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翡翠船

作者:諸葛青雲
翡翠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十九章 羅漢大陣

第五十九章 羅漢大陣

他,手拄那根也算是拐杖的奇特旱煙桿,臉上與目光中都充滿了驚悸神色。
古若梅正容說道:「少林寺與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有什麼理由,要跟人家過不去?」
這三個當路而立的老和尚,是「達摩院」中的長老,論輩分與功力,都高於目前的掌教百忍大師,算得上是目前少林寺中功力最高的三位。
白文山冷笑一聲:「該算是自尋死路!」
這時,林志強已在對方這實力最強的九人小組的纏鬥之下,逐漸地向陣中心的百忍大師身邊逼近,雙方距離,已不過只有十五六丈了。
「不錯。」
百拙大師佛號高宣地道:「阿彌陀佛!小施主儘管請便,他們早準備好啦!」
百忍大師高宣佛號道:「少林寺的和尚,是殺不完的,你不妨數數看,方才,你殺了那麼多人,目前,這『羅漢大陣』中,還不是一百零八個人嗎!」
又一道人影,飛落陣中,嬌笑著問道:「師父,那說話的是誰啊?」
這最後兩招,古若梅可不再硬接了,只見她嬌軀一閃,已巧妙地避了開去。
至於林志強,在雙足踏空,又加上百忍大師那適時一送之力,饒他功力再高,也不能不乖乖地聽任別人擺佈啦!
此時的林志強,已由許氏雙妹和百拙大師負責送出「羅漢大陣」並已步上大雄寶殿前的台階。
古若梅道:「你說過,只要我接下五十招之後,就先闖『羅漢大陣』的……」
原來這一位不速之客,竟然是公冶如玉夫婦的女徒弟古琴。
古若梅卻向百忍大師揚聲問道:「掌教大師,我等你一句。」
公冶如玉笑道:「八師弟,還是將林志強還給我吧!萬一翻了臉,打將起來,也方便一點。」
林志強冷笑一聲道:「我就不信,殺不光你們這些和尚!」
百忍大師道:「阿彌陀佛!小施主不信,何妨再闖闖看!」
林志強這一著,是大出武林人體能之外的反常行動,自然也大出前面那九個和尚的意料之外,因而使得雙方都碰個正著。
山門外的古若梅揚聲接道:「林志強,這些問題,你目前是想不通的,還是早點去闖『羅漢大陣』吧!」
古若梅哼了一聲道:「可是,你卻忘去了本來,也忘去了你的血海深仇。」
公冶如玉笑道:「他是我費了不少心血所調|教出來的徒弟,怎能說與我不相干哩!」
這同時,公冶如玉卻向白文山笑道:「八師弟,你好啊!」
徐徐拔出肩頭長劍,冷冷著接道:「我要闖『羅漢大陣』了,帶路吧!」
白文山冷然答道:「不錯。」
這是預防林志強入阱之後,再行逃出,為了制服他所做的權宜措施。當然,白文山是事先服了解藥的。
百忍大師道:「『羅漢大陣』,本身就是秉九九循環,生生不息之理而生,毋須正面與人交手,即可使闖陣者於心力交瘁之下,自行知難而退。」
百拙大師朗聲說道:「阿彌陀佛!小施主請向廣場右邊瞧瞧。」
但也就當此同時,林志強那凌空的身形,也仗劍撲下,口中並大喝一聲:「再吃我一劍吧!」
只見他那青鋼長劍所劃出的弧線,一個接一個地在閃耀著,每一次弧線出現,必帶來一串慘號和震耳的金鐵交鳴之聲。
說來也真夠「少林」掌教百忍大師氣煞,「少林寺」有不准女性進入的規定,連像目前這種有關該寺生死存亡的關頭,也不肯破例讓古若梅入寺幫忙。
前文已經說過,林志強是公冶如玉夫婦,以特殊手法使其速成的,因而內家真力特強,至於武功招式方面,卻並無特殊成就。
公冶如玉媚笑道:「八弟!不管怎樣,咱們總算是自己人呀!若林志強是在這『羅漢大陣』中吃了虧,咱們兩口子一定將這個少林寺給它翻倒過來!」
原來就在方才林志強那劍招半路上一變之間,白文山的前襟、左袖與右腿的褲腳上,已分別出現三處劍痕,也不過是以毫髮之差,不曾傷及肌膚。
前文已說過,白文山的右腿,是因中毒而齊膝斷去的,而目前這一劍,卻是齊著他那斷腿所包紮的褲腳,以寸許之差,將褲腳削斷。
話鋒略為一頓之後,才沉聲喝道:「老和尚,你告訴他們,我要開始闖了!」
林志強星目一轉,冷笑一聲道:「好!咱們走著瞧吧!」
這,也就是林志強驚「咦」,百拙大師驚呼出聲的原因。
白文山恭應一聲:「在下遵命。」
這情形,自然使林志強發出一聲驚「咦」,也使百拙大師於話聲一落之後,為之驚呼出聲。
古琴揚聲問道:「二師伯,您要留下我的師父幹嗎呀?」
林志強抗聲道:「他不該碰上我,既然碰上我,就必須先吃我一劍。」
這情形,可使得林志強怒火高漲地猛吸一口清氣,使那即將開始下墜的身形,又繼續向前衝進了丈許,才以「蒼鷹搏hetubook•com•com兔」之勢,俯衝而下。
「好!」林志強目注白文山大喝一聲:「看劍!」
接著,向一旁的百拙大師揚聲說道:「大師請帶路吧!」
白文山也冷笑道:「你們兩個的功力,比林志強差得太遠,自然用不著這陷阱。」
公冶如玉笑道:「為什麼要到寺外去?」
林志強隨在百拙大師背後,向「羅漢大陣」前走去,一面向陣中打量著,一面問道:「老和尚,當中那個紅衣和尚是誰?」
而事實上,林志強這個功力奇高而神智卻是半清醒,半混沌的小煞星,他的心中,又何曾有過「怕」字,縱然形勢對他極為不利,他也不能示弱,而必須揮劍硬接。
公冶如玉笑道:「說來,那人該算你的二師伯。」
可是,說也真怪,眼看林志強的手掌,即將抓住古若梅背後的衣帶時,只見人影一閃,古若梅已俏立丈外,並含笑說道:「林志強,五十招已滿,你怎麼說?」
古若梅冷哼一聲道:「咱們走著瞧吧……」
公冶如玉道:「那只怪他們夜郎自大,不遵本幫號令,本幫成立伊始,不得不借用他們的頭顱,以樹立威信……」
林志強那空著的左手往前一伸,沉聲說道:「驗號牌!」
因此,在尚未獲得指揮者的指示之前,他們只能機械式地一批繼一批地向前衝。
也就在此同時,另一個六人小組和三人小組,又適時將林志強截住。
一頓話鋒,目光移注百拙大師,沉聲問道:「老和尚!你們那『羅漢大陣』在哪兒?」
一直到林志強那凌空飛撲的身形,勢盡下落,向他面前七八尺處飄落時候,他才一聲清嘯,騰升三丈有餘,以居高臨下之勢,揮杖擊向林志強,一面並呵呵大笑道:「林志強,你吃我一杖!」
那就是說,他這一杖擊下,也正是林志強於飛渡十來丈空間之後,勢盡下落,足尖與地面將接觸而未接觸的剎那之間。
「對!」林志強點首接道:「我也毋須去想它。」
林志強這一招,有點像是普通劍法中的「玉帶圍腰」和「橫掃千軍」,但實際上,其所蘊藏的變化,卻遠比「玉帶圍腰」和「橫掃千軍」要高明得不可以道里計,因而使得像百拙大師這等高手,於入目之下,亦不由臉色大變地急聲喝道:「白施主快退!」
公冶如玉媚笑如故地道:「二師姊,我就不相信你能留下咱們兩口子。」
「咦!」
目不暇接之間,傳出一聲「砰」然大震,前後被夾擊的林志強,只見他被震得連人帶劍地一個車轉,寒芒閃處,悲號連傳,那六個中年和尚之中,已有兩個橫屍就地,而林志強也就由這空隙中衝了出來。
百忍大師毫不動容,漠然地說道:「目前還用不著老衲出手。」
當然!林志強的驚「咦」聲,與百拙大師的驚呼,算是由內行與外行兩個絕對不同的觀點上所發出。
林志強一蹙劍眉道:「這些,我都不懂,現在,我還要問你一件事情,為什麼你能接下我的五十招而不死呢?」
古若梅道:「咱們自己的事,自己解決,又何苦使佛門聖地,受到干擾!」
百拙大師一挑長眉,擺手作肅客狀沉聲道:「小施主請!」
林志強截口怒叱道:「我不信!」
也就在此同時,只見兩道人影,有若經天長虹似地由圍牆上一閃而進入陣中,赫然就是公冶如玉與百里源二人,百里源目光一掃之下,嘴唇一披道:「威震天下的『羅漢大陣』,果然是不同凡響。」
可是,老天爺卻偏偏同他們作對,一下子就來了兩個女性敵人,而且,還都是旁若無人地,自行投入那威震天下的「羅漢大陣」之中。
百忍大師震聲大喝道:「林志強,你如果算一號人物,就該單找老衲,一較雄長!」
古若梅深恐白文山逞強惹出麻煩來,急得她連忙截口大喝說道:「林志強,一劍就一劍吧!快點發招!」
試想:此情此景,除非是大羅金仙,能借土遁之外,任你功力再高,也沒法閃避,而只有揮劍硬接的一條路可走。
林志強冷笑一聲道:「真是自說自話!」
以三對一,猶自被震得各自連退三大步,如果是單打獨鬥,那還得了!
少頃之後,才背著林志強,沿著事先部署的繩子,攀沿上來。
古若梅注目接口道:「看來,你的神智,還很清醒嘛!」
這同時,百忍大師朗聲高宣佛號道:「阿彌陀佛!兩位施主既然是存心同本寺為難,老衲也就顧不得什麼了!」
古若梅苦笑道:「你是有師父的,只是還沒有正式拜師而已。」
白文山笑道:「我當然不是和尚啊!」
百忍大師道:「事實上,你已被攔截了。」
百拙大師道:「恐怕沒這麼簡單。」
白文山將背上的林志強解了下來,交到許雙文手中,並在許和-圖-書雙城與百拙大師的護送之下,向陣外走去。
公冶如玉冷笑一聲說道:「白文山!你該先把那陷阱掩蓋好之後,再扯謊才能騙得到人呀!」
真是說時遲,那時快,當四人的四般兵刃,再度接觸的同時,另一組的六個中年和尚,又是鐵仗齊舉地,向林志強後面擊來。
接著,又目注白文山,「咦」地一聲道:「白文山!你準備將林志強送到哪兒去?」
百忍大師高宣佛號道:「阿彌陀佛!事到如今,老衲也只好豁出去了,古施主請!」
不過,儘管他們的截擊,有點像是虛應變故,但林志強卻還是沒法闖向陣勢的中心點去。因為,這九個淺嚐即止,另九個又立即撲了上來,使得林志強闖又闖不通,拼又找不到對象,而且,還在對方那有計劃的安排之下,使他不由自主地隨著陣勢來移動,在無形之中,他已失去主動了。
公冶如玉不再理會白文山,卻向另一邊顯得頗為吃力的古琴招招手道:「琴丫頭,到我這邊來。」
白文山一面真力暗凝,準備應變,一面冷然接道:「沒有!」
林志強注目問道:「你也會『天龍身法』?」
百拙大師道:「本來,闖『羅漢大陣』,一向是由內向外闖,但本陣自有史以來,原不曾有人闖出過,所以,今宵對你這位小施主,卻是一反慣例,改由外向內闖,只要你能闖到本寺掌教身前,則本寺所有和尚,一律自行了斷,絕對毋須小施主動手。」
百忍大師真是沉得住氣,他,眼看林志強這個小煞星,有若天神下降似地向著他振劍撲來,卻是肅立原地,紋風不動。
林志強劍眉一揚,大喝一聲:「我倒要捨易就難地,逐步闖闖看!」
因此,他一挫鋼牙,左手以「天王托塔」之勢,硬行抓向迎頭擊來的禪杖,右手長劍,同時順手一撩,斜刺向百忍大師的腰間,口中並冷笑一聲:「你也吃我一劍!」
「砰」地一聲,兩道人影,一觸而分,各自凌空一個觔斗,倒飛丈外。
百忍大師道:「佛門弟子,不打誑語,事實上,小施主初入此陣時,已經嚐到本陣的厲害了。」
林志強再度冷笑道:「不過如此。」
白文山呵呵一笑道:「這叫做耍猢猻,不過,時間一久,也足能要你們的狗命!」
這後面的一句話,是向百忍大師說的。
這驀然的變化,似乎有點出於白文山的意料之外,只聽他於一聲驚呼聲中,「錚錚」兩聲脆響過處,人也飛射丈遠之外。
但經過目前這一招硬拼之後,三雙精目中,有如冷電似地迸射出一片異彩。
白文山臉色一變說道:「大師,來人就是公冶如玉,請打破慣例,讓我二師姊進來應付吧!」
公冶如玉沉聲截口道:「還不快點過去把林志強抓回來!」
樂得他呵呵大笑道:「這才殺得痛快呀!」
此刻,這號稱武林一絕的「達摩杖法」,在少林寺當今三位功力最高的長老聯手使出之下,其威力,真是豈同小可!
百拙大師莊容說道:「如果讓小施主闖了過去,則本寺千條生命,豈非就此斷送!」
說話間,已走到「羅漢大陣」的邊緣。
百里源似乎吃了一驚道:「那是林志強……」
古若梅笑道:「你以為自己真是無敵高手了?」
試想:這情形,等於是他的斷腳又被削斷一次,又怎能不教他驚定思驚哩!
因為,事實上白文山不但不曾後退,而且反而迎著林志強的劍勢,向前疾射上去。
他,口中雖然不服氣,但人卻已仗劍跟著百拙大師,向寺內走去。
林志強目注白文山,忽然大喝一聲:「站住!」
古若梅見狀,連忙震聲大喝道:「掌教大師不可造次……」
這同時,山門外的古若梅也揚聲大喝道:「林志強,你說過的話算不算數?」
林志強道:「我的神智,本來就很清醒啊!」
這時,百忍大師卻呵呵一笑道:「林志強,你上當啦!」
林志強道:「可是,他不是和尚……」
白文山冷然接道:「與你不相干!」
此刻,這一計畫,算是完成了。
這時,古若梅已偕同許雙文、許雙城兩姊妹飄落場中,並向白文山說道:「八師弟,將林志強交給雙文姊妹……」
少林寺這三位長老,一向閉關潛修,不過問江湖中事,說得不好聽一點,算得上是孤陋寡聞的人,此回由百忍大師以全寺存亡攸關,將他們三位敦請出來,可不知費了多少唇舌,也許他們三位的心中,仍以百忍大師小題大作而不以為然。
百忍大師道:「小施主方才,可能不曾盡出全力,須知此陣,壓力愈大,抗力愈強,縱然小施主功力通玄,也難以……」
公冶如玉立即急聲接問道:「八師弟,林志強怎樣了?」
但他的話沒說完,身軀已被震得騰射而起。
白文山停步笑問道:「你要幹嗎?」
林志hetubook.com.com強冷笑一聲道:「你等著瞧吧!」
也就是因為這些原因,使得林志強殺得好不痛快!
古琴揚聲苦笑道:「師父,我過不來呀!」
林志強笑道:「將所有精華,集中到一起,對我來說,倒算是省了不少的麻煩。」
但就在這節骨眼兒上,他感到雙足所踏之處,似乎有承受不住這千鈞壓力之勢。
火光一閃,廣場上,已亮起無數的燈籠火把。
白文山唔了一聲,沒接腔。
林志強劍眉一蹙道:「奇怪?在『少林寺』內,怎麼有人懂得我的武功招式呢?」
林志強雖然神智已失去,但在武功招式上的反應,卻似乎並沒受影響,他,驚「咦」聲中,手上的劍招,卻已改橫掃為斜劈,而其劍勢之快速與勁力之強,也比初發時更為凌厲了。
林志強一斂威態,扭頭問道:「誰說我說的話不算數?」
林志強冷哼了一聲,喝道:「那我就再殺幾個給你瞧瞧!」
但公冶如玉卻揚聲問道:「方才,林志強就是這麼被制的,是嗎?」
林志強冷笑道:「你認為他們九個,就能將我攔住了?」
話聲中,人已騰升三丈有餘,向著迎面撲來的六人小組和由側面攻來的三人小組,居高臨下地以雷霆萬鈞之勢,振劍飛撲。
白文山呵呵一笑道:「林志強,別吹牛了,別說是一劍……」
林志強蹙眉接道:「這些,都無關緊要,我還要知道的,是你為何知道我的招式?」
百里源聞言之後,連忙訕笑著說了一聲「遵命」,飛身而起,並大喝一聲:「留下林志強來!」
百里源呵呵大笑道:「如玉!咱們已進入了威鎮天下的『羅漢大陣』之中,該不算是自投羅網吧!」
林志強似懂非懂地「哦」了一聲,點頭道:「原來如此。」
原來,百忍大師已將實力最強的一個小組,也就是三位長老所組成的小組調了上來,另外還輔以一個實力僅次三位長老的六人小組。
林志強笑道:「我倒是看不出來,你這個『羅漢大陣』,有甚奇特之處?」
百里源訕然一笑道:「如玉,你是要……」
接著,目注白文山冷笑一聲道:「今宵,算是便宜了你,要是你不知道我的劍法招式,你是怎麼也逃不過我方才那一劍的。」
林志強這話,倒是實情,由外表看來,那些和尚們,有三個一組,六個一組,也有九個一組的,極不規則,排列也有點近乎零亂。
「也是武林中人?」
可是,眼看雙方即將短兵相接之時,當面的九個和尚,已由一旁滑了開去,而另一批九人,又以同樣的距離和速度,迎了上來。
百拙大師笑道:「小施主,請恕老衲誇句海口:不論你是凌空飛渡也好,是逐步硬闖也好,老衲敢於斷定,你絕對不能到達本寺掌教身邊。」
說完,立即由林志強落下之處,縱落陷阱之中。
林志強道:「先闖『羅漢大陣』,再殺和尚,不過,我必須問你一句話。」
一聲慘號,那六人小組中,已有一人慘死,一人斷臂。
古若梅點點頭道:「可以,有話你可以儘管問。」
這一聲「咦」,是林志強緊接百拙大師的話後所發出。
接著,才像是剛發現白文山背上的林志強似地「咦」了一聲道:「八師弟你背的是誰?」
話聲一落,手中長劍一揮,已向阻住他進路的三個和尚身前闖去。
白文山冷然接道:「我還活著。」
百忍大師敞聲一笑道:「這就是本寺歷代相傳的『羅漢大陣』啊!」
古若梅冷笑一聲道:「少來這一套!咱們到寺外去吧!」
林志強笑道:「只要他還活著,我也不再殺他就是,不過,我也不妨先告訴你,自從我出道以來,今宵還是第一次用劍,我自信這一劍下去,他是決無生理!」
一招二式,以攻還攻,可說是一點也不含糊。
緊接著,「砰」地一聲,那圍牆上負責警戒的「少林」門下,顯然已被一掌震落牆下。
「不錯。」古若梅正容接道:「因為我是你的師母,你所會的,我都會。」
公冶如玉俏臉一沉道:「可惜我沒你這一份菩薩心腸。」
這麼一來,林志強騰射之勢一盡,再度落回地面時,立即被對方的九人纏住,展開一場火爆而激烈的惡鬥。
林志強搖頭道:「我自己是否算得無敵高手,我不知道,但我自出道以來,卻是所向無敵,只有你一個人例外。」
一頓話鋒之後,又向百里源一瞪媚目道:「你,還在發什麼呆!」
林志強道:「你不是和尚?」
因此,當他的左手抓住百忍大師的鐵禪杖時,雙足也剛好接觸地面。
白文山冷然接道:「那與你不相干!」
原來這些,都是古若梅與百忍大師事先協商的安排。
說來真是巧得很,林志強隨著百拙大師,剛剛走進山門之內,那位奉古若梅之命,前往寺內向百忍大師父傳言的白https://www.hetubook.com.com文山,剛好也迎面走了出來。
林志強笑道:「老和尚,你好像蠻有把握地,認為我闖不到你們掌教身邊去?」
但她那閃避之勢未盡時,林志強卻已施展「天龍身法」,如影隨形地追了上來,凌空揚掌,向她的背後抓下,口中並冷笑道:「看你還能跑到哪裡去……」
目前,林志強這一大出意外的行動,使得坐鎮陣中,負責指揮的百忍大師,心中既悲痛,又驚懍,一時之間,還來不及採取行動。
但他的身形才起,白文山已冷笑一聲,飛身截擊過來,口中並怒叱道:「百里源!今宵,咱們該算算陳賬了!」
雖然為了完成這一計畫,「少林寺」方面,付出了三十多條人命的代價,但以之與「武當派」那幾乎全軍覆滅的情形相較,也就算不了什麼啦!
林志強目光一掃之下,向百拙大師注目問道:「這些和尚,想必是你們寺中的精華所在了?」
公冶如玉截口媚笑道:「二師姊,你真要拼個你死我活嗎?」
這情形,可使得他光火了。當他接連受到對方十來次的象徵性的攔截,而不能痛快地一搏時,不由一挑劍眉,向百忍在師怒叱道:「老和尚,這樣打法算是什麼名堂?」
原來那陷阱中,已佈下強烈的普通蒙汗藥,林志強一落入陷阱,立即昏迷過去。
寒芒閃處,九個和尚已倒下三個。寒芒再閃,林志強已在一片青芒與慘號聲中,再度飛身而起,向另一批的九個和尚射去。
百忍大師正滿臉悲愴神色,看著他那些慘死當場的門下,聞言之後,不由喟然長嘆道:「白大俠請勿多禮,還是請快點將令師侄救上來吧!」
白文山冷笑一聲道:「你真不認識?」
古若梅截口喝道:「我不管,你必須先闖『羅漢大陣』!」
儘管他目前所施展的,是傲視武林的「魔魔劍法」中的精妙絕招,使得少林高僧百拙大師也為之驚呼失聲,但在白文山這個內行人眼中,卻覺得其中漏洞太多了,所以,他不退反進地向前飛撲,也就是向對方劍招中那百密一疏的隙縫中飛撲。
但百拙大師卻淡然一笑道:「小施主何妨闖過之後,再下評語。」
這時,他們之間的距離,已不過十來丈左右,以林志強那傲視天下的「天龍御風身法」,自不難一晃而到,而且,半路上也沒受到任何攔截。
而且,因為有了對付林志強的經驗,在運用的技巧上,可比方才更為靈活,也更為難纏了。正因為如此,才使百里源驚「咦」出聲。
真是說時遲,那時快,林志強心頭不好的念頭尚未轉完,但覺足底一虛,整個身軀,已向地下陷落。
古若梅揚聲說道:「吃你一劍之後呢?」
百里源似乎有點魂不守舍地一愣道:「你是要我將那兩個女娃兒抓來?」
原來,這「羅漢大陣」,是以一百零八個和尚所組成,其變化之奧妙與威力之大,局外人自難窺門徑,僅由其相傳有史以來,即不曾有人由陣中闖出過,也就不難想見其威力了。
但就當白文山背著林志強爬出陷阱之間,圍牆上卻傳來一聲嬌叱道:「閃開!」
話聲未落,人已衝出重圍,飛身而起,直向百忍大師身邊射去。
接著,又沉聲說道:「本座言出必踐,今宵,除非你古若梅有本事能呵護這些禿驢,否則,我必血洗這千年古剎!」
古若梅正容接道:「闖『羅漢大陣』,另外有人帶路,恕我不奉陪了。」
林志強笑道:「沒有正式拜師,怎能算師父!」
目前,他這一再騰身飛射,可使得另一批的九個和尚中,又倒了四個。
林志強自信自己的功力,足能接下百忍大師那凌空擊下的一杖,也蠻有把握地在這順手一劍中,使對方非死必傷。
林志強笑問道:「就這麼殺進去?」
少林寺的「達摩杖法」與「丐幫」的「打狗棒法」,同樣地號稱武林一絕。
林志強冷笑截口接道:「擒賊先擒王,我正好先宰了他!」
林志強這一落入陷阱,那早就等在陣外的白文山,已飛身過來,向著百忍大師抱拳一揖道:「多謝掌教成全!在下這廂有禮了。」
古若梅笑道:「還有呢?」
以白文山的身份、地位和武功造詣,儘管他方才是因為輕視林志強的劍招不夠精純,才鋌而走險,算得上是輕敵受挫,但雙方於一招硬拼之下,而有目前的結果,則林志強的武功之高,更不難想見!
話聲中,鐵禪杖脫手一送,他卻借這一送之力,使那凌空勢盡的身形,又騰升了八尺有餘,凌空一個折轉,飄落三丈之外。
約莫箭遠外的廣場右邊,只見黑壓壓的一片灰影,那就是少林寺中,威震天下的「羅漢大陣」。
舉手一揮,「羅漢大陣」已再度發動,並分別向百里源夫婦和古琴身前逼來。
古若梅道:「因為你使的招式太普通,而我的臨敵經驗和江湖和圖書閱歷都比你豐富,自然是你一出手,我就知道啦!」
片刻之間,「羅漢大陣」中的和尚,已死傷近三十人!
公冶如玉「格格」地媚笑道:「你呀!人家說你見了漂亮的女人,就走不動路,可真是一點也不冤,此時此地,你居然被兩個小妖精給迷住了……」
可是,緊接著,他又「咦」了一聲道:「這是幹嗎呀?」
原來百忍大師方才於急怒交迸之下,忘記了林志強適才所給的教訓,以致冤枉死了三個門下。心頭一急,立即改變戰術,那就是他像方才對付林志強那樣,實行起以虛應變的遊鬥來了。
百里源笑道:「老八此言差矣!林志強是我們夫婦的徒弟,怎能說與我們不相干哩!」
百拙大師正容答道:「不錯。」
距離一近,看得也更清楚了。只見組成這「羅漢大陣」的和尚,年紀最輕的,也在三十歲以上,一個個右手持齊眉鐵棒,左手單掌作問訊狀,肅立當地,有若泥塑木雕似地。
林志強這一大反常情的超絕功力,和配合著他那出人意外的行動,已使這「羅漢大陣」中,霎時之間,增加了六個冤魂。
這「羅漢大陣」,雖然號稱天下無敵,但它的本身,卻有一個很大的缺點,只要是真正的超級高手,掌握它這一缺點之後,縱然不能一舉將其殲滅,安全脫困,那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東面圍牆上,傳來古若梅的冷笑聲道:「公冶如玉,今宵你可來得去不得了!」
這六個中年和尚的功力,雖然不能與三位長老同日而語,但在六人聯手之下,又豈可等閒!何況,林志強還正與三個功力最高的老和尚在交手哩!
而最使他驚定思驚,猶有餘悸的,還是他那右腿上的劍痕。
話聲中,他手中的青鋼長劍上,忽然冒出尺許長的劍氣,挾著一串懾人心魄的破空銳嘯聲,向白文山攔腰掃來。
百忍大師這一絕著,對時間的拿捏,可真是妙到毫巔。
百忍大師方自霜眉一蹙之間,圍牆內清叱聲震耳,慘哼連傳,顯然又有兩三人遭了劫。
百里源呵呵大笑道:「威震天下的『羅漢大陣』,原來也不過如此。」
林志強微微一愣道:「我不殺你就是。」
山門內,有了片刻的死寂之後,林志強才蹙眉問道:「你懂得我的劍法?」
不過,林志強雖然暫時被纏住,卻仍然是騰挪縱躍,有若生龍活虎,那九位少林寺中的頂尖高手,仍然有攔截不住之勢。
林志強一挑劍眉道:「那麼,吃我一劍……」
百忍大師聽從古若梅的建議,為了減少不必要的傷亡,才將「羅漢大陣」的最堅強的一環,排在林志強的必經之路的最前端,也正因為如此,林志強這第一招,就碰上了堅強的抵抗了。
也就在此雙方碰個正著的瞬間,林志強大喝一聲:「擋我者死!」
也許是陣勢變化所必需,也許是這些和尚們鑒於同伴的死亡而提高了警覺,也可能是他們別有打算……總而言之,這新上的九個人,並不與林志強硬拼了,僅僅是淺嚐即止地作了一個象徵性的截擊之後,又自行退了開去。
古若梅笑了笑道:「那是表示你,並不算是無敵高手。」
林志強道:「真是笑話!我,連師父都沒有,又哪來的師母呢?」
林志強朗聲大笑道:「好!我就先摘下你這顆光頭再說……」
它的這一個缺點,就是陣中的組成分子,本身不能因地制宜地主動採取應變行動,而必須由統一指揮的人,發號施令才行。
那就是在廣場上,連夜挖成一個徑約二丈,深達五丈的陷阱,上面以薄板和泥土偽裝,然後以「羅漢大陣」陣法,誘使林志強身入陷阱。
可是,他卻忽略了一點,百忍大師身為武林中實力最強一派的掌教,一身功力,又豈是等閒,何況他是身形下落之勢,而足尖又尚未踏實。
因此,但見劍氣如虹與杖影如山之中,一串「錚錚」爆響過處,林志強那飛撲的身形中,被震得騰升一丈有餘,而「少林寺」那三位長老,也各自被震得連退三大步,才拿樁站穩。
林志強邊打邊朗聲大笑說道:「這九個,還算有點意思,嗨!老和尚,你也來參加一個呀!」
但她的招呼,似已嫌晚,慘聲連傳中,至少已有三個和尚,分別死於百里源與公冶如玉的手中。
林志強道:「由陣外到中心點,也不過一二十丈距離,如果我圖省事而凌空飛渡,只要一個起落,就可到達你們那掌教身邊。」
百拙大師佛號高宣地道:「阿彌陀佛!這位小施主,請隨老衲來。」
說著,並向廣場右邊揚聲喝道:「燃燈!」
百拙大師道:「那是本寺掌教百忍……」
公冶如玉「格格」地媚笑道:「人,能活著就不錯呀!」
林志強道:「我知道這是『羅漢大陣』,卻為何不敢放手一搏?」
林志強冷哼一聲道:「我已經十八歲了,不是小施主!」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