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美人如玉劍如虹

作者:諸葛青雲
美人如玉劍如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吳天才怔了,心中好不吃驚?……
但如今卻因嗔心早動,殺意狂騰,竟甘於背此黑鍋地,冷笑一聲答道:「除將惡寇為行善,度得眾生是德行,對於你們這些蛇鼠一窩的『五行霸客』,若有機緣,我倒真想多多度脫幾位!」
吳天才挑眉道:「好,吳天才敬請郭天尊移駕山口狹谷,一瞻南宮夫人遺體!」
孫行土想不到對方說打便打,來勢並如此之快,招式更如此凌厲?……
吳天才因蓄意血洗南山,遂不再隱藏,從林中緩步而出。
吳天才在狹谷口外,看得暗暗一嘆!
寫到南山,主角自然是「鬼斧神弓」吳天才!
因為吳天才的身形,剛剛閃出金絲光影之外,九線寒光一團火影,已狂射在他剛才立足之處。
語含敵意,說得到頗婉轉,但卻有一股奇寒勁氣,隨著孫行土拱手之勢,向吳天才心窩射去。
郭慕石狂笑道:「長江後浪推前浪,自古英雄出少年,『鬼斧神弓』,雖然秀發江湖,威震宇內,但郭慕石卻也老驥伏櫪,雄心不死。孫行土和我交情不錯,你既要為你僱主南宮夫人復仇,我難道就不想為我老友雪恨?」
孫行土果然只有躲閃,連招架都發生困難,那裏還有機會騰出手來,施展他戊土法物的反擊機會?
「九合金絲軟棒」的漫空光影一幻,「九幽鬼斧」的烏芒異彩也騰!
這句「為何見不得人」的最後一個「人」字,尚末出口,便倏然頓住。
郭慕石搖搖頭道:「已成了生死敵,何必君子爭?我們各盡所能便了,郭慕石在這根『九台金絲軟棒』之上尚有幾分自信,兩百招中,勝不得你,我就當場自絕……」
吳天才看清死者身分,起初大感驚疑,弄不懂辛冰冰為何夜探南山?
郭慕石想起了他斧上拭血之舉,大吃一驚,厲聲問說道:「孫行土兄,業已在你手下,有了傷損?」
然則這九線寒光,與一團火影何來?假如自己方才以「九幽鬼斧」,硬接那招「太祖開疆」,則會成何局面?是否躲得過這場劫數?
郭慕石號稱「巧手天尊」,所擅何種絕藝,雖不明了,但至少在暗器方面,必有獨到之處!
因為那人發現吳天才入林之後,並未遁走,反面轉身相待,不由頗感意外?……
郭慕石見那小箭每束均有十來枝之多,總計為數不少,方把雙眉一軒,吳天才竟已有了動作!
郭慕石越聽越覺不信,連連搖頭說道:「不可能,慢說沈老弟已去『養天莊五雲樓』就算他人在南山,也必愛惜聲名,不會在背後出手,向一個女人,暗施襲擊。」
但這招「太祖開疆」,雖然變化奧妙,卻尚不足使吳天才生懼……
吳天才因適才親見沈宗儀於殺死辛冰冰後,回轉南山,遂以為對方故意說謊,眉騰殺氣道:「你信口胡說,是自己找死,且趕緊盡展輕功身法,躲躲我這『輪迴三式』!」
吳天才冷笑道:「孫行土,你若想活命,便叫那專門從背後下手,比我卑鄙百倍的沈宗儀出來和我放手一搏……」
郭慕石目光微注,搖了搖頭說道:「石上雖有火痕,但吳大俠也不能僅僅指此,便足誣蔑沈老弟的俠譽。」
換在平時,吳天才對手這樁平白加上自己頭上的莫須有之事,定必力加辯白。
這人影,是「巧手天尊」郭慕石。
疼得孫行土五官一擠,尚未嚎得出聲,「輪迴三式」中的第三招「五丁開山」,業已帶著銳嘯慘魂的破空風聲,當頭疾落!
他向郭慕石盯了兩眼,點點頭笑道:「我相信郭天尊不會故作狂言,常言道:『生薑畢竟老的辣,甘蔗還是老的甜』,吳天才不敢輕視任何武林人,在這兩百招中,我會聚精會神的,全力去應付……」
可能因她中掌即死,身軀仆地,未曾翻動,以至前身被焚之處較少,尤其是臉部,僅僅略受灼傷,只把那蒙面黑巾,燒掉而已。
兩根紫黑小箭,在三更沉沉夜色中,根本無影無蹤地,便於兩人心窩部位,貫胸而入。
說話時,鬼斧凝光,凌空百變,劈斷了孫行土一角黃衫!
吳天才恍然大悟,心中著實吃一驚……
吳天才聽出對方語意不敬,頗帶譏諷,遂以牙還牙說道:「不錯,尊駕身著黃衫,面如土色,想必就是『五行霸客』中,尚未死掉的『戊土神君』孫行土了。」
既到荒祠,以吳天才的身分,正如沈宗儀到了「五雲樓」一樣,應立向對方,通名求見。
但吳天才卻因目睹沈宗儀在辛冰冰背後行兇情事,不齒所為,遂不聲不響,滿懷敵意,要想倚仗一身所學,和手中的「鬼斧神弓」,痛加敬戒,然後和-圖-書再面斥其非,揭穿這位「四絕書生」偽裝俠士的陰惡襟懷!
入谷之初,毫無異狀。
吳天才臉上微熱,目注郭慕石,絲毫不敢怠慢地,揚眉說道:「『巧手天尊』果然名不虛傳,在我看來,你要比那些『五行霸客』,強得多了,吳天才今夜有幸,得會高人,我要竟盡所能,好好討教討教!」
首先是色澤怪異,那套連身衣服,底色鮮綠,光閃閃的,不知為何物所製,並在綠色之中,閃爍著藍、紅、黑、青、橙、紫等無數奇異色彩!
這時,荒祠之中,又閃出一條人影……
孫行土道:「沈老弟已去『養天莊』,怎麼還能……」
「生理」的心跳,或是過勞,或是發病,或是受傷,或是中毒……既然都已推翻,無疑定屬「心理」。
吳天才點頭笑笑,回手把「九幽鬼斧」,慢慢揣進懷內。
靜坐未久,便聽得一陣衣襟帶風之聲。
那是個蒙面黑衣的夜行人,從吳天才的適才來路方向,馳往南山。
閃得妙,躲得好,躲過了一場大厄。
吳天才目光注處,不由為之一怔?
他好生驚奇,暗覺自己久經大敵,不論在何等兇險的場面下,都能鎮定如常,為何今夜竟有點大異往昔?
美,她也美,甚至於受了灼傷,仍然容光絕美,但她沒有岳倩倩美得韻秀,卻比岳倩倩美得成熟……
若無變化,立可測出內情……
吳天才怒道:「不管你們是怎樣設法,巧為掩飾,我眼見之事,總屬真實,我非尋找那假仁假義,沽名釣譽的沈宗儀,為南宮夫人報仇雪恨不可……」
而「心理」上的「心跳」,卻只有一種解釋,就是「感應」,雖然感應有吉有凶,但是根據經驗,這等驀然「心跳」多半都是「不祥預兆」,只不知這不祥預兆,是應在別人(對方)身上,抑或應在自己身上而已?
吳天才冷冷道:「對了,你方才既說『鬼斧神弓』名不虛傳,我自然應該讓你看看吳天才在這柄『九幽鬼斧』之上,究竟有甚麼樣的造詣?」
因為,他猜對了一半,也猜錯了一半……
趕至此處,吳天才覺得事太反常,有點不對……
哎呀……
他鄙夷對方,殺機已動,右手「九幽鬼斧」,左手「九天神弓」,要以暗襲對暗襲地,把南山之中,鬧它個天翻地覆!
吳天才眼力非凡,略一掃視,已有覺察,認為若照這件綠衣的其他部份,對比起來郭慕石大腿處的那點空白,應該是一些釘刺,和一朵火焰!
郭慕石道:「只要真是『大力金剛掌』所傷,不必褪衣,也可看出一些跡象!」
看至此處,孫行土失聲一「咦」說道:「咦,這……這莫非就是威震江湖的『九幽鬼斧』?」
前面是道狹谷,谷口寬才數尺,要經行三數丈後,谷勢才漸漸開闊。由於這段狹谷不長,當先入谷的夜行人走到一半之時,後面尾隨的吳天才,尚在谷外。
一見那位分明是沈宗儀的黑衣人,馳往南山深處便立即入谷,察看那蒙面夜行人如今是死是活,以及她究竟是何身分?
她是岳倩倩的後母,「無情劍客」蕭揚的前妻,「養天莊」的女主人——她是辛冰冰。
既然有此打算,雖到荒祠之外,吳天才依然躡足潛蹤。
因既有此語,雙方便可不以兵刃為限,隨意隨時的施展各種專擅絕藝,惡毒方法,以期制敵死命!
第一,他看得分明,從石穴中暗施毒手的黑衣人,竟是沈宗儀?
這種情況,只有一種解釋,就是在谷徑左壁之上,定有比當空亂石,和滿地毒火,更厲害的要命埋伏!
他所以目瞪口呆之故,是震懾於兩位當事人的身分……
那團火影的威勢更強,打在地上,「轟」的一聲,炸碎了無數飛石,使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尺許方圓淺坑,並騰起一片紅色光霧!
郭慕石見了對方神情,微感得意地揚眉笑道:「郭某縱橫江湖,憑此一衣,名為『萬劫法袍』,但一向均未示人,今夜遭逢勁敵,初次現出,尚請吳大俠不吝高明,多多賜教!」
石穴中的黑衣人身形一閃,以絕頂高明的輕功,馳出狹谷,去往南山深處。
吳天才目光注處,不禁驚奇更甚!
吳天才笑道:「恨上加恨,又便如何?」
以沈宗儀的身分、性格、功力,竟會對人暗下黑手之舉,已令吳天才驚訝得幾乎不敢置信?
夜行人的背後,剛剛貼近,那石穴中黑衣人的右掌,便即伸出。
固然,衣上所繪各物,可能有真也有假,並非全部均係厲害暗器,但何者是真?何者是假?都不易判斷正確,對招過手時,若過分對此擔心,則處處和圖書掣肘,精神飽受威脅,也必有敗無勝?
他嘆的是這夜行人功力雖尚不弱,但江湖經驗,暨智計方面,似尚不夠老練!
聽了報仇雪恨之語,郭慕石方想起怎的不見「戊土神君」孫行土的蹤跡,遂向吳天才問道:「吳大俠適才在荒祠之前,可曾見著『五行霸客』中的『戊土神君』孫行土?」
吳天才道:「郭天尊是江湖經驗極豐之人,總該知道『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之諺……」
有針、有刺、有鏢、有箭,甚至於還有火焰,有水滴,幾乎可以說是無所不包,應有盡有。
他右手微抖,一束黑色小箭,突化十來道玄色精光,飛射郭慕石前身各大要害!
吳天才在一近南山之際,居然也有這種暗生警兆情況!
語音才落,鬼斧已掄,委實疾如電閃地,向「戊土神君」孫行土,接連劈出了一十八斧!
郭慕石面容現不悅神色,怫然答道:「吳大俠請尊重別人一點,郭慕石雖是黑道中人,卻生平不作誑語,沈老弟若在南山,我當然會把他叫出,與你相會,因為『四絕書生』也是當世武林的絕頂人物,他不會對『鬼斧神弓』,有所怯懼!」
他有點惋惜,也有點佩服的,向站在距離自己一丈二三以外的吳天才,投過一瞥,冷冷道:「我這種不入流的粗淺手法,庸劣招式,大概不入吳大俠法眼,引你見笑!」
而且雙方過手的第一招,戒備之慎,多半不足,富有心機之人,往往便把握這種機會,求取勝利掌握。
猜錯的一半,是她並非藝出仙霞,姿容蓋世的岳倩倩。
夜行人驟出不意,倉卒驚變下,立即雙掌狂揮,以劈空勁力,震開當空石雨,並避往尚無毒火出現的谷徑左壁。
這是吳天才「九幽斧法」之中,極為凌厲的「泥犁十八劈」……
吳天才「哦」了一聲,揚眉笑道:「原來你是黑道中頗有名望的『巧手天尊』,郭天尊能否通知『四絕書生』沈宗儀一聲,就說吳天才應約而來,叫他不必藏頭露尾,趕緊出面和我相會。」
吳天才道:「不是傷損,是吃了我一記『五丁開山』,被『九幽鬼斧』,從頂門劈到尻骨,變成了兩個『戊土神君』,又與東方朗、雷飛,去往泉下結盟了。」
但他一去不歸,久久未返,不禁引起郭慕石懷疑,也自走出祠來,看看究竟是發生了甚麼怪異之事?
一是沈宗儀發現了「無影殺星」邢光宗的甚麼秘密?
吳天才驚懼了……
一項理由是為人,辛冰冰可能受了岳倩倩之托,背著南宮獨尊,來向沈宗儀通甚消息。
沈宗儀是一近「五雲樓」時,不由自主地,發生「怦怦」心跳!
黃衫人雙手一拱,陰森森的說道:「孫行土多謝吳大俠成全『青木郎君』東方朗,使他在『無影之毒』下,超脫罪孽之德……」
吳天才道:「郭天尊的『萬劫法袍』,雖是武林中極為罕見的霸道之物,但尚不足令吳天才一見之下,便為之怯懼罷戰,我收起『九幽鬼斧』,是想換件東西,再加領教……」
吳天才不躁進,不莽撞,他在發現有異之下,立即要檢討自己。
因為路旁草叢之內,辛冰冰的遺屍,竟告失去蹤跡?
其次是花紋怪異,這綠衣之上所繪花紋,並非蟲魚花烏,而是各形各色的暗器圖樣。
吳天才笑道:「郭天尊,我不是對你有欠尊重,只因適才在南山入口的狹谷之中,曾眼見沈宗儀從背後暗襲,對人猛下毒手!」
吳天才被對方諷刺得滿臉通紅,目光四掃,突然手指地下,向郭慕石叫道:「郭天尊請看,這地上是否有我適才所說『青磷毒火』燒過痕跡?」
他本與孫行土夜飲,因聞得祠外,似有異聲,孫行土才出祠探視。
適才閃身避招時,郭慕石的左手,決未有甚動作?
他氣得一面騰踔如風,閃避對付那柄銳可開碑碎石的「九幽鬼斧」,一面厲聲喝道:「吳天才你……你雖享盛名,亦懷絕世,但……但舉動卻太以卑鄙……」
因為谷中埋伏,既係著意安排,那會三面皆有毒火,卻單單空出一面,給敵方留下退步之理?
起初,燒得極慢,但到了腰際,卻又變成燒得極快……
另一項理由是為己,辛冰冰可能對「無情劍客」蕭揚餘情未斷,從岳倩倩口中聽得沈宗儀曾與蕭揚結拜,遂抽個空兒,來此探訊。
郭慕石頷首道:「好,我們去看,除非有真憑實據,郭慕石決不相信沈宗儀老弟會作出這種事兒?」
「咬金劈關」「吳剛伐桂」「五丁開山」等三招絕學迴環併發,烏光百旋,斧影如山,比適才施為,又凌厲和_圖_書了若干倍數!
說至此處,手已入懷,取出那張金色「九天神弓」,以及三束黑色小箭。
因為吳天才發現當空星月潛輝,天光極暗,除非是極熟之人,並在極近距離,才可認清疾馳夜行人的身材身分。
二是沈宗儀已知「青木郎君」東方朗的死因,但卻不便明言,想要面告自己。
閃不開了,避不掉了,一位孫行土,硬被吳天才自頂至尻,剁成了兩位「戊土神君」!
但那人人谷丈許,也就是把這段狹谷走到一半,進退皆稍有距離之際,突然遭遇襲擊!
吳天才臉上漸起鄙夷之色,目中也閃露殺機!
雖然,這項問題,彷彿不太複雜,只有兩種答案:
他本對沈宗儀極為敬重,但目睹對方從背後襲人的卑鄙行為後,不禁觀感全變。
郭慕石委實也知吳天才身懷絕學,要想一擊奏效,卻料到對方修為既高,心智亦巧,居然未能得手?
他所略感懼怯忌憚的,是郭慕石適才所說「既成生死敵,何必君子爭」那兩句話兒。
郭慕石走出荒祠,首先入目的,自然便是那兩名心窩中箭的樁卡屍體!
綠火在燒郭慕石所著長衫……
僅僅兩頂答案,吳天才便無法加以肯定抉擇,其中並有一樁他所想不通的疑點。
吳天才是極為仔細,深於謀略之人,他既知沈宗儀在功力修為方面,決不弱於自己,並還高出一籌,又有了這種心靈上的異常感應,自更加深戒意,不肯貿然行動。
郭慕石道:「有這等事?……」
孫行土道:「據沈老弟說是你約他互作『五雲樓』頭的三更之會,故而他於二更之前,便已離開南山……」
一口真氣游遍九宮雷府,十二重樓,以及四肢百骸之間,吳天才確定了自己毫無異狀!
這種情況,那還有半絲生理,吳天才遂連連搖頭,心中暗嘆地,用腳尖把她身軀輕輕翻過,看看是否自己心目中所猜測的岳倩倩?
因為生理上既無問題,則剛才的那陣「怦怦」心跳,乃是心理作用。
他雙眉一挑,暫時不進荒祠,轉身向一片林木之間縱去。
一路間,遇著三撥樁卡,吳天才因殺機已動,立下絕情,把他們都一一點了死穴。
孫行土一時不知吳天才用意,自然雙目凝光。看著吳天才收回那張金色小弓,而從懷中摸出一柄黑色小斧。
首先他想猜度一下,沈宗儀為何要突邀自己於三更時分,夜趕南山!
兩種內家玄功,互一接觸,先是勁氣狂飆,四溢飛揚,使林木之間,平添了不少落葉!
吳天才知道這是自己弓弦聲息,以及那兩名樁卡的屍體倒地聲息,使祠中之人,有所警覺。
一陣「叮叮」連響,那九線寒光,把石地上射出火星四濺,顯然是些專破內家氣功的銳利釘刺等物。
郭慕石詫道:「吳大俠收起『九幽鬼斧』則甚,難道竟要罷戰不成?」
「呼」然微聲,綠光一閃,郭慕石所著長衫,已被燒得完全化去!
那就是無論是第一項答案,或第二項答案,在時間方面,均不迫切,沈宗儀何必要轉託向百勝邀約自己,並指定於三更時分,趕到南山?
故而這一十八斧,真把位武功不弱的「戊土神君」,劈得狼狽不堪……
吳天才從嘴角浮出一絲哂薄笑容,揚眉問道:「郭天尊也打算對吳天才賜教幾手武林絕藝?」
郭慕石接口笑道:「老朽姓郭,雙名慕石,只是『五行霸客』之友……」
兩人均負絕頂功力,足下宛如流水行雲般,轉瞬間,便趕到那條小小狹谷之內。
吳天才等青磷毒火全滅,把辛冰冰的遺屍,移至谷旁草叢,準備等自己南山事了,再攜返「養天莊」中,善加安葬。
吳天才越想越覺合理,也越覺心中震懾……
這種動作,看來雖似還禮,但卻發出一片無形罡炁硬抗從胸前射來的勁氣寒風!
這番話兒,已不再客氣,相當尖銳刻薄!
這綠火從他所穿長衫的下襬出現,往上延燒!
說完怪事突生!
那消多久,便到了「無影殺星」邢光宗暫時借作盤據之地的那座荒祠之外。
郭慕石左手未動,右手在緊執兵刃,出招攻敵,如此情況下,竟能從衣服上發出厲害暗器,豈不令人吃驚,令人叫絕?……
吳天才此時手中雖然已無「九幽鬼斧」,卻仍執有「九天神弓」,故而那人對他上下略一打量後便失驚問道:「朋友竟是『養天莊』以高價聘來護院的『鬼斧神弓』吳天才?」
心中起疑,目光自然便四下掃視……
吳天才一看天時,三更將屆。
換句話說,也就是在生理上沒有問題。
跟前是一片林木,吳天才選了株參天大樹,縱和_圖_書身枝幹之間,盤膝坐下,便自運氣行功。
郭慕石從鼻中哼了一聲,冷冷說道:「吳大俠,郭慕石對你尊重,不敢說你具有崇高身分,還會故作誑言,你大概是拿我老頭子開胃而已!」
青磷毒火燒得極快極烈,等吳天才到那蒙面夜行人的面前,火已將滅,但那人身上也告皮開肉綻,幾乎體無完膚!
遂也不敢過分托大怠慢,伸手入懷,取出「九幽鬼斧」,揚眉問道:「郭天尊,我們就是以兵刃過招,還是……」
藤蔓之後,是個石穴。
吳天才雙眉軒處,冷冷發話問道:「誰說我見不得人?你且叫那真正見不得人的沈宗儀鼠輩,出來見我!」
吳天才向前走了兩步,也向這位老人打量幾眼,揚眉說道:「在下正是吳天才,尊駕好像並非『五行霸客』之中人物……」
郭慕石知道吳天才不會故作虛言,牙關咬處,右手抖處,以萬分快捷的手法,亮出一根長約四尺的「九合金絲軟棒」。
孫行土心中一驚,知曉自己在功力修為上,略遜對方,遂目注吳天才點頭說道:「鬼斧神弓,果然名不虛傳……」
但一轉念間,他也替辛冰冰想出了兩點理由。
郭慕石右手在揮舞「九合金絲軟棒」,所空閒的只有一隻左手。
雖然岳倩倩頰傷未癒,但她相思難遏,來探情人,也頗有可能,而正因此故,才以黑巾蒙面,遮掩頰上傷處。
祠中閃出的那條人影既見樁卡橫屍,又發現吳天才蹤跡,自然隨後追來,並厲聲喝道:「朋友止步,你是甚麼身分,為何見不得……」
這鄙夷之色,和目中殺機,全是為沈宗儀而發!
這株大樹極高,既可藏身,又可望遠,吳天才主意既定,便面對南山,一動不動地,靜坐在枝節之內。
郭慕石訝然道:「吳大俠竟是應沈老弟之邀而來麼?」
郭慕石身上,竟突然出現一片綠火……
吳天才是識貨之人,知道「巧手天尊」郭慕石這宛如天網,漫灑精芒的一招棒法,名叫「太祖開疆」,相傳為宋太祖趙大郎所創,共有九種變化種種均玄妙莫測,十分厲害,宋定江山,多半便憑此一棒所得。
指尖沾衣,掌心登出,小天星內力發處,把那蒙面夜行人震得哼都不曾哼出一聲地,便摔出幾步,跌入滿地青磷毒火之內。
但更驚人的是他那件奇異衣服之上,還有無數鏢,針、刺、和火焰水滴圖樣,若在對面動手時,一一驟然飛出,卻如何以防禦?
吳天才加上一腳,使他兩片屍身,齊往前仆,免得那瘰鬁肝腸,和大量血污,弄得自己一身狼藉。
吳天才此時恰好從林中大搖大擺地慢慢走出,並拭去「九幽鬼斧」上所沾染的血漬。
他心中一動,略變原計,立即悄然下樹,在那夜行人的約莫十五六丈之後,暗暗尾隨。
猜對的一半,是此女確實來自「養天莊」。
何況,沈宗儀還似乎是把那蒙面夜行人,當作自己,才如此從背後下手!……
等到孫行土手忙腳亂地躲過「泥犁十八劈」的閃電襲擊,吳天才的「九幽斧法」,業已把握先機,盡展精微,把這「戊土神君」,圈入了一片烏黑精芒之下!
吳天才生平最重然諾,從不失約,這次他卻要故意失約,遲到上半個更次,就藏在這南山入口之處,看看可有變化。
郭慕石豪情勃發,「哈哈」一笑說道:「好,武林人能遇恰當對手,不論身死勝負,都是一樁快意之事,郭慕石便不揣鄙陋,拿出我壓箱底的玩意兒來,讓吳大俠開開眼吧!」
他不是驚於對方的暗器威力,而是驚於這些暗器是怎樣發出?
第二,蒙面夜行人雖然哼都不哼出一聲,便似樁震斷心脈,跌入毒火,但於身軀翻跌的一剎那間,蒙面黑巾飄處,使吳天才微見巾下髮絲,方知這蒙面夜行人竟是個女的。
他有了奇異的發現,認為適才那九線寒光,一團火影,就是從這件怪異連身衣服之上發出。
吳天才這種主意,打得太妙,因為才入南山,即生變故!
其次,吳天才目睹沈宗儀藏在暗處,背後傷人,遂覺自己雖然說打就打,出手稍快,但卻在明面施為,對於江湖道義,並沒有甚麼違背之處?
郭慕石仍自把顆頭兒,搖得宛如博浪鼓般,朗聲說道:「那是對一般人物而言,『四絕書生』則是人中之龍,其藝如神,其品如玉,我決不相信他會從背後出手不惜羽毛……」
吳天才與沈宗儀,頗有相同之處!
若有變化,再行入山赴約,並可把遲到原因,推說是向百勝延誤,轉告太晚。
郭慕石嗯了一聲,目射|精芒道:「『鬼斧神弓』,果非俗客,郭和*圖*書慕石不揣鄙陋,要得罪了。」
吳天才揣起「九幽鬼斧」,在距離這兩名死星照命的樁卡數丈以外,輕拽「九天神弓」弓弦。
郭慕石一向神態語氣,均頗謙虛,如今突然變得這等狂傲,到把吳天才嚇了一跳!
是個女人,來自「養天莊」方向,夤夜奔往南山,更具有一流身手,不由得吳天才大感覺震懾地,猜疑到岳倩倩的身上。
吳天才知曉這位「巧手天尊」的藝業修為,可能高於「五行霸客」!
說完,兩人立即動身,趕往山口狹谷。
更有大堆亂石,向那夜行人當空下砸!
郭慕石的行輩甚高,江湖經驗比「五行霸客」,還要來得老到,他一見對方手中的黑色小斧,便自微吃一驚,矍然問道:「尊駕便是名震江湖的『鬼斧神弓』吳大俠麼?」
而吳天才因聽出「既成生死敵,何必君子爭」的語意,對他這隻「空閒」左手,特別注意!
首先,他知道孫行土專煉戊土法物,得號「戊土神君」,其中的「戊土神雷」,和「戊土斷魂砂」,尤稱厲害,發時無蹤無影,霸道難防,最好的應付辦法便是根本不讓孫行土有其出手機會。
事情太怪,吳天才不由得不又退後兩步,並提足「無形罡炁」,準備隨時應變!
孫行土手無寸鐵,大居下風,勉強躲過了那招「咬金劈關」,卻被「吳剛伐桂」的電掣斧光,和奇妙變化,劈中右肘!
長衫一化,才使人看見這位「巧手天尊」在長衫之內,穿了一套怪異連身衣服。
跟著是「戊土神君」孫行土真氣一震,足下退後半步!
一看之下,好生吃驚,郭慕石弄不懂孫行土既發現南山突有敵蹤,為何直到如今,尚不發話招呼自己?
跟著便躡足潛蹤,施展上乘身法,暗入南山。
說話之間,當胸略一抱拳。
吳天才如此作法,自然有他的理由。
吳天才藏在狹谷之外,看得簡直有點目瞪口呆?……縱橫江湖,聲名震世,這「鬼斧神弓」殺人也殺得多了,他並不是為了那蒙面夜行人的慘死,而感到震懾……
吳天才在途中,嘆息一聲,軒眉說道:「可惜南宮夫人,是婦道人家,不便使她死後裸身,否則,郭天尊可看出她背後所挨的致命一掌,定是沈宗儀所擅的『大力金剛掌』力。」
吳天才笑而不答,反向郭慕石問道:「郭天尊,你初見我時,我是在作些什麼?」
郭慕石軒眉一笑,目閃厲芒道:「常言道:『瓦罐不離井口破,將軍難免陣前亡』,郭慕石若在你『九幽鬼斧』或『九天神弓』之下,碎骨粉身,也不算得甚麼重大憾事。」
但右大腿處卻有少許空白,似乎竟在該處少繪了一點東西?
吳天才道:「他約我三更時分前來南山一會。」
吳天才冷笑道:「事實俱在,被殺者是『養天莊』南宮莊主夫人,她遺體尚在原處!」
吳天才有此想法,決意第一招暫不爭強,先看看這對手究竟有多深淺再說?
首先是在那夜行人的前後右三面的谷徑地上,起了一片沾即燒身,並不澆不滅的青磷毒火!
吳天才把手中那張「九天神弓」揣向懷內,目閃精光道:「孫行土,我應該給你看件東西……」
看來吳天才似乎要硬接那招「太祖開疆」,但「九幽鬼斧」的烏芒異彩,才騰便收,足下倒踩七星,接連換步,以一種極奇妙的身法,閃出了漫空飛灑的金絲光影之外!
「九幽鬼斧」無堅不摧,「喀嚓」一聲,右肘以下,立即斷落在地!
石穴之中,藏了個黑衣人。
吳天才見郭慕石與「戊土神君」孫行土竟然說話一致,不禁皺眉問道:「郭天尊此話當真?」
吳天才頗感意外地,接口問道:「他是何時前去?」
又發現那夜行人輕功極俊,縱或比不上自己,也可算得當世武林中的一流身手。
這位「鬼斧神弓」,是絕頂聰明之人,他既發覺其中有想不通之處,便也立即有了一種試探性的打算。
果然,那夜行人是背對左壁,左璧上的一片藤蔓,卻悄聲無息地揭了起來。
金光一閃,「九合金線軟棒」連身三轉,灑下了宛如天網般漫空精光!
郭慕石皺皺眉道:「這就怪了,沈老弟說吳大俠邀約他於三更時分前往『養天莊五雲樓』中一會,早已於二更左右,離開南山,吳大俠怎又說受他邀約,趕到此處?」
如此情況,自己恰可利用那從一方向馳來,時間上也頗為湊巧的夜行人,作為代表,隨後暗暗尾隨,萬一有甚危機,也可由那倒楣鬼兒,替自己先擋一陣。
那兩名樁卡,應箭立踣,吳天才一聲冷笑,正待入祠,突從荒祠之中閃縱出一條人影!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