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美人如玉劍如虹

作者:諸葛青雲
美人如玉劍如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邢光宗知他仍想勸阻,遂搖手笑道:「我要趕赴『賀蘭山』了,宗儀在此,諸事忍耐一點,等我回來,謀定而動,切忌有甚魯莽舉措?」
淡香令人神怡……濃香令人神移……
阿彌陀佛,靜了……
可惜這室中,安而不靜……
沈宗儀聽到此處,揚眉接口說道:「我……」
黃冷心因高黎貢山路途著實不近,「天魔峪」又早已封谷,進入其中,尚須費點心思,才能面見「天外雙魔」,動以唇舌,故而根本不及詢問邢光宗還想請誰,便別卻眾豪,兼程向滇西趕去。
不,沈宗儀沒有這麼做,他不單沒有退後,反而進前幾步,在那張香衾半揭,錦席微溫,顯然是岳倩倩所睡的繡榻之上,坐了下來。
慾念既生,尤其被極強春|葯所撩起的,僅憑靈明,克制談何容易?
雖然緩步,也到莊門……
眼前是一片丈許方圓的紅黑方磚地面,以沈宗儀的身手,再加五倍範圍,也不難一躍而過。
沈宗儀是人,是個男人!
靜夜香閨,美人獨浴,是多撩人的情景!
誰知事起變化,自己與吳天才清晨才在「養天莊」前分手,到了三更時分卻又要向「五雲樓」中赴約。
沈宗儀不是輕易動情之人,一與岳倩倩兩情相投,自然便把這位絕代嬌娃的笑貌音容,永鐫心版!
傳出水聲的門兒開了,出現了人……
在掠過那道不太高,卻相當長的土崗時,沈宗儀曾聽得土崗西邊,有夜行人急馳而過聲息。
本來他們之間訂有密約,以十日為期,由吳天才負責探「養天莊」莊主的真實身分,由沈宗儀負責探「無影殺星」邢光宗的真正意圖,以及昔年殺妻疑案的真實內幕!
故而沈宗儀知道岳倩倩這突然入樓,是另有急事,而非故意迴避自己。
「騰……騰……騰……騰……」沈宗儀突然不由自主地,突然心頭狂跳!這一陣心跳,把他跳得雙眉深蹙……
故而,如今雖只瞥見有條倩影,本在憑欄遙望,突然有甚事兒一閃回到樓中,也已從這驚鴻一瞥以下,看出正是頰上曾為毒液所傷,由自己為她處方治療,約莫再有兩日,即可痊癒的岳倩倩。
他在「養天莊」中,極受南宮獨尊尊敬,即令別人有此陰險建議,吳天才也會憤然阻止,甚至加以斥責。
話至此處,指著正在荒祠殿堂中飲酒的「巧手天尊」郭慕石等人道:「老人家請去陪同郭天尊飲酒,我要單獨思考一件事兒。」
三來,向百勝既能施展「無影之毒」又有「無影之毒」的特毒解藥,則「青木郎君」東方朗,是否即中此人暗算?但他又聽任黃冷心等,把仇恨誤植在吳天才的頭上,究為何故?
沈宗儀則索性離卻荒祠,踱向無甚人蹤的南山靜處。
沈宗儀思潮起伏,百緒煎心,想得劍眉深蹙,滿面都是苦笑。
但一轉念間,卻又啞然失笑,放棄了這種想法。
但因這是生理上的「臉紅心跳」,沈宗儀遂不由自主的進前坐了下來。
「轉輪金刀」黃冷心見邢光宗哭得傷心,反而向他勸道:「邢兄,徒悲無益,尚請節哀,既屬江湖人物,誰都隨時準備在刀頭舔血,劍底飛魂,我們只消為東方朗、雷飛等兩名亡友,報仇雪恨便可!」
這種情況,使他怎不臉紅,心頭狂跳?……
所謂「壞了」,是更撩人的情事,隨著發生!
「無影殺星」邢光宗下午一回南山,便聞得「青木郎君」東方朗與「火神」雷飛的遇難之訊。
但沈宗儀認為「養天莊」中,由莊主的身分開始,一切都頗為神秘,吳天才初來乍到縱比自己知道得稍多一點,也未必能夠盡悉內情?
想到此處,沈宗儀幾乎要縱上土崗,看看那人是誰?若是「養天莊」中爪牙,索性截住一鬥!
由於這種原故,門一推開,蘭香挹人之下,便令沈宗儀心中有所明白。
因為他知道自己十分冤枉地,被扣了一頂hetubook.com.com黑帽子——「青木郎君」東方朗之死。
往日,他異於常人,他是正人,是俠士,有修為,有定力……
黃冷心道:「那廝一掌已廢,又受內傷,死活並不重要,但我久知法濟與『滄溟羽士』羅天行的關係密切……」
邢光宗眉頭深皺,略一思索說道:「對付羅天行、吳天才那等人物,尋常高手,似無用處,黃兄打算去邀誰呢?」
或者,是岳倩倩……
如今,他已百脈賁張,丹田如火……
岳倩倩呢?她採什麼態度?
他想走,四肢如綿,根本就走不動!
那位有「鬼斧神弓」之號的吳天才,如今已聽了向百勝之語被誘得遠去南山,那裏還會答話?
沈宗儀不願擅闖,在距離「五雲樓」的樓門數尺之前站定腳步,一抱雙拳,朗聲發話說道:「吳兄何在?小弟沈宗儀,遵囑特來赴約!」
兩條人影,一條由南而北,一條由北而南,但在交錯而過之際,當中卻有了二三十丈的距離。
沈宗儀突見岳倩倩,一怔之下,正待發話招呼,岳倩倩業已回到樓內。
但明白之中,卻也有那麼一點點迷惑……
邢光宗臉色沉重地,「嗯」了一聲答道:「那『滄溟羽士』羅天行,名重江湖,具有第一流的高明身手,我必須找位能和他互相頡頑的出類拔萃人物……」
沈宗儀眼珠轉處,想起一人,目注邢光宗道:「老爺子前往『賀蘭山』,不是去找那『血河夜叉』令狐菁吧?」
二樓有八個房間,門戶是按八卦方位排列。七個門戶緊閉,「坤」位上的一扇房門,卻自微啟。
他有點驚……更有點疑……
由此之故,吳天才不單吐納行功,作了充分準備,身邊也帶了他仗以成名,威震當世的「九幽鬼斧」,和「九天神弓」。
話方至此,發現邢光宗攜有兵刃行囊,遂詫聲問道:「老爺子又要出山?……」
尤其是「著意薰香」的美人情意,更比那漫室濃香,引得沈宗儀為之神移,為之心跳!
這時,兩人屍體,尚未殮葬,邢光宗不禁拜倒靈前,淚如雨下!
但室中無人,只有一些聲息……水聲。
邢光宗聞言,先是喜形於色,但旋又皺眉問道:「天外雙魔,自屬可與『滄溟羽士』互相頡頑的絕頂人物,但他們魔宮參道,久謝江湖,能夠請得動麼?」
尤其是沈宗儀身受毒針之傷,岳倩倩慨贈「九轉續命丹」,為他療治時,使他把對方身上的暗香,領略得越發親切。
這等尋常人物,那在沈宗儀的眼中,身形微閃,真氣一提,便即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入了「養天莊」內。
他一面說話,一面看出沈宗儀神色之間,似乎深有不悅,遂伸手輕拍他的肩頭,含笑又道:「宗儀,在這險域江湖中,處事最宜內方外圓,我們先把『血河夜叉』令狐菁充份利用,你若看不慣她的兇殘暴戾,則狡兔死後,走狗立烹,也未嘗不可為武林中除去一名窮兇大惡的魔頭,積上一點功德……」
照理而論,向百勝既係有意把沈宗儀約束,如今總該出甚麼花樣?
所謂「不靜」,是從另一扇虛掩門戶中傳來的「淋浪」水聲!
無量佛,壞了……
他認為吳天才必然在此房內,只不知擺出這副神秘姿態,是為了何故?
照說岳倩倩是名師之徒,教養極好,他對沈宗儀雖然早已鍾情,但對這種大逾禮教的行為應講有所震懾,加以抗拒!
他那裏想得到這次的「三更之約」,完全是向百勝一人弄鬼,連吳天才也被蒙在鼓中,上了莫大惡當!
於是,他索性進前,在榻上坐了下來,他想力加鎮定,他想自我克制!
邢光宗接口道:「我知道她太以兇殘,舉動乖僻,但一身功力委實驚人,若惠然肯來,確是對付『滄溟羽士』羅天行或『鬼斧神弓』吳天才的絕好幫手……」
難道是岳倩倩適才憑欄時,業和-圖-書已看見自己,才匆趕回室內,著意薰香?
邢光宗神色一震為之失聲接道:「我見過這『滄溟羽士』,他那一百零八式『太乙分光劍』法,可稱入妙通神,其他功力,也厲害到了極處,此人若被法濟頭陀邀來『養天莊』,實是強於『鬼斧神弓』吳天才的又一勁敵!」
他明白的是,這間房中,縱無吳天才在內,也必有個自己對她更為關切,別來頗惹相思的岳倩倩。
不寫了,不寫「養天莊」中,「五雲樓」上的奇峰突起盪氣迴腸,而寫「南山」以內,石破天驚,刀光血雨!
邢光宗站起身形,緊咬鋼牙,恨聲說道:「我去,今夜我便暗入『養天莊』,不顧一切地,搏殺『五煞尊者』法濟頭陀……」
這種冤枉,不是僅憑口舌,所易解釋,多半會動干戈,沈宗儀既托向百勝傳言,約自己南山一會,自己又怎能示弱?索興便在今夜,與這位與自己有點互相欽敬的「四絕書生」見個真章,分分上下也好!
邢光宗點頭笑道:「適才與郭天尊等,互相研究,覺得『轉輪金刀』黃冷心兄此行,未必準能把『天外雙魔』請來,半月之期,轉瞬即屆,還是多作一點準備為妥。」
「耳邊之聲」,尚能使沈宗儀不克自制,意亂情迷,這一成為「眼中之色」,卻又是何局面?
沈宗儀站起身形,搖了搖頭說道:「我所想的,只是一些小事,並不值得過分推敲,老爺子怎不陪郭天尊等飲酒……」
但疑問還是疑問,腦間,心頭,還是一片空白!
邢光宗也知道這位過去愛婿的情性略嫌孤僻,遂不再強地點頭笑道:「你獨自參詳一下也好,若有甚麼想不通之處,不妨提出,我們共同研究研究!」
一來,他想不通向百勝分明是個陌生人,為何在舉措神情之上,卻令自己有似曾相識的震撼感覺?
邢光宗笑道:「我當然知道你可以抵擋『滄溟羽士』羅天行,但『鬼斧神弓』吳天才的那身出奇功力,又由誰來對付。常言道:『雙拳難敵四手,好漢還怕人多』,為了未雨綢繆起見,我只好跑趟『賀蘭山』了!」
沈宗儀聽出邢光宗言外之意,揚眉問道:「老爺子是要再去邀約一些友好……」
到了門前,伸手推門。
他略定心神,從密樹叢中,緩步走出,到了「五雲樓」前。說也奇怪,「五雲樓」周圍,平日戒備森嚴,樓前至少也會有四名健壯莊丁,擔任守衛。
首先,全身起了一種懶洋洋的感覺……
既已推門,當然入室。
南山之中,弄得石破天驚,刀光血雨……
沈宗儀道:「我是覺得此人貌相雖屬陌生,但舉措神情,卻有似曾相識之感,才有這隨口一問的……」
他此時靈明初蔽,尚未全泯!
總而言之,沈宗儀如今不單只是個「男人」,而是個相當「急色」的「男人」,他禁不起活色生香的撩撥了,驀然從榻上起立,雙臂狂張,目中噴火的一撲而前!
自從嗅得蘭香,並發現異常的濃烈之後,沈宗儀的生理上,便漸漸起了變化。
所謂「靜了」,是那撩人的水聲,突然消歇!
因為這夜行人的身法太快,顯示出他的武功修為,幾已達到與自己彷彿的不相上下程度。
誰知他不抬頭還好,這一抬頭卻看見了「五雲樓」上的一條憑欄倩影……
不然,岳倩倩表現得令人驚異……
話完,含笑略一揮手,便施展開他那名滿江湖的「無影身法」急馳而去。
否則,以自己的挑釁行為而言,毫無感情、不通人性的土木機關,那裏會對自己有所客氣?有了種錯覺,沈宗儀自然而然地,把心中戒意,略為放鬆了一點!
他是「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之人,自然懂得自己這臉紅心跳,丹田如火,百脈賁張之狀,是所謂「綺念」,也是所謂「春興」!
第一次,還可說是一路飛馳太急的身體自然反應hetubook•com•com
又出意外,居然步步皆足踏實地,絕束發生任何危險。
但今日卻大異往常,不知是否已達深夜三更之故,「五雲樓」前,竟靜悄悄地,毫無人跡。
因為他對吳天才相當敬重,深知吳天才是條有為有守的出色江湖漢子。
「戊工神君」孫行土一旁答道:「黃兄是想到高黎貢山的天魔峪內,去請天外雙魔……」
他記得清楚,上次來時,吳天才曾經說過,石階要走雙數,紅黑方磚則應選擇紅磚著足。
她對沈宗儀虎撲而來之舉,不躲!
她的雙目之中,也噴出熊熊烈焰,竟來了個一張雙臂,宛轉投懷!
邢光宗交遊極廣,在微一思忖後,便向沈宗儀道:「我未識向百勝其人,但卻曾聞其名,此人智計極高,更精擅易容之術,故得號『千面智多星』,是個相當毒辣陰險的獨行大盜?宗儀突然問此則甚?」
邢光宗進入殿堂,陪同郭慕石等飲酒。
故而,他不照吳天才所囑,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一三五七的專走單數石階。
因為那粒「九轉續命丹」,是岳倩倩師門至寶,乃岳倩倩之師,九畹仙子賜她保命防身之用,只有一粒,她卻毫不吝惜地,用來救了自己!
當時,他的身形尚在密樹叢中,決非樓上可見。
他足下略慢,心中怔了一怔……
沈宗儀道:「老爺子,『養天莊』中,有位名叫『向百勝』的師爺,你認識麼?」
一支筆,難寫兩頭事,暫時按下南山方面,先敘述「養天莊」中。
假如岳倩倩尚有此丹在身,日前頰上受了「萬劫漿」的毒液沾染,便可立即治癒,用不著等待自己處方配藥,也早就恢復了她花容月貌!
話完,兩人分手。
忽然,一條人影,飄然而至。
那就是往日在岳倩倩髮間身上所領略到的蘭香極淡,今夜卻似濃了不少,否則怎會瀰漫全室?
既有骨氣,吳天才便不會謊言,只要他所知道的內情,便不會不在「五雲樓」一會之上告訴自己。
沈宗儀不以為然,苦笑一聲道:「老爺子……」
他自從妻喪,便緊閉愛扉,直等邢光宗派人飛傳破鏡,再出江湖,心扇中才被岳倩倩的倩影,偶然闖進。
吳天才既然邀約自己前往「五雲樓」中一會,決不致卑鄙下流地,再乘虛往南山生事。
假若天光還早,他真想暫緩向吳天才赴約,先設法與岳倩倩見上一面。
這種行為,有點反常……
其次,是四肢似乎軟綿無力,全身的力量,似乎在漸漸歸於一點……
沈宗儀搖頭道:「老人家千萬不要如此說法,你知我性情生平落落寡合,更與這些黑道豪客,氣味不盡相投,但絕非有所厭惡,我只是發覺那向百勝的言行,似有矛盾之處,想靜座獨思,求得一種解釋!」
二三十丈的距離,若在平地,自然一目可見,但偏偏在當中有道高起土崗,以致成了沈宗儀在土崗之東,由南北,吳天才在土崗之西,由北往南,互相錯過,失之交臂!
沈宗儀有了這種轉念,遂未縱上土崗,以致使挽回劫運,明瞭真象的太好時機,一閃而逝。
但只為修為功深,雖不容易,也並非全無可能!
二來,向百勝身是「養天莊」的師爺為何暗助自己,他既贈「無影之毒」的罕有解藥,又暗囑自己轉告孫行土,乘法濟頭陀不備之際,打他一粒「戊土斷魂砂」則甚?
邢光宗飭令手下,盡可能的選來較好棺木,安葬東方朗、雷飛二人,事畢後,因發現沈宗儀一直沉默未語,臉上神情似蘊重大憂慮,便把他拉過一旁,低聲問道:「宗儀,你……你為何一直都沉默皺眉,是……是有甚麼心思?」
祝禱一畢,見時已不早,遂略事摒擋,離卻南山,往「養天莊」的「五雲樓」趕去。
自從酒店邂逅,長途同行西來,沈宗儀經常從岳倩倩身上,嗅得了這種令人神怡,也令人神移的淡雅蘭花香氣。
但此m.hetubook.com.com刻沈宗儀嗔心已動,以為自己準時赴約,吳天才卻不加答理之故是想倚仗這座「五雲樓」的厲害埋伏,考驗或為難自己。
是本來就美擬天人,如今更僅披一襲輕紗浴袍幾乎把玉|乳酥胸,粉彎雪股,都展露無遺的岳倩倩!
語音略住,目中厲芒一閃又道:「黃兄走後,小弟也要再邀請兩位久未見世的絕頂人物,索性把半月之後的這場大會,弄得熱鬧一點!」
邢光宗目光一亮,連連點頭地,含笑說道:「除了威名顯赫,歸隱前被稱為『西北女霸天』的這位『血河夜叉』之外,放眼江湖,誰又足為『滄溟羽士』之敵?」
好輕捷的身法,像一縷煙,也像一朵雲般,從「養天莊」,馳往南山!
不想走,則周身如火,燒得太以難過,恨不得有一桶冷水,迎頭狂潑而下……
黃冷心道:「邢兄有所不知,『天外雙魔』中『玉面天魔』東方俊,是東方朗的堂兄,『千手天魔』熊囂,又與雷飛有連襟之宜,加上雙魔與『滄溟羽士』羅天行之間,又結過一次不解之仇,只要我走趟『高黎貢山』,十有八九,可以如願請到!」
「養天莊」中,則奇峰迭起,蕩氣迴腸……
邢光宗大喜道:「臧兄的『戊土斷魂砂』,威力無倫,向稱武林一絕,法濟那廝,既中此物,是死定了……」
吸了一口長氣,略定心神,見天光還早,不會誤了三更之約,便索興不再疾馳,向「養天莊」方面,緩緩走去。
沈宗儀對這香氣,並不陌生……
來人正是「無影殺星」邢光宗,他見沈宗儀正坐在一方大石上倚樹深思,遂含笑問道:「宗儀你心中疑點,想通了麼?要不要我來和你推敲推敲?」
門兒一推便開,並有一片極好聞蘭花淡雅香氣,迎人入鼻。
沈宗儀藝高膽大,毫不顧慮地,向「坤」門走去……
但一直等到沈宗儀一步步的上到二樓,依然平靜無事。
他只決定了一件事情,就是靜待三更,去赴吳天才的「五雲樓」上之約!
因為他這臉紅心跳,不是心理上的,而是生理上的。
被「火神」雷飛以「紫光霹靂」震毀的莊門和吊橋,尚未修復,自然便多派了不少莊丁擔任守衛。
但第二次卻決非偶然,使沈宗儀相當吃驚。
幾乎就在沈宗儀離天南山的同一時間,「養天莊」中也馳閃出一條人影!
想到岳倩倩,沈宗儀不禁抬頭注視天光……
沈宗儀正待閃身登樓,陡然心頭狂跳,彷彿警兆又起?
像他們這等修為深湛的絕頂高手,講究的便是要能作到「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麇鹿驚於側面目不瞬」的鎮定功夫!
他並未謊言,確實心有所疑……
沈宗儀神情似有不悅地,皺眉說道:「『血河夜叉』令狐菁的聲名極壞,她……」
腳步微停,土崗西邊的夜行人急馳聲息已杳。
若是心理上的「臉紅心跳」,沈宗儀會立即閃身,退出室外。
他那裏想得到陰差陽錯地,吳天才被人調虎離山,不禁略起誤會,劍眉一挑,朗聲又道:「吳兄既不答話,小弟只有失禮,來個自行登樓,就便也見識見視吳兄這座心血結晶的『五雲樓』究竟有什麼神妙?」
此約必踐!
邢光宗大感欣奮地,向黃冷心抱拳道:「既然如此,黃兄便請趕緊動身,因高黎貢山的路途不近,莫要誤了半月之約,讓對方張牙舞爪!」
沈宗儀想喊,但嘴兒才張,又復住口,只是目送邢光宗仰天嘆息一聲,俊目中微蘊淚光,喃喃自語說道:「慧妹,我若不是要為你九泉雪恨,怎會來淌這場渾水?但願你芳魂有靈,暗護岳父,別讓他過分倒行逆施,勾引出那些罪行久著的牛鬼蛇神,釀成武林中無邊浩劫才好!」
如今,修為和定力,全被藥力暫時掩蔽,正人又成了常人,俠士也……
沈宗儀是正人俠士,不是輕薄登徒,他發現自己闖入岳倩倩的香閨,而對方更正在和-圖-書入浴,不禁大感失禮,為之面紅心跳!
既入「養天莊」一到後園,「五雲樓」已到眼前……
這一張雙臂,身上所披的那襲輕紗,自然立告飄落墜地!
造成反常行為的原因,便是沈宗儀臉上的紅,和心頭的跳!
沈宗儀性格雖頗孤傲,卻不愛賣弄,他冷眼旁觀之下,知道邢光宗所約來的「五行霸客」,甚至連那位輩份最高,資格最老的「巧手天尊」郭慕石算上,都在修為方面,略差火候,不能與自己比擬。
這道理在於沈宗儀已屢來「養天莊」,吳天才卻尚是初去南山,兩人所走的路線,自然不會完全一樣。
沈宗儀心中想靜,想調息行功,平仰心頭綺念,可憐他那裏靜得下來?一陣陣水聲,沖擊得他臉上更紅,心中更跳,所喘的氣兒,也越來越粗,連周身血管,都似將爆裂!
沈宗儀又錯會意了,他認為定是吳天才在暗中操縱,停止了一切機關消息靜等自己登樓相會。
跟著,面前已是樓梯,他要舉步登樓。
黃冷心點頭道:「我知道『滄溟羽士』厲害,半月之期並不太長,故面也要趕緊約人,方能有把握為東方朗暨雷飛兄等,九泉雪恨。」
就這一錯,錯出了莫大風波,錯出了無窮憾事……
走完石階,安然無事的沈宗儀,不禁略感詫異?……
沈宗儀道:「老爺於要遠去『賀蘭山』……」
此刻,夕陽已墜,夜色深籠南山。
他弄不懂何以會在心靈之上突生警兆?難道吳天才會對自己起了兇心,竟於「五雲樓」中,佈置了異常兇險?……
沈宗儀用了不少心思,也用了不少時光。
在這種情況下,最需要的是安靜,最忌諱的是撩撥!
剛才是「耳邊之聲」,如今是「眼中之色」!
「薰香」和「沐浴」二者,本易發生聯想,何況再加上這種從另一扇門戶傳出來的「淋浪」水聲,自然更說明了岳倩倩是在「蘭湯水滑洗凝脂」!
故而,適才的一陣心跳,像是警兆,使得沈宗儀立皺雙眉,加深警惕,下意識地,覺得自己這趟「五雲樓」之行,恐怕會發生大事?……
邢光宗道:「『賀蘭山』並不太遠,只消趕點路兒,十日足可來回……」
「五湖水怪」臧中軍目閃厲芒接口道:「邢兄不必去了,法濟頭陀一掌已被我『戊土神雷』震碎,又被暗中打了三粒『戊土斷魂砂』,多半也難逃活命……」
但他偏偏安步當車,並專挑可能發生危險情況的黑色方磚著足。
沈宗儀連說三遍,「五雲樓」中,仍舊寂無回音。
這是與沈宗儀並稱當世江湖中,少年俊彥的「鬼斧神弓」吳天才!
土崗西面的夜行人是誰?從方向判別,是從「養天莊」方面,馳往南山,萬一南宮獨尊請了甚麼高手,前去南山生事,自己不在,邢光宗又去約那「血河夜叉」令狐菁,所剩下的「巧手天尊」郭慕石、「戊土神君」孫行土,和身帶重傷的「五湖水怪」臧中軍,能否應付這位功力奇高人物?
下面的情況,還能寫麼?
想起此事,沈宗儀便覺深受人恩,心中慚愧!
四來,他用傳音密語,代吳天才邀約自己,於今夜三更去往「五雲樓」上一會,究屬何意?應不應該準時赴約?
既然面紅心跳,就該退出這種容易令人發生遐思的女兒閨閣。
因為除了生平珍惜聲名,不願向任何人示弱以外,他並把吳天才引為知己,推重那位「鬼斧神弓」,是位有骨氣,有施為的罕見武林怪傑。
她對沈宗儀之突然在她房中出現之事,不驚!
邢光宗笑道:「宗儀,你何不同飲?莫非你對郭慕石、臧中軍、孫行土等心存厭惡?」
「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思澤時」這是多麼旖旎的描寫。
整個下午,吳天才都在吐納行功,盡量充實自己,作了相當準備。
室中錦衾繡帳寶鏡香屏,不像是武林人居,像是一間女兒閨閣。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