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19:心鑒之花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19:心鑒之花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章 暗影堡

第十章 暗影堡

納善一聽勃然大怒,惡狠狠地罵道:「狗東西!膽敢傷到花前輩,我劈了你!」他一下竄出護圈,銀光一閃,冥雷劍化作一道霹靂,狠狠地劈了過去。
李強輪指連彈,一連串的聲音響起,殺戮之意猶如巨浪般湧起,他這才明白,這曲調完全是和自己的境界有關。
納善和趙治也摩拳擦掌,有機會實戰是他倆盼望已久的事情。
花媚娘鼓掌道:「好啊!還是五弟爽氣,不像你傅大哥顧慮那麼多。嘻嘻,我們去和司徒雍搗亂。」
李強說道:「花大姐,我們到城外去談。」一圈金芒閃過,他帶著三人挪移到城外。
花媚娘苦笑道:「想找你三哥幫忙啊,沒想到卻遇上了你,三哥不在聖王府嗎?」
聽到李強的喝聲,納善來不及收劍,他硬生生地和司徒雍拼了一劍,只覺得渾身發麻,狂暴的勁流將街邊的房屋都震垮下來。納善被震得連連後退,冥雷劍也黯淡下來,幸虧司徒雍的注意力集中在李強身上,不然他就要吃大虧了。
花媚娘口角流血,氣息微弱,看樣子是受到了致命的打擊。
暗影堡有三層無形的防護,李強四人觸到第一層的時候就驚動了暗影堡裡的修真者,頓時,就像被捅了飛蟻窩,一大群修真者密密麻麻地飛了出來。
此刻,乾善庸等三個仙人及時趕到,硬生生把李強從盛怒中拖了出來,說要帶他去見一個相當重要的人。沒想到,這一見,讓修神的李強更陷入亂局中,再也回不到初入修真界時的單純了——
納善狂叫道:「哇呀呀,好爽的速度啊,呃,老趙,唉——」趙治偏過頭,運功說道:「嘆什麼氣啊?」
司徒雍滿臉怒氣,雖然在都城被李強的戰魂刀震懾過一次,但是他心裡並不服氣,無論如何他都想不通為什麼這個臭小子會這樣厲害。他帶著一幫高手準備出來群毆,被人打到家門口了,這口氣他實在無法忍受。
空中的修真者布了一個大陣,是修真界常用的攻擊陣法——千襲劍陣,又叫劍雷大陣,邊上還有四個輔助的防禦小陣,專門防護千襲劍陣的上下左右四面空間,雖然是一個簡單的陣法,威力卻非同小可,這是對付超級高手的方法之一。
花媚娘一聲嬌喝,身周的桃花瓣發出尖利的呼嘯聲散射開來,空中頓時一片大亂。
突然,響起尖利的破空聲,從天上落下三個修真者。李強察覺到其中竟有合體期的超級高手,但是他正在幫助花媚娘運功,無暇理會,他心念微動,一抹金光環繞出來,將納善、趙治和花媚娘一起籠罩起來。
趙治說道:「老納,等我們到了那一天,也許也一樣,渡劫是很可怕的事情啊。」
冬日的寒風吹過稀疏的荒林,枯黃的野草隨風搖曳,寒鴉驚起,呱呱的鳴叫聲迴盪在空曠的荒野上空。
李強猶豫了一下,忽然想起在靈鬼界時曾經用過的一招——天籟之音。
李強打算用戰魂刀本源的力量來試一試,上次他用的是幻化的力量,威力太驚人了,他不敢再隨便亂用,用戰魂刀的本源來嘗試,他覺得自己有把握控制。
花媚娘剛才被潛傑星的陣法重創,心裡正在火大,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當即就有不少修真者傷在她的桃花瓣下。
李強說道:「以www.hetubook.com.com後見到他立即就逃,司徒雍已經是合體期的大高手了,你跟他差得太遠——奇怪,他怎麼這麼快就修到這種地步的。」
花媚娘嬌笑道:「現在的潛傑星和百黃在的時候大不一樣了,他們沒有多少高手,嘻嘻,看姑奶奶教訓他們。」她穿上桃花戰甲,無數花瓣突然出現在她的身周。
花媚娘雖然有離殞丹療傷,又有李強幫助她運功,但是因為傷得太重,一時間還不能完全恢復。她一睜眼看見李強,驚訝道:「五弟是你嗎?」她還記著李強那時候的戲言,她也是一直這麼叫著的。
花媚娘這一坐就是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中午,她才算徹底收功。
花媚娘氣呼呼地說道:「還不是因為他們到處搶奪人口!潛傑星現在被搞得亂七八糟,司徒雍和紫仙王兩派人馬不斷爭鬥,而且都在遷移凡人,紫仙王還好一點,司徒雍這個混蛋,到處搶奪凡人,很多人死在他們手上,姑奶奶實在看不下去,便跟他搗亂,沒想到落進他設好的陷阱裡,幸虧發覺得早,不然就逃不掉了。」
李強的殺戮之心又開始蠢蠢欲動了,一股無匹的戰意充滿心間。司徒雍竟然敢傷到花媚娘,李強是無論如何不會饒過他的。他一步步緩緩地走過去,瘋狂的殺意如滔天巨浪般湧向司徒雍。
司徒雍氣勢洶洶地飛過來,距離李強還有五十米左右,他停了下來,不但穿上戰甲使出飛劍,還特意用了一件法寶護身。他大喝道:「小子,這次看你怎麼辦?」他自信滿滿地看著李強,其實,他最大的願望是嚇走李強,並不想真正和李強交手,因為他知道這小子的厲害。
花媚娘嚇了一跳:「不可能的——我記得那是仙人修煉的功法,啊——我想起來了,你是在聖王府的時候學會的——怪不得——五弟,你要小心修煉,聽說這個功法很古怪的。」
殺戮之心境界開始發威了。
納善在四處走動著,李強問道:「納善,你剛才硬接了司徒雍一劍,有沒有受傷?」
李強點頭道:「我也覺得很奇怪,呵呵,不過,既然修煉了也沒有什麼了不起,花大姐別擔心。」說話間,四人已經靠近了暗影堡。
突然,納善大叫道:「花前輩醒了——」
花媚娘也漸漸覺得不對,李強彈奏的曲調殺戮之意越來越盛,似乎有失控的趨勢。她嬌聲喝道:「五弟,快停下來!」
李強知道自己不能大開殺戒,可是看到湧出如此多的修真者,殺意又不由自主地冒了出來。
李強喝道:「納善回來,你不是他的對手——」
只見流光閃爍,李強的手已經舉起來,戰魂刀發出輕微的嗡嗡聲,就像一根琴弦在顫動。
花媚娘三人因為懸停在李強的身後,所以只受到輕微的波及,花媚娘還能保持冷靜,納善和趙治就顯得有些力不從心了。
李強冷冰冰地說道:「是你傷了我大姐?」
從暗影堡裡又飛出一群人來,為首的就是司徒雍。
暗影堡是百黃老人花費了大量心血製造出來的,在修真界可以說是大名鼎鼎,其中最核心的陣法是由散仙痕布夷設計的,有仙陣的特點。憑藉著暗影堡的防護,潛傑星才能對抗封緣星的修真者,自從百黃老人失蹤www.hetubook.com.com後,這座暗影堡就被司徒雍接管了。
納善興奮地飛出冥雷劍就要上前,李強喝道:「納善,誰讓你動手!飛劍收起來,站到一邊去。」納善摸著光頭尷尬地笑著,老老實實地站到了一邊。
李強突然抬頭看著天空,淡淡地說道:「那是什麼?」
李強兩手微微一分,散亂的人群被一股巨大的勁力推開。
李強心裡在擔心梅晶晶和喬羽鴻,不知道她倆有沒有跟著花媚娘。他忍住了沒有問,知道現在不是時候。
這次他沒有用神奕力憑空凝結琴弦,而是將戰魂刀化作五根七彩琴弦,抬手輕輕撥動,叮然一聲響,李強暗叫奇怪,這聲音完全不像上次發出的柔和音調。
禁軍足有五六百人,一個身穿盔甲的軍官手執腰刀,指揮禁軍將四人團團圍住。趙治說道:「誰是主官?過來說話。」軍官喝道:「你們是什麼人?敢在都城鬧事?」
看著李強關切的目光,花媚娘心裡不禁一熱,心想:「傅大哥走了,這一界也只有這個兄弟算是親人了,看見他就像看見傅大哥一樣。」她緩緩站起身來,說道:「五弟,姐姐徹底好了。唉,好厲害的陣法啊,差點就跑不掉了。」
司徒雍心裡驚疑不定,自從在塔陵荒山見識到李強的厲害後,他一直惶恐不安,對李強他實在沒有把握對付。恍惚間,他逼回了納善的飛劍。
地上躺著的人竟是花媚娘。
即使受了傷,花媚娘依舊不改小妖女的本色,她不屑地說道:「憑他?哼,要不是陷進他的陣法裡,我才不怕他——」
李強笑嘻嘻地看著,他暫時沒有打算出手。
花媚娘看了一眼,她可認識這個東西:「是潛傑星的暗影堡,哼,司徒雍肯定在上面,五弟,我們去!」她搶先飛了出去。
納善和趙治看得心癢難耐,兩人同時射出飛劍,也加入戰圈裡。
花媚娘眉頭微皺,說道:「五弟,姐姐不知道修神會怎麼樣,但是,姐姐覺得,越是你控制不住想幹的事情,越可能有問題,這種時候千萬不要憑直覺行事。」
趙治立即接過離殞丹,一分為二,用真元力將半顆離殞丹融化,一股濃郁的芳香頓時飄散開來,粉色的藥霧快速隱進花媚娘的身體。只聽花媚娘大叫一聲:「悶死啦——呃。」趁她張嘴之際,趙治抬手將另一半離殞丹射入她的嘴中。
司徒雍的眼光也不一般,他察覺到李強和原來大不一樣了,他生平第一次有了危機感。
李強肅然而驚,他點頭道:「謝謝大姐教誨,小弟明白了。」花媚娘的提醒,使李強及時醒悟過來,他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殺意,說道:「花大姐,你去說吧。」
納善的功力不夠,他仔細觀察了一番,笑道:「老大,天上沒有什麼玩意兒啊,你是不是眼花了。」
納善坐在一塊石頭上,滿不在乎地說道:「有啥可怕的,在黑獄的時候,我以為自己死定了,可還不是活到現在?嘿嘿,我老納是活一天算一天,才不去管以後的事情呢。」
李強讚道:「花舞訣——不同凡響的功法。」
一會兒功夫,那些潛傑星的修真者就清醒過來,他們很快組織成幾個大型的劍陣。花媚娘知道再打下去討不到便宜了,她得意地笑了一聲,帶著納https://m.hetubook.com.com善和趙治回到李強身邊,說道:「五弟,該你出手啦,嘻嘻,別讓姐姐失望哦。」
趙治說道:「我來。」
李強問道:「花大姐,是司徒雍出手的?」
潛傑星的修真者可就沒這麼幸運了,千襲劍陣被音波擊打得散亂開來,四個輔助陣法也穩不住陣腳,剎那間,幾乎所有與之對峙的修真者都受到重創,別說是攻擊李強了,連退卻也辦不到了。
來人也是李強的老對頭——潛傑星的鬥戰王司徒雍,他也認出了李強。
花媚娘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李強見狀立即投降,誰不知道小妖女會整人,更何況她是自己心目中大嫂呢。他說道:「花大姐,護著他們兩個。」
納善畢竟境界較低,他笑道:「老大,殺吧,誰能管得了你,呵呵。」
花媚娘笑道:「五弟,你好了不起,姐姐都不敢相信你竟然這麼厲害,好吧,就聽你的,我先療傷。」她很放心由李強來護法,盤腿坐下後,立即開始運功。由於有離殞丹的神奇靈效,她運功療傷就容易得多了。
李強奇道:「看不出來,納善竟如此豁達,嗯,不錯,不錯。」他心裡明白,以後納善會比趙治更容易渡劫,因為兩人的生死觀不同。
納善摸著光頭,連李強都搞不清楚,他就更加不明白了。他不以為然地笑道:「有啥了不起的,合體期的高手我見得多了,也不見得有多高明。在封緣星這麼多年,就我知道的合體期高手渡劫,最少有五個是形消神散,悄悄渡劫不成功的就更多了,哼,司徒雍恐怕也難過那一關。」
李強現在不想再隱瞞什麼了,他說道:「花大姐,小弟修煉的是修神天薦章,不知道花大姐有沒有聽說過。」
李強問道:「花大姐,我們怎麼過去?」
花媚娘說道:「你這兩個小妹妹都很好,最近兩人在閉關潛修,很快就要到封緣星去參加法術道術大比了。」
司徒雍不禁打了一個寒噤,他身邊的兩個修真者更是連連後退。遠處觀望的凡人都尖叫著四散奔逃,一些體弱的人已經被這股殺意嚇暈了。
趙治也不跟他廢話,直接將自己的一等侍衛金牌扔給他,說道:「這裡沒有什麼大事,你們撤了吧。」那個軍官接到金牌只瞄了一眼,就渾身一哆嗦。他是都城禁軍的軍官,當然認識這種金牌,這是皇宮專門給聘請來的修真者的一種身份標誌,和真正護衛皇宮的侍衛是不一樣的。他趕緊恭謹地將金牌遞還給趙治,也不敢多問,立即下令收兵。
李強很快鎮定下來,他取出一顆離殞丹,說道:「趙治,你來。」
說笑間,飛來的修真者已經將四人團團圍住,有人叫道:「是小妖女來了,她找了三個幫手!」「快去通知老王爺,妖女來了!」一陣吵嚷後卻無人敢出手,只是圍著四人盤旋。
花媚娘辨認一下方向,說道:「五弟,你帶我們挪移過去,前邊應該有傳送陣。」
花媚娘似乎感覺到李強的殺意,她提醒道:「五弟,你的殺氣太重了,稍微收斂一些。」。
花媚娘身體一震,她閉著雙目緩緩站起,雙手掐著一個古怪的靈訣,彷彿是一朵盛開的桃花。隨著雙手的舞動,她身上湧出淡淡的粉紅色香霧,漸漸地,兩手間飄撒出無數朵花www.hetubook.com.com瓣,圍繞著她盤旋飛舞。
李強迎了上去,他喚出擎天神甲,戰魂刀化作一抹金光環繞在身周。
空中極遠處似乎有一個黑點,不注意根本就發現不了。
花媚娘極力防護著兩人,嘴裡輕聲罵道:「這個臭小子用的什麼玩意兒,怎麼這麼厲害?」
這下子,李強可真被惹毛了,他徹底沉浸在殺戮之心的境界裏,眼看就要失控了——這時的司徒雍,既驚恐又後悔,誰叫他要去招惹花媚娘呢?
納善和趙治雖然會飛,但是速度太慢,李強一手一個抓著兩人的胳膊,一眨眼就追上了花媚娘。
一波波音調猶如實質般打了過去。司徒雍只覺得渾身一震,眼前金星亂冒,他急速向後退去,同時大叫道:「快退!快——退!」
李強不由得喝采道:「好啊,擬物化形的手段,花大姐控劍的手法越發高明了。」
納善好奇地問道:「花前輩,你怎麼會和司徒雍打起來的?」
納善搖搖頭,苦笑道:「雖然沒有受傷,但是我知道打不贏他,這傢伙很厲害。」
可是李強根本就聽不到她的喝聲,他已經徹底融入了天籟之音曲調裡。
李強說道:「既然他們敢惹到花大姐,好,我們就到潛傑星去跟他們玩玩!」
李強抬手一圈金光攏住花媚娘,喝道:「花大姐,運功!」
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一隊隊都城禁軍從四面八方圍攏過來,還有七八個修為很一般的修真者夾雜在隊伍裡,大約是故宋國供奉堂的供奉。李強輕聲吩咐道:「納善,讓他們退回去——」
看她那副眉開眼笑的樣子,李強不禁苦笑,不愧是修真界的小妖女,這麼重的傷勢剛剛好轉,她就滿不在乎地又要去折騰,看來誰要是惹上她,還真是夠麻煩的。
司徒雍一咬牙放出飛劍,他的修為很高,勉強可以抵擋住李強的殺意,可是額頭上已經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他其實也很膽怯了。
李強心裡暗暗感動,其實,不論是修真修仙還是修神,到了一定的境界後就不會太在意世俗界的事了,像花媚娘這樣的修真高手,還會伸手管這種事情,確實不容易。
納善的冥雷劍是一把很著名的古劍,威力非比尋常,可是他遇見的對手實在太厲害了。
李強心神一鬆,司徒雍終於解脫了,他不假思索地喝道:「走!」一道白光閃過,他帶著兩個手下挪移而去。他現在總算徹底明白,李強的實力已經不是他能夠對付的了,此時不趁機逃走就再也逃不掉了。
李強說道:「花大姐,侯老哥已經離開都城了,我也沒有看見他,妞妞和鴻妹還好吧?」
李強心裡微微一驚,苦笑道:「花大姐,不知道為什麼——我最近只要覺得不順心就想狂殺一番才好,唉,我自己都覺得奇怪。」
納善悄悄推了一把趙治,小聲笑道:「咦,老大也會拍馬屁啊,嘿嘿。」
由於司徒雍的人緣很差,所以跟隨他的修真者不多,潛傑星的大部分修真者都追隨了紫仙王,只有少部分修真者跟著他,其中多數都在暗影堡裡。司徒雍掠奪凡人的目的,就是打算培養一批手下,可是他的手段太過殘忍,所以才惹得花媚娘看不下去前來搗亂。
一道金光閃過,李強帶著三人落在一塊裸|露的岩石上,他說道:「花大姐,你先運和*圖*書功療傷,拖不得的。」
李強笑道:「嘿,趙治,這都不懂?他學會飛行後大約從來沒有這麼快過,所以心裡羨慕吧。」
司徒雍恨極狂吼,巨大的吼聲將所有的修真者驚醒,可是隨著天籟之音的波動,他們無法逃避,也無法反抗。由神器發出的攻擊絕對不是普通修真者能夠抗禦的,如果任由李強將天籟之音奏完,這些修真者能活下來的就不多了。
李強還是修真者的時候,曾經被司徒雍抓獲並且通過暗影堡傳送到坦邦星,只是他並不知道那就是暗影堡,所以他很好奇。
李強說道:「納善、趙治,守護好花大姐,讓我來看看司徒雍這些年有沒有長進。」
花媚娘也笑道:「五弟,大姐也不知道你修的是什麼?問傅大哥他也不肯說,大姐猜你用的不是修真界的手段,對不對?不然不會有這麼快進境的。」她畢竟閱歷不淺,一下就猜中了問題的實質。
花媚娘的功力已經很高了,普通元嬰期的修真者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即使達到出竅期的高手也擋不住她的攻擊,那些修真者紛紛向邊上竄去。
只聽有人喝道:「小妖女,這下你跑不掉啦!喂,你是誰?敢管我們潛傑星的——嗯,是你?是你!」
司徒雍發覺自己完全沒有辦法發出飛劍,全身彷彿都被那震顫的聲音固住了,他恐怖絕望得只想吼叫,可嗓子裡只能發出吱吱的聲音,就像夢魘一般可怕。
擁有能夠移動的空中堡壘,可見潛傑星的實力確實非同小可。李強現在很清楚,這種堡壘必須有大型的陣法支撐,要消耗大量的晶石能量,不是一般修真門派可以擁有的奢侈物。
李強還在苦苦掙扎,他這次算是真的明白了,天下之大不是自己所能窺視的,天姑不動聲色地就禁錮了他,就衝這份修為來說,自己是不能望其項背的。
李強心裡暗道僥倖,若是自己沒有過來找侯霹淨,花媚娘可就慘了。侯霹淨已經離開了都城,花媚娘在都城根本找不到幫手,要是被司徒雍抓去,後果可就嚴重了。
李強開玩笑道:「哎呀,花大姐太不公平,你們去惹禍,讓我來收拾——呃,好吧,好吧,我來。」
李強的戰魂刀縮回手中,他慢慢地抬起手,一道耀眼的光華在他手掌上吞吐不息。他大喝道:「司徒雍,接我一刀!」
李強也不想大開殺戒,他現在的顧慮很多,遠不如在修真的時候那麼隨心所欲。修神畢竟不同於修真,修真有時候可以得到其他高手的指點,而修神則完全要靠自己的摸索了。
李強的身形忽地倒退回來,他扶著花媚娘說道:「花大姐,是我。」這一聲五弟,叫得他心裡百感交集。大哥莫懷遠和師尊跟著孤星到了鑫波角,二哥傅山、三哥侯霹淨都已入大乘,飛昇是遲早的事情了,只有四姐花媚娘還在這一界苦修。
下集預告:
李強問道:「花大姐,你怎麼會到故宋國的都城來?」
李強沉浸在天籟之音的曲調中,一道道彩光從琴弦上散發出來,他已經完全陶醉在殺戮的境界裡。
他竭盡全力試圖將戰魂刀發出來,可總是差一點勁,金尊神心猶如戰鼓擂動,瘋狂地將神奕力湧入他的右手。剎那間,四周的壓力急速向他擠壓過來,李強明白這是觸動禁制了,到了這一步,他也豁出去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