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10:重返天庭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10:重返天庭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七章 監院職責

第七章 監院職責

耿風興奮地說道:「老瘋子也參加,呵呵,想想都過癮。」李強不理會耿風,問道:「還有什麼消息嗎?」千赤鷗說道:「還有就是四十年一次的仙緣城的『道術法術大比』,是雲霄聖城組織的,封緣星最大的活動,還有幾年就要開始了,我們古劍院已經有二百多年沒有參加了,這次我們有幾個弟子非常出色,想讓他們幾個去比試一下——」
李強一臉苦相,抱著腦袋嘀咕道:「哎呀,師尊使壞啊。」他抬頭四下張望,知道沒人能幫自己說上話,半晌,他說道:「師尊,讓我考慮一下行不行啊?師哥,不是我不肯幫你,我——我實在是沒有時間留在這裡,呵呵,小弟雜務繁多啊。」琦君煞不容置疑地說道:「哎,乖徒兒,考慮一下就答應,這樣就乖了,嗯,就這樣決定了!」李強想用拖的辦法來矇混過關,他也不理會琦君煞的自說自話,含糊地哼哈了兩句,誰也沒聽清他說什麼。
琦君煞緊接著問道:「你能搞得好?」
李強笑道:「有你老人家出面,潛傑星那些人根本就不是對手,呵呵。」他趁機拍拍馬屁,免得他老人家看自己不順眼。琦君煞還就吃他這一套,忍不住哈哈大笑。
李強愁眉苦臉地接過來,說道:「謝謝師尊啦,你老人家放心,我說話是算數的——唉,就是有點不甘心,搞不過你老人家,老是上當。」李強捧人的技巧相當純熟,不經意間又大大的捧了琦君煞一把。凌鈞巖幾人卻聽不出他話裡的含義,還替他擔心,生怕琦君煞生氣,他們已經習慣了上下尊卑之分。
凌鈞巖說道:「師伯參加,我們古劍院也參加。赤鷗,等一會兒派人去通知重玄派。」李強插話道:「順便通知我大哥,告訴他,我很快就回重玄派去。」
李強扭頭對鴻僉說道:「你也加入進去,你和帕本兩人先進金麟劍院,其他的人等我從天庭星回來後,也讓他們參加。」鴻僉激動得心裡砰砰亂跳,這種機會實在是很難得的,系統學習修真,可以解決自己無數的疑問,對以後修真之路有極大的好處。他感激地說道:「謝謝師叔,鴻僉一定努力。」
耿風苦惱地說道:「唉!沒架打,悶死了。我想在封緣星轉轉,看看哪裡可以打架鬥法寶,不跟你走啦,等你回來再說。」李強笑道:「我有個主意,你想不想聽?」耿風精神一振,忙問道:「你說!你說!是不是可以打架?」
李強對「家」這個字很敏感,凌鈞巖的話使他心中湧起一種溫馨的感覺。「嗯,以後請各位多關照。」他客氣了幾句,心想,是回天庭星還是先到重玄派呢?他有點拿不準主意,便問道:「師哥,你知道重玄派的情況嗎?傅山傅大哥是不是還在封緣星?」他想,如果傅大哥在他就回重玄派,若是不在就先回天庭星。
凌鈞巖見琦君煞發火了,急忙帶著幾位掌院離座請罪。李強卻不以為然地說道:「師尊啊,恐怕不是師哥他們的原因吧?你們老一輩高手自顧自修煉,個個甩手不管門派的事情,讓小輩的人頂著,搞得好是應該的,搞得不好就罵,沒道理嘛,你老人家衝著小輩發什麼脾氣啊?有問題想辦法解決就是了——」凌鈞巖嚇得急忙道:「小師弟,別說了,是我們無能,辜負了長輩的期望。」
琦君煞奇道和-圖-書:「古劍院幾百年都沒有參加?為什麼?」凌鈞巖尷尬地說道:「連續敗了好多次,後來乾脆就不參加了。各大門派人才輩出,就是我們古劍院差多了,是我這個院主無能啊。」琦君煞頓時火冒三丈:「什麼話?弟子是要找的,你們一個個縮在家裡,到哪裡找好資質的美材?氣死我老人家啦!古劍院的道統不能到你們手中就後繼無人!」
琦君煞搖頭:「不用了,我有散靈驅使,方便得很。」李強好奇地問道:「散靈是什麼玩意兒?」他真的不懂。琦君煞揚手打出三道白光,只見這三道白光懸在大殿上,化作兩女一男,飄然下拜:「拜見主人!」
李強的法寶攻勢再次發揮出巨大作用,無形之中,眾人跟他又親近了許多。「這個小師弟不可小覷。」凌鈞巖心裡感慨的同時,對他產生了極大的信心。
李強說道:「第一,我不做古劍院的院主,你們劍院一定有自己培養的接班人才,還是讓他接班——」凌鈞巖急道:「哎——」李強制止他繼續說下去:「聽我說理由!我剛到劍院來,各方面都不熟悉,手下也沒有信服我的人,想辦任何事情都縮手縮腳的,有再好的主意也行不通。」眾人暗自贊同,這話說得在理。
凌鈞巖說道:「師伯,小師弟一定會留下的,呵呵,我能看出來他是個熱心人。」李強知道師尊和師哥兩個一唱一和,一個扮紅臉,一個扮白臉。他想想是很難逃避過去了,無奈地說道:「師尊、師哥別鬧啦,只要答應我兩個要求,我就幫忙——怎麼樣?」
豈知,琦君煞樂得雙眼瞇成一條縫,得意地說道:「乖徒兒,我老人家在人世間經歷的太多啦,有什麼不知道的?嘿嘿,可是你小子也不簡單,頭腦靈活,思路清晰,拍馬屁的功夫更是一流,嘿嘿。」其實他什麼都明白,對李強這個弟子他也是由衷的喜歡,所以,李強拍他馬屁,他安心享用,若是換一個人,他可能根本就不會理睬。
琦君煞老奸巨猾,絕不讓李強有時間多想,他取出一隻玉瞳簡遞給李強:「乖徒兒,這是我的一些旁門雜技,呵呵,我知道你擅長幾家的功法,多了也用處不大,而且你以後可以自行查閱古劍院的各種典籍,所以本派的修煉門法就不給你了,這些旁門雜技就算是給你玩玩的,裡面就有你感興趣的傀儡術。」
李強隨口答道:「當然——呃——你!」他立即發現自己再次上當。
銀鳳劍院的女修真者端上古劍院的特色點心,還有各種珍奇異果。李強滿腹心思,望著這些珍稀佳餚發呆。琦君煞向大家擠擠眼,大聲說道:「不錯,好東西啊,大家一起來吃。」
凌鈞巖心裡暗暗吃驚,散靈是要用元嬰修煉的,師伯居然敢收元嬰體,那是很犯忌的事情。千赤鷗幾人臉上也都流露出疑問。琦君煞是個人精,一眼就看出他們的懷疑,說道:「你們這幾個小傢伙,對我老人家還敢懷疑?放心吧,這些都是我收伏別人強煉的元嬰厲魄。唉,你們這些死腦筋,抱著古劍院的條條框框,一步都不敢逾越,古劍院的發展全靠你們,可你們——一個個思想僵化,不知道變通,他奶奶的,你們今後統統放開手腳大幹,有我老人家給你們作後盾。」
琦君煞哈哈大和*圖*書笑:「乖徒兒,這可是你說的!奶奶的,和我老人家鬥,你還嫩點!哈哈!」他做了一個現成的圈套,讓李強鑽了進去。師徒倆從一開始認識就不斷地暗鬥,不過,李強還真沒有佔過他的便宜。他又抱著腦袋,灰溜溜的坐回軟墊,搖晃著身子嘰嘰咕咕也不知道在說什麼。
凌鈞巖恭敬地回答:「謝謝師伯的關心,弟子一定盡心盡力。」他又對李強說道:「小師弟,古劍院有一個職位一直空缺著,這個位置向來是由德高望重的長輩擔任,既然小師弟不願意做院主,那就坐上這個職位吧。」
眾人對李強真是刮目相看,他居然還知道這些。千赤鷗繼續說道:「另一件就是封緣星和潛傑星的大爭鬥,是重玄派的傅老爺子發起的,現在有很多門派參加。」琦君煞看了李強一眼,意味深長地說道:「我老人家也會參加,還是咱們乖徒兒邀請的,呵呵,傅山是他的大哥,乖徒兒是不是啊?」
琦君煞嘿嘿直笑:「這可是你說的,我老人家可要檢驗一番。」
李強心想:「幸虧老子玩意兒多,不然還真要出醜了。」他取出一顆玄珠,問道:「這個行嗎?」儷羽敏只是開開玩笑的,沒想到李強真的取出一顆寶珠來,她定睛一看,大叫起來:「呀!是玄氣凝煉的寶珠——」她一把抓在手上,開心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第二,必須等我把自己的幾件事辦成,然後再來古劍院。」李強苦笑道:「你老人家可以海闊天空地亂跑,卻把責任丟給弟子,哼!不負責任的師尊!」琦君煞搓搓手,得意地笑道:「乖徒兒,別抱怨啦,你這兩個條件——好說,就這樣,你代替我老人家看護古劍院。凌小子,我把自己唯一的徒兒留下,再搞不好劍院,可就說不過去啦。」
琦君煞說道:「我老人家去了。凌小子,有事多和你師弟商量,相信師伯的眼光,這小傢伙絕對可以讓古劍院翻身。嘿嘿,乖徒兒,你可以隨時到環劍閣來見我,其他人,沒事就別來了,知道嗎?」他簡直偏心到了極點,但是古劍院的規矩,長輩可以隨心所欲,晚輩只有聽的份兒。凌鈞巖等人躬身答應。
千赤鷗點頭道:「是的,小師叔,弟子是比較罕見的純土性體質。」李強遞給他一顆在佛塵裡得到的土精結晶珠,說道:「這是土精精華,應該合適你用。」這顆鴿卵大小的土精之珠發出淡淡的金黃色光,它是從佛塵中擠出的結晶寶珠,可算是少有的奇珍了,別人拿到也許沒有大用,但是千赤鷗拿到,對他的幫助可就非同小可了。
李強好奇地問道:「師尊,你以前也是合籍雙修的嗎?」
眾人見李強那副樣子都忍不住笑。琦君煞說道:「乖徒兒,你怕什麼?在古劍院可是要什麼有什麼,還可以找到合適的修真姑娘,雙宿雙飛,合籍雙修,豈不是美事?」李強奇怪極了,問道:「修真者也可以結婚啊,我怎麼不知道?」他趁機岔開話題。
有弟子來報,環劍閣已經打掃乾淨。
凌鈞巖大喜過望,有琦君煞在古劍院坐鎮,還有誰敢小覷古劍院?他知道,古劍院的現狀讓這位前輩也擔心了,有琦君煞這樣的散仙幫助,古劍院一定能恢復往日的輝煌。他興奮地說道:「太好啦,謝謝師伯的關心厚愛。」他立即傳下院主的命https://www.hetubook.com.com令,將環劍閣列為全院的禁地,任何人不奉命絕對不許入內。他又問琦君煞:「師伯,要不要找幾個弟子服侍您?」
不知不覺中,耿風就被這三個狡猾的高手算計了。他興高采烈地說道:「好啊,瘋子不走啦,就在古劍院過過癮頭,哈哈。」他摩拳擦掌的樣子,讓大家一陣大笑。剛才他和李強打鬥的時候,在場的都是大行家,看得很清楚,耿風的實力是很強的,尤其是他擅長音攻,這是封緣星修真界比較少見的功法,對古劍院弟子開拓眼界有很大的好處。
凌鈞巖說道:「現在各大門派的高手大都不在封緣星,重玄派的高手,除了剛剛回來的白髮吳嗔外,好像都不在家。」千赤鷗道:「聽說傅老爺子到一個很遠的星球去了,去幹什麼不清楚,已經有一段時間不在這裡了,若是他在重玄派,封緣星就會比平常熱鬧些,傅老爺子的朋友滿天下啊。」
凌鈞巖說道:「赤鷗,你繼續說下去。」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哪有弟子這樣問自己師尊的?琦君煞淡淡地說道:「曾經有過一個,後來覺得影響修真,我們就分手了。」李強都聽呆了,他不敢相信地說道:「哦?合籍雙修後還能分手,奇怪——怎麼跟我想得不一樣。」這次是銀鳳劍院的掌院儷羽敏忍不住了,她咯咯輕笑,小聲道:「小師伯好像第一次到封緣星嗎?」她還有一句話沒敢說:怎麼小師伯什麼也不懂啊。
李強是只要不擔任院主,其他的都好說,但他心裡還是有點難受,問道:「師哥,這是什麼職位啊?」凌鈞巖笑道:「古劍院的監院,一個可以制約院主的職位。原本有四個人擔任,現在全部空缺,等我交了院主大權,也會擔任這個職位的。」李強細想:「這好像沒啥區別啊,哎!還是上了師尊的當了,這個籠頭套在脖子上,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解開。」
琦君煞老謀深算,不動聲色地問道:「還有第二,是什麼?」
給百奉院掌院鍾離藩的是一把飛劍,給潛根院掌院寒素亞的是一件戰甲,都是很少見的珍品。給儷羽敏的是一條九曲靈獅黛,她嬌笑道:「小師伯,不公平呀,給師兄的東西那麼好!」凌鈞巖呵斥道:「小敏,怎麼可以這樣和師伯說話?」李強不以為意,笑道:「師哥,沒關係啦。呵呵,小敏是水屬性的體質?」千赤鷗插話道:「師妹是水陰屬性的,也很少見。」
千赤鷗叫來一個弟子,命他帶著鴻僉和帕本到金麟劍院去。耿風笑道:「他們兩個還好,要是納善他們幾個來了,嘿嘿,可就熱鬧啦。」李強問道:「老瘋子,我要去一趟天庭星,你是留在這裡,還是跟我走。」他實在是惦記莫懷遠,分手了這麼久,他一定等得很著急了。
琦君煞說道:「凌小子,把劍院的環劍閣打掃乾淨,我老人家要在那裡潛修一段時日,沒有大事別來煩我,除了乖徒兒,你,還有小鷗,誰都不許來打擾,知道嗎?」
凌鈞巖也取出一隻髮箍,髮箍上飾著七支交叉排列的金色小劍,他揚手拋出,髮箍自動附到李強的頭上,巧妙地將他的頭髮箍在頂端。凌鈞巖笑道:「這是監院的標誌,也是一件護身法寶,小師弟,以後古劍院就是你的家了。」
千赤鷗說道:「最近封緣星盛傳一個驚人和_圖_書的消息,在天庭星發現了怒神遺留下來的神器,各大派別都在準備爭搶,據說在最近一段時間內就要出世了,但是具體的地址還不知道。」李強說道:「是不是天神之怒這件神器?我知道的,出世好像還早著哩。」千赤鷗眼睛一亮,說道:「小師叔怎麼知道的?我們花了很多功夫才搞清楚的,所有門派都不肯透露消息。」
李強說道:「古劍院這些弟子都沒有什麼實戰經驗,你可以陪他們練練,一個弟子打不過癮,就讓他們上兩個,再不行,就上一群,嘿嘿,肯定可以讓你過足老癮。」琦君煞和凌鈞巖一下就反應過來,李強這是在給古劍院找高手教練。琦君煞立即說道:「古劍院的弟子中應該有不少好手,嗯,這樣好了,凌小子,聘他做古劍院的客卿劍師好啦。」
凌鈞巖笑道:「小師弟,這沒有問題,不過他們的輩分很高,劍院的劍師不好管理——」李強點頭:「我考慮過了,讓他們全部隱瞞身份,跟著大家一起修煉。呵呵,我這些弟子個個沒大沒小的,給他們上個籠頭也好。」
凌鈞巖立即應道:「是,師伯,弟子一定讓耿兄滿意。」
李強想了想道:「師哥,我有幾個弟子,資質還算不錯,能不能讓他們到金麟劍院修煉?」李強心裡清楚,自己很多東西都不會,尤其是系統的修煉,如果能讓帕本他們進入這種大門派修煉,可以快速奠定修真基礎,對以後的發展有極大的好處。
千赤鷗很認真地說道:「小師叔放心,我一定把這些師兄弟安排好。」
千赤鷗舉著寶珠,只覺得從珠子裡透出他一股非常熟悉的力量,他愣了好半晌才嘆道:「天哪,這種天材地寶小師叔是從哪裡搞來的?對弟子的幫助實在是太大了,憑著這顆寶珠,弟子就可以輕易突破現在的修真境界,謝謝小師叔!」
聽說傅山不在封緣星,李強心裡有點失望:「好吧,我還是先回天庭星去,辦完事情再回來。」他摸摸頭上的髮箍,似乎想起了什麼,順手取出在大幻佛境裡得到的幾件法寶,笑道:「師哥,這支碧雲子送給你。赤鷗,你是土性體質?」凌鈞巖接過碧雲子驚訝道:「小師弟,這是採集混碧氣凝煉的法寶,好東西啊,謝謝啦。」
琦君煞又忍不住訓斥起他們來。凌鈞巖幾人雖然被他罵,但是心裡特別踏實,這麼多年了,他們就是想要長輩的指導訓斥也是不可能的。幾人躬身受教。
其實,李強的話說到凌鈞巖幾人的心坎裡去了,古劍院的前輩高手,個個厲害,但是對劍院的事務很少過問,都忙於個人的潛修,古劍院的衰落也在情理之中。不過,像李強這樣開口數落長輩的不是,卻讓他們很不習慣,在古劍院是不可以反對長輩的。
李強訝異道:「咦,是靈體嘛!」琦君煞笑道:「和你的那個魅兒比可就差遠啦,等你孵出那個小丫頭,她可是能打架鬥法寶的哦。我這幾個靈體就不行啦,只能幹些雜事。這種散靈你也能搞出來的,我給你的玉瞳簡上有記載。」他手一招收回散靈。
琦君煞的目光向凌鈞巖掃去,凌鈞巖微微點頭。這兩個經驗豐富的老傢伙,從一開始就形成了默契。琦君煞嘿嘿直笑:「乖徒兒,哪兩點要求,說來聽聽。」
李強點頭道:「我是第一次來啊,這有什麼奇怪的?我連重玄派還hetubook.com•com沒有回去過呢,就被師尊拖到古劍院來了。」一副不甘心的樣子。琦君煞說道:「怎麼?不滿意啊!」李強嬉皮笑臉地說道:「哪敢啊,你老人家多厲害,只要一聲令下,弟子還不赴湯蹈火——那個在所不辭——」他猛地發覺自己又說錯話了。
眾人被這師徒倆搞得暈頭轉向不知所措,他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師徒關係。
眨眼間,琦君煞已經無影無蹤。
琦君煞說道:「乖徒兒,別打岔,嘿嘿,到哪裡可不用你操心,我老人家過不了多久就要離開啦,你說什麼也沒有用,必須留在這裡,哼哼——」他用威脅的口氣說著。凌鈞巖也說道:「小師弟,並不是馬上讓你接班,先適應這裡,然後再接手,師伯也是為小師弟考慮,在修真界有個家是不一樣的。至於修真,古劍院所有典籍你都可以參看,這樣集兩家之長,你一定會比現在的進步要大。」兩個古劍院的高手,對李強一個威脅一個利誘,都是一副你不答應誓不罷休的模樣。
凌鈞巖笑道:「小師弟不知道嗎?修真者不但可以合籍雙修,還可以生孩子呢,只要願意自損百年功力就行,不過,一般修真者輕易不肯嘗試。我們劍院合籍雙修的修真者很多哦,以後你要是見到心儀的姑娘,也可以雙修的。」李強這才知道,原來在這方面修真界和世俗界沒什麼差別,一樣可以有老婆的。
琦君煞說道:「這樣也好,放手讓小輩們努力,你們在一邊協助。嗯,凌小子,我老人家記得古劍院有不少好吃的,你怎麼一樣也不拿出來啊?不是我老人家說你,幹事丟三落四的——」凌鈞巖不好意思地說道:「師伯恕罪,弟子這就安排。」
李強對古劍院的消息如此閉塞感到奇怪,他說道:「這事我清楚,神器在什麼地點出世我也知道,確實有很多門派關注,不過,聽說裡面的禁制非常厲害。」琦君煞沉默不語,他想起和佛宗的爭鬥,就是為了一件神器,當時修真界被攪得大亂,很多高手都栽在上面,結果什麼都沒有撈到,真是得不償失。
耿風嚷嚷道:「讓瘋子去見見那些弟子,哈哈,真是期待啊。」千赤鷗取出一根暗金色的腰帶,笑道:「這是我們古劍院客卿專用的腰帶,門下弟子看見就知道你的身份了。」他遞給耿風,算是正式聘下這個瘋子高手,又說道:「客卿劍師是可以查閱古劍院的典籍的,每年還有供奉的仙石和各種奇珍若干。」耿風興奮地接下腰帶,扣在腰上,笑道:「哦喲,還有這麼多好處啊。」
琦君煞目光炯炯地盯著李強,凌鈞巖幾人嚇得直冒冷汗,不知道師伯會如何處罰這個膽大的小師弟。李強毫不畏懼地抬著頭,師徒兩人就像鬥雞一般對視著。半晌,琦君煞說道:「哦?看來你很有想法,你是說我們長輩不好啦?」李強立即回答:「就是!」
帕本也說道:「謝謝師尊。」
李強傻笑數聲,說道:「師尊啊,從冤魂海分手後,你老人家跑到哪裡去啦?讓徒兒牽腸掛肚的——」
師徒兩人旁若無人地互相吹捧,看得眾人眼花繚亂,千赤鷗更是聽得目瞪口呆,他是有名的正人君子,而且是下一代院主的接班人,被人稱為劍先生,是最古板的一個人,但琦君煞和李強都是他的長輩,不論他們幹什麼,他也只有乾瞪眼的份兒,什麼話也不敢說。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