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作者:夢枕獏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三章 敦煌幻術師 四

第三十三章 敦煌幻術師

此刻,我不由得吞下呼叫聲。
再來,頂在頭上。
再用布條將梨子緊繫於其前額,避免掉落。
繩索繼續往天際上升。
那就是「做!」
男子覺悟了般地吐了一口大氣,一邊深呼吸一邊握住短劍,全神以待。
男子並沒有走近女人身邊,始終呆立原處。
「喝!」
懷抱著女人,男子抬頭望向皇帝,「不過是幾顆瓜而已,竟然這樣……」
然而,繩索仍繼續向上伸展,男子也絲毫沒有停止下來的打算。
男子低聲唸咒,繩端瞬間像蛇頭一般,從盤繞的繩圈中揚抬起來。
「有生之年,我一定與你作祟!」
男子的迷茫不安,彷彿也依附到了女人身上。不久,女人表情明顯起了動搖。
貴人此時所說的,無疑正是皇上本人的想法。
男子喃喃低語。
談話終了,如同先前,玄宗又倚靠在椅子上。
男子雙眼上吊,額頭汗珠浮流,宛如鬼相。
男子的身體,很快上升到手夠不著的高度,未幾又升至屋頂高度,最後攀到比千佛洞崖壁更高之處。
士兵和貴人們終於回過神來,首度察覺發生了什麼怪事。
如前所述,此一把戲是由兩方組成,一是男人的本領,另一則是女人面m.hetubook.com.com迎短劍時的調整動作。徹底阻絕其一之後,兩人還能順利進行嗎?當然,單以短劍射梨,對胡人男子來說,那是輕而易舉的。
看熱鬧的眾人,在下一秒時,爆發出了吼叫聲。
讓女人後腦勺緊貼樹幹,並且固定不動,是為了不讓她施展此一微妙動作。
即使再問,答案也只有一個。
他繼續念著,繩索滑溜地往上升去。
「皇上,從今天起,你最好每晚都想到我,想得顫抖難眠。我恨你!千萬別忘了……」
滿佈哀痛的臉,似乎微微一笑。
短劍射入梨身之際,女人頭部頹然前傾,梨子與額頭之間汩汩湧現紅色液體,而後自女人鼻端滴落地面。
他以雙手握住繩索,並以腳纏夾,開始攀爬。
所以——
因為男子擲劍的速度,比先前稍微快了一些。
原來不知不覺之中,看熱鬧的眾人和我,均已中了胡人幻術師的幻術。
再來,舉在前額。
圍觀人群不知將會發生何事地發出驚呼。
他不停地舐拭乾燥的嘴唇,擺出擲劍架式又放下,晃動肩膀調整呼吸。
男子露出悲哀的微笑在哭泣著。
「皇上說,現在你再射一次梨給他看……https://m•hetubook•com•com至於射梨的方式,皇上吩咐,要與方才不同。」
聽到那聲音,士兵們拔劍在手,團團護衛住皇上。
或者說,我感覺女人比男子顯得鎮定。
貴人接著說明與剛才不一樣的射梨方式。
男子轉動望向皇上的臉孔,仰視天空。
換句話說,皇上和我一樣,也發現胡人擲劍射梨的微妙招數了。
這些都和上回一樣。
然而,歡呼聲中,似乎又摻雜著期待目睹令人不安和恐怖的東西。此或是眾人多少也能理解到,皇帝提議背後所代表的意義。
伸展出去的繩索,早超出原來長度,殘留在地面的,卻看不出有任何減少。
士兵們似乎認為,胡人其實並未升天,而是躲在某處,正想對皇帝不利。
不同的是,接下來的那一次。
待繩索全部落地後,仔細一看,那絕非可以升天的長度,只是原來長短而已。
「如何?」
短劍射穿第四顆梨子時,聚集的人潮早已沸騰,剛開始是嘆息般的低聲歡呼。
貴人這樣說著。
然而,千真萬確地,繩索迎向半空,宛如木棍般豎立著,聲音自上流瀉而下:
當觀眾歡呼聲安靜下來時——映入我眼中的,是皇上m.hetubook.com.com和身旁貴人在交談著某事。
皇上迎著他的目光,滿足般地點了點頭。
不過,彷彿以此揮劍為暗號,繩索又滑溜溜地從天上掉落下來。
貴人如此說道。
男子起身,任由淚流滿面,伸手抓住繩索。
說畢,貴人望向皇上。
這種不安與緊張似乎也轉移到旁觀的一方,我的手心因為滲出汗水而濡濕了。
不久,他蹣跚步向女人,曲膝抱起屍體。
皇上到底又說了什麼,圍聚的眾人,為了聽清楚下文,全都豎起了耳朵。
貴人一邊說明,一邊望著胡人男子。
「啊,這……」
「皇上,我恨你!」
男子的臉孔頓時失去血色,表情整個凝重了起來。
令人凝血般駭人的聲音,自天際傳來:
男子身影變成豆粒般渺小,不久,便穿入飄浮天空的雲端,和繩索一起消失了。
如同初見時一般,男子逐次擲劍射穿備妥的梨子。
「啊,這、這到底……」
首先,他伸手指向附近一棵大柳樹:「讓女人站在那柳樹前,背部和後腦勺,必須緊緊貼在柳樹上,還得用布綁緊,頭部不許離開樹幹。額頭的梨,也同樣用布綁緊,不能讓它離開前額……」
「懂了嗎?你只有一次機會。射中了,和_圖_書就可以赦免;射不中,兩人當場處死。」
「喔!」
此前用來將女人綁縛在樹幹的繩索,掉落在男子身旁。
「我們高昌國,昔日為唐所滅……」
不久——
女人瞪大眼睛而死。
「既然如此,就讓我升天,請求天帝賜還妻子性命,重回人間吧。」
「剛剛各位所看到的是射梨的技藝。一不留神,殺了愛妻,這都是我的錯。」
銳不可擋的氣勢中,短劍自男人手上擲出。
「放心,一定行!」
男子哭著說道。
男人放下屍體,讓她仰臥地面,拾起眼前的繩索,再度凝視玄宗。
確實是那胡人的聲音。
男子邊說邊將繩索捲成一圈,放在落地的兩膝之前。
原來,短劍貫穿梨身,已刺入女子額頭。
聲音宛如泥水煮沸一般。
最後,上升的繩索彼端終於消失在天際。
激動的哭喊聲,突然自天而降:「啊,若是我自己一人,隨時都可逃走,只因愛妻被你們當作人質,才無法……」
「光是一般的把戲,無法赦罪。因此,皇上又說——」
由男子的模樣可知,擲劍穿梨的把戲,女人的協助非常重要。
不用說,男子點頭同意後,圍觀人牆又是一陣歡呼。
「那,此刻我就升天吧。」
那聲音極其駭人m.hetubook.com.com,讓旁聽者不由得感到一股寒氣。
先是啜泣,繼之轉為野獸般放聲痛哭。
然而,問題不在能否射中,而在於他投擲出手時的力道。
士兵們慌忙趨前,解開女人額頭的布條,梨子卻未掉落下來。
士兵先將女人綁在樹幹,固定住她的頭部。
「如今,又殺了我的妻子……」
這個聲音傳來時,「呀!」一名士兵朝繩索砍去,繩索卻沒斷,只是彎曲了。
「就用這方式,像剛才一樣,用短劍射給大家看吧。」
女人出聲鼓勵,男子卻顯得迷茫。
一看就知道,前所未有過的緊張,此刻正佈滿胡人幻術師的全身。
歡呼夾雜著兩種情緒,一是所期待的意外並未發生;一是因為沒發生,反倒鬆了一口氣。真正歡呼聲響起,是原本最後的那一次。
除了浮雲,空無一物的晴空,遠遠傳來低沉的痛哭聲。隨後,哭聲也停了下來。地面只剩胡人|妻子的屍體,以仰臥的姿勢,張大眼睛望著天空。
一切準備就緒,男子站到女人面前。
男子喃喃自語。
彷彿等待此刻來臨,一直與玄宗交談的貴人向前跨出一大步,「皇上說,你們的技藝真是了不起,不過,這應該只是平常所表演的——」
首先,用手上拿。
再來,銜在嘴裡。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