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翡翠船

作者:諸葛青雲
翡翠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十三章 假戲真做

第四十三章 假戲真做

尤其是他那一對判官筆的招式,竟摻雜有最普通的「亂披風劍法」和當今各大門派的劍法與刀法在內,而且儘是各大門派招式中的精華。
他,訥訥地,半天接不下去。
他的話沒說完,人群中已傳出一片「嗡嗡」的竊竊私語之聲。
邵友梅接道:「那麼,二位請亮兵刃。」
當然,對「慕容傑」的招式,他也看不出什麼名堂來,而不得不星目一掃司令台上的群豪,蹙眉問道:「諸位中,是否有人識得慕容傑的武功來歷?」
如今,「慕容傑」竟能以一敵二,激戰近百招,而未露敗象,豈非是不可思議!
史天松瞧不出什麼名堂之後,不由向上官玄蹙眉問道:「上官神君是否已瞧出那慕容傑的武功來歷?」
「是啊!」周一民也呵呵一笑道:「無論如何,咱們也得掏出壓箱底的功夫來,掙回這口氣……」
敞笑聲中,手中旱煙桿招演「撥雲見日」,竟然是硬接硬架地飛身相迎,同時,周一民也揮動釣桿,斜刺裡擊向邵友梅的左側。
話聲中,雙筆一分,揉身而進,右手使的是正規判官筆法中的「夢筆生花」,左手使的卻是華山派金龍劍法中的一式「神龍佈雨」。
其實,這二位是早已由柳如眉口中,獲知這位「慕容傑」的真實身份,同時,邵友梅也已於步上司令台之間,以「慧光心語」暗中通知他們:可以借較量失敗,無顏住下去為由,早點離開這是非之地,才答應得這麼爽快。
誇讚同時,已亮出肩頭長劍,寒芒連閃,「鏘鏘」巨震聲中,已輕描淡寫地將邵友梅的第一式搶攻接了下來,緊接著,並揮劍反攻,口中也呵呵一笑道:「來而不往,非禮也,你也接奉令主一招。」
但他心中卻在冷笑著:「誰要是活得不耐煩,就不妨暗算一下試試……」
這已經很明顯,史天松住的是第一號,與邵友梅相隔兩個房間,雖然已毋須再行套問,但他卻不得不含笑「哦」了一聲,並端起茶杯,借飲茶機會,籌思著該問些什麼。
邵友梅心中冷笑著:「好一個狂妄的小子!……」
金石堅訕然一笑道:「在下等學藝不精,無顏再在天下群雄面前,丟人現眼,神君與冷莊主盛意,只好心領了。」
由表面上看來,「慕容傑」的筆法,儘是拾人牙慧,由各門派中的武功招式中剽竊而來的,儘管那些招式也算是各門各派絕招中的精髓,但與史天松那神奇劍法一比較,卻有天淵之別。
「好的。」邵友梅含笑接道:「水仙,目前這『天』字號住所中,連我在內,一共只住四人?」
全場群豪,目送這二位離開演武廳之後,上官玄才揚聲向邵友梅問道:「慕容大俠已經通過一場激烈惡鬥,是否需要調息一下,才繼續第二場?」
班侗已由司令台上飄落二人身邊,含笑接道:「於公於私,在下都理當恭送……」
當然,這情形,是假慕容傑的邵友梅,故意裝出來的,但他裝扮得那麼維妙維肖,不露一絲痕跡。
「拼」字聲中,他那釣魚桿上的天山冰蠶絲也同時甩出,結結實實地將邵友梅攔腰纏上三匝,順手一帶,並敞聲大笑道:「好一條大魚!」
說著,已就地盤膝坐了下來,並自我解嘲地一笑道:「旁觀群豪中,如果有我的對頭冤家在內,這倒是一個好機會。」
周一民搶先說道:https://m•hetubook•com•com「金兄,俗語說得好:笨鳥先飛,這第一場,就請讓給我吧!」
金石堅敞聲笑道:「周兄,如果咱們聯手之下,還打不過一個慕容傑,今後,你我也就不必再在江湖上混啦!」
這狠狠地一擰,總算使呂不韋的靈魂回了竅,也幾乎使他痛呼出聲。
周一民帶笑接道:「咱們二對一,理當由閣下先進招。」
史天松截口笑道:「其實,本令主手下,並未留情,閣下能有此表現,已足以自豪了。」
這時,金石堅、周一民二人,卻同時向台上深深一躬道:「在下二人,輸得口服心服,就此告辭。」
少頃之後,美酒佳餚,一併送了上來,上官玄並請史天松等師兄妹三人作陪,史天松、邵友梅並坐上首,呂不韋、古琴,分坐兩旁,上官玄則下首相陪。
史天松立即接道:「這一場,已算通過。」
接著,扭頭向侍立一旁的美艷女侍說道:「立即準備盛筵,替慕容大俠接風。」
總而言之,他所表現的一切,都使人摸不透他的武功路數,連那位百里源夫婦的首座弟子史天松,也看得直皺眉頭。
「刷、刷、刷」一連三劍,竟然將邵友梅逼退五尺。
史天松目注鬥場,口中漫應道:「很難……」
但他口中卻呵呵一笑道:「史大俠不愧是領袖群雄的年輕高手,在下就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
呂不韋披唇一哂道:「憑他這點道行,要想向我那位大師伯尋仇,可就差得太遠啦……」
惡鬥中的兩道人影,一觸而分。
「九指神駝」金石堅,原本出身丐幫,一根旱煙桿,除了他那精研獨創的奇招之外,還摻雜了丐幫的「打狗棒法」在內,只見他點、挑、掃、劈,一根旱煙桿,有若靈蛇飛舞,極盡奇詭辛辣之能事。
美艷女侍抿唇笑道:「爺,婢子還是站著的好,您有話,請儘管問。」
金石堅一聲敞笑:「來得好!」
他話聲未落,上官玄忽喝道:「百招已滿,停!」
史天松正容接道:「只要他並未另外保存什麼絕技,僅憑目前情況,我自信能於百招之內制服他。」
金石堅、周一民二人同時點首道:「在下同意……」
如今,這兩位成名多年的高手聯手反擊之下,是何等威勢!儘管「生死神判」慕容傑也是成名多年的高手,但應付起來,似乎也感到非常吃力。
金石堅、周一民幾乎是同時點首答道:「金某同意。」
邵友梅此時是關外魔頭「生死神判」慕容傑的身份,「報君知」是慕容傑的身份標幟,「判官筆」卻是他的成名兵刃,也真虧邵友梅,居然將這些「道具」,都準備得這麼周到。
人群中,有人揚聲說道:「慕容大俠別洩氣,你還大有可為。」
邵友梅笑了笑道:「閣下還沒亮劍哩!」
說完,朝著台上抱拳一拱,雙雙轉身大步離去。
這兩位對話之間,手中攻勢,已無形中增強不少。
上官玄訕然一笑道:「令主,此人武功精而雜,各門各派中的招式都有不同,委實難以推測……」
話鋒微微一頓之後,才震聲說道:「在下本來是一對一,與金、周二位大俠,分別較量一百招,現在變通為一對二,以二百招決勝負,諸位當不致認為我慕容傑太過狂妄了吧?」
話聲中,手中判官筆,有若游龍夭矯,激www.hetubook.com.com起一片懾人心魂的破空銳嘯。
邵友梅淡淡地一笑道:「不必了,在下住進『天』字號住所中後,再好好地調息吧!」
史天松笑道:「當慕容朋友發招時,本令主自會亮劍。」
「不!」水仙搖首笑道:「您隔壁是呂令主,古令主住的是二號房間。」
史天松截口問道:「上官神君,以往是否見過這位慕容傑?」
就這對話之間,兩人已交手十二招,此進彼退地形成一個拉鋸式的膠著狀態。
本來嘛!「慕容傑」與金石堅、周一民等三人,不論聲望與地位,都算是旗鼓相當的人物,儘管以往不曾聽說他們曾經交過手,但其身手在伯仲之間,該是毫無疑問的。
至於金石堅與周一民二人,雖然打得如火如荼,但因明知對方是自己人,所以還各自保留了兩成真力,不曾施展。
至於他那騰挪閃避的身法,更是令人莫測高深。
但他笑聲未落,那被他的得甩起二丈之高的「大魚」,卻以最上乘的縮骨神功,掙脫他那釣絲的纏繞,一式「雁落平沙」,俯衝而下,轉化「黃鶯織柳」,以快得不可思議的速度,在對方兩人那綿密的桿影中,閃得兩閃,緊接著,「一鶴沖天」,騰拔三丈有餘,斜飄丈外,雙筆一合,朝著對方長揖歉笑道:「失禮、失禮,承讓、承讓。」
片刻之間,三人已交手七十招以上,卻仍然是一個不勝不敗的僵持局面。
還好,當邵友梅調息過程中,並未發生什麼意外。
在妒火中燒,忍無可忍之下,終於她狠狠地在呂不韋的大腿上擰了一把。
然而,妙也就妙在這一點上,儘管雙方所使的招式,有天淵之別,但「慕容傑」卻能化腐朽為神奇,居然能與史天松那震古鑠今的曠代劍法打成平手。
「是!」班侗恭應聲中,周一民卻扭頭笑道:「在下等自己會走,班國師請留步吧!」
「那麼。」上官玄截口接問道:「待會兒令主是否……」
水仙點點頭道:「是的,爺住的是第四號,其餘三位令主住的是第一二三號房間。」
「九指神駝」金石堅,為目前俠義道中的精神盟主,一身功力,固非等閒,而「雲夢釣叟」周一民與金石堅的身手,相差也是有限得很,尤其是周一民那一根釣桿,不但具有伸縮性,而且桿身與釣絲,連寶刀寶劍,也莫奈它何,是一件非常難鬥的外門兵刃。
邵友梅正容如故地接道:「那麼,在下有僭了。」
在人影翻飛,勁風呼嘯中,只聽周一民呵呵一笑道:「金兄,是時候了,咱們拼啊!」
雙手同時使出兩種不同的招式,在武林中,已屬罕見,而其招式之精湛,與真力之強勁,更是強過方才與金石堅、周一民二人搏鬥時一倍以上。
邵友梅抱拳一拱道:「多謝史大俠手下留情……」
只見她,不論面目、身材,都是中上之選,而儀態與舉止應對之間,更顯然是經過特別的訓練。而且,憑邵友梅那超人的觀察,也一眼就能斷定她在武功方面,已有了相當成就。
史天松也冷笑一聲道:「閣下少裝蒜,還是多用點功夫吧!」
人群中的私語聲仍未平息。
這情形,使旁觀群豪,於大開眼界之餘,也深深地在暗中納悶著。
全場近千群豪中,莫不屏息凝https://m.hetubook.com.com神,靜觀這一場武林中難得一見的精采搏鬥。
這三位在武林中名望相當的風雲人物,本已具有非常的吸引力,當他們各人的外門兵刃亮出,即將展開一場龍爭虎鬥時,更是吸引得全場近千群豪,一齊凝神注視,雅雀無聲。
冷無雙全神貫注著搏鬥場,對呂不韋那一副饞涎欲滴的醜態似乎根本沒察覺到,柳如眉則雖已覺察到,而故意裝成沒覺察出來。
史天松笑了笑道:「閣下已是久戰疲憊之身,儘管你自己說過不用調息,但本令主卻不願佔這種便宜,還是請調息一周天之後,咱們再放手一搏。」
邵友梅又啜過一口香茗之後,才含笑問道:「姑娘叫甚名字?」
史天松蹙眉如故地道:「上官神君閱歷豐富,竟也瞧不出一點名堂來?」
史天松不由笑道:「你怕我對付不了?」
邵友梅正容接道:「我說的,可是由衷之言,姑娘,目前這……」
不久之前,邵友梅獨鬥金石堅、周一民二人時,邵友梅是採取守勢,一直到第二百九十招上,才開始反擊的。
原來就這剎那之間,金石堅與周一民二人的雙袖上,各被邵友梅的判官筆洞穿一孔。
「是!」美艷女侍嬌應一聲,轉身匆匆離去。
上官玄捋鬚笑道:「金大俠、周大俠,俗語說得好:勝敗乃兵家常事,二位又何必以一時小挫而耿耿於懷呢?」
上官玄揚聲答道:「總共一百九十三招,慕容大俠已通過第一場考驗。」
冷無垢也冷冷一笑道:「二位既然是來拜壽,無論如何,也得叨擾過神君的壽筵再行告辭呀!」
班侗笑問道:「如何一個變通法?」
不過,「慕容傑」的守勢,卻並不表示他已落了下風。
上官玄正容點首道:「可以這麼說。」
上官玄歉笑道:「二位既是去意已決,在下未便強留。」
邵友梅、金石堅、周一民等三人,同時微微點首,飄落司令台前,三人相距各約八尺,成犄角之勢站定之後,邵友梅精目一掠對方二人,正容說道:「二位,咱們雖然並非生死之搏,而僅僅是點到為止,但為各盡所長計,拙見還是使用兵刃為宜,不知二位以為然否?」
這最後十一招,關係雙方的勝敗,因此,全場群豪,莫不屏息凝神,目不稍瞬地注視著戰況的發展。
美艷女侍道:「婢子名叫水仙,俗氣得很。」
話出招隨,身隨筆進,一式「畫龍點睛」,激出破空銳嘯,首先攻向金石堅。
上官玄苦笑道:「老朽也瞧不出來。」
唯一例外的,只有兩個人,那就是呂不韋和古琴二人。
本已擺好姿勢,準備行功調息的邵友梅,聞言之後,不由張目笑問道:「上官神君是義務替在下護法?」
上官玄拈鬚笑道:「慕容大俠說笑了……」
邵友梅笑道:「豈僅是滿意而已,不瞞神君說,在下生平,還是第一次住此種豪華的住所。」
進門處是一間小客廳,裡面為陳設豪華的起居室。
邵友梅笑了笑道:「在下之意,想請金、周二位大俠同時下場……」
邵友梅心中暗忖著:「聽這幾句話,這小子倒還算有點人味……」
史天鬆氣定神閒地傲立一旁,微微冷笑著。
說到這裡,只聽邵友梅朗聲大笑道:「一百八十九,還差十一招,二位,有甚壓箱底本事,快點掏出來,在下要開始反擊了。」
上官玄呵呵www.hetubook.com.com一笑說道:「慕容大俠豪氣干雲,上官玄也預祝閣下,能順利通過第二場考驗。」
邵友梅呵呵一笑道:「多謝提示……」
這一頓接風酒,一直繼續了半個時辰,才賓主盡歡而散。
同時,因他們兩人都是以十二成真力貫注於兵刃之中,其威力之強,與揮舞之間所激起的罡風勁氣之凌厲,連旁觀群豪,也不由地暗中為假慕容傑的邵友梅捏了一把冷汗。
但更使群豪們驚奇的,卻是「慕容傑」那一套不成章法的「筆法」。
但他外表上卻含笑接道:「那麼,在下有僭了!」
那位代表上官玄送客,歸來不久的班侗,卻沉思著說道:「『生死神判』慕容傑,居然能有此種成就,那真是意想不到的事。」
因此,這起始第一招,就逼得目無他人的史天松,不得不心頭一懍地脫口讚出:「好筆法!」
邵友梅、金石堅、周一民等三人,同時點首,含笑而起,但班侗卻又含笑接道:「金、周二位大俠中,是哪一位先下場?」
司令台上群豪們,一齊苦笑著搖了搖頭。
當然,在酒酣耳熱之餘,史天松與上官玄等人,也曾有意無意之間,查詢邵友梅閉關練武的情形,尤其是有關「慕容傑」與邵友梅搏鬥的經過,更是問得特別仔細,但這些,都被邵友梅巧妙地應付過去。
一進門,上官玄即含笑問道:「慕容大俠,這房間還滿意嗎?」
邵友梅邊啜著香茗,邊向這位美艷女侍打量著。
接著,又淡淡地一笑說道:「令主,他為了洗刷令師伯給他的一劍之仇,而閉關痛下苦功,如今有這成就,也算是皇天不負苦心人了。」
至於「雲夢釣叟」周一民的釣魚桿,因具有三節伸縮性,除了招式的奇詭外,更是忽長忽短地令人無法捉摸。
邵友梅卻向班侗說道:「班國師,為了節省時間,可否將辦法變通一下?」
這情形,旁觀群豪不易看出,但當事人的邵友梅,卻已覺察到,當下,立即傳音說道:「二位不必藏私,盡全力放手搶攻。」
邵友梅似乎被逼得手忙腳亂,揚聲笑道:「『天』字住所中的貴賓,果然有驚人的藝業,慕容傑不自量力,妄想住進『天』字號住所之中,看來,是求榮反辱啦!」
這時,已經是二更過後,那位美艷女侍,已準備好香湯,恭請邵友梅入浴更衣,然後,又獻上香茗,媚笑著嬌聲問道:「爺,是否要早點歇息?」
話聲中,他已首先亮出斜插肩頭的一對「判官筆」來。
因為他的防守,是那麼嚴謹,一對判官筆,神出鬼沒,使對方無懈可擊,那情形,就像是以防守來觀察對方的武功路數,以便伺機加以反擊似的。
呂不韋一雙桃花眼,盡在「冷面仙子」冷無雙和柳如眉二人的週身上下來回掃視著,那情形,好像恨不得把那兩位美人兒一口吞下肚去。
邵友梅笑道:「如此,在下就放心了。」
金石堅、周一民二人,面面相覷,呆若木雞間,邵友梅卻仰首向司令台上的上官玄揚聲問道:「上官神君,已經有多少招了?」
邵友梅這才「哦」地一聲笑道:「我暫時還不須歇息,想先問你幾句話,你且坐下來,咱們慢慢談。」
尤其是史天松的「魔魔劍法」,係「翡翠船」的三位創始奇人,融合儒、釋、道三門劍法中的精髓自成,所以名為「魔魔」就是魔中之魔,亦即魔道中的剋星之和_圖_書謂,其精采與神奇,自然使全體群豪,見所未見地震驚得目瞪口呆。
那位美艷女侍似乎被邵友梅的銳利目光,盯得有點不好意思,竟靦腆地撒起嬌來。
這時,鬥場中激戰已逾百五十招。
邵友梅自然明白這一反應的原因,當即連忙揚聲說道:「諸位請慢加責人,在下的話,還沒說完。」
邵友梅的額際,已沁出輕微的汗珠,仰首向司令台上揚聲問道:「上官神君,這一場,是否也算通過?」
史天松注目存疑問道:「神君認為此人身份,是否可疑?」
上官玄訕然一笑道:「以令主的神威,我想當不會有甚問題。」
班侗合掌三擊,震聲說道:「諸位請遵守秩序,這事情,由當事人自行決定。」接著,扭頭向金石堅、周一民二人笑問道:「二位大俠,尊意云何?」
水仙媚笑道:「爺真會說笑,婢子可慚愧得很。」
至於古琴,則俏臉上充滿一片嫉妒神色,但在此等大庭廣眾之間,卻又未便發作出來,空自緊咬銀牙,恨得牙癢癢地,卻是莫可奈何。
史天松再度截口笑道:「慕容朋友毋須自謙了。上官神君,請親自帶領慕容朋友進入『天』字號住所。」
「爺,人家在問您的話嘛!」
史天松含笑頷首,飛身而下,卓立邵友梅身前丈遠處,淡淡地一笑道:「慕容朋友請接招。」
班侗正容擺手接道:「好!三位請!」
邵友梅接問道:「我隔壁住的是古令主?」
邵友梅正容說道:「二位先請!」
約莫經過頓飯工夫之後,邵友梅徐徐起立,目注史天松含笑著說道:「史大俠,可以請了。」
金石堅一手摩挲著他那黝黑光滑的旱煙桿,目注邵友梅微微一笑道:「慕容朋友請!」
「在下也贊成。」
在上官玄親自前導之下,邵友梅住進了「天」字號住所的第四號房間。
上官玄默然點首之後,又正容問道:「以令主的觀察,金石堅、周一民二人,是否有獲勝的可能?」
上官玄訕然一笑道:「這個,我得請示令主,才能決定。」
水仙截口笑道:「爺,您還是叫我水仙吧!」
「多謝神君!」邵友梅含笑接道:「現在,就請那位史大俠下場吧!」
這時,那位有「四全秀士」之稱的呂不韋,自經古琴狠狠地擰過一把之後,已安分多了,居然也在全神觀戰。
上官玄道:「此人一向是在關外活動,所以老朽僅僅是聞名而不曾見過面。」
但目前這一場搏鬥,卻完全不同,雙方都是攻守兼備,施展絕招,其精采激烈程度,較之那一場,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在旁觀群豪的眼中,「慕容傑」在這兩位高手的聯合攻勢之下,已被迫而完全採取守勢了。
不錯,這「天」字號住所中的設備,與「地」字號住所並無差別。
金石堅、周一民二人也相繼亮出兵刃,金石堅使的是一根二尺有餘的旱煙桿,周一民使的則為他那崑崙陰沉寶竹與天山冰蠶絲所製的釣桿。
這情形,又怎得不教全體群豪,一個個嘆為觀止,呆若木雞哩!
邵友梅謙笑道:「史大俠,平心而論,在下頂多再支持二十招,非落敗不可……」
緊接著,沉聲喝道:「班老弟,請代我送客。」
邵友梅笑道:「好名字!清麗脫俗,人如其名。」
上官玄連忙接話道:「慕容朋友請儘管放心,我上官玄當著天下群豪之面,鄭重保證,決不會有人暗算閣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