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翡翠船

作者:諸葛青雲
翡翠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六十九章 惡有惡報

第六十九章 惡有惡報

說話間,已徐徐站起,淒涼地一笑道:「不論他對我如何不好,總算是我的哥哥,我應該將他的屍體掩埋起來。」
叱聲中,身形騰拔三丈有餘,不但避過了對方的一式橫掃,而且以泰山壓頂之勢,凌空俯衝而下,迫得冷無垢駭然退後八尺,才避過那雷霆萬鈞的一擊。
冷無垢沒想到對方突然發難,而招式又那麼快速而凌厲,而因這第一招,幾乎是被迫得以毫髮之差才避了過去。
原來當周幼梅父女和金石堅、班侗等人,對雲中雁採取突擊行動時,是將夏侯坤藏在客棧後的一株大樹上的,可是,當他們想起這位毒公子時,那大樹上卻已經是空空如也。
這種聽音辨位的劍法,自然最好是莫受別的聲音的干擾,所以,周一民才特別將冷無垢迫得遠離其他幾組的鬥場。
他曾被迫得騰升五尺,落地之後再飛身迫趕,已略嫌晚了一步。匆促中,只好以長劍作甩手箭使用,脫手向冷無垢背後射去。
雲中雁等的就是這一個機會,他,乘周幼梅掏取解藥,略一分神之間,故裝乘機進擊狀地,虛晃一招,當周幼梅揮劍硬接時,他卻已長身而起,朝客棧後面的荒山上飛射而去,一面呵呵大笑道:「臭丫頭!咱們後會有期……」
班侗沉思著接道:「如果周姑娘所說,則救走夏侯坤者,必然是他的兩個手下。」
那剩下的一個,自然是亡魂俱冒地飛身欲逃,卻被金石堅一旱煙桿擊斃丈外,剛好跌落在正要趕來支援金石堅的周一民身前。
但她的身手,原本不低於冷無垢,這些日子來,又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所以,她儘管是大大地吃了一驚,卻是並未太費勁地避了過去,並將鞭梢抓住,也就在這剎那之間,冷無垢已死在林永年的劍下了。
由於冷無垢逃生心切,他那身形所激起的激烈破空之聲,使得長於聽風辨位的林永年,能準確無比地將他一劍貫胸。
此刻的林永年,雙耳的功能,已發揮到了極致。
原來冷無垢眼看周幼梅、周一民父女倆,正在分別照應文素瓊、金石堅等人,目前中有李巧雲與班侗二人在替林永年掠陣,對於班侗,他自信攔他不住,因此,他竟使出聲東擊西之計,借一招迫退林永年之際,手中長鞭,順勢脫手向李巧雲擊去,他自己看和_圖_書也不看一眼地飛身而起,向後山激射而去。
半晌,李巧雲走了過來,向著冷無雙歉然一笑道:「冷姑娘,你要看開一點,他們之間的仇恨,實在太深了。」
當冷無雙看到乃兄的屍體之後,除了清淚雙流之外,沒有任何反應。一旁的周幼梅,似乎想勸慰幾句,卻又覺得無法措辭而欲言又止地發出一聲幽幽長嘆。
班侗卻搖搖頭道:「追是要追,但目前我們卻不能將實力分散,此中利害,希望諸位多想想。」
他,不但憑著聽力與冷無垢作生死搏鬥,而且還能察覺周圍的動靜。
周一民強捺著他坐了下去,一面掏出自己帶的療傷靈藥,餵向他口中,一面卻向周幼梅急聲說道:「丫頭,快去救你文阿姨……」
林永年也點點頭道:「不錯,如果是雲中雁將那廝救走,憑他們兩個的力量,勢必早已趕回來向我們報復的了。」
周一民奮力攻出一招,將冷無垢迫退三尺,踴身飄到林永年身邊,低聲說道:「這匹夫已豁出去了,老弟小心一點!」
事實上,冷無垢不抱必死決心也不行啦!尤其是當雲中雁也鎩羽逸去之後,他要想再逃生,可說是比登天還要難。
周一民微微一怔之間,金石堅卻忽然一聲驚呼:「不好!文女俠中了毒……」
雲中雁眼看大勢已去,冷無垢已沒法脫身,同時,就這片刻之間,他那與班侗惡拼著的兩個手下人,也在金石堅的幫助之下,全報了賬。
林永年在李巧雲的牽引之下,飄落周一民身旁丈遠處。
金石堅笑問道:「賢侄女有何良策?」
林永年大喝一聲:「冷無垢,納命來!」
相反地,冷無垢卻已抱定必死決心。
林永年是何許人,他,志報兄仇,縱然冷無垢不激他,也決不會容許旁人插手,因此,他立即切齒怒叱道:「鼠輩,殺兄毀堡之仇,必須由我自己親自手刃,決不容許旁人插手,你儘管放心!」
金石堅苦笑道:「不要緊,不過是受了些輕微內傷,我還能挺得住。」
因此,儘管他本已被林永年的瘋狂攻勢,迫得失去還手之力,但目前,卻激發了他的全部潛能,放棄防守地全力搶攻。
由於其他的戰鬥都已停止,借著聽風辨位,志切兄仇的林永年,因為沒有雜音干擾,殺將起來,可m.hetubook.com.com更為得心應手了。
一招兩式,既快速,又辛辣,迫得林永年匆促之中,只好一式「旱地拔蔥」,騰升五尺。
這情形,當然周一民也能看得出來,所以才有這種說法。
話聲出口,人已循著對方那「做夢」二字的尾音,飛身一劍劈了過去。
周一民接問道:「梅兒此話怎講?」
但金石堅卻是凌空一個觔斗,斜飛丈八之外,落地之後,還連退七八步,才勉強地拿樁站穩。
班侗苦笑道:「周姑娘莫尋我開心,有關今後的行動,咱們還是大家商量著辦吧!」
到目前為止,周幼梅已算是穩佔上風,全因為他們兩人功力相差不多,只要別人不插手,雲中雁要想全身而退,是不會有多大困難的。
話聲中,人也銜尾疾追。
一旁的班侗,連忙接道:「冷仙子,這事情由我來代勞。」
李巧雲微微一怔之間,冷無垢已乘林永年說話分神之際,手中九節鋼鞭,疾如電掣地橫掃過去,左手並同時擊出了一記劈空掌。
周幼梅與雲中雁這一組的戰況,已到了決定勝負的階段。
周一民口中的「金駝子」,自然指的是「九指神駝」金石堅。
接著,與乃父雙雙走向金石堅身前,笑問道:「金伯伯,沒傷著您吧?」
也可能是心靈感應所致吧!當李巧雲不自覺地向鬥場欺近時,林永年竟能一口道破就是李巧雲,震聲大喝道:「巧雲不許插手!」
但金石堅卻仍然倔強地搖著頭:「不要緊,我還能挺得住。」
寒芒一閃,一聲淒厲慘號聲中,結束了這一場激烈的惡鬥。
周幼梅道:「因為那廝的穴道,是我點的,而可能將那廝救走的,只有那廝的兩個手下和雲中雁,我那點穴的手法,有點特別,功力不夠,是沒法解開的,所以,我才認為,除非那廝是被雲中雁救走,否則,咱們還有希望追回來。」
冷無垢冷笑一聲道:「做夢!」
另一邊,李巧雲對冷無垢那「臨去秋波」的脫手一鞭,可委實驚出一身冷汗。
接著,向著冷無垢的方向,冷笑一聲道:「冷無垢,當年林家堡的血案中,你算是主凶之一,今宵,你必須償還……」
也直到此時,周一民才如釋重負地暗中長吁一聲,向李巧雲低聲說道:「弟妹,你多多注意一下,我去hetubook.com.com幫金駝子去……」
於是,掩埋屍體,賠償客棧的損失……大伙兒又忙了起來,等這些大致弄好之後,已經是三更過後了。
金石堅連連點首道:「對!對!那麼,我們還是趕快分頭去追吧!」
冷無垢這算盤,算得上是既狠又絕。
林永年點點道:「我知道。」
現場中,有過短暫的沉寂之後,文素瓊、冷無雙二人所中的毒,都已在周幼梅的照料之下,完全解除。
「刷、刷、刷」接連三記絕招,周一民將冷無垢迫得向外邊退出八尺之遙,一面卻向李巧雲揚聲說道:「弟妹,將林二俠帶到這邊來。」
金石堅手中少了一個累贅,自然是如虎添翼似地大奮神威,三招五式之下,那圍攻他的兩個青年人當中,已倒下了一個。
周一民忙道:「那麼,趕快坐下來調息一下。」
當然,這一轉變,可使群俠方面,吃了一驚,而且,這一驚還算得上非同小可。
周幼梅沉思著接道:「我想,只要不是被雲中雁救走,我們還有希望將那廝追回來。」
他,實在不曾想到,一個雙目俱盲的人,竟然比周一民還要難纏得多。
周幼梅只好一跺蓮足道:「便宜你這賊子!」
他,察覺對方的企圖之後,立即大喝一聲:「鼠輩哪裡走!」
兩下裡情勢都急如離弦激矢,但聽「砰」地一聲大震聲中,雲中雁被震落地面,腳尖一點而起,繼續向後山飛射。
因此,三招五式之後,冷無垢已是越打越心寒,準備伺機開溜了。
現場中,沉寂了半晌之後,林永年才仰首喃喃地說道:「大哥,我已經替你殺掉一個仇人了……」
因此,當周一民叫周幼梅將解藥扔過去時,雲中雁不禁心頭暗喜:「機會來啦……」
原來文素瓊手中的冷無雙,是中了毒的,文素瓊事先又沒服過解藥,所以她接過冷無雙之後,也受了感染,不過因為是間接中毒,情況不怎麼嚴重而已。
周幼梅也苦笑道:「金伯伯,事情已經發生,我們還是商量善後問題要緊。」
林永年冷笑一聲:「匹夫找死!」
也因為有著這些原因,所以在目前與他同輩的群俠當中,算他的進境最快,成就也最高。
林永年志切兄仇和他自己的毀目之恨,因此,在最近這一段日子中,在古若梅、白文山等當代頂和圖書尖高手的指點,以及李巧雲的悉心照料之下,他是專心一志地在苦練武功。
這一路人馬,且暫時讓他們商量,讓筆者掉轉筆鋒,敘一敘「少林寺」那邊的情形。
因為,夏侯坤的武功也出自「翡翠船」,其身手之高,比起「三絕幫」的三位幫主來,並不稍遜,加上他那一手施毒絕技,可算是「三絕幫」中最難纏的一個人,目前這一縱虎歸山,後果可不堪設想,這情形,自然使群俠方面大感震驚了!
這是冷無垢的奸滑之處,在目前情況之下,他逃生的希望很少,因為,儘管他自信不至於死在一個業已雙目俱盲的林永年之手,但卻難逃過周一民、李巧雲二人的圍攻,所以他必須於事先拿話將住林永年,使旁人不致插手。
他,心中已打算乘機開溜,但招式上卻反而虛張聲勢地更為凌厲了。
金石堅的內傷,並不算重,經過周一民餵下療傷靈藥,並調息了個把時辰,也已經大致復元,也直到此時,大伙兒才想起那位「毒公子」夏侯坤來。
周一民也含笑接道:「人死不記仇,所有的屍體都該掩埋起來,同時也免除客棧方面的麻煩。」
這情形,自然使冷無垢心中大感意外地暗中驚懍不已。
他的話鋒,突然一頓,緊接著怒叱一聲:「匹夫找死!」
林永年接說道:「我同意班大俠的說法,目前,我們不能再有甚失閃,應該穩紮穩打才對。」
周幼梅目注班侗笑了笑道:「那麼目前,就暫時請你這位『諸葛先生』統籌全局了。」
但事實上,金石堅那邊的戰鬥,已近尾聲,用不著他去幫忙了,只是,因為周一民的全部注意力,都被林永年與冷無垢的惡鬥吸引住,未曾注意到而已。
但林永年的攻勢,有若長扛大河似地源源不斷地攻出,而且一招快似一招,也一招狠似一招,使得冷無垢想逃也逃不了,而不得不咬牙苦撐。
金石堅口中說是受了點輕傷,其實,他的內傷可並不太輕,不過是他的底子厚,又在勉強撐持著,還沒倒下而已。
金石堅不由苦笑道:「如果依我之見,當時撕了他,那是多好!」
當周幼梅慌忙地趕向文素瓊身邊去施救時,林永年與冷無垢二人的搏鬥,也到了最後關頭。
冷無垢眼看目前情況,逃既不可能,戰又無勝望,委實是打算豁出去了,他https://www.hetubook.com.com,聞言之後,截口冷笑道:「廢話夠了!你一個雙目俱盲的殘廢,要想討還這筆債,恐怕不容易,還是多叫幾個人,一齊上吧!」
原來當他飛身逃去時,一旁的金石堅已飛身橫截,並怒喝一聲:「留下命來!」
接著,又苦笑著長嘆一聲道:「方才,我看我那賢侄女應付得很輕鬆,所以才不服氣地半途攔截……現在,我總算知道我自己有多少分量了……」
他,本來就沒打算活著離去的,目前這孤注一擲,能夠逃出性命,固然可撿回一條老命,否則,能殺死李巧雲,也算是撈回一點本錢。
這兩位,林永年是有若出柙猛虎,銳不可當,冷無垢卻是形同瘋狂,招招都是同歸於盡的殺手,戰況之緊張激烈,使得一旁替林永年掠陣的李巧雲,手心中捏出了冷汗,足下也不自覺地向鬥場欺近。
目前,就只剩下他同冷無垢二人,在孤軍苦戰了,如果再不乘早突圍,則不但救不了冷無垢,連他自己也完蛋啦!
但那位志報兄仇的林永年,卻不容許他打這如意算盤。
話聲中,已亮出肩頭長劍,仰首悲呼道:「大哥英靈不泯,今宵我要替你手刃第一個仇人了!」
冷無雙幽幽地一嘆道:「我知道,這也算他自作自受……」
原來就這片刻的耽擱,抱著冷無雙的文素瓊,業已萎頓地倒了下去。
周一民心頭一驚之下,連忙向周幼梅揚聲喚道:「幼梅,快將解藥扔過來!」
但林永年卻於怒叱連聲中,又如影隨形地振劍飛撲過來,展開一場捨死忘生的惡鬥。
林永年雙目俱盲,他目前,是練的一套由白文山特別指點的聽音劍法。
可是,他沒想到,冷無垢這一招二式,竟都是虛招。
周一民連忙向作勢欲起的周幼梅,沉聲喝道:「丫頭!窮寇莫追!救人要緊。」
當然,冷無垢並非弱者,避招不忘攻敵地順式一招「橫掃千軍」,九節鋼鞭挾著破空銳嘯,向林永年攔腰掃了過來。
他,略一凝神,已辨明了雙方的位置,立即沉聲說道:「多謝周兄成全!請退到一旁去吧!」
原來當林永年、李巧雲、文素瓊等三人趕到時,文素瓊卻首先由金石堅手中,將冷無雙接了過去。
這情形,使得周幼梅怒火中燒地大奮神威,「刷、刷、刷」一連三記絕招,將雲中雁迫得連連後退,一面探懷掏取解藥。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