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美人如玉劍如虹

作者:諸葛青雲
美人如玉劍如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袁五空先看筆跡,又把所接紙鏢,湊向鼻前聞了一聞道:「這回的書法較俗,紙上亦無淡香,顯然並非同一人所為,一個要我們前去『鎮西』,一位卻定約西南,令我們何適何從?又要傷腦筋了!」
不是,不是有人退了六步,而是雙方各自往後退了三步!
「巧手天尊」上當了,就在他驚佩對方手法,眩惑所藏妙用的一剎那,吳天才又發三箭!
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郭慕石生前被吳天才奪命追魂,死後,卻要向吳天才追魂奪命。
臨街靠窗一面共有五副座頭,如今均已坐滿酒客,但看去大都是些尋常商賈百姓,只有獨據西角一桌,背對袁姓老者等,頭戴巨大穰笠,除了身穿一件黃色長衫外,看不出面貌年齡之人,彷彿從背影中透出幾分神秘意味?
追?或不追?
羅天行毫不遲疑地,應聲接口答道:「是我昔日故人……」
這種罕見手法的威力何在?……把三根短箭連成一根長箭,又有甚麼特別厲害之處?
「滄溟羽士」到還沉得住氣,但「七指大聖」卻已暴怒,已射寒芒,盯著那黑衣蒙面人道:「你在跟誰說話?」
不對,有矛盾了,三根小箭被郭慕石伸手接住?怎又能在肋下入肉?
袁五空躁得幾乎連耳根都紅了起來,失聲叫道:「怪事,怪事,適才我全神貫注那頭戴巨大斗笠的黃衣人,決未看見他有絲毫動作……」
袁五空接過手來,展開一看,只見紙上有四句似詩非詩,似偈非偈之語,寫的是:「莫吃炒雙冬,須防吉裏凶,滄溟多樂土,何必入牢籠?」
所謂兩點,就是「巧手天尊」郭慕石的兩隻眼睛。
這時,「滄溟羽士」羅天行也因對方出語太狂,唸了一聲「無量佛」號笑道:「這位施主竟稱不讓袁兄施展『翻天七式』的最後一招,未免太嫌狂妄了吧?」
因為有弓有箭,誰也以為箭藉在弓上射出,怎知吳天才一未開弓,二未張弦,立即甩手發箭!
雙掌合處,「砰」然巨震,狂飆四捲,勁氣如潮!
黑衣蒙面人向羅天行看了一眼,含笑問道:「羅道長,你願意和我打個賭麼?」
說完,又賞了店小二一枚小小銀錁,拉著袁五空,飄然下摟而去。
由於對方聲明要在這一招上,硬打硬接,袁五空遂以十二成真力出手,不單掌風懾人,「呼」然生嘯,並帶起一片砂石,顯得威勢無比!
這一來,使袁五空所蓄謀略,完全成空,隱藏的幾式凌厲變化,無法發揮威力。
在這斷氣之間,卻拉動了早就套在左手中指上,與「萬劫法袍」有線相連的一枚小環!
吳天才與他近僅四五尺,但因他功力奇高,身手滑溜,又有隨機應變的敏捷才智,是否可以倖逃此劫呢?
袁五空是位性情相當暴烈,武功相當高明的江湖豪客,勃然震怒之下,剛剛雙手扶桌,站起身形,那位看來涵養相當到家的「滄溟羽士」羅天行,卻搖手把他止住,並偏過臉去,向那窘得不知如何是好的店小二溫顏笑道:「小二哥,不必再勞神了,這『太白樓』酒菜雖好,但風水似對我們不利,我們換到別家吃喝便了!」
片刻過後,吳天才心情鬆弛,透了一口長氣!
這是一位青袍道長和一位灰衣老叟。
就在羅天行充滿疑思之際,袁五空絕招已發!
因為這樣一來,雙方距離,還在三丈以外,他可利用「九天神弓」,射擊自己,自己奧妙無匹的「萬劫法袍」,反而變成了毫無用武之地!
羅天行越發驚訝地,目注對方,急急問道:「你的主人是誰?我的朋友又是誰呢?」
羅天行笑道:「便因袁兄全神貫注酒樓的靠窗西角,才會毫無發現的,這紙卷是從你身後飛來。酒杯才破,便被我悄然藏起!」
黑衣蒙面人向袁五空看了一眼,點頭笑道:「袁大俠,在下適才故意以言語相激,想使你怒火高騰之下,才好把『翻天七式』,施展得凌厲一點,如今,既經羅邁長法語驚迷,當頭棒喝,你應該……」
蒙面黑衣人毫不思索地,率然答道:「袁朋友以『翻天七式』,向我襲擊,最多在六式以後,便將失去戰鬥能力,我若容他展施最後一式,願意當場舉掌自震天靈,以這條性命作為賭注!」
羅天行看得心中一寬,神色一喜,揚眉笑說道:「袁兄,再發第七招『兜宰偷丹』,你要得勝了!」
話完,招發,「翻天七式」中的第一式「東海求針」,已自緩緩攻出。
他要在第六式「桃園盜果」之上,以全力出手,倒看對方究竟有甚麼驚世駭俗的絕頂功力?
吳天才震驚得全身毛骨悚然,剛舉起的一隻左腳,自然邁不出了!
袁五空目閃精芒,豪hetubook.com.com情勃發地,狂笑說道:「對,對,一路行來,清平安靜,我正閒得無聊,但願在這『白水鎮』左近,出現甚麼蓋世魔頭,或令人髮指的不平之事,好讓『滄溟羽士』,和『七指大聖』,舒動舒動筋骨!」
常言道得好:「有錢王八大三輩,銀子能使鬼推磨」,小二既得重賞,自然賣力,把這兩位所點的酒菜,催送得特別快捷。
話方至此,袁五空右手倏揚,電疾轉身,把不知發自何處卻飛射向他後腦的一線白光,接在手內。
轉瞬之間,業已連發「翻天五式」……
袁五空聽對方語氣,彷彿自己業已百分之百輸定了,不禁氣往上撞,暗聚功力,準備雷霆萬鈞地,一擊出手。
黑衣蒙面人初次以和善語氣,笑聲說道:「這是我自己玩命,不是要和道長賭命,但萬一這位袁大聖拳下留情,不對我施展第七式『兜率偷丹』之際,卻想請羅道長賣賣命兒,應景作為賭注而已!」
他認為雙方既立賭約,則黑衣蒙面人決不會拿性命開甚玩笑?
至於屍身不倒之故,想是一口氣兒未散。歷史上也有過傳說,宋將陸登,橫劍自刎後,便屍身不倒,使得金邦四殿下完顏兀朮也為之倒身下拜!
袁五空想不到對方既出那等驕狂之語,竟會不戰而退,不禁怒叱一聲,縱身追撲。
原來郭慕石並未煉甚麼武林罕見的「天罡不壞身法」,自己的三根「天罡寒鐵箭」,全部貫皮穿肉,進入了他的體內!
適才,吳天才收起「九幽鬼斧」,換用「九天神弓」之際,便是忌憚郭慕石身上所穿的「萬劫法袍」,不肯和這「巧手天尊」,過分接近。
羅天行搖頭道:「字跡倒並不熟悉,但紙卷上卻有種特殊的香氣,彷彿並不陌生,只是一時還想不出來而已。」
酒客本應一視同仁,給加上「最好」二字,自然有原因。
黑衣蒙面人道:「跟你。」
他確定了,確定郭慕石是個死人……
吳天才見對方滿面詫色,遂揚眉笑道:「郭天尊,我對這張『九天神弓』,暨三十六根『天罡寒鐵箭』略有淺薄的修為,如今『天罡箭』已發一十二根,尚餘二十四根,想在弓弦之上,一一請教,郭天尊請密切注意,要多保重了!」
照理說來,郭慕石應該是個死人,因為在那等要害部位三箭入腹,任何人也難於活命。
這是否定的決斷,也是肯定的決斷——吳天才要追!
故而,他向郭慕石遺體,略一抱拳恭身之後,是想舉步向前。
他不是像完顏兀術般,倒身下拜,只是向郭慕石略為抱拳,俯身一躬,算是表示敬意!
「不行,先去鎮西!」
羅天行笑了一笑,長眉雙揚道:「有毒無毒,還說不定,但這『白水鎮』上,必有相當蹊蹺,袁兄,你還記不記得,我在昨夜遠觀,便說此處似乎籠罩了一片殺氣?」
誰知那黑衣蒙面人口中雖對袁五空盡量譏諷,心中卻未對他絲毫小視。
吳天才話之後,立即開弓……
由素變葷之故,是在白色的冬筍,和黑色的「冬菇」之間,有一支腳爪還在亂轉的金頭蒼繩!
這幾句話兒中,充分流露出看不起袁五空的鄙薄意味。
青袍道長毫不嗔怪地,笑了一笑道:「不要緊,小二命廚下炒一盤來,這盤拿去倒掉,但菜價不妨照算。」
他驚的是自己走南闖北,也有數十年江湖經驗與功力修為,怎的今日被這黑衣蒙面人輕輕用言語一激,就有點舉措毛躁,心氣浮動現象?……
袁姓老者從鼻中「哼」了一聲後,揚眉說道:「是誰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羅兄看出來了麼?」
但他雖未向前邁進,卻也來不及後退……
因為郭慕石的兩支眼睛,業已暗淡失神,並在自己注視這久之間,眼皮沒有眨過一眨,眼珠也沒有轉過一轉。
羅天行對於老友袁五空的功力造詣,夙所深諳,知道縱在自己手下,袁五空也有能力對拆上百兒八十合的局面,聽得蒙面黑衣人越來越傲之言,也有點微動嗔念,軒眉笑邁:「人生本屬遊戲,打個賭兒,又有何妨,但不知施主想以甚麼東西,作為賭注?」
但在袁五空最後那句「我非掏出牛黃狗寶,看看他是個甚麼東西變的不可」一語才畢之際,居然怪事又生!
郭慕石成了灰,吳天才呢?……
袁五空已知自制,強忍心頭怒火,冷笑說道:「袁某雖然學藝不精,『大聖拳』中的『翻天七式』,未必具有多大威力?但當世武林中,若有人能不令我完全出手,到是令人難以置信……」
如此情況,在距離郭慕石一丈以外之https://m•hetubook•com•com人,或可僥倖,否則便難逃劫數!
若追,平心而論,吳天才對於郭慕石身上那件「萬劫法袍」,也相當頭痛,相當畏怯!
第三根箭,也完全相同,極有韻律的,射中第二根箭兒尾部。
吳天才笑道:「郭天尊生氣了麼?我雖然在『天罡寒鐵箭』上,施展了『魚龍變化』的狡猾手法,但你適才從『萬劫法袍』之上,突飛一焰九釘,不也出於吳天才意料之外……」
等到他看見郭慕石時,兩人相距已近,加上追勢太急,竟在距離郭慕石四五尺時,吳天才方收住腳步。
郭慕石聞言,暗驚無怪江湖人稱「鬼斧神弓」吳天才智計絕倫,此人的心機方面,果極厲害!
原來向百勝的消息,果極靈通而正確,在當世武林中,極享盛名,被稱為劍術通神的「滄溟羽士」羅天行,和他好友「七指大聖」袁五空,果然雲遊路過,到了這「白水鎮」上。
袁姓老者聞言,立即閃動兩隻火眼金睛,向四外打量。
照情來說,郭慕石不像是個死人,因為那有人死後能屍身不倒,並把一雙眼睛,瞪得這大?
袁五空收斂功力,改凝暗勁,把這式「東海求針」的凌厲威勢,全隱藏於變化之中,準備在對方驕敵疏神之下,或可一舉得手!
羅天行看他一眼,長眉雙軒,冷然說道:「袁兄,對敵過招,最忌心浮氣躁,你且輕鬆一點,不要把得失之間,看得太重!」
吳天才被冷落得暴怒了,雙眉一挑,沉聲喝道:「郭天尊……」
颼,颼,颼是箭嘯破空之聲,箭到臨頭,歸元還本,又復由長變短,由一化三,分向郭慕石上中下三路飛到,但也被這位對暗器手法,向頗純熟,並係此道高人的「巧手天尊」一齊伸手接住!
「砰!」這一拉之下,「萬劫法袍」突然自炸,其炸力之強,把「巧手天尊」郭慕石的身體,炸成了千百小塊!
入手便知,白光並非暗器,而是只紙鏢,袁五空趕緊打開,只見紙上寫著極為簡單的「西郊一會」四字。
袁五空冷然問道:「知道我是誰麼?」
對方出語太狂,究竟勝機伺在?為甚麼以自己的江湖經驗,竟絲毫看不出來?
看到吳天才抱拳躬身,便慰然一笑,也告真正死去。
尤其「賣命賭命」之約訂的十分蹊蹺,對方所說「他的主人」是誰?自己的「朋友」,又是誰呢?
但雙方早已言明,此乃生死之戰,並非君子之爭,郭慕石曾施殺手於前,又何能怪責吳天才暗加襲擊於後?
原因之一是性情和善,原因之二是出手豪闊!
羅天行笑道:「袁兄,我修正一個字兒,對方不是『惡』意,而是『善』意……」
道長年約五十左右,羽衣星冠,背後插著一柄劍兒,五綹長鬚,神采修然出塵,簡直就像圖畫裏洞賓仙人呂純陽的模樣。
他在退,吳天才也在退……
羅天行知道袁五空性情甚暴,定已按納不住,遂趕緊搶步走過。
郭慕石仍舊漠然不語,他沒有笑容,也沒有怒意,甚至於連眼皮兒都沒有眨上一眨。
他於「巧手天尊」郭慕石轉身之際,乾脆電光石火般,再來三根,豈不一切解決?但吳天才不能那麼做,他有身分,有品格,賣弄花巧鬥心機則可,卻決不能從背後射人。
哧,哧,哧是肋下被人射中,「天罡寒鐵箭」的入肉之聲!
不錯,郭慕石確是生機已絕,就是一息尚存!
輕輕數語,卻以玄門極高功力「萬妙清音」,向袁五空耳邊,專注發出!
羅天行不加解釋,只是面含微笑的,向袁五空遞過一枚小小的紙卷。
不對,這次「郭天尊」三字出口,吳天才又有發現!
這副樣子,不像一個活人,卻像一個死人!
黑衣蒙面人這回果未閃避,足下站定子午,右掌一翻,凝勁硬接!
暫時還不知道結果。因為吳天才的身形看不見了,他是被籠罩在一片血雨精光之下……
既追得快,狹谷也短,自然轉瞬間便出谷口。
袁五空面前的酒杯,突告自行爆裂,「波」的一聲,濺了他一頭一臉,以及滿身酒水。
袁五空突然收式卓立,仰天狂笑!
不信自己的「天罡寒鐵箭」會失靈。
袁五空退後三步,凝神卓立,聽了羅天行之語,便慢慢舉起右掌。
郭慕石笑了,從那張一直冷漠得宛如鐵石的臉龐上,嘴角微掀,綻放出一絲安慰笑容!
黑衣蒙面人連搖雙手地,笑聲說道:「江湖人雖然均可能刀頭舐血,劍底飛魂,但在下這條性命,今日卻穩當得很,因為在這場賭約中,我是必勝一面……」
黑衣蒙面人以一種比他更冷的語音答道:「有什麼不知道的,你不過就是左手歧生七指,https://www.hetubook.com.com並練會一套百零八式『大聖拳』,更長得像隻猴子,江湖中才送了你個『七指大聖』外號的袁五空而已吧。」
但世間事往往出人意料,袁五空手掌才舉,便軟綿綿的自行垂落,人也頹然仆倒!
袁五空胸中怒火又騰地,勃然變色叱道:「無膽鼠輩,袁某已發『翻天五式』,你始終都倚仗小巧身法,閃展騰挪,還敢說有把擊麼!」
怪事突生,酒杯自爆,不禁把這沒見過世面,但卻財運頗佳的店小二,嚇得雙腿一軟,雙手一鬆,把那第三盤上加碗蓋,不可能再有蒼繩的「炒雙冬」,摔得碗盤粉碎!
黑衣蒙面人站在距離袁五空八尺之外,詫然問道:「袁大俠,你笑些甚麼?」
但第一盤捧上來的「炒雙冬」,本來是道素菜,卻突然變成葷的。
兩丈七八的牆角之後,轉出了一個黑衣蒙面人,由於蒙面之故,使人看不出面貌,也看不出年齡,但卻可以看得出此人身上,正透露出一片森森殺氣。
三根「寒鐵天罡箭」,不是分三次射出,而是一次射出!
於是,吳天才所射出的三根短箭,經過空中變化之後,竟連接成了一根長箭。
其實,問題不難解決,吳天才的「天罡寒鐵箭」共有二十六根,手發十二,弓射六根,恰好還有半數在手……
吳天才吃虧了,吃虧在書兒讀得太多,文武全才,他也想學學古人。
果然,袁五空右手一伸,把他攔住,揚眉叫道:「羅兄,你休管閒事,這位朋友好像是沖我袁五空而來,我要以我不入流的『大聖拳』中七式庸俗手法,向他討教討教!」
蒙面人不慌不忙,以一種極暇逸的神情答道:「當然有把握,在下躲了袁大俠五招,在第六式上,接你一擊,於是,袁大俠可能見讓,不再發生第七式『兜率偷丹』,豈不便由我贏得賭約?」
因為「巧手天尊」郭慕石並非回轉南山荒祠,他是面對吳天才,站在谷口等待。
袁五空道:「故人?莫非羅兄認得出紙卷上的字跡?」
青袍道長等小二去後,向猴形老者低聲說道:「袁兄不要怪責店小二,是座中另有高人在開我們玩笑。」
他估不出郭慕石受傷的輕重程度?甚至於是否受到損傷?……
嚴格說來,不是「射中」,只是「接觸」,一種粘非粘,箭與箭間,又毫無空隙的微妙接觸。
人不見了,吳天才也作了決斷!
「白水鎮」上最好的酒樓,前文已經交代,是「太白樓」。如今,在這最好的「太白樓」中,卻來了兩位「最好的酒客」。
「萬劫法袍」上所藏的針、刺、鏢、箭等厲害暗器,自然也不再保持原來形態,而化成萬點碎芒,向四外飛射而出。
颼……颼……颼……
猴形老者方把雙眼一瞪,青袍道長卻搖手止住,向小二溫言笑道:「小二,再去換上一盤,不妨加個蓋子,這錠銀子,算是酬謝你來回跑腿之用。」
袁五空略一尋思,似乎有所吃驚的,「呀」了一聲道:「紙卷上的話兒,確屬善意,但不知應該怎樣解釋?難道店小二為我們連送三次的那盤『炒雙冬』中,竟蘊有斷腸劇毒?」
郭慕石詫異,注目看時,吳天才竟乘自己一退之際,把黑色小箭,搭了三根在「九天神弓」的弓弦之上。
袁五空大笑道:「我不相信這種虛無飄渺的望氣之學,只問羅兄判斷這紙卷是何人所發的?」
羅天行略一沉吟道:「我們按照次序,先奔西南……」
照理說來,「寒鐵箭」無堅不催,所射中之處,又是肋下,郭慕石不單必已受傷,並還受傷極重才對!
沈宗儀在「五雲樓」中,銷魂蝕骨,吳天才在南山狹谷口外,驚魂碎骨,他們一面過於香艷,一面過於血腥,均暫時不再描述,故事轉到「白水鎮」上……
店小二簡直窘得想哭,感激的更想流淚!
羅天行笑道:「袁兄有所不知,我在接住那紙卷的一剎那間,耳邊曾聽得有人用擇人專注的『蟻語傳音』,悄悄對我說了『西南鎮外』四字」。
羅天行低笑一聲,截斷袁五空的話頭道:「袁兄不必再自負你那靈敏鼻子了,要知對方是誰,只消出鎮一行……」
這香氣的氣味,極為高雅,但是也極淡,淡到幾乎似有似無的地步,袁五空一嗅之下,含笑說道:「這氣味像花香,但又十分淡雅,不像一般花香,濃艷膩人,並使我這一向自負極為靈敏的鼻子也……」
語音至此,略略一頓,目光冷注黑衣蒙面人,沉聲說道:「賭約既定,絕難反悔,閣下請展絕藝,袁五空要出手了!」
念頭的速度,天下無可比擬!
但對方氣絕拉環之際,吳天才不單不想後退,反而想往前進。
這種動作,https://m•hetubook.com.com太以出於郭慕石的意材之外……
郭慕石退了一丈,吳天才也退了一丈,兩人之間的距離,成了三丈以上。
袁五空聽出此人對自己的「大聖拳」,居然十分熟悉,不禁暗吃一驚,又向這蒙面黑衣人,盯了兩眼。
同時射出的三根箭兒,竟會在空中分出先後?
羅天行把臉色一正,緩緩發話說道:「我曾加衡量,認為對方若存惡意,不必如此,何況以你我弟兄在江湖所獲微名,暨身上修為,也不怕有人敢來太歲頭上動土!」
哦,明白了,原來前三箭只是幌子,弄盡花巧,展盡手法之意,只在眩人心目……
袁五空悚然一驚,背脊間暗流冷汗。
羅天行詫道:「賣命?你要我為誰賣命?」
袁五空有所不解,雙眉微蹙問道:「這枚紙卷之上,並非書寫約會地點,對方既如天際神龍,不見首尾,羅兄又如何?……」
難!難!難!
袁五空怪叫一聲,莫名其妙地,瞠目說道:「一再揶揄,竟是善意?羅兄,你……你……」
因為他目光一瞬,加上山風微拂,從郭慕石「萬劫法袍」的肋下部位之上,發現了三個破洞。
袁五空四顧方向,見羅天行正與自己行往西南,遂含笑說道:「百變江湖,諸多險詐,羅兄到信得過這向我們傳書示好之人?……」
哧……哧……哧……
羅天行笑道:「袁兄面前那隻酒杯,決不會無故自行爆裂,是被這枚紙卷,凌空飛來擊破!」
郭慕石寒著一張臉兒,未予答話。
兩項問題中,前者令郭慕石驚佩,後者令郭慕石為之眩惑!
袁五空道:「我笑閣下言如虎兇,膽似雞蟲……」
這幾句話兒,說得厲害,暗中表示自己能逃出奇襲,郭慕石卻中了算計,向對方加以譏刺!
隨話聲,果然遞過一個小小的銀錁子。
但他畢竟因聲名蓋世,不肯立即示弱,又復後退,遂一面提氣凝功,作了各種防備,一面軒眉笑道:「郭天尊果然不俗,練得好高明的『不壞身法』,能吃得消我三根『天罡寒鐵箭』的,在當世武林中,你還是第一人呢!」
羅天行雙眉微蹙,向袁五空正色道:「袁兄,照我昨夜所見『殺氣』,『白水鎮』不是藏龍臥虎,便屬多事之秋……」
袁五空心頭蘊怒頗甚,雖聽對方業已改了「袁大俠」稱呼,卻仍怫然接口說道:「閣下是珍惜項上人頭,想打退堂鼓麼?」
他不信……
袁姓老者雙眉一挑壓低語音道:「西角上獨據一桌的黃衣人如何?」
小二「喏喏」連聲,立到廚房換了一盤端來,但等放在桌上後,盤中卻仍然添了和方才一樣的金頭厭物。
事情太出人意料,連修為湛深的「滄溟羽士」羅天行都吃了一驚,順著語音發處,抬頭看去。
這次的「郭天尊」三字出口,吳天才方看出不對……
這是多麼神奇奧妙的罕見手法?……
郭慕石走得雖慢,但由於狹谷甚短,已不見蹤跡。
不信郭慕石煉就了金剛不壞的曠代功力。
果然,紙卷上有種非經細辨,容易忽略的特別香氣。
黑衣蒙面人根本就不與袁五空正面接觸,每次均極為滑溜的,在對方拳招發動之前,以靈妙身法遠遠閃開。
一驚,一佩,一眩,一惑之間……
袁五空看完詫道:「這紙卷是從何而來?」
就在這將進未進將退未退之間,郭慕石身上所著的「萬劫法袍」,業已「砰」然自爆!
片刻前,完全優勢,轉眼後,只有挨打,怎不令這位「巧手天尊」,脹滿了一肚子氣。
兩人上得酒樓,小二才一招呼落座,擺好杯盤,便獲得那猴形老叟的一綻銀子賞賜。
吳天才追了……
青袍道長笑道:「對方是以『無形罡炁』,點落飛蠅,因未留意,來處難明,大概總是在臨街靠窗的那幾副座頭之上。」
郭慕石明白得遲了一點,知道「八十歲老娘倒繃孩兒之手」,自己雖穿有護身寶衣,但這「天罡箭」,乃寒鐵所鑄,仍然……
這時,店小二正捧著第三盤「炒雙冬」,並在盤上加上一隻蓋碗,小心翼翼的直到桌前……
假如郭慕石拉動小環之際,吳天才是往後退,則情況或許會稍好一點……
如今,他們雙方僅隔丈許,吳天才何等功力!十來縷黑色精芒,自然一閃即至!
他氣得有點發抖,但卻在發抖之中,暗把自己的內家勁力,凝聚到了極致!
蒙面人搖手道:「袁大俠得意莫早,須知戰略謀略,各有不同,對於這場賭約,我若無必勝把握,又怎敢以項上人頭,作賭注呢?」
黑衣蒙面人仍以溫和笑語,極簡單地答道:「我的主人,你的朋友。」
換句話說,也就是黑衣蒙面人和「七指大聖」袁五空,在這一掌硬接之上,功力hetubook•com.com悉敵,秋色平分。
如今,突然接近,又近得只有四五尺遠,吳天才怎得不心頭一驚,戒意奇強!
吳天才雙目凝光了,他把炯炯視力,聚於兩點!
由於這條狹谷的南端出口之處,稍有轉折,致使吳天才決定追敵時,看不見郭慕石根本未走,就在谷外。
離弦之後,最上面的一根箭兒竟超群先飛,飛到中途,便比其他兩根,快出三四尺遠。
但天下事難作定論,例外極多,郭慕石居然走了,一語不發,緩步從容,似乎含有不屑意味,更有挑釁、示威,想引誘自己隨後追去之意?
袁五空強自忍耐,但等出得「太白樓」後,卻委實無法再忍地,向羅天行皺眉說道:「羅兄你委實涵養太好,我們今天連續被人惡意揶揄……」
同樣有「弦響」,同樣有「箭聲」,但在「弦響」與「箭聲」進入郭慕石耳內之前,那三根「天罡寒鐵箭」已進入郭慕石的肋下皮肉之內!
是誰被震得連接往後退出了六步之遠?
老叟的年齡,彷彿還要大些,矮身大頭,尖嘴縮腮,活脫脫像位修煉成人的猴兒精怪。
這肯定語氣,不是「七指大聖」袁五空所發,而是出自陌生人口。
所謂「射中」,或許修辭欠佳,形容過當,似嫌射得太輕,甚於輕到不會使箭受到任何震動地步。
萬念如潮,均能在一瞬起滅,但這「追」或「不追」的簡單決定,卻化費了吳天才約莫一盞熱茶時間。
便因為一次射出,才顯得吳天才於「九天神弓」上,確有驚人造詣!
騰……騰……騰……騰……騰……騰……
箭不射人,箭竟射箭!
袁姓老者聞言,目光遂向臨街靠窗的幾副座頭上巡視。
中間的一根箭,與下面的一根箭,也分了前後,略有參差。
吳天才見三箭連中,以為郭慕石必告頹然倒地,那知郭慕石竟如同沒事人般,只向吳天才相當深沉的看了一眼,並回摸了肋間一下,便回轉身,緩步向來路走出這短短狹谷之外。
郭慕石走時極慢,吳天才卻追時極快!
袁五空見對方轉彎抹角說了半天,卻是表示他在硬接一招之下,便有把握能勝得自己!
他一笑之下,是斷氣了!
小二放下盤兒,方才看見,不禁「哎呀」一聲,窘得滿臉通紅!
後三箭才是具有實際威力,追魂奪命的閻王帖子!
根據賭約,只要袁五空一掌發出,便算獲得勝利!
袁五空聞言,遂把那張寫有「莫吃炒雙冬,須防吉裏凶,滄溟多樂土,何必入牢籠」字樣的紙卷兒,湊向鼻端一嗅。
吳天才「哈哈」一笑,面帶得色叫道:「郭天尊……」
來得既快,為數又多,所射部位,更是重要穴道,不由郭慕石不趕緊縱身後退,閃避這意外攻擊!
袁姓老者怒氣騰眉地,「哼」了一聲,接口道:「我不認為這是小事,對方若不認識我們,為何眩耀功力,開甚玩笑?若是認識我們,則敢在『滄溟羽士』羅天行和『七指大聖』袁五空面前賣弄之人必不簡單,我非掏出牛黃狗寶,看看他是個甚麼東西變的不可!」
羅天行又為對方的豪語傲氣一驚,目閃神光,沉聲問道:「萍水相逢,毫無恩怨,施主竟想與貧道賭命?」
這時,樓上上座達八成,卻不見有甚觸眼異樣人物?
第二根箭,先慢後快,在距離郭慕石身前七八尺處,便加速追上,射中了第一根箭的箭尾。
不信以自己的修為、智慧,以及臨機應變能力,竟當真應付不了對方那件「萬劫法袍」上的各種奇異法物!
若不追,則此來南山,只殺了一個「戊土神君」孫行土,未免心有不甘,何況沈宗儀也尚未見面?……
羅姓道長笑道:「有可能,但卻拿不準,這是小事,袁兄不必……」
袁五空拳招才發,他已以快得不可思議的閃電身法,退出了七八尺外。
黑衣蒙面人「哈哈」一笑,手指袁五空道:「羅道長且慢發問,且等袁朋友輸了東道以後,在下自會宣佈一切。」
這三箭太快了,除了「準」外,吳天才在「快」的表現上,更足驚人!
不單發現破洞,還從破洞之中,發現「天罡寒鐵箭」的箭尾。
但才出谷口,吳天才便倏然止步!
他發現郭慕石仍是那副不言不動,不怒不笑,連眼皮都不眨上一眨,冷漠的樣子!
黑衣蒙面人冷笑一聲,哂然笑道:「你那『大聖拳』中,威勢最凌厲,變化最神妙的,雖是『翻天七式』,但在我面前,卻最多只能施展六招,第七式『兜率偷丹』,絕對出不了手!」
這時,為袁五空凝神掠陣的「滄溟羽士」羅天行,心中好不詫異?
吳天才怔了?……
誰知頭兒才抬,步兒未邁,已發現郭慕石的嘴角之間,添了一絲既似安慰,又似殘酷的冷冷笑意!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