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11:逆天寶鏡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11:逆天寶鏡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章 逆天寶鏡

第二章 逆天寶鏡

李強只覺得眼前青光閃動,眨眼間,所有的景物都高速旋轉起來,突然,眼前一清,見到的竟然是群星閃爍的浩瀚宇宙,再看看腳下,也是虛空而立的,莫懷遠就站在身邊。他忍不住問道:「老哥,怎麼這些陣法都是以幻境出現的?」
李強明白他的心意,笑道:「謝謝老哥提醒,我會注意的。」
李強奇道:「大寂滅神光是什麼東西?法寶嗎?」
李強問道:「我一直不明白超出這一界有什麼用?」莫懷遠笑道:「呵呵,你沒有到那個修真境界,是沒辦法體悟到的。就像你現在走的地方,只能看見窄窄的甬道,你不會知道外面的天地有多大,有多麼精采,只有走出去,才能親眼看見,那個神器就像是一把鑰匙,是打開通往外面世界的大門的鑰匙。」
莫懷遠點頭道:「現在毫無問題了,因為這是無主的仙器,對散仙來說,剛好收用。」他抓著李強,說道:「我們下去!」兩人如流星般衝向巨輪中心。莫懷遠沿途不斷射出一道道白色光芒,那是他的仙靈之氣。隨著白光附上巨輪,一聲聲巨大的霹靂響徹半空。
莫懷遠大笑:「哈哈,這我倒是沒有想到——」他陡然停住身,笑道:「鬆手吧。」
李強陡然發現自己已經站在莫懷遠身邊,他開心地說了一句:「呵呵,還是這個『賴皮相』管用。」氣得莫懷遠狠狠拍了他一巴掌,笑罵道:「你不要命了!你要是衝進神光裡,我拽都拽不出來。」李強嘿嘿笑道:「誰讓你不管兄弟死活的,我這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無上功法。」
其實他清楚地知道莫懷遠在哪裡,可他被那該死的大寂滅神光擋住了,就是過不去。
莫懷遠道:「散仙比不上修真者的潛力。據傳說,跨入那一界的中途太過凶險,因此,散仙大都不願意踏出這一步,而寧願每隔千年渡天劫,渡得過就繼續修煉,渡不過就散魄化形煙消雲散,所以不是迫不得已,沒有修真者願意修散仙的。」李強問道:「老哥怎麼知道得這麼詳細啊?」
李強一把抱住莫懷遠的後腰,笑道:「這也是解決辦法之一——借光啊。」
李強進陣時沒有穿戰甲,現在他忙不迭地穿上重新修煉過的瀾蘊戰甲,戴上炫陽環,噴出吸星劍,又揚手拋出金蓮玉座。莫懷遠笑道:「你這是幹嘛?大動干戈的。」李強咬牙道:「衝開一條道,不就行了嗎?」
「逃?兄弟向哪裡逃?說給老哥聽聽。」莫懷遠饒有興致地問道。看著李強尷尬的樣子,他覺得非常有趣。
莫懷遠不得不承認,李強採取的辦法是最有把握的一種辦法,雖然有點賴皮、偷懶。李強賭的就是莫懷遠絕不會讓他陷進絕地,這種辦法簡單直接,在他沒有更好的辦法前,這就是最好的辦法。
莫懷遠怡然自得地走在前面,有一句沒一句的和李強聊著。李強心不在焉地說著分手後的事情。莫懷遠聽到佛宗已經離開這一界的驚人消息,半晌都沒有說話,他似乎明白了什麼,說道:「我和佛宗九大長老都很熟悉,沒想到他們竟然憑借神器的威力超脫了這一界,確實神奇,讓人憧憬啊。」
兩人很快到達寰宇青田大陣邊,李強說道:「老哥,我和你一起進陣,呵呵,可是老哥你有沒有搞清和_圖_書這個陣法的奧秘?如果沒有的話——呵呵,那就不進算啦。」他實在是被那些威力巨大、形勢古怪的陣法嚇怕了。莫懷遠看著雲霧繚繞的大陣,裡面那張雲案時隱時現,他滿有把握地說道:「這個陣法我早就熟透了,以前是功力不夠破不掉,現在應該問題不大了,不用你幫忙,一下就好的。」
李強說道:「我可沒說幫忙啊,呵呵,我是想跟老哥進去見識一番,有老哥這麼厲害的散仙在,小弟看看熱鬧就行啦。」他油嘴滑舌地說著。
周圍一片寂靜,哪裡還有什麼流星。李強撓撓頭問道:「咦,這是怎麼搞的?我沒看見你做什麼呀。」莫懷遠反問道:「一定要做什麼才行嗎?」
滿天的花朵散成銀色的花雨,飄飄灑灑落下。莫懷遠神安氣定地看著,笑道:「看來兄弟對法術的領悟非同尋常啊,以出竅期的修為學成化形擬物的手段,你是我見到過的第五人,實在是難得,不過——」
一絲清晰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兄弟,自己想辦法過來吧,別怕,都有老哥在。」李強哇哇怪叫道:「不怕才怪!救命啊!救命啊!」莫懷遠傳音道:「兄弟快點想辦法,你的聲音傳不過來,我等你。」
莫懷遠忍不住拍了李強一巴腦袋,笑罵道:「你除了法寶,腦袋裡就沒有別的東西啦?」李強齜牙道:「哎呀,哥哥,那不是法寶是什麼?」莫懷遠真拿他沒辦法,誰讓這個兄弟是重玄派的弟子,對法寶有天然的喜愛。他說道:「這是陣法的威力,不是法寶發出的,被這種大寂滅神光困住,想脫身可就難了。說說看,你有什麼辦法?」
李強卻不懂:「什麼意思?」
李強驚嘆道:「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有修真界、仙界和神界之說,真想不出來仙界是什麼樣子的。」他倒不是羨慕仙界,只是好奇而已。走上修真之路,對他而言已經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了,至於修仙,那更是難以想像,他最大的心願就是盡快修到合體期,好回家鄉去走走。
兩人腳下是一隻巨大的輪,有點像風車平放在空中,巨輪有銀色的骨架支撐著,中心猶如一團燃燒的烈火,發出朱紅色的光焰。巨輪的四周有無數的光點緊緊環繞,隨著巨輪的旋轉散發著七彩光芒,就像是無數只小蝌蚪在圍繞著巨輪游動,顯得華麗壯美,讓人嘆為觀止。
莫懷遠驚訝地說道:「天鑒寶相輪!怎麼會是這件寶貝?哈哈,兄弟,這可是一件仙器啊,哎呀!這是陣眼,要小心啦。」又道:「幸虧我一直忍住了沒有進來,以修真者的實力是絕對無法破掉這件寶貝的,萬幸!萬幸!」
李強似乎在製器、煉寶和法術上有過人的領悟力。那只翠鳥不知疲倦地飛著,身上的顏色越來越艷麗,終於,翠鳥停在李強的手中,它用喙梳理著羽毛,輕聲地鳴叫著,身上的羽毛閃著彩光。莫懷遠不置可否地說道:「好漂亮的小鳥。」
李強哪裡見過這樣的大陣,這種陣法在修真界都是很少見的,裡面有仙人的手筆,不是一般的高手能破解的。他撓著頭一臉困惑,說道:「哥哥,這個什麼大寂滅神光——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嘻嘻,我不會解啊。」
莫懷遠說道:「幻境?兄弟,這不是幻境,在我和_圖_書們修真者看來,真幻之間是沒有明確界線的,真幻之變全在一心。」李強似懂非懂,他以前對任何陣法都是靠直觀解決,憑法寶和實力蠻打硬撞,從來沒有像莫懷遠這樣,完全是憑著高超的見識去破解陣法。
李強驚訝地說道:「這招好,教教我吧。」莫懷遠說道:「這是小法術,很容易的,不過,只能在近距離用,遠了可不行。」他將訣竅告訴李強,又道:「兄弟,我發現你修煉的方向有問題。」李強知道他修真水平極高,就勢討教:「老哥,我學了一大堆的東西,是不是有點駁雜不純。」
李強笑道:「現在你可以了嗎?」
李強看著遠處大片流星飛撲而來,大驚道:「哇!我——我來——試試?這不是要我的命嘛——」
人都是有依賴心的,如果身邊有人能解決所有問題,那再勤快的人也可能會偷偷懶。李強就是這樣的,有莫懷遠這個高手散仙在身邊,他真是無比的放鬆。散仙的實力他非常清楚,厲害得變態,有這種高手在,他根本就沒想過還用自己動手,一聽莫懷遠讓他來試試,他頓時慌了手腳。
翠鳥突然不見了,李強手上重新顯出一朵玫瑰,不過這已經是一朵漂亮的紅玫瑰了。他開心地笑道:「我明白了。」語氣裡充滿了欣喜。
莫懷遠輕輕搖動花枝,一片玫瑰花瓣翩然掉落。李強閉目沉思,他想起第一次看見傅山和花媚娘爭鬥時的情景,心裡似乎捕捉到一絲靈感。莫懷遠也不催促他,靜靜地懸停在他身邊等待著。忽然,李強手中飛出一隻小鳥,那是一隻在地球上很常見的翠鳥。
寰宇青田大陣是星星宮最厲害的陣法,整個星星宮的陣眼就是由這個陣法控制的,莫懷遠在星星宮經歷了無數的歲月,他憑著豐富的經驗,早已將這個大陣的每一個變化推演得清清楚楚,但因為他是元嬰體,所以一直沒有能力去破解。
眼見著巨輪逐漸縮小。莫懷遠這是憑著他散仙特有的仙靈之氣在強行收取。
李強指著腳下問道:「那是什麼?乖乖,這麼大的風車啊。」
莫懷遠大笑:「好!這話說得好!哈哈,兄弟捧人的技巧一流啊,哈哈。」李強得意地一笑,他從來都不認為拍馬屁是壞事。
莫懷遠笑道:「所有進入正規門派修煉的弟子,都應該系統地學習過,唯有老弟——呵呵,好像什麼都不懂。有機會你要找個大門派去好好學學,對你以後修煉大有幫助哦。」李強撓撓頭,嘿嘿笑道:「這個可不怪我,我根本就沒有機會接觸啊。」
李強沉默片刻,細細回想,覺得莫懷遠說得十分有道理,自己確實偏重法術和製器,對自身的修煉卻差多了。他問道:「我應該怎麼辦才好呢?」
莫懷遠淡淡地說道:「我們走吧。」似乎有些不滿意。李強略一思索,立即明白了,他笑道:「老哥,呵呵,你放心吧,對道術小弟同樣會努力追求的。」莫懷遠苦笑道:「我是怕兄弟走到歪路上去,你修行得太順利了,進境太快,很容易產生心魔。」他是真心關心李強。
李強喜得心癢難耐,輕聲喝道:「叱!」滿天星光突然消失,一朵閃著銀光的花出現在眼前,緊接著兩朵、三朵——一時間,天地間盛開了無https://www.hetubook.com.com數朵銀花。他的手形也宛如一朵盛開的花,手指微動,花瓣展開。
莫懷遠嘆道:「可能是在三千多年前吧,也許更早,那時有神界和仙界,仙界和修真界是有通道的,但是通道時斷時續,偶爾還有仙人的蹤跡,到我修行的時候,通道好像就被封閉了。呵呵,當時有不少仙器流落在這裡,甚至還有神器,還遺留下了不少仙界的修煉典籍,現在恐怕已經很難找到了。」這些消息大約也只有莫懷遠這樣的修真者還知道一點,他修真的時間的確是太長了,現在的修真者即使知道關於仙界的事情,也只是在典籍裡看到的一些傳說而已。
莫懷遠兩手相對虛拉,出現一根白色的虛影繩,他隨手將繩子搭在李強身上,手指輕輕捻動,白色繩子消失無蹤。李強奇道:「老哥這是幹什麼?」莫懷遠說道:「這樣你就不會走失啦。」他突然消失了,但李強卻能清楚地感覺到他挪移的地方。一會兒他又回來了,笑道:「明白啦?」
李強突然叫道:「那是流星!好漂亮啊,哇哦!過來啦!」按他過去的做法,肯定是要用法寶來對著幹的,現在有莫懷遠在身邊,他雖然叫得響,卻沒有任何動作,只等著看老哥怎麼辦。莫懷遠說道:「對於真幻,現在就有最好的說明,不信,你來試試。別怕,有哥哥給你保駕。」他有心教導李強,指點一些修真的奧秘。
莫懷遠大笑:「哈哈!兄弟真是豪氣萬丈。這是流星啊,你以為你真是神仙,什麼都敢打——」被老哥這一通挖苦,李強頓時滿臉通紅,他結結巴巴地說道:「那——那就——逃吧——」
李強只得噴出吸星劍,嘴裡嘀咕道:「哎!好奇心要害死人的,在大陣外面等著不就好了嗎,非要跟進來,這玩意兒聽起來就變態,什麼大寂滅神光——肯定不好玩!嗚嗚,老哥跑得比兔子還快,奶奶的,兔子都是他的孫子——」他一邊發著牢騷,一邊仔細觀察。
李強傻傻地說道:「那——站著不動,不給流星打死啦?」莫懷遠笑道:「你死了嗎?」
莫懷遠大笑:「了不起!實在是了不起!」
莫懷遠說道:「這是急不來的,其實,兄弟已經很了不起啦,在如此短的時間裡就能達到這樣的高度,在修真界也是很少見的,哥哥是怕你走彎路,所以才提醒一聲。」
李強好奇地問道:「你們那個時候?是什麼時候啊?」
莫懷遠帶著李強跨進了大陣。
李強嘆道:「真令人難以置信,老哥是怎麼弄的?」他佩服得五體投地,剛才自己竭盡全力才搞出這麼一朵金屬玫瑰來,而莫懷遠手上的玫瑰卻看不出一點破綻,彷彿是天然生成的。莫懷遠搖頭道:「這不是修真者的大道,這只是法術。」
莫懷遠傳音道:「就在人我兩相之間。」李強怪叫道:「什麼叫人我兩相?奶奶的,我不懂啊。」這也難怪,他是憑著紫炎心修進的,修真者應該掌握的最基礎的理論知識他都沒搞清楚,把他放在這種厲害的大陣裡,實在是難為他了。
李強微微一笑,手掌陡然一翻,飛舞的銀花急速聚攏過來,在手掌上方形成一朵碗大的玫瑰。但是他還不會擬色,那朵玫瑰是銀色的,像是閃亮的金屬鑄成,在掌心上方和圖書緩緩旋轉。他嘆道:「不過,還是仰仗了吸星劍的威力——老哥,這個我明白。」
莫懷遠抓住李強的胳膊,說道:「小心了。」眼前的景色急遽變幻,四周的星光突然消失,無數道彩光將兩人包圍。李強再次驚嘆,那一層層連天接地的彩光,就像是發光的綢緞,絢爛奪目。莫懷遠嘿嘿笑道:「不愧是高手所設的陣法,竟然將大寂滅神光放在這裡,了不起!了不起!」
莫懷遠突然大叫道:「天哪!兄弟,我們真的撞見寶貝啦,哈哈——哈哈哈!這才是真正的陣眼——逆天寶鏡,天哪!天哪!看來星星宮的主人也是散仙,哈哈,他輪迴啦。」他看見天鑒寶相輪還沒有這麼興奮,看見逆天寶鏡卻失態了。
莫懷遠又是生氣,又是著急,還有點好笑,這個兄弟實在是賴皮到家了。
李強心神不寧地跟著莫懷遠,心裡還在想著雲鈺。前面經過的事情莫懷遠都告訴他了,他心裡不禁有些惶恐。對於男女情愛,他一直刻意迴避,因為在家鄉時,他曾在這方面碰得遍體鱗傷。修真以後,不論是初到天庭時遇見的梅晶晶,還是在黑獄時的喬羽鴻,他都是能躲就躲,躲不開的就裝傻,可這次卻像是躲不過去了,那種刻骨銘心的感受在他心底掀起的波瀾,使他難以忘懷無法平靜。
突然,他攥拳喝道:「舞!」
這些流星逼近身邊,李強發現它們並不是想像中隕石的模樣,而是閃著藍艷艷的光華,夾雜著銀色光點,像冰似水的東西。漸漸地,身周充斥著這些流星。他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威脅,腳下的金蓮玉座也射出金光,將靠近的碎粒強行彈開,莫懷遠說道:「快點哦,這些澤雨天砂可厲害,再想不出解決辦法,它們就要發作啦。」話雖這麼說,可他卻笑瞇瞇的一點都不著急。
隆隆巨響聲中,流星逼近身周,也不知那是什麼物質組成的東西。莫懷遠提醒道:「這種流星很特別,兄弟千萬別去碰它,很危險的哦。」李強心想,這些所謂的流星一定是由某種法寶幻化的,倚仗著陣勢的威力,恐怕比真正的流星還要恐怖。他突然想起莫懷遠所說的真幻之變,心中似有所悟,只是急切間找不到解決的辦法。
那只天鑒寶相輪被莫懷遠的仙靈之氣逼迫得急遽縮小,周圍的景色也在不停地變幻。李強知道,如果是自己去破解,這些幻境每一個都必須去面對,恐怕沒有等到靠近天鑒寶相輪就要徹底完蛋了。對於這種古怪的陣法,他心中有點畏懼。
李強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緊接著又搖搖頭,問道:「還是不太懂,老哥,散仙也能到那裡去嗎?」莫懷遠點頭道:「修過渡劫期後達到大乘境界的修真者,一般再修煉幾百年,很快也就能脫離這裡的束縛,就像是自己也得到了一把鑰匙,可以走出那扇門,散仙也一樣,不過——」李強好奇地追問道:「不過什麼?」
莫懷遠搖搖頭道:「這都沒什麼,修真界的道術和法術是不同的,你現在向精通法術的路子走,其實道術才是修真者真正追求的,那是本源,法術只是輔助道術的。你的法術和法寶製器比你的道術要強得多,這樣下去——雖然你會很厲害,但是對你的修真不利。」他不愧是元老級的修真者,對李強的情況看得https://www.hetubook.com.com很清楚,一語道出了李強的缺點。
這番提醒使李強受益匪淺,這等於為他指明了今後的修真方向,李強連連道謝。莫懷遠白眉微揚:「自己兄弟還說什麼謝,我們進陣去。嘿嘿,如果運氣好的話,雲案上的玉瞳簡就是原主人留下的修仙寶典。」
莫懷遠說道:「你知道就好,你現在的擬物手段還有很多問題,你看。」他手上也出現一朵玫瑰,那是一朵剛剛綻開的嬌艷的黃玫瑰,花瓣上還帶著露珠,看上去是那麼的美麗動人。李強再看看自己手上的銀色玫瑰,簡直就不能比,他手指一捻,吸星劍收回體內。
莫懷遠大笑:「哈哈,兄弟,你就當我不在,你該怎麼辦?」李強嘻笑道:「你不在?你不在我才不會跑到這裡來啦,那不是找死啊?呵呵呵。」莫懷遠衝著他詭異地一笑,突然人就不見了。李強嚇得哇哇大叫:「哎呀,老哥——你不能這樣玩我啊——救命啊!」他狂喊亂叫起來。
李強看著滿天高速飛掠的流星越來越近,他突然想到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叫道:「那我們也是流星!」他順著流星的軌道飛去。莫懷遠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這個兄弟還真不簡單呢。他緊跟上李強,呵呵笑道:「這個辦法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只能拖延時間而已。」
大陣立即被觸動,煙雲旋轉間,陣法開始運轉。
李強一咬牙,霎時間,金蓮發出無數精芒,吸星劍將他全身包裹得像一個巨大的銀光蛋,他又開始蠻幹了,不管不顧地一頭紮向大寂滅神光:「他奶奶的,我就不相信你會撒手不管,我這也是人我兩相——是慘相——是不要命相!是——是——賴皮相!」
這隻翠鳥也是銀色的,靈巧地在李強身周翻飛,漸漸地,銀色翠鳥身上隱約顯出色彩,只是淡淡的色彩,時隱時現。莫懷遠在心裡嘆了口氣,他發現李強還是喜歡法術要多一點,雖然這樣打起架來比較厲害,但是對以後修真是很不利的。
李強卻是滿腦袋漿糊,也難怪,他從一開始就沒有出手的打算,心裡一直在想著鈺兒,心有雜念,靈智早失,不過他的急智向來了得,他不慌不忙地笑道:「好辦!」莫懷遠疑道:「什麼?」
李強對於散仙的實力毫不懷疑,先前的琦君煞也是這麼厲害得變態。他笑道:「天鑒寶相輪是幹什麼用的?」莫懷遠笑道:「我也是在很久以前聽說過這個仙器,在我們那個時候,有很多的仙器流落在外,可是沒想到星星宮裡竟然藏有兩件,一件是太皓梭,一件就是這個天鑒寶相輪,真是沒有想到啊。」
莫懷遠用心良苦地在大陣裡啟發李強的靈智,無奈他心存雜念,說出來的話讓人哭笑不得:「嘿嘿,沒死,不是有老哥在嘛——哇,我明白啦——」他心念一動,陡然明白了,但卻無法用語言來表達,身上的吸星劍霧倏地湧出,霎時間,滿天的星光。他終於悟出了真幻劍氣的二層劍訣。
他小心地避開彩光,一眼望去,無邊無際的大寂滅神光閃爍著變幻莫測的光彩,彷彿是天上垂下的極光。李強知道,憑著自己身上的法寶是沒有辦法突破的,只有找到關鍵部位才行。大寂滅神光越來越強了,李強覺得這光非常刺眼,漸漸地,能夠挪移的空間越來越小了,四周可通行的路也更少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