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五霸圖

作者:諸葛青雲
五霸圖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五章 雪仇恨大快人心

第十五章 雪仇恨大快人心

紫衣少女嬌笑道:「不行!我爺爺不準我隨便殺人的。」
這時,呂正英也正在忙著辦理善後的事宜,紫衣少女忽然向他招招手道:「呂公子,你過來,我有話同你說。」
這些,也就是呼延柏文說出的那句「丫頭,現在你知道區區的厲害了吧」的原因。
這道理,呂正英很明白,而且,他也自然有力量可以將對方制服。
這時,那位唐姓鏢師已取來一碗清水,交給呂正英,呂正英立刻幫助朱亞男餵服解藥。
接著,又「格格」地嬌笑道:「我再提醒你一聲,今天,你將失去的,可不再是荊州,而是你的項上人頭。」
接著又向古飛瓊說道:「堡主夫人,快叫你那位四師弟,交出解藥來啊!」
由於灰衣老僧與上官素文二人,因談話而微微疏神,以致一時之間,來不及閃避。
同時,那隨著鋼指發出的毒物,也給她吸進了不少,因而大吃一驚,飛縱丈之外,戟指罵了一聲道:「卑鄙無恥的東西!」
周君玉道:「是最後面的那幾個字說對了。」
上官素文襝衽一禮道:「多謝大人!難女這廂有禮了。」
上官素文輕嘆道:「我是有正經事,待會你就知道了。」
古飛瓊冷冷一笑道:「還有嗎?」
胡忠點點頭道:「是的,目前的案子,實在鬧得太大,府台大人不得不親自前來鎮壓。」
話時已刀劍齊揮地,雙雙飛身而出,將正待向大門內飛射的呂正英截住。
申文炳臉色一沉道:「四妹,發信號。」
上官素文揚聲答道:「西門老賊在第三進中……」
不錯,她念轉未畢,一聲冷笑,已由右邊第五家的大門內傳出:「上官姑娘,既然來了,就大大方方地進來坐一會兒吧!」
申文炳截口朗笑道:「小妞兒,自說自話,也得看看是什麼場合啊!」
上官素文哦了一聲道:「這事情,可真難得……」
周君玉立即接道:「那麼,兩位的頂頭上司,我是說七殺令令主與武揚鏢局局主之間,是否也有友誼呢?」
緊接著,呂正英的長劍,直貫西門銳的前胸,而上官素文卻也臨時抓了一把敵屍上的長劍,由西門銳的背後,奮力刺入。
呼延柏文接道:「好!在下正恭聆著。」
上官素文哦了一聲道:「這是說,周姑娘的上司,也是有意問鼎武林霸主的絕代高人了?」
上官素文嬌笑道:「可是,把問題悶在心裏,是多麼難過啊!」
不過,也因為已到了絕境,使她將一切都豁了出去,而存下要撈點本錢的決心,因為招式方面也放棄防守,而使出與敵偕亡的拚命招式。
這一問,可使申文炳、聞人玉二人傻眼了。
呼延柏文蹙眉接道:「交出解藥,她就能放你?」
原來這時天色已經黎明,而他們也於不自覺之間,跟蹤到了城牆腳下的一條小巷前。
上官素文早已解下了她的三絕銅琶,聞言之後,冷笑一聲道:「我看,最好是你們這一對狗男女都一齊上吧!」
紫衣少女搶先笑道:「她不知道,但我可以告訴你。」
但朱亞男的話聲一落,申文炳已冷笑著接道:「此時此地,已容不了你們做主!」
但她正是堅守她那不殺人的宗旨,那些傷在她手中的人,都是被她的劍葉平拍所傷。
接著,目光移注胡忠問道:「胡捕頭,府台大人也來了,是嗎?」
這時的呂正英,孤掌難鳴,他既不敢離開已經中毒的朱亞男,也不能坐視武揚鏢局的人慘遭屠殺的,因此,他不但沒法向呼延柏文逼取解藥,連呼延柏文那句滿含嘲弄意味的話,也答不上來。
呂正英一進入後宅,只見上官素文正與水湘雲二人,惡鬥方酣。
呼延柏文接道:「她說的話算數嗎?」
呂正英卻不理會對方的反應,一頓話鋒之後,又沉聲接道:「亞男,快同上官姑娘到裏面去,當心西門老賊會乘機開溜。」
呂正英等三人同時點首道:「不錯。」
灰衣老僧笑道:「如果你覺得不該問,那就不問為妙。」
上官素文截口接道:「大人容稟,難女不要獎金,也不可向朝廷申報,但請大人接受我兩點不情之請。」
她微頓話鋒,才輕嘆一聲道:「這是難女的第一個要求。」
朱亞男已經知道對方的左手中鋼製的假手,不畏刀劍,自然只好中途撤招。
一道人影,有若天馬行空,疾射而來,人未來,勁喝先傳:「住手!」
上官素文苦笑道:「大師,您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可使我更加迷糊啦!」
話聲中,已將古飛瓊身軀提起,讓她立了起來道:「現在,你可以堂而皇之的發號施令了。」
劉大人截口接道:「好的,胡忠,你留在這兒幫助上官姑娘辦理善後。」
聞人玉卻緊接著笑道:「呂正英來了正好,免得我們另費手腳。」
古飛瓊既然是淳于坤的夫人,其身手,自非等閒。
紫衣少女點首笑道:「所以,他對你的要求,答應得這麼爽快。」
「不錯。」
上官素文怔了一下道:「據晚輩所知,咱們鏢主還無此打算。」
呂正英不禁脫口讚道:「好名字!」
劉大人這才顯得頗為激動地向上官素文說道:「上官姑娘,恭喜你手刃親仇,並為地方上除掉一個大害,本府當立即撥發獎金白銀五千兩,同時,並將姑娘事蹟,申報朝廷……」
她倒是說走就走,襝衽一禮之後,也不管大白天驚世駭俗,飛身躍登屋頂,疾奔而去。
紫衣少女嫣然一笑道:「我要走了,我想,先將我的姓名告訴你們,橫直告訴你們了,也不知道我的來歷,但以後見面時稱呼起來也方便一點……」
「多謝大人。」
她約略估計,這小巷約莫有三十來戶人家,由於天剛明,整個小巷,都是靜悄悄的,不見一絲人影,當然也沒法知道那青衫文士,究竟是走進哪一家去了。
接著,又欣然一笑道:「你叫我姐姐,我真是高攀啦!」
上官素文又是襝衽一禮,才正容接道:「難女現任職於武揚鏢局,今天這一戰,本局傷亡鏢師,共達六人之多,所以獎金白銀五千兩,請大人撥給本局,和為傷亡鏢師之撫恤和醫療費用,如果大人能格外體恤民難,看在他們為地方除害的份上,於獎金之外另撥撫恤金若干,則難女更是感同身受了。」
呼延柏文道:「我施放的毒粉,是專門向這丫頭噴的,份量不多,又已被風吹散,自然你不會再中毒。」
灰衣老僧微微一笑道:「那就問出來解解悶吧。」
朱亞男嬌笑道:「周姐姐算得上是眼明手快啊!」
他覷準朱亞心神微分之際,猛然左手一揚,便行向她的劍葉上抓去。
申文炳打了一個哈哈道:「沒問題,沒問題……」
人群中人答道:「外面是一片混戰,水姑娘已受傷退下,但那個上官素文也被我們包圍住了。」
聞人玉「哼」了聲道:「三師兄,別只顧口頭上佔便宜,這賤人顯然在故意拖延時間。」
古飛瓊冷笑一聲道:「老娘古飛瓊,你該聽說過吧!」
呂正英蹙眉如故地道:「我們曾經見過面?」
且說呂正英一趕到前院中,剛好碰上呼延柏文正在發出一串奸笑道:「丫頭,現在,你已經知道區區的厲害了吧!」
呂正英這一驀然插手,所顯示的超絕功力,不但使申文炳、聞人玉二人怔愣出神,連上官素文也為之呆住了。
喝聲中,她自己已揮刀將呂正英截住。
他的射影一落,立即被四個灰衣老者圍住,刀劍齊揮地向他擊來,廳堂中並傳來一聲嬌笑道:「呂正英,怎麼現在才來啊?」
不過,這樣一來,上官素文所受的壓力劇增,連防守的章法都亂了。
上官素文沉聲說道:「無敵堡的勢力,早已逐出湖南地區,你們居然還敢在這兒逗留……」
上官素文笑問道:「那位幸運的盟主是誰呢?」
上官素文、朱亞男二人同聲說道:「這個……」
無敵堡方面,那一批兇神惡煞似的人一走,寶慶府的官差也出頭了。
呂正英冷笑道:「怎麼我沒有中毒呢?」
這情形,自然使得呂正英為之一愣。
呂正英截口接道:「好,那我到裏面去啦!」
上百素文連忙接道:「不!這也是官府中事,且由我來出面。」
「鏘」和*圖*書地一聲大震聲中,傳來了朱亞男的嬌笑道:「不錯呀!比上一次是強多了。」
這語氣,可使那位閱歷豐富的胡捕頭,也弄不清她究竟是什麼來歷,而不得不將信將疑地,點點頭道:「好的請姑娘等一等。」
紫衣少女笑問道:「上官姐姐,你要叫那位府台大人前來,究竟玩什麼花樣啊?」
一頓話鋒,才注目問道:「上官姐姐與朱家妹子之間,兩位也承認有交情吧!」
那紫衣少女,年紀雖輕,武功卻高得出奇,古飛瓊雖然是無敵堡的女主人,卻是敵不住這麼一位女娃兒,而被逼連連後退。
灰衣老者飛快地接道:「就照老衲的話,回答他好了。」
呼延柏文苦笑道:「大嫂,事實上卻是如此啊!」
朱亞男、上官素文同時一怔道:「不要緊,周姑娘有話,請儘管說。」
古飛瓊哼了一聲道:「沒你們的事。」
呂正英不禁暗中在笑道:「人小,口氣可大得嚇人……」
一連串震耳金鐵交鳴聲中,傳出一聲冷笑道:「丫頭,今天我是來收賬的,你可得小心了!」
呂正英冷笑道:「我沒工夫同你嚕嗦,快拿解藥來!」
同時,由於是大白天,又是在鬧市的邊緣,一些愛看熱鬧,卻又惹火上身的閒人們,也在遠遠地圍著湊熱鬧,而且,那些維持治安的官府巡邏隊,也聞聲趕來。
「那麼,難女先謝了!」
呂正英心急上官素文的安危,儘管他目前還不願洩露自己武功的深淺,但他奮力一擊之間,卻不自覺地,發揮了他那無比強勁的內家真力,使得對方兩人,於「鏘」然大震聲中,臉色大變,踉蹌後退。
古飛瓊啼笑皆非,接問道:「你為何要多管閒事?」
呂正英一招硬接之下,不由脫口讚道:「好身手,報上名來!」
灰衣老僧神秘地一笑道:「可以說淵源很深,也可以說,還根本談不上有什麼淵源。」
那紫衣女郎卻是不等上官素文說完,已飛身插手,將古飛瓊截住,並向呂正英嬌笑道:「呂公子忙你的復仇大事去吧!」
「咔喳」一聲,西門銳的鋼刀,一與呂正英的劍鋒相觸,立即斷成兩段。
晨光曦微中,但見前面的青衫文士,突然回過頭來,向後面掃視著。
呂正英有若天神下降似的,架住對方兩人的刀劍之後,朱亞男也緊接著瀉落當場,呂正英並冷冷一哼道:「好意思!」
這位及時趕來的老僧,正是左鼻翅旁有一顆黑痣的神秘老僧。
但她卻仍然是悶聲不響地,咬牙奮戰,而且不時發動她那三絕銅琶內的淬毒鋼針,迫使對方退避以爭取自己喘息的機會。
申文炳這一聲斷喝,倒還真能管用,所有的混戰,都立即停止了。
聞人玉這才撇唇一哂道:「你如果不服氣,也可以多找幾個人來。」
至於另外兩絕,因為發射暗器一不著痕跡之間,而其本身又因特具磁性,能吸收對方暗器。
呂正英雖然不曾見過古飛瓊,卻早已聽說過,當下哈哈一笑道:「哦!原來是無敵堡的堡主夫人,真是見面更勝聞名。」
紫衣少女笑說道:「我警告你,不要耍什麼花樣,我必須等朱二小姐完全恢復之後,才能將人質交還的。」
紫衣少女佯嗔地白了他一眼,才低聲說道:「我姓周,名君玉。」
原來那位一來扶持著朱亞男的灰衣老僧,已悄然開溜了,而朱亞男卻是跌坐在地下,聞言之後,苦笑了一下道:「當混戰停止時,那位老前輩就走了。」
「放屁!」
純潔得像一張白紙的朱亞男,根本還沒領會到對方那意在言外的淫邪之詞,但大門外的申文炳、聞人玉二人,卻禁不住同時發出一串會心的微笑。
他口中說得客氣,手中可一點也不含糊,只見他所經之處。
一聲冷笑劃空傳來道:「上官素文豈是被人囚得住的人!」
緊接著,那紫衣少女左手提著古飛瓊,右手長劍左右揮灑,有若滾湯潑雪地,長驅直入,口中並嬌笑道:「對不起!對不起!」
呂正英不等她說,人已向第三進飛撲,急得上官素文連忙接道:「呂公子且慢!」
申文炳道:「依你之見呢?」
這位紫衣少女不但武功高得出奇,動作也出奇得很,她的武功分明是在古飛瓊之上,但她卻僅僅是以靈貓戲鼠的姿態,將其纏住,既不傷人,也不殺人。
目前這情況,可使他們雙方都感到作難了。
也因為如此,呼延柏文也索性不問什麼。
上官素文一蹙秀眉道:「大師,您這話不是太相矛盾了嗎?」
此語一出,不但使呼延柏文為之氣結,連呂正英、上官素文二人。也不禁為之「噗嗤」出聲。
呼延柏文連聲恭應道:「是,是,小弟馬上交出解藥來。」
朱亞男截口苦笑道:「那恐怕只能抗拒普通的毒質,這廝所用……」
上官素文平靜地接道:「我的話,沒有恭維,也沒有譏諷,而完全說的是實情,因為……」
接著,又神色一整道:「佛門弟子,戒打誑語,老衲方才所說,可句句都是實情。」
在古飛瓊這一方面,自己以堡主夫人之尊,如果連對方一個後生晚輩都收拾不了,傳出去,自己還有何顏面?
劉大人一蹙眉鋒道:「上官素文?這名字好像在哪兒見過?」
聞人玉已揮劍加入戰圈,並截口冷笑道:「怎麼你捨不得了?」申文炳苦笑道:「四妹,你歪纏到哪兒去了,我是怕授人以『以眾凌寡』的把柄呀!」
上官素文有自知之明,憑她目前的身手,應付對方一個人,自是不成問題,但目前對方是師兄妹兩人,而且,可能室內還另有其他高手,因此,她不得不特別忍耐,聞言之後,冷然注目問道:「姑奶奶懶得同你們嚕嗦,快叫西門銳那老賊出來領死。」
但他口中卻仍然是搶先說道:「是的,而且,以周姑娘的超絕身手而言,將來一統武林的必然是非你莫屬……」
在呂正英的神功未大成之前,朱亞男是七殺令門下的第二大高手,因此,儘管前次在無敵堡的鴻門宴中,呼延柏文因大意輕敵而被朱亞男削斷左腕,但嚴格說來,縱然當時的呼延柏文不大意輕敵,也不是朱亞男的對手。
劉大人道:「那麼,本府回去後,馬上派人佈置一下。」
「行!」紫衣少女含笑接道:「咱們騎驢看唱本,走著瞧吧!」
紫衣少女禁不住嬌笑道:「人家都說做官的人,最不好講話,我看這位劉大人,倒是蠻通情達理的呀!」
聞人玉冷笑一聲道:「西門總寨主就在室內,小妞兒有本領能通過我這一關,自然可以見到他。」
一口一聲姐姐,叫得可怪親熱的。
上官素文道:「可是,晚輩是唯一和您談過話的人,如果呂公子問起來……」
話到人到,上官素文已偕同一位年約十五、六歲,眉目如畫,身著紫色勁裝的少女,趕了過來。
紫衣少女嬌笑道:「你們不認識我不要緊,只要我認識你們就行了!」
劉人人恍然大悟地哦了一聲道:「我明白了,你就是本官前兩任在府衙中殉難的上官大人的千金。」
她深知目前的情況,只能堅守待援,穩紮穩打地,全神對敵,如果要分神去鬥氣,那就很可能會等不到援兵趕來,而先行陷入險境了。
呂正英入目之下,不由心頭一喜道:「偏勞大師,小可先謝了!」
接著淒然一笑道:「這一天,也許很快會到來,也許還要等很久很久,也許永遠不會到來。」
目前,呂正英所顯示的功力,似乎有點出她的意料之外地,驚「咦」一聲道:「你小子可真不簡單……」
呂正英心中苦笑道:「應該說是六霸爭雄才對。因為,還有區區我也必須要插上一腳哩!」
古飛瓊這才向申文炳苦笑道:「文炳,叫他們不要打了。」
她微頓話鋒,又神秘地一笑道:「其實,我們是曾經見過面的,不過,你呂公子貴人多忘事,想不起來罷了。」
這時,雙方激戰已百招,卻仍然是一個不勝不敗的膠著局面。
這時,因見到信號,趕來支援的無敵堡高手,也紛紛趕到。
也許那個青衫文士,的確是這種想法,他扭頭匆匆一瞥之後,並未多加考慮,立即轉入一條橫巷之中。
www.hetubook.com.com著,臉色一沉道:「兩位,現該說正文了,兩位回去後,請轉告七殺令令主,和武揚鏢局局主,最好是和我合作,否則,武林中將沒有他們立足的餘地。」
原來「辣手仙娘」辛玉鳳的三絕銅琶所以稱為三絕,係因其招式精奇,而且如果內家真力夠火候時,還能以音響傷人於無形。
上官素文輕輕一嘆道:「但願如此……」
「好!」上官素文含笑問道:「大師同呂公子,是何淵源?」
古飛瓊苦笑道:「小姑娘,你爺爺是誰啊?」
古飛瓊苦笑道:「你總得讓我站著才行呀!」
那陰冷語聲道:「在下申文炳,咱們也算是老朋友啦!」
接著,又揚聲問道:「外面情況如何?」
這,也就是方才申文炳、聞人玉二人經過他身邊時,他拒絕他們幫忙,並投過令人費解一笑的原因。
紫衣少女嬌笑道:「你還是自己慢慢地去想吧……」
這批人,算得上是乘興而來,敗興而去,遺下數十具屍體,帶走一肚子悶氣。
呼延柏文冷笑一聲,卻是目注古飛瓊,眉峰蹙地說道:「大嫂,今天這個觔斗,栽得太大了,回去之後,如何向堡主交代?」
周君玉正容接道:「我絕對不是故意危言聳聽,所以,希望兩位回去後,能將我的話,據實轉告貴上,並在貴上面前。多多發揮影響力。」
朱亞男接問道:「那麼周姐姐所指的那位要逐鹿武林霸主的是誰呢?」
話落手起,一劍當胸直刺而前。
聞人玉冷然接道:「順我的意思,就給我殺了她!」
劉大人微微一怔道:「姑娘有話,請儘管說,只要是本府許可權以內的事,本府一定不使姑娘失望就是。」
呂正英這邊,他自信力量可以收拾古飛瓊,但這麼一來,武功的深淺,將立即被洩露出來。
呂正英連連點首道:「好的、好的……」
周君玉向呂正英含笑道:「呂公子,有一件事情,我幾乎忘了告訴你。」
接著,向上官素文笑問道:「嗨!小妞兒,你是在哪兒偷學到我們的掌法的?」
周君玉笑道:「我的話,乍聽之下,有點矛盾,也很令人費解,但是只要略加解釋,也就沒甚費解了。」
「多謝呂公子!」上官素文截口說道:「外面情況很混亂,呂公子快去接應朱二小姐吧!」
紫衣少女笑道:「對!這倒真是我的不是了!」
這情形,使得聞人玉怒聲喝道:「三師兄,你可得收拾起憐香惜玉的心情才行呀!」
劉大人似乎還有點不相信地,訝然問道:「真的?」
古飛瓊沉聲問道:「今天,是你做主,還是由我做主?」
周君玉又含笑接道:「那麼,我與兩位之間的關係,也和兩位相互之間的關係大致相同。」
呼延柏文注目問道:「大嫂知道她的來歷嗎?」
上官素文接道:「所以,我必須借機替殉難的同仁們,向他多要點撫恤金。」
只見上官素文背上背著一個油布包,一馬當先地射入外圍的混戰圈中。
紫衣少女嬌笑道:「記得就好,我不妨再重複一遍,明年元旦,『七殺令』令主所訂的約會前,同時也是呂公子與朱二小姐到達夏口之前,不論是明是暗的,我都不許你向他們兩位下手,因為你是無敵堡方面,對此一行動的實際負責人,所以,以後如有違犯,我唯你是問!」
「颼」地一聲,一枚信號火箭沖天而起,在百多丈外的高空爆出三聲脆響之後,現出一朵色分紅和綠、紫三色的彩雲來。
上官素文禁不住臉色一變道:「會有這麼嚴重?」
話沒說完,人已射落第三進的天井中。
當申文炳揮舞著單刀,格拒他的淬毒細針時,她卻已揮舞三絕銅琶,欺身進擊,配合著她左手那奇幻無匹的掌法,展開一連串搶攻。
接著,才正容向古飛瓊說道:「方才,我所說過的話,你都記得嗎?」
不!是被呂正英的長劍,將申文炳、聞人玉二人的刀劍給架住了。
申文炳、聞人玉人見狀之下,雙雙飛身攔截,但卻被她輕描淡寫地逼退了,並且一舉手中的古飛瓊,嬌笑著問道:「嗨!你們兩個認識她嗎?」
但西門銳處此生死關頭,卻仍然是不加考慮地揮刀格拒。
她不等申文炳說完,立即截口接道:「嗨!三師兄,你究竟有沒有把握收拾這小賤人?」
話聲未落,呂正英已振劍射落廳堂之前,逕向西門銳撲來,並大喝一聲:「老賊,納命來!」
呂正英驟聞之下,未經考慮地,疾射丈外,但旋即哈哈一笑道:「亞男,你中毒了。」
這幾句話,可更使人莫測高深了。
那紫衣少女一句話問住了申文炳、聞人玉二人之後,又向她手中的古夫人笑道:「堡主夫人,說話呀!」
呼延柏文道:「自然是大嫂,你做主呀!」
呂正英一到場,立即向上官素文揚聲道:「上官姑娘,看到西門老賊沒有?」
由於申文炳大意輕敵而失去先機,居然被她一串疾風驟雨似的搶攻,迫得一時之間沒法扳轉過劣勢。
上官素文截口笑問道:「是哪一半說對了呢?」
呼延柏文嘿嘿淫笑道:「丫頭不用怕,區區還捨不得讓你死哩!」
呼延柏文身為無敵堡堡主的師弟,身手自是不凡,朱亞男的武功固然高過他,但一時之間,要想將其殺傷,已沒前次那麼容易了,因為呼延柏文已加強了戒備,而且,正在處心積慮地,伺機予以致命的一擊哩!
朱亞男「哦」了聲道:「對了,上官姐姐,我們快走……」
他冷笑著反問道:「憑什麼?」
如非是武揚鏢局有大批援兵趕來,儘管這四位都是以一當百,當代武林中的頂尖兒人物,情況也可能會更壞。
周君玉才展顏一笑道:「當然!不論未來情況如何演變,今天,咱們這些人,仍然都是朋友。」
上官素文笑道:「是的,這就是官場,所謂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你想想看,西門銳名氣有多大,為害民間又有多久,像這樣一個歷經數任,多年來沒法解決的案子居然在他的手上就解決了,這是特大的一件功勞哩!」
看這情形,敢情他方才還真是藏了私哩!
抱拳一禮,轉身疾奔而去。
但呼延柏文抓劍是假,乘機將假手指當暗器發出才是真。
呼延柏文左手上的鋼指,顯然不止一套,方才發射的一套並未撿回,此刻,他的手上,居然又是五指齊全了。
朱亞男臉色肅穆地點點頭道:「是的……」
上官素文長嘆一聲道:「任何一個行業中,都有壞人,也有好人,這位劉大人,總算是不錯的,小妹,你別看我的要求,好像有點過分,其實,我們殺了西門老賊,這對他而言,那是天上掉下來的功勞……」
「再不好聽的話,我們也忍著點就是。」
紫衣少女截口嬌笑道:「沒有的話,誰的年紀大,誰就是姐姐呀,方才朱二姐叫我姐姐,我不是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嗎?」
古飛瓊氣得俏臉鐵青,連場面話也顧不得交代一句,轉身揮手,沉聲喝道:「咱們走!」
上官素文道:「我想,等這兒善後工作告一段落後,立即就去。」
紫衣少女道:「我高興呀!」
朱亞男促聲說道:「正英哥,快制住那廝,逼他交出解藥來。」
呼延柏文蹙眉問道:「你和無敵堡有過節?」
呼延柏文臉上青一陣、白一陣之後,才冷笑一聲道:「好!現在由你狠,希望你以後莫犯在我的手中。」
紫衣少女哼了一聲道:「我不會告訴你的,你還是識相一點,自己早點走吧!我雖然不殺人,但要是惹火了我,我也會給你苦頭吃的。」
周君玉似笑非笑地,白了他一眼,才向上官素文、朱亞男二人,正容說道:「兩位,我有幾句不大好聽的話,但卻不能不說,還得請兩位多多諒解才好。」
劉大人連連點頭道:「行!行!至於另外撥發撫恤金一事,本府在權責範圍之內,也必有盡力促成。」
就那麼一句話,似乎突然之間,使雙方的距離拉遠了不少。
「奉命?」
廳堂內,至少有二十來個無敵堡中的高手,呂正英身形一落,又陷入對方的圍攻之中。
另一個嬌甜語聲笑道:「上官姑娘,還有一位呢?」
和*圖*書呂正英連忙接道:「好!我先走了!」
接著,一挫銀牙,向呂正英說道:「呂公子,我必須砍下這老賊的狗頭,並挖出他的心肝五臟,去祭奠先父在天之靈,你不反對嗎?」
話聲中,傳出一串慘號,四個灰衣老者已倒下兩雙。
「好說,好說。」周君玉笑接道:「好了,上官姐姐還要去府衙,我也要走了,咱們就此分手吧!」
上官素文雖然以兵刃的特性,接下了聞人玉的偷襲,但兩個高手搏鬥之間,爭的是一瞬間先機,就當她分神接下聞人玉的暗器之時,申文炳卻已把握住這個良機,扳回了均勢,並哈哈大笑道:「見面勝似聞名,三絕銅琶,果然是不同凡響,只可惜你丫頭的火候還不夠,如果由令師使將起來,那必然是更為精采了。」
上官素文正容如故地接道:「先父在衙中,因公殉職了,現在,元兇已經授首,所以,難女斗膽,請大人格外通融,暫借府衙大堂,讓難女一祭先父在天之靈,這是難女第二個請求。」
呂正英截口一聲怒叱:「站住!」
可是,目前卻是形勢不饒人,使他沒法蠻幹。
胡捕頭道:「大人,這就是西門銳的人頭啊!」
胡忠恭聲應「是」間,劉大人已步出大門,打道回衙去了。
上官素文仰首悲呼道:「父親大人英靈在天,孩兒已替你報仇了。」
古飛瓊道:「是由我做主,則一切後果,由我承擔,你還有什麼顧慮的!」
古飛瓊臉色一變道:「你的意思是說,咱們人多勢眾,卻栽在對方幾個年輕人手中,太沒有面子了?」
呼延柏文苦笑道:「我相信,只是,他們連你是誰都不知道,你為什麼要幫助他們?」
上官素文揚聲說道:「還有,請莫忘了那西門老賊,也是我的殺父仇人。」
上官素文取下背上的油布包,將裏面那西門銳的人頭向著劉大人,冷冷地接道:「劉大人可能對此人沒有印象,但胡捕頭是應該認識的……」
這時,一旁的聞人玉忽然「咦」了一聲道:「這賤人怎麼會使我們的『降魔掌法』的?」
上官素文獨戰申文炳,本來可以維持平局的,如今加上一個和她身手在伯仲之間,而出手又辛辣的聞人玉,其處境的艱危,自是不難想見。
只聽朱亞男的話聲,揚聲喚道:「正英哥,快到裏面去,上官姐姐可能被他們纏住了。」
上官素文撇唇一哂道:「你好像認為你很了不起。」
只聽大門內傳來朱亞男的嬌笑道:「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想不到咱們在這兒又碰頭了。」
灰衣老僧接問道:「那麼,你們明年元旦,也不一定去夏口赴會了?」
可是,目前這位紫衣少女,卻不但輕易插手,也很輕鬆地將古飛瓊接了下來,而且,她使的劍招也居然與他同一路數。
對話之間,兩人已交手三十招以上,居然是秋色平分,難分高下。
古飛瓊點點頭道:「記得……」
紫衣少女訝然問道:「怎麼?他也會有功?」
上官素文、朱亞男二人,茫然地點點頭道:「不錯。」
在極端劣勢之中,又勉強撐持了十招,上官素文不但已失去招架之力,而且已退到一個兩面都是圍牆的死角,算得上是危殆萬分了。
不等對方答腔,又注目問道:「二小姐請運氣試試看,體內的毒質,是否已全部解除?」
試想,當兩人短兵相接時,擁有這樣一隻假手的人,對方而言,那是多麼危險。
申文笑道:「那是咱們的一位小師叔。」
微頓話鋒,又正容接道:「作為一個地方官,對於多年未結的前任所遺檔案的一個小女孩的姓名,能有那一點印象,那委實是難能可貴啊!」
上官素文截口笑道:「我這種口氣,也許使你覺得為難,但我不妨坦白告訴你,我雖是江湖人,以前卻也是官府千金,請你轉告劉大人,我請他來,決不辱沒他,也無損他的官威,而且還對他的前程有好處,快去請劉大人吧!」
古飛瓊自然不會被她嚇走,但這樣打下去,卻是夠窩囊的,這位平時不可一世的無敵堡堡主夫人,此刻,可真是夠難的了。
呂正英匆匆走過來道:「姑娘有何見教?」
她雖然是帶笑說的,但其語氣之大,想想足以令人氣炸肚皮。
上官素文蹙眉接道:「我們都正在聆聽著。」
上官素文雖在全力對付申文炳,但他對聞人玉可並未放鬆戒備。
話聲未落,人已到了朱亞男身邊,並含笑接道:「亞男,你忘了我們身上有抗毒的靈藥……」
但這情形,只有呂正英和朱亞男二人心中明白。
變出意外,雙方距離又近,饒是朱亞男武功奇高,應變神速,在嘴咬、劍格與閃避同施之下,左臂上仍然被一隻鋼指劃破一道血痕。
上官素文接道:「劉大人記憶力很好,是的,這名字您是見過的。」
申文炳曖昧地一笑道:「區區是否了不起,一試就知。」
周君玉含笑接道:「目前,加上區區在下之後,就形成一個五霸爭雄的局面,是也不是?」
對呂正英而言,西門銳不算正兇,只不過是一個奉命行事的劊子手而已,因此,他能手刃親仇,也算是這身積怨略消。
一旁的聞人玉,似乎已不耐煩了。
灰衣老僧忽然岔開話題道:「上官姑娘,你們武揚鏢局,是否已準備向『七殺令』稱臣了呢?」
灰衣老僧又盯上一句:「呂公子未來之前,不可躁進。」
現場中沉寂了少頃之後,朱亞男已欠身而起,向那紫衣少女襝衽一禮道:「多承這位姐姐搭救,小妹這廂有禮了。」
隨後趕來的申文炳、聞人玉二人,一見呼延柏文已處於下風,不由雙雙發問道:「四師叔,要我們幫忙嗎?」呼延柏文笑道:「不必,你們也到裏面去吧!」
周君玉卻是俏臉一整道:「現在,我要說那不好聽的話了,諸位都知道,目前的武林,無敵堡、七殺令、武揚鏢局、黃山派等四大勢力,都是在各顯神通,暗中擴充實力,企圖一舉消滅其餘三派,而獨霸武林,諸位以為然否?」
那假手,全部為精鋼所製,不但在對敵時,可當兵刃使用,也能抓住對方的兵刃,而且,那五根手指還可當暗器使用,手指內並藏毒粉,算得上是妙用無窮。
那發出嬌甜語聲的人,是無敵堡堡主淳于坤的夫人古飛瓊。
直到這時,呂正英才向她正容說道:「姑娘,我想,怎麼說你也該將姓名來歷,告訴我們一聲才對。」
呂正英本來不會如此嗜殺的,但他因已看到西門銳端坐廳堂之內,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因而使得那四個也算是具有二流身手的灰衣老者,首先作了西門銳的替死鬼。
周君玉截口笑道:「這個,兩位不說,我也知道,他們之間,不但談不上友誼,而且還在暗中互相勾心鬥角的對頭冤家。」
紫衣少女嬌笑道:「我是觀音大士身邊的龍女。」
接著,又「嘿嘿」淫笑道:「哦!對了,此時正是無言勝有言的,已經進入佳境的時候,一說話就會影響情調……」
來的是寶慶府的捕頭胡忠,他目光一掃那屍本狼藉的現場,向呂正英等人,蹙眉問道:「諸位中是哪一位做主?」
上官素文一挑秀眉道:「你是誰?」
聞人玉道:「已經天光大亮了,行人會越來越多,我看還是咱們聯手宰了她吧!」
朱亞男含笑接道:「多謝姐姐關注!方才小妹已運氣試過,已經完全好了。」
目前,朱亞男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情況之下,那就更不消說啦!
紫衣少女笑道:「我高興。」
灰衣老僧笑道:「別客氣,快向那廝要解藥吧!外圍的情況不要緊,上官姑娘和那位紫衣小姑娘馬上就要出來了……」
呂正英搶先答道:「公爺,這是江湖中事,你們最好是不要過問。」
兩支長劍,前後夾攻,西門銳這個罪孽滿身的強盜頭兒,就在這雙劍貫胸的情況之下,慘呼了一聲,當場斃命。
咋延柏文話聲一落,呂正英也正好有若天神下降似的,瀉落當場。
上官素文向著劉大人襝衽一禮道:「難女上官素文參見大人。」
灰衣老僧連忙低聲說道:「快跟上去,我這個老和尚太惹眼,不能再前進,只好退回去向呂公子報訊了。和*圖*書
古飛瓊輕嘆一聲道:「柏文,這小姑娘說話是可靠的,你還是快點交出解藥來吧!」
劉大人一面還禮,一面笑問道:「姑娘準備幾時前往府衙?」
劉大人含笑接道:「這更沒問題,本府完全接受。」
一片慘呼地粉粉退讓。
紫衣少女笑道:「呂公子,不是我故意裝神秘,我是奉命行事啊!」
上官素文這一嚷,呂正英卻是後發先至,一下子將西門銳截住,並冷笑道:「老賊,你也會有今天!」
那陰冷語聲「嘿嘿」淫笑道:「丫頭,大爺的真功夫,還沒有使出來哩!等會,準有你痛快的就是了……」
周君玉抬手指著自己的鼻子,嬌笑道:「就是區區在下。」
因此,儘管西門銳已死,她卻仍然不肯放過,而要砍頭挖心,才消心頭之恨。
周君玉的這句話,不但使上官素文、朱亞男二人為之一愣,就連呂正英也不禁脫口訝然問道:「真的?」
紫衣少女一挑秀眉說道:「混帳!你師父見了我,也不敢說不相信我的話,你居然膽敢不相信我嗎!」
接著,又陰陰地一笑道:「我這特製的毒粉,半個時辰之內不服解藥,連大羅金仙也救不了……」
因為如此,不論對方的話,好聽不好聽,她是抱定宗旨,聽若罔聞,全神貫注地將自己周身,防護得風雨不透。這情形,儘管申文炳使盡渾身解數,卻也沒法奈何她。
上官素文道:「看目前這情形,無敵堡方面,顯然是以西門銳為餌,誘使我們入彀。目前,敵眾我寡,呂公子可得特別當心!」
申文炳一怔之後,才震聲大喝道:「師母有令,通通住手!」
這真是置之死地而後生,這麼一來,倒反而使她能暫穩定下來。
不過,它本身所用的淬毒鋼針,是經特別處理,不受磁力影響的。
呂正英初出道時,西門銳已非其敵手,目前呂正英的身手,比起三個月以前來,可以說是高出不可以道里計了。
周君玉含笑接道:「兩位且莫緊張,不論我的話怎樣的不好聽,對我們的友誼,是不會有何影響的。」
上官素文哼了一聲,沒接腔。
話聲中,人已由天井中飛射而去。
聞人玉笑道:「宰了這賤人,就一了百了,誰還能傳話哩!」
由於呂正英已到達朱亞男身邊,呼延柏文不敢繼續逼近,這時,卻截口笑道:「對了,方才我施放的毒粉是特製的,中了之後,沒有我特製的解藥,就只怕死路一條。」
紫衣少女笑道:「你師父叫我姑奶奶,你說,你對我該怎麼稱呼呢?」
呂正英入目之下,不由撇唇一哂道:「看起來,倒是蠻好玩的呀!」
隨著語聲,大門「呀」然而啟,申文炳、聞人玉兩人緩步而出,含笑拱手作肅容狀道:「上官姑娘請!」
一旁的聞人玉冷笑一聲,也是揚手一把淬毒鋼針,向上官素文背後射來,鋼針已經出手,才怒叱一聲:「賤婢照打!」
呂正英一蹙眉峰,卻聽得上官素文揚聲喝道:「呂公子,是我們武揚鏢局的人趕來了,嗨!老賊留下命來!」
他的話聲未落,一聲清叱,已劃空傳來:「擋我者死!」
本來,這問題是很容易解答的,因為,誰都知道,武林中所憑藉的,自然是力量,誰的拳頭大,胳臂粗,誰就有理。
上官素文笑了笑道:「去不去夏口,晚輩還不曾聽到咱們局主討論過。」
上官素文一面快步跟進,一面點頭道:「好的,好的。」
呂正英一怔道:「就是那個被咱們二小姐斷去一條手腕的呼延柏文?」
呂正英停身扭頭問道:「上官姑娘有何見教?」
緊接著,雷閃電掣,金鐵交鳴與慘呼之聲,響成一片,剎那之間,廳堂中已橫屍十具以上。
接著,又陰陰地一笑道:「如果,你有種來試試,我也可以讓你開開眼界。」
紫衣少女嬌笑道:「你不相信?」
「鏘」的一聲金鐵交鳴過處,那捨死忘生的惡鬥,立即中止了。
劉大人注目問道:「上官姑娘這話的意思,是……」
紫衣少女嬌笑一聲道:「唔!這才乖。」
紫衣少女嬌笑道:「那是以後的事,現在,你還是乖乖地,先將解藥交出來吧!」
呂正英接道:「好的,我一定幫你完成此一志願……」
因為,平心而論,只有呂正英對自己武功的成就不保密,縱然朱亞男中了毒,他也毋要人幫忙而有力量自行料理。
朱亞男搖搖頭道:「沒有。」
紫衣少女笑道:「暫時是沒有了,帶著你的人,快點走!」
這情形,使得急欲速戰速決的聞人玉,又急又氣地怒叱著:「賤人!看你還能頑抗多久?」
呂正英淡淡地一笑道:「我想,用不著那麼費事吧!」
上官素文笑道:「真是越說越神秘了。」
紫衣少女連忙還禮道:「二小姐請莫多禮,我不過是一個順水人情呀!」
因為,由於無敵堡方面,是謀定而後動,人手既多,大都是精選出來的高手,而呂正英、朱亞男卻僅僅是兩個人,縱然加上上官素文和那位不知來歷的紫衣少女,也不過只有四個人而已。
這情形,可急得西門銳臉色大變,古飛瓊促聲大喝道:「通通閃開!」
由於朱亞男已經中毒,她那本來是白裏透紅的俏臉,已變成一片鐵青,而武揚鏢局增援的人,品質方面,都趕不上無敵堡的人,經過一陣戰之後,已死傷過半,剩下的更是岌岌可危了。
「是啊!」呂正英苦笑道:「我們誰都不認識你,可是你卻幫了我們很大的忙。」
朱亞男畢竟是臨敵經驗不夠,當她久戰無功,又擔心後院中的情況會失利時,就不免煩躁起來,於是呼延柏文的機會來了。
呼延柏文得理不饒人地,冷笑道:「說呀!憑什麼向我要解藥?」
同時也使呂正英直皺眉頭地心念電轉著:「這位小姑娘的身手,恐怕比我還要高明得多,她究竟是什麼來歷呢?」
申文炳哼了一聲道「由於方才你架住我們的兵刃時,所顯示的功力,足證你這幾個月的功夫,沒有白費……」
呂正英心知上官素文這話,是水湘雲暗中透露的消息,但是他藝高膽大,並未將對方的暗算看在眼中,聞言之後,一軒劍眉道:「縱然是龍潭虎穴,刀山劍林,為了洗雪親仇,我也得闖一闖!」
但對上官素文來說,情況就不同了,西門銳不但是殺她滿門的正兇,還殺過她的救命恩人,而且她這些年所受的屈辱和辛酸,也完全是西門銳所間接造成。
驀然,一位高大的老僧,瀉落當場,向呂正英促聲說道:「呂公子,快向這廝逼取解藥,朱小姐由貧僧來照顧。」
上官素文接道:「還有,請大人派胡捕頭率人在這兒幫助辦理善後……」
呂正英深知上官素文的過去,也瞭解她的心情,因而聞言之後,連連點首道:「上官姑娘,儘管自行處理……」
這時,上官素文已用預先準備好的一塊大油布,將西門銳的人頭和心臟包好,走了過來,她一見目前情形,不由揚聲叫道:「小妹,快點將這妖婦殺掉啊!」
他身形一落,朱亞男立即促聲喝道:「閃開!這兒有毒。」
同時,因她身份的特殊,又未便叫人幫忙,而事實上,目前這廳堂之中,也沒人能幫得上忙。
周君玉道:「當然是真的,不過……」
因此,聞人玉的淬毒鋼針出手,她立即以銅琶護身,作了迴旋,那些淬毒鋼針,居然全部被她的三絕銅琶吸住了。
一頓話鋒,才正容接道:「姑娘請!」
呂正英笑道:「我知道,待會我讓你也給他補上一刀就是。」
周君玉笑了笑道:「就是那水姑娘與蜂郎君二人,已經給我收服了,以後,如果碰上他們兩人,請你不要再為難他們。」
就當呂正英微微一怔之間,呼延柏文卻忽有所憶地訝然問道:「怎麼?你們竟然是事先不認識?」
一頓話鋒,才臉色一整道:「勞駕去請府台大人來,我有話同他說。」
上官素文年紀雖輕,但她算得上已經歷盡滄桑,遍嚐了人世間的辛酸滋味,因此,忍耐功夫,也特別高人一籌。
這一問,可將呂正英給問住了。
因而當朱亞男撤招變勢之間,但覺銳利驚魂地五隻鋼指,成梅花形,向著她疾射而來,威力所及,整個和圖書頭部與上半身,都被籠罩住。
聞人玉探手入懷,呂正英哈哈一笑道:「你們儘管發出信號,呂正英決不攔阻,我倒要看看寶慶府中,究竟還隱藏了多少見不得人的魔子魔孫。」
朱亞男語聲嬌笑道:「我要提醒你,可別將僅剩的左手也丟掉,那才不合算哩!」
原來呼延柏文被朱亞男削斷的左腕,已裝上一隻假手,他存心要洗雪斷腕之恨,在這隻假手上,費了很大的心血。
原來西門銳一看眼前情況不妙,已然悄然開溜了。
呂正英一怔道:「什麼事啊?」
呼延柏文道:「清水送服,盞茶工夫,就可完全解除。」
紫衣少女笑道:「呂公子的意思,是說我也是神秘人物了?」
呂正英含笑接道:「是啊!在下等都洗耳恭聆。」
申文炳連忙「嘩」的一聲,腰間單刀已出鞘,直指上官素文,含笑問道:「小妞兒,亮兵刃!」
呂正英道:「劍底遊魂,有甚了不起的,我還以為你們找來了什麼有力的靠山哩!」
接著,她聲容莊重地說道:「不錯!我師父可的確算得上是一位絕代高人,但他老人家早已勘破名利,不會再來逐鹿武林霸主了。」
申文炳微微一怔道:「這個……」
由於武揚鏢局方面的高手們大量增援,使得本已空下來的申文炳、聞人玉二人,也陷入混戰的重圍中,而沒法向後面的古飛瓊等人及時增援,使得前後院,都是一片混戰。
灰衣老僧也苦笑道:「姑娘,這些,你本來就不該問的。」
上官素文也輕嘆一聲道:「但願如此。」
「請」字尾音未落,「錚」的一聲,一蓬細如牛毛的毒針,已由上官素文的三絕銅琶之上,激射而出。
古飛瓊點點頭道:「是的,她曾經承諾過。」
她蹙眉苦笑之間,忽然心頭一動地暗忖道:「方才不是聽到犬吠聲,那犬吠聲顯然就在這巷口的三五家之內……」
「不!」上官素文切齒接道:「我要提那老賊到府中去,挖出他的心肝五臟來,祭奠先父在天之靈。」
就當他微微一愣之間,前院中已傳來一片震天殺聲,也不知是哪一方面的援手又趕來了。
周君玉截口笑道:「我謝呂公子誇獎!其實,我也有此信心,只可惜我是為人作嫁,爭的盟主寶座卻是別人的。」
呼延柏文冷然接道:「你儘管放心就是,今天我不會玩花槍,但錯過今天,那就很難說了。」
幸虧雙方距離遠達十五六丈,天色剛剛黎明,那青衫文士的回頭一瞥,不可能看清他們的外貌,而更巧的是,剛好這時由一條橫巷中,穿出一位趕早市的小販,算是無形中幫了他們的大忙。
這當口,呂正英卻向那剛回過神來,顯得有點茫然,分別抽回被自己架住兵刃的申文炳、聞人玉二人,冷笑一聲道:「無敵堡的招牌,就是這樣闖出來的。」
呂正英與古飛瓊的戰況,是何等激烈,功力略次的人,別說插手參戰,連想接近鬥場也不容易。
「姑娘能否提醒一下?」
聞人玉的用心,固然狠毒,而其手底下的劍招,也是既狠且辣。
話聲未落,人已向內宅中飛射而去。
胡忠不由一怔道:「這個……」
由於水湘雲是自己人,所以儘管她們表面上打得如火如荼,卻不過是表演逼真的一場假戲而已。
灰衣老僧幽幽地一嘆道:「有一天,當你明白其中因果後,就不會覺得老衲的話有甚矛盾。」
接著,又神秘地一笑道:「至於我究竟幫了你呂公子多大的忙。別人可能不清楚,你我各自心中有數就是。」
等她趕到那青衫文士消失的巷口時,不由怔住了。
上官素文、朱亞男二人,同時漠然點首道:「好的,我一定據實轉報。」
她一路「分花拂柳」似的,直向呂正英這面衝了過來。
上官素文已分辨出,正是那位神秘老僧的話聲,這情形,自然使她的精神為之一振。
原來古飛瓊仍然是被紫衣少女兜胸抓住,提在手中。
這情形,使得古飛瓊又驚又急地揚聲問道:「嗨!你這女娃兒,是哪一方面的人啊?」
古飛瓊目注呼延柏文,長嘆一聲道:「柏文,我們認命了,將解藥交出來吧!」
上官素文淒然笑道:「是的。」
上官素文立即向武揚鏢局的一位鏢師揮揮手道:「唐兄,勞駕去內宅取一碗清水來。」
「是嗎?」
申文炳苦笑道:「四妹,這是急不來的事啊……」
而且,身形未落,又立即沉聲接道:「呂公子,這邊交給這位小妹,咱們先殺西門老賊要緊。」
聞人玉點頭接道:「不錯啊!」
她的話沒說完,那位胡捕頭已是一聲歡呼道:「啊!西門銳這個強盜頭兒,已被上官姑娘殺了。」
這同時。呂正英卻「咦」了一聲道:「那位大師,怎麼不見了?」
呂正英截口笑道:「多承誇獎!」
呂正英星目向那紫衣少女一掃,苦笑道:「奇怪?今天,怎麼盡碰上一些神秘的人物?」
呂正英一挫鋼牙,扭頭向朱亞男說道:「亞男,我只好把你背在背上了。」
這時,無敵堡方面的援手們,已紛紛趕到,其中並有人揚聲問道:「堡主夫人,要不要屬下來幫忙?」
上官素文嬌應道:「知道啦!」
周君玉嬌笑道:「上官姐姐的話,只說對了一半……」
上官素文可得理不饒人。
因為,已經天亮了,小販趕赴市場,大街上有了行人,也就不足為怪。
申文炳哈哈一笑:「小妞兒年紀不大,胃口可不小呀。」
周君玉神秘地一笑道:「這個請原諒我暫時賣一個關子了。」
呂正英蹙眉接道:「奉誰的命令?」
而他卻已乘這當口,飛射院內,並向朱亞男問道:「二小姐,要不要我幫忙?」
上官素文冷笑一聲道:「你們好大狗膽!」
呂正英臉色一沉道:「裏面那廝是誰?」
那陰冷語聲道:「上一次,我算是大意失荊州,卻也不過如此而已。」
雙方距離很近,上官素文又是心憤對方口齒輕薄,而有意給對方一個下馬威地一聲不響的猝然發難,因而儘管申文炳身手甚高,一時之間,即也弄了個手忙腳亂。
紫衣少女笑道:「這些,以後你會知道的。」
原來那條小巷,既窄且短,而且又是頗為高級的住宅區。
申文炳笑接道:「對了,我也正在這麼想法。」
呼延柏文一面向朱亞男身前走去,一面哈哈大笑道:「小丫頭呀,你只要叫我一聲柏文哥,我立刻給你解藥。」
這情形,使得那紫衣少女顯得很開心地,嫣然一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紫衣少女嬌笑道:「無敵堡算什麼玩意,也配同我有過節。」
話聲中,已飛身向廳內撲去。
呂正英一怔道:「那位大師有什麼交代?」
說著,並向他們兩人投過令人難以費解的一笑。
朱亞男、上官素文二人同時發出無言的苦笑。
微頓話鋒,又沉聲喝道:「四妹,咱們截住這小子……」
呂正英接過藥丸,注目問道:「如何服法?」
不等對方接腔,又立即打了一個手勢,向前面一指道:「注意那廝的行動……」
申文炳笑道:「怎麼不說話呀?」
但他難因一時輕敵而被迫採取守勢,口中卻仍然不忘輕薄地笑道:「喲喲……小妞兒衝勁十足,我可吃不消呀!」
劉大人蹙眉接道:「難道說,方才那批強盜,也就是惡虎溝來的?」
呼延柏文不再接腔,只是探懷取出一隻小玉瓶,傾出一黑色藥丸,向呂正英一拋道:「接著。」
朱亞男嬌笑道:「不必,應付這些酒囊飯袋,再加上一兩個也不在乎……」
不錯,呂正英也聽到了內宅中傳來了金鐵交鳴之聲。
她微頓話鋒,又含笑反問道:「大師,晚輩有一句冒昧的話,不知該不該問?」
他口中說著,手上的招式也更形辛辣起來。
申文炳故意訝然問道:「上官姑娘,此話怎講啊?」
一聲蒼勁喝聲,遙遙傳來道:「上官姑娘沉住氣,呂公子來了。」
胡捕頭和八位兵勇的簇擁之下,知府大人進入院落中,紫衣少女與呂正英二人的對話,也暫時停止了。
略為一頓話鋒,才神秘地一笑道:「不過,我是暫時客串,以後會另外有人正式出面。」
朱亞男點點頭道:「好吧!我一切聽你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