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作者:夢枕獏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三章 敦煌幻術師 五

第三十三章 敦煌幻術師

當時,我即將啟程前往天竺。
黃鶴自席間起身,走向我這邊,正是貴妃舞蹈剛結束之時。
「我覺得,以前似乎在哪裡見過您……」黃鶴又問。
然而,遠觀黃鶴身影,我卻愈來愈覺得,此人絕非我所耳聞的那種等閒之輩。
雖是初見,關於黃鶴的事,我卻早已耳聞。
現在我不得不說的是,關於那位擲劍胡人男子的事。
我可以猜想得出,當時黃鶴和旁人說了些什麼。
究竟什麼原因,短劍男子此刻會這樣出現呢?
我說的一半是事實,另一半則不是。
被問之人當然如此作答。
一般而言,我都會辭謝出席此種盛宴,然而,一旦出發去天竺,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返回長安。一旦出了狀況,也有可能就此客死異途了。
黃鶴恭敬行禮後,向我問起。
晁衡大人回答:「那位是黃鶴大師。」
很顯然地,過去,那人肯定曾讓我留下深刻印象。明知如此,當時的我卻不知其人為誰,也就是說,他埋藏在我的記憶深處,我一下子想不起來……
凡此種種,我全都想起來了。
奇妙的是,這樣https://www•hetubook.com•com近距離對看,遠望時所感受到的那種危險氣息,竟徹底自黃鶴肉體中消失了。
因為我看人,並非只看其外貌而已。
然而,那人給我的印象,卻跟上述感覺完全不同。
我向湊巧站在一旁的晁衡大人探詢。
「那位僧人是何許人也?」
當時,我的背脊不由得寒毛直豎。
「聽說您不久就要前往天竺。」
因為黃鶴雖然笑容滿面,和善地凝視著我,那眼神卻絲毫也不放過我內心任何細微的感情波動。
不過,此事暫且擱下,那並非今天我所要談論的。
於是挨近旁人,附耳私語某事。
但是,人相卻難得發生變化。
不久,偶然一瞬間,我和黃鶴對上了眼。
二十九年前的情景歷歷在目,在我腦海裡蘇活了過來。
這樣的印象,深印我心。
「是的。我打算五天後出發。」
黃鶴。
沉穩微笑的皮相之下,看似暗藏著令人毛髮悚然的恐怖東西。
我還會看面相及入相。可以說,人的容貌鼻眼等等,不過是觀察整體入相時的一扇m•hetubook•com•com窗而已。
圍觀群眾們的驚叫。
安倍仲麻呂大人應該也在席上。
即使貴妃來到皇上身邊之後,他也繼續侍候著貴妃。
明明見過對方的臉,卻想不起其人為何?也或許,對方是其他人,臉龐或表情卻跟自己熟悉的人神似。
再次與短劍男子相遇時,我並沒有馬上認出他來。
自天而降、蜷曲在地面上的繩索。
或許,黃鶴向旁人如此問道。
我感覺哪裡見過他,卻想不出是何處——宴會中那張臉給我如此的感覺。
以及緩緩升高的繩索。
只要碰過面、談過話的人,我一定記得。即使見過千人萬相,也從不會忘記。
我點了點頭。
我點頭致意,黃鶴又說:「在下黃鶴,是隨侍貴妃的道士。」
不過,這種事本來就很平常。
「請恕我失禮了。您像極了我的一位舊識,所以一直窺看您。您當然是別人。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真是讓人畢生難忘。
攀爬繩索而去的男子。
不過,話雖如此,我還是想不起來,曾在何處與此黃鶴相遇過。
「正是。」
此人且以隨侍https://www.hetubook.com.com貴妃的道士身份,時常陪從皇上身邊。
為何我至今記憶猶新,說起來,都是因為天寶二年春天的那場宴會。
宴席上,我和舊識們一一打招呼,卻發現有一奇特人物置身其中。
親手擲出的短劍,貫入妻子額頭,詛咒後消逝的男子——如今笑容滿面,站在我的眼前。
從手中擲出的騰空短劍。
先前我所感受到的印象,彷彿全是自己的錯覺。
高力士、李白也在座。
當時,李白即興作詩,皇上譜曲,李龜年歌唱,楊貴妃起舞。
原來那就是黃鶴大師。
刺入女人額頭上的短劍。
宛如放在兔群之中的一匹狼。
那是何等盛大的一場宴會啊。
「是的。」
不過,至今我還記得,當時我仍情不自禁心馳神蕩。
話雖如此,那場宴會卻恍如一場美夢。
原來如此——我點了點頭。
若將那場宴會視為人間心力的流露,則可說跟密教並非絕對無緣了。
「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嗎?」黃鶴向我問起。
目光祥和。
他是一隻深藏不露的野獸。
我在敦煌見過的那位擲短劍男子——
「那位是何和*圖*書人?」
這名男子。
原因是,距離上次碰面——也就是千佛洞慘劇之後,近三十載歲月已悠悠過去了。正確地說,是整整二十九年。
「剛才您用那樣的眼神一直看著我。」
明明應是初次相遇,卻像在某處見過。
姑且不論其道行如何,他因隨侍貴妃而得以參與如此盛會,尚未顯露任何野心。他在貴妃身邊,不乏與聞政事的機會,但聽說也只是老老實實服侍貴妃而已……
我心想,此一宴會將可見到平時備受照顧的諸多知交,也就出席了。
大概是因更接近地端詳黃鶴,加上他說出「天竺」這句話,才讓我恢復了當時的記憶。
身旁還有兩位年輕道士隨侍列席,他們警視四周的模樣,絕非泛泛之輩。
正是當時擲劍的胡人。
更清楚地說,人的臉型、眼珠顏色、牙齒排列,都只是一時的存在,且經常在變化之中。
這樣回答時,我的腦海突然恢復了記憶。
西域。
臉上浮現笑意,朝著獵物逼近的野獸。
我一直認為,記住他人容貌的能力,自己實遠勝於別人。
不過,我曾留有強烈印象……
高力士,你因李白和-圖-書脫靴一事而與他失和,也是發生在那場宴會。
與這樣的人相遇,其實不足為奇。
豎耳傾聽之人,隨即也挨近黃鶴耳畔竊語。
黃鶴點了點頭,然後望向我這邊。
黃鶴察覺,我偶爾會將視線移至他身上。
「為什麼呢?」
「閣下是青龍寺不空師父嗎?」
「有生之年,我一定與你作祟!」
「那是青龍寺的不空和尚。」
「剛剛曾聽晁衡大人提起。」我答道。
而且,這匹老狼因為披了兔皮,周圍兔群並未察覺它就是狼。
那樣極盡人世奢華之美的世界,原本與我這樣的人相距遙遠。
此人一身道士裝扮。
雖然談笑風生,飲酒作樂,卻毫無可乘之隙。無時無刻不在偵察對手的表情或弱點。
乍看之下,只是個不起眼、到處可見的老道士,我卻感覺他絕非普通道士。
楊貴妃總是陪伴在皇上身邊。
「皇上,從今天起,你最好每晚都想到我,想得顫抖難眠。我恨你!千萬別忘了……」
據說,早在貴妃還在壽王府時,他便是隨侍貴妃的道士。
對我而言,過去明明曾遇見過,卻想不出他是誰——表示這一定是極為久遠的往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