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11:逆天寶鏡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11:逆天寶鏡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章 元嬰雙修

第一章 元嬰雙修

莫懷遠說道:「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憑我散仙的實力,你們最好乖乖聽話。」雲鈺突然說道:「姐!雲床上的是李強。」莫懷遠一呆,心裡不由得叫苦:「壞了,她們要是兄弟的朋友就不好辦了。」他知道李強是不會讓朋友為他冒險的,心裡不禁焦躁起來。
雲鈺伸手扶起李強,幫他盤腿坐好,說道:「好了,前輩。」
那人冷冷地說道:「你就是天王老子的女兒,也沒用。」
雲鈺疲憊地靠坐在一棵大樹根下,揮揮手,嬌聲嘲笑道:「姐啊,小妹到現在都不明白,你幹嘛死追著人家不放——咯咯,姐,你是不是看上他啦,想合籍雙修?哇,姐不是春心動了吧——不要啦,姐——不許呵我!癢啊!——哈哈!」
雲鈺的元嬰小心地睜開了雙眼,元嬰身穿淺粉色心甲,嬌小可愛。莫懷遠的聲音突然在元嬰耳邊響起:「記住,過去後,立即用你的純陰之氣整理他亂了的小宇宙。」雲鈺莫名其妙,心想:「到哪裡去整理他的小宇宙啊?」
雲鈺小心翼翼地問道:「前輩,鈺兒該怎麼做?」莫懷遠先將她的元嬰解開,然後揚手撒出一道防護法寶,將她和李強兩人罩在中間,同時收回天陰絲,這才傳音道:「小丫頭,你把他先盤腿坐好。」
雲鈺連羞怯都忘記了,只見一個絢爛奪目同時又混亂不堪的小宇宙出現在她元嬰的眼前,她明白這是到了李強的紫府了。耳邊又響起莫懷遠的聲音:「小丫頭,代替主人推動他的小宇宙。」李強的紫府裡就像是火山爆發,雲鈺簡直不知道該如何下手,她還從來沒有嘗試過這種救人的法門。
葉風鈴呆呆地看著兩人,百般滋味湧上心來,她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居然有一絲惱火夾雜其中,心裡感到內疚萬分,總覺得是自己害了小妹。她就這麼呆呆地看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葉風鈴和雲鈺面面相覷,半晌,雲鈺小聲問道:「要怎麼救啊?」
雲鈺也嬌羞地低頭運功,她也沒有想到,元嬰間的接觸會如此美妙奇特。
李強的神識被莫懷遠強行壓進了元嬰裡,因此,元嬰的禁錮一解開,他就醒了,只不過是元嬰醒了。李強睜開元嬰的眼睛,驚奇地發現身邊竟然還有一個元嬰,是一個穿著淺粉色心甲,非常漂亮的小元嬰,而且是一個女的,還很面熟。
莫懷遠說道:「我欠你們兩個小丫頭一份情,以後無論什麼事情,只要我能幫上忙的,絕對不會推辭。嗯,這些東西送給你們倆,這是廣慧留下的法寶,算是物歸原主吧,還有其它一些法寶,你們拿回去自己分掉吧。」
李強傷得極重,渾身血跡斑斑。莫懷遠定了定神,用神識細細查看,見李強體內已經亂七八糟,太皓梭不停地震顫著似乎要破體而出。莫懷遠伸手虛抓,手指輕輕捻動,將太皓梭抓了出來。他心裡驚訝不已,不知道李強體內竟有這麼多玩意兒。他揉揉眼睛,驚叫道:「怎麼還有火精在身體裡——啊——哦,是這樣的。還是先禁錮了再說。」
葉風鈴被莫懷遠嚇得要死,這個有兩條白眉毛的少年,實力簡直是太恐怖了,她心裡後悔莫及,幹嘛好奇心這麼重。莫懷遠說道:「小丫頭,和你商量一下,我這個hetubook.com.com兄弟需要純陰體救治,所以,請你幫幫忙。」他嘴上說商量,語氣卻是不容置疑的。
這種奇妙的感覺李強也從來沒有感受過,就像是心底的一根弦被撥動了,那種狂喜、興奮夾雜著如潮的美感、極度的快樂一波一波地衝擊著心靈,他傻了,癡了,怎麼也不願意放手,只想就這麼抱著,直到永遠。
雲鈺突然說道:「別動!有情況!」葉風鈴笑道:「別想轉移你姐的注意力,我——」
葉風鈴將慧心劍修煉完畢,站起身來,發現莫懷遠已經不在,只有雲床上摟作一團的兩人,自己的小妹軟軟地伏在李強的懷裡,而那個該死的李強,端坐在雲床上,渾身閃著紫金色的光芒,似乎已經恢復了功力。葉風鈴不由得臉色微紅,她不曉得該怎麼辦了。
莫懷遠點頭道:「她們是離星星宮最近的女修真者了。」
雲鈺的元嬰很小,在紫府裡很難看清面目,而一旦聽說是她們姐倆之一,李強立即就知道是誰了:「原來是鈺兒!」莫懷遠點頭道:「是她救了你,要不是她的純陰體,你恐怕已經走火入魔了。」
莫懷遠搖頭道:「你的不行,你的體質駁雜不純,她的可以,是純陰體。」雲鈺膽怯地躲在葉風鈴的身後,小聲道:「不管我的事!」莫懷遠說道:「你們如果是我兄弟的朋友,請幫他一把,我發誓,以後不論你們有任何要求,我都會幫忙的。」他是真急了。
葉風鈴不敢多說,拿著飛劍緩緩退到牆腳邊。莫懷遠彈指射出一點白光,打進她的身體內,葉風鈴覺得渾身一震,被封的元嬰解開了。莫懷遠又扔給她一隻玉瞳簡:「按玉瞳簡裡的法門修煉可以事半功倍。記住,修煉要一氣呵成,中間不可停頓,明白嗎?」葉風鈴又驚又喜,忙施禮道:「弟子遵命!」
正在這時,兩人同時聽到一聲低喝:「運功!」
「那個元嬰小妹妹是誰?她在哪裡?」
雲鈺恭恭敬敬應道:「是!」葉風鈴急了:「小妹,他是誰?」她是個坐不住的人,很少有耐心去瞭解修真以外的事情,她只關心跟修煉有關的玉瞳簡。
莫懷遠說道:「哦,你們是廣慧的徒子徒孫啊?哈哈,好!告訴你,廣慧渡劫時,是我給她護的法,她渡劫後,送給我不少法寶,其中就有慧心劍。」雲鈺是個書獃子,對本門典籍記得滾瓜爛熟,她驚疑道:「先祖遺下的玉瞳簡裡有記載——天哪!你是——」莫懷遠一揮手道:「知道就行了,不許說!」
過了很長時間,一點動靜也沒有。雲鈺說道:「好像沒事了,奇怪——」話音剛落,面前突然出現一個少年人。這人長相奇特,面容古拙,兩條白白的壽眉在臉上顯得非常突兀,他赤著上半身,腰間隨便地用一塊軟巾圍著,神色古怪之極。
那人凌空虛托起姐妹倆,說道:「別反抗,我只是讓你們幫幫忙,沒有惡意,事情結束後,會給你們恢復的。」一聲輕喝:「走!」三人憑空消失。
莫懷遠終於放鬆下來,開心地想:兄弟的運氣實在是不錯,要是沒有這個純陰體的小丫頭,那可就難辦了,嘿嘿,這下兄弟可也離不開她了,反正修真界合籍雙修的多得是,也不在乎多他們一https://www.hetubook.com.com對。
莫懷遠哈哈大笑:「是是是!這種事若是幫忙,往往是越幫越忙,哈哈,兄弟還蠻清醒的。」他真是很開心,又道:「你的金蓮玉座和吸星劍都完好無損,瀾蘊戰甲、炫陽環我都重新幫你修煉過了。兄弟,以後不許這樣拚命知道嗎?你這次太危險了,我早就準備好了對付天劫的法寶,竟然一件都沒有用上,如果不是太皓梭和瀾蘊戰甲有特殊功能,兄弟,我就是再有本事也救不了你啊。」
葉風鈴聽了差點氣死,想想又沒辦法,只好接過慧心劍,突然她心裡一動,驚叫道:「這是我們慧蘅宮的飛劍——是——是先祖廣慧真人的飛劍!你——你是哪裡得來的?」
雲鈺小聲道:「姐,我的元嬰被封了——」葉風鈴膽寒地發覺,自己的元嬰也被封住了。
兩人不由自主地開始推動小宇宙。這一動可就了不得,李強是純火性體,而雲鈺則是純陰體,原本是水火不相容的事情,不過,雲鈺的元嬰體上附著一層東西,那是莫懷遠噴出的仙靈之氣,有這個作為緩衝,兩人頓時水火交融,難分彼此。
莫懷遠隨手取出一把飛劍遞給葉風鈴,說道:「你到一邊去,自己修煉這把慧心劍,如果我兄弟能恢復,我還有更多的法寶送給你們姐妹。」葉風鈴氣乎乎地說道:「我們才不是貪圖你的法寶——」莫懷遠笑道:「那是當然,我讓你到一邊去修煉的意思,是免得你等得無聊,給你找點事情幹。」
見李強眼巴巴地盯著自己,滿臉的期待,莫懷遠心裡尋思:壞了,如果兄弟變成情癡可就麻煩了——哎?這種功法怎麼這麼厲害,後遺症不小。他被李強催得頭都暈了,只好說道:「她們是慧蘅宮的弟子——」李強大驚失色:「是不是迷惑林裡的兩個小姑娘?」
好在兩個姑娘對李強都不反感,而且在莫懷遠的威脅利誘下,也無法可想。雲鈺原本就是個善良隨和的小姑娘,對幫助人她並不牴觸,只是開始時莫懷遠口口聲聲要純陰體,她們搞不清是怎麼回事,所以才害怕起來。聽了莫懷遠的解釋,雲鈺放鬆下來,說道:「前輩,我不太懂,怎麼救由你指揮吧。」
雲鈺不敢說,葉風鈴急得連連跺腳。雲鈺瞥了莫懷遠一眼,小聲道:「想想我們仙堂裡面的留影——」葉風鈴略一思索,心裡大驚,連忙顫抖著上前參拜:「鈴兒參見前輩,請前輩原諒鈴兒的無禮。」莫懷遠一擺手道:「罷啦,我也是沒辦法,誰知道慧兒會開宗立派,搞出一個什麼慧蘅宮來,只要我兄弟沒事,一切都好說。」
葉風鈴一把將雲鈺拖到身後,同時噴出飛劍防身,嬌喝道:「你是誰?」那人看看姐妹倆,說道:「嗯,不錯,這個剛好合用。」他說的是雲鈺。
莫懷遠知道兩人一時無礙,便悄然瞬移到皆空宮,找到金蓮玉座和吸星劍,還有斷成兩截的炫陽環,又收集起碎裂的瀾蘊戰甲。
莫懷遠突然出現在她身邊,問道:「丫頭,劍煉好啦?」葉風鈴一驚,低頭道:「是,前輩,修煉好了。」莫懷遠看看雲床上的兩人,說了一句葉風鈴聽不懂的話:「過猶不及——」他射出一道白光,硬生生將雲鈺的元嬰拖回她自己m.hetubook.com.com的體內,同時噴出仙靈之氣助李強運功。
李強笑道:「我沒有拚命啊,誰知道天劫這麼厲害,我只是想給老哥減輕一點壓力,呵呵,下次不敢啦。」他現在明白了,傳說中元嬰修煉散仙似乎很容易,誰知自己看到的實際情況卻完全兩樣,恐怕比修真者渡劫還要厲害些,怪不得散仙這麼少,這一關實在是不好過。
在李強進入迷惑林的時候,他就察覺到有兩個姑娘也進來了。莫懷遠心想:如果其中有一個純陰體就好了。他也實在想不出其它辦法了,就算這兩個女孩是神仙的女兒,也要先抓來用用。只要能救得了李強,他是無所顧忌的。
雲鈺醒轉過來,剛才的經歷就像一場美麗動人的夢一般印刻在她心靈深處。她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竟然躺在李強的懷裡,一隻手還緊緊摟著他的脖子。雲鈺害羞到了極點,只覺得臉上火燒火燎的,她悄悄地四下張望,暗暗祈禱,最好沒人發現,誰知一眼就看見莫懷遠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緊接著又看見老姐那副神情古怪的面容,她羞得連心都要跳出來了。
莫懷遠說道:「兄弟,和我一起破掉那個寰宇青田大陣,然後我們就離開這裡。」
莫懷遠發現雲鈺是純陰體後,心裡真是開心異常。他立即帶著兩女,瞬移到清淨宮。
莫懷遠心裡又急又痛,李強這種純火性的陽剛體讓他犯難了,他雖然能救治,但是李強醒來後,修為恐怕連元嬰期都達不到了。莫懷遠絕不願自己的兄弟因為自己而功力大損,思索了半晌,他突然想到一個辦法。
李強這次坐功花了一個多月才醒來,睜眼後他腦袋晃得像撥浪鼓一樣四處搜尋,對近在眼前的莫懷遠就像沒有看見一樣,問的第一句話就讓莫懷遠傻了。
葉風鈴突然咬牙道:「好!我救他,你說怎麼辦?」
到了這個地步,兩人也只好全聽莫懷遠安排了。葉風鈴手拿著慧心劍,那是一把藍色的飛劍,形狀像一片扁長形的樹葉,在慧蘅宮大部分的典籍裡都提到過這把劍,它是慧蘅宮的一個象徵,不過,從開宗立派起,就沒有人見到過這把飛劍,她知道,如果自己拿著這把飛劍回去,恐怕整個慧蘅宮都要轟動了。
莫懷遠知道,如果雲鈺舉措得當,李強不但能恢復原來的修為,甚至還可能更高。他小心地一步一步提示雲鈺,戰戰兢兢地渡過了最危險的關口,這才解開對李強元嬰的禁錮。
葉風鈴心中一陣恐懼,她叫道:「小妹,快出劍!危險!」雲鈺急忙射出飛劍護住全身。那人搖搖頭:「沒用的,你們兩個不必反抗,我現在缺兩個侍女,就你們倆吧。」他手上陡然射出五道白光,緊緊纏住兩人,同時伸手連抓,硬生生地抓下了兩人的飛劍。葉風鈴驚得魂飛魄散,大叫道:「我們是慧蘅宮的弟子,你想幹什麼?」
李強哭笑不得地說道:「算啦,這種事也能幫忙的?還是讓我自己來吧。」
莫懷遠明白李強的意思,他是不想讓自己不安才故意這樣說的,心裡不禁感嘆:這樣的朋友到哪裡找啊?也算老天待自己不薄,終於可以脫困而出了。
她顫抖著手臂,委屈地摟住李強的後背。一股炙熱的陽氣立即襲上身來,她心神一顫,不禁又m.hetubook.com.com氣又羞,閉著眼睛說道:「好——好了——」莫懷遠盤腿坐在一邊,緊閉雙眼,白眉微揚,說道:「很好,聽我說,你來做——第一步,將心神沉入元嬰裡——」
莫懷遠稍稍猶豫了一下,又說道:「你坐在他的身後,摟住他的後背,也盤腿坐好。」
李強說道:「我知道,所以我要找她!」
一道薄薄的金光將雲鈺的元嬰緊緊包裹,強行送進了李強體內。
莫懷遠苦笑道:「哎,兄弟,你怎麼不問問老哥修仙的事情,也不問你自己的傷勢怎麼樣,閉關一個多月,醒來一開口就找小妹妹——是不是有點過分啦。」李強瞥了他一眼,說道:「老哥啊,這還要問?你要是修不成散仙,我早就完蛋啦,快說——她是誰?」
一聲劇烈的悶響從地下傳來,整個迷惑林都顫動了。雲鈺滿臉驚訝:「姐,好像是從地下傳來的,咦?又沒聲音了。」葉風鈴驚疑不定,說道:「我們還是小心點——」兩人心裡都有點忐忑不安。
雲鈺將心神沉入元嬰。莫懷遠兩手掐定靈訣,低喝道:「去!」手指射出一條條細長的白光,把兩人緊緊纏繞在一起。他張口噴出散仙才有的仙靈之氣,侵入雲鈺體內。莫懷遠此舉是冒很大風險的,他剛剛修成散仙,仙靈之氣尚未修煉精純,不過,為了救李強,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葉風鈴大叫起來:「你想幹什麼啊?什麼純陰體——你——你不許動我妹妹!」
葉風鈴無奈地說道:「小妹,你要小心了,都怪姐姐不好。」
由於李強在一旁奮不顧身地抵擋天煞,莫懷遠幾乎未受影響,非常順利地修進了散仙,他甚至都不用重新塑形,而是保持了原貌。等到他凝體成形大功告成後,才發現李強昏倒在牆邊,整個皆空宮已經震成齏粉,只剩下空蕩蕩的大廳,地上一片狼藉。莫懷遠見狀,立即明白是李強為他抵擋了天煞,他頓時急紅了眼,抱起李強便瞬移到清淨宮。
李強簡直要歡呼雀躍了,不但受傷的身體和功力在快速恢復,還加上一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美麗小元嬰,他從來沒有這樣舒心愉快過。摟著雲鈺,他說什麼也不撒手了,只是一遍一遍地運功,不但自己功力大增,連帶著雲鈺的修為也增強起來。
跳下雲床,雲鈺撲進葉風鈴的懷裡,委屈地說道:「姐,我——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的——走吧!」她竟哭了起來。葉風鈴摟著雲鈺,心痛地說道:「小妹乖!都是姐不好,我們這就回去。」雲鈺伏在葉風鈴懷裡啜泣著,嘴角卻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李強突然發現,那個美麗的小元嬰被一股奇特的勁力從自己懷裡強行搶去,他頓時大急,立即想恢復原身的神智,誰知根本就回不去。這時就聽耳邊突然有人說道:「快運功!不要胡思亂想,我是莫懷遠,你放心吧!」李強頓時安下心來,又一遍一遍地繼續用功。
莫懷遠兩手一攤,說道:「她早就走了。兄弟啊,你不會是——真的看上她了吧。」他繼續逗著李強。李強說道:「老哥你不懂,因為你沒有經歷過——呵呵,還是要謝謝老哥,讓小弟感受到如此美妙的意境,簡直是刻骨銘心啊。」莫懷遠發覺李強是認真的,於是笑道:「嗯,兄弟,那你https://m.hetubook•com.com就放心大膽去追吧,我想憑你的本事,應該沒有問題,有什麼要老哥出頭的,只管吩咐。」
李強現在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邊緣,幸好被莫懷遠強行禁錮了元嬰,暫時不會出危險,但是他猶如一團燃燒的烈火,全身紅得像一隻燒熟的大蝦,蜷縮在清淨宮的雲床上。莫懷遠取出一團青色的像蠶絲一樣的法寶,脫手丟出,化為透明的青氣包裹住李強。這是用純陰的龍澀蠶蟲的絲煉製的,其性極陰,名叫天陰絲,暫時可以控制李強不斷升高的體溫。
李強感到太驚奇了,元嬰在體內不能說話,他忍不住就去摸小元嬰的腦袋。雲鈺突然發現李強能動了,居然動手摸自己的腦袋,氣得她一抬手掃開,大大的眼睛睜得溜圓,一副氣乎乎的模樣。
大地突然震動了一下,緊接著又是一下。葉風鈴鬆開手驚訝道:「怎麼回事?」
葉風鈴一手摟著雲鈺的肩膀,一手去呵她的癢,笑罵道:「敢挖苦你老姐,看我怎麼治你這個小壞蛋!」
葉風鈴行禮道:「前輩有空請到慧蘅宮來指教,鈴兒先謝過了。」雲鈺心裡並不想走,無奈剛才撒嬌時自己說要走的,這時候不好改口,葉風鈴又極其武斷,她覺得小妹吃了苦頭,又是自己好奇惹的禍,所以只想早點離開。莫懷遠見李強已無大礙,便不再阻止她們姐妹,給了她們一大堆法寶酬謝後,將姐妹倆送出宮去。
葉風鈴忐忑不安地在迷惑林的空地上走來走去,她說道:「小妹啊,你說那個李強會不會報復我們——倒霉,我們怎麼會惹上他呢?早知道就不追他了——」她又像是問雲鈺,又像是自語。
莫懷遠冷冷地哼道:「小丫頭,我這是和你們商量,如果耽誤了我兄弟的傷勢,大話我不會說,你們那個什麼慧蘅宮就別想再存在了,我會把它滅得乾乾淨淨。」葉風鈴打了一個寒噤,聲音顫抖地問道:「你——你到底是誰?」
那人就是剛剛修成散仙的莫懷遠。
莫懷遠笑道:「你是不是看上那個小姑娘啦?」李強猶豫了一下,說道:「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非常的美妙,她是誰?快說啊!」莫懷遠不由得大笑起來,說道:「哈哈,什麼奇怪的感覺,老弟是不是愛上她啦?」李強也不管莫懷遠說什麼,只顧一個勁地催問:「她是誰?她是誰?」
太有趣了,李強怎麼都沒想到會有個元嬰小妹妹在身邊。由於是在自己的體內,李強有點肆無忌憚,心想:「喝!敢打我!」他一把摟住她,剎那間,兩人同時湧起一種曼妙絕倫的感覺。開玩笑,元嬰相擁那可是心靈直接的接觸和碰撞。雲鈺頓時就懵了,別說推開他,就連動動手指的力氣也沒有了。
雲鈺頓時羞得滿臉通紅,她手足無措地說道:「這個——」莫懷遠不容分辯地催道:「快點!快點!」雲鈺差點沒哭出來,真是過分啊,竟然讓她抱著一個男人。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到了這個地步已經由不得她做主了。
莫懷遠一把拽住雲鈺的手,喜得兩條白眉亂舞,眼睛灼灼放光:「啊——你答應啦,哈哈,你放心!很容易的,只要用你的元嬰去梳理他亂掉的小宇宙,有我在一邊守護,很快就沒事了,哈哈。」他樂壞了,要知道,自願救治和被動救治的效果可有天壤之別。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