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翡翠船

作者:諸葛青雲
翡翠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章 互敘往事

第四章 互敘往事

門外語聲接道:「不錯!虎父無犬子,這才有點林家子孫的氣概。」
接著,又沉聲道:「你們這種待客之道,不辱沒文、林兩家往昔的聲威嗎?」
林志強不由一愣道:「你是衝著我而來?」
林志強不由一挑劍眉,抗聲說道:「難道還要我尊你前輩不成!」
林志強一挑劍眉道:「二位叔叔,既是如此,就讓他進來吧!」
但這動作,似乎沒瞞過那門外的不速之客,只聽他話鋒一轉道:「別舞刀弄劍的,憑你們三個,再苦練十年,我也不屑對你們動手!」
文龍低說道:「老弟,你表哥天亮之前,一定會到這邊來的……」
黑衣怪人沉思著接道:「十三年?那麼,他是在神秘離家三年之後,才回來的?」
文龍沉聲說道:「不管你怎麼相激,除非你表明身份,我們是不會開門的。」
但門外那位不速之客,委實高明得出奇,儘管林志強發射飛刀的心思和手法,堪稱高絕,卻對那位不速之客莫可奈何,只聽他冷冷一笑道:「娃兒委實已和_圖_書獲林家真傳,可喜可賀。」
林志強劍眉一挑間,黑衣怪人又搶先接道:「別不服氣!娃兒,別說是你,縱然是你父親和你二叔,也不能不聽話。」
「這個,我倒不清楚。」林志強接道:「我只記得,當我略懂人事時,我母親告訴我,他老人家是拿著先父的遺物和武功秘笈,來到我家的。」
文虎也接著道:「閣下既然是道上人,又知道文、林兩家的過去,當然也該知道目前南昌城中的情況……」
黑衣怪人點點頭道:「可以這麼說。」
黑衣怪人道:「尊我一聲『前輩』,也不為過分,不過,目前你我之間,還是乾乾脆脆稱為你我比較好。」
接著,又沉聲說道:「快點開門,我問幾句話就走,決不難為你們。」
「不!」林志強長嘆道:「老人家已去世五年。」
話聲中,已揚手擊出七把柳葉飛刀。
林志強道:「是僕人,是管家,同時,也是傳授我武功的師父。」
文龍冷然接道:「閣下既然自稱並無https://www.hetubook.com.com惡意,有什麼要問的,就請問吧!」
林志強苦笑道:「你這一問,算是問道於盲了。」
他這擲出飛刀的手法,真不愧是武林一絕。
林志強幽幽一嘆道:「我想立即見見表哥。」
七把飛刀都是同時發出,但其中四把是破門而出,另外三把卻由窗口|射出,繞射門外人的側背。
復頓話鋒,又輕輕一嘆道:「比方說,你二叔為何要離家出走,一隱就是一二十年?」
文虎晃燃火摺子,將案頭燭火點燃之後,文龍才擺手做肅客狀道:「閣下,請!」
「奇怪?」黑衣怪人注目接道:「他是怎麼自圓其說的?」
黑衣怪人逕自坐在一張木椅上,一面冷然截口道:「娃兒,論年紀,論輩份,你都不配在我面前用這『閣下』二字。」
「那麼,他一直以這奇特的身份,在你家中呆了十三年?」
林志強接問道:「文表哥會不會武功?」
林志強星目中寒芒一閃道:「我父親是你殺的?」
林志強冷笑一聲道和圖書:「好大的口氣!」
黑衣怪人緩步入室,順手將房門關好,左手卻將七把柳葉飛刀還給林志強道:「娃兒,還給你,以後,可別不分敵友,動輒就用這勞什子。」
文虎接道:「老弟,事情是這樣的,當我們兩個出差途中,聽到那不幸的消息時,立即改裝易容,兼程趕回,經過多方暗中打聽,才找到現在的小主人,也幸虧咱們兩個平常知道老主人存放武功秘笈的所在,終於在破瓦殘垣中,找出那隻鐵盒,費盡心機,才避過白骨魔君手下的耳目,逃往北京,一直到如今。」
文龍卻輕輕一嘆道:「至於咱們兩個,則是先一天奉派出差,才留下這條老命……」
文虎沉聲問道:「閣下是何方高人?」
林志強接問道:「你既然自稱是敵人,你我之間,還有什麼可問的?」
黑衣怪人截口問道:「你今年幾歲?」
文龍扭頭喝道:「老二,燃燈。」
林志強苦笑道:「不瞞你說,我也一直到今天天黑時,才知道他老人家就是我的二叔。」
只聽門外響起m.hetubook•com.com一個冷峭的語聲道:「夠機警,只可惜道行還太差。」
林志強接過飛刀,訕然一笑道:「閣下是……」
那冷峭語聲道:「不敢當『高人』之稱!嚴格說來,我該算是你們的敵人,不過,我已說過,決不難為你們,只問幾句話就走。」
聽語聲,這幾句話,倒是由衷的讚美。
黑衣怪人點點頭道:「不錯。」
黑衣怪人笑道:「娃兒想到什麼地方去了,我如果是你的殺父仇人,還會留下你這個禍根嗎!」
門外那冷峭語聲道:「『鐵筆雙英』,以往也算是響噹噹的人物,想不到卻是膽小如鼠之徒。」
文虎忽然低聲沉叱:「噤聲!」
林志強一愣道:「這就是你所要問的問題?」
當正面四把破門而出,發出「咚咚」震響時,其餘三把,恰好迴旋側襲,可算得上是大出意外,令人防不勝防。
提到武功,文龍不由精目一亮道:「好教老弟得知,你表哥不但文武雙全,而且武功成就,決不在當年的文大俠之下。」
同時,並揚掌將案頭燈火擊滅。
不等和圖書對方開口,又長嘆一聲道:「娃兒,你們林家的事,委實太複雜了,一直到目前,連我也還一直被蒙在鼓中。」
林志強笑問道:「那他的武功是誰教的?」
「我這敵人,可有點奇特。」黑衣怪人笑了笑道:「娃兒,現在是我問你,可不許你發問!」
黑衣怪人接問道:「令堂還健在?」
說話間,文龍暗中一打手勢,三人已悄然亮出了兵刃。
「十八。」
林志強點點頭道:「大概是的。」
「少廢話!」門外人冷然截口道:「我如非諒解你們的處境,早就破門而入了。」
林志強沉思著道:「當他老人家來到我家時,我才不過五歲……」
黑衣怪人目光深注地道:「難道你二叔一直沒跟你說過?」
這時,文龍已戒備著將房門打開,只見一位全身黑衣,只留一雙精目在外,分不出年齡性別的黑衣怪人,正目光炯炯地向室內打量著,一面並似笑非笑地道:「要大方就大方到底,燃燈!」
黑衣怪人訝然地道:「那麼,在你們隱居南昌時這一段日子中,他用的是什麼身份?」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