瞞得過軒轅兄,我也知計不可行,只是說來威嚇他們,希望對方心慌逃生,我們便可下手擒人了!」
鄔必通的身形,仍往下墜,恰好墜入這蓬赤色火焰之中。
謝三雙目閃光,發出一陣狂笑說道:「軒轅朋友,你枉有逞雄宇內之心,怎不設法對天下身懷奇才異能之士,瞭解得清楚一點?」
一團核桃大小的火星,一經爆炸,便化成數尺方圓的一蓬赤色火焰!
軒轅斌大吃一驚,回頭向後看去。
東方瑤不再羞澀地,點了點頭說道:「我早點把女兒清白,交給了你,也好讓你放心,知道我是真實地,願意嫁你這英雄夫婿!」
他正眉峰深蹙,大感為難,突然聽得身後有人走來。
他萬般無奈之下,只好前往寒潭,準備先尋找謝三,再研究東方瑤人在何處?
他認出身後八九尺處,岸立之人,正是侯劍平。
提到東郭炎,侯劍平恍然說道:「東郭老人家號稱『烈火神君』,所用之物多半均係火器,這隻黑色筒兒,大概就是『烈焰噴火筒』吧?」
侯劍平當然毫無疑惑地,如言回身。
侯劍平挑眉說道:「當然是守住此洞,較為有利,此處地勢易守難攻,兩個老魔雖屬絕世兇人,我也頗有信心,與其鬥上一鬥!」
軒轅旭與鄔必通聞言,均詫然循聲注目。
侯劍平搖頭嘆道:「和你們這些無恥兇人定約,真不殊『對牛彈琴』……」
他人雖上岸,手中長藤,卻往水中沉落。
軒轅旭哂然說道:「慢說是他這乳臭未乾小兒,就是他師傅『鐵劍神醫』杜小樵,也未必是我的對手?」
仲孫明接口笑道:「我還有一樁心願呢,東方姑娘卻千萬不要令我失望!」
侯劍平雙眉一挑,縱身狂笑答道:「這件事無可奉告,大概不是我福命大,便是你暗器失靈,可以把『萬應戮魂針』改名為『不應戮魂針』了!」
侯劍平含笑道:「什麼話兒?」
軒轅斌一面暗自行功,封閉穴道,一面厲聲問道:「侯劍平,你既以俠義門徒自居,怎也如此不擇手段?」
東方瑤笑道:「原來你是需要有段時間準備,方能重……運享冊少年艷福,並不是完全為我的情緒著想!」
謝三搖頭答道:「不是,這隻筒兒是東郭神君送給我的。」
仲孫明恨聲答道:「昔年便是黃三祝暗暗在我藥爐之內,放了一粒『陰雷』,才使藥爐爆炸,害得我於侏儒苦海中,忍受了六十年的寂寞!」
不單是不再是侏儒形貌,並果然枯顏復潤,白髮再黑,看去頗似四五十歲之人,只是臉上那種陰惡狠毒神情,尚未消除而已。
這番話兒,聽在東方瑤的耳中,真使她心花怒放,高興萬分!
只見謝三手足並用,像條大魚般,在寒潭弱水中,游來游去,彷彿舒泰已極!
軒轅斌以為侯劍平命已瀕危,謝三則藝業薄弱,哪裏有絲毫戒備。
鄔必通目掃四外,想了一想,獰笑說道:「我倒有兩個辦法,不過得先回『萬花宮』去,向劉仙娘取些應用物件!」
軒轅斌獰笑道:「我是覺得你這廝居然有幾分狗運,在『百年庵』下炸你不死!」
軒轅斌道:「我還有句話兒問完立刻就走!」
東方瑤詫道:「這是什麼藥丸?」
謝三想起一事,雙眉挑處,向侯劍平叫道:「侯老弟莫要忘了你的『無相奪魂針』,不妨傷了軒轅小魔後,再請軒轅老魔嚐嚐滋味!」
軒轅斌本待乘機追擊,今見侯劍平業已中針,遂岸立不動地,得意狂笑叫道:「侯劍平,你所中的不是尋常暗器,是本派最厲害的『萬應戮魂針』,如今便是你師傅『鐵劍神醫』杜小樵親自趕來,也無法救你這條狗命了!」
何況這三縷烏光,不是尋常暗器,是「天魔派」最厲害的獨門暗器「萬應戮魂針」,只要一絲見血,侯劍平也將立遭慘死!
仲孫明含笑道:「夫妻合力也好,我反正要找個幫手,把黃三祝老魔擒來,盡情報復,以洩心頭積憤!」
如今,軒轅斌說尚未殺害東郭炎,是生是死,要看是否識趣而定,則其中必有蹊蹺!
仲孫明愕然道:「你要毀約?」
謝三縱到侯劍平身邊,向他惶然問道:「侯老弟,你……你覺得怎樣?大約還能支撐多久時間?」
他一連叫了七八聲,空山寂寂,哪有迴響?
鄔必通怪笑道:「軒轅兄不必生氣,這是弱水寒潭,他們雖想入潭逃生,結果難免一死!」
謝三聽完侯劍平所說,略作思索道:「侯老弟這種猜測,當極有道理,但以對方身具功力,大可飛登削壁,何必多此一舉,飾詞誘敵?」
軒轅旭點了點頭,又復向他說道:「這條計甚好,但不知鄔兄的第二計又是什麼?」
侯劍平頹然暈倒,東方瑤飄身下榻,目注石門以外,雙眉微剔,朗聲叫道:「仲孫天君……」
侯劍平神凝氣穩地,一抱雙拳說道:「請!」
說至此處,一面探手入懷,一面微笑又道:「慢說老弟有此杜大俠威震乾坤之物,就連我的一件不登大雅之堂的暗器,今天也要設法讓它發發利市!」
謝三當然先打近的,崩簧按處,一團赤紅火星,便向鄔必通的腳底飛去!
謝三頷首說道:「當然他是故意,但其用意何在?」
謝三冷笑說道:「反正我筒中火藥,共有七粒,且先乘兩個老魔,身懸削壁,不易閃躲之際,來次迎頭痛擊,比較有效!」
她的原則,共有三項:
軒轅斌勃然大怒地,雙眉一挑,厲聲喝道:「憑你們兩個人,也想擒我?老花兒真是找死!」
軒轅斌笑道:「如假包換,我是貨真價實的『天魔派』少魔主!」
軒轅旭見侯劍平與謝三藏身之處,是在一片石仞削壁半腰,前面則係寒潭弱水,委實難以飛渡,不禁向鄔必通皺眉低聲說道:「鄔兄,看這情形,定是削壁中空,可以由潭底秘洞通達,我們有何辦法,能處置謝老花子和侯家小輩?」
說至此處,目注軒轅斌,正色說道:「軒轅斌,這『無相奪魂針』入體粉碎之後,只有請深明醫道之人,運用強力『吸星石』,方可從穴道中,將其逆行吸出,故而你若想活命,便趕緊回去,由你父親與劉琳二人合力,防阻延緩碎針的順血攻心,再等我師傅峰頂赴約之時,替你吸出醫治!」
他們剛剛入水,背後已響起銳嘯劈空之聲!
但他雖然怙惙,卻不甘示弱地,點頭說道:「好,我和你鬥上一場,雙方非見勝負,不許罷手!」
謝三對軒轅小魔,原本戒意極深,但見他居然取出藥包,又不禁疑假疑真地,為之一怔?
東方瑤目光注處,不禁嚇了一跳!
東方瑤不置可否,只向仲孫明笑道:「仲孫天君,你看了我這副醜相之後,是否已胃口缺缺,不愛……」
東方瑤緩緩說道:「我深知你原來功力很高,服食『天香缽』後,更有長進,不會懼怯劉琳,但如今『萬花宮』已非孤獨,她們與『天魔派』濟濟一處……」
三字才出,劍眉雙剔,傾耳凝神地,臉色微變。
侯劍平點了點頭,表示業已知曉。
說至此處,軒轅旭與鄔必通業已到了「九劫峰」下。
如今他借著「天香缽」之力,業已恢復昔年形貌,則久蟄思動,理所當然,必將出與寰宇群雄,一爭長短!
鄔必通聽至此處,接口獰笑說道:「就算謝三那廝,精通水性,不畏寒潭,他們總不能像隻魚蝦般,永遠住在水內吧?」
這位「長笑老天魔」邊自發話,邊自雙手拊壁,向下緩緩降去。
仲孫明雙目之中,突放異彩說道:「這三個老魔還在人世,並又出現了江湖麼?」
距離這近,又是驟然發難,再加上軒轅斌的手法如電,卻叫侯劍平如何躲閃?
仲孫明笑道:「常人到了耄耋之年,對於男女之間事,確實多半心有餘而力不足,但我仲孫明卻不然,我既憑藉功力,能使蒼顏再潤,白髮重黑,自然也還能馳驅床笫,學學少年人呢!」
謝三道:「這削壁雖然陡削,但仍難不住武功絕世之人,公孫姑娘尚且可以攜帶歐陽紅姑娘,設法飛登,軒轅旭與鄔必通均是蓋代魔頭……」
侯劍平淡淡一笑,揚眉哂然答道:「不必作甚約定了吧?因為我覺得與閣下這等反覆無常之人,作甚約定,簡直多餘!」
謝三笑道:「侯老弟目閃神光,想必已有所得?」
侯劍平找既無處找,叫又叫不應,真急得俊目之中,含淚欲滴!
軒轅斌雙眉一皺,向謝三詫聲問道:「你不相信?」
仲孫明接口笑道:「便再加上軒轅旭、軒轅斌父子,我也不怕https://m.hetubook.com.com!」
話猶未畢,已把那位「百毒天君」仲孫明激得目閃厲芒,獰笑叫道:「夫人,我已答應替你報仇,你何必還要激我?」
說完,取出一粒藥丸,命東方瑤服下。
軒轅斌道:「我們比些什麼?採取何種方式?」
軒轅旭氣得臉色鐵青,「哼」了一聲說道:「小狗們真是狡猾!」
東方瑤不願說出群俠定約之事,遂隨口答道:「可能是因『天魔派』與『萬花宮』聯合,另創新派,遂召集手下,來此聚會。」
軒轅斌接口問道:「你這『無相奪魂針』上,有毒無毒?」
侯劍平笑道:「老人家難道忘了我還有一柄絕世鋒芒的寒鐵短戟?」
仲孫明拊掌笑道:「妙極,妙極,這一著想得甚好,使我佩服!」
東方瑤注目問道:「智取?你有什麼成算?」
謝三「哦」了一聲,向侯劍平點頭讚道:「侯老弟猜得對,軒轅旭等定是想把我們誘出,萬一誘不出時,再採取最後手段,冒險進攻!」
軒轅旭搖了搖頭,目注潭水說道:「我知道這是弱水寒潭,但對方有號稱水性之高,當世第一的『浪裏黑條』謝三在內,或許……」
驀然間,他想起了在自己被制穴道前的東方瑤囑咐之言。
謝三見情勢不妙,明知自己非軒轅斌之敵,也準備一死相拼,遂厲聲叱道:「軒轅小魔,你也是打算在武林創業的一派宗主人物,怎麼竟如此無恥?」
東方瑤銀牙暗咬,但卻柔順相隨。
誰知兩人才一同臥在枕上,東方瑤準備自解羅衣之際,仲孫明竟向她搖手叫道:「夫人不必如此,我們不妨先有夫妻之名,暫無夫妻之實!」
東方瑤反應敏捷,相當聰明,立即揚眉問道:「我明白了,是不是你年事已高,不……不能人道?」
東方瑤已拼一死,她大可不懼腹中毒發,保持女孩兒家清白,何必回轉魔窟?
謝三拉著侯劍平,趕緊沉下水內。
東方瑤苦笑說道:「我忘得了他,他未必忘得了我,自然是把他弄暈送走為妥,免得日後又有尋來此處生事之慮!」
話方至此,仲孫明驚喜頗甚地,失聲接道:「你這樣說法,是願意與我立刻便入洞房?」
這老魔功力委實不凡,只借這長藤擊水的一點微力,便又騰身而起,落向岸上。
有了這種精神,這種襟抱,「生死」二字真是輕若鴻毛,連女孩兒家最珍貴的清白貞操,也在「我為人人」的偉大前提下,減輕份量!
東方瑤對他前後兩次,施恩太重,尤其是在這第二次上,更轉注功力,不惜虧己益人,使侯劍平因禍得福受了大惠!
一個「好」字才出,三縷烏光,已從軒轅斌的指尖彈出!
進了房的以後動作,當然便是上床。
仲孫明「咦」了一聲,向東方瑤詫然問道:「夫人,你被『萬花魔女』劉小琳害成這副樣兒,難道竟忍得住氣,不想報復?」
謝三道:「我們採取什麼對抗方法?是出潭,還是守住此洞?」
跟著,崩簧再按,一團黃色火光,也向從右面飛降的軒轅旭,凌空飛射!
謝三聽至此處,已有點相信這黃衣少年真是軒轅斌了。
軒轅旭詫道:「既然如此,我們應該隱身在潭邊等待,為何要回轉『萬花宮』?……」
這一笑,把侯劍平笑得有點毛骨悚然,急忙指著四外石壁,向東方瑤問道:「瑤姊,此處到底是什麼所在?」
東方瑤見他這等大方,先是一怔,旋又恍然說道:「對了,我腹中還服了你的獨門毒藥,若不解救,必遭慘死,故而你不怕我飛上天去!」
東方瑤回到仲孫明洞中,仲孫明訝然問道:「東方姑娘,你怎麼這麼快……」
飛身右閃之舉,也把射向前胸的那根毒針閃過。
仲孫明笑道:「我正是如此打算,難道你不願意?」
這一來,「黑衣人魔」立刻變成了「火燒人魔」,連鬚髮上,都已燒著。
說話至此,便把人皮面具伸手摘去,露出那俏麗臉龐和把俏麗變成醜陋的滿面縱橫傷瘢!
他認為憑自己掌力所蘊的罡氣之強,不論是何暗器,也必被凌空震落!
誰知一等數日,不單東郭炎毫無音訊,連公孫璿等也未從「無愁壑」中回轉。
東方瑤「哦」了一聲,揚眉問道:「照你這樣說法,你是打算在為我報仇之後,再和我雙飛雙宿,成為夫妻?」
東方瑤道:「替他圍在腰間。」
仲孫明道:「尹沖天功力如何我不知道,黃三祝則相當厲害,六十年前便與我在伯仲之間!」
謝三果然搖頭,黃衣少年又復說道:「杜小樵等,雖然和我父親訂了二十七日之約,但我父親卻料準你們除了分頭求援以外,定會留下人來潛伏『九劫峰』左右,企圖把侯劍平先期救出……」
誰知他才一回頭,東方瑤便駢指如風,把侯劍平點了暈穴。
鄔必通認為侯劍平、謝三二人,決非自己對手,遂想搶先立功地,飛快滑下削壁。
邊自說話,邊自又把寒鐵短戟取出!
剛才怎麼去的,如今怎麼回來!侯劍平也是發出三線烏光,飛打軒轅斌的面門、前胸、腹部!
射向侯劍平腹部的那根毒針,卻使他無法閃避貫衣而入!
侯劍平索性揭開覆洞藤蔓,現出身形,挑眉笑道:「兩個老魔,我們就在此處,你縱有通天本領,也只好隔潭興嘆,其奈我何?」
軒轅旭道:「什麼叫『攻守俱備』?」
仲孫明點頭笑道:「好,我也用毒把劉小琳照樣毒倒,再由你親自下手,割掉她的鼻子,挖掉她的眼睛,並割斷她足跟大筋,毀掉她一身功力,以後報復如何?」
因為目光所及,看見身後來人,不是「烈火神君」東郭炎,而是一個三十上下的陌生黃衣少年。
「軒轅斌」三字方出,謝三便搖手冷笑說道:「我知道尊駕絕非軒轅斌,你何必冒打旗號?」
第二項原則是假如自己力有未逮,無法殲滅仲孫明,便不惜捨身餵虎,控制這「百毒天君」,以色|欲淡其雄心,不讓他重入江湖,然後再在同床共枕的天長日久之中,等待行刺機會。
仲孫明搖頭笑道:「不會,不會,像你這等天人姿色……」
兩個老魔於話完之後,果即雙雙離去。
侯劍平腰間掣出那柄軟劍,揚眉說道:「這柄軟劍,鋒芒絕世,是東方姑娘所贈,老人家請暫取用,在削壁洞口,施展起來,定具相當威力。」
侯劍平面色沉重地哼了一聲,答道:「軒轅旭和鄔必通等兩個老魔委實身法絕世,來得好快,他們業已到了這削壁頂上!」
仲孫明日中精光電射,勃然大怒說道:「劉琳母女,算是什麼東西,我會替你報仇!」
到了「無愁壑」上,東方瑤把侯劍平放在一處乾淨山壁之下,並略為拍開穴道,使他在頓飯光陰之後,便會蘇醒。
東方瑤頷首道:「那『黑衣人魔』鄔必通已在『萬花宮』中,『黃衣陰魔』黃三祝、『白衣飛魔』尹沖天等,也正由『賀蘭山天魔總宮』向『萬花宮』趕來。」
謝三點了點頭,兩人均暗自準備。
東方瑤暗勾起仲孫明的舊恨,又復問道:「你已隱跡六十年之久,那黃三祝卻是怎會與你結下不解之恨?」
仲孫明嘴皮一動,正待發話,東方瑤又復說道:「以敵方主腦而言,已極厲害,何況他們還有不少高明人物作為幫手!」
謝三點了點頭,軒轅斌又復問道:「據我所知,你曾墜入潭中,怎麼僥倖不死?」
這幾句話兒,若是在侯劍平口中說出,東方瑤必然熨貼,獲得莫大安慰!
東方瑤暗自高興地,服下藥丸,嬌笑說道:「關於攔截黃三祝、尹沖天之事,你要我怎樣幫你?」
黃衣少年頷首接道:「你說得不錯,我確實曾遭暗算,中了『離明芒』,但如今卻業已痊癒!」
侯劍平接口問道:「我恩師不是與你父親,訂了二十七日之約的麼?難道你竟要先期挑戰麼?」
軒轅斌功力不弱,飛花摘葉,均可傷人,在內家玄功凝貫之下,這小小藥包遂變作傷人暗器!
東方瑤是冰雪聰明,玲瓏剔透之人,一聞此言,便恍然有悟地,目注仲孫明道:「莫非你與『天外三魔』有甚夙仇?」
一語方出,東方瑤便冷然剔眉,接口叫道:「不行,我們還不是夫妻……」
侯劍平才一點頭,耳中便聽得有人從「九劫峰」上,疾馳而下。
東方瑤心中一跳,以為他已知群俠定約之事,識破自己謊言,不禁皺眉問道:「你如此冷笑則甚?」
兩人尋思片刻,侯劍平眉峰一軒,目閃神光。
侯劍平笑道:「小魔主還不快請,你若是回去太遲,令尊與劉琳無法為你防堵碎針攻心,就難免要萬丈雄圖,付諸流水的了!」
軒轅斌一面雙掌護胸,一面偏過頭去,目光略瞥!
侯劍平皺眉和*圖*書不答,軒轅斌卻得意笑道:「他如今業已不能說話,我來告訴你吧!最多再有盞茶時分,這位『鐵劍神醫』的得意弟子,便將化作九幽一夢!」
鄔必通聽得「咦」了一聲,向軒轅旭詫然問道:「軒轅兄,這侯劍平小輩的膽量不小,他有何仗恃,竟敢向我們發話叫陣?」
侯劍平哂然道:「小魔主太會往我的臉上貼金了,我會意存仁慈,但此念之發,決非為你!」
語畢,立即探身出洞,仰頭看去。
侯劍平也就聽見這點聲息,有了警覺。
侯劍平不等謝三話完,便接口說道:「如今事難兩全,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萬一公孫姑娘等歸來遇險,我們便衝出洞去,合力同心,與老魔們放手一搏!」
東方瑤速搖雙手,截斷他的話頭說道:「平弟聽著,我如今告訴你怎樣去找璿妹?」
侯劍平既聽得不錯,謝三也猜得不錯,軒轅旭與鄔必通等兩個老魔,確實已暗抄近路,到了這削壁頂上。
侯劍平頗覺意外地「哦」了一聲,說道:「能用七次?……」
仲孫明皺眉說道:「你那『多半要變成寡婦』之語,豈不是分明說我敵不過劉琳母女?」
話方至此,突然身後有人,接口說道:「這話不錯,但我要請教小魔主,『善為惡者』,卻又該死於什麼?」
然後,她立即與那兩名藥僮回轉仲孫明所居之處!
東方瑤是叫他前往寒潭,與謝三一同等候公孫璿、歐陽紅歸去,再與群俠會合。
侯劍平皺眉問道:「我覺得這兩個老魔之不用密語傳音之故,是故意讓我們有所聽聞,知道對方謀略!」
他一面閃過黃色火彈,一面順手撈住壁間一盤虯屈山藤,向那業已滿身是火,並且向下墜的鄔必通,高聲叫道:「鄔兄,你且墜入潭中,我再設法救你!」
「石室既無」一節,並無所謂,但「伊人也杳」一節,所對於侯劍平構成嚴重打擊!
仲孫明「哈哈」大笑,攜著東方瑤的柔荑素手,走向密室。
但轉念一想,覺得軒轅斌那會如此良善,遂冷笑說道:「軒轅朋友,你乃與劉小琳蛇鼠一窩之人,不必耍甚花樣,貓哭耗子假慈悲了!」
石門應聲而啟,仲孫明當門而立。
軒轅斌搖手一笑,冷冷接口說道:「到目前為止,尚未殺卻,仍在禁錮中,他是生是死,要看這老兒的是否識趣而定?」
仲孫明接口笑道:「人單勢孤,又有何妨,我們不能力敵,可以智取!」
第一項原則是設法與仲孫明同歸於盡,殲滅掉這位「百毒天君」,為江湖永絕後患!
軒轅斌不等謝三說完,便接口說道:「我有件事兒想要問你。」
仲孫明苦笑答道:「一半為你,一半為我,這兩件事兒可以並行不悖,等到你大仇已報,我的準備也夠,那時再月圓花好,豈非完美異常,法無遺憾了麼?」
東方瑤笑道:「『無愁壑』是在『九劫峰』左,那泓弱水寒潭則是在『九劫峰』右!」
邊自發話,邊自當先躍起,向寒潭之中縱去。
因為照此作來,她不僅可以利用仲孫明,並可不作最大犧牲,保全她的女兒清白!
東方瑤點頭笑道:「此計甚好,但對於這兩個老魔,我是僅聞其名,不知究竟有多麼厲害?」
話至此處,神色一整,目注軒轅斌,沉聲問道:「東郭老人家既然落在你的手中,你們可曾對他……」
黃衣少年的雙眉一挑,目閃兇芒問道:「謝老花子,你憑什麼說我不是軒轅斌?」
侯劍平瞿然說道:「此事確有可疑,我們且把對方用意,揣測揣測!」
「鄔兄想得好計,我們去取東西!」
謝三目注看去,見是一位長髯青袍老人,和一個鬚髮蒼白的黑衣老叟。
謝三自然焦急,想去「無愁壑」中探望。
他自知決非軒轅斌的對手,只有倚伏特殊水性,方能逃脫身落魔掌的這場劫數!
東方瑤無法回答,只好向侯劍平淒然一笑。
東方瑤知道不宜讓侯劍平再復追問下去,遂一咬銀牙,指著侯劍平的身後說道:「平弟,你只消回頭一看,便會明白!」
東方瑤苦笑道:「若說不想報仇,便是矯情,但兩害相權之下,我只好取其『輕』者!」
謝三怪笑說道:「好個『不擇任何手段』,今天也讓你這小魔鬼崽子,嚐嚐『不擇手段』是何滋味?」
東方瑤截斷他的話題,冷冷一聲說道:「哼,『天人姿色』四字,已是昨日黃花,你真要看,我便給你看看這個『鬼怪姿色』吧!」
謝三哂道:「我又不是剛學走路的三歲孩童?怎會相信你這種隨口胡扯的騙人鬼話?」
東方瑤目中含蘊淚光,在枕上微搖螓首說道:「你儘管作另一方面的準備,不必再費力地,為我作甚報仇打算了!」
仲孫明則含笑相看,果然不加攔阻。
侯劍平問道:「她們如今何在?」
話完,取出徑約兩寸,長約半尺的黑色鐵筒,托在手內,給侯劍平觀看。
仲孫明搖頭答道:「『天香缽』被我一人服盡,他們只好永為侏儒的了!」
但侯劍平見他語音吞吐,不由詫聲道:「老人家有什麼話兒,怎不明白說出?」
故而謝三是算準方向,對寒潭之中倒縱而出。
他們二人剛剛坐在榻邊,仲孫明便對東方瑤含笑叫道:「夫人,我們如今業已入房登榻,你總該把臉上所戴的人皮面具,除掉了吧!」
他一見謝三被藥包打中,全身發僵,只以適才猛縱的未盡餘勢,射向潭水,不禁狂笑叫道:「謝老花子,你雖精於水性,但手足難動之下,卻仍必溺斃水中,常言道:『善火者,死於焚,善射者,死於箭』……」
侯劍平到得恰是時候,為「浪裏黑條」謝三,解脫了另一大難!
東方瑤雙眉微軒,指揮那兩名侏儒藥僮把侯劍平送往「無愁壑」上,自己也隨後同行。
第三項原則是萬一自己的前兩項原則,均無法實現,仲孫明雄心百丈,定要爭雄武林,則自己必須善於運用,影響他多向邪人逞風,少向正人下手!
原來兩個老魔,才一離開寒潭,便由鄔必通當先引路,往「九劫峰」上馳去。
軒轅斌嘴角一撇,「哈哈」大笑說道:「侯劍平,你認命吧!我『萬應戮魂針』之毒,天下無藥能解,何況你中針之處又是腹部,不消多久,便將心肝碎裂,腹破腸流,決無半絲僥倖了!」
東方瑤芳心大慰,遂越發對仲孫明施展女孩兒特有魅力地,嬌笑說道:「仲孫天君,你分明是個多疑之人,想不到對我竟異常信任?」
侯劍平點了點頭,苦笑愧然嘆道:「正是如此,否則,我此時必已肝腸寸斷而死!」
謝三點頭笑道:「應該……應該……」
侯劍平面含微笑地,揚眉叫道:「軒轅斌,你不要怕,你用的是『萬應戮魂針』,我用的是『無相奪魂針』……」
東方瑤接口笑道:「三日繾綣,我和侯劍平的前情已絕,今後要一心一意,與你白頭偕老,我為什麼不立刻回來,還在他身邊多作耽擱則甚?」
仲孫明笑道:「當然有特殊原因,像你這等絕代佳人,對於清白貞操,定必重於生死,如今你既甘心與我共赴巫山,我還會對你有任何疑惑麼?」
謝三急急叫道:「侯老弟,跳呀,遲恐不及……」
侯劍平深知謝三決非軒轅斌之敵,遂緊一拂袍袖,揚眉朗聲叫道:「軒轅斌,你不要逞狂顯傲,耀武揚威,若是英雄,便與我不見勝負不休地,鬥上五百回合!」
邊自赧然發話,邊自拉著仲孫明,雙雙倒往床上。
這少年貌相雖還俊秀,但陰鷙之氣卻嫌太重,目中並兇光炯炯,顯非正派人物。
侯劍平嘆道:「此事說來話長,我們找個地方仔細一敘……」
鄔必通不等軒轅旭話完,便接口笑道:「軒轅兄,我這計兒既瞞不過你,也未必瞞得過對方,故而必須要攻守俱備,雙管齊下!」
就在這一怔之間,軒轅斌借著遞過藥包之勢,屈指猛彈,幾縷勁風,便向謝三當胸凌空射到!
那黃衣少年陰惻地,笑了一笑答道:「你不認識我,我卻可以猜出你的身份,你是不是曾經假扮過『游龍俠丐』孟老花子的『浪裏黑條』謝老花子?」
事到如今,鄔必通滿身是火,加上人往下墜,飛助火勢,除了用潭水滅火以外,業已別無他策。
東方瑤看了這位已非侏儒的「百毒天君」一眼,揚眉問道:「劍呢?」
一看之下,不由更吃一驚!
故而,東方瑤心中,充滿了「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菩薩精神,和「捨身餵虎,以救眾生」的偉大襟抱!
東方瑤嫣然笑道:「她們有曠世奇遇,如今正在苦苦用功,平弟不必多問,也不必於時間未到之前對她們有所驚擾!」
仲孫明困惑不解地道:「這話怎講?何謂『兩害相權』hetubook.com.com?」
東方瑤又嘆了一口氣兒,幽幽說道:「不報仇,我只是在胸中憋了一口氣兒,若想報仇,卻多半要變成寡婦,豈不是『兩害相權』應該取……」
軒轅斌被他罵得臉上一紅,目中兇芒電閃!
侯劍平哂然一笑,劍眉微剔說道:「狂妄小魔,且慢得意,你怎麼不回頭看看?」
由於此故,東方瑤不單輕視自己生死,甚至於輕視女孩兒家清白,而重視著整個武林安危,江湖禍福!
話方至此,目光偶瞥侯劍平,詫然問道:「如今便送他走好了,但你為何又把他點了暈穴?」
軒轅旭見狀,忙把鄔必通拉住,訝聲問道:「鄔兄,我們當真要回『萬花宮』麼?」
驅虎吞狼之下,無論是虎死狼傷,狼死虎傷,或虎狼同歸於盡,均幫了公孫璿、侯劍平等大忙,而對於整個武林而言,也遠比單單刺殺仲孫明一人,來得受益宏大!
原因在於仲孫明已非侏儒,恢復昔日本相。
軒轅斌狂笑答道:「所謂『二十七日之約』是為了我身中『離明芒』所定,如今東郭老鬼被擒,解藥已得,火毒祛除,誰還耐煩守甚日期約定?」
他是一面發話,一面向潭邊游來。
如今,她更進一步,是以支使仲孫明出與劉琳、軒轅旭等為敵,作為第一原則。
這人並未掩飾行蹤,遂使謝三聽出,是男子的步履之聲。
侯劍平答道:「我不想讓他們呆等,是想使他們知難而退!」
起初,她是以與仲孫明同歸於盡為第一原則。
原來軒轅斌異常刁惡,他見謝三早有警覺,自己彈指暗襲落空之下,竟功勁暗凝,把掌中白色藥包,向前發出。
仲孫明臉上一紅,苦笑點頭說道:「我承認你說得有理!」
謝三見兩個老魔去後,向侯劍平詫道:「侯老弟,你為何不讓兩個老魔在潭邊呆等,而急於暴露自己的藏身位置?」
仲孫明聞言,發出了一陣「哼哼」冷笑!
軒轅旭點頭說道:「鄔兄此計甚佳,但既準備攻擊,便應接近削壁才是,為何反而回轉『萬花宮』去?」
侯劍平聞言之下,點頭含笑說道:「用是當然要用,不過像『無相奪魂針』那等細小暗器,用來對付軒轅旭、鄔必通這等老魔,恐怕未必能發揮傷敵神效?」
說話之間,業已走到距離侯劍平、謝三約莫五尺遠近!
侯劍平雙眉微挑,滿面神光地,含笑說道:「福善禍淫,天道不爽,多端作惡,報應必臨……」
這原因在於她突然改變主意!
軒轅斌指著潭水,向謝三注目問道:「這是『弱水寒潭』,你知不知道?」
謝三此時,業已上岸,一聞此語,不禁心膽欲裂,趕緊目注侯劍平中針以後的反應情況!
仲孫明點頭答道:「尹沖天與鄔必通與我無甚樑子,但對於那『黃衣天魔』黃三祝,我卻恨不得寢其皮而食其肉!」
軒轅旭自也隨同鄔必通,採取一致行動。
仲孫明毫無疑惑地,速速點頭笑道:「當然,我不是業已口口聲聲,叫你『夫人』了麼?」
軒轅斌本來自覺一身藝業,絕對高於侯劍平,但如今見他只一拂袖之下,便把自己擊向謝三的勁道狂飄,輕輕化解,不禁又有點心中怙惙!
她這種作法,含有深意,是一種不惜捨身餵虎,我入地獄的菩薩精神!
謝三道:「你不妨問問看,能答便答,不能答時,休想我會開口。」
東方瑤幽幽說道:「不是我不肯除掉這人皮面具,是怕面具一除之後,你就會對我不感興趣!」
掌隨身後,右手猛揚,一股疾勁狂飄,便向潭中撞去!
此人心狠手辣,除了武功極高之外,其用毒手段更是蓋世無雙,只要此人一出江湖,武林中不分正邪,多半均將身遭慘禍!
聽得兩個老魔要在潭邊苦等,侯劍平便面含笑,意欲發話。
謝三見軒轅斌業已離去,遂向侯劍平笑道:「侯老弟,我也有與軒轅斌同樣的問題,向你提出,卻希望你不要給有那種模稜含混的同樣答覆!」
但三針雖避其二,仍中其一!
仲孫明湊過臉去,在東方瑤的耳邊低聲巧作囑咐。
軒轅斌的遭遇,也和侯劍平完全一樣,他也是避過了第一道烏光,和第二道烏光,卻被第三道烏光,打中了肚腹部位。
東方瑤長嘆一聲,卻未有所舉措。
話方至此,業已怔住!
提到公孫璿,侯劍平自然凝神傾聽。
他中針以後,神色大變,以為性命已絕!
侯劍平想起寒潭秘洞之事,自也隨著謝三,採取同樣動作。
東方瑤毫不遲疑地,嬌笑一聲答道:「隨你,依我看是擇日不如撞日,撞日不如此刻……」
侯劍平含笑說道:「兩個老魔既到壁頂,想必就要下來,老人家且準備好你的『七情火彈』,讓他們嚐嚐滋味,也等於是代替中計被擄,身陷賊巢的東郭老人家,出了一口惡氣!」
他這毫無戒備的情況,與侯劍平適才,完全相同。
鄔必通得意笑道:「這叫以退為進,我們與其由下向上,不如由上向下。」
謝三哂道:「你越吹越離譜了,『離明芒』蘊有火毒,是東郭神君的獨門得意暗器,他人絕對無法加以祛解!」
不過,侯劍平雖知事有蹊蹺,卻不知道蹊蹺究竟為何?他正在皺眉尋思,謝三已在潭中叫道:「侯老弟,我們且把這軒轅小魔擒住,再向峰頂群魔,交換東郭神君便了!」
仲孫明笑道:「沒有問題,沒有問題,我所向你承諾過的話,當然絕對算數……」
如今是仲孫明的口中說出,東方瑤不單不覺安慰,反而滿心淒涼,暗咬銀牙,強裝笑容說道:「你既然對我仍有興趣,我們就……」
謝三聞言,想了一想,向侯劍平揚眉說道:「侯老弟,我守候在此之故,便是為了等候東郭神君,如今他既被峰頂群魔設計擄去,我們便不必再在潭邊苦等,且去『無愁壑』中,為公孫姑娘等打個接應吧!」
任憑他們的功力多高,在如此飛降的情勢之下,總不會點塵不驚,難免略為有點聲息!
黃衣少年嘴角撇了一撇,揚眉說道:「你雖說得不錯,但卻絕不會想到那位『烈火神君』東郭兄老兒,業已被囚在『九劫峰』頂的『萬花宮』內!」
侯劍平不見東方瑤,又想起她的決絕之語,不禁目掃四處,失聲叫道:「瑤姊、瑤姊……」
軒轅斌不是懼怕侯劍平,他是驚異於侯劍平的修為火候,最多與自己彷彿,怎會到了身後這近距離,仍令自己毫無所覺?
「呼呼」兩股狂風到處,擊得水花四濺,白浪如山,但卻未曾傷著侯劍平與謝三的半絲毫髮。
侯劍平想不到軒轅斌如此無恥陰毒,百般無奈之下,只得先是猛一仰頭,然後飛身右閃。
謝三目注問道:「如此說來,尊駕便是軒轅斌了!」
鄔必通才一點頭,軒轅旭又復說道:「下毒滿潭,所需毒量太大,用藥炸峰,也不易準能建功,這兩條計兒,都行不通,我以為鄔兄只是說來威脅老花子與侯劍平小輩的呢?」
謝三頷首道:「我生平確實不善於使用暗器,這件東西是朋友送給我的。」
侯劍平笑道:「用炸藥炸開山峰,談何容易?對潭中下毒,則要大毒量,方能生效,又可以保持多久?故而,我猜兩個老魔是虛聲恐嚇,想把我們嚇得逃出潭外,他們則隱身在側,加以襲擊!」
侯劍平目閃神光,軒眉一笑說道:「對了,小魔主身有貴恙,需我恩師根治,大概總不敢再對東郭老人家逞甚兇鋒的了?」
故而,聽得軒轅旭如此一叫,鄔必通便施展千金墜身法,越發加速下落!
仲孫明牙關微挫,怒容滿面答道:「我笑的是如今已非你單獨的毀容之恨,而是我們夫妻兩人敵愾同仇!」
東方瑤知曉他此語何指?遂冷然一笑,捲起右臂衣袖。
軒轅旭點了點頭,兩個老魔在削壁頂端,耐心等待。
鄔必通道:「第二條計,是用毒封潭,使潭中水兒,充滿毒性,對方若想出潭,定必慘死的!」
謝三笑道:「這真是吉人天相,侯老弟怎樣失蹤?又從何處出現?」
東方瑤正色說道:「軒轅斌氣候未成,微不足道,但那『長笑天魔』軒轅旭,卻是積年老魅,不可輕視,他的功力方面恐怕比『萬花魔女』劉琳,還要高出一籌!」
謝三頷首同意,並向侯劍平笑道:「侯老弟打算如何防守,是憑藉功力……」
軒轅旭尚幸距離稍遠,還來得及閃避另外那粒火彈!
軒轅斌苦笑說道:「好,你既不信,我便取藥你看!」
侯劍平聽出有了動靜,便通知謝三道:「謝老人家,兩個老魔來了,我們還是退後幾步,等他們到了洞口,再發火彈?還是……」
鄔必通接道:「還是略略等上一會兒,對方若無中計出潭跡象,我們再動手不遲!」
這三縷烏光,一取面門,一取m.hetubook.com.com前胸,一取腹部,打的全是人身要害部位!
仲孫明含笑問道:「你呢?你和侯劍平相好一場,難道就不想送他一送?」
侯劍平知道這類筒裝暗器,十分利害,遂含笑問道:「這是什麼暗器?莫非是相當霸道難當的『五雲捧日攝魂釘』麼?」
仲孫明道:「夫人,你好端端地嘆氣則甚?」
軒轅斌見他不肯告以原委,只得厲嘯一聲,電疾駛去。
仲孫明連連搖頭,溫言含笑答道:「不是,不是,我是深知夫人身受劉小琳迫害,滿心仇火,積鬱未消,在這種情緒之下,便算攜雲握雨,遊遍十二巫峰,也又復有何意思?」
侯劍平也點頭說道:「好……」
睜目一看,不覺發怔!
她已想通利害,心中一片平靜,神色方面,也自然地決無絲毫引人起疑的忸怩不安之處!
軒轅斌把目中兩道兇芒,盯在侯劍平的身上。
這時,侯劍平雙手捧腹,劍眉緊蹙,身軀微作抖顫,似在運用本身修為,強行抗拒毒力!
東方瑤等他替侯劍平圍好軟劍,又向仲孫明問道:「你那兩名藥僮,是否也和你一樣,恢復常態?」
軒轅旭點頭說道:「好,我們下去,鄔兄小心一點,莫在陰溝之中,翻了大船,那才是無法湔雪的奇恥大辱。」
鄔必通怪笑說道:「他們若是中計出潭,我們便下手擒人,否則,我們便強行攻進那山壁間的暗穴之內!」
東方瑤見仲孫明果被自己利用,遂心中狂喜,再復以退為進地,搖了搖頭,恨恨說道:「不要你替我報仇,我要親手雪恨!」
謝三不答所問,反向軒轅斌問道:「軒轅朋友要找東方姑娘,是有何事?」
東方瑤「咦」了一聲,向仲孫明詫然問道:「我也去送,你放心麼?」
謝三接過劍去,略一拂拭,目注侯劍平道:「侯老弟,你把軟劍給我,你自己卻用什麼?」
軒轅斌聽得暗銼鋼牙,滿面均是獰厲神色!
侯劍平笑道:「我這『無相奪魂針』,一入人體即碎,可以循血攻心,因已極為厲害,我師傅遂嚴禁在其上加汁毒質!」
但又恐就在自己離開之際,東郭炎突然回來,便會把事情弄得更糟!
他始終怕公孫璿歸來遇險,遂不願使軒轅旭、鄔必通守在潭邊,劍眉一挑,朗聲叫道:「軒轅老魔,你們隱身壁頂則甚?難道只由鄔老魔頭用了一點愚蠢心思,便以為我們會中計出陣了麼?」
故而,東方瑤不惜犧性,竟擺出一副盪|女姿態,主動拉著這位「百毒大君」,共赴巫山之會。
仲孫明皺眉說道:「他們要把這多好手集結苗疆則甚?」
原來那「天香缽」的藥效,委實靈驗,仲孫明的功力也足驚人,他以功力藥效,相輔相成之下,業已恢復常態,不再是侏儒形貌!
軒轅斌沉聲說道:「你分明中了我的『萬應戮魂針』,為何安然無恙?」
謝三聽出對方的語意不善,越發皺眉問道:「尊駕到底是誰?到此有何見教?」
東方瑤應聲答道:「是負盛名的『天外三魔』,也就是『黃衣陰魔』黃三祝、『白衣飛魔』尹沖天和『黑衣人魔』鄔必通三個!」
謝三於眉頭微皺之際,恍然大悟說道:「我明白了,侯老弟是怕公孫姑娘等從『無愁壑』歸來,驀然撞上在潭邊呆等的軒轅旭與鄔必通,難免又生兇險?」
東方瑤道:「平弟你曉不曉得在『九劫峰』側的山谷之內,有一泓弱水寒潭?」
軒轅旭點頭道:「對,我們在岸上等他,這兩個東西總不能不出水換氣。」
這是「無愁壑」的山壁之下。侯劍平被制穴已開,正自悠悠醒轉。
東方瑤趁此機會,雙蹙秀眉,喟然一嘆!
東方瑤揚眉問道:「你打算單獨出手?還是由我們夫妻合力?」
侯劍平知道無論「天魔派」或「萬花宮」群兇,都是心腸狠毒的極惡之人,雙方既已明面為敵,東郭炎落在他們手中,多半必遭不幸,何況他還有用「離明芒」,傷害軒轅斌的一段過節!
仲孫明答道:「是你前服慢性毒丹的獨門解藥,我們已成夫妻,哪有還叫你在腹中存毒之理?」
到了壁頂,軒轅旭以「蟻語傳聲」功力,向鄔必通耳邊,低低問道:「鄔兄,我們是立即開始攻擊?還是……」
東方瑤嘴角微撇,哂然一笑道:「東方瑤雖是女流,卻一言九鼎,絕對不作毀約之事,但你也應該記得,我們在事前所定條件,如今尚未依依完成!」
兩人的避難的舉措,區別就在一個向右,一個向左而已。
東方瑤冷冷答道:「除了安然離去以外,還有你的贈劍之諾!」
仲孫明遂在身邊把那柄鋒利無比的軟劍取出。
誰知寒潭方面,已生變故!
謝三笑道:「這樣一來,雖免彼此作持久對抗,侯老弟所顧慮公孫姑娘等歸來遇險一節,不是又……」
侯劍平眉雙皺,向她惑然問道:「時間已到?瑤姊,你……你這話究……究竟……」
「噗通」一聲,人落寒潭,水花四濺!
東方瑤道:「那你……」
他雖未見過峰頂群魔,卻聽得公孫璿等加以仔細描述,遂趕緊向侯劍平皺眉叫道:「侯老弟快退,來人是『長笑老天魔』軒轅旭,和『黑衣人魔』鄔必通,我們決非其敵!」
東方瑤「呀」了一聲,剔眉說道:「這『黃衣陰魔』著實太陰毒,此仇誓在必報……」
謝三笑道:「自古吉人皆有天相,你不必替東方姑娘過份擔心憂慮!」
侯劍平失笑道:「你這樣看我則甚,難道在『天魔別府』之中,還未看夠麼?」
話完,回手入懷,取出一個白色紙包,向謝三遞去。
仲孫明「哈哈」一笑,目注東方瑤道:「從今以後,我和你是百歲夫妻,長相廝守,有什麼不放心的?若是如此猜疑,還怎樣伉儷同心,與舉世群豪互相周旋,好好闖番事業?」
仲孫明笑道:「說得好,你準備在何時開始,作我夫人?」
黃衣少年繼續發話,得意揚眉笑道:「於是我們便故意派遣兩名苗女下峰,引領暗躡之人,進入設有埋伏之處……」
謝三笑道:「縱然不能傷敵,至少也能嚇阻對方,令兩個老魔心存攻意,舉動上便會自然而然地受了牽制!」
軒轅斌略一尋思,恍然有悟說道:「我明白了,你之對我仁慈,是為了東郭老兒!」
謝三接口笑道:「這筒中裝有七粒火彈,每次發出一粒,可爆成一片火光,色澤也每次不同,共為黃紅藍白青橙紫!」
謝三暗叫一聲不妙,黃衣少年又復笑道:「誰知鬼使神差,被誘入伏之人,竟是東郭老兒,這一來,從他身邊搜出『離明芒』的解藥,我便脫離苦海,不再受你們借此挾制的了!」
如今一來過遠,二來謝三仍存有戒心,遂趕緊向後仰身,足跟用力,以一式「金鯉倒穿波」,縱出一丈三四。
謝三清楚來人身份,自知不敵,便一面加深戒意,準備退路,一面朗聲問道:「雙方既已定約,軒轅朋友卻先期來此……」
侯劍平微微一笑,伸手在腰間衣內,撒出一柄軟劍。
謝三冷笑道:「軒轅小魔,身中『離明芒』……」
軒轅旭雙眉一挑,目閃兇光地,伸手指著侯劍平所藏身的削壁,緩緩說道:「劉仙娘處,不是有大量炸藥,和無堅不摧的『天雷鑿』麼?我們乾脆把這中空峰壁炸開,豈不甕中捉鱉?」
侯劍平道:「老人家……」
東方瑤笑了笑,以相當誠摯神色,向仲孫明揚眉說道:「仲孫天君,我們既是夫妻,便不允許你妄自恃傲逞強,應把敵情分析清楚,才可作『可為』?抑或『不可為』的決斷!」
他見對方並未受制,正自滿心驚奇,侯劍平揚眉說道:「這沒有什麼玄奇,你以『藥包凝功』,暗算謝老人家,我卻以『松針打穴』替他解開血脈!」
軒轅斌「咦」了一聲,愕然問道:「你好像對我頗為仁慈!」
東方瑤神色平靜地,含笑緩緩說道:「那位『浪裏黑條』謝老人家,如今便在潭邊,平弟前去與他會合,一同等候,約莫七日以後,公孫璿、歐陽紅兩位妹子,便會攜手歸來……」
火星、罡氣,才一相觸,便起爆炸!
東方瑤道:「你為何有這種想法,我要激你則甚?」
東方瑤臉色鐵青,銀牙猛銼地,恨聲答道:「是被『萬花魔母』劉琳之女劉小琳,用毒迷倒,然後以刀針等物,縱橫亂劃所致!」
仲孫明點頭一笑,乖乖如命照辦,真像是個服從閫令的標準丈夫模樣!
東方瑤不等仲孫明說完,便即接口說道:「我不相信你這種措辭,因為你決不是有女在側而不動心的柳下惠人物!」
軒轅斌邊自當話,邊自帶著滿面獰笑,向侯劍平、謝三的身前走來。
仲孫明略一遲疑,吞吞吐吐說道:「六十年前,我已有『百毒天君』之名,你算算,我如今是多大年歲?」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