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作者:夢枕獏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三章 敦煌幻術師 七

第三十三章 敦煌幻術師

「原來如此,您見到了在敦煌攀繩登天而逃的胡人哪。」
「數也數不完了?」
不空所說的那個人,指的當然就是皇上。
「沒有。做夢這事,我記得講過數次,從去敦煌算起,我想大約有二、三年。之後就沒印象了。」
「不錯。」
聽完不空這麼一大段話,我開口說道:
我向不空和尚說,皇上也曾嘆息般地這樣說過。
依不空所言,昏愚的人們之中,當然也包括了我。
「皇上說,夢見一條繩索自陰暗天井垂落,有名胡人順著繩索下來。他嘴裡銜著短劍,落地站在沉睡的皇上面前,然後取下短劍,刺向皇上前額——」
「話又說回來,先m.hetubook.com.com前您提到,第二次自天竺歸來時,長安氣氛變得很微妙——」
「到底是什麼事?」
「您沒從皇上那兒,聽到關於敦煌的事嗎?」
正如不空所說,我心知肚明。
「正是。」不空和尚點點頭。
「是徵兆。」
「當然,我口中所說的愚昧,也包括在下不空。沒能把握機會,認真向皇上進言。我也有責任——」
「皇上變了?」
那男子果真就此升天,失去蹤影了嗎?那繩索上方的天空,究竟存在著怎樣的世界呢?彷彿懷念某事,皇上有時也會隨口說出上述的話。
「最後,便得出這樣的結果來了。」不和圖書空感慨萬千地說道。
「沒錯。」
「是這樣啊。」
「皇上怎麼說的?」
「如今,那個徵兆已經有了結果。這樣說,您大概懂了吧。」
不空和尚點了點頭。
不空繼續追問,我卻噤口不語。
「是啊。」我僅能點點頭。
「是的。」
「是的。」
「楊國忠和安祿山已經開始不合,又跟哥舒翰將軍交惡。處理國政的官員,彼此猜忌,整個朝廷從上到下——」
「是的。」
「說得也是。」
「若是這個,高力士大人,您不是比我更清楚嗎?」
「我出發前往天竺之前,楊國忠大人已專擅攬權。這倒也無妨。一國政事,經常都會出現這https://m.hetubook.com.com樣的人物。問題在於,該人是否昏聵愚昧?以往楊國忠憑借貴妃兄長身份入宮,那時的楊國忠,並不昏愚——」
「我回來時,感覺皇上變了。」
「當時,高力士大人可在敦煌?」
「不,我留守在長安——」
「皇上一直做這夢嗎?」
「回宮時,皇上曾提起千佛洞的畫作,卻沒說到擲劍男子這件事。」
「徵兆?」
不空停下話,注視著我,接著說道:「不過,高力士大人,聽您這麼一說,我首次察覺到了,結成這一果實的背後,原來這幾年,甚至數十年之間,有人一直在皇上身邊施肥滋養。」
「而且,必須匡正這股歪風hetubook.com.com——也只有他才能匡正的那個人,對此卻毫不知情。」
「高力士大人,您為何問我?先前我已經說了,這件事您最清楚不過了。」
「黃鶴——」
「不過,由皇上下令賜毒自盡或斬首者不計其數。若包括戰死沙場者……」
「換句話說,您指的是此刻長安的事吧。」
這件事,晁衡大人您應該十分清楚。
我僅能如此點點頭。
「那,其他時候呢?」
「攀上繩索,然後升天——」
「噢。」
「沒錯。」
我問不空和尚。這件事讓我有些在意。
「現在——」
「原來如此。」
「他說,就寢後有時會驚醒,覺得很恐怖——」
那是幻術把戲,還是繩索上方的m.hetubook.com.com天空,真有仙界、天界的仙人或天人居住的世界?
「不過,儘管沒說出口,心裡或許偶爾會想起。」
「——」
「我很難說出口。人一旦手中握有權力,便想守護它。漸漸地,就會疑心生暗鬼,無法信任別人——」
「您是說?」
「皇上做了夢。」
「再提一件事,皇上不只是怕那胡人。」
「喔,我和皇上獨處時,倒聽他提起攀繩胡人的事。」
我喃喃自語般說出這個名字。
「——」
對此,我也僅能點頭稱是。
「皇上會對那胡人耿耿於懷,或許因為胡人是以不可思議的方式消失了的吧。」
「噢。」
「皇上對胡人攀上繩索後何去何從,似乎也充滿興趣——」
「做夢?」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