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美人如玉劍如虹

作者:諸葛青雲
美人如玉劍如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章

第二章

白髮漁翁聞聲怔了一怔,向吳天才投過一瞥詫異目光?
是故意?還是誤會?
她從店家胡老七的口中,已知對方姓沈,遂盈盈站起身形,嫣然一笑說道:「沈相公,我這笛兒,吹得好麼?」
七劍天君赧然嘆道:「人是天人,色是國色,但貧道未能完我任務,已無非份之想,尊駕想要怎樣賜教,貧道願竭所能,試加領受。」
白嬤嬤見岳倩倩滿面情愁,不禁伸手輕拍她香肩,加以安慰說道:「倩倩,別發愁了,常言道說:『人生何處不相逢』,像剛才你能料得到,吹了一曲玉笛,便會把他引得進廟一見麼?」
白嬤嬤道:「何況適才一別,彼此風流雲散,於何時何地,始得重逢……」
沈宗儀因見吳天才雖稱絕意仕途,卻更不像是生意人,不禁微感意外地,詫聲接道:「吳兄,你……你作的那一行買賣?」
吳天才道:「沈兄是早有防範?……」
白嬤嬤道:「他不是怕你會對他怎樣,多半是因你太美、太艷,容易令人一經交往,便難加克制,遂爾生情……」
若屬「故意」,則太以可怕!
沈宗儀不等對方話完,便「咦」了一聲,接口問道:「奇怪,是多少黃金白璧,買得動天君,這等絕世高人?」
果然,走出十里,又告出事!
沈宗儀既知吳天才極為高傲,怎肯直言相責,只是旁敲側擊地,盡量措詞委婉,含笑說道:「治亂世,用重典,對惡人,用重刑,自然屬於正理,但請吳兄在判刑之前,先需仔細衡量此人,是否十惡不赦之徒,有無幾分可恕之道,以整個武林正義為前提,莫以一己好惡為依歸,有道是,能放手的且放手,得饒人處便饒人……」
雙方成了面對面,何況又是自己先開口,沈宗儀怎能不再答話?只得眉峰微聚,應聲答道:「碧玉誰家奏,紅橋有客停,清風吹一曲,明月悟三生,姑娘的笛韻,委實吹得太生動了,太高妙了……」
人,看去平常,但兩道目光,卻炯炯凌人,顯得太以銳厲!
這一次,不是禍事,是奇事,也是巧事……
那「要命漁翁」目光微注,似乎全身一震,失聲答道:「這……這有點像是『九幽鬼斧』嘛?……」
他一面發話,一面把手中七柄金劍,拋向七劍天君。
沈宗儀側臉一看,見發話人是個年齡與自己彷彿的白衣文士。
所謂「寶簫」,自然是他手中那管罕見「陰沉寶竹」所製,音響優美無倫的「玉屏簫」!
七劍天君道:「我對人曾經立重誓,不能殺你,立即自絕,江湖人講究輕生死,重然……」
吳天才點了點頭,替沈宗儀斟了一杯酒兒。
吳天才伸手一指沈宗儀,雙眉微軒,淡淡說道:「老漁翁,這位沈相公是我好友,你簍中那幾條腹內藏有花樣的魚兒,不必賣給他了……」
吳天才舉杯飲酒,並又剝了一枚蒜瓣,投入口中大嚼。
說至此處,極為溫文有禮地,抱拳深深一揖。
酒館雖小,卻生意鼎盛,天光尚未晌午,但沈宗儀走進酒館之時,業已座無虛席。
沈宗儀目睹七劍天君如此下場,搖頭一嘆,自語說道:「我本已跳出名利,遠離江湖,誰知湖邊驚變,破鏡重圓,竟又重行踏入這險惡江湖,並立逢這怪異之事!」
尤其吸引人的,是小廟中更傳出了一片相當美的樂律之聲。
白嬤嬤失笑道:「人各有性,誰能勉強?那位沈相公再怎倔強,再怎高傲,也不算違了國法,背了天理……」
沈宗儀猛一頓足,飄身縱過,向七劍天君皺眉問道:「天君,沈某業已還劍,並願他日定交,絕無見怪記恨,你……你這是何苦?」
他是喜愛音樂之人,一聞笛韻高妙,忍不住在小廟門外,便高聲笑道:「新腔吹楚竹,古調按涼州,鶴歸樓月冷,龍嘯海風秋……」
沈宗儀答道:「在下沈宗儀,吳兄是進京赴考,求捷南宮?還是……」
沈宗儀拱手道謝,招呼店家,要了一壺好酒,兩樣好菜,並隨口向那白衣文士問道:「請教兄台尊名上姓?」
沈宗儀是樂律行家,吹簫聖手,一聽便知那是「笛韻」。
岳倩倩玉頰之上,飛起兩片紅霞,白了白嬤嬤一眼道:「白嬤嬤,你在說些甚麼?誰是多情客呀?誰會損少年?……」
白髮漁翁想不到魚腹中所藏有花樣之事,竟被吳天才識破,並叫了出來,不禁向吳天才瞪了幾眼,目中閃動奇光,嘴角一掀,訝聲問道:https://www.hetubook.com.com「尊駕何人?雖然有些眼力,但當世武林中,恐怕還沒有幾人,能對我老頭子發號施令!」
銀衣道士的臉上肌肉,微一抽搐,眼著沈宗儀看了幾眼,苦笑答道:「貧道『七劍齊飛』之技,總共用過六次,向未空發,想不到竟在第七次上,碰了釘子,尊駕既具如此身手,莫非竟是當年威震八荒,後又突然隱跡的『四絕書生』?……」
但在酒館中,當著眾多酒客,她曾強力克制,使淚珠兒向腹內倒流,不令從眼眶內順腮滾落!
白嬤嬤說道:「逆了人情,此話怎講?」
話完,又從身旁解下一張才尺許的金色小弓,與那黑色小斧,擺在一處。
沈宗儀含笑點頭,搶先會了酒帳,與吳天才雙雙出店,飄然向西走去。
吳天才委實八面玲瓏,反應極快,一見沈宗儀的神情,便含笑問道:「沈兄是否見怪小弟過分殘酷,心狠手辣?」
白嬤嬤搖頭道:「幫他,談何容易?你難道沒見他既會『五行挪移身法』,又會『大力金剛手法』,功力比你比我,都要高出甚多!像如此身懷絕藝之人,神情仍如此愁苦,行徑並故意孤獨,身上若是有事,則嚴重程度,可想而知,何況……」
如今,眼前只有最親密的白嬤嬤一人,岳倩倩便失去這種克制力了。
從這聲中氣極足的「賣魚」吆喝中,可以聽出賣魚人絕非流俗,似乎是個武林高手?
話方至此,便告頓住。
吳天才道:「沈兄莫要笑我殘忍,小弟向來作事,只憑一己好惡,哪管甚麼武林規矩,和江湖清譽,並最容不得鮑子銘這等陽奉陰違,故意和我搗蛋的刁惡之輩!」
沈宗儀以略帶懷疑的語氣問,向吳天才注目問道:「吳兄你能夠令求你保護的當事人,獲得萬全?……」
月夜,征途……
他的話猶未了,那白髮漁翁業已走進,並就在桌旁止步,目注沈宗儀,堆起滿面笑容說道:「這位相公,買老漢兩條魚吧……」
是為了這七柄小劍,是「七劍天君」成名之物,可以代表死者身分。
沈宗儀因彼此究屬新交,遂笑了一笑,接口說道:「節儉原屬美德……」
沈宗儀搖頭道:「吳兄猜錯了,常言道:『交淺不可言深』,我們風來水上,雲度寒塘,畢竟是剛剛結識……」
岳倩倩又復問道:「我的容貌,是否醜陋?」
岳倩倩道:「何況甚麼?白嬤嬤怎不說將下去?」
又是一個小酒館。
岳倩倩更想不到從廟門以外走進之人,會是沈宗儀?
就在他連聲「多謝」,正待舉起那青色魚簍之際,吳天才突然喝道:「且慢!……」
主使人是誰?他怎麼知自己退隱江湖後,蟄居這小小鄉鎮?
沈宗儀一立「玉屏簫」!七柄金色小劍,全都落在他的掌中,微一注目,看出柄柄劍尖,均蘊劇毒,遂目注銀衣道士,揚眉問道:「生手七飛劍,絕非尋常俗技,道長難道是久隱崆峒,不問世事的『七劍天君』?」
吳天才搖頭笑道:「小弟不是節儉之人,一來由於愛好,吳天才平身最饞這蒜瓣辣椒,二來或索酬雖重,但在未令當事人感覺業已萬全之前,換句話說,也就是事未成前,一毫不取!」
沈宗儀看罷,微一思忖,便自心內恍然,向吳天才含笑問道:「吳兄,你這根小小令箭,大概是『追魂令』吧?」
眼前景,應該怎樣寫呢?吟聲之中,突閃劍影,誰對沈宗儀動了殺機?
於是,歷史重演,但情況稍有不同。
「天南六兇」是第一流的綠林煞星,故而沈宗儀聽得目光一亮,但卻隨即收斂地,淡笑一聲說道:「竟是這等兇人麼,可惜我雄心早灰,淡於世事,否則……」
為甚麼早不發難,遲不發難,竟在自己第一步重踏江湖之際,便出了這等情事?
沈宗儀有雙重身分,既是武林豪傑,也是墨客騷人,他邊自踏月,邊自吟哦,吟的是元微之的名詩:「謝公最小偏憐女,自嫁黔婁百事乖,顧我無衣搜藎篋,泥他沽酒拔金釵,野蔬供膳甘長藿,落葉添薪仰古槐……」
岳倩倩撒嬌似地,向白嬤嬤頓著腳兒,含淚說道:「我……我不服氣,那姓沈的,憑什麼比我更倔強,更高傲嘛?」
白嬤嬤看了這般情形,不禁雙眉略蹙,向岳倩倩問道:「倩倩你平素何等倔強?何等高傲?今日怎麼突然變得這樣脆弱?」
沈宗儀道:「我心如古https://m.hetubook.com.com井,不願起波瀾,天君『七劍齊飛』既未傷我,彼此又何必定要分甚勝負?」
白嬤嬤向這平素驕縱絕倫,高傲透頂,視一切男人如同草芥,如今卻在兩遇沈宗儀下,便已有點為情所苦的岳倩倩,看了一眼,口中微吟道:「勸君莫作多情客,自古情多損少年……」
他只低低「哼」了一聲,便自仰面跌倒在地!
吳天才舉起酒杯,與沈宗儀一起飲盡,含笑緩緩說道:「沈兄,我告訴你一件怪事,可能你不會相信?……」
不論如何,沈宗儀不會膽怯後退,他乃往前走!
七劍齊中要害,又具劇毒,這位「七劍天君」,那裏還能僥倖?
自語至此,折了兩段樹枝,從血泊中,夾起七柄金色小劍,拭淨血漬,收在身畔。
不是沈宗儀的危機,是那位「七劍天君」的危機!
沈宗儀是內家高手,聽得出吳天才似乎在這輕輕一喝中,施展了振聲啟聵的上乘神功……
沈宗儀「哦」了一聲,雙眉方挑,吳天才便又笑道:「沈兄不要誤會,這『沒本錢的買賣』一語,並非表示吳天才身在綠林,只是有位富堪敵國之人,自知將遭大難,特以重金,禮聘小弟去保護他的生命安全而已。」
跟著有位身材又瘦又矮的白髮漁翁,提著一隻青色魚簍,走進店來。
說至此處,伸手從青衫下襬之上,取下了三根墨綠金針,和一根紫色小刺。
等店家送來,吳天才便提筆在那令箭之上,又寫了十一個小小字跡。
七劍天君搖頭道:「傾城財貨,不足動我,對方是利用弱點,知道我生平唯有寡人之疾……」
白髮漁翁大為高興地,向沈宗儀連連躬身笑道:「多謝相公,多謝相公……」
這失聲驚叫之故,是沈宗儀陡然發現危機……
沈宗儀點頭道:「小弟相信,但覺其中似乎妙趣無窮……」
沈宗儀又道:「那『要命漁翁』鮑子銘,這一被吳兄寫上『追魂令』大概便等於名登鬼籙?」
在當時,千兩黃金確屬駭人數字,沈宗儀聽得雙眉一軒,恰好這時店家把他所點酒菜送來,遂向吳天才舉杯笑道:「千金之酬,不同凡俗,由此可見,不單吳兄身懷蓋世無敵的絕藝神功,連請你保護之人,也必非尋常身分。」
他本已堆了不少愁恨的眉頭,自然而然地,皺得更緊一些!
七劍天君搖手截斷沈宗儀的話頭,苦笑一聲道:「貧道雖非正人,卻從來不作謊語,我是受人利誘……」
岳倩倩聽得連連點頭道:「白嬤嬤,你似乎越猜越合理,第二種情況,又復如何?」
如今,又是如此,岳倩倩正在滿面堆笑,突見對方不告而別,自然難堪傷心得到了極處。
等到他收回「玉屏簫」,卻見簫上似具強大吸力,粘吸著七柄長約四寸長的金色小劍,銀衣道士萬想不到,竟會有如此結果?臉色大變,心神一震。
沈宗儀不願說出自己是往「白水鎮」,但也不願謊言,遂設法變通,含笑答道:「小弟所去之處,路途甚遠,乃是西行。」
白嬤嬤笑道:「你爹爹富堪敵國又膝下無子,只有你這麼一個寶貝女兒,自然是位千金小姐,怎會沾得上『低賤』二字?」
「要命漁翁」臉上驚容更甚地,立即說道:「這……這是『九天神弓』,尊駕既懷『九幽鬼斧』,又擁有『九天神弓』,莫非……」
「要命漁翁」適才本已滿面兇獰之色,如今竟突然變得和顏悅色地,一抱雙拳,點頭說道:「好,鮑子銘敬如尊命!」
沈宗儀恍然道:「原來吳兄是受了重金禮聘……」
劍光,是金色,人影,是銀色……
吳天才不等沈宗儀再往下說,便自點頭一笑,接口說道:「對了,沈兄猜得不錯,白色字跡者也,正是尚未執行之人,即以『要命漁翁』鮑子銘而言,等我用『九幽鬼斧』將他裂腦處置後,便蘸其鮮血,將雙鉤字體中央的白色部分,染成紅色!」
噗哧哧……噗哧哧……
吳天才低聲笑道:「小弟正要為沈兄略為補充,恐怕還不是尋常江湖人物,而是號稱『天南六兇』之一秉性兇殘無比的『要命漁翁』……」
語音了後,先從懷中取出一柄長約八寸的黑色小斧,放在桌上,向白髮漁翁問道:「『要命漁翁』鮑當家的,你認不認得這是何物?」
吳天才吃完蒜瓣,喝完杯中酒兒,方似有了決定和_圖_書,向沈宗儀點了點頭面帶微笑,緩緩說道:「好,我們既已請杜康作證,杯酒締交,我便把這樁秘密,告訴沈兄便了。」
吳天才笑道:「沒本錢的買賣……」
沈宗儀靜靜聽完,忍不住地,把眉頭略為一皺!
沈宗儀要查,是甚麼人?用甚麼天姿國色?引誘出七劍天君,以「七劍齊飛」的厲害絕招,對自己暗下毒手。
沈宗儀恍然道:「原來是用色|誘,則此女定具沉魚落雁,閉月羞花……」
吳天才笑道:「可惜小弟所去之處,路程不近,否則沈兄若有雅興,倒可以一同前往,看看這場定有無窮趣味的熱鬧!」
話猶未畢,頭兒一偏,已告氣絕,可見劍上毒力,委實十分厲害。
岳倩倩急忙接道:「我看得出,他那兩道眉頭,似乎一直愁結,從未展過,但偏偏又忍不住胸頭正氣,出手打抱不平,由此可見,他本是一條熱血漢子,只不知為何強裝一副冷酷面孔?……」
這道士現身之後,並不向沈宗儀繼續攻擊,只是面含高傲而陰險的冷笑,目注他所發出的七道金色劍光,把沈宗儀團團圍住!
白髮漁翁答道:「是又肥又大,味極鮮美的『鱖魚』,相公要幾條呢?」
吳天才冷冷道:「鮑當家的,不必查問我的來歷,就憑這『九幽鬼斧』,和『九天神弓』,我要你別再向我的朋友賣魚,你給不給這個面子?」
因為他對自己一手七飛劍的震驚武林絕藝,太自信了!
吳天才雙眉方挑,沈宗儀面含微笑,又復說道:「我答應買魚,他向我說『多謝相公,多謝相公』時,發了三根小針,最後向吳兄告別時,又發了一根小刺,但雙手毫無動作,暗器卻能隨意發出,委實險惡厲害,並從他不打我要害之舉看來,這三針一刺之上,定淬有無倫劇毒!」
吳天才連連笑道:「沈兄只看我這一身骯髒,便應該知道我絕意仕途已久,此次只是去作樁小買賣……」
說也奇怪,沈宗儀舉簫畫圈,似乎毫未費力,但卻使漫空金光,齊告斂跡!
誰知等他尋得兩株長松之間,準備掘地之時,那七劍天君遺體,已化一灘黃水。
岳倩倩正待插口,白嬤嬤向她搖了搖手,繼續說道:「你沒有江湖經驗,看不出那位沈相公眉鎖重愁……」
沈宗儀看著吳天才,含笑說道:「多謝吳兄,幫小弟度過這一場意料不到的災厄……」
沈宗儀搖搖頭一嘆,準備尋塊適當地方,掘個墓穴,收埋這位也是武林一流人物的七劍天君遺屍。
吳天才笑道:「小弟雖通武學,卻不敢自詡蓋世無敵,但我另有專長,故而要想保護一個人的安全,似也不是難事?」
吳天才笑了一笑道:「好,我也試試你們『天南』綠林道中之人的眼力……」
沈宗儀轉了一圈,見無空座,正想離去另覓飲食之處,身邊突然有人笑道:「沒座位了,這小鎮上並只有這一家酒館,老兄若不嫌棄我滿身骯髒,和一口蒜味,便拼個桌兒如何?」
但不是七個人只是一個人……
但吳天才似乎又知其意,剝了一枚蒜瓣,投入口中邊自嚼得異味四溢,邊自笑吟吟的說道:「沈兄是否想問請求小弟保護之人,是何身分?」
岳倩倩舉袖拭去腮邊淚漬,秀眉揚處,目閃恨光說道:「他雖然未違國法,不背天理,但卻逆了人情……」
沈宗儀毫不考慮地,替吳天才斟了一杯酒兒,含笑說道:「好,多承吳兄厚愛,我們便請杜康作證,杯酒締交!」
七道劍光,聯翩飛至,封住了沈宗儀上下中左右前後的任何方向!
白衣文士笑道:「小弟吳天才,老兄怎麼稱謂?」
吳天才點頭笑道:「『要命漁翁』鮑子銘,雖是『天南六兇』之一,但幽磷微火,終難比中天皓月,故而,沈兄不必謝我,我這多管閒事之舉,可能不是救了你,而是救了他呢!」
沈宗儀笑道:「吳兄不必在意,他是在桌下施為,攻擊我腿足之間,故而你未曾發現……」
白嬤嬤看著她一眼,面含微笑地,口中低聲吟道:「修短適中,穠纖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
岳倩倩方自神情不解地,愕然瞠目,白嬤嬤又復笑道:「換句話說,或許你容易明白,就是他並非不願理你,而是不敢理你……」
話完,向吳天才拱手一禮,便轉身出店而去。
刺鼻蒜味,撲人而來,沈宗儀強自忍耐,因知吳天才孤傲倔強,遂連眉頭都沒皺上一下。
沈宗www.hetubook.com.com儀笑道:「這就要感謝吳兄了,苦非你看破『要命漁翁』鮑子銘的身分,我怎會暗凝真氣呢?護住全身,難免要遭受一次大厄,甚至喪失性命了!」
他保留此物,便於查證。
沈宗儀笑道:「這『追魂令』上字跡,為何有紅有黑,並以雙鉤體書寫,吳兄能否略加解釋,使小弟一開茅塞?」
與劍光飛閃的同時,在一山崖之後,出現了一條人影!
原來沈宗儀突然把七柄小小金劍,拋還「七劍天君」,那位「七劍天君」,卻不肯伸手去接,不單不會伸手接取,並不曾飄身,加以閃躲……
「惟有不羈之人,才逢怪異之事,不論吳兄見告何語,沈宗儀均深信不疑。」
七劍天君失聲道:「大俠襟懷,果然超異流俗,相形之下,貧道真應愧死!」
岳倩倩道:「我的身分是否低賤?……」
吳天才軒眉一笑,不等話完,便接口朗聲說道:「同是江湖不羈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沈兄如不棄吳天才骯髒怪僻,我願交你這個朋友……」
岳倩倩「呀」了一聲,嫣然含笑地,點頭說道:「白嬤嬤說得對,他剛才手中便持著一管簫,顯然也是雅愛首律之人,從今後,在這一路間,我要每逢月夜便吹笛,好山好水亦飛聲,或許可以把他引來,弄清楚他為何萬事灰心,一腔愁恨?」
沈宗儀見對方滿面愧悔神情,遂含笑說道:「天君請便,這七柄金劍還你,我們若有緣再見,或許訂交……」
他最後所吟的一句,是「落葉添薪仰古槐」,如今似乎應該改為「度厄消災仰寶簫」。
奇怪……
沈宗儀飲了半杯酒兒,嘴皮微動,欲言又止……
這時,吳天才點手喚過店家,索取筆墨。
沈宗儀笑道:「吳兄請慢說,小弟大概可猜出一二,大概紅字是已被吳兄執行所判死刑之人,白字則係尚未……」
吳天才反應十分敏捷,僅從目光微閃之上,已猜出沈宗儀的心意,微微一笑,揚眉又道:「沈兄是否以為小弟既是受了重金禮聘之人,在飲食方面,不應該過分節儉,如此寒酸……」
吳天才又舉箸挾了一隻朝天椒,蘸些醬油,投入口中,揚眉說道:「我不單不知道願出千兩黃金,聘我保護之人,是何身分,也不知對他構成嚴重威脅者,究竟是何人?何物?抑或何事?沈兄可相信麼?」
吳天才相當識相,也不追問,只是揚眉說道:「小弟本來也是一直往西,但如今卻因事須中途改道,往南方轉上一日半日,沈兄若酒興已夠,便上路吧,我們尚可同行二三十里,再復分袂。」
他真氣暗凝,勁佈周身,表面上卻相當和氣地,含笑問道:「老人家要賣的是甚麼魚?」
吟聲是雅事,劍影含殺機!
口中蒜味逼人,桌上除了一壺白酒外,只擺了一盤辣椒,和幾頭大蒜。
換句話說,令箭之上,其他的字跡,都是紅色,只有這十一個字兒,卻是外黑內白。
沈宗儀吟詠之聲,被七道飛閃交織的金色劍光打斷……
沈宗儀曾經看過,知道這七柄金色小劍,全都淬過劇毒!
吳天才「哦」了一聲,臉兒頓時紅了起來……
沈宗儀並未對自己是否「四絕書生」一事加以答覆,卻把劍眉微軒,向「七劍天君」問道:「不論在下是何身分,均與天君素昧平生,故想請教天君……」
吳天才口內低低「咦」了一聲,向沈宗儀笑道:「沈兄,我們說著怪事,怪事便來,這位白髮漁人,身材矮瘦,語音宏亮……」
吳天才彷彿極工書法,這十一個字兒雖小,他仍用「雙鉤體」,不憚多費一倍以上時間地,全以「雙鉤」鉤出。
吳天才聽至此處,「哈哈」一笑,推杯問道:「沈兄莫加教訓,此地乃東西交通要道,請問沈兄欲往何處?是西行?還是東行?」
前面還有些甚麼花樣,照這第一次便出現「七劍天君」的氣勢看來,應該不會太平。
沈宗儀第一次在湖邊釣魚時,所吟的李商隱名句,和如今所吟的元微之名句,都是「悼亡詩」難道他佳耦亡去,曾有「鼓盆之戚」。
吳天才「哼」了一聲,收起桌上的「九幽鬼斧」和「九天神弓」,又從懷中取出了一根長約八寸的白色令箭。
但如今他竟滿面含笑地,誇讚笛韻,神情器宇,越發英挺醉人,使岳倩倩早就下了「絕再不理此人」的決心,頓時為之軟化。
沈宗儀方想詢問吳天才是去何處?耳邊突然聽得有人在酒館門口,高叫一聲「賣和圖書魚……」
白嬤嬤笑道:「沒有什麼,我只是信口閒吟而已,這廟中相當潔淨,也相當清淨,我們快安歇吧,長途漫漫,明天一早還要趕路呢。」
不是一柄劍,是七柄劍!
這是岳倩倩的傷心酸淚,不住順眶滾落,胸前衣裳,頓時濕了一片。
在酒館,他雖出手相助,但那正眼不瞧的冷淡高傲態度,曾使自己難堪得幾乎掉下跟淚。
沈宗儀接口道:「我一聽吆喝之聲,便知絕非尋常漁翁,是位江湖人物……」
說至此處想起事有矛盾,不禁目光微注,向吳天才面前那盤過顯寒酸的辣椒蒜瓣,看了一眼。
若屬「誤會」,是「七劍天君」弄錯了人,則一切都無所謂……
他認為無須繼續攻擊,沈宗儀必死無疑的,他要含笑欣賞自己的傑作——靜待看對方被「七劍分屍」!
白嬤嬤正色說道:「另一種情況,則是他正遭遇著一種無可避免並多半會傾家蕩產,甚至危及性命的重大困難,正準備一身承當,不累及任何友好,在這危難未消之前,他則不得不強作孤傲,對於越喜歡的東西,越是不敢接近!」
那是一位身穿銀色羽衣,頭戴銀色星冠的中年道士。
劍光太快,沈宗儀來不及閃,來不及擋,他只是揚起手中的「玉屏簫」,在空中畫了一個圓圈。
於是,危機現,慘劇定,這慘劇並使沈宗儀來不及加以阻止。
沈宗儀「嗯」了一聲,目注對方手中的青色魚簍,含笑說道:「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如今春光旖旎,桃花盛開,正是鱖魚肥美季節,老人家不必再找別人,乾脆把簍中魚兒,統統賣我算了!」
吳天才笑道:「果然不錯,有些眼力,再看看這一件如何?……」
岳倩倩跳腳道:「白嬤嬤,你不要再背甚麼曹子建的『洛神賦』了……」語音略頓,狠狠又道:「我的身分既不低賤,容貌又不醜陋,姓沈的卻偏偏不願理我,見即遠避,他……他……他是不是逆了人情,也等於是給了我極大侮辱!」
岳倩倩「哎呀」一聲,玉容變色地,急急說道:「假如他真被白嬤嬤料中,是在這種情況之下的,則我們應該出手幫他!」
沈宗儀失笑道:「鮑子銘不愧有『天南六兇』之名,他雖怯於吳兄的『九幽鬼斧』和『九天神弓』,不敢拂逆,遵命退去,卻仍心腸狠毒地打了我四樣暗器!」
岳倩倩接口道:「為甚麼不敢理我?難道竟怕我對他……」
白嬤嬤道:「這原因不難猜,不外乎兩條路,一條他曾經受過重大打擊,尤其是情海風浪,立誓心如古井,永不再波,才不敢和你這等使人太易動情的絕代美人,多作接近……」
沈宗儀目光細注,看出這根令箭的一面已被紅色小字寫滿,另一畫也寫了幾十個宛若蠅頭的紅色小字。
相當美的月夜中,相當美的飛瀑流泉之旁,有一座相當美的小廟。
一連串難於解答問題,在沈宗儀的心中,打了個結!
吳天才笑道:「當然,否則對方怎肯以千兩黃金作為酬贈禮聘?」
岳倩倩秀眉微蹙,出聲一嘆地,幽幽說道:「嚴重困難,我倒不怕,但這第二點顧慮卻……」
此人面貌尚稱清秀,但「骯髒」兩字卻屬寫實,他那件白色儒衫,被酒漬征塵所染,幾乎已變成了土黃色澤。
因為人已進廟,並太以意外地,看見廟中坐的竟是曾在酒館之中相遇自己曾為她們解救窘迫,不惜顯露了「五行挪移身法」,和「大力金剛手」兩樁罕世神功的岳倩倩、白嬤嬤二人,岳倩倩的手中,並持著一根白色玉笛。
沈宗儀的目光何等犀利,又與吳天才同桌用酒,坐得極近,自然一望便知,他寫的是「要命漁翁子銘,鬼斧裂腦」字樣。
但話猶未了,沈宗儀臉色已變,頓住話頭,叫了一聲「啊呀」!
白嬤嬤靜思片刻,目注岳倩倩,向她搖頭笑道:「我不同意,我認為,沈相公不是給了你極大的侮辱,而是給了你極高讚美!」
在酒館中,岳俏倩曾被沈宗儀的冷傲態度,氣得幾乎由笑轉哭。
但長揖才罷,肩頭晃處,竟又施展他那內家極上乘的「五行挪移身法」,飄退出廟門之外。
沈宗儀不是愛這金色小劍,鑄製精美,也不是貪圖劍上淬毒凌厲威力。
所謂「慘劇」,就是那七柄金色小劍,完全擲中在「七劍天君」的臉面胸腹等處。
沈宗儀知道倘若吳天才所料不差,則白髮漁翁,單向自己賣魚之舉,可能便含有甚麼釁意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