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10:重返天庭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10:重返天庭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八章 再回天庭

第八章 再回天庭

王老棍的皮水囊都掉在地上了,他抽出背上的長刀指著李強,三個漢子滿臉都是戒備的神色。李強搖搖頭,覺得不好玩了,他彎腰拾起地上的皮水囊,說道:「三位大哥,別這麼緊張嘛,我真的是迷路了呀,搭個伴好嗎?」他的模樣文質彬彬的,讓大家很難將他和強盜土匪聯繫在一起。王老棍接過皮水囊,疑惑地問道:「小兄弟,你——你是怎麼一個人到這裡的?」
齊坨子叫道:「老掌鞭,你看!你看!老光棍又犯倔啦,我不管,反正我不會給他一滴飲水的。」老掌鞭嘆了口氣道:「王老棍,要不是你這個臭脾氣——唉,算了,你願意帶你就帶著吧。」他和齊坨子掉頭向駝隊走去。
李強笑道:「哎,我都說啦,是迷路的,請問下一站路應該向哪個方向走啊?」
細伢說道:「大哥,你吃啊,不然明天會餓的。」李強剛才遞水給他,細伢覺得他是個好人。李強悄悄將水倒給細伢,輕輕晃動手指,示意他不要拒絕。細伢驚訝之餘,掉下了眼淚,他實在是太渴了。
好在李強並不在乎這樣的高溫,他在高空中飛行,眼光猶如鷹鷲般掃視著大地。飛行了很長時間,連鬼影子也沒有看見一個,李強不由得苦笑,自己好像迷路了。
又飛行了一會兒,他隱約聽見「噹啷」「噹啷」的金屬聲。他循聲飛去,遠遠看見一支駝隊,正緩緩向東而行。李強開心地笑了,只要找到商隊就好辦了。他剛要直接落下,心念一轉,又改變了主意,他想:這樣貿然落下,還不把商隊的人嚇死,還是落到他們前面等候著。
王老棍說道:「晚上守夜還是老規矩,這次輪到你們三個,李兄弟從明天開始。」李強笑道:「今天我來守夜吧,呵呵,你們只管休息。」王老棍搖頭道:「不行,不能壞了規矩。」李強笑笑,不再要求。
高大的駝馬和駱駝很相似,也有駝峰,上面架著寬大的木架,每一匹駝馬上放著四隻用草繩捆紮的口袋,分成兩邊掛在木架上。李強問道:「老哥,裝的什麼貨啊?」王老棍說道:「岩鹽塊,還有一些楚族的特產。」
李強冷笑道:「來不及了。」那人的飛劍一觸到真幻劍氣,就像撲火的飛蛾一般,發出幾聲清脆的炸響,碎成一溜火星,墜落下去。李強揚手打出兩道滅魔神雷,那人根本就來不及抵擋。滅魔神雷是佛宗最常用的手法,如果運用熟練,心念一動就能打出,快捷無比。
李強心裡暗讚,不愧是駝隊的漢子,行路經驗豐富,一眼就看出不對的地方了。只聽其中一人說道:「老掌鞭,給他喝口水吧,也許他是熱昏了——」另一個人說道:「王老棍,到下一個水源地還有好遠,多一個人喝水,我們就更難了,還是別管啦,走吧!」
他仔細辨認方向,都不得要領,心想:「還是找人詢問一下。」他起身快速向前飛去。
天色漸晚,一抹紅霞落在天邊,給戈壁灘平添了一份嫵媚的色彩。
李強心裡暗暗吃驚,不知道天庭星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有這麼多修真者在爭鬥,難道是神器要出世了?他抬頭看去,只見七八個修真者正在圍攻兩個修真姑娘,可以看和*圖*書出那兩個姑娘修為不低,但是對手人數太多,有點防不勝防。打鬥的修真者漸漸飛臨駝隊的上空,狂暴的霹靂聲在空曠的戈壁灘上迴盪著。
細伢簡直不敢相信,他覺得李強這是在耍戲法。他喝了一口,這水清澈甘甜,一絲異味也沒有。他用崇拜的眼光看著李強,激動地說道:「大哥,這是怎麼弄的,變的嗎?教教我好嗎?」李強笑著搖搖頭,說道:「這是變不出來的,快喝了睡覺去吧。」細伢抱著茶杯一口一口地喝了下去。
李強和幾個夥計打著招呼,夥計們並不說話,只是點頭示意,黝黑的臉龐上露出一絲微笑,顯得很友好的樣子。李強奇道:「老哥啊,他們怎麼不說話?」王老棍解釋道:「天氣熱,飲水有限,大家都儘量少說話,這裡要是沒有水,會死人的。」他這是經驗之談。
細伢膽寒地驚叫道:「他們會打雷呀!他們會打雷呀!」王老棍一把摀住他的嘴,輕聲呵斥:「你不要命啦,不許出聲!」李強突然發現了一個熟人,竟然是潛傑星的雷天笑,那個曾經追得自己團團亂轉的傢伙,他依舊穿著天宇戰甲,一支碧綠的飛劍上下亂竄。李強不由得緊張起來。
李強翻身坐起,問道:「這是哪裡啊?能告訴我嗎?」他根本就不是昏迷虛弱剛醒來的樣子。三個行路漢子不約而同地退後幾步,老掌鞭握緊砍刀,很兇猛地喝道:「你是誰?」李強揮揮手,笑道:「不相干——迷路的!」
王老棍是其中一支小駝隊的當家人,他這支駝隊有四十多匹駝馬,僱傭了六個夥計,人手比較緊,李強加入後立即被指派去趕牲口。對此,李強沒有一點意見,他興致盎然地牽起駝馬的韁繩,興高采烈地趕了起來。
老掌鞭拒絕道:「好,既然你是迷路的,我告訴你——向這個方向走,快則五天,慢則十天,就可以到達小川柳綠洲。小哥兒來歷不明,我們駝隊不敢收留,請便吧!」齊坨子說道:「不錯,你自便吧,我們駝隊不收留身份不明的人。」
細伢已經在駝馬圍攏的營地中央升起一堆篝火。王老棍拍拍李強的後背,笑道:「兄弟有一把好氣力啊,看不出來啊。」他的聲音都嘶啞了,那是渴的。李強笑道:「小意思。」對他來說,這確實是小意思,憑他的修真水平,提再重的貨物也不在話下。
雷天笑猛地一眼看見李強,差點沒有認出他來,聽到他的喝罵聲才醒悟過來,他陰森森地說道:「我還以為是誰,臭小子,你很風光嘛,這次看你怎麼逃!」他哪裡知道,現在的李強可不是初入天庭星的雛兒了,已經完全變了一個人。
李強原準備問清方向自己飛過去,他根本就沒有指望駝隊收留自己,王老棍這麼仗義豪爽倒讓他為難了。他想了想,決定還是先跟他們走一段路,等到晚上再悄悄離開。他謝道:「老哥,謝啦!」王老棍憨厚地笑笑,說道:「小兄弟,跟我來。」
前行的駝隊傳下令來,就地休息,明天早行。各駝隊立即忙碌起來。李強什麼也不懂,便說道:「老哥,有什麼事情只管招呼,我不知道怎麼做啊。」夥計們都笑了m.hetubook.com.com起來,勞累了一天,終於可以休息吃飯了,他們的心情也放鬆下來。
駝隊已經重新上路,他們不會為一個陌生人耽擱行程。王老棍領著李強來到自己的駝馬邊,說道:「小兄弟,你也幫忙搭把手,看住這幾匹駝馬。」
王老棍疑惑道:「是有點不對,奇怪!」夥計們也議論紛紛。細伢叫道:「大家看!哇!好漂亮啊!」王老棍叫道:「大家快趴下,那是仙人鬥法!」李強早就發現是兩撥修真者在鬥劍,他問道:「你們經常能看見?」王老棍說道:「我都看見兩次了,上次是兩個大仙在天上打,可把我們嚇壞了,還好他們沒有理會我們。」
細伢低著頭,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著瓢裡的水,他的嘴唇都乾裂出血了。王老棍含了一口水,半晌才嚥下去,似乎很捨不得的樣子。李強從來也不曾想到,一瓢水竟會如此珍貴。細伢從袋子裡取出一疊乾麵餅,一隻手小心地端著水瓢,一隻手托著乾麵餅,剛說了一句:「麵餅拿來了——哎呀!」腳下踩到碎石,一跤跌了下去。
李強取出那只不銹鋼茶杯,放進兩個在坦邦大陸買的固體水球,在手掌心裡一頓,「嘩」一聲響,滿杯的清水,他遞給細伢說道:「喝吧。」
李強悄然飛到前面落下,然後立即換上天庭星的服裝。他玩心忽起,躺在地上,閉上眼睛,假裝昏死的模樣。
李強看不下去了,他走到細伢身邊,將手中的茶杯遞了過去,說道:「小兄弟,給你,別哭了——」細伢難以置信地望著李強,他從來沒見過這樣和善的人。王老棍嘆氣道:「李兄弟,算了,你給他了,你喝什麼?細伢過來,大叔再給你一瓢,唉——」其實,王老棍還是很心軟的,要不然也不會收留李強了。
王老棍咒罵了一句,大聲叫起夥計,宿營地頓時亂作一團。李強若有所思地盯著雷聲響起的方向,王老棍叫道:「李兄弟,快過來搭把手,沙暴潮要來了。」李強急忙過去。幾個人在王老棍的指揮下,將駝馬圍成小圈,又把貨物圍在外層。一陣忙亂後,這支由七個小隊組成的駝馬隊分成七組,圍成了七個圓圈。
細伢驚訝地說道:「哎喲,這種亮晶晶的東西真好看。」王老棍給李強倒了大半杯的水,說道:「大家省著點喝,還有六七天的行程,中途沒有水源,現在我們多了一個人,你們也看見了,這位兄弟——哦,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李強笑道:「我姓李,李強,大家多關照。」
戈壁灘十分荒涼,紅褐色的大地被乾燥酷熱的風吹拂著,捲起的紅土沙石在空中飛揚,偶爾看見遠處幾隻飛翔的鳥兒匆忙掠過,似乎也不堪忍受這荒蕪淒涼的大地。
李強揚手穿上瀾蘊戰甲戴上炫陽環,縱身跳到空中大喝道:「混蛋!沒看見下面有人嗎?」他這一突然發作把王老棍魂都嚇飛了,他一個勁地念叨著:「罪過啊,罪過!我竟讓大仙幹活——罪過!」細伢更是激動,他總覺得李強不是普通人,現在終於得到了證實。他抱著李強給他的茶杯,嘴裡嘟嘟囔囔地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一招就把那人打得死活不知,雷天笑和*圖*書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臭小子怎麼變得這麼厲害?
王老棍說道:「李兄弟剛才卸貨你們都看見了,有一把好氣力。細伢,你的水和食物要多減一點,今天的活都是李兄弟幹的。媽的!你別皺眉頭,駝隊向來都是先保證能幹的,去!把乾麵餅拿來。」細伢苦著臉,不敢分辯。在駝隊都是當家的說了算,哪個夥計不聽話,下場會很慘,最厲害的處罰是被丟在戈壁灘上不管。
古劍院有專門的大型傳送陣,李強告別眾人後被傳送到天庭星。
到達天庭星後,李強發現,這裡竟是戈壁荒灘,地上的傳送陣隱在亂石叢中,不注意是很難發現的。這裡不是從火星到天庭星的那個古傳送陣的地點,他起初以為又傳送錯了,想想也不可能,像古劍院這種大門派,做事都是一板一眼的,應該不會有錯。
王老棍卻說道:「這樣不好吧,他一個人,又不認得路,沒有食物和水,在戈壁灘上死定了——」齊坨子打斷他的話頭道:「他死不死的管你什麼事?駝隊沒有多餘的食物和飲水,萬一有什麼情況,帶著他可是個累贅。」王老棍似乎很倔強,他收起長刀,說道:「我帶著他,行了吧,食物和水由我的駝隊分給他,不要大家出!」
王老棍又牽過另一匹駝馬,說道:「來!快點!」他將韁繩遞給李強。細伢搖晃著走了過來,瘦弱的身子都要飄起來了,李強實在看不下去了,說道:「小兄弟,過來,你來牽住韁繩,讓我來試試。」王老棍只求有人卸貨,是誰並不重要。駝馬身上壓了一天的貨,要趕緊卸下來,讓牲口休息,否則累死一匹駝馬,貨物就廢掉了,沒有人能背著貨物走過戈壁灘的。
王老棍在地上撿起乾麵餅拍拍上面的灰土,每人給了兩張。李強接在手上一看,是小鍋蓋大的麵餅,有兩指厚,硬得像磚頭。細伢又取了一把醃蘿蔔條,分給大家。李強抓著麵餅,心裡好笑,自己是不需要吃這些東西的,而且很快就要走了,也不需要隱瞞什麼,何必再和他們這些苦人搶食吃。
「轟!轟——叭!」那人被兩道神雷炸得飛了回去,戰甲碎片飄然而落,猶如滿天花雨一般,煞是好看。
亂戰中,一道陰雷擊在駝馬群中,隨著一聲轟然爆響,駝馬頓時血肉橫飛。王老棍顫聲道:「老天!是齊坨子的駝馬隊——哎呀——」他看見一道青色的陰雷正向自己的駝隊飛來,忍不住大聲驚叫起來。李強咒罵道:「混蛋東西!」他抬手一道滅魔神雷打出,準準地撞在陰雷上,半空中這聲巨響讓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
在忙亂中,天色漸漸泛白,遠處的雷聲卻漸漸小了下去,風也悄然停息,四周一片寂靜。
那兩個姑娘好奇地看著半路殺出來的李強,低低耳語了幾句,笑吟吟地看起熱鬧來。
王老棍手裡提著軟皮水囊,夥計們的眼睛都盯著看。王老棍一屁股坐在篝火前,沙啞著聲音說道:「水瓢拿來。」六個夥計同時伸出手來,每人手上都拿著一隻葫蘆做的水瓢,動作絕對整齊劃一,看得李強忍不住笑了起來。
其餘幾個夥計都看著李強,他的舉動太特別了,把自己的水給別人,這在戈壁www•hetubook•com•com灘上意味著自殺不想活了,這樣的傻子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不過,他的舉動也贏得這些夥計的好感。細伢將茶杯還給李強:「大哥,謝謝你,我不能喝你的這份水。」
過了一會兒,又是一陣風刮來,比剛才要猛烈多了,刮得地上碎石塵土四起。已經可以清楚地聽見沉悶的震顫聲,駝馬也大聲嘶吼起來。王老棍翻身坐起,他側耳傾聽。李強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駝馬被牽著圍成圈,夥計們開始卸貨。宿營地頓時忙亂一片,駝馬的嘶吼聲、夥計的吆喝聲、「噹啷」作響的駝馬鈴聲交織在一起,顯得熱鬧非凡。六個夥計加上王老棍和李強,要卸下四十多匹駝馬的貨,這種體力活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王老棍看李強很文弱的樣子,就讓他牽住駝馬,他帶著夥計們卸貨。一連卸下十幾匹駝馬的貨,王老棍和夥計們都汗流浹背,呼吸沉重。一匹駝馬身上的貨大約有六百多斤重,連續卸貨使他們覺得很吃力。
李強淡淡一笑,說道:「這次逃的不一定就是老子!」他身上流露出極度的自信和強大的威勢。雷天笑心裡一驚,覺得有點奇怪,李強給他的感覺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那是修真高手才有的氣勢。他身旁的一個修真者不知死活地罵道:「讓我來收拾這個小子,雷老,你給小弟壓陣。」
一陣風刮過,李強隱隱聽到悶悶的雷響,聲音很弱。他奇道:「怎麼會有雷聲,這裡不會下雨吧。」細伢說道:「雷聲?不可能的——這裡從來也沒有下過一滴雨。」他把茶杯還給李強,李強說道:「我不會聽錯的,一定是雷聲。嗯,這個就送給你了。」細伢開心地說道:「送給我?哎!謝謝大哥。」
那個修真者身穿著黑灰色的戰甲,手指一道黃綠夾雜的飛劍衝了過來。雷天笑有心想看看李強現在的實力,他站在後面說道:「小心點!」李強吸星劍霧一湧而出,劍霧在初升的陽光照耀下如夢如幻,泛著銀紫色的光點。雷天笑大吃一驚,他大喝道:「小心!是真幻劍氣!」
李強的表現讓王老棍吃驚極了,別看他一副文弱的樣子,他一個人竟然將整匹駝馬上的貨卸了下來。他讓夥計們托住木架,一手一袋將貨提下駝馬,然後又轉到另一邊,又是一手一袋。看他提貨,就好像袋子裡裝的是棉花。王老棍和夥計們心裡都明白,每袋貨足有一百五十多斤。很快,四十多匹駝馬身上的貨物都卸了下來,幾個夥計整理了一下堆放的貨物,又打開一大捆乾草料,忙著餵食駝馬。
王老棍有點生氣:「齊坨子,總不能見死不救吧,用我的水好了——」老掌鞭說道:「吵什麼啊,都閉嘴!唉,王老棍,你給他喝口水,救醒了問問——奇怪,怎麼會一個人跑到這裡來,前後都有好幾天的路程,戈壁灘上又沒水沒食的——見鬼了。」
王老棍這個小隊因為有李強幫忙,最先完成。他緊張地說道:「沙暴潮過來的時候,大家把身子縮在袍子裡,不要起身,不要亂跑,知道了嗎?」
篝火漸漸黯淡下來,夜深了。
駝隊的夥計都是很窮的人,迫於生計萬般無奈才加入了駝隊。這種飄泊流浪的生活,辛苦是不必https://www•hetubook•com.com說了,生命安全也是經常得不到保證,遇見沙暴、缺水、迷路和疾病那就各安天命,若是碰到搶匪沙霸,那就更倒霉了,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事情都很平常,所以但凡有點活路的人是不會跟著駝隊跑的。
細伢說道:「馬上就十六歲了。」李強說道:「你還是孩子啊,怎麼跑到駝隊來幹苦力。」細伢臉上流露出苦澀的神情,說道:「家裡遭了火災,沒人了,王大叔可憐我,才帶我到駝隊來混口飯吃。」他舔舔嘴唇,又說道:「就是路上乾渴得難受,其他還好,麵餅管飽。」
看看眾人已經熟睡,李強準備離開。他剛剛站起來,身邊的細伢就醒了,問道:「大哥,你幹什麼去?」李強說道:「你怎麼不睡?明天可沒有精力趕牲口,快睡吧。」細伢說道:「我睡不著了,大哥,你是哪裡人?為什麼會到戈壁灘來?」李強知道這下走不成了,他只好坐下問道:「細伢,你多大了?」岔開了話題。
一股濃烈的汗臭味湧來,一隻大手托起李強的後頸,粗糙的皮水囊口塞進他的嘴裡,那水一股腥臭味,李強一口就噴了出去。他可不敢再裝了,這簡直比揍他還難受。他裝模作樣地喘了口粗氣,連聲道謝:「啊——謝謝各位大哥!謝謝救命之恩!」
一個沙啞的聲音響起:「亂七八糟的,都看好自己的牲口!齊坨子、王老棍跟我來。」腳步聲停在李強身邊。李強覷眼看去,三個身穿黑色長袍的漢子圍了過來,其中領頭的那個老漢,手裡還拿著一把砍刀,他用砍刀輕輕撥動一下李強,說道:「奇怪!身上沒有灰土,衣服也很乾淨,真奇怪,我看像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李強突然說道:「這不是沙暴潮!」
王老棍小心翼翼地給每人倒了半瓢水,他問道:「小兄弟,你有沒有盛水的東西?」李強手在背後一撈,悄悄從手鐲裡取出一隻不銹鋼的茶杯,說道:「我有!」他自己都不明白,湊什麼熱鬧啊。
漸漸地,駝隊發出的「噹啷」「噹啷」的聲音越來越近,有人驚叫起來:「你們看啊!有個死人!」腳步聲、吆喝牲口的呵斥聲響成一片。李強暗暗好笑,覺得裝死蠻好玩的。
這支駝隊是由七家小駝隊聯合組成的,有二百多匹駝馬,三十多個人,他們從戈壁深處的楚族那裡販運岩鹽。這條路以前是很難走的,不單是酷熱缺水,更主要的是有很多搶匪沙霸,最近幾年才稍微平靜了一點,所以又有駝隊走上這條古老的商道。
夥計中有一個人比較瘦弱,他急促地喘息著,說道:「王大叔,給——給一點水喝吧,太渴了——」其他夥計也看著王老棍,看得出來他們渴壞了。王老棍擦了一把汗,說道:「細伢,就你話多,才幹一點活就叫苦叫累的,你看別的駝隊,貨已經卸得差不離了,再加把勁,卸完了貨,一人一瓢水。」
那瓢水「嘩」地潑在地上,迅速滲進沙石地裡。細伢頓時呆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啜泣起來。王老棍忍不住破口大罵:「你是笨蛋啊,成心跟我過不去是不是!他媽的,都像你這樣,怎麼走出戈壁灘,乾脆挖個坑把自己埋掉——倒省心了。」其他夥計一個都不敢吱聲,聽著王老棍發脾氣。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