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19:心鑒之花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19:心鑒之花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九章 圈養凡人

第九章 圈養凡人

那個侍衛突然覺得手中多了一樣東西,攤開手掌一看,不由得一哆嗦。只聽李強說道:「現在知道我是誰了吧?」
雷天笑說道:「我們不管他們是否願意,只要收了安家費就必須去。」
納善和趙治的臉色都冷下來,納善問道:「他們是什麼人?」
蔣知府壯著膽子問道:「請問大人名諱,下官——這個——那個——」李強搖頭道:「你還是不要知道得好,回去吧。」
這倒是出乎李強意料之外,他盯著雷天笑,聲音裡陡然充滿了震顫人心的波動,他用上了惑心術:「紫仙王?她是百黃老人的接班人嗎?那麼司徒雍現在是什麼地位?」
納善得意地大笑:「你們還是老實點吧,連仙人我們老大都敢鬥,你們差得遠了。」
雷天笑嚇得魂飛魄散,冷汗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這把飛劍被李強的折扇敲擊了一下,自己就無法驅動了。他眼睜睜地看著地上的飛劍,可就是無法收回,這種實力他別說是沒有見過,甚至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雷天笑突然覺得身上一輕,他終於可以動彈了,不過他沒有敢動。他咬牙切齒道:「你想怎麼樣?」他心裡不僅僅是憤怒,更多的是悲哀,冷汗順著他的額頭流下來,他覺得自己已經完全失去了抵抗的決心。
納善和趙治還是第一次看見李強如此沉默寡言,納善拽住趙治小聲道:「老大這是怎麼啦?我總覺得不太對勁啊——呃,他是不是——」
雷天笑慢騰騰地說道:「本來,我只想悄悄地把人帶走,以後還可以再來,既然被你看破,說不得就要滅口了。唉,真奇怪,小子,你為什麼總是在不恰當的時候出現?」
剛才還十分熱鬧的酒樓現在冷冷清清,整個酒樓空蕩蕩的,只剩下十幾個夥計像木偶一樣站在那兒發呆。酒樓掌櫃欲哭無淚,忙了半天一分銀子都沒有見到,酒樓裡的人全跑光了。眼看著李強下樓來,酒樓掌櫃忍不住叫道:「大老爺——」
他猛地睜開眼,只見李強笑嘻嘻地站在面前,手中的折扇一下一下敲擊著掌心。自從被李強打敗後,雷天笑挖空心思用歪門邪道的方法修煉,現在已經是分神初期的修為了。
李強沿著大街慢慢地走著,初冬的陽光曬在身上暖洋洋的,街上人來人往頗為熱鬧,李強卻覺得這一切彷彿離自己很遠,心裡竟然有一種厭惡感。他使勁拍拍頭,心裡納悶這是怎麼回事?他一向喜歡人多熱鬧的,現在的心境連他自己都覺得有點奇怪。
李強沒有理會他,繼續問雷天笑道:「這些勞工過去,會死多少人?」雷天笑木然地說道:「這次不同,我們沒有打算傷害任何人,他們算是潛傑星圈養的凡人——所以,不會對他們怎麼樣的。」
李強不禁苦笑,他現在很想殺掉雷天笑,但是,他又想起了青帝的話——要節制。忍了又忍,他抬手封閉了雷天笑的功力。
「撲通」一聲,那個侍衛跪了下來,大聲說道:「領班三等侍衛張祿,恭迎王爺回府。」圍攏過來的侍衛一聽,「呼啦」一下也全都跪了下來。
那個侍衛愣住了,開玩笑,深更半夜跑到聖王府https://m.hetubook.com.com來找人,從來沒聽說過有這種事情。他又問道:「你找誰——你到底是什麼人?」
端坐著的那人竟然是潛傑星的雷天笑。
李強舉起手中的折扇,就像拍蒼蠅似的輕輕一擊,雷天笑的飛劍應聲掉落。
黑壓壓的人群圍攏過來,可是無人能逼近李強十步。為首的侍衛驚疑不定,他的聲音緩和下來:「你們是什麼人?」
納善拍手叫好:「老大,太棒了,我跑得地方太少,正好到外面去逛逛,哈哈,長長見識也好啊,說不定能遇見侯老爺子,怎麼樣?」
其實,這是五擎天的殺戮之心境界在影響著他,對萬事萬物的麻木不仁只是第一步,一旦李強對周圍的一切都失去了感覺,只要他殺掉一個以上的凡人的生命,他就很難超越這個殺戮之心境界,隨著功力的進一步增長,自爆也就是遲早的事情了。
那幾個勞工跪下答道:「有一百兩銀子。」
李強忍不住嘆道:「老哥畢竟修煉到了大乘,好!好!好!」他已決意不再專門去尋找老哥了。
李強現在的心態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他其實並不太在意雷天笑的所作所為,只是他一直記著侯霹淨的話——幫助故宋國,所以他才會伸手管這件事情。李強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現在的冷漠,若是在他初入天庭星的時候遇到這種事情,他的想法就會完全不同。
「大老爺,說是讓我們去做長工,每年有一次探家的機會,還有不錯的收入。」幾個勞工心滿意足地說道,這對他們來說是個很好的機會。
不一會兒,就聽樓下一陣大亂,乒乒乓乓的聲音傳了上來。
「圈養凡人」,這是李強聽說過的最荒唐的事情,他沉吟了片刻,心想:「這也不是壞事,只是憑藉著修真者的手段,讓凡人到別的星球生存繁衍,凡人越多,意味著修真界的基礎越雄厚。」他猶豫了一下,問道:「都是自願去的嗎?」
三人在房間裡打坐了一晚,第二天上午,李強就帶著納善和趙治悄然離開了聖王府。
那四個修真者連連點頭,看樣子他們也嚇壞了。四人扶著雷天笑急匆匆地下了樓,帶著那些凡人慌慌張張地離去了。
李強屈指一彈,一道金光打入他張大的嘴巴,頓時,他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只是「啊」「啊」的叫個不停。
周圍還有一些陪客師爺衙役等人跪在地上,個個神色不安,人人心裡發抖。李強微微搖頭,問道:「蔣知府,雷天笑總共來過幾次?帶走了多少人?」
趙治問道:「我們要去找他嗎?」
李強伸手虛抓,玉牌飛了回來。他淡淡地說道:「沒出息!好了,把蔣知府送回府衙吧,丟人現眼!」
雷天笑說道:「我們只是想另外再造一個封緣星,但是缺乏凡人作基礎,所以紫仙王命令我們在各個星球尋找人口,遷居到潛傑星,你要是不信,可以去潛傑星看看。」
李強抬手射出一塊身份玉牌。
雷天笑悲哀地發現,自己和李強的差距已經有天壤之別,自己根本就無法掙扎。他手中還有一件陰毒的法寶,但是他現在完全不敢拿出和圖書來拚鬥。他眼珠轉個不停,半晌,才說道:「這些人是要送到潛傑星去的,我們那裡缺少凡人。」
李強帶著納善和趙治直接挪移到聖王府內,剛散去護身金光,就有巡夜的侍衛發現了他們,只聽一聲大喝:「什麼人?」緊接著一陣急促的鳴鑼聲響起,四周頓時亮起無數的燈籠火把。
還是趙治最先明白過來,他隨手丟下一錠金子,說道:「別跪了,我們付賬。」說完他忍不住笑了:「老大,你看,飯沒有吃成,賬卻是我們付的,這樣再來幾次我可要沒錢了,呵呵。」
酒樓掌櫃「撲通」一聲跪下,可憐巴巴地說道:「大爺饒命!」
李強問道:「辦什麼事情?」
李強用折扇敲著桌子,說道:「納善,別問他了,他不會知道的,憑老雷的手段,蔣知府根本只是個擺設。老雷,我沒有說錯吧?」
李強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他心裡更加厭煩起來,說道:「我們走。」一圈金光閃過,他帶著兩人瞬移而去。
一個和蔣知府差不多胖的傢伙帶著納善和趙治下樓去了。要不是納善抓住他的脖領,周師爺恐怕就要滾著下樓了,他的腿都軟了。
李強問道:「你依附的是誰?」
雷天笑咧嘴一笑,他的慣例是只要一笑,就是想殺人的意思。
大總管說道:「奴才王府大總管費優拜見王爺。」他一板一眼地行著禮。
李強明白了,他點頭道:「聖王有沒有說到哪裡去找?」
納善摸摸光頭:「侯老爺子還需要找什麼靈藥嗎?他不是已經大乘了,還要找那玩意幹嘛?老大,這下可就難找他了。」話剛說完,就見所有的侍衛都對他怒目相向。要知道聖王在他們心目中就像是一尊神,納善的話實在是太不恭敬了。
酒樓掌櫃拿著金子開心得不知如何是好,猛然間看見金光閃動,三個人一下就消失了,他嚇得魂飛魄散,「撲通」一聲跌倒在地,也昏了過去。
雷天笑機械地回答道:「紫仙王,她比司徒雍要好說話一點。」
「納善,胡說八道什麼!」
含林城知府蔣衛廣擦著汗道:「大人,他們是——是——」他猛然醒悟過來,這些人先前說的肯定是假話,因為,都城來的王爺似乎很瞭解這幾個人。
那把飛劍落在桌子上,整張酒桌無聲無息地垮了下來,飛劍在地上像活魚一般跳動著。
李強問道:「這是第幾批人?都是故宋國的人嗎?」他心裡很奇怪,這麼大的事情,故宋國竟然毫無察覺,這些官員也太無能了。
那群衙役和師爺手忙腳亂地抬著蔣知府離開了,他們雖然不知道李強是什麼人,但是看見蔣知府這樣的反應也就猜到了,李強肯定是個大人物。
有一個侍衛道:「王府大總管來了。」
李強雖然給了納善一巴掌,自己卻被他的話驚醒了,他突然反應過來,這是修煉到殺戮之心境界的後果。他心裡不禁感激納善,自己若是不留神的話就要出大問題了,這次修煉的進程太快,他有點把握不住自己了。
樓下傳來更大的嘈雜聲,周師爺慌慌張張地跑上樓來,跪在李強面前道:「樓下的人不願意回家,要跟著——他hetubook.com.com們走——」
納善心裡嘀咕,他覺得老大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樣了,至於哪裡不一樣他也說不清。他忍不住小聲道:「把他廢掉算啦,跟他說這麼多幹嘛。」
李強說道:「你老實說,這些故宋國的人傳送到潛傑星後會怎麼樣?」
最近經常有人跪在眼前,李強也漸漸地習慣了。他說道:「都起來說話,聖王回府了嗎?」
蔣知府捧著玉牌就看了一眼,「咕咚」一聲,他再次栽倒在地,昏死過去。
李強示意趙治去救治,又問道:「讓你們去做什麼?都知道嗎?」
張祿說道:「聖王去辦一件事情了,現在不在府中。」
納善咧咧嘴,對趙治道:「好傢伙,他很厲害嗎?竟敢這樣對老大說話——他奶奶的,我真是很佩服啊。」
李強說道:「安家費?蔣知府,讓你的人把下面的兩個人請上來,納善和趙治你們也跟著去,那兩個修真者的修為不高,另外,叫幾個勞工上來。」
李強發現,納善用一種很奇怪的法寶將兩個修真者的功力完全封住了。他哪裡知道,納善在古劍院的時候經常跑到傅山那裡,這傢伙雖然是個老粗,但是很會拍馬屁,到後來,他和傅老爺子混得極熟,老爺子的法寶很多,人又慷慨大方,納善著實撈到不少好法寶,這件禁制用的無形咒——燦坤套,就是從傅山那裡得到的。
忽聽納善一聲狂吼:「老大快來!」人群被轟然震散。
雷天笑三人面如土色,納善說什麼他們沒在意,而是李強表現出來的實力太強了。
李強笑道:「哎喲,老雷你太謙虛了,幹嘛坐在地上?對了,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
李強晃身閃到納善身邊,一看見地上躺著的人,不由得大驚失色。
李強奇道:「你這是幹什麼?我們又不會害你。」
雷天笑的眼神頓時渙散了,他下意識地說道:「百黃老人走了——他,他將潛傑星的領導權交給了紫仙王——後來,司徒雍不服,帶著一幫部下到了天河,現在潛傑星已經分為兩部分,修真者各自依附——」
李強對眾人道:「你們都散了吧,費總管,給我安排個住處,另外,我明天就走,不要驚動皇上了。」他不想在故宋國多耽擱,既然找不到侯霹淨,他就打算離開了。
不一會兒,蔣知府一群人畏畏縮縮地走上樓來,老老實實地跪在地上,等候李強的發落。
納善喝道:「什麼?」
納善不耐煩地追問道:「是什麼?說啊!別吞吞吐吐的——哦,你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
李強點點頭,揮手讓他們離開。
李強將三人禁制後,說道:「蔣知府——」扭頭一看,蔣衛廣已經癱軟在地。他聽到李強在叫自己,忙連滾帶爬地上前來,結結巴巴地說道:「大——大——大人,下官——在。」他的胖臉上掛滿了汗珠,全身的肥肉都在顫抖,他被嚇壞了。
站在大街上,納善摸著光頭道:「老大,這就回去?」他覺得還沒有玩夠,好不容易回一趟天庭星,就這樣回去好像有點可惜了。
正在說話間,前面一陣嘈雜,行人迅速圍攏過去。納善說道:「老大,我去看看。」他也隨著人和圖書流奔了過去。李強笑道:「納善還是這麼喜歡看熱鬧啊。」
樓梯上一陣響動,納善推著在樓下坐鎮的那兩個修真者上來了,趙治和周師爺帶著幾個勞工跟在後面。納善洋洋得意地說道:「這兩個小子竟敢跟我動手,嘿嘿,可惜差了點。」
雷天笑突然清醒過來,他發現自己的功力被禁錮了,他驚恐地怪叫起來:「你——你殺了我吧——」他的仇家極多,功力被禁錮後,若是被仇家知道,那他就死定了。
看見李強出現,雷天笑心裡不禁又驚又喜,他以為自己報仇的機會到了。他淡淡地說道:「是啊,難得的很,又見到你了,請坐!哈哈!請坐!」臉上卻流露出興奮和期待的神情。他身後的兩個修真者不動聲色地站著。
李強毫不在意地問道:「他們給了多少安家費?」蔣知府知道瞞不過李強,他戰戰兢兢地說道:「大約一人五百兩銀子,這個——」他說不下去了,因為他從中剋扣了絕大部分。
沉默了片刻,李強看著醒轉的蔣衛廣,說道:「蔣知府,將安家費給他們補齊了,立即遣散他們回家,聽明白了嗎?」蔣知府連連點頭,仍然呆呆地跪著不動。李強說道:「快去啊,愣在地上幹什麼?」蔣知府如逢大赦,跌跌爬爬地帶著手下人向樓下走去。
「撲通」一聲響,蔣知府一頭栽在地上,嚇昏過去了。
李強一晃身閃到他身前:「什麼口信?」
納善興致勃勃地說道:「胖子,快點。」蔣衛廣抖著手說道:「周師爺,你去——你去。」
李強長長地吸了一口氣,笑道:「逛街,逛街,我們放鬆一下。」
大總管是一個身穿五品服飾的太監,六十多歲的老人了,他匆匆跑了過來,連聲道:「王爺,奴才有聖王的口信。」
趙治小聲問道:「是什麼?」納善摸摸光頭,他找不到適當的詞,憋了半天才脫口而出:「就像是失去老婆的感覺——怪怪的——」話音未落,腦袋上已經挨了李強一巴掌。
李強問那幾個勞工道:「你們一共收到多少安家費?」
李強悠然地晃著折扇,笑嘻嘻道:「老雷,你已經要走火入魔了,嗯,是你強行修煉的結果。老雷,你誘騙這些人準備幹什麼?」
李強淡淡地說道:「你還是沒有長進!這點玩意兒就別拿出來丟人現眼了,換點別的吧。」
一幫侍衛聽得目瞪口呆,心想這傢伙對王爺說話怎麼如此無禮。可是因為有李強在,他們不敢呵斥納善,只是心裡都覺得很彆扭。
李強也笑了:「老雷,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也是在故宋國,曾經被你追得很慘,嗯,在戈壁灘那次見到你的時候,你逃得很快,至於這次——呵呵,你很不幸,不但沒有機會出手,而且連逃都不可能了。」
雷天笑低頭看著眼前亂七八糟的酒桌碎片,他的飛劍靜靜地插在地上,閃著幽幽的綠色光華。他低聲道:「只有這一批人,我們才剛開始——這個——」他突然發覺四周被禁制了,自己連手指也無法移動,心裡的恐懼不禁像潮水般湧起。
李強沉吟了一會兒,說道:「聖王一定是到很遠的地方去了。」
納善嚇得一縮脖子躲到https://m.hetubook•com.com趙治身後,笑道:「好久沒見老大發脾氣了,呵呵,感覺蠻親切的。」
李強冷笑道:「殺了你?豈不是髒了我的手!你不用鬼叫,我也懶得管你們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給我帶個話,告訴紫仙王,她遷移凡人我不管,但是別傷人,不然我會到潛傑星找她算賬的,明白了嗎?滾!」
李強心裡苦笑,他急不可待地說道:「行了,行了,哪有那麼多禮,快說,什麼口信?」
張祿不安地搓搓手,有點尷尬地說道:「聖王沒有對我們說。」
納善讚不絕口:「這幫小子,警覺性還蠻高的嘛,不錯!老大,聖王府的侍衛應該獎賞,哈哈。」
一抹淡淡的金光閃過,兩人猶如撞在銅牆鐵壁上,「砰」地一聲掉落下來。
蔣衛廣肥碩的身體不安地扭動了一下,說道:「他——他來過四次,除了第一次沒帶人,後來每次都帶走七八十人,說是修建什麼宮殿——都——都是一些青壯年——他給了很多安家費——」他悄悄瞟了李強一眼,見李強的目光猶如刀子一般,他更慌了,心都差點要跳出來了。
其實,李強剛才算是逃過了一劫,若是他忍不住殺掉雷天笑,他就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殺戮之心。他一向都是很謹慎的,由於有了青帝的一句提醒,他克制住了內心的衝動,殺戮之心境界若是被殺戮打破,就會完全迷失自己,沉浸在殺戮的快|感中而無法自拔,所以這個境界也是修神天薦章的一道難關。
趙治忍不住笑道:「你這傢伙又犯賤啦,好好的亂說什麼呀。」
李強笑道:「來找人的。」
大總管費優尖聲細氣地說道:「是,聖王爺讓奴才轉告王爺,不要刻意找他,若是還有緣分自會再見的。」
李強看著跪在地上的這些故宋國的官吏,突然覺得世俗界了然無趣,他神情索然地揮揮手道:「你們回去吧。」
張祿說道:「下官不是十分清楚,只聽說聖王需要找一種什麼靈藥,走了很久了。」
李強大方地坐在雷天笑的對面,笑道:「老雷啊,樓下這麼大的場面,那些人都是幹什麼的?不會是又騙了一大幫苦工吧?」他曾經被潛傑星的司徒雍送到坦邦星的黑獄裡做苦工,這段經歷他印象深刻。
雷天笑身後的兩個修真者已經被鎮住了,他們一言不發地向後退了一步,兩人對視一眼,突然向上飛去,試圖逃跑。李強早就防著他們,他不急不忙地說道:「話還沒有說完,跑什麼?」
蔣知府的胖臉都扭曲了,額頭上的汗珠滾滾而下,他求助般地四處張望,那樣子就像是一個無助的孩子。李強又好氣又好笑,他抬手扔出一塊玉牌,說道:「既然你一定要知道,你自己看吧。」
雷天笑大笑起來:「哈哈,你以為我還那麼差嗎?小子,讓你看看我的實力!」他心裡憤怒之極,一道劍光陡然飛出。
雷天笑再也坐不住了,他猛地站起身來,只見李強折扇一點道:「你急什麼?坐下!」雷天笑只覺得一股巨力壓下來,他腿一軟坐回椅子上,可是座椅竟吃不住這股巨力,「卡嚓」一聲碎裂了,雷天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狼狽得漲紅了臉,憤怒得渾身都顫抖起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