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五霸圖

作者:諸葛青雲
五霸圖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四章 過大年仇人敘舊

第二十四章 過大年仇人敘舊

那女的「唔」了一聲道:「不嘛!先說正經事。」
公孫太的語聲中,充滿了喜悅:「真的?那麼,我敬謹求教?」
冷無情截口笑道:「玉丫頭,別以為你自出道以來,沒受過挫折,就把眼睛移到額頭上去了,真要和我的大兒子交起手來,你會後悔的。」
公孫太的語聲苦笑道:「目前,我是被迫而不得不寄人籬下,哪還能談什麼打算。」
賈南星注目笑問道:「閣下就是這兒的總管?」
這兩位,似老友敘舊,一拉開話題,就沒個完。
周君玉道:「我想,首先是朱令主不會放過他……」
呼延美的語聲嬌笑道:「新年開始了,你有何打算呢?」
賈南星蹙眉接道:「聽你這語氣,好像還有不肯放過公孫太的人?」
冷無情點點頭道:「不錯,本來你這一趟,就是多餘的。」
呼延美的語聲笑道:「自然會告訴你,但我有條件,你心須先行承諾才行。」
說完,一仰脖子,喝了個杯底朝天。
呼延美的語聲道:「這些,你毋須擔心,一切包在我身上就是。」
黃衣老人向那狐裘中年人沉聲喝道:「還不快點起來,謝過這位少俠。」
「噹」地一聲金鐵交鳴過處,黃衣老人那既快速又凌厲的一招,被周君玉硬行格開步。
接著,又正容說道:「賈兄,今天是大年初一,你我過去,也算是老朋友,不愉快的,和不能解決的問題,都暫時擱下,兩個年輕人也不用打了,咱們好好地共謀一醉,過了今天,咱們就得在藝業上一分生死了。」
賈南星一怔道:「我有什麼值得你嫉妒的?」
公孫太的語聲笑道:「你如此恨呂正英那小子?」
賈南星一面起身還禮,一面笑道:「好說,好說,在下師徒冒昧造訪,有擾清修,尚請多多的包涵。」
水姑娘舉手輕叩了一下房門,嬌笑道:「貴賓駕到。」
大公子的「天鶴劍法」,儘管對周君玉的「靈蛇劍法」具有剋制的功能,但由於周君玉對這「天鶴劍法」已有相當的認識和臨敵經驗,加上雙方功力相當,因而暫時卻是打成平手。
大廳內傳來一個清朗語聲道:「兩位貴客請啊!」
這一指,不但認穴準確,而且指風如箭,顯見真力不凡,而方才被賈南星輕描淡寫地推到了門旁,也顯然是大意之下,未盡全力所致。
黃衣老人點首笑道:「不錯。」
公孫太的語聲道:「我須要先知道詳情。」
話聲中,將黃衣老人圈入一片綿密的劍幕之中。
賈南星又苦笑了一下道:「想是想到過的,只是,我的著眼點,是在大局上,如果能將公孫太這一股實力,由淳于坤那邊挖出來,並轉為我用,對於消弭這一場大劫的功用,那是無可比擬的,所以我就承諾下來了。」
冷無情笑了笑道:「賈兄替我設想得很周到,但你這番好意,我卻只能心領。」
話聲中,飛起一指,逕行點向賈南星前胸的「將台」重穴。
呼延美點點頭道:「可以這麼說。」
賈南星右掌一晃,已將對方那凌厲的指風化解無形,一面哈哈笑道:「強將手下無弱兵,天鶴子的手下,果然是不同凡響……」
「那兩個是漏網的,還是自動回來報信的?」
周君玉禁不住目光一亮道:「真的?」
公孫太的語聲道:「可是,這兒是朱四娘的勢力範圍。」
周君玉笑道:「對付不入流的角色,我一向就是這個樣子。」
賈南星接問道:「還要經過一些什麼手續,才能見到貴上呢?」
周君玉蹙眉接道:「縱然朱令主肯接受您的勸導,朱亞男那邊,又如何交代呢?」
一串嬌喏聲中,一隊穿著一式粉紅衣裙的妙齡女郎,已各自端著一個托盤,魚貫而入,各自將托盤中的美酒佳餚放上,立即湊成一桌非常豐盛的酒席。
因此,賈南星儘管外表上泰然自若,不當回事,但他卻在暗中作了應付最壞情況的打算。
但就當武維揚亮劍撲向鬥場,準備與冷大公子夾擊周君玉之瞬間,冷無情卻突然喝道:「住手!」
水姑娘抿唇媚笑道:「大爺!有句俗話:皇帝不差餓兵,您該聽說過吧?」
接著,扭頭沉聲喝道:「來人……將酒席送上來!」
而且,由於她是經賈南星以「天心谷」的千年石菌和各種罕見靈藥,加以培植出來的,因而內家真力特強,在年輕一代中,僅僅略遜於呂正英一人而已。
這意外的話,不但使公孫太吃了一驚,也使得偷聽隔壁戲的周君玉、水姑娘二人深感意外。
賈南星道:「那可的確是該走了。」
水姑娘嬌笑道:「我要是有這麼大的神通,就好啦!」
冷無情含笑接道:「賈兄別鬥嘴了,咱們還是說正經的吧!」
說著,已含笑而起,周君玉卻笑問道:「這些黃白物怎麼辦?」
「是的。」
賈南星又搶先答道:「憑你這位老爺子的身份,自然不好意思在酒菜中下毒,而只是借把酒聯歡來拖延時間,以便暗中調動更多的高手而已。」
而這改變的劍法,也正是淳于坤那些殺手們所使的劍法。
「請!請!」隨著房門呀然而啟。呼延美並嬌笑道:「喲!好一個標緻的小伙子!」
黃衣老人歉笑道:「這問題,老朽也沒法回答,但如果兩位不嫌簡慢,能在這兒多待一會,也許敝上會及時趕回來。」
「是!」黃衣老人恭應著,向周君玉冷哼一聲道:「看你小子有多狂……接招!」
「很抱歉!」灰衣老者歉笑道:「敝上生性淡泊,不喜交遊,這一點,尚請貴客多多包涵。」
一旁觀戰的兩位公子,眉峰一蹙,大公子並沉聲喝道:「麻總管,以本門劍法對付!」
接著,才扭頭向周君玉問道:「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灰衣老人點首笑道:「是啊!」
但他不用勁力倒好,這一用上勁力,那扇朱漆大門,卻反而向後退了開去,連帶將那灰衣老者也推到了一旁。
周君玉心念電轉,一面卻也歉笑道:「哪裏,哪裏,方才小可也有不是之處……」
公孫太的語聲接道:「話是不錯,而且我也顧慮到這一點,但目前,我除了和他合作之外,已別無生路……」
穿過大廳,由一道迴廊中進入一間面臨花圃的花廳中,分賓主坐定之後,那狐裘中年人才注目問道:「兩位貴客可以說明來意了。」
呼延美的語聲哼了一聲道:「真是疑心生暗鬼,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的!」
賈南星苦笑道:「你這是堵我的嘴?」
呼延美嬌笑道:「你呀!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
公孫太的語聲苦笑道:「我們派出去的殺手,只成功了一半,而且是那並不重要的一半。」
灰衣老者雖然也照例客套著,但他的目光,卻有著太多的訝異,兩道濃眉,也是越蹙越緊。
周君玉向乃師投過一個詫訝的眼色,並故意苦笑道:「師傅,您身上帶了紅包沒有?」
賈南星拉著周君玉,逕自坐了上首,並自語似地說道:「我賈南星是替『天鶴子』拜年來的貴賓,也是淳于坤的師祖,徒兒,你陪同師傅坐首位,絕對沒有人敢予反對的……」
一舉酒杯,含笑接道:「淳于堡主,武老弟,兩位大師,來,咱們聯合敬賈大俠師徒一杯。」
淳于坤似乎大感意外地,目注冷無情,蹙眉訝問道:「老爺子,你這是什麼意思?」
那狐裘中年人臉色一變再變,終於冷笑一聲道:「你再接我幾招試試……」
公孫太沉思著接道:「原則上我已答應,但有關細則問題,卻還得從長計議才行。」
但冷無情根本不計較這些,逕自接了下去道:「因我當時受了莫大的冤屈,無處伸訴,只好自己立下宏願,有生之年,一定研創出一套傲視天下的劍法來,使自己能夠揚眉吐氣地、名震江湖。」
也幾乎是二公子這一聲「停」的同時,周君玉也清叱一聲:「撒手!」
「呀」然一聲,大門已啟,但卻只打開一道縫,由門縫中探出一位作門房裝束的、灰衣老者的上半身,睜著一雙和-圖-書昏花老眼,向賈南星師徒倆的周身上下打量著。
公孫太的語聲「唔」了一聲道:「聽起來,倒的確有道理。」
公孫太「唔」了一聲,卻沒接腔。
盞茶工夫過後,賈南星、周君玉二人已走出那家賭場的小巷,到了大街上。
呼延美一挑秀眉道:「男子漢,大丈夫,做事可應該乾脆一點!」
賈南星「唔」了一聲道:「俗語說得好。既來之,則安之,我們不但可以多待一會兒,即使是多待上三五天也不要緊,總而言之,此行非見到貴上不可。」
賈南星截口笑道:「能夠兵不血刃而屈人之兵,自是上上策,即使退而求其次,也得盡量減少自己的傷亡,如果像你那樣蠻幹,固然可以達到留下老夫師徒的目的,但你曾想過,老夫師徒,是束手就擒的人嗎?」
「噹」的一聲,黃衣老人手中的長劍已被震飛五尺之外,釘入壁板上,只露出一個劍柄在外。
「很抱歉!」冷無情歉笑道:「因事關『武當』派的清譽,儘管教是受了莫大的冤屈,卻仍不願說出使門戶蒙羞的事來。」
一旁的周君玉蹙眉說道:「師傅,防人之心不可無,我們不能不提防他們在酒中下毒啊!」
呼延美似乎挫了一下銀牙道:「真是可憐而又可恨!如果將呂正英那小子給宰了,那有多好。」
說完,也不等周君玉的反應,轉身即待離去。
賈南星抬手一指約莫二十丈外的一座朱漆大門巨宅,含笑接道:「就是那一幢巨宅。」
「那是誰想出來的呢?」
周君玉是親自同那些殺手有過交手經驗的人,因此,儘管這一套「天鶴劍法」在先天上就對她想使的「靈蛇劍法」有剋制的功效,但她卻能從容不迫地應付下來。
「唰」地一劍,攔腰掃了過去。
賈南星將在大門口與灰衣老人所說的話,重複了一遍之後,那狐裘中年人道:「這兒沒什麼天鶴子。」
賈南星道:「所以,你現在自由自在的,顯然返老還童起來……」
「既然是道上人,當知道江漢地區的武林動態,也該知道,雲夢別府的主人,是什麼人?」
一頓話鋒,才向周君玉嬌笑道:「小妹,我可以這麼叫你嗎?」
公孫太的語聲接道:「不論如何,咱們小心一點,總是好的。」
「可是,方才老爺子的話意中,可根本沒有留下他們的意思?」
周君玉向那幢巨宅打量了一下,笑了笑道:「規模宏偉,庭院深深,倒是蠻夠氣派的呀!」
周君玉微微一呆之間,水姑娘卻含笑答道:「聽清楚啦!」
就當灰衣老人繼續搶攻之間,堂屋內卻傳來一聲喝道:「住手!」
公孫太蹙眉接道:「你和賈老前輩,是事先聯絡好的?」
賈南星截口接道:「玉兒,大公子觸犯『七殺令』的事,自有朱令主出面處理。」
賈南星目注黃衣老人,聲容俱莊地接道:「這兒是『七殺令』令主的駐節所在,不久之前由南七省綠林總舵主西門銳所傳下的『七殺令』閣下當不致沒聽說過吧?」
黃衣老人苦笑道:「閣下是明理的人,當明白這等大事,作為總管的人,所不能答覆的。」
因為,目前,他們就只有師徒兩人,周君玉對付一個大公子已是難分高下,如今再加上淳于坤等這三個生力軍,自己就更顯得人單勢孤。
這時,冷無情已由賈南星口中得知周君玉的真實身份,聞言之後,搶先笑問道:「玉丫頭幾時投入朱四娘門下的?」
冷無情含笑接道:「只要我退出這個是非窩?」
周君玉微微一怔之間,冷無情又目光深注地接問道:「你是朱亞男?還是周君玉?」
呼延美的語聲道:「我不能不提醒你,淳于坤這個人,長頸鳥啄,是一個可與共患難,而不能同享安樂的人,你可得早點替自己打算一下。」
灰衣老者截口一哼道:「我就是不信邪!」
黃衣老人接道:「小廝無知,他自然不知道敝上的行動。」
賈南星沉聲說道:「由方才的經過,足以證明,你們這一家,都是道上人?」
「來自雲夢別府。」
「還沒有。」冷無情接道:「目前,知道我冷無情的人,恐怕還只有你賈兄一位。」
公孫太苦笑道:「此事是何等重大,稍一疏忽,後果就不堪設想,豈能不特別慎重一點。」
大公子濃眉一挺,已亮出腰間長劍。
水姑娘嬌笑道:「就是呼延奇的徒弟兼夫人身分的呼延美。」
賈南星也注目問道:「還要我說明此行原因嗎?」
那狐裘中年人皮笑肉不笑地接道:「閣下看走眼了,在下這襲狐裘,可是假的啊!」
水姑娘撥弄著掌心中的銀子,顯得很俏皮地笑道:「大爺,這麼重的賞賜,奴家怎麼擔當得起了呢?」
賈南星含笑反問道:「昨宵,師傅已經給過壓歲錢了,你還要紅包幹嗎?」
公孫太的語聲截口苦笑道:「我的姑奶奶,語聲輕一點好不?」
「是的,但那是過去的事。」
「那不要緊。」公孫太接道:「由我直接向周姑娘答覆就是。」
呼延美的語聲道:「我是替你幫忙呀!」
周君玉沉思著接道:「我是在想,這事情有點不妥當。」
也許是方才的一招硬拼,雙方都知道對方都非易與之輩,因此,目前的惡鬥,雙方都是招發一半即自動撤招換式,誰也不願將招式用老。
水姑娘連忙道謝道:「那麼,奴家先謝了!」
賈南星揚聲答道:「拜年的。」
賈南星淡笑著接道:「咱們師徒,是朱令主的臨時代表。」
賈南星笑道:「那好辦得很,我可以當眾認輸,並透過『七殺令』朱令主的關係,立即替你廣為宣揚,只要冷兄你能……」
這時,隔壁猛然傳過來一聲嬌慵的呻|吟之聲,緊接著,並嬌聲說道:「幹嗎那麼急呀!」
周君王向大公子冷笑道:「你還等什麼!」
賈南星點首接道:「當然是真的,不過……」
冷無情正容接道:「賈兄,你我雖然也算是多年老友,但你卻不知道我過去的歷史,目前,這兩個年輕人,暫時還不會分出勝負來,借此機會,簡略地談談也好。」
賈南星淡然一笑道:「可是,你的劍法比我高明。」
公孫太的語聲道:「可是,目前你同我一樣,與朱四娘是敵對的立場,你怎麼和朱四娘拉上關係的?」
周君玉笑了笑道:「既然是一家人了,當然可以!只是,這麼一來,我是高攀了一點。」
淳于坤強忍心中憤怒,冷笑一聲道:「居然說出這種有失身份的話來,我看你這一大把年紀,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是!」
大公子臉上青一陣,白一陣之間,周君玉又沉聲接道:「叫天鶴子出來,我可以饒你不死!」
周君玉卻哈哈一笑道:「不敢當,不敢當!行常禮就可以了,快請起來,快請起來!」
周君玉頓足嬌嗔地道:「我說的是給誰拜年啊!」
冷無情反問道:「那麼,你自己呢?」
她目光向堆積在賈南星面前的那些黃白物瞄了一眼,笑了笑道:「贏得了不少了啊!」
呼延美的語聲道:「是啊!」
冷無情苦笑道:「高明又有什麼用哩!由昨宵到目前,所發生的一切,卻都證明失敗的是我。」
灰衫老人捋鬚笑道:「是啊!做道士可真是苦透了,一襲道袍在身,做什麼事都是礙手礙腳的,尤其不便親近女人,更是一件痛苦的事。」
賈南星苦笑道:「這餿主意,可不是我想出來的。」
周君玉哼了一聲道:「你管不著!」
接著,緊走幾步,超越在前頭帶路。
黃衣老人笑道:「很抱歉,手續是沒有了,但敝上目前不在家中。」
「不錯?」
話聲出口,更凌厲與快速的絕招,也隨之源源而出,片刻之間,已攻出五招。
水姑娘嬌應著,向周君玉笑道:「小冤家,我們走吧!」
水姑娘低聲笑道:「是賈老爺子的徒弟,周君玉姑娘。」
呼延美的語聲笑道:「既然那兩個形跡未露,為何不叫他們回去,再行伺機下手呢?和-圖-書
「但願如此。」周君玉點點頭,又道:「師傅,咱們去哪兒啊?」
只聽呼延美的語聲道:「現在該說正經的了。」
灰衣老人就在門外恭應說道:「稟總管,兩位貴客已帶到。」
賈南星笑道:「我已經算是老賭鬼了,贏這點錢,還不過是牛刀小試哩!」
賈南星正容接道:「正是。」
扭頭向公孫太笑了笑道:「現在,我只補充一點,水姑娘是賈老爺子在這兒的聯絡人,周姑娘則是賈老爺子的正式代表。」
賈南星苦笑道:「這丫頭可真難纏。」
呼延美接道:「既然已經聽到了,也就省去我一番唇舌,也毋須我再為你們介紹了。」
接著,目光向水姑娘一掃道:「這位是誰呀?」
冷無情笑道:「淳于堡主,經過我這位老友的解釋,你該完全明白了吧?」
她們這裏,互擁著傳音交談這間,隔壁房間卻傳出異樣的聲音。
一經提起昨宵的事,賈南星禁不住乘機接過話題道:「冷兄!我就是為了昨宵的事而來。」
一頓話鋒,又嬌笑一聲道:「退一萬步說,即使朱四娘到時候仍然不肯放過你,你盡可以一走了之,她還能天涯海角,再去追緝你嗎!」
周君玉道:「我們不是去拜年嗎?」
周君玉傳音說道:「那男的,好像是公孫太?」
而事實上,賈南星也已察覺到,小花廳的隔壁,的確是有兩個人在竊聽。
他右手並指如戟,點向周君玉的雙睛,左手卻以一式「五丁開山」,抓向周君玉的前胸,一招二式,既快速,又辛辣,端的是不同凡響。
狐裘中年人道:「在下是代表敝總管待客,兩位必須露兩手給在下瞧瞧……」
大公子冷聲接道:「先給我宰了這小狗。」
冷無情笑道:「丫頭好厲害的嘴皮子!」
呼延美的語聲哼了一聲道:「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人家給你想出一個最好的上上之策來,你反而說它是一個餿主意。」
賈南星輕嘆一聲道:「如此說來,你我之間,是勢難兩全了?」
灰衣老者注目問道:「貴客來自何處?」
灰衣老者蹙眉說道:「我說貴客找錯人了,貴客偏不相信,這兒根本就沒有什麼天鶴子。」
說著,已將大門掩將起來,但卻被賈南星抬手抵住了,並含笑說道:「老人家,在下是一番好意的,前來拜年,縱然是找錯了人,大年初一,你總該招待我們一杯清茶吧!」
賈南星、冷無情二人,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兩人,他們表面上都是一派安詳,但內心之中,卻都是各有各的心事。
狐裘中年人蹙眉接道:「你就是這麼坐著?」
賈南星笑道:「不是早就說過了嗎!咱們是去給人家拜年。」
賈南星「唔」了一聲道:「一位總管身邊的小廝,居然穿得如此闊氣,貴上的豪富,也不難想見了。」
接著,忽然一「哦」道:「你閣下果然已經還俗了?」
淳于坤忽然由門外走了進來,沉聲接道:「不!老爺子,這麼好的機會,咱們怎可輕易放過。」
黃衣老人點點頭道:「是的,老朽已聽下人們報告過。」
小花廳後面,傳來一個清朗而很冷峻的語聲道:「柏總管,這事我可以做主,咱們不接受任何威脅!」
公孫太點點頭道:「好吧!今晚上燈時分,我再正式答覆。」
賈南星捋鬚笑道:「咱們來拜年的,又是大年初一,還是馬虎一點吧!」
周君玉接口笑道:「師傅,您都聽到了,人家都不在乎,我們還在乎嗎?」
話雖是帶笑而說,但語氣之狂,不但使周君玉臉色為之一變,連一旁的賈南星也為之直皺眉頭。
說著隨手在台面上取過一錠銀子,向她手中一塞道:「快去,快去。」
周君玉以劍尖抵著黃衣老人的胸口,氣定神閒地一笑道:「你雖然老奸巨猾,但姑念沒甚冒犯之處,饒你不死。」
但目前,這位打先鋒的小廝,已經丟人現眼了,而那在小花廳後面竊聽的兩人,居然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目光移注俏立一旁的水姑娘笑道:「丫頭,這些全部存櫃,去叫掌櫃的來。」
呼延美的語聲笑道:「如果我替你借箸代籌,可有一個很好的辦法。」
呼延美蹙眉說道:「須要考慮這麼久?」
「所以。」公孫太的語聲苦笑道:「人事滄桑,實在令人慨嘆,曾幾何時,即由五霸爭雄的局面而演變成目前的雙雄對峙了。」
公孫太的語聲道:「行,行,衝著你這張俏臉,即使是再多的條件,我也決不皺一下眉頭。」
周君玉端坐的坐姿不動,雙手齊出,一晃而回,以快得肉眼都難辨的速度,迫得對方那凌厲的攻勢,不得不半途撤招,臉色大變地疾退一大步。她卻朗聲笑道:「武大郎放風箏,果然高不到哪兒去呀。」
賈南星苦笑如故地道:「冷兄,你我都是一大把年紀的人了,何苦還要淌這渾水?」
狐裘中年人冷哼一聲:「狂徒接招!」
賈南星苦笑了一下道:「我還不能十分確定。」
呼延美的語聲笑道:「這是我自己的事,也算是我個人的秘密,你大可不必過問。」
呼延美的語聲道:「有時候,答應得太爽快了的人,也往往是最不可靠的人,不過,我可不怕你說過的話不算數。」
「是!」灰衣老人恭應一聲,扭頭向賈南星哼了一聲道:「跟我來吧!」
「沒什麼特別意思,我只是想說,如果你那些殺手還沒調齊,我們師徒還可以等下去,免得你們輸得不服氣。」
賈南星已坐上了賭台,他不但賭興甚豪,手風又好,就在周君玉離去的這一段時間這內,至少已贏了三千兩白銀。
隨著話聲,一位中等身材,鬚髮斑白、面色紅潤、身著灰色長衫的老者,緩步而出,向著賈南星笑了笑道:「賈兄越來越年輕啦!」
「除非你能讓我同朱四娘直接談談。」
「哦!」賈南星苦笑道:「我真迷糊,一坐上賭台,就什麼事都忘啦!」
但那黃衣老人卻沉聲喝道:「站住!」
賈南星含笑接道:「閣下不用緊張,在下此行,除了給貴上拜年之外,並無惡意。」
「對我個人而言?」呼延美的語聲中,似乎有著太多的詫異道:「此話怎講?」
呼延美的語聲哼了一聲道:「大年初一,就聽你唉聲嘆氣的,真是不吉利。」
周君玉哼了一聲道:「你不配問!」
賈南星捋鬚笑道:「閣下可真沉得住氣啊……」
話聲中,周君玉已「唰、唰、唰」地,展開一串疾風驟雨似的搶攻。
大公子厲聲喝道:「麻總管聽令!」
他這話,可不容易分辨出來,究竟是損人還是捧人。
周君玉一怔道:「那是誰在安排的呢?」
呼延美的語聲又是一哼道:「裝什麼胡羊,誰不知道你過去和朱四娘之間的往事,朱四娘必欲殺你才甘心,所以,朱四娘不死,你就寢食難安。」
冷無情哼了一聲道:「你以為你淳于坤人不來,老夫就留不下他們師徒兩人!」
公孫太顯然是呆了一下之後,才苦笑道:「你怎麼給我出這麼一個餿主意來?」
「你不信任我?」
周君玉、水姑娘二人含笑點首道:「是的,都聽到了。」
呼延奇所收的幾個徒弟,除了淳于坤已經是青出於藍於勝於藍之外,其次就是那已被朱亞男斷去左腕的呼延柏文。
賈南星抱拳一拱道:「恭喜,恭喜……」
「少廢話!」大公子截口接道:「照命令行事,『一切責任』由我負。」
「恭喜,恭喜……」
黃衣老人不自然地笑道:「聽是聽說過,但敝上早已封刀歸隱,而且,也未接到過『七殺令』!」
話聲中,那掩門的手,已用上了勁力。
呼延美的語聲截口笑道:「而你這個黃山派,又胎死腹中,不得不與無敵堡聯手。」
「好的。」呼延美的語聲嬌笑了一聲,然後,牆壁上響起三聲輕叩聲道:「嗨!聽隔壁戲的都聽清楚了沒有?」
呼延美的語聲道:「咱們死了那麼多人,難道朱四娘那邊,竟然是一點損失都hetubook.com.com沒有。」
大公子呵呵一笑道:「丫頭怎麼捨長取短,不將你的『靈蛇劍法』使出來哩!」
一片指風掌影,已到了周君玉身前。
賈南星笑道:「當然知道,貴上自號『天鶴子』。」
賈南星笑道:「縱然在下找錯了人,大年初一的,前來拜年,總不能算錯吧!」
淳于坤卻扭頭向他的師弟沉聲喝道:「師弟,快去協助冷大公子,先將那丫頭宰了。」
呼延美一手將周君玉的手兒拉起,自我解嘲地一笑道:「小妮子色藝雙絕,想不到這張小嘴,也是這麼厲害的。」
賈南星一舉酒杯,含笑說道:「賈南星借花獻佛,敬冷兄與淳于堡主以及尼姑、和尚一杯,敬祝諸位年年如意,歲歲平安,待會在我賈南星身上,多開幾個窟窿……」
兩位公子大模大樣地,坐了下來,大公子並冷笑一聲道:「阿貓阿狗,也該有個稱呼。」
武維揚暴喝一聲,已「鏘」然亮出了長劍。
灰衣老人笑道:「這是有原因的,天鶴子是出家人的法號,我現在姓冷,名無情,你如果說明要找冷無情,他們自然會以禮接待。」
周君玉微蹙劍眉,不曾動過一下杯筷。
身為門房,居然對前來給主人拜年的賓客,說出這種話來,可委實令人詫異。
公孫太的語聲輕輕一嘆道:「我在想,五霸爭雄局面,有如曇花一現,到今天為止,武揚鏢局冰消瓦解,那個什麼劫餘生卻已與朱四娘沆瀣一氣……」
大公子微微一怔道:「爹!你幾時回來的?」
呼延美接道:「我只知道今天賈老爺子會派代表來,卻不知道來的是誰。」
「我知道。」冷無情含笑接道:「但我不能不提醒你,我是名副其實的冷無情。」
賈南星接道:「閣下已經知道,我是來自雲夢別府的了?」
此刻的賈南星,顯得出奇的沉著,這情形,不由使冷無情大惑不解地訝然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片刻之間,已交手六十招以上。
周君玉哼了一聲道:「我懶得跟你們廢話!」
「鏘」然大震聲中,兩人都被震退一大步。
周君玉苦笑了一下道:「唔!還算好。」
賈南星笑道:「我的年輕,是借易容術之力……」
賈南星、周君玉二人,隨在灰衣老人背後,穿過一條,到達大廳前的滴水簾前。
呼延美的語聲道:「怕什麼,到這兒來的人,都是找刺|激而來,沒人會惹是非。」
周君玉笑道:「你進招了,我自然會亮兵刃。」
「朱亞男。」周君玉正容接道:「朱亞男的生父是死在公孫太的手中,這算是不共戴天之仇,您想,朱亞男會放過他嗎?」
終於,他苦笑了一下道:「兩位,很抱歉!老朽不認識你們。」
不過,那些殺手們,每人只練三招,比較精純而凌厲,而黃衣老人卻是將整套劍法,綿綿不絕地使出,看起來比較壯觀,但其實,它的威力,卻比那些殺手要遜色得多。
黃衣老人的劍式,有點像「白蛇吐信」,但卻比「白蛇吐信」的威力,增強了不知若干倍,而其所蘊含的變化和殺機,更令人有莫測高深之感。
周君玉插口冷笑道:「方才,那個自稱小廝的人,可不是這麼說的。」
黃衣老人連忙起身笑道:「兩位公子來得正好,來,老朽來引見。」
狐裘中年人站了起來,滿臉悻然地,向周君玉抱拳一拱道:「多謝少俠手下留情。」
公孫太道:「那麼,方才聽你的語氣中,好像還不知道來的就是周姑娘,這又是什麼原因呢?」
周君玉笑了笑道:「既然如此,我們先行告退。」
公孫太的語聲訝然問道:「此話怎講?」
灰衣老者哼了一聲道:「拜年?是不是黃鼠狼給雞拜年?」
堂屋內語聲沉聲接道:「少廢話!還不將貴客引到屋內來!」
灰衣老者的語氣,仍然是無比堅定:「不會的,老朽跟隨敝上多年了,敝上的朋友,每一位我都認識。」
冷無情淡然笑道:「不管你怎麼說法,我的計劃不變。」
冷無情哈哈一笑道:「還是咱們老朋友,能夠互助瞭解,真是,數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了!」
周君玉接道:「可是,他們殺死了很多無辜的人,也使我的好朋友上官姐姐身受重傷,所以,我必須殺個把罪魁禍首消消氣……」
呼延美的語聲嬌笑道:「聽清楚了,就請過來吧!」
「鏘」地一聲,大公子已亮出腰間長劍,一聲冷笑道:「先宰了你,不怕老的不出來……」
周君玉抬手指著向她跪著的狐裘中年人,苦笑道:「人家不肯起來,不給紅包怎麼行。」
「很抱歉,老朽沒聽說過這個地方。」
「是……」
狐裘中年人臉色一沉道:「拜年沒錯,但兩位上門欺人,就必須有個交代才行。」
公孫太的語聲道:「你是說,如果淳于坤統一武林之後,他會想法子清除我?」
當周君玉、大公子二人惡鬥五十招,仍然是一個膠著狀態時,冷無情忽然輕輕一嘆道:「賈兄我好嫉妒你。」
冷無情也乾了杯中的酒道:「賈兄,我不能不配服你這一份鎮靜功夫。」
「是!」
大公子臉色一整道:「居然能叫出『天鶴劍法』的名稱來,你是賈南星的什麼人?」
「不過」了半天,卻沒接下去,周君玉不由急道:「不過什麼啊?」
呼延美的語聲道:「作起來可更順利。」
賈南星笑道:「傻丫頭,中毒死了,畢竟是個全屍,總比被人家亂箭穿胸而死,要舒服多啊!」
呼延美的語聲,果然低了下來,但以周君玉的功能之深,卻仍然聽得清清楚楚:「對了,朱四娘那邊,我們的人,是怎麼失敗的?」
堂屋內的語聲沉聲說道:「你下去。兩位貴客請廳內奉茶。」
話聲中,寒芒一閃,一劍直射周君玉的前胸。
周君玉冷然接道:「就是今天……」
當周君玉帶笑「請起來」這一說,使他那一口鋼牙咬得「格格」作響,雙目中也幾乎要噴出火來。
冷無情笑道:「對!以後的事,且等以後再說,目前,咱們是喝酒第一。」
公孫太的語聲「唔」了一聲道:「你真能請出與朱四娘直接有關的人出來?」
周君玉插口笑道:「閣下之意,要怎樣交代,才能滿意呢?」
賈南星笑道:「不!在下正是給現在的主人拜年而來。」
「但貴上一定知道。」
大公子也是冷笑一聲,揮劍硬架。
賈南星師徒幾乎是同時在心中暗忖著:「這老狐狸可真夠狡猾,他自知沒把握解開狐裘中年人的穴道,為免丟人現眼,居然賠上笑臉來了……」
公孫太的語聲苦笑道:「這等重大事情,我豈能不過問?」
呼延美的語聲訝然問道:「那兩個已經回到這兒?」
賈南星笑道:「如果我的忖測不錯,那廝等於是『無敵堡』的太上堡主,豈能不講究排場。」
「哦……」周君玉扭頭笑問道:「難道你當時就沒有考慮到這些?」
賈南星笑道:「閣下方才太自負,這會又過於自貶身價了,咱們不妨打開天窗說亮話,貴上不是雞,在下也不是黃鼠狼,咱們是多年以前的老朋友。」
賈南星笑了笑道:「但在下卻是一個例外。」
呼延美苦笑道:「只是,我必須要回去了,晚上可不便再出來。」
呼延美嬌笑道:「你也別忘了,這個賭場,本來就是『無敵堡』的天下。」
黃衣老人微顯猶豫之間,大公子卻沉聲喝道:「麻總管,這不是切磋武學,你還講十十麼客氣!」
接著又以真氣傳音接道:「我們此行,是去給天鶴子拜年!」
隨著語聲,一位身著白狐裘長袍的中年人,緩步到了大門口,並擺手作肅客狀。
兩人走了一段路之後,賈南星忍不住訝然問道:「丫頭怎麼不說話?」
灰衣老人聞聲住手,並回身向堂屋內發聲說道:「稟總管,來人欺人太甚!」
賈南星正容接道:「我們爭取公孫太是公益,而亞男的殺父之仇是私仇,公益與私仇是不能相提並論的,亞男是一個很和圖書明理的孩子,何況,公孫太既為淳于坤所控制,則公孫太的一切行動,都是受淳于坤的指示而為,這也就是說,亞男的殺父之仇,應該算在淳于坤的賬上去,這事情由我出面,我相信亞男是可以說服的。」
淳于坤若有所悟地,「哦」道:「我明白了……」
一頓話鋒,又正容接道:「我本是『武當』派的俗家弟子,因某種原因,被掌門人逐出門牆……」
賈南星點點頭道:「唔!這倒是真情。」
「是呼延美。」
那男的「嘿嘿」蕩笑著:「世間哪還有比眼前的事更正經的。」
「冷兄能否說詳細一點?」
情況的急轉直下,使得賈南星這位功力奇高的老江湖,也不禁心中有點焦急起來。
賈南星笑問道:「是哪一點不妥當?」
「那又是誰呢?」
武維揚適時殺住自己的飛撲之勢,惡鬥中的周君玉、冷大公子二人,也各虛晃一招,飛身後退。
事實上,黃衣老人於「是」字出口之前,已改變了劍法。
當然,賈南星、周君玉二人,已乘機緩步進入門內。
周君玉苦笑道:「你的神通可真廣大,居然能夠與呼延美暗通款曲。」
忽然一聲哈哈起自小花廳的後面道:「這位小哥兒,好高明的身手!」
賈南星長嘆一聲道:「我是為了清理門戶,身不由己。」
周君玉道:「約莫己午之交了吧?」
話聲中,兩人已到達隔壁房間的房門口。
話聲一落,右手一招「撥雲見月」,撥開對方的指掌,左手卻乘勢飛快地凌空三點,只聽「砰」地一聲,那狐裘中年人已直挺挺地跪在她面前,一張臉,頓時窘成了豬肝色。
賈南星又加賞一塊銀子,才笑道:「丫頭莫嫌少,銀子存櫃,就表示我晚上還會來賭,晚上,伺候得大爺舒服一點,自然會加倍賞你。」
黃衣老人臉色一變之間,周君玉已展開迅電奔雷似的搶攻,並朗聲笑道:「這種莊稼把式不管用了,快將壓箱底的功夫使出來。」
沉寂了少頃之後,呼延美的語聲問道:「你在想什麼?」
「貴客知道敝上姓什名誰嗎?」
冷無情道:「因為,我曾經向淳于坤拍過胸脯,要全力支持他,在目前這種緊要關頭,我怎能一走了之!」
黃衣老人似乎一怔道:「這些,自然是略有所聞……」
周君玉蹙眉接道:「我們是否該走了?」
水姑娘,向隔壁呶呶嘴,示意其注意聽下去。
賈南星截口一哼道:「徒兒,補他一塊權杖!」
周君玉又是一軒「劍」眉,向賈南星問道:「師傅,方才那廝觸犯『七殺令』是否該立即執行呢?」
另一個蒼勁的男人語聲邪笑道:「箭在弦上了,哪能不急。」
「好的。」周君玉目光移注那狐裘中年人笑道:「有道是強賓不壓主,雖然你只是一個小廝,也該由你先進招才對。」
淳于坤點點頭道:「老爺子自然有此能力。」
一旁的大公子,已看出情況不對,方自眉峰一揚之間,二公子卻已搶先沉聲喝道:「停!」
花廳後面,傳出一聲輕嘆道:「小子真差勁,老的早就來了呀!」
呼延美的語聲嬌笑道:「對了!剛好辛玉鳳是在大年初一之前被消滅的,形成目前這雙雄對峙的局面之後,各方關係都單純得多,但明爭暗鬥的更趨激烈,也是意料中事。」
灰衣老者不由臉色大變,厲聲喝道:「閣下意欲何為?」
淳于坤苦笑道:「不是在下膽敢在你老爺子面前,飛揚跋扈,而是為了當機立斷,不得不一時從權。」
黃衣老人臉色一變道:「老奴恭聆!」
一陣步履聲,一高一矮兩位年約三旬上下的錦袍人,安詳地走了出來。
冷無情點點頭,卻向周君玉笑道:「丫頭,只要你能殺得了我這個大兒子,我不但不懲罰你,並且立即退出這個是非窩,永不過問江湖中事。」
接著,抬手一指兩位錦袍人道:「這是敝東翁的大公子和二公子,這兩位是『七殺令』令主座前的……很抱歉,老朽不曾請教兩位……」
黃衣老人含笑接道:「方才本宅的人,已再三說明,這兒沒有什麼天鶴子。」
冷無情含笑點首道:「不錯,既然一切由你自己代為點明,我也就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了。我也別無什麼錦囊妙計,只是想以大批高手,用車輪戰法來消耗他們的體力,以減少我方的傷亡而已。」
呼延美的語聲道:「看情形,我不請出與朱四娘直接有關的人出來,你是不肯相信的了?」
黃衣老人面有難色地接道:「大公子容稟……」
談笑之間,已走到那朱漆大門之前。
周君玉扭頭向賈南星問道:「師傅,你怎麼說?」
這情形,使得周君玉一蹙「劍」眉,向灰衣老人沉聲問道:「你就是天鶴子?」
呼延美正容接道:「現在,你是否該給我正式答覆了?」
他這裏自說白話,沒個完,冷無情與淳于坤二人,卻只有苦笑著左右相陪,那灰衣老尼與月白僧袍的老僧,更只好敬陪末座了。
兩位公子一直在旁邊冷笑著,這時大公子才冷笑著接口道:「別唱戲了,本公子不在乎大年初一的,殺個把人!」
「請」字聲中,兩位公子和賈南星等人,都不約而同地,各自退到花廳的一角。
水姑娘在一旁提醒她道:「呼延夫人,請別玩笑了,該說正經的了吧!」
「因為,」公孫太的語聲接道:「我實在想不出來,你有什麼理由,要替朱四娘幫忙?」
呼延美「唔」了一聲道:「這可的確是一個不好的消息,尤其是對你個人而言。」
大公子未接腔,卻向乃父投過一個詢問的目光。
公孫太顯然還是在苦笑著道:「朱四娘處心積慮地一心想要殺我才甘心,你這上上之策,又怎能行得通?」
周君玉清叱一聲:「接招!」
公孫太似乎在苦笑道:「男子漢,大丈夫,說過的話,豈能不算數。」
「那麼,你聽好。」呼延美的語聲接道:「我要你和朱四娘合作。」
好不容易,隔壁房間的異樣聲音都終止了。
話聲中,已抬手凌空揚指,解了那人被制的穴道。
黃衣老人的劍法,儘管越來越精采而又凌厲,周君玉卻仍然是從容不迫地,見招拆招。
接著,又是神秘地一笑道:「還有,方才這小子的纏頭資,也格外加倍,你該滿意了吧?」
賈南星哈哈一笑之後,又壓低語聲說道:「丫頭,你現在是一個小子,可千萬不能撒嬌呀!」
呼延美「哦」地一聲道:「原來是一對假鳳虛凰。」
冷無情歉笑道:「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賈南星笑道:「這事情,好辦得很。」
水姑娘聽得悠然神往,俏臉含春地,咽下一口口水。
「是的,」公孫太的語聲接道:「『武揚鏢局』是瓦解了,辛玉鳳、周子真都已當場格殺,可是我最希望能成功的那一半,卻是全軍盡沒。」
黃衣老人臉色一沉道:「自己學藝不精,你能怪誰……居然還敢不服氣!」
賈南星捋鬚微笑道:「既然人家已經把話說明了,你就向他討教幾手吧!」
周君玉「哦」了一聲道:「原來如此,我還以為是不敢見人哩!」
冷無情道:「因為,世間根骨、資質和悟性最好的徒弟,都被你收去了。」
那狐裘中年人冷冷地一笑道:「在下是總管身邊的小廝。」
大夥兒乾了一杯之後,賈南星目注淳于坤,含笑問道:「徒孫兒,這個酒肉和尚和俏尼姑是哪兒來的啊?」
賈南星笑道:「你說得一點都不錯,我這一大把年紀,委實是活到狗身上去了,教出徒弟來殺師傅,徒孫們卻都是數典忘祖,荼毒江湖,像這情形,我早該自己撒泡尿淹死才對。」
公孫太長嘆一聲道:「談到正經事,消息可不太好。」
隨在淳于坤後面的,還有他的一個師弟,和一位灰衣老尼,一位月白僧袍的老僧。
賈南星、周君玉二人,拾階而上,賈南星抬手在大門的銅環上輕叩了三下,裏面傳出一個蒼勁語音道:「誰呀?」
而更絕的是,是直呼淳于坤為「hetubook.com•com徒孫兒」,這情形,不但使聽話的三人,臉色為之一變,周君玉竟忍不住笑出聲來。
令人詫訝然的事,演變到如此局面,竟然沒有第二個人出來。
目前,淳于坤帶來的這一位,姓武名維揚,在呼延奇的徒弟中,排行第二,武功卻是最差勁的一個。
公孫太目注周君玉問道:「周姑娘,事實果真是這樣的嗎?」
淳于坤苦笑道:「我仍然想不通,老爺子有何良策,而能兵不血刃地屈人之兵?」
「呼延美?」周君玉蹙眉接道:「聽說她同淳于坤也是不乾不淨的,這會又和公孫太在這兒幹嗎呀?」
冷無情冷然接道:「沒有別的意思,老夫不願意有人在我面前飛揚跋扈。」
「對了。」水姑娘傳音接道:「正是令主所必欲殺而甘心的人。」
賈南星含笑接道:「這一心願,你已經做到了。」
「不!」灰衣老者接道:「敝上的朋友不多,老朽沒有不認識的。」
公孫太笑了笑道:「這位賈前輩行事,倒真是夠神秘的。」
狐裘中年人並未轉身,只是恭應道:「屬下正聽著。」
呼延美這才「唔」了一聲道:「方才我和公孫老兒所說的話,兩位都聽清楚了?」
賈南星笑道:「這個嘛!這位小廝又不是向我拜年,我也沒有給紅包的理由啊……」
重行分賓主入座之後,那黃衣老人向周君玉笑道:「小廝無知,冒犯虎威,尚請小哥兒寬恕他這一次。」
公孫太的語聲苦笑道:「在那種情形之下,還會有人漏網嗎!當然是自動回來報信的。」
周君玉禁不住「哦」道:「他老人家的保密功夫,可真夠高明……」
賈南星正容說道:「不是天鶴子,我們也有必須一見的理由。」
黃衣老人沉聲接道:「吩咐下去,叫廚房立即準備筵席,並請兩位公子出來陪客。」
賈南星笑道:「拜年是假,去試探虛實才是真,傻丫頭,現在明白了嗎?」
「那是必然的。」
「是!」如響斯應,「篤」地一聲,黃衣老人身前的茶几上,已釘著一塊「七殺令」權杖,周君玉並俏皮地一笑道:「現在,你已接到『七殺令』了。」
賈南星笑問道:「老朋友,你的人手,可能還沒調齊吧?」
周君玉雖然是一位情竇初開的黃花大姑娘,對男女間事,不過是一知半解,但此情此景,也使她暈生雙頰地,皺起了眉頭。
一收長劍,目注大公子冷笑一聲道:「『天鶴劍法』不過如此!」
賈南星、周君玉二人緩步而入,周君玉並邊走邊笑問道:「這位大爺,想必是這兒的總管吧!」
黃衣老人蹙眉接道:「可是你未亮兵刃。」
周君玉抗聲道:「令出不行,何以服眾!」
這時,一位妙齡美女,正在替賈南星的空杯斟酒,賈南星含笑接道:「我卻羨慕你的無窮艷福。」
就這說話之間,灰衣老者已疾如電掣地,攻出三掌,同時也點出三指,但卻都被賈南星輕描淡寫地化解掉了。
「那麼,」賈南星目光深注地問道:「貴上去哪兒了呢?」
呼延美的語聲道:「你是說,『武揚鏢局』那邊,已經成功了?」
隨著話聲,一位鬚髮斑白、年約半百的黃衣老人,由側門中緩步而出,向著賈南星師徒抱拳一拱道:「貴客光臨寒舍,老朽因事未曾遠迎,尚請當面恕過。」
當然,黃衣老人也非庸手,但在內家真力方面差了一大截的情況之下,儘管有剋制對方的劍法,卻也難佔上風。
接著,又「哦」了一聲道:「我想起來了,貴客一定是找本宅的老主人,因為,敝上搬來此間,還不到三個月。」
周君玉接問道:「那女的是誰呢?」
水姑娘媚笑道:「你說哩!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你說他們是在幹什麼呢?」
周君玉笑問道:「師傅,您怎會想出這麼個餿主意來的?」
周君玉仍然是從容不迫,端坐不動,淡然一笑道:「俗語說得好,強賓不壓主,小可此來是客,理當由你先進招。」
賈南星自顧自地乾了一杯,才道:「我倒想不出來,此時此地,咱們之間,還有什麼可談的。」
水姑娘悄聲說道:「都是令師在一手安排。」
黃衣老人注目接道:「在下恭聆。」
周君玉若有所悟地「俊」臉一紅,並「哼」了一聲道:「這女人可真不要臉。」
公孫太的語聲苦笑道:「你莫非是受到淳于坤的指示,特地來試探我的?」
周君玉苦笑了一下道:「咱們還要走多遠?」
不過,他儘管心中微感焦急,但表面上卻是泰然自若地,搶先接道:「不錯,錯過這機會,以後就再也不會有了。」
因此,本來就是有所為而來的賈南星,算是一下子就增加了三分信心地,含笑接道:「老人家不認識我們不要緊,只要貴上認識我們就行了。」
周君玉接問道:「方才,為什麼你的手下人,都說沒有天鶴子這麼個人呢?」
但周君玉仍然端坐原地,一面從容不迫地見招拆招,一面笑道:「如果老是這些稀鬆平凡的莊稼把式,我一還手,你就起不來啦!」
周君玉與大公子二人,正在殺得難解難分之際,如果再加上像武維揚這樣的一個高手,其後果可實在不堪設想。
周君玉不由蹙眉說道:「人都不曾肯定,就去給人家拜年?」
呼延美的語聲道:「這不是恨不恨的問題,那小子年紀輕輕,就如此了得,如果再假以時日,那還得了!」
賈南星扭頭一笑道:「丫頭,師傅有膽將你帶進此龍潭虎穴,自然有伏虎降龍的本領,帶著你平安出去,所以,你儘管放開胸懷,吃一個痛快再說。」
「是!」灰衣老人恭應著,回身向賈南星師徒狠狠地瞪了一眼,才悻然離去。
當周君玉回到他身邊時,他頭也不回地笑了笑道:「小子,那場合不錯吧?」
那月白僧袍老僧,照樣的飲酒吃肉,叫他一聲「酒肉和尚」,並不為過,但那灰衣老尼一大把年紀了,這被叫「俏尼姑」,就未免有點謔而且謔了。
接著,目光移注大公子,沉聲喝道:「姓冷的,亮兵刃!」
周君玉點點頭道:「是的,不瞞公孫前輩說,我到這兒來之前,事先也不知道自己的任務。」
公孫太的語聲道:「詳情弄不清楚,但我方派去的人,只剩下兩個,而且,方才淳于坤兄已經以飛鴿傳書指示,那剩下的兩個,不必再回去了。」
周君玉臉色一沉道:「師傅,這廝觸犯『七殺律令』第七條『不服節制』之罪,並且出言不遜,理當立即出斬。」
賈南星蹙眉問道:「為什麼?」
賈南星笑了笑道:「想不到冷兄還是一位不忘本的君子。」
「遵命。」狐裘中年人又是恭應一聲,才匆匆離去。
狐裘中年人身軀一顫道:「小的不敢。」
花廳後語聲接道:「我剛到一會兒……」
「自然也有損失。」公孫太的語聲接道:「據說,那『雲夢別府』的女劍士,死傷不少,什麼『護駕雙將』、『正副總管』、甚至於連副令主也受了傷……」
「走?」賈南星訝然問道:「走哪兒去啊?」
「鏘」地一聲,黃衣老人已亮出長劍,冷冷地一笑道:「小哥兒,請!」
呼延美的語聲道:「道理很簡單,朱四娘雖然恨你入骨,但她的真正生死對頭,卻是淳于坤,只要你能協助她除去這個生死對頭,情況就將大大地改觀。何況,你還有一個親生女兒在她身邊,到時候,以你的汗馬功勞加上你女兒的影響,再加上有力人士的勸導,即使是不共戴天之仇,也將化解了,何況你們之間,僅僅不過是感情上的糾紛。」
公孫太輕輕一嘆道:「朱四娘有過這一次教訓之後,自然會提高警覺,想再伺機下手,是不可能了,你該知道,那些殺手們,訓練起來,可不容易,昨宵,一下子死了十八個,剩下來的,還不值得珍惜嗎!」
由於是大年初一,也由於地面上積雪未消,天氣又太冷,所以街道上除了少數趕著拜年的人,和不少放爆竹的頑童們之外,一般行人,可並不算多。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