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06:天籟之城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06:天籟之城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章 萬載玄冰穴

第十章 萬載玄冰穴

耿風連連搖頭:「你們這幾個小丫頭,就數你最倔強,事事好勝。唉——我老瘋子都不知道說什麼了,靈石關閉,就是想上去也不行了。」他還是袒護黃妍的,藉機提醒天宏,現在發脾氣是沒有用的,因為靈石已封閉,黃妍只能跟著走。
靈石表面急速陷落下去,露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
城主氣壞了,她大聲說道:「妍兒怎麼回事?她——她——真是氣死人了,膽子也太大了!」蘭馨也嚇壞了,她沒有想到三姐會這樣倔強,竟然趁人不備就跳了下去,這下可怎麼辦?禁忌堂裡一片寂靜,城主長嘆一聲,盤腿坐下,她也只能坐等了。其他人也都坐了下來,等待事情的發展。
蘭馨嬌羞地說道:「前輩怎麼也會『翰音惑』的震音法?這是天籟城不傳之密呀。算了,反正你也是一個怪人,在天籟大陣裡都沒有事。嘻嘻,這是我三師姐,黃妍姐姐——她,她也想下冰眼——」李強覺得頭都大了,連連搖頭道:「小妹妹,這可不是我能做主的,冰眼裡有什麼我也不清楚,怎麼能帶人下去呢?」
耿風的話音剛落,一股無匹的冷風夾雜著寒焰湧了上來。黃妍激靈靈打了一個寒顫,說道:「哎呀,好冷啊。」李強一把將她拉近身邊,黃妍驚奇地發現一股暖流包裹住自己,就像被擁進溫暖的懷抱,她的心神立即放鬆下來,小聲說道:「謝謝前輩。」
黃妍很聰明,抬出李強來擋天宏,幾個人給她搞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終究是李強心軟,說道:「算了,老哥,我們帶上她吧。小妹妹,你把戰甲穿上,小心些,一會兒跟在我身後,別亂跑了,裡面的情況我也不熟,千萬別讓我分心,知道嗎?」黃妍這次非常乖巧,嬌滴滴地說道:「謝謝前輩,謝謝祖公公,謝謝瘋爺爺。」她從儲物腰帶裡抖出戰甲。
蘭馨見李強不回答她,氣得跺跺腳,一把拉著三師姐先進房間去了。李強剛要跟進去,一眼看見澤固傻乎乎的樣子,不由得笑道:「澤固啊,別發呆了,走啊。」澤固這才醒過神來,苦笑著說:「大哥,別見怪,唉——這裡的姑娘實在不能看——」
只聽天宏大喝道:「開了!走!」人影晃動,他縱身跳下。耿風似乎已經很熟悉了,緊跟著就竄了進去。李強不敢怠慢,身形晃動,一道淡淡的金光閃過,他也下去了。就在靈石將要封閉的一剎那,黃妍突然飛身跳了進去,眾人不由得大驚。
天宏手掐靈訣,白玉台開始旋轉,漸漸地,靈石中心部位煙霧瀰漫,細看彷彿有流水在裡面蕩漾。天宏使勁催動靈石,同時叫道:「準備好了,我第一個,耿風第二個,老弟第三個,按順序下!」大和-圖-書堂裡的人頓時緊張起來,城主和她的弟子也慢慢圍攏上來。
三人走進屋去,澤固發現那個蘭馨姑娘坐在圓凳上,他不敢多看,急忙把頭扭向別處。李強招呼著大家落座,說道:「老爹,以後你和澤固就住在這裡,需要什麼東西,或者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外面的武士大哥,他們會幫你們辦到的。大約過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走了。」
李強笑嘻嘻說道:「蘭丫頭好啊,這位是你的三師姐嗎?」蘭馨沒有想到李強會這樣說,氣得她大聲抗議道:「什麼叫蘭丫頭,不許這樣叫我!」李強撓撓頭,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會這樣脫口而出,只好笑道:「呵呵,大家進屋聊吧。」
李強說道:「這就滅掉了,好像很容易嘛。」耿風沒好氣地說道:「容易?才不呢,這只是冰精魄的虛神,真身可不在這裡。唉,被老人家打散了,算了!」天宏看了一眼黃妍,說道:「小妍兒,跟緊了,當年我也是躲在師尊的劍影裡才過去的。你的功力不足,貿然出來可來不及救你!」
天籟城有一處禁地,沒有天宏和城主的同意誰也不能進去,那就是禁忌堂。
李強的聲音充滿了磁性,蘭馨和屋裡的幾人驀地一呆。卡巴基老爹和澤固就像聽到自己最親近、最依戀的人說出的話,忍不住激動得熱淚盈眶。蘭馨和那個三師姐的感觸更不一樣了,她們本身都是精通音律的高手,促不及防下,立即被李強的聲音誘惑了。
李強說道:「沒事的,多看看就習慣了,不過,以後你們回西大陸再看見別的姑娘,呵呵,可能又會不習慣了。哦,不說這個了,進屋吧。」
李強踏進禁忌堂,心裡有點吃驚,這麼多的人有點出乎他意料之外。他一眼看見天宏站在那裡,便大聲招呼道:「老哥,姐姐,老瘋子,現在就下去嗎?」他的稱呼讓堂上的人全傻了,都在想:老哥是誰?姐姐是誰?老瘋子是人人都知道的,但是敢當著眾人叫老瘋子的只有一個文秋離,他倆是生死交情,其他沒有人敢這樣叫,只有少數幾個小輩叫他瘋爺爺。
四人一路向下飛去,速度不是很快,下了足有三百多米,天宏舉手示意大家停下,說道:「大家把飛劍放出來,護住全身,下面就是冰霧了。」李強向下看去,只見一層薄薄的泛著寒光的膜浮現在腳下,就像一層薄薄的浮冰一樣,他感覺很奇怪,心想:「這有什麼厲害的?看老哥似乎很鄭重其事,我還是小心點。」他放出了吸星劍。
天宏笑道:「老弟,過來吧,都準備好了。」堂上的人聞言更是吃驚,天宏師叔祖叫他老弟,那他叫的姐姐又是誰?大家正m.hetubook.com.com在猜測,就聽城主說道:「弟弟,一會兒就下去了,還是穿上戰甲吧。」眾人全都蒙了,這是什麼輩分嘛,都亂套了。
一個銀衣武士進來說道:「城主請前輩過去,說是都準備好了。」李強一聽就明白了,興奮地連連說好。他對卡巴基老爹說道:「老爹,你們就在這裡休息,我很快就會回來的。有什麼事情就吩咐這裡的人去辦,等我回來的時候,我們就可以離開了。」老爹和澤固急忙答應。卡巴基老爹拉著李強說道:「小兄弟,一切小心,我們等你安全回來。」
卡巴基老爹笑道:「幸虧我老了,看這些小姑娘就像看見自己的女兒一般,要不然也是受不了啊。」李強心想,這裡的小姑娘恐怕比老爹的年齡都要大得多,只不過看不出來而已。
李強咳嗽一聲,一副佔了便宜的樣子,大聲答應道:「哎!嘿嘿,聽得順耳啊。」他稍稍用了一點真元力,蘭馨和她的師姐立即驚醒過來,兩人同時羞紅了臉。澤固過了好半晌,才從地上爬起來,嘟噥道:「不行,我還是回去吧,在這裡會被你們玩死掉的。」大家聽了不由得都笑了,氣氛頓時融洽起來。
四人小心地向冰眼走去,走不多遠,一個巨大的漩渦狀的冰晶空地出現在面前。那就像是湍急的旋轉水流突然被凍結了一樣,漩渦狀的冰層重重疊疊,閃爍著耀眼的藍光,正中間一個不大的洞穴,只有十來米寬,裡面不斷飄出淡藍色半透明的霧氣,四周一片靜寂,顯得十分詭異。
漸漸地霧氣消散,可是更加陰寒了。天宏在下面說道:「馬上要到洞底了。」
天宏剛剛懸停在空中,耿風和李強就幾乎同時飛到他身邊。天宏笑道:「等一會兒,就會遇見——咦!」黃妍已經來到三人身邊。天宏驚怒道:「小妍兒,怎麼回事?誰讓你來的?」黃妍可憐巴巴地看著大家,小聲道:「祖公公——妍兒想去嘛——」
城主點點頭,在邊上插話道:「弟弟人緣一定很好,不是真正好友是不會送這種極品戰甲的。」李強突然看見飄緣、蘭馨還有黃妍站在城主身後,他友好地向她們點頭示意,除了黃妍外,所有的人都微微一禮。黃妍鼓著嘴,一臉氣乎乎的樣子,她還在生著氣。
李強奇怪道:「什麼?不能看?我覺得還好啊,挺漂亮的,不難看。」澤固臉都紅起來,小聲說道:「不是難看,是太美了,我們這種凡夫俗子看了受不了。」卡巴基老爹也說道:「還是不要看的好,我都怕看了會出醜。」李強忍不住放聲大笑,他知道,澤固他們的失態並不奇怪,他們不是有什麼非份之想,只是剎那間在視覺上的衝擊,使他們受不和*圖*書了。
李強沒有吃三陽果,他是火性的體質,根本就不需要用這種靈果來抵禦寒冷。黃妍還是第一次吃三陽果,她吃完後,立即覺得熱不可耐,臉色也顯得嬌艷欲滴。她身上的戰甲也很有特色,像是片片的柳葉疊加,閃著嫩綠色的光華,很是好看。
三人被她嚇了一跳,天宏小聲低叱:「不要命啦,不許出聲!」
耿風的飛劍也怪得很,好像一群黑色的游魚,環繞身周。只有黃妍的飛劍不太好,那是一道青綠色的光華,看上去就有些駁雜不純。這也是她想去玄域密室的動機之一,她早就想要一把好飛劍了,她知道玄域密室裡封存著不少法寶,因此才想試試自己的運氣如何。
她氣乎乎地站起身來,一把拉起蘭馨:「我們走!真是一個怪人!」蘭馨覺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師姐為什麼生氣,只好說道:「下次再來找前輩吧。哦,師尊等一下要來——哎呀,師姐別拉了,我走還不行嗎?」兩人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天宏放出的飛劍極有特點,李強還是第一次看見這種樣子的飛劍。從天宏嘴裡噴出的飛劍猶如五彩的禮花,落英繽紛,燦爛奪目,四周頓時亮了起來。李強不由得大聲喝采:「好!老哥的飛劍真是妙品。」
天宏真的被激怒了,大喝道:「想去就敢自己下來啦?你是什麼功力我會不清楚?我們天籟城已經死了這麼多修真者,難道你還不知道裡面的凶險——我——」老人家氣壞了,吹鬍子瞪眼睛地訓斥起來。黃妍小嘴扁了扁,哭唧唧地說道:「現在不是有怪人前輩嘛,嗚嗚,他會有辦法的。」
澤固和卡巴基老爹幾乎同時鬆了一口氣。澤固抹去額頭上的汗水,說道:「乖乖,誰要娶了這樣的老婆,一定活不長。真受不了,原來太漂亮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李強點頭道:「好!」他揚手穿上瀾蘊戰甲戴上炫陽環,淡金色的光芒散射開來。天宏驚訝道:「這不是傳說中的瀾蘊戰甲嗎?好傢伙,不愧是重玄派的人,好東西啊。」李強走近天宏笑道:「這是朋友送給我的,可不是我自己修煉的。」
修真界的女孩子只要修真到了元嬰期,絕大多數都會重新塑造自己的外貌,這也是天性使然。而男性修真者這樣做的就少多了,有的甚至故意將自己的外貌變醜,耿風就是這樣,他的心思全在修真上,對其他東西一概擯棄。
李強的眼光一直盯在黃妍身上,黃妍有點惱火地說道:「幹嘛一直盯著看,不答應就算了,找這麼多理由!哼——」李強被她沖得一愣,笑道:「你衣服上的圖案是牡丹纏枝紋,呵呵,看了真是感到親切。」黃妍雖然有點惱火李強盯著自己看,可內心和-圖-書裡還是有一份得意,女孩子總是希望引起別人注意的,但聽到李強說只是對自己衣服上的文飾感興趣,她真的生氣了。
李強差點沒掉下洞去,急忙說道:「咦——誰說我有辦法的?你祖公公是為你好啊,他怕你有危險。」黃妍悄悄瞄了一眼天宏,哭道:「嗚嗚——怪人前輩不是有炫疾天火嗎?所以——我想他老人家一定可以幫我的——嗚嗚——我想見識一下玄域密室嘛。」
耿風說道:「太遲了,已經驚動了玄寒氣潮!」只聽四周一片「絲絲沙沙」的怪聲,周圍的光線頓時暗了下來,從藍色的冰晶裡緩緩散出的寒氣開始凝結起來,漸漸地向他們壓了過來。黃妍知道,自己闖禍了。
禁忌堂的地上有一座巨大的白玉台,六邊形,上面密密麻麻的刻著許多符咒,六個邊角上嵌著六塊晶石,這就是禁忌石,專門封壓冰眼的靈石。天宏說道:「這下面就是冰眼,等會兒我移開靈石,我們一起下去,速度要快,靈石只能移開一小會兒,再要打開,最少要等兩天的時間。」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靈石又恢復了原狀。
出乎她的意料,李強向她做了一個鬼臉,逗得她忍不住「噗哧」笑出聲來。因為靠在李強身邊,她索性將自己的飛劍收起,心想:「乾脆就省點真元力,借借光。」李強的心神緊緊鎖住天宏,四周已經霧氣瀰漫了,隱隱地還能看見天宏的五彩劍影。耿風身形猶如一條大魚,在霧氣裡游動。
天宏抬手射出一道彩光。耿風大叫:「不要啊——嗚嗚呀——就是外面閒蕩的冰精魄最弱,等進去了我就收不到啦。」彩光射進了那個虛影裡,一聲悶響,勁氣四溢,那道虛影發出一聲尖利的悲鳴,立刻消散無蹤。
她倆同時答應道:「大哥——」「哥哥——」那聲音又嬌又嗲。澤固「撲通」一聲從圓凳上摔了下去,卡巴基老爹畢竟年齡大了,雖然也受不了,但還能勉強忍住。李強被她倆的樣子嚇了一跳,知道剛才的話惹禍了。
李強哭笑不得,說道:「蘭馨小妹妹,別叫前輩了,聽著彆扭,還是叫聲大哥好聽。」他經過煉器已經明白了一些天籟城音律的奧秘,說話時忍不住就試著用上了,還加上了他原有的功力,誰知這下可惹麻煩了。
這是一個奇妙的冰洞,非常寬大,不知是從哪裡來的光線,將冰洞映射得光怪陸離,更為奇特的是,洞壁上還稀稀拉拉長著一些怪異的植物,黑色的睫蔓上結著拳頭大的艷紅果實。天宏飛快地採摘了幾枚果實,飛身回來。
城主身後站著五、六個美貌的少女,一群銀衣武士在文秋離的指揮下,四處奔忙。
天宏知道再罵也沒有用了,他將手中的艷紅色果實遞給和-圖-書大家,說道:「大家把『三陽果』吃了,可以抵禦極寒之氣。老弟,你自己去摘一些,這種三陽果只產在冰眼裡,是合藥的珍品。」李強一聽到三陽果就知道是好東西,因為靈蟠門的玉瞳簡上有記載。他也不客氣,飛身去摘了不少,收進手鐲裡。
蘭馨伸出一隻白|嫩的小手,在李強眼前亂晃一氣,嬌聲喝道:「前輩!」她可是天籟城的嬌寶寶,誰都寵著她,她還是第一次遇見李強這樣的人,對自己不鹹不淡的。她見李強還不理她,便忍不住大發嬌嗔,她這一聲前輩,可了不得,包含著天籟城密法神功。李強功力高深,沒覺得怎麼樣,澤固和卡巴基老爹可就受不了了,兩人渾身一震,幾乎同時說道:「大哥她叫你」、「小兄弟,閨女和你說話呢。」
今天的禁忌堂裡卻有很多的人。天宏身穿一套亮銀色的戰甲,整個人都霧氣朦朦的,他似乎年輕了很多,顯得精神煥發的樣子。城主穿著一身大紅的衣裙,滿身的喜氣,興致勃勃地四下招呼著。耿風的戰甲比較奇特,似乎是魚皮之類的東西煉製的,滿身都是指甲大小的鱗片,在光線的照射下顯得五彩繽紛,他東張西望很是開心。
耿風哈哈笑道:「您老人家別著急,我想收一條冰精魄玩玩。」黃妍吐吐舌頭,躲在李強身後吃驚地說道:「瘋爺爺真了不起,竟然敢收冰精魄。」
李強凝神看去,只見耿風的飛劍已經推了過去。冰精魄只是一個淡淡的虛影,讓李強驚訝的是,冰精魄幻化的影子竟和耿風的外貌一模一樣。幾人在耿風和冰精魄的爭鬥中落到洞底,天宏有點不耐煩地說道:「真是瘋子,還不快解決掉它!磨磨蹭蹭的幹什麼?」
突然耿風大叫道:「啊哈——冰精魄!小心了,千萬別讓它上身,看瘋子的手段!」李強和黃妍都是初次下來,黃妍比李強知道的還多一些,冰眼的傳聞和前輩們驚險的經歷,都是她們平時消閒的好故事。她小聲提醒李強:「前輩,冰精魄上身會凝固元嬰的,非常可怕。」
黃妍突然驚嘆道:「哇——好美啊!」
天宏說道:「大家用神識,小心不要迷散了。」說完,環繞身周的五彩劍花陡然下沉,只聽一陣密如雨珠的敲擊聲,那層看上去像浮冰般的東西被飛劍擊的粉碎。耿風大叫道:「小心啦,寒焰上來了。」他也是來過冰眼的人,知道這玩意兒厲害。
天宏說道:「我們下去吧。大家跟緊點,馬上就會遇見寒霧團,我們三人排成三角陣,小妍兒在中間,好了!走!」黃妍心裡興奮得要命,這次冒險終於成功,回去就是給師尊罵也值了,同門的師姐妹誰有這樣的經歷?她小心地緊跟在李強身後,忍不住東張西望起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