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翡翠船

作者:諸葛青雲
翡翠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七章 奸計得售

第三十七章 奸計得售

「那麼。」公冶如玉銀牙一挫道:「趁他落了單,將他宰了!」
出人意料之外的是,那間上房內,竟赫然有公冶如玉在內。
古琴一蹙黛眉訝道:「什麼預定地點,我可不知道啊!」
百里源含笑截口接道:「然後讓他們踏破鐵鞋,到處去找尋,好讓我們兩口子全心全力去改造林志強那小子。」
紅雲入目之下,不由掩口媚笑道:「夫子食量,何其小也?」
公冶如玉笑了笑道:「在另一個秘密處所,絕對萬無一失就是。」
就當此時,一陣急驟的蹄聲,止於山神廟前,並發出一串「唏聿聿」的洪烈馬嘶之聲。
「就只有他一個人?」
接著,又神秘地一笑道:「尤其是那封十萬火急的密函內容,在梨山那小店伙舖中,又如有神助似地讓我們那位大師兄聽了去,別的不談,單是那『鳥兒』二字,就夠他疑神疑鬼,煞費思量的啦!」
好在在百里源夫婦會合之前,林志強也不會有甚危險,他要折返巫山縣城去,再途經宜昌,也不算繞太多的路……
古琴白了他一眼道:「你不會唸給我聽!」
呂不韋指了指他身旁的一個座位道:「坐下來,慢慢說。」
呂不韋連忙收回信箋,滿臉歉意地笑道:「對不起,匆促間我沒想到……」
百里源笑道:「本來,他也該到達『穀城』的了,卻被我所故弄的那些玄虛,給騙回『宜昌』去啦!」
「我才不怕哩!」絳雪低聲媚笑說道:「小妹妹,你別假正經了,姊姊是過來人啦!有什麼事情能瞞得過我?」
三人以師生關係,分乘三乘「滑竿」上山。外表看來,好像是富家的公子哥兒,由先生率領,出來遊山玩水似地。
絳雪伸手遞上半個饅頭,笑了笑道:「有酒食,先生饌,這是弟子一點敬意,敬請夫子笑納。」
百里源一愣道:「其故安在?」
一身書生裝扮,卻故做女兒家媚態,不由使滿懷心事的周幼梅也「噗嗤」一聲嬌笑,但她一笑之後,緊接著的,卻是一聲幽幽長嘆。
古琴仍然是沒好氣地接道:「我沒意見。」
呂不韋已決定趕返「宜昌」,那麼,邵友梅又該如何行止呢?
不過,這位道士可並非打尖,他,向店家要了一個房間,亦即邵友梅方才住過的那一間房,將店小二叫人房中,低聲交談了片刻之後,又立即出店,匆匆向「穀城」趕去。
可是,呂www•hetubook.com•com不韋是面裡背外而坐,當中還隔著一個古琴,邵友梅目力固然奇佳,卻也沒法透過古琴這一道障礙,而由信箋的背面瞧出什麼來。
百里源笑了笑道:「說穿了,也就沒啥稀奇啦!」
中年道士伸手一擰公冶如玉的俏臉,嘻嘻笑道:「你比那娃兒,更使我關心。」
當黃昏時分,這位神秘的中年道士,已到達了「穀城」。
話聲中,並向呂不韋投以詢問的一瞥,但呂不韋卻是苦笑道:「我也不知道。」
暗中窺探的邵友梅也點首暗笑著:「我也贊成,省得我另費手腳……」
接著,又神色一整道:「如玉,咱們得爭取時間,立即起程,沒說完的,且待會兒途中再談吧……」
公冶如玉媚笑道:「別吹了!先告訴我,你是怎樣想出這些點子來的?」
百里源神秘地一笑道:「這個,山人自有道理,你且拭目以待吧!」
這時,來人已顯然進入廳堂,步履雜沓中,只聽一個蒼勁語聲道:「他媽的!好大的雨啦。」
絳雪將「嬌」軀挪近她身邊,低聲笑道:「周姑娘,你是否在想念心中的林少堡主?」
那道士又是稽首一禮道:「多謝施主!」
「那麼。」呂不韋涎臉笑道:「咱們索性自由自在地,好好逍遙幾天。」
接著又注目問道:「現在,那廝是否也到了『穀城』?」
公冶如玉點點頭道:「也好。」
於是,當呂不韋、古琴等一行人離開小店,折返宜昌時,邵友梅也悄然跟了上去,當他走出小店門外時,一位仙風道骨的中年全真,也滿面風塵地到達小店前,向著他稽首一禮道:「無量壽佛!請問施主,這兒去穀城還有多遠?」
中年道士神色一整道:「如玉,你知不知道,我們那位大師兄,已追蹤到離此五十里外的梨山店?如非我弄下這些玄虛,並間道兼程趕來,你一個人,怎能應付得了!」
話鋒頓了頓之後,又含笑著問道:「此番,你為了實行這一計畫,竟捨得將紅雲、絳雪二人,也不要了?」
中年道士截口問道:「如玉,那娃兒呢?」
周幼梅不禁佯嗔地道:「你再要爛嚼舌根,當心我點你的啞穴。」
公冶如玉道:「這,極可能使他聯想到老不死仍然健在……」
同時,他也想到,百里源那封急函上所指的「鳥兒」,必然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https://m.hetubook•com•com否則,以百里源的身份,必不至於放棄對改造林志強的這等大事。
黃七搓著手諂笑道:「兩位令主跟前,哪有小的座位。」
絳雪搖撼著她的臂膀問道:「小妹,你是否該解開我們的穴道了?」
為了避人耳目,他們此行是經過特別易容和化裝的,紅雲、絳雪是一對文質彬彬的白衫書生,周幼梅則為一位鬚眉全白的老學究。
公冶如玉又哼了一聲道:「鬼才相信。」
聽這語氣,原來這位中年道士,就是百里源所喬裝,這麼一來,邵友梅這個觔斗,可栽得夠慘重啦!
當轎夫們加快腳程,抬著「滑竿」,奔進那殘破的山神廟時,傾盆大雨,也「嘩啦啦」地灑落下來。
話鋒微微一頓,掃視紅雲、絳雪並轎夫問道:「只是,現在已是深秋,荒山深夜,寒意更濃,爾等能受得住嗎?」
那麼,在籌思不出更佳辦法之前,何不暫時跟蹤眼前這三位,也折返「宜昌」再說。
百里源點首接道:「是的,除你我之外,沒第三者知。」
「當時,我靈機一動之下,一面以飛鴿傳書通知你依計行事,一面卻故意以十萬火急的密函,命柳伯倫派人轉給你,而我自己,卻尾隨我們大師兄之後,兼程趕了過來。」
他,逕自走進東大街一家名為「東升」的客棧內,與掌櫃的密談數語,即由店小二將他引入後進的一間上房中。
黃七(勁裝漢子)聞言一愣之後,不禁大喜過望,一聲歡呼道:「啊!兩位令主也在這兒啊,那真是太好了。」
不等對方開口,又神色一沉地,接著說道:「小妹,俗語說得好:吉人天相,林公子不會有甚問題的……」
稍為安置之後,即取出所攜乾糧和鹵菜等,席地大嚼起來。
周幼梅輕輕一嘆道:「但願如此就好了。」
百里源截口笑道:「如玉,你認為這是敗筆,我卻認為是神來之筆哩!」
百里源正容說道:「這種事情,知道的人越少,成功的希望才越大。」
周幼梅白了她一眼,沒接腔。
「少廢話!」古琴截口冷笑道:「不唸給我聽,也就算了!」
黃七恭應著,拘謹地在一旁坐下之後,才正容說道:「兩位令主,都不必前往穀城去了……」
接著,又注目問道:「琴妹,你知道鳥兒是代表誰呢?」
古琴沉思著接道:「三師兄,山主的急函,既然沒法馬hetubook.com.com上轉給夫人,我們是否該先行拆閱,看情形再做適當處理?」
「有時?」百里源截口笑道:「山人的錦囊妙計,幾曾失靈過?」
百里源笑道:「我幾時說過不要呀?」
絳雪連忙取下被塞在口中的饅頭,目光中掠過一絲驚悸神色道:「該不會是敵人趕來了吧?」
他,口中說得客氣,但當他目送邵友梅的背影遠去之後,臉上卻掠過一絲令人難以捉摸的詭異笑容,然後緩步進入小店。
話鋒微微一頓,才沉思著接道:「事情是這樣的,當我們那位大師兄,將紅雲、絳雪二人弄到江邊去時,剛好我也折返『宜昌』……」
公冶如玉不禁一呆道:「真的?」
當他心念轉動間,呂不韋也在歉笑道:「琴妹別生氣,我唸,我唸給你聽就是。」
呂不韋苦笑如故道:「可是,山主也可能發生了變故,目前,恐怕不可能同咱們會合。」
黃七尷尬地一笑道:「小的也不知道為了什麼,今晨天亮前,山主夫人忽然傳令立即起程,並命小的兼程趕往宜昌,將沿途暗號消除,通知山主和兩位令主,逕行赴預定地點會合。」
古琴冷然問道:「這封信如何處置?」
百里源笑著道:「由我們兩口子聯手宰他,雖然不致有多大問題,但也並非一件簡單的事,所以,我決定照你的計畫進行,且等百日之後,由調|教好了的林志強去收拾他們。」
就當他眉頭一蹙之間,只見呂不韋蹙眉自語道:「奇怪!」
周幼梅搖頭晃腦地低吟著道:「秋風秋雨愁煞人!唉!如果這大雨不停,也只好在這兒歇下來了。」
「不錯。」
公冶如玉笑問道:「這些,連柳伯倫都不知道?」
呂不韋將信箋向她一遞道:「你瞧。」
紅雲也正容接道:「不錯!你師公已經兼程趕去,憑你師公的無敵功力,還能不將林公子救下來嗎!」
公冶如玉白了那道士一眼道:「你如果再不來,我真要獨自走了……」
周幼梅低聲說道:「必要時,我會先解開你們穴道的……」
中年道士笑道:「如玉,你這飛醋,吃得好沒來由,那娃兒是你我武林霸業的保證啊!我又怎能不關心他呢!」
公冶如玉這才披唇微笑道:「好!算你有理,那麼,我再問你,這兩天為什麼像火燒眉毛似地,故意弄那玄虛?」
邵友梅邊走邊漫應道:「約莫還有五十里。」
公冶如玉https://m•hetubook.com.com呆了一呆道:「原來你是有意讓他朝這方面聯想,然後……」
這三位易容改裝的姑娘,也開始進晚餐,紅雲、絳雪二人都吃得津津有味,但周幼梅卻只吃了一點鹵菜,和喝了一小杯水後,即停了下來。
「是!」
古琴接問道:「怎麼說?」
當邵友梅被百里源詭計所愚,折返「宜昌」時,率同紅雲、絳雪二人趕往巫山縣城的周幼梅,也剛好進入巫山十二峰內那萬壑千峰的山徑中。
這時,呂不韋已由懷中掏出那封密函,打了開來。
眼前,因了黃七的到來,使他這一陣追蹤,成了徒勞往返,也沒有再趕去「穀城」的必要了。
公冶如玉不禁嫣然一笑道:「想不到你這些鬼門道,有時倒還真管用……」
呂不韋點點頭道:「也好……」
黃七連忙接道:「二位令主,這預定地點,山主知道的。」
百里源道:「本來我是想去看看他的,但鬼使神差地,走在半路上我又想到,老不死已經跑不掉了,縱然萬一跑了,也不會有甚作為,又何必浪費時間去看他,於是我才臨時決定折返『宜昌』,卻沒想到這一來,剛好趕上拆穿我們那位大師兄所玩的那一手。
古琴哼了一聲,呂不韋低聲念著:如玉:鳥兒已飛了,目前,我正追查中,沒法前來會合,請逕赴預約地,不論此行結果如何,我當於一個月之內,間道趕回。
古琴似乎心頭之氣尚未消除,白了他一眼道:「我怎麼知道!」
接著,又「咦」了一聲道:「林志強在哪兒,你還設回答我哩!」
公冶如玉截口接問道:「你並沒去看那老不死?」
不錯,由宜昌出發,到目前為止,都沒出過什麼紕漏和麻煩,本來心頭有點不安的周幼梅,似乎也開朗得多了。
因為彼此之間,相差半日以上路程,既無線索可循,又不明對方行進方向,再追蹤下去,豈非是等於大海撈針?
邵友梅不禁暗笑著:「這妞兒如非不識字,就是識字不多,不過這一來,我倒是求之不得……」
呂不韋不由截口訝問道:「為什麼?」
周幼梅一面凝神傾聽外面的情況,一面低聲說道:「來人是四騎,看情形,都是些練家子。」
那批轎夫中一位年事稍長的,一面啃著饅頭,一面走向周幼梅房門口,含含糊糊地說著道:「我說,這位老先生,今宵就在和-圖-書這兒住下來吧!」
本來,他們是與轎夫談好,星夜兼程,趕往巫山縣城的,如此一來,也只好暫時拐向那山神廟中,避過這場風雨再說了。
目前這三位中,一位是柳伯倫的愛女,兩位是百里源夫婦的愛徒,何況又身兼令主之職位,算得上是重要人物,不論百里源或公冶如玉,臨時對這兩位有甚指示,都勢將經由柳伯倫轉達,他要是跟蹤下去,也許會有什麼意外的發現。
同時因兩三天之前,公冶如玉等人還在這兒住過,所以,不但打掃得相當乾淨,連墊在地上的枯草敗葉,也都還可以將就著使用。
呂不韋苦笑道:「目前,咱們是兩頭落空,你看,咱們該怎麼辦才好?」
「多謝老先生!」那轎夫一面轉身離去,一面顯得很輕鬆地笑道:「這陣雨嘛!恐怕半夜以後,還停不了哩!」
還好,這殘破的山神廟,還有一個不漏雨的房間,其餘房間和廳堂,漏得也並不嚴重。
公冶如玉一蹙黛眉,道:「這一點,固然可以收疑兵之效,但也未嘗不是此一行動中的一大敗筆。」
這天黃昏時分,一行人到達朝雲峰中,那座殘破的山神廟旁時,剛好淅淅瀝瀝地下起雨來,而且,天空中濃雲密佈,狂風怒捲,顯然有一場傾盆大雨,即將到來。
公冶如玉不勝幽怨地哼了一聲道:「你就只關心那娃兒!」
公冶如玉神情一愣道:「難道你還另外弄有什麼手腳?」
公冶如玉含笑接道:「其實,我也只能算是一知半解,你這計畫,倒真是夠秘密的了。」
周幼梅只好點了點頭道:「那麼,如果這大雨在一個時辰之內還不停,咱們就決定歇在這兒。」
於是,周幼梅同紅雲、絳雪等三人,住進那間唯一不漏雨的房間,那六個轎夫,就分住另外兩間和廳堂。
百里源道:「我親眼所見,還能假得了!」
呂不韋眉峰一蹙道:「這場合,毋須講究俗禮,坐下來好說話。」
呂不韋道:「信,橫直轉不到,好在以目前情況而言,也沒什麼緊要,咱們且折返『宜昌』再說。」
周幼梅順手將半個饅頭向對方口中一塞,含笑接道:「有事弟子服其勞,你幫為師的吃下……」
絳雪卻神秘地一笑道:「秋風秋雨愁煞人!夫子長吁短嘆的,莫非也有什麼心事不成?」
那轎夫爽朗地笑道:「老先生同兩位相公,都能受得住,小的們生成苦命,山行露宿,是家常便飯,更是不在乎啦!」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