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翡翠船

作者:諸葛青雲
翡翠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三章 火拼

第十三章 火拼

班侗淡淡地一笑道:「咱們最好是省去磨嘴皮的工夫,請!」
班侗注目如故地道:「這雲夢地區,近日以來的風雲聚會,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你柳莊主當也承認,這顯示『三大』之間的火拼,已到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的危境?」
班侗含笑問道:「聽這語氣,柳莊主似乎是為了濟困扶危才將林家的孽種劫來?」
柳伯倫笑了笑道:「上官神君為何沒來?」
只聽那冷峭語聲冷笑一聲:「要瞻仰我老人家的風采,有機會的……」
柳伯倫截口接道:「我同意這說法,班兄,別繞圈子了,請直截了當地說!」
火光一閃,靜樓前這一個半弧形的範圍內,至少亮起了百支以上的松油火把,將眼前這一片群豪畢集之地,照耀得如同白晝。這情形,使隱身靜樓之上的林志強,瞧得清清楚楚。
林志強蹙眉說道:「『巫山雙煞』與『陰陽雙煞』,這合稱『南北四煞』的四個黑道魔頭,居然都被上官玄所羅致,看來上官玄這老賊,真不知網羅了多少牛鬼蛇神?」
只聽柳伯倫的語聲呵呵大笑道:「多謝班老弟關注,柳伯倫已經提早回來。」
周一民「哦」了一聲道:「那倒是我太孟浪了。」
林志強不由苦笑道:「柳姊姊,如果我這趟四川之行一心中有什麼瞞著你,那我此生將得不了……」
柳伯倫也呵呵一笑說道:「冷面仙子,班兄,此刻都是我柳伯倫的貴賓,請不必再抬槓了……」
林志強正容接道:「我想,他老人家必有深意。」
接著,震聲大喝道:「燃燈!」
班侗披唇一哂道:「你也不是什麼首腦人物!」
這兩個剛剛交上手,「臥虎莊」方面,又有兩個灰衫老者向班侗撲來。
只聽樓下傳出班侗的語聲道:「江總管,三更已到了吧?」
柳伯倫聽若未聞,甚至連臉色都未變一下。
周一民正容道:「班大俠誤會了,周一民早已退隱多年,不過問江湖之事了。」
班侗正容接道:「公道自在人心,柳莊主,目前,大家都心中明白,對林家孽種,已不是一個趕盡殺絕的問題。」
但這兩個灰衫老者身形未落,那本來是自成一組,可能是「太行五鬼」的五個黑衣人中,也同時掠出兩個,其中之一並敞聲笑道:「在下敬領高招……」
柳如眉嫣然一笑道:「『巫山雙煞』中的歐陽恒,已在南昌城外,死於令叔林二俠之手,如今的『南北四煞』,只能稱之為『三煞』啦!」
周一民不禁苦笑道:「閣下真是冷得可以,好!老朽遵命就是。」說話間,已緩步退了回去。
周一民苦笑道:「冷面仙子,請等在下說明來意之後,再下評語可好?」
柳伯倫道:「在下希望聽到具體辦法?」
這時,靜樓前參與搏鬥的人,已多達二十人,而這二十個高手,都是「白骨魔宮」與「臥虎莊」的手下,「赤城山莊」的人,都還在好整以暇地做壁上觀。
「聽到了。」柳伯倫含笑接道:「周大俠是否有需在下效勞之處?」和-圖-書
柳伯倫不由一愣道:「周大俠怎會找我要人?」
人群中,又響起那冷峭的語聲道:「天下真有不知羞恥為何物的人!」
人群中響起一個冷峭語聲道:「柳莊主,我們這些人,不是來聽你打哈哈的!」
原來那五個黑衣人,果然是「太行五鬼」。
冷無雙截口一聲冷哼:「客氣,班侗,老實告訴你,同你說幾句話,已經是太抬舉你的啦!」
雖然一時之間,還未分勝負,但那位冷傲絕倫,目空一切,不惜兩面作戰的冷無雙,似是已感到事態不妙了。
冷無雙一挑黛眉道:「那麼,我的意見,是單打群毆,雙管齊下。」
班侗冷冷一笑道:「目前群豪之中,可能還有人不完全瞭解,所以,在下不能不多費點精神。」
一頓話鋒,才目光深注地說道:「柳莊主,『江湖三大』之間,雖然和平相處已久,但暗中各自秣馬厲兵,意圖一逞,這一事實,你該不致否認吧!」
微頓話鋒,又淡笑著接道:「因為你柳莊主有那麼一位武功機智,兩稱高絕的姑娘,能在各方豪傑爭奪之下,獨佔鰲頭,將林家孽種劫來此間,所以才……」
冷無雙道:「我是『臥虎莊』莊主的胞妹,也等於是莊主……」
冷無雙這回可真沒再動肝火了,只見她眉鋒揚了揚,目光移注柳伯倫問道:「柳莊主,你怎麼說?」
柳伯倫笑了笑道:「柳伯倫既承冷面仙子抬愛,捧上『地主』寶座,俗語說得好:『主隨客便』,這劃道之事,就有勞諸位費神了。」
「人情味?」冷無雙冷哼一聲道:「班侗,你既然也懂得人情味,那你今宵就不該來趟這塘渾水。」
柳伯倫神色一整,目注發聲處,沉聲說道:「這位朋友,有話請站出來說。」
只聽那「寶相夫人」冷無雙輕笑一聲道:「班侗,你是為了同柳伯倫敘舊而來?」
那冷峭語聲適時接道:「好!快人快語,不愧是巾幗英雄!」
周一民截口接道:「這無關緊要,我只要知道林志強的確在這兒就行。」
周一民一愣道:「還不到頓飯工夫。」
林志強不由苦笑道:「我正恭聆著哩!」
柳如眉俏臉一變,恨聲說道:「你那二叔,也真是的,教人家千里迢迢跑到那邊去,卻不說明是為什麼。」
周一民道:「我不管什麼『翡翠船』,『翡翠馬』,也不管你們什麼『三大』、『四大』間的火拼水拼,此行只是為了找我的女兒。」
那冷峭語聲又接口笑道:「沒想到『惡虎莊』這一頭雌老虎,倒還真有點鬚眉氣概。」
班侗方白臉色一變,冷無雙又沉聲接道:「你想想看,在『江湖三大』之中,你算什麼東西!」
另外,有五個黑衣人和兩個灰衣人,也自成一組,林志強的想像中,這該是那什麼「太行五鬼」和「陰陽雙煞」了。
這些人的外圍,成半弧形圍聚著,是形形色|色的武林人物,為數總在二百人以上。
柳伯倫笑了笑,未接腔。
冷無雙截口接道:「那很簡單https://www.hetubook.com.com,合則留,不合則去,你可以立即滾蛋!」
班侗欠身回道:「多謝柳莊主關注,敝上也硬朗得很!」
冷無雙截口冷笑道:「班侗,你如果不服氣,就不妨先上。」
柳伯倫朗聲笑道:「那位暗中說話的朋友,雖然你對我敵意甚濃,但我不能不對你的證明,敬致最衷誠的謝意,否則,我真得大費一番唇舌的了。」
目前與這灰衫老者交手的,正是五鬼中的老三「貪鬼」任寶山和老五「病鬼」覃大年。
兩個灰衫老者冷笑一聲,飛身進擊,其中之一並敞聲大笑道:「『太行五鬼』中人,也不過如此……」
霎時之間,已互相奇招迭出地打得難解難分。
在靜樓上暗中窺探的林志強不由心中暗忖著:「此人喜怒不形於色,看情形,其城府之深,恐怕不在『千面諸葛』班侗之下……」
周一民再度一愣道:「這個……我承認。」
柳伯倫含笑接道:「託福!託福!」
沉默已久的冷無雙又冷然接道說:「男子漢,大丈夫,僅說些違心之論,就太不夠意思了!」
班侗雙手一攤,做苦笑狀道:「上命所差嘛!我個人又何嘗願意趟這渾水……」
「是!」
唯一例外的是周一民,他,對冷無雙這足能傾國傾城的一笑,竟視若無睹,停立柳伯倫身前丈遠處,目光深注地問道:「柳莊主,方才在下所說的話,你都聽到了?」
這兩位,班侗用羽扇,走的是陰柔路子,刁猛用九節鋼鞭,走的是剛猛路線,表面上看來,一剛一柔,雙方旗鼓相當,難分軒輊,但根據柔能剋剛的道理,時間一久,獲勝的必然是班侗無疑,現場多的是大行家,當然都明白這道理。
當然,這些人都是較為普通的人物,但也難保沒有身懷絕藝的高人隱跡其中,同時,也可能有「三大」之間的人物混雜在內。
冷無雙氣極之下,連粗話也罵了出來,但那冷峭語聲卻反而提醒她道:「冷面仙子,面對強敵,可不能動肝火。」
背樓面外,人數最多的,是「赤城山莊」的人,「白骨魔宮」與「臥虎莊」兩方面,看去只有三五十人不等。
此人不愧是人間尤物,當她冷若冰霜時,固然美得令人艷羨,目前這綻顏一笑,更是如牡丹盛放,令人如沐春風,也似飲醇釀,頓時使在場全體群豪,目光都為之發直。
當四日交投時,林志強但覺柳如眉的雙目,在黑夜中看來,有若兩顆閃耀的星星。
以諸葛自命的班侗,居然被窘得老臉一紅,發出一串乾笑道:「冷面仙子,這叫做禮尚往來,也是咱們祖宗遺傳下來的人情味嘛!」
柳如眉連忙伸出纖掌,掩住愛郎的嘴唇,媚笑著:「不必賭咒,我相信你就是……」
人群中又有人「嗤」了一聲道:「二位有沒有個完?」
那冷峭語聲接道:「必要時,我會站出來的。」
冷無雙道:「武力解決,自然是拼個強存弱亡,沒什麼新花樣,只有單打與群毆之分,這兒雖然不是『赤城山莊』,m.hetubook.com.com但同道們都是衝著你而來,你也算是忝為地主,理當由你劃下道來。」
話聲中,「砰」然巨震,四人已凌空硬拼了一掌。
「太行五鬼」中的老大邢斌與老二巫義方待飛身迎戰,那另一組的兩個灰衫人已搶先掠出,其中一人並朗聲笑道:「這兩個交由我們兄弟……」
「雲夢釣叟」周一民,面色肅穆地獨自靜立一隅。
冷無雙冷然接道:「那是我的事,毋須你費神!」
周一民注目問道:「柳莊主是否承認,林志強已被你劫持?」
柳如眉突然扭過嬌軀,面對面地沉聲說道:「弟弟,看看我的眼睛。」
冷無雙怒聲叱道:「你如果也算一號人物,就滾出來!」
「憑你也配!」冷無雙扭頭一聲沉喝道:「刁總管,先與我拿下這姓班的!」
柳柏倫含笑截口道:「請問周大俠是幾時來到荊州的?」
柳伯倫笑一笑道:「我已經承認了,但不知與尋找令嬡之事,有何關連?」
刁猛應聲而出,掠向班侗身前笑道:「前此在監利城外,未分勝負,也未能盡興,殊為遺憾,今宵當可放手一搏了。」
只聽一個沙啞語聲笑道:「白執中,老夫如不能在百招之內收拾你,皇甫欽這三個字就倒過來寫!」
柳伯倫點首笑道:「正是,班兄真不愧是我柳伯倫的知己……」
班侗冷冷一笑道:「周大俠也有意插上一手?」
班侗似乎微微一愣,道:「這個……在下可未便作答。」
江濤的語聲道:「不錯,差不多了。」
柳伯倫接道:「方才,林志強來到我這兒時,沿途不知經過多少高手攔截,這些人,目前都在場,周大俠何妨問問看,當時,馬車中除了林志強與小女之外,是否還有第三者在內?」
班侗眉鋒一揚說道:「可是,自從約莫二十天之前,南昌城中,林家孽種突然被發現之後,『三大』之間,已不約而同地轉移了目標……」
周一民道:「小女是追躡林志強而來,林志強既然在柳莊主手中,小女當不會例外……」
班侗目光深注地道:「難道柳莊主不是為了那傳說中的『翡翠船』?」
柳伯倫淡淡地一笑道:「朋友,能否請出來,讓柳伯倫一瞻丰采?」
柳如眉笑道:「百招之數,可能是誇大了一點,但如憑單打獨鬥,『臥虎莊』八長老中人,絕非『陰陽雙煞』之敵,那是不容懷疑的。」
班侗截口笑道:「區區既能代表上官神君前來,自然也代表上官神君的身份。」
周一民道:「『效勞』是不敢當,但請柳莊主,看在武林一脈,以及在下只有一個獨生女兒的分上,將小女還給我。」
其實,他外表鎮靜,內心之中,卻非常不安,因那冷峭語聲的人,語聲忽東忽西,飄忽不定,顯然一身修為不在他柳伯倫之下。
至於柳伯倫,能夠隔山看虎鬥,讓對方兩敗俱傷之後,自己坐享漁人之利,自然是再好不過,所以,冷無雙不再向他挑戰,他也樂得裝迷糊,養精蓄銳地冷眼旁觀,同時,嘴唇翕張,顯然,https://m•hetubook.com•com他是在以真氣傳音,向手下指示機宜。
柳伯倫笑說道:「周大俠別說得這麼難聽,我承認林志強在我這兒,但並非劫持他,而是……」
冷無雙道:「依我之見,很簡單,武林中事,當然是以武力解決。」
「這個……」
柳伯倫截口笑道:「難道貴宮對林家僅有的幼苗,也必須趕盡殺絕?」
話聲中,「砰砰」連聲,這四個也分成兩對打得如火如荼,因這四個穿的都是灰衫,又是以快制快的搶攻,因而一時之間,使得旁觀者不但看不出他們之間,是誰佔優勢,甚而至於連誰是「白骨魔宮」中人,誰是「臥虎莊」的人,都沒法分辨了。
她不但不再向柳伯倫挑戰,那本來就冷若寒霜的俏臉,也更加凝重起來。
現場中,所謂江湖三大中的首腦人物,除了「白骨魔宮」的上官玄,「臥虎莊」的莊主冷無垢,未曾親自出場,各自分別以國師班侗和胞妹冷無雙代表之外,「赤城山莊」方面,自莊主柳伯倫以下,幾乎已全部出場,而這些首腦人物,林志強可說是全已見過,僅僅印象上有深淺之分而已。
這不過是林志強目光一瞥之間的印象,就當他準備向柳如眉有所詢問之時,只見柳伯倫打了一個「哈哈」,敞聲大笑道:「諸位!柳伯倫這廂有禮了。」說著,抱拳朝著外圍群豪,作了一個羅圈揖。
柳伯倫含笑問道:「依冷面仙子之見呢?」
那冷峭語聲又接道:「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班侗,你說話未免太不乾脆了!」
林志強就著乍亮的火把,目光一掃之下,只見「三大」之間的人員,壁壘分明地,分鼎足之勢,在靜樓前對峙。
就當他心頭微微一蕩間,柳如眉已沉聲接道:「不許避開目光,好好答我問話。」
剛好這時,那「雲夢釣叟」周一民,已顯得頗為不耐地緩步而去。
班侗的語聲道:「為何柳莊主還沒回來?」
柳如眉道:「你方才拒絕與本莊合作,我才有此聯想。」
那冷峭語聲道:「你少囉嗦,也少打岔,如果不急著去找你那個寶貝女兒,就靜立一旁,以觀究竟。」
暗中窺探的林志強向一旁的柳如眉低聲說道:「白執中,是『臥虎莊』八大長老之一,這皇甫欽也未免太狂妄了一點。」
柳伯倫反問道:「班兄認為還有什麼問題呢?」
接著,又注目問道:「貴上也好?」
原來那另成一組的兩個灰衣人,果然是難纏的「陰陽雙煞」。
人群中有人發出一聲冷嗤,但班侗卻首先敞聲笑道:「柳莊主別來無恙?」
那冷峭語聲笑道:「不忙,不忙,還不是時候,時間還沒到哩!」
刁猛冷笑一聲:「來得好!」手中九節鋼鞭一式「玉帶圍腰」,疾掃而出,霎時之間,兩人已交換了三招。
柳伯倫笑了笑道:「我承認,而且眼前這情況,就是事實。」
此人怪不得有「冷面仙子」的綽號,不但外表冷若冰霜,連語聲也是那麼冷漠得不帶一絲感情。
此人語氣雖然是在恭維冷無雙,但他不但將冷無雙喻為雌老和圖書虎,而且將『臥虎莊』說成了『惡虎莊』,可委實是大大的不敬。
這兩個,當然不是省油的燈,聞言之後,一面飛身迎戰,覃大年並怒喝一聲:「匹夫!你且嚐嚐大爺的手段!」
班侗一搖手中羽扇,拈鬚微笑道:「只要仙子有意賜教,班侗自當捨命奉陪。」
柳伯倫笑問道:「冷面仙子竟要同時兩面作戰?」
柳伯倫笑道:「冷面仙子,柳某與令兄之間,曾有君子協定……」
冷無雙披唇一哂道:「難道你不是為那『翡翠船』而來?」
班侗冷冷一笑道:「冷面仙子,說話請客氣一點……」
「請」字聲中,手中羽扇一揚,已欺身而上。
班侗的身手,固然可能比刁猛稍強,但如果突然增添兩個高手加以突襲,那情況就不同了,所以冷無雙的這一手,不但陰損,也實在不夠光明。
柳伯倫點點頭道:「我同意這說法。」
冷無雙目光凝注柳伯倫問道:「柳莊主,今宵之事,你怎麼說法?」
這時,冷無雙身邊的兩個灰衫老者已悄然而出,向班侗身邊掠去,看情形,大有乘其不備,向班侗突施殺手的意圖。
眼花繚亂中,但聽一個蒼勁的語聲道:「『陰陽雙煞』居然也做了上官玄的狗腿子,真是天下奇聞……」
林志強一愣道:「柳姊姊為何會有此一問?」
但身為「臥虎莊」首腦的冷無雙,卻似乎並沒想到這點,她僅僅扭頭向靜立她一旁的兩個灰衫老者,以真氣傳音交代幾句之後,立即向柳伯倫沉聲說道:「柳莊主,咱們也不用閒著。」
也許是那兩個黑衣人功力略遜,也可能是兩個灰衫老者蓄勢而發,佔了便宜,這一掌硬拼,兩個黑衣人被震落地面之後,居然還退了三步。
柳如眉美目深注地道:「弟弟,你這趟四川之行,心頭必有隱瞞我的地方。」
「太行五鬼」,是結義兄弟,以酒、色、貪、癡、病排名,為黑道上難纏人物之一,一向獨來獨往,對任何人都不賣賬,如今居然肯替白骨魔宮賣命,倒算是武林中一大奇聞。
「那就閉住你的狗嘴!」
「那是另一回事。」冷無雙冷然截口道:「眼前情況不同,可得另作打算。」
冷無雙似已相信周一民所言是實,不由嫣然一笑道:「難道你的女兒,被人家拐走了?」
柳伯倫笑道:「這就是了,周大俠只聽說林志強在我這兒,卻不曾親眼見到事實經過?」
周一民方自眉鋒一蹙,那冷峭語聲又冷然接道:「這個,我可以證明,當時馬車中委實只有兩個人。」
班侗沉聲接口道:「柳莊主,咱們還是談些正經事吧!」
柳伯倫笑道:「是的,咱們該打開天窗說亮話了,班兄請直道來意。」
柳伯倫呵呵大笑道:「冷面仙子說得對,看來倒是我柳伯倫多管閒事了。」
班侗同時接口笑道:「冷面仙子好像已穩操勝券……」
周一民接問道:「朋友你是誰?」
林志強雖感納悶,卻不能不遵辦。
那冷峭語聲道:「少來這一套!」
「好!」班侗正容接道:「我代表全體群豪,先說幾句該說的話。」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