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翡翠船

作者:諸葛青雲
翡翠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五章 瞬息萬變

第十五章 瞬息萬變

柳伯倫正容接說道:「理由很簡單,當年圍剿文、林兩家,柳某也是保持中立,『赤城山莊』的信條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離去?」柳如眉美目大張地訝問道:「此情此景,你能離去?」
兩人方自心頭一凜間,那位不速之客業已凌空伸指,點了柳如眉的穴道,也解開了林志強被制住的穴道,並急聲說道:「林少俠,快燃燈!」
上官玄眉峰一蹙道:「柳莊主是否另有解釋?」
柳伯倫一面飛身迎戰,一面揚聲說道:「上官神君,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咱們聯手上啊!」
她見上官玄一直按兵不動,在一旁做壁上觀,方自向上官玄投過憤怒的一瞥,她的對手之一卻呵呵大笑說道:「冷面仙子的功夫,委實了得,值得咱們兄弟賣力,老二,加點油,別讓人家仙子笑咱們倆是『銀樣蠟槍頭』呀!」
但他身形未落,周一民已如影隨形地跟蹤而上,「呼」地一聲,連釣桿帶釣絲,疾掃而來。
林志強點點頭道:「是的!姑娘,恁多父輩在為我拼命,你教我內心怎安……」
那道神秘人影射出的軟索上顯然有著鐵釘一類的利器,此時,但聽「篤」地一聲,釘上窗外的木框上。
如無阻礙,那人該可借力上升了,但他身懸半空,功力再高,也沒法與柳伯倫那居高臨下,雷霆萬鈞的掌力相抗拒,匆促中,只好卸勁向二樓上的飛簷上飄落。這些,不過是剎那之間的事。
話出身隨,已橫身向柳伯倫撲去。
「雲夢釣叟」周一民,武功獨樹一幟,在南七省中,地位也頗為崇高,尤其是他這獨門兵刃——釣魚桿,是用產自崑崙絕頂的陰沉寶竹,與天山的冰蠶絲所製,兩者都不畏寶刃,再加上他那奇特的招式,可算是武林中難纏人物之一,其身手,並不在當今三大首腦人物之下。
但守在窗口的柳伯倫,怎能容他得手,但見他大喝一聲:「匹夫下去!」
以柳伯倫的身手,這一記劈空掌,又豈是等閒。
他的話沒說完,人群中又傳出那冷峭語聲道:「上官玄,別老以為眾人皆醉你獨醒,江湖上的傻瓜,可並不多。」
上官玄冷笑道:「好!既然你們二位都不同意,咱們就來個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吧!好在這也是我意料中的事……」
接著,又沉聲說道:「你忍心看你的父執輩,都死在這兒……」
「砰」地一聲,班侗已應聲與金石堅拼了一掌,雖然班侗被震得凌空三個倒翻倒縱丈外,但金石堅受到這一阻滯,已被跟蹤而上的上官玄再度纏住,急得他怒喝一聲:「上官玄,老夫跟你拼了!」
他濃眉緊蹙,精目環掃全場之後,不自覺地搖搖頭,似有抽身離去的意圖。
周一民聽得心頭劇震,脫口接問道:「閣下是那位?」
黑衣怪客笑道:「放心,我不會傷害她。」
接著,又揚聲笑m.hetubook.com.com道:「嗨!冷面仙子,你是老處女,咱們是老處男,咱們將就點湊合一下如何?」
話沒說完,她的對手之一哈哈大笑道:「多承誇獎!咱們兄弟可汗顏得很。」
上官玄目光移注冷無雙道:「冷面仙子,你也該表明態度了。」
林志強方自心頭一震,那神秘傳音又起:「我就是你的金伯伯,也許你已受了禁制,或者真氣傳音還達不到這距離,如果你是虎兒賢侄,就趕快以點頭示意……」
那黑衣怪客又低聲說道:「拿到窗口來!」
那神秘傳音道:「目前你毋須過問。」
這一句話的分量,委實太重了,使得林志強心頭一震,不加思索地,取出打火石,將案頭蠟燭點燃。
林志強不由驚呼一聲道:「兄台,使不得……」
神秘人物受到連番偷襲,似已激起心頭怒火,只聽他怒喝一聲:「未必見得!」
金石堅獨鬥兩個魔頭,情況固不樂觀,其餘群俠,在眾寡懸殊之情況下,也是傷亡迭見,呈不支狀態。
就當他激動得怔住,忘記點首回答時,那神秘話音又輕嘆一聲道:「虎兒,也許你太激動了,但你應該鎮靜一點,你瞧,下面多少叔叔伯伯,在浴血苦戰,他們不惜拋頭顱,灑熱血,為的就是掩護你脫困啊……」
柳伯倫怒喝一聲:「周一民,你瘋了!」
這時,冷無垢已是和那冷峭語聲的人,打得難解難分。
「砰」地一聲大震,緊接著「嘩啦」連響,那二樓的屋角,已震塌了一大片,兩道人影,也同時落地。
這時,林志強的耳中,忽然聽到一絲細如蚊蚋,卻非常清晰的語聲道:「那站在窗口右邊的,是否即林家堡的虎兒賢侄?」
現場中,除了刀劍耀眼,人影紛飛之外,金鐵交鳴之聲,綿綿不絕,更是此落彼起。
但見一股狂飆,挾著「呼呼」銳嘯,潮湧而下。
上官玄怒聲喝道:「金石堅,你滾出來!」
由這外表,以及方才上官玄的話中推測,此人該是那「九指神駝」金石堅無疑了。
周一民接問道:「你說,小女在哪兒?」
那冷峭語聲呵呵大笑道:「冷無垢,來得正好,咱們先戰一千回合……」
柳伯倫含笑接道:「正因為這是特別大事,冷面仙子才不便擅自做主呀!」
林志強禁不住心頭一陣激動,訥訥地說道:「姑娘,你如果真的對……對我好,就該讓……讓我立刻離去……」
柳伯倫不愧是三大之間的首腦人物,在對方驀然發難,先機已失的情況下,猶能從容不迫地爭取主動。
但就當他身形欲動未動之間,耳中忽然傳入一聲輕笑道:「周大俠,你也是俠義道中人物,此情此景,你能就此忍心離去?」
冷無雙蹙眉接道:「事關重大,該由家兄做主才對……」
隨著這話聲中,一道人影,向那冷峭語音發聲處疾www.hetubook.com.com射而來。
林志強連向對方道謝的話也沒說出,張口訝問道:「兄台,燃燈幹嗎呀?」
這同時,上官玄冷冷一笑道:「這如意算盤,恐怕行不通!」
柳如眉一挫銀牙道:「林志強,我情願你恨我一輩子……」
當然,接著的行動,就是飛身參戰。
原來,這突然發難之人,竟是「白骨神君」上官玄。
人未到,他那獨門兵刃的釣桿,已凌空擊向柳伯倫,口中並大喝道:「柳伯倫,你吃我一桿!」
柳伯倫長長嘆息了一聲道:「好,有什麼條件,你說吧!」
這一瞧,當然會發出一串驚「啊」之聲。
周一民掙了掙身,猛然一挫鋼牙道:「好!我這就參戰!」
儘管他一時之間,尚未露出敗象,但如時間一久,後果實在堪虞。
但她的身形才動,人群中已飛出兩道人影,將她截住,其中一人朗聲笑說道:「冷面仙子,咱們兄弟陪你玩玩……」
這時,靜樓前唯一閒著的,只有「雲夢釣叟」周一民。
這剎那之間,林志強被一股非常激動的心情給愣住了,忘記了點頭示意。
冷無雙沉思之間,上官玄注目接道:「冷面仙子尊意如何?」
話聲中,也飛身加入戰圈。
那冷峭語聲的人用話一激之後,不由使她黛眉雙揚,怒叱一聲:「匹夫找死!」
隨著這話聲,一記劈空掌,遙遙擊下。
話聲微弱而清晰,也似乎很遠,顯然是一位絕頂高手,以「千里傳音」之術傳來。
就當此時,一道人影,有若匹練橫空似地,疾射林志強與柳如眉所立的窗口。
這三位一交上手,臥虎莊方面的人,也紛紛出動,一時之間,但見人影紛飛,「砰砰」大震與金鐵交鳴之聲,不絕於耳,一場混戰,也隨之蔓延開來。
這情況,可說是岌岌可危。
但因距離過遠,當他距窗口還有約莫丈五距離時,已呈勢盡下墜之勢。
柳伯倫急聲接道:「有話好說,請先將小女送回樓上去。」
就當周一民的釣絲即將纏住他的千鈞一髮之間,足尖一點地面,已快若飄風地騰拔三丈有餘,並在這剎那之間,已拔出寶劍,腳上頭下地俯衝而下。
尤其是柳伯倫,一見自己愛女,被人家倒提著衣領,虛懸空中,這一急,真是非同小可。
這時,他一手攀住窗沿,整個嬌軀,等於是虛懸在空中,聽到林志強反問之後,仍然是低聲說道:「別問,快燃燈!」
但他「哦」聲才出,穴道業已被制。
林志強目觀那三位幾乎是同時飄落靜樓下之後,向柳如眉以懇求的語氣說道:「柳姑娘,請解開我的穴道,我會感激你一輩子。」
那兩道人影,一個是上官玄,一個是一位身著青布短裝的駝背老者,只見他,外表約莫六旬上下,環目,虯髯,雙目開闔之間,精芒四射,長相至為威猛。
儘管他所表現的和_圖_書身手有點驚世駭俗,但那一副尊容,卻令人實在不敢恭維。
那冷峭語聲敞聲大笑道:「冷無垢,咱們彼此彼此啊!」
他,料準周一民那釣桿利於遠攻,而拙於近鬥,才險中行險,爭取主動。
這情形,不由使他不自覺地發出了一聲驚「哦」。
周一民心頭一懍,臉上呈現一片迷茫,也有著太多的猶豫。
這時的金石堅,在雙拳難敵四手的情況下,已被迫而不得不改取守勢。
黑衣怪客微笑如故地道:「那太費事了,柳莊主是明白人,當然知道要怎樣才能使令嬡回到樓上去。」
林志強對「臥虎莊」莊主冷無垢,是聞名不曾見過面,至於那冷峭語聲的人,不論是否為「九指神駝」金石堅,他都不認識。
上官玄笑道:「冷面仙子,我應該找個適當對手,不能隨著他們混戰一通呀!」
冷無雙也同時揚聲說道:「大哥,我來幫你!」
前面說過,冷無雙是一個既冷傲,又陰損,又性急,而又優柔寡斷的人。她憑著一股衝勁射落當場之後,卻又猶豫著並未立即參戰。
真是說時遲,那時快,周一民話聲未落,已騰身向金石堅那一組撲去。
不錯,這時靜樓前的戰況,已呈現空前慘烈,除了柳伯倫還保持中立之外,臥虎莊方面,已大部出動,上官玄也不見蹤跡,可能也已加入混戰的人潮中。
上官玄呵呵大笑道:「金駝子,今宵,你插翅難逃……」
人隨身發,已向發出「砰砰」巨震的打鬥之處,疾射而去,但那同時發話支援冷無垢的上官玄,卻仍然屹立原地,並無採取行動的跡象。
因為「九指神駝」金石堅,他雖然僅僅於不記人事時見過面,根本就等於沒見過,但卻於他的二叔林永年口中聽說過,而且,他那「虎兒」的乳名,一般外人也不會知道,因而確定這人就是金石堅,也確定方才上官玄所做的推測並沒錯。
他這一驀然發難,加上金石堅所惡鬥的上官玄與柳伯倫等二人,又都是徒手,因而竟將柳伯倫迫得一個倒翻,斜飄丈外。
林志強目光一觸之下,禁不住心頭熱血沸騰,也不自覺地點了點頭。
那神秘傳音又起:「周大俠,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快點接下柳伯倫,戰況即可改觀!」
那神秘傳音道:「目前,她不願見你!」
柳伯倫拈鬚微笑道:「柳某保持中立。」
柳伯倫笑道:「行不行得通,那是在下的事!」
那冷峭語聲的尾音才落,暗影中突然傳出一聲赧笑道:「姓金的,這回你可現了形啦!」
柳如眉答道:「知道了,你先下去。」
那冷峭語聲說道:「上官老賊!別自作聰明了,金大俠是何許人,憑你也配向金大俠叫陣。」
就當此時,只聽門外響起一個清朗語聲道:「小姐,莊主說,外面情況變化莫測,樓上太不安全,請小姐和林少俠,快點回到地下室去。」hetubook.com.com
不!應該是三道人影,因為柳伯倫已經領先半步到了地面。
接著,振聲大喝道:「通通住手!」
但這些人,在好漢敵不過人多的情況下,業已死傷過半,僅剩下寥寥八九人,仍在浴血苦戰,作困獸之鬥。
至於冷無雙,手底下的功夫,委實是相當了得,也怪不得她冷傲,她獨戰兩個高手,仍然是攻多於守,將對方兩人迫得團團轉。
這情形,柳如眉本可強制將其背入地下室去,但她一則愛之過分,不肯過於拂逆愛郎意旨,再則,目前正邪雙方的首腦人物都已現身,不致再有甚意外發生,同時,目前這場盛會,也算是武林中百年難得一見,她畢竟童心未泯,又怎肯輕易放過,因而這一對「歡喜冤家」,雖然是「同床異夢」,表面上卻仍然是相依相偎,並肩悄立窗口……
那冷峭語聲的人與冷無垢之間,仍然是以快制快地惡拼著,分不出誰是誰,也看不出誰佔優勢。
這時的林志強,穴道雖已被制,但他卻堅拒柳如眉進入地下室之請,仍然頑強地卓立窗口,身形固已不能動彈,耳目卻依然可用,對目前所發生的一切,仍能看到聽到。
冷無雙冷哼一聲道:「好!這兩個身手不弱,我就讓給你……」
上官玄振聲說道:「冷莊主,不管他是不是金石堅,咱們先拿下他再說……」
於是她不但不發怒,甚至根本置若罔聞地反而向一旁的上官玄冷笑道:「上官玄,你也保持中立?」
黑衣怪客笑道:「柳莊主,只管放心,掉不下來的,不過,你得聽我的話。」
冷無雙不愧是老江湖,她已瞭解對方之所以不惜以輕薄之言再加,無非是想激怒她,以便伺機反擊。
因而周一民這適時的一聲大喝,不但使苦戰中的群俠,精神為之一振,也使目含痛淚,心急如焚,卻又莫可奈何的林志強,不期然地心頭一喜。
「這個……」冷無雙微一猶豫之後,目光移注柳伯倫笑問道:「柳莊主有何高見?」
金石堅怒喝一聲:「無恥匹夫,納命來!」
「砰砰」連響,塵土飛揚中,只聽那顯然是冷無垢的語聲冷笑道:「金石堅,龜縮這麼多年,我以為你有多大長進,原來也不過如此。」
此刻但見兩道人影,像走馬燈似地纏鬥著,縱然認識此兩人的人,也不易分辨誰是發出冷誚語聲的人,誰是冷無垢了。
柳如眉以手肘碰了碰默然沉思著的林志強,悄聲問道:「弟弟,你都聽到了,咱們之間至少談不上仇怨,是不是……」
對這命令式的語氣,林志強沒有考慮餘地,也不再發問,只有遵命照辦。
原來他除了左臉上有一大塊胎記,形成一張陰陽臉之外,一雙眼睛,也是向兩側斜斜吊起,說他是鬥雞眼,又不適合,令人看了非常不舒服。
柳如眉截口接道:「你……真要離去?」
上官玄截口接道:「冷面仙子女中丈夫,和*圖*書遇到這等大事,怎麼反而優柔寡斷起來?」
原來柳伯倫已悄沒聲息地到了他的背後,驀然出手制住他之後,那道由參天古柏中射出的黑影,也已快要接近窗口。
果然,周一民在一招落空,強敵業已臨頭之下,只好轉攻為守,好在他這根陰沉寶竹釣桿,係由機括控制,有三段伸縮性,只要一按機括,也能近戰。
試想此時此地,乍然遇到如此關心自己的父執輩,他是怎樣的一種心情哩!
就當此時,只見他揚手擲出一根軟索,逕向窗口|射來,看情形,他似乎是想利用這軟索之力,飛度這丈五難關。
這一來,兩人自然是龍騰虎躍地纏鬥在一起。
上官玄陰陰地一笑道:「柳莊主說得對,算我一份……」
一頓話鋒,震聲大喝道:「金大俠,我來幫你……」
原來這位不速之客,竟是一位全身黑色勁裝的年輕人。
周一民仍在猶豫著,那神秘傳音怒聲喝道:「周大俠,你最近的作為,不但使親痛仇快,也令人齒冷!如果你能及時猛省,將功折過,你們父女尚有團聚的一天,否則,令嬡將以有你這樣的父親為恥,再也不會見你了……」
這時,林志強耳中正聽到那神秘傳音頗為激動地道:「賢侄,你準備著,我立刻來接應你……」
黑衣怪客突然以另一隻空著的手,將柳如眉提出窗外。
他雖然口中與柳如眉對答著,一雙精芒,卻不斷向靜樓外掃視著,剛說到這裡,只見靜樓右側,約莫十五六丈處的一株參天古柏之中,陡地騰起一道黑影,有若離弦急矢似地向窗口激射而來。
她的話聲剛出,只聽柳伯倫呵呵大笑道:「金石堅,我料準你會有這一手,果然……」
別瞧他這一聲大喝,表面上並無驚人的力量,但靜樓下面那殺得如火如荼的正邪群豪,卻如響斯應地,一齊住手,也一齊抬頭向窗口瞧來。
「砰」地一聲,人群中傳出一聲悶雷似的震響。
扭頭目注發愣的林志強,柔聲接道:「弟弟,咱們下去吧。」
柳伯倫既被周一民纏住,金石堅自然壓力大減,他「呼、呼、呼」接連三招搶攻,將上官玄迫退三步,人已飛身而起,向猶自作困獸之鬥的群俠惡拼之處,疾射而去。
上官玄冷笑一聲:「還走得了嗎!班老弟,請截住他!」
林志強強抑心頭激動,正容說道:「姑娘維護之德,與關注之情,我將永銘心底……」
就當這神秘人物腳尖剛剛沾上瓦面,一股狂飆由橫裡擊來,並發出一聲大喝道:「金石堅,滾下去!」
「九指神駝」金石堅,一身功力,並不遜於當年的林家堡堡主林大年,但他獨鬥三大之間的兩個首腦人物,尤其是上官玄,向以黑道中第一號人物自居,其所受壓力之重,自可想見。
至於他所邀集的俠義道人物,人數雖少,不過一二十人,但卻都是俠義道中的精英,無不一以當十,有若生龍活虎。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