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美人如玉劍如虹

作者:諸葛青雲
美人如玉劍如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章

第一章

那是有第三者,又說了話!
手上的一壺酒,業已答應先送給沈宗儀,卻不料岳倩倩會橫加攔截?
青衫書生冷漠的像座冰山的神色,突然有了激動!
青衫書生沈宗儀平日極少借酒澆愁,但今日卻為座上客之一。
不錯,岳倩倩太難堪了!
果然,哈八這一發話,岳倩倩雙眉方挑,閃動著兩道美的不可方物的含怒目光,盯在就坐在她鄰座的哈八臉上,冷冷問道:「尊駕在心疼誰?」
更沒想到對方手法這快,打的這般清脆……
哈八在當地橫行已慣,沒想到在岳倩倩一聲嬌叱之下,那被稱為白嬤嬤的青衣老嫗,竟然真敢動手揍人?
也表示岳倩倩自以為足以吸引任何人的天人顏色,絕代容光,在沈宗儀的眼中,卻宛如糞土!
胡老七聽不懂對方的話,正自目瞪口呆,這位虯髯大漢也從臉上露出一種奇異笑容飄然出店。
李老爹愕然道:「沈相公是去何處?」
因一來哈八已嚐過滋味,挨了一記耳括子,口中便少了兩個大牙,他心中明白,這位名叫白嬤嬤的青衣老嫗,慢說其他武功,僅在掌力方面,便至少要比自己強上十倍!
所謂雙重意味的第一種,比較簡單,是奇窘得解的寬釋微笑。
「啪」!這是一記耳括子!
釣魚的,是一個三十上下的青衫儒生,銳朗的雙目,和挺直的鼻梁,以及微薄而下掩的嘴唇,顯示出他高傲堅毅的性格。但眉間、鬢上,卻似乎堆積了過多的憂愁,一襲青衫之上,也容留了過多的風塵酒漬!
胡老七卻來收那銀錁子,但等他發現銀錁子深陷木內,與案齊平,根本無法取出時,又不禁眉頭雙蹙!
胡老七因沈宗儀雖非常客,卻是街坊,恰好手上正有一壺白乾,遂應聲笑道:「正好,這兒還有一壺,沈爺,您先喝著,我再替您去取。」
沈宗儀又從懷中取出那面碎成兩半的菱花小鏡,端詳注目,不住傾杯,轉眼間兩壺白乾,便已飲盡。
沈宗儀道:「殺人!」
滿堂酒客的喧嘩頓息,鴉雀無聲!
釣竿梢頭,飄楊著一截斷線!
胡老七眉頭一皺……
適才帶有雙重意味的微笑剛剛自岳倩倩的臉上浮起,卻在一剎那間,便告凍結!
其實,無所謂「收拾」,因為他的「行囊」,太以簡單,幾件替換衣服,幾瓶https://m.hetubook.com•com藥,一管「陰沉寶竹」所製的「玉屏簫」而已。
李老爹道:「白水鎮雖然路遠,也不至一去不回,沈相公,你……你去白水鎮作甚?」
他對這既似破鑼,又似狼嘷的語音,太已熟悉,知道岳倩倩的美色撩人,恐怕要出事故?
時光也夠美的,是一年中最美麗的春天,和春天裏最美麗的黃昏時刻。
焦天挺身高不及六尺,也有五尺八九,沈宗儀竟能將其單手舉起,神力委實驚人!
但不論他們是否會武,或身手多高?對於焦天挺這種脫了衣服打架的無賴絕招,卻根本無法招架。
這一來,胡老七可傻了眼。
不單凍結,並有轉變。
人也夠美,但美的有些淒涼,有些憔悴,有些高傲,有些孤獨!
天下事,妙不可言,沈宗儀不看白衣少女,這白衣少女,卻在看沈宗儀了。
地方夠美的,在一片極美的湖蕩之側,幾株極美的垂楊之下。
焦天挺想解中衣,但束腰絲絛,卻被那青色人影,搶先一把抓住。
沈宗儀出門之際,月上東林。
沈宗儀閃身、出手、舉人、飛擲,甚至於擲人後,還在胡老七的肩頭,取條毛巾,擦了擦手!
青衫書生略一伸手,便把寒光接在掌中,果然是半面菱花破鏡。
原來,往日酒館之中,只有美酒,今日卻多了一位美人。
如今,沈宗儀人影一到,焦天挺的身形便突然高了起來。
沈宗儀在收拾行囊——
適才岳倩倩的語音,宛若珠落玉盤,十分悅耳,如今這第三者的語音,卻宛若破鑼,又像狼嚎委實難聽己極!
「唰……」
他更激動了,用顫抖的手,從顫抖的青衫懷中,摸出了半面菱花破鏡,兩者破痕相符,正好合而為一。
岳倩倩眼見將遭奇辱,方自窘得玉頰飛紅,如今突見沈宗儀出手解圍,不禁心中一定,從唇角掀起一種含有雙重意味的嫣然微笑。
他一掌拍在桌上,銀錁子便憑空震起,落在這髯虯大漢掌內。
等到覺得掌影閃動,再想閃時,已然閃避不開!
想不到,在這小酒館中裏,有了例外。沈宗儀昂頭天外,眉鎖重愁,彷彿對於岳倩倩的絕代容光,根本不屑一顧?
雖在發話,目光仍注向窗外,仍未對岳倩倩這邊,看上半眼。
如今,m.hetubook.com•com有人在釣魚,但似乎是魚在樂,人並不樂。
這顯然是大魚上鉤,但青衫儒生卻不揚竿,任連那尾上鉤之魚,在水中往來狂遊,只是目光中流露某種憤恨的,冷冷注視,彷彿他把這尾魚兒,當作了甚麼深仇大怨,要盡情凌虐,等待它筋疲力盡,百技皆窮,然後,再……
語音嬌脆,宛如珠落玉盤,好聽已極,正是岳倩倩所發。
這表示,沈宗儀之所以出手,是只對事,不對人。
剛才哈八賊忒嘻嘻之際,所閃動的是白嬤嬤的掌影!
岳倩倩素最引為自傲地,便是她那天人顏色,認為對於任何異性,都會發生莫大吸引力量。
沈宗儀道:「白水鎮!」
其中一個臂肌賁起,身材魁梧的黑臉大漢,瞪著兩隻牛眼,厲聲叫道:「好傢伙,娘兒們竟敢動手打人?來來來,我焦天挺脫了衣服,奉陪你們玩玩!」
看來是過路的,一位四五十歲的青衣老嫗,和一位十八九歲的白衣少女。
老嫗平凡,那白衣少女,卻委實太美,美的超凡,美的脫俗,美的極其冷艷高傲。
「啪」!有人出手了,這是頭戴馬連坡草帽,年約四十的陌生虯髯大漢。
淚水,已在她那雙委實極美絕美的大眼眶中打轉……
如今焦天挺大耍無賴之際,所閃動的,是條青色人影!
但第二種卻比較複雜,是含蘊著自傲的滿足!
「嘩……」是酒客們的驚奇喧鬧聲息——
她叫岳倩倩,青衣老嫗是她乳娘,某地省親,路經此處。
他所住的,是三間茅屋,陳設雖簡,潔淨無塵,倒也頗為雅緻。
這過於意外,並過於簡單的答覆,自然把李老爹聽得瞪大雙眼,滿面驚詫之色?
但青衫書生的感情,似乎早已麻木,他——對這意外事件,竟連理都不理,決未表示出半分驚訝!
哈八等混混們,首先搶往店外臭水池中,去救焦天挺。
這是一座不太小的酒館,但今日生意卻超乎意外的特殊繁盛!
既已永不再返,無須隱匿行藏,沈宗儀的「五行挪移身法」又展,李老爹話猶在耳,跟前人影已空,一條挺拔身形,到了十來丈外的垂柳參差之後。
岳倩倩站起身形,淡淡一笑,向白嬤嬤說道:「白嬤嬤,付酒錢吧,我們走了……」
這不是焦天挺突然長高,這是他被沈宗儀一和-圖-書把抓住束腰絛,將他雙足離地,單手平平舉起。
雖然,沈宗儀業已先走,但哈八等一群混混兒,卻沒有任何一人,敢對岳倩倩、白嬤嬤再作任何囉嗦。
發話人,是當地的混混頭兒,姓哈名八。
雖然,後面有的是酒,再要十壺百壺,也不慮匱乏,但誰先誰後,一個處理失當,便難免會在酒客之間,造成不愉快的場面。
於是,脆響起處,哈八的左半邊面頰,陡然紅了起來,並胖了起來,並彷彿連嘴唇都被打的腫起好高,真像是一隻正在搖尾乞憐,或猖猖狂吠,卻被人狠狠踢了一腳,很顯得狼狽已極的哈叭狗兒!
岳倩倩正覺掃興,誰知更掃興的事兒,竟又接踵而來。
他不給岳倩倩向他道謝的機會,仍然神情冷漠地,連看岳倩倩看都不看一眼。
右鄰一位老農,正在門口抽煙,看見沈宗儀,訝然笑道:「沈相公,這麼晚了,還出門麼?」
白嬤嬤摸出一個小銀錁子,輕輕放在桌上,目光略掃哈八等人,嘴角邊帶著一絲哂薄笑意,隨著岳倩倩飄然出店。
他目注鏡光閃處,雙眉方挑,便有一片寒光,凌空飛來。
白光又閃,這次不是飛葉,似乎是面小小鏡子,在斜陽影裏閃光?
不僅語音難聽,語音也頗欠莊重,他是說:「姑娘,像你這樣水蔥似的人兒,怎能喝白乾酒呢?嗆壞了喉嚨,豈不叫人心疼?」
二來白嬤嬤輕輕一放,銀錁子便深陷木內,與桌面齊平,這種內家神功,雖曾耳聞,卻還是第一次眼見,自然震驚的這群土混混們,全身發軟誰還敢動上一動?
只不過一剎那間,岳倩倩便已強制情緒,恢復正常。
胡老七一怔之下,堆起笑臉,走向岳倩倩座旁,正待發話,沈宗儀已在壁角,遠遠地說道:「胡老七,把酒給那位姑娘吧,我不喝了。」
岳倩倩不僅笑不出來,她難堪的幾乎想哭。
這可是一記惡毒絕招!
「嘩……」
岳倩倩陡然發話之故,就是為了沈宗儀對自己不屑一顧的高傲神情,有些不服,才故意找事,加以撩撥。
誰知沈宗儀雖然答了話,冷傲神情卻一絲未變,並索興不再飲酒,意欲離店而去。
人,就在身邊,時,不算太短,但卻連眼角餘光,都未向岳倩倩瞥上一下!
剛才,白嬤嬤的掌影一動,哈八的面頰便突然hetubook.com.com腫了起來!
虯髯大漢拈起銀錁子,看了一眼,便交還胡老七,含笑說道:「『五行挪移身法』、『大力金剛手』、『混元神功』,三種第一流的武林絕藝,居然全在此處出現,店家,你們這小小鎮集,真可謂藏龍臥虎的了!」
未進酒館,他頗為酒客的異常擁擠,略感詫異,但一進酒館,便告恍然。
這青色人影,遠遠來自壁角,但卻捷似飄雲,一閃就到!
沈宗儀一笑又道:「我若殺不了人一定被殺,我若殺得了人,也一定自盡,故而從此永別,一去不回,李老爹多多保重……」
青衫書生的雙目之中,突然濕潤,他把鈞竿隨意一插,便插得深入湖畔石中,揣起破鏡,狂吟離去,他吟的是李商隱的名詩:「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通都大邑的富家兒郎,甚至於特殊高貴的公子王孫,誰不見了她目授魂飛?誰不見了她直眉瞪眼?
話完,掏出一塊銀子,放在桌上,便欲飄然離去。
飛葉斷線的舉措,不是尋常,僅從武學功力的表現程度來說,也非一流高手莫辦。
他邊自答話,邊欲走向沈宗儀的座頭,突然耳邊響起一聲:「且慢,這壺酒兒給我!」
邊說邊作,劍及履及,話到尾聲,上衣業已飛落地上,露出了黑黝黝的一片胸毛,看光景竟是想連中衣都一齊脫掉!
湖面上,多了一片不屬於岸邊垂楊的特殊樹葉。
釣魚,除了職業性的以外,應該是極為雅適悠閒的賞心樂事。
千鈞一髮之際,影兒又動!
岳倩倩等一走,酒館中又「哄」的亂了起來。
他微一抬頭,向穿梭於酒客叢中,送酒送菜的店家道:「胡老七,再把這上等白乾,替我再來兩壺!」
但岳倩倩也是極高傲,極堅強的女娃兒,她咬牙強忍,使淚珠兒只向腹內倒流,不從眼眶之中流出!
青色人影,是沈宗儀!
酒館之中,魚龍混雜,慢說登徒市井之流,免不得品頭論足,口角輕狂,便是一般正經酒客,也莫不都對這絕美白衣少女,特別多看兩眼,甚至於互相猜測,是何來歷?
因為青衫儒生下鉤未久,浮子便被一扯入水,手上也感覺到劇烈震盪!
魚更樂了,因為它雖上了m.hetubook.com.com鉤,卻獲得意外助力,恢復自由,度過劫難。
「呼」!焦天挺飛了!不是飛,是被沈宗儀一拋數丈,從窗中丟出,「噗通」一聲,跌入酒館門前的臭水池內!
岳倩倩有點不服氣了,她竟偷看沈宗儀,心想到要看看這罕見怪人,直至何時才會對自己注意?
沈宗儀似乎嫌髒,在胡老七的肩頭上取下毛巾,擦了擦手,便自走出店外。
因為從白嬤嬤打哈八耳括子的俐落程度看來,是個練家子,並可能連對她發號施令的岳倩倩,都會幾手,並非紅妝弱女。
只有沈宗儀是例外,他只以眼角餘光,略為一瞥,便大踏步地,從白衣少女座邊走過,在壁角僻靜處坐下,要了兩壺白乾,半斤牛肉。
「蜜愛輕憐」四字才出,岳倩倩便一聲斷喝:「白嬤嬤,替我掌嘴……」
岳倩倩是黃花閨女,白嬤嬤是婦道人家,與一個上身赤|裸大漢,當眾動手,已極難堪,倘若對方的中衣再卸,那……光景簡直將使她們羞窘得無地自容。
「唰……」是有五六條大漢,同時站了起來。這五六條大漢,有的與哈八同坐,有的則在鄰桌,但均是本地混混,所謂「蛇鼠一窩」。
那意思是認為沈宗儀外表冷淡高傲,其實仍為自己的絕代姿容所動,暗中加以關切!
所不同的,凌空飛來的這半面鏡子上,比青衫書生懷中的另外半面鏡子,多出了三個字兒,那是被人用尖銳之物,所鐫畫上去的「白水鎮」三字。
魚呢?魚不知道美不美,只知道夠大。
無論是舉網撈明月,移蓬臥晚風,或秋風蘆被夢,春雨柳溪潮,甚至於柳宗元所吟詠的「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均有其極高樂趣存在。
美人薄嗔,原自另具風韻,哈八看在眼內,醉在心頭,索性站起身來,涎著臉兒,賊忒嘻嘻笑道:「在座之中,除了姑娘,誰還值得我哈八爺蜜愛輕憐……」
從寬釋、自傲、滿足,轉變為難堪、自卑、空虛……
驀然間,白光閃,手內輕!
沈宗儀道:「我這趟是出遠門,並多半不再回來,三年鄰居,承蒙李老爹諸般照顧,這三間茅屋,以及屋裏屋外的一切東西,都奉送李老爹了。」
美的撩人的笑容,再度從她美的驚人的玉頰之上浮現。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