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翡翠船

作者:諸葛青雲
翡翠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十六章 三絕幫

第五十六章 三絕幫

總而言之,不是這個已經怎樣,就是那個又如何如何的,繪影繪聲,說得活靈活現。
這剎那之間,兩人的稱呼改了,嗓音也變了。
這時,縣衙門的差役,也趕了來查問方才的打鬥原因。
第二天,天還沒亮,這一批巾幗英雄們,又重行改裝易容,按預定計劃,踏上征途。
「有這種事?」古若梅蹙眉接道:「那麼,那將你制倒的是怎樣的人,也不知道?」
「某一派的掌門人,卻因不服派遣,被百里源幫主下令,拘禁起來……」
好容易又挨過了五天,柳如眉回來了,由柳如眉於乃父口中獲得的消息,證實古若梅的猜想是正確的,前此,文素瓊之所以被劫持,委實是中毒,不過,柳伯倫也僅僅能證實這一點,至於那位用毒的高人,究竟是何許人,他也一樣的不知道。
話鋒一頓之後,才正容接道:「雙城,你是認為你們兩姊妹聯手之下,可以收拾那個姓許的?」
話鋒一頓之後,才幽幽地一嘆道:「古姊姊當已知道,林家堡與文家堡是毀在目前的『江湖三大』中的白骨魔宮與臥虎莊之手,當我與百里源相處在一起的那段時間中,因百里源還要利用『江湖三大』替他打天下,不許我尋仇,我也因格於當時情況,不得不遷就他。
也不知是故意,還是那艘快艇勢子太急,來不及操縱,竟然筆直地迎著周一民這艘烏篷小艇,撞了過來,其勢急疾。
那就是一個名為「三絕幫」的新組織,於六月一日誕生了。
周一民拈鬚笑道:「打你?我怎能忍心下手啊!再說,如今的賢侄女,已成了年輕一代中少數頂尖高手之一,周伯伯想打你幾下,也打不過你呀!」
接著,又神色一整道:「眉姑娘,如果是四個月之前,我周一民委實是一個過於自私自利的老傢伙,也必然不會同意你方才所提的辦法,但如今,可……」
古若梅並正容接道:「只是,在令尊面前可要特別小心!」
那些人,絕大多數都是抱著觀望和看熱鬧的心情而來,真正去「三絕幫」總舵檢定武功等級,領取號牌的人,固然不能說絕對沒有,但卻是少得可憐。
周一民笑道:「這真是『小人窮斯濫矣!』你所說的這五個門派,在當今十大門派中,都等於是『末路王孫』的破落戶,尤其是四川『唐家』,他們那獨步武林的用毒絕技,據說早已失去真傳,如今,已連『末路王孫』的資格,都夠不上了!」
文素瓊點首接道:「是的,本來憑我目前的功力,對付『江湖三大』的首腦,縱然不敢說是要以一對三,但以一對二,要制服他們時,我自信有此把握,可是,那天晚上,我剛剛射落第二進的花廳屋頂上時,但覺雙腿一軟,人也跟著失去了知覺。」
柳如眉插口接道:「師父,這事情由徒兒暗中去問問家父,也許可以問出一點眉目來。」
許雙城一愣道:「這個……我可不……不敢說……不過,我自信那廝也奈何不了我們。」
第二,這個「三絕幫」的三位幫主,署名是以公冶如玉、裴玉霜、百里源的順序排列,按照一般慣例,為首的公冶如玉該是掌實權的幫主,也就是說,這個「三絕幫」,是牝雞司晨的局面。
周一民也長嘆一聲道:「但願這些傳說,並不真實才好。」
周一民不由截口笑道:「這倒是一個好辦法……只是,該派哪些人混進去,才比較合適呢?」
古若梅笑了笑道:「由咱們加倍賠償……」
江湖上新www.hetubook.com.com成立一個幫會,本來沒什麼稀奇,但這個「三絕幫」之所以能震撼整個江湖,自然有它的奇特之處。
這情形,對朱玫和許雙文姊妹而言,也委實有說不出的難過,幸經古若梅、文素瓊等人從旁婉言相勸,才決定一齊回「荊州」去,不過,經過這一往返折騰,已經是一個多月之後的六月中旬,也是一年當中最炎熱的時候了。
文素瓊說道:「我也有意勸逸民辭官回鄉,共同為祛魔衛道的神聖工作盡一份力量,可是,結果皇上不准,經再三懇求,才特准於三年之後放他回鄉。」
這是六月三十日的午後,「漢陽」碼頭邊,一艘烏篷小船上,一位白髮蕭蕭、滿臉皺紋堆疊的老船夫,正斜靠艙前,「吧嗒吧嗒」地抽著旱煙,為狀至為悠閒。
這位老船夫說得不錯,這會兒,驕陽似火,熱浪如焚,整個碼頭上,也難得看到有人在忙作。
柳如眉笑了笑道:「我已經想到了一位最合適的人了……」
文素瓊點點頭道:「我也曾經如此想過,可是,當今武林中,可不曾聽說過,有這麼一位擅長用毒的高人啊!」
當古若梅將獲得那求援信的經過情形,簡略地說了一遍之後,文素瓊不禁長嘆一聲道:「不錯,這委實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奇蹟。」
白衫少年漫應道:「我要去武昌。」
文素瓊輕嘆一聲道:「這事情,說來可就話長了,古姊姊,我此行目的,你是知道的。」
周一民笑問道:「誰?」
老船夫也揚聲答道:「還沒有,現在正是三伏天午後最熱的一段時間,一般人都找地方納涼去啦!誰還來渡江!」
「某一派的掌門人,已正式報到了……」
接著,又向文素瓊說道:「文家妹子,咱們此行,也不妨順便再探探上官玄新蓋的那個逸園。」
第一,這個「三絕幫」的幫主,共有三位,即公冶如玉、裴玉霜、百里源,對這三位幫主,除了以邵友梅為首的群俠方面,知道他們是何許人之外,對絕大多數的武林中人而言,算得上是名不見經傳的人物,可是,這三位名不見經傳的人物,卻攪出了這麼一個驚天動地的組織來。
「桃花塢」既然已是人去塢空,這一對「難兄難弟」自然也沒再待下去的必要啦!
老船夫畢竟年紀大了,搖起漿來,有氣無力地不帶勁兒,自然,那小船的速度,也是那麼慢吞吞地。
柳如眉含笑接道:「文阿姨,您也得留上個把給林志強!」
好在並未鬧出人命來,而那些差役,也不過是例行公事地查問一番了事。
五天之後,這兩批人馬,已到達了「漢陽」,投入一家名為「江濱」的普通客棧中,不過,這時朱玫所率領的三個「小伙子」,卻少了一個,原來其中的柳如眉,已奉命趕往「荊州」,向白文山等人送信,並順便回家省親去。
周一民蹙眉接問道:「他們這麼做法,究竟是何居心?」
接著又自我解嘲地一笑說道:「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看來,還有享不完的福在等著我哩!」
「不過,這辦法也僅僅適用於不屬於任何門派的武林人物,至於對當今各門各派的人,則決不稍延。」
「還有。」柳如眉接說道:「他們對於那些持著觀望態度,不曾依限前來接受檢定的人,採取了一項雙管齊下的辦法,那就是一面以「殺雞嚇猴」的辦法,樹立威信,一面卻以體諒路途遙遠,來不及依限前來報到的人為由,將和-圖-書限期延長半個月亦即到七月十五日的中元節為止。
因為這二十多天來,五湖四海,三山五嶽的英雄好漢們,都不約而同,陸陸續續地向武漢三鎮集中。
說著,她指了她指那些打得一塌糊塗的傢俱。
才出「永順」城的城門,許雙城又向古若梅笑問道:「古阿姨,現在可以說了吧?」
說到這裡,小船已到達武昌碼頭邊,柳如眉低聲說聲「再見」,就飄身上岸而去。
當夜,三更過後,她們又回到了「大庸」。
也不知他們打的是什麼算盤,古若梅回來後的第二天,這個作為群俠們臨時根據地的基地,也變得靜悄悄地,不聞一絲人聲,原來他們已連夜撤走啦!
古若梅等人回到他們的根據地時,既然已是六月中旬,那也就是說,距公冶如玉給各門派的限期,已只有半個月了。
古若梅、文素瓊二人同時點首道:「這倒是一個好辦法。」
柳如眉嬌笑道:「這個,您儘管放心,事實上,徒兒的一切,他老人家,早就心中有數。」
柳如眉苦笑道:「千頭萬緒,我真不知由哪兒說起才好。」
古若梅微微一笑,說道:「本來嘛!令侄年紀輕輕的,又幹得有聲有色,如果我是皇上,也不會准他辭官的呀!」
白衫少年登上烏篷小船之後,老船夫一面解纜開船,一面笑問道:「公子爺要去哪兒?」
「『雲夢釣叟』周一民,已於昨天經過檢定了……」
柳如眉苦笑如故地道:「林志強仍然是『三絕幫』中最大的秘密,恐怕到目前為止,他的行蹤,只有公冶如玉夫婦才知道,不過,近幾天來,幫內的高級幹部中,有關他的傳說卻很多……」
古若梅笑了笑道:「今宵這些事情,也委實算是一宗奇蹟。」
周一民沉思著接道:「先說林志強的情況吧!」
於是乎,「三絕幫」的宣傳目的,也算是完全達到了。
古若梅心頭暗嘆道:「這般只會欺壓善良百姓的東西,一直等事過境遷了,才敢前來查問,真是可惱亦復可憐……」
「但是。」柳如眉接道:「前往報到檢定一番,也並不一定能打入他們的核心,可實在談不上什麼方便不方便的。」
古若梅笑道:「那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奇蹟……」
「『九指神駝』金石堅,因擅闖『三絕幫』總舵,已被當場格殺……」
周一民截口問道:「那是一些怎樣的傳說?」
坐騎與古若梅的坐騎首尾相接的文素瓊,忽然輕輕一嘆道:「古姊姊,直到現在,我還好像是在做夢。」
周一民道:「當今各大門派中,已經有哪些人向他們屈服了?」
「可不是嗎!」文素瓊含笑接問道:「古姊姊,那封求援信,你是如何得到的?」
柳如眉道:「那自然是說他已成了無敵高手啦!至於靈智方面,卻等於是重新換了一個人,除了對公冶如玉所說的話,奉如金科玉律之外,誰的話都不聽,對於過去的一切,更是忘得乾乾淨淨。」
古若梅微微一笑道:「文家妹子,江湖中多的是奇才異能之士,可是,他們卻不一定每一個人都有響噹噹的名號。」
周一民接問道:「還有什麼消息嗎?」
周一民點點頭說道:「好!就這麼決定,等我回去同他們商量一下,看看另外還能派誰去……」
但經過這些少得可憐的人嘗試之後,覺得這個「三絕幫」,委實是具有空前絕後的氣魄和手筆,對他們所核定的等級,也佩服得沒話可說。
原來碼頭上,一個身著白色長衫、腰懸長劍https://www.hetubook.com.com的年輕人,正匆匆地向這烏篷小船走來,並老遠就揚聲問道:「船家,有沒有客人?」
說到這裡,禁不住長嘆一聲道:「周伯伯,您想想看,一個武功無敵,卻已失去靈智的人,那情形,是多麼可怕!」
也由於這一行人中,對用毒方面都是外行,同時,文素瓊所受的教訓,又委實夠他們警惕,因此,老成持重的古若梅,決定放棄暗探「逸園」的計畫,逕行趕往「長春谷」去。
「還有。」柳如眉輕嘆著接道:「消息中特別說明,林志強是過去林家堡堡主林大年的遺孤。」
周一民苦笑道:「我的賢侄女,怎麼吃起周伯伯的老豆腐來了?」
走在最後的柳如眉截口問道:「文阿姨,您已將上官玄殺掉了?」
「可是,如今時移勢易,自然不能忍耐,也不必再忍耐,於是,當我離開逸民的行轅後,就逕自趕向上官玄在漢陽西郊新建的『逸園』……」
只因新成立的「三絕幫」開府「漢陽」,使得本已人煙稠密、商業鼎盛的江漢地區,更形空前的繁華。
古若梅點首接道:「是的,我知道你此行目的,是去武昌看你那位貴為駙馬,身兼七省巡按的親侄兒文逸民。」
古若梅含笑接道:「這倒是實情,試想,如非上蒼在暗中保佑著你,世間那會有如此巧事?」
當然,這些消息,大多數都是「三絕幫」故意放的空氣,但群豪們是盲從的,在「一犬吠影,百犬吠聲」的情況之下,大家添枝加葉地爭相傳告,於是,假的也被說成真的了。
「武昌可真是好地方。」
一頓話鋒之後,又「哦」了一聲道:「對了!文家妹子,你是怎會被他們劫持的?」
周一民點點頭道:「好!我照你的意思,轉告他們就是。」
當然,那些人,最初都是擁向「漢陽」,一直到「漢陽」城裡城外,都實在沒法住了,才退而求其次地向「漢口」和「武昌」兩地擠去。
柳如眉道:「到今天午前為止,當今十大門派中,僅僅只有『青城』、『峨嵋』、『天台』、『衡山』等四派,和四川『唐家』等前來報到。」
試想:像這樣的一個消息,還不足以震撼整個江湖嗎!
約莫頓飯工夫之後,柳如眉又回到碼頭,還是乘周一民所駕的那艘小船,回航向漢陽駛去。
古若梅道:「事後,也沒問過他們?」
「而且,我們此行目的是救人,人救出來了,其他的一切,可以壓後再說,咱們乘早趕回『大庸』去,也可免得老夫人為你們擔心……」
於是,一行五騎,又立即向「大庸」進發。
說話間,一艘梭型快船,由上游疾駛而來。
柳如眉接問道:「師父,這些東西可怎麼辦?」
由古若梅等這一行人離開「梵淨山」起,到折返「荊州」北郊群俠們的臨時根據地為止,前後也不過四十多天,但在這短短的四十多天當中,卻發生了一件震撼整個江湖的大事情。
白衫少年卻幽幽地一嘆道:「周伯伯,目前的情況,可實在不妙。」
古若梅也輕輕一嘆道:「這也好像是冥冥中安排,才有這種奇蹟出現,否則,縱然那個江湖郎中能將你的求援信送到『荊州』,在遠水難救近火的情況下,後果還是不堪設想的。」
「……」
天氣實在太熱,那本來是大船小船,往來如織的浩蕩江中,這會,也僅僅有少數船隻,點綴其間,當然,彼此之間,距離都很遠。
小船離開碼頭之後,柳如眉才輕輕一嘆道:「周伯伯,我又hetubook.com.com有了最新的消息。」
柳如眉輕嘆著接道:「林志強已被委為『三絕幫』的『總巡察』,對該幫分舵主以下人員,有『先斬後奏』之權。」
許雙城這才訕然點首道:「古阿姨,我現在算是明白了……」
於是,在這些人的大力宣揚之下,前往「三絕幫」總舵「報到」的人,也一天比一天多起來,而各種傳說,也不脛而走,譬如說:「雄峙武林的『江湖三大』,也早已向『三絕幫』報到呀!」
柳如眉道:「我說的是幼梅妹妹。」
文素瓊苦笑道:「當時,除了覺得雙腿一軟之外,根本就沒其他感覺啊!」
柳如眉苦笑道:「總不會是好的居心啦!」
因此行並無緊急任務,同時,也因有了文素瓊的前車之鑒,她們不便冒昧行動,決定暫時忙裡偷閒地閒散幾天,等柳如眉回來之後,再酌情採取適當的行動。
古若梅含笑反問道:「說些什麼呀?」
古若梅笑道:「這小妮子真性急……」
周一民的目光,在柳如眉臉上畫了一個問號,沒接腔。
可是,如果仔細觀察一下,卻不難發現他的眼神中,有著很嚴重的憂鬱,而且,還不時向碼頭上掃視著,好像有所期待似地。
她,話鋒略為一頓之後,又接著說道:「至於一切經過情形,咱們在路上邊走邊談。」
這兩位,當他們的功力略有增進之後,紀治平又忍不住地獨自夜探「桃花塢」了,但這一探,卻使他大大地吃了一驚,原來整個「桃花塢」,已成了一個空塢,這回,可真是一個人也沒留下,而且,由各種跡象顯示。那批人至少已撤走五天以上了。
古若梅、朱玫等人長春谷之行,等於是白跑了一趟,而公冶如玉卻已公然以君臨天下的姿態,向整個武林發出了限期歸順的最後通牒,算得上是氣焰萬丈,囂張到了極點。
許雙城一皺黛眉道:「古阿姨,方才,您不是說過要邊走邊談的嗎?怎麼一下子又忘了呢?」
古若梅道:「話是不錯,但還是以小心為妙。」
柳如眉連忙截口接道:「周伯伯,我是同您開玩笑的,怎麼認真起來?」
突然,只見他雙目一亮,人也跟著坐正過來。
那兩位,經過了個把月的辛勞,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讓他們找到了「回春草」,「回春草」既然有返老還童,能使人恢復青春活力的功效,對真力方面,自然也不無小補,儘管他們並沒找到那能夠專門增進功力的靈藥,但能有目前這收穫,總算慰情聊勝於無啦!
周一民不禁一呆道:「這個……」
原來目前這個老船夫,正就是曾經在這雲夢地區風雲過很長時間的「雲夢釣叟」周一民,至於這位被喚作「柳姑娘」的白衫少年,自然就是柳如眉所喬裝的啦!
文素瓊苦笑道:「古姊姊,平心而論,我自己對那沒有辦法中所想出來的笨辦法,可實在沒存多大的希望,但事實上,這一姑妄試試的辦法,不但有了效果,而且還快得遠出我的意料之外。」
話題轉入了輕鬆的一面,儘管她們暗中都有著沉重的心事,但表面上看來,她們都是有說有笑的了。
柳如眉正容說道:「周伯伯,據說,最近幾天之內,將有重大事故發生,但究竟是什麼事故,我卻沒法知道,為防萬一計,最好請您轉告大家,行動方面,要特別當心!」
櫓聲「欸乃」中,小船朝武昌迸發。
但那白衫少年卻含笑接口道:「我不是這就要渡江嗎?」
周一民也輕輕一嘆道:「好,你慢慢說來。」
老船大連忙和圖書諂笑道:「是!是!公子爺!請!」
周一民道:「不管是玩笑也罷,認真也罷,周伯伯因為已經有那麼一個臭名氣在外,可不能不表明一下自己的心跡。」
周一民不由莞爾一笑道:「對!易容改裝,這倒是一個好辦法。」
「『玉觀音』文素瓊,已成了『三絕幫』第三幫主百里源的如夫人……」
柳如眉微一沉思道:「還有,周伯伯,我想利用他們對檢定那些不屬於任何門派的武林人物,延期半月的機會,派幾個適當的人,乘機混進去……」
老船夫向四週略一掃視之後,扭頭向白衫少年笑了笑,道:「柳姑娘,現在,咱們可以放膽說話了……」
文素瓊道:「我問過冷無雙,但她不肯說。」
柳如眉指著自己笑了笑道:「周伯伯,像我這個樣子,行嗎?」
話鋒略為一頓之後,才正容接道:「賢侄女,方才我的意思是:你幼梅妹妹是一個女兒家,混入魔巢中去,可不太方便。」
文素瓊笑道:「你呀!小心眼裡,就只有一個林志強……」
這回,她們分為兩批,古若梅、文素瓊二人,改裝成為兩個中年文士,當先開道,朱玫則扮作一個鄉下老頭,帶著三個土頭土腦的「小伙子」,以一種向異鄉投親的姿態,隨後跟進來。
古若梅接著問道:「當時,你連對方是使什麼暗器,或者是以指風凌空偷襲,都分辨不出?」
古若梅正容如故地接道:「這就是了,照方才那情形來說,我們這邊是佔了優勢,但憑我們這點優勢力量,要想自己毫無損傷地收拾他們,卻不容易,萬一你們兩姊妹有什麼損傷時,教我如何向老夫人交代?
上述這兩項,固然有點奇異,但距震撼江湖的程度,卻還差得太遠,下面所提出的,才是真正能震撼整個江湖的事情。
文素瓊苦笑道:「當時,我因並無重要任務,於是在回程中,我想順便去了卻自己的私仇。」
周一民苦笑道:「這『官銜』,這權勢,都夠威風啊!」
文素瓊苦笑道:「沒有啊!如果我殺了上官玄,則受這一次虛驚,也還好過一點,但事實上,我不但沒殺上官玄,而且,連那老賊的面都沒見到,就莫名其妙地被他們劫持了。」
那麼,那潛伏在「梵淨山」中的「難兄難弟」紀治平與許元良二人,又是怎樣了呢?
文素瓊點首「唔」了一聲,苦笑道:「古姊姊言之有理。」
柳如眉道:「不論是真是假,大概最短期間之內,就將分曉的了。」
但她們這一趟「長春谷」之行,也等於白費,因為整個「長春谷」中,武功能過得去的人,都被裴玉霜和許大元二人帶走了,剩下來的,都是一些老弱婦孺和武功平凡的人。
柳如眉笑道:「周伯伯不放心?」
原來這個「三絕幫」的成立,並沒舉行什麼儀式,當然也沒請武林同道觀禮,僅僅是向當代武林的各門各派,發出一份命令式的通知,通知中說明,「三絕幫」定於六月一日正式成立,總舵設於「漢陽」西郊的「逸園」,請各門派掌門人,均為「三絕幫」各地的分舵舵主,並限於六月三十日以前向總舵報到,憑各人武功核定等級,發給號牌,否則,如經抽查交不出號牌時,即就地格殺不論!
古若梅蹙眉接道:「看情形,你十之八九是中了他們事先所散佈的什麼毒藥!」
柳如眉苦笑道:「周伯伯,您打我幾下好不好?」
文素瓊點首道:「那好極了,必要時,也可以了卻文、林兩家的這一段血海深仇……」
「本來是嘛!……」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