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06:天籟之城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06:天籟之城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一章 險途驚心

第十一章 險途驚心

黃妍傳音道:「這些玄冰蟲好奇怪啊,會飛的呀。」
李強奇道:「這個有什麼用?」耿風說道:「沒什麼用的,小丫頭在天籟城悶得慌,給她們玩玩的。」李強發現這個耿風居然很細心,這些小事也能注意到,完全不像他瘋子的性格。
其實李強摟她是為了能安全準確地下落,他只是不想讓這個小妹妹受傷,卻沒有想到他這麼一來,會給黃妍帶來什麼樣的感覺。天宏瞄了李強一眼,沒說什麼,心裡不由得嘆息,他看得出來,李強是無心之舉。
李強說道:「我們下去吧,在這裡耽誤的時間太長了。」耿風笑嘻嘻遞給黃妍一樣東西,說道:「丫頭,給你這個。」那是一個長方形的水晶盒,裡面竟然伏著兩隻玄冰蟲。黃妍開心極了,連聲謝道:「還是瘋爺爺好,謝謝瘋爺爺。」
用熱水瓶裝玄冰精髓,李強大約是第一人了。他收起水瓶道:「這是我們家鄉常用的東西,叫熱水瓶。」黃妍不理解,說道:「熱水?熱水瓶?裝玄冰精髓——我不懂呀,熱水——玄冰?」她簡直糊塗了。
天宏並不怕那些冰精魄的虛影,他顧忌的是虛影下面的真身,那都是他死在這裡的子侄輩,都是為了天籟城而犧牲的人,雖然已經失去了意識,但是他們的元神攻擊起來是毫無顧忌的,天宏很難下手將他們的真身摧毀。
天宏的飛劍陡然擴展開來,就像炸開的焰火一般,無數道彩條高速旋轉,一下子將另外三人包裹進來。他喝道:「老弟,瘋子,我們把飛劍連接起來。」李強心神一動,吸星劍立即加入,布在天宏飛劍的內層,緊接著耿風的飛劍也加入進來。黃妍嚇得一聲都不敢吭,只悄悄拽住李強的胳膊。
李強看出黃妍眼中的好奇,問道:「老哥,玄冰蟲很厲害嗎?」耿風在一邊插話:「不是厲害,而是殺不勝殺。殺得多了會引出冰精魄和一些意想不到的東西來,很麻煩,會耽誤時間的。」
李強很客氣地問道:「老瘋子,要幫忙嗎?」黃妍被李強的口氣逗得笑了起來,說道:「瘋爺爺最不喜歡別人幫忙了——」果然,只聽耿風叫道:「別管我,讓瘋子過過癮頭!」以他的實力說出這樣的話來,李強不覺得奇怪,於是他又把注意力集中在天宏身上。
只見那條「龍」順著玄冰柱緩緩地向下而去,漸漸消失無蹤了。天宏大大地喘了一口氣,連聲道:「好險!好險!」李強有點興奮地問道:「那個眩廓妖是不是龍?」天宏說道:「沒錯,也叫龍,這是玄冰龍,但是我們習慣叫眩廓妖。它只生在極寒的玄冰層裡,非常非常厲害,除非有散仙的修為,要不然誰惹上它都是死路一條,好在它從來不主動攻擊,只要不去驚動它就沒事。」
李強觀察著四周的https://www.hetubook.com.com地形,他發現冰眼的位置很奇特,冰眼上方的空間像一隻正放的碗,穿過冰眼,下方的空間卻像一隻扣著的碗,整個形狀就像一隻計時沙漏。在他們腳的下方,是一層淡淡的藍色霧氣,猶如海面的波濤般翻滾起伏,藍色霧氣上還透出根根尖利的玄冰柱,猶如一個巨大陷阱裡的竹籤,讓人看了膽戰心驚。
李強將手指輕輕觸在玄冰柱上,只聽「噗哧」一聲,大量的水氣冒了出來,可沒等散開就變成了小冰粒「沙沙」落下。他又晃動手指,加大玄冰柱上的小洞,黃妍睜大眼睛,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天火實在是太厲害了,她聽說,以前天籟城的前輩為了取出玄冰精髓,都是用三昧真火來燒灼,要花很多的功夫,才能搞到一點點。
漸漸地,四周的空氣都變成了淡藍色。李強發現天宏已經走不動了,他小聲道:「老哥,你把劍光收進來,我來抵禦!」吸星劍陡然漲開,李強這才發現外面的空氣不對,好像有一種古怪的粘勁,飛劍用起來非常吃力,比在海裡用還要吃力。向前推進了二十來步,李強也慢了下來。
李強還是第一次聽到「眩廓妖」這個名字,他問道:「那是什麼玩意兒?」天宏急忙輕聲「噓」道:「別響!」氣氛陡然緊張起來。要知道這四人中天宏的修為最高,連他都緊張,可見這個什麼眩廓妖一定非常可怕。黃妍忍不住抱住了李強的腰,她的功力最低,膽子也最小。
天宏怔怔地看著上面,半晌都沒有說話。耿風不愧是個瘋子,說出的話讓天宏都來氣,他說道:「乖乖,這下好玩了,等會兒回去看瘋子把它炸開,哈哈!」天宏氣得抬腳就踹,罵道:「這是唯一的通道,封閉後我們可就難辦了,你用什麼炸?他奶奶的!」他突然放出粗話,大家聽得一愣。李強笑道:「大不了我們用地行術走還不行嗎?」
天火很快就燒到了冰柱中心,李強收回手指。這時奇妙的事情發生了,一股濃稠的液體閃著晶瑩的藍光,順著小洞慢慢地流了出來。黃妍著急地叫道:「哎呀,是玄冰精髓流出來了,前輩——快想辦法,千萬不能用手碰——」
在無數根玄冰柱的表面停著無數的小白點,約有拳頭大小,它們身子扁平地伏在玄冰柱上,不時地一群群飛掠到另一個地方。耿風往邊上一指傳音道:「罕金鵲——那裡有一隻罕金鵲,真是難得,這可是一個少見的寶貝,我要收了它——」
從他們腳下緩緩升起七、八條白色的影子。天宏叫道:「瘋子你去趕開玄冰蟲,老弟護住小妍兒,下面的冰精魄由我來對付!」他飛出五彩的劍花,急速俯衝下去。
耿風笑道:「真想試試它到底是怎麼樣的https://www.hetubook.com.com厲害,老瘋子真是很好奇啊。」天宏連連抹著唇上的短鬚,他連罵人的興致都沒有了,說道:「算了,憑你那點修為,眩廓妖只要噴出它的內丹,恐怕連你的元嬰都跑不掉,就是再加上我和老弟,也還是一樣。」
李強突然看見耿風節節後退,這才發現上面的玄冰蟲多得可怕,密密麻麻一股股的就像濃煙一樣。天宏已經解決掉下面的冰精魄的虛影,也發現上面不對,心念動處,劍花已經掠過耿風迎上了玄冰蟲。李強也將吸星劍推了過去。頓時,密如爆豆般的聲響傳了開來,可是玄冰蟲根本無所謂,依舊前赴後繼地向他們衝來。
耿風微微一閃,讓過天宏踹來的一腳,說道:「嗨嗨,你老人家別生氣嘛。小瘋子,這裡是沒有辦法用地行術的,所有的玄冰層都被禁制了,下不去的。」
黃妍躲在李強身後,嚇得直打寒顫,小聲道歉道:「對不起——對不起!」她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是覺得李強會護著自己的。果然,李強笑道:「你也不知道嘛,下次小心些就好了。」話音剛落,就聽見一陣「卡吧」「卡吧」的聲音,只見冰眼上方的洞眼越來越小,只一會兒工夫就全部封閉起來了,這下誰也沒有料到。
天宏收起飛劍道:「儘量小聲點,先收起飛劍,不過要準備好,隨時出劍。」李強和耿風應聲收起飛劍。黃妍失去了飛劍的庇護,突然打了個寒噤,小聲道:「好冷啊。」李強也覺出一絲寒意,心裡不禁訝然。他對天籟大陣裡的那種巨寒都沒有感到半點涼意,沒想到這裡竟會如此陰冷,而且這種陰冷是緩緩侵進的,太皓梭難以察覺,因此也就不會反擊,李強必須自己運功去抵禦,當然就會覺得有寒意了。
耿風傳音給李強:「小瘋子,我來!」他的飛劍從裡層穿了出去。這時就比較出了三人的修真功力,天宏走了五十多步,李強走了二十幾步,耿風比李強稍遠些,走了將近三十步。眼看著四人已經靠近冰眼,但是怎麼都走不動了,外面的空氣好似凝固一般,飛劍的光圈也被越壓越小。天宏覺得不妙,忙將空音叉取出,一聲陰柔的低鳴,帶著震音從叉中飛了出去。
李強上下看看,見耿風和天宏正各自打得不亦樂乎,他收起飛劍,說道:「小妹妹,看我的!」口氣和耿瘋子一模一樣,逗得黃妍直樂。李強伸出一根手指,顯出一點紫光。黃妍興奮地說道:「我知道了,是炫疾天火——是天火,對不對!」
空音叉的威力不同凡響,發出的震音立即將凝固的空氣震散,飛劍的光圈立即就擴大了,大家同時感到壓力一鬆。天宏乘機低喝道:「我們下去!」四人在玄寒氣潮大發作前,迅捷地衝進了冰眼裡。耿m.hetubook.com.com風一下到冰眼裡就說:「我還是第一次見識到玄寒氣潮的威力,以前只是聽說過,可從來都沒有驚動過它。」
果然,吸星劍在玄冰表面留下的無數條細痕,一轉眼就又恢復原樣了。李強驚嘆道:「不是硬,是凍結的速度太快了。」黃妍說道:「是啊,這裡太冷了,除非用什麼東西燙開它,可是在這裡是不可能的。」
這三把飛劍一連接起來,整個冰穴頓時一片光明。那劍光鮮艷奪目,玄寒氣潮猶如實質般撞上劍光,就像燒紅了的鐵塊突然放進水裡一般,「哧哧」聲大作。耿風輕聲道:「此地不宜久留,我們下冰眼吧!」四人開始向冰眼移動。
天宏傳音給大家:「看!這就是玄冰蟲!那些冰柱就是鼎鼎大名的玄冰柱,這種柱子的中心處有玄冰精髓,可以煉器的,算是奇珍了,老弟應該知道的。」李強也傳音道:「原來玄冰精髓是這裡出產的,只是我用不到了。」他有天火煉器,所以用不到這種至寒之物。
一隻熱水瓶出現在李強的手上,他笑道:「嘿嘿,別慌,我早有準備。」他將玄冰精髓引進瓶內。黃妍好奇地看著這支熱水瓶,這個在地球最普通的東西,讓她覺得非常神秘。她問道:「這是什麼東西啊?我記得先要用玄冰玉做一個玉瓶,才能裝玄冰精髓,他們都是小小的,前輩的東西好大哦。」
大家悄無聲息地向下飛去,四周越來越暗,李強身上的光也就越來越明顯。他身上的光很奇怪,從裡層泛出的是淡金色,外層則是紫紅色。四人中只有李強一身光芒,顯得很特別,其他人也有光,只是遠不如他的光強烈。黃妍似乎已經習慣了李強摟著自己,神情也放鬆下來,她興奮地四處張望著。
他們三個修真高手雖然不怕玄冰蟲,但是覺得非常麻煩。上空已經完全是一片白霧,那是玄冰蟲碎裂後形成的。突然,一聲尖利的鳴叫從遠處傳來,玄冰蟲的飛行速度立即緩慢下來。又是一聲刺耳的鳴叫,玄冰蟲轟然而散,只一眨眼的功夫,玄冰蟲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李強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一具屍體,埋在碎冰粒裡,只露出肩胛部分。他急忙打岔道:「沒什麼好看的,我們快跟上——」話沒有說完,他也愣住了,只見不遠處又有七、八具屍體,都身穿戰甲,怒目前望。天宏和耿風都低下了頭,黃妍愣愣地看著,無聲地落下了眼淚。
天宏冷冷地哼了一聲,說道:「這種玄寒氣潮不是人力所能抵抗的,它會越來越厲害,如果給封固在裡面,哼哼,就別想再出來了。」李強好奇地問道:「難道不會等它消散嗎?」耿風搖頭道:「只要有響動,這玩意兒就永不消散,只會越來越多。真元力總有耗光的時候,如果不能及時離開,那就是死路hetubook•com•com一條了。」
一路下降,沒有再發現什麼怪物。四人很快降到底層,放眼望去,四周猶如一片冰柱形成的森林,地上還有不少零碎物品,有破碎的戰甲,還有一些兵器和怪物的屍體殘片。天宏和耿風都見多不怪了,李強和黃妍卻十分好奇,黃妍小聲問道:「前輩,你看那是什麼?」
由於飛劍快速地擊散玄寒氣潮,引起了劇烈震動,冰晶裡又有更多的玄寒氣潮湧出,將四人緊緊纏繞,短短的百十來步距離,他們竟走得分外吃力。天宏有些著急了,這個地方以前都是一掠而過的,他知道不能驚動玄寒氣潮,誰知這次跟來個小姑娘一驚一乍的,促不及防之下,讓他很被動,他有一些厲害的法寶也不敢用,因為爆裂的聲音和強大的壓力會誘發更多的玄寒氣潮。
李強聞言差點沒把熱水瓶扔了,這個小丫頭真敢說,什麼流出來了,什麼小小大大的,真是亂彈琴。水瓶漸漸要裝滿了,小洞也凝固起來。李強用軟木塞蓋緊,笑道:「大功告成,哈哈。」他心裡很是得意,雖然對他自己用處不大,但這個東西卻是很少見,留著也許以後有大用處。
四人小心地向青藍潭降去,就像落進水裡一般,淡藍色的霧氣像水面一樣蕩漾開來,發出「波」「波」的脆響。大家眼前頓時一片淡藍色,所有能看見的景物似乎都鍍上了藍色,腳底下的空間似乎極深,顏色也是藍得發黑。
天宏臉上露出一絲恐懼的神色,他傳音給大家:「千萬別去攻擊它,這東西不是我們能對付的,千萬!千萬!」四人都懸在空中,飛劍也縮小了劍圈,大家在靜觀其變。
李強突然傳音:「下面是什麼東西?」天宏失聲叫道:「媽的!還是驚動了!」話音一出,一陣令人恐怖的「沙沙」聲響起,驚起漫天的玄冰蟲,頓時四周全是白色的小點。耿風大叫道:「好吧!看我的!」他知道再安靜也沒有用了,張嘴便噴出飛劍。
那是一顆非常像龍的頭,藍光閃爍的眼睛,白色的鱗甲,金色的長長觸鬚,探出的前肢上有四隻尖利的銀爪,深深地插|進玄冰柱裡。慢慢地,它的身子也露了出來,一圈一圈地盤在玄冰柱上。李強心想:「剛才的聲音難道就是龍嘯嗎?天哪!真的有龍啊!」
耿風興奮地大叫道:「哈哈,這下過癮啦!看我的!」飛劍猶如一大群黑色的小魚,撲向那群玄冰蟲,就像油鍋裡流進了水滴一般,密集的爆響炸了開來,每一隻被炸掉的玄冰蟲都散開一小股白色的冰霧。更多的玄冰蟲撲了過來。
黃妍小聲道:「是什麼東西讓這些玄冰蟲害怕——」天宏說道:「我也不敢確定,似乎是——眩廓妖的聲音——只是——」他的臉色驚疑不定。耿風晃著大腦袋,眉弓微微一挑,想說什麼又忍住了。
李強https://m.hetubook.com.com心念一動,將火精的熱力布在身周,霎時,一股暖流環繞身上。黃妍忍不住靠上去,頓時覺得溫暖無比。李強在熱流外層用真元力隔開,不讓熱流接觸到外界的陰冷,但是如此一來,他整個身影都模糊起來,顯得非常虛幻。
天宏都來不及傳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身子微微晃動,擋住了耿風的去路,這才傳音道:「你再發瘋,小心我抽你!」耿風一看老人家真的生氣了,只好作罷,心裡卻喊著:可惜!可惜!實在是太可惜了!
黃妍剛才闖了禍,膽子也小了,她拉著李強小聲地說道:「前輩,下面是什麼東西,怎麼像海水一樣?」李強覺得這個小姑娘很有意思,她真把自己當成前輩了,不像剛見面時那樣任性了。他笑道:「我和你一樣,都是第一次看見。呵呵,別擔心,老哥去過,他知道該怎麼辦,我們只要跟上就行了。」
天宏說道:「下面是『青藍潭』,對我們這樣的修真者來說,是沒有什麼威脅的。以前這裡可不好過,被人布了封延大陣,後來被我師尊破掉後,就沒有威脅了。現在這裡面可能會有一些玄冰蟲,還有其它一些寒類的怪物,儘量避開就行,別惹它。」他特意看了一眼黃妍,警告的意味十分明顯。
李強也放出吸星劍,但只是將劍影布在身周。他還是第一次這麼悠閒自在,別人在打鬥,他卻在一邊沒事幹。他笑道:「小妹妹,我們來砍一根玄冰柱,看能不能找到玄冰精髓。」黃妍正目不轉睛地盯著天宏,聞言驚訝道:「前輩,你不去幫祖公公和瘋爺爺啊?」李強呵呵笑道:「你看他倆,這麼厲害,哪用得著我出手。」
一陣輕輕的沙沙聲響起,像是什麼東西滑過地面,可是這裡又沒有地面,因而更加顯得詭異。天宏突然指指不遠處的一根玄冰柱,李強感覺到黃妍的身子微微一顫,他抬頭看去,心裡也是微微一驚。只見朦朧中有兩個藍色的亮點,順著玄冰柱滑了下來,漸漸地,一顆巨大的頭顱顯露出來,李強失聲低呼:「龍!」
耿風難以置信地看著,小聲嘀咕道:「這是什麼玩意兒,這麼厲害啊。」李強伸手摟住黃妍的腰,說道:「我們下去。」他陡然發現黃妍的身子沉重無比,心裡奇怪:這個小丫頭怎麼突然變重了?黃妍倒不是變重了,而是渾身都軟了。她沒有想到李強會摟住她的腰,她這輩子都沒有給男人摟過,頓時心跳臉紅手足無措,凝聚的真元力一下就散了。
黃妍覺得李強真是個怪人,行為舉止都那麼出人意料之外。李強帶著她飛近一根玄冰柱,那是一根像水缸一樣粗的玄冰柱,上下均看不到頭,冰柱表面泛著瑩瑩的藍光,看不清裡面有什麼東西。他小心地運飛劍削去。黃妍說道:「前輩,我聽人說,玄冰很難用飛劍砍斷的,太硬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